第七百八十一章,新人进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家风上来说,梁山老王体谅萧观,要把萧战打发走。而从感情上来说,老王妃不肯接受,也有她的辛酸。

萧战和加福没法子劝,也劝不好,只能乖乖的陪在这里。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把年夜饭跟着搅和。老王没吃几杯酒,就酒意上涌,把豪迈的家声说了又说。梁山老王妃更加生气,把她数十年过的日子也数了又数。

眼看天黑下来,满京里在这个时辰鞭炮声更震。梁山王妃又一回进来陪笑:“父亲母亲,战哥福姐要去陪寿姐了?”

梁山老王夫妻恍然,见到窗纸如墨,烛光如灯,原来已到夜宴时辰。袁训早就知会过亲戚,今年都陪加寿守岁。梁山老王对一对孙子抬手:“你们去吧,也陪了一下午,去玩儿吧。”

陪上一下午的话,让老王妃想到夫妻争执足有一下午,不由得狠狠白上老王一眼。

老王已没有争执的劲头,而平静下来,老妻的话在心头萦绕,几十年独守房中等丈夫好一幅凄楚景象,梁山老王陪个笑脸儿:“呵呵,你这眼色,难道这一个晚上也舍不得他们不在?”

老王妃又白第二眼,本想再来上几句狠话出足心头之气,但萧战高举双臂欢呼:“好喽好喽,祖父祖母又好了。”

“是啊是啊,战哥我们快来敬酒。祖父下个声气儿,祖母肯听,咱们回家去也就能放心。”加福手快的捡两只温水里渥着的杯子,倒上酒,萧战接过一杯,和加福送到祖父母面前。

梁山老王妃有了笑容,对着一对孙子生不起来气,嘴里犹硬道:“我是给你们颜面。”

“那是那是,等我们不在了,没有人劝着,您千万别对祖父客气。”萧战嘻嘻。

梁山老王让逗乐:“你这个坏蛋说的什么话?”和梁山老王妃同吃了酒,萧战和加福上马回来。

……

前福王府,今忠毅侯府的正殿,在这个新年的夜晚筵开玳瑁、褥设芙蓉。风雪更疾更迅,太上皇和太后肯定来不了。今年他们身体不好,也不办宫宴,皇帝依然勤政,只办初一的宫宴,太子殿下乐得往这里来。

为太子,正殿摆宴席,头一席由太子和加寿占据,不让元皓坐这桌他不会答应,好孩子跟着也就在这里,小十是得意的叔叔也在这里。

第二席,由香姐儿带着沈家方家的姐妹,占据四五桌。称心如意陪着自家姐妹、韩家常家的姑娘们,执瑜执璞就陪着钟阮董等表兄弟。龙显邦带着媳妇老实席外斟酒,有事儿就往前面回话。

成年的客人往正厅上去,男的由老国公招待,女的由老国公夫人招待。袁国夫人乐得和宝珠、老太太在一起,既打发称心如意添热闹,婆媳掌家,带着多喜等人取乐。

瑞庆长公主这个好姑姑不接儿女们,由他们也为加寿添上一段热闹。

袁训除去进来和家人说话,一整天占据书房。按说大年夜,不是有原因比如为陪加寿来的,都应该在自家里才是。但侯爷的书房有些人坐着不肯走。

……

四皇叔看看沙漏,表情就酸不叽叽:“我怎么在你这儿?”袁训好笑:“我也这样想。”故意道:“您府上王妃候急了吧?”

“我不去,她放心着呢。不用担心我看这个妾那个妾。”四皇叔皮头皮脸地回:“跟你这清白人儿不能相比,难怪你不纳妾,倒还真少麻烦。”

袁训逗他:“那你学我也罢,看我这般好的人。”

连渊尚栋等送家里的姑娘们小子过来,就便儿留在这里和袁训说话,听到这句,呵呵笑了起来。

四皇叔也逗袁训:“学不得,学你我房里是清静了,外面名声上不清静。”这位天潢贵胄说话从不忌讳,嘻嘻道:“人家还以为我哪里软下来。”

房中大笑声起,关安在外面回话的动静让遮盖下来。雪地晶莹中,过来的齐王也不是别人,关安请他直接进去。

猩红色带足过年气氛的帘子一揭开,见东边椅子上坐着五、六个前太子党,也是送儿女们来的。西边椅子上人坐着的、扶着椅背说笑又是一伙儿。书架前面,墙上的书画下面也各有人在…。齐王笑道:“还是这里热闹,我家也往正殿上添个人,让我正厅上去高坐,我看过全是陌生面孔,那有什么趣味儿。”

“这里这里,”窗下榻上挤着的一堆人里伸出一只手臂,阮英明高叫:“这边作诗趣味儿浓。”

齐王乐不可支:“你又跑这里起诗社?亏你想得起来。”

“今天独这房里人才济济,正厅上全是新来的,老老面皮讨诗倒是小事,万一不会做,不成了挤兑人。正殿上全是玩的,我老了,唉,虽想将谓偷闲学少年,也不敢老树比新花。唉,这老字怎生忧愁了得?”

旁边一个低头的人推他:“又胡说,太子在正殿呢,什么学少年。”

齐王听着耳熟,一看却是吏部尚书阮梁明,这兄弟们全在这里。齐王有点儿吃惊:“帮我解惑,都说您这尚书是不近人情,平时不吃花酒,不凑热闹,今天这是破例?”

阮梁明今天的模样儿不光鲜,挤坐在榻最里面,耳朵上夹着一枝笔,幸好不往下滴墨汁,手里握着一枝笔,眉头似这房里的热闹薰得微拧,歪咧着嘴儿透着狼狈。

齐王看清楚以后,大笑:“头回见到这样子,哈哈!”

“全怪小二,他拖了我来,又让人作诗不是一首两首,喏,以那桌上水仙为题,一出来就要十首,我是皱着眉头想,我是苦着脸儿想,就成这模样。”

阮梁明抱怨的小二笑嘻嘻,不客气的继续催逼诗债:“兄长就拿这皱着眉头想,苦着脸儿想,就有两句出来。明儿拿给人看,题目就叫诵水仙不得而苦也。”

阮梁明拔下耳朵上的笔就点他额头,小二让开,齐王笑得弯下腰:“多一枝笔出来原来是这个效用,这招儿好……”还没有说完,手上让塞进一枝笔,小二又塞张纸给他:“这边没空儿,殿下,您去抢袁兄的案几,那地方大。”

齐王真的拿着纸笔就走,但是道:“诗等会儿作,我没说完话。正厅上来的人莫不是……”

一语未了,关安走进来回话。一般这样回的不是熟人,熟的人在外面喊一嗓子就能知道。袁训把头抬起来,齐王也住了语声。

关安肃然:“回侯爷,前康平郡侯送名贴上门,着家人送礼物前来。”袁训接过名贴,漫声吩咐:“送去正厅上请舅父相见。”随手打开看了看,随手一抛,准确无误的落到案几边上竹匣子里。竹匣子没有上盖,可以看到里面帖子好些。

齐王心中有了底,走到竹匣子旁定晴看了看:“果然也寻到你门上,今年京里人满为患。”

四皇叔一哂:“消息几个月前满天飞舞,近的外省早收到消息,都觉得是个机会赶进京来,可不是正这个月里?都说京城繁华,要我说,当京里的人今年那叫一个苦。”

“苦也苦不到你。”袁训笑道。

“谁说的?昨儿我偶然兴起要吃一口街上的市卖酒,给家人一百个钱,我说尝一口儿就行。结果回来一报帐,同样的酒涨到五百钱。全是这些人闹的,什么郡公什么郡侯的,开国的时候有功又怎么了?没两朝全抹去原因不是摆在那里。如今有点儿风声就鸡飞狗跳的来了,闹得我们跟着受屈。”

把手上绿玉大扳指扶扶正,四皇叔抱怨:“一百钱的酒卖五百文,还讲理不讲?”

袁训对他碧绿水汪的扳指看看忍俊不禁,齐王对他晶莹光彩的扳指瞧瞧忍俊不禁。

察觉到他们的眼光,四皇叔轮流瞪上一眼,把戴扳指的手压在拿着的账册之下,没好气道:“快别谈这些人,横竖出了十五皇上上朝以后他们才折腾,这会儿呢,他们最多吃你们家几口酒,但人家不空手来的,侯爷也好,殿下也好,亏不了本儿。心思回来,看在我不过大年夜还在办差,陪我赶紧把大婚的事情再滤一遍。”

齐王这才看到四皇叔今儿不是来胡闹的,他主管宗人府,太子即将大婚,他来和袁训商讨事项。齐王说声不打搅,拿着纸笔去小二那边掺和。

坐不到一刻钟,又来一位前郡公。齐王正忙着作诗,没再多想。

……

正殿里,加寿收到父亲送来的纸张,送给太子也看一回。哪怕正殿里喧闹再重,但大门上扑面而来的风雪也由这纸条中感受得到。没有不透风的墙,恢复开国局面的话因为利益的原因,将比某位高官让拿传得更快。这些人铺天盖地的来了,加上附带关系而出来的人,远比抹去的郡侯和郡公为多。

哪怕殿中正在喧闹,太子也和加寿相互安抚的一笑,但看出对方安抚的笑时,又都有了安抚的语言。

“太子哥哥,你看只怕又有人要闹了?”加寿翘一翘鼻子。

“这是个看穿人心的好机会。”太子耸一耸肩头。

就此先抛下,去看殿中元皓和韩正经、阮瑛、阮琬扮鱼虾。韩正经把双手在脑袋上团出一个圆:“看我是大鱼,看我是大鱼”,再一仰脖子,把个小嘴儿对着殿顶。

元皓端着一碗水上前,含上一口往天上一喷。

“哧……”地一声,殿中的人哄堂大笑,阮瑛阮琬扮张牙舞爪的大龙虾,一下子没收回来,让喷一脑袋。

阮琬恼火:“你又捣乱了?”

阮瑛取出帕子为弟弟擦拭,也跟着火冒三丈:“就是就是,咱们又不是真的在水里。”

这一回,韩正经也向着胖孩子,两个人一起叉腰身:“就是这样,没有错儿!不信,问加寿姐姐!大鱼是要喷水的。”

元皓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端着小碗,又去指加寿的时候,忘记小碗在手上,水在碗里往外一泼,又弄了阮瑛一身。元皓乐了:“谁让你站在我前面?”

阮瑛看看新穿的绯红色袄子,再看看笑逐颜开明显在看笑话的胖队长,憋住了气瞪着他。

元皓把小碗一放,赶紧地和他瞪起来。萧战进来见到就乐了:“表弟哈哈,你占上风没有?”不说要是悄悄坐下还好一些,刚说过,“腾”,元皓跳到他的面前,把眼睛对着他瞪起来。

萧战是个没有事情也要添乱的人,原因不用问,也不及取下沾雪的外衣,就和表弟瞪起来。

加福笑着帮他去外衣,萧战当众得意极了,眼睛鼓的更出来。眼看一个高一个低,元皓气势上不敌,加寿笑眯眯帮忙:“你的钱袋子呢?”小黑子一溜烟儿走着:“我去取。”

没一会儿取来,看见的人笑得有两个坐到地上。萧战也不和表弟再瞪眼睛,而是用巴掌丈量着,量到最后,喝一声:“张开。”

“加寿姐姐,战表哥给钱了。”元皓欢欢喜喜回到加寿身边。听到身后笑声更浓,加寿抱住他,指给他看:“瞧瞧,今儿你要赢他不容易。”

殿中的萧战作势往袋子里钻:“这么大的地步儿,刚好装得下一个我,表弟心爱我,所以要拿我当礼物要了去。表弟,你看好了,等我钻进去,你的袋子就满了。”

把元皓气坏了,冲回去握住他手臂往外面扯,叫嚷道:“出来出来,你不能当礼物,给我压岁的钱!”

萧战笑着这才让拿出一个大袋子,打开来,里面不是好玩的就是金灿灿银闪闪的钱,元皓还在气呼呼,直到把钱往他袋子里扒拉一半儿出去,才重新晃着脑袋得意,余下的一半儿让小黑子直接扛走,他回到加寿身边再次心花怒放。

萧战看看殿中的席面位置,扯上加福老实不客气的跟着表弟后面,到加寿这一桌坐下。

加寿撵他:“我只给三妹留下位子,你不许坐这里?”

“我们就要走了,你好意思不给我们坐。”

沈沐麟在一旁听到,他还不知道岳父已答应加福同去,以为战哥又是说说,取笑道:“你几时走?送行礼儿你也收了,只不见你走。”

香姐儿也还没听说父亲的话,但却不肯说这样的话。给沈沐麟挟菜让他不要再说,心里莫明的浮出一丝离愁。

这是怎么了?二妹花了点儿功夫把这离愁撵走。在她的心里是不愿意萧战带着加福离开,也就不忍心催。战哥看似讨嫌,其实却是姐妹们从小到大的玩伴。真的去了边城,也就等于姐妹们的幼年时光正式结束。

香姐儿只弄了壶酒来让萧战喝:“来晚的要罚酒,战哥,你吃三大杯可使得?”

换成平时萧战早就跳起来指手画脚理论,但今天他老实接过酒杯,豪气万丈的道:“三杯就三杯!”

香姐儿疑惑的不行,战哥居然不争执了?狐疑地对加福看看,再对大姐看看,加福轻轻地对着姐姐们笑得不言而喻。加寿和香姐儿几乎同时的明白了,面上恍然大悟一闪而过,而萧战看在眼中得了意儿,习惯性的又来欺负讨嫌大姐:“服我没有?你是不是也要敬我三大杯?”

“罚你三酒缸。”加寿回他。

元皓当不得这一声儿,往外面就道:“取酒来。”

好孩子嘟起嘴儿拦下他:“就你无事忙,加寿姐姐开玩笑呢,三酒缸怎么吃得下去?”

加寿也让元皓不要乱,取酒来给萧战又罚三杯,因他生日那天喝醉,再多也不给他。命萧战老实坐着看热闹。

每过一个时辰,孔青带着人到殿外放烟火给他们解酒。外面噼驳声响起,天空上灿烂出现,加寿、香姐儿、加福和萧战都有了恍然。

总觉得那象征小时候光华陆离的玩闹,随着烟花的湮灭而结束,新的一年,新的历程开始了。

……

子时以后,鞭炮声雷暴般响起,京都似在这雷暴的中心震动着,又有无数绚丽的烟花升上天空,让驿站里算居于异地的人仰望不已。尹君悦在窗前轻叹一声:“大富贵者大富贵,不如意者不如意。”

他看得出来最好看的烟花大多在一个区域,而那里是围绕皇宫的方圆,离宫中最近的地方,住的是称为“达官贵人”一流。

从他们放的鞭炮就可以看出气势非同一般,让独在异乡的尹君悦来前怀着的满腹抱负化为乌有,把他眼前的境遇,和家中数代的不如意想起来。和这“达官贵人”一流做个比较,是不是能达成心愿?尹君悦心里发虚。

今夜当值的老兵们捧着热气腾腾的盘子碗过来:“三十晚上咱们都不能回家,爷们来碗热饽饽吧。”

尹君悦谢过他们,吃不到两口,隔壁已经会过面的一位叫谢长林的人走过来,把他的那碗往桌上一放:“我和你同吃,你也一个人,我也一个人,咱们做个伴儿吧。”

“成啊。”尹君悦笑道:“只可惜我没有酒,我也还不会喝酒。”心底另有一句话“家里穷”,他不方便对外人诉苦,没有说出来。

谢长林倒是大大方方说出来:“我也不会喝酒,其实呢,我也说不上不会喝,在学里有一回拔了名次,先生赏我一杯酒驱寒,我倒是吃得的。”

抖抖自己身上的老黑布棉袄:“家里没有闲钱打酒吃,你看这大过年的,我也不是新衣裳,所以,不会喝酒还是没得喝,我也闹不明白。”

尹君悦忍不住一笑,起了同路知己的心,让他往自己身上瞧过,也指给谢长林看:“我这件虽是半旧绸缎,我也实告诉你,这是临进京的时候,一位亲戚素来疼爱我,把他的衣裳送给我。”

谢长林嘻嘻:“所以,另外那几个跟咱们一样身份的人牛气哄哄约吃酒,叫整桌的一两三钱银子席面,不叫我,我并不生气。”扮个鬼脸儿:“衣裳先不配一两本钱的席面不是?”

“哪里,是你我年纪小,他们和我们说不来话吧。”尹君悦知道自己必然是稚气的面容,而谢长林也是一样年青。

谢长林就便问道:“那请教下年纪?我们只互道过名姓。就是为什么来的,我也没告诉你,自己没说出来,也就不敢问你。”

这个人年纪不大,谈吐却爽利。大年夜里孤单一个人总不好过,进京里多个人商议也好。尹君悦利落的答应:“成,我今年十二岁,你呢?要说进京的原因,我家祖先是开国隆平郡公,听到消息,我往京里谋出路。”

谢长林喜欢的眼睛眯起来:“你信我,看来我没有白过来结交你。”清清嗓子:“我也十二岁,我和你一样,我家祖父是开国富阳郡侯,我也是听到消息,我娘让我往京里谋出路。”

说完,就小声地道:“你有门路吗?”

尹君悦苦笑:“没有。”谢长林报家门的话让他有小小的刺伤,他故作不在意的一笑:“我……家里再没有别人,是亲戚养大我,拿我和他家子弟一样对待,几亩薄田供我和他家孩子念了书,我随本处一位乡亲学了拳脚,但成家难为情再麻烦人家,要应试又没到年头儿,再进学先生钱等无处着落,正要出门学营生,这消息出来,亲戚把给我准备成家的银子拿出来让我进京,”

讪讪道:“要是谋不成事,我可没脸回去了。”

谢长林有了同情:“那你还不如我,我家里还有老娘,针指上月月有进项,谋不成事回家去继续进学。而我到京里呢,还认识两个人。”

隔壁爆发出一阵大笑出来,随后划拳声不绝于耳。酒气也传过来,让谢长林皱眉不悦,压低嗓音鄙夷他们:“你知道他们什么来路吗?”

尹君悦微笑:“我只知道有来路的人,今天晚上都在别人家里送份儿礼吃年酒。”

“啪”,谢长林把大腿一拍,兴奋地道:“痛快!和你说话真痛快!”察觉嗓音太高,压了下去:“这几个我打听明白,知道他们出份儿果子盒子礼可以,也在这里吃酒的原因吗?”

尹君悦摇摇头。

“你我还上有祖先是开国功臣,好歹曾封过爵位。他们可不是。一个是别人的家将,主人的爵位没了,家里没落来不了,他们打着主人旗号来的。怕忠毅侯不认!不敢去。只在这里喝酒罢了。”

尹君悦是个聪明人,敏锐的反问:“怎么,你认得忠毅侯?”

谢长林有点儿自得,而且还是不介意对他实说:“我不认得,但我娘寻到一个人,还有一个旧交,是个王府的门路。”

但是皱眉:“不过我那是乡里消息不通,我顾着进京路上也没有打听,直到住下问上一问,这王爷最近背运中。”

“你说的是安王殿下?”尹君悦会意。他也是进京后知道的,但这消息在京里很好打听。

谢长林叹气:“初听到我多失望,觉得一位王爷也能混成失势?但想想自家也就释然。我家祖先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好好的爵位没过两朝就抹没了。要是还有,好歹也有份儿钱粮,我现在大小也是个公子吧?”

对着碗中最后两个饽饽冷眼旁观模样:“哪似现在,在这里吃别人舍的年夜饭?”

尹君悦让他逗笑:“得了你吧,驿站全是皇上舍的,全天下在吃皇上舍的饭,贵人们也不例外,这不用抱怨。再说,”他好笑:“你的门路还有一条呢?”

话出口后自己一怔,忙赔笑:“我没有打听的意思,你千万别多心。”

谢长林大大咧咧:“你别放心上,我虽年青,也不是不看人就来。”神神秘秘地道:“我可是相看好几天,独你可以和我一伙儿,如今我把另一条门路告诉你,要是有用,我带上你。但你呢,看上去是个精干的人,虽眼下没门路,以后有好事儿,能带上我,也带上我成吗?”

“这很合理。”尹君悦伸出手,和谢长林击了三记。

谢长林话匣子打开:“你当我两条门路是谁?第一个也不是认得安王殿下,是我先祖封郡侯的时候,和当时同封的文家认得。后来一古脑儿的没了皇粮,大家惺惺相惜有个誓言,发达了必照应。我往这里来的消息,就是文家对我说的。所以我母亲也放心我来,但来到以后一问这位王爷失了势,却让我措手不及。所幸,我母亲又有一位人可以给我寻,我想想那一边儿大富大贵,就先没有去安王府上。你说我这样对不对?”

尹君悦认真为他想想:“看明白再去最合适不过,不过明儿大年初一,你既进京,总得去拜个年。”

“等我把另一边儿说出来,你兴许不让我去拜年。”谢长林对房门看看,冬天门窗俱闭,他也不放心,凑到尹君悦面前,还把个嗓音含糊着低而又低:“忠毅侯。”

尹君悦头一次没有听清,再听明白了,不由得目瞪口呆:“那你不去他家过年,还在这里坐着?”

进京的日子虽然不短,也知道今年将嫁长女的忠毅侯府是鲜花着锦的人家。

谢长林笑道:“看把你吓到了吧?我还没有说完呢。是居住在忠毅侯府的先生,他姓范。”又很没底气:“不知道他来了没有?我娘也是听说老国公进京,想范先生要是还在的话,以他在辅国公府几十年的卖力,不会不带上。要是他不在的话,我只能厚着脸皮拿他说事儿,去和老国公套近乎。”

“在!”这话传到谢长林耳朵里,他没有想到尹君悦也有消息,还反问一句:“什么?”

随后明白了,谢长林一声怪叫:“哈哈,我要对你刮目相看,我看出你落了单,心想你就不会嫌弃我,我才敢来找你,看我慧眼识英才,你果然不是只依靠别人的人。哈哈。”

尹君悦哭笑不得:“你有两条门路的人,还怕我嫌弃你?”他双手一摊:“我可是两袖清风,适才对你说过,一件好衣裳还是别人送的。除了我腰间这把不值钱的剑,只有一个空身子。”

谢长林把碗推开,叹气:“你也想想吧,两条门路?文家人家是王妃娘家了,当年的誓言不认,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安王又没得意的时候,不肯见我也正常。”

“那你还有范先生不是?”尹君悦含笑:“你的话儿不隐瞒我,我也也话对你说。”

“哦哦,”谢长林伸长脖子,看上去滑稽的像只鹅。

尹君悦和这只鹅咬耳朵:“我这几天可没闲着,我也想走老国公的门路,我死去的先祖跟老国公的先祖认得,我就打听他带来哪些人,有没有能说上话的,就有这位范先生在。”

咧一咧嘴儿:“花了我十两银子。”是他盘缠的一半,尹君悦没有说出来。

谢长林对他保证:“你放心!只要我见到他,不会忘记你。”

“你如此仗义,听完我的消息吧。”尹君悦笑。

谢长林又把耳朵支起。

“咱们先不能去寻门路,”

“那干坐着,他们也不来寻咱们?”

“来这些人,难道没有一点儿动静不成?我想到了,往宫门上打听,这一回倒不用花钱,原来朝廷已设下六部接待司。”尹君悦笑得见牙不见眼。

谢长林纳闷:“什么叫六部接待司?”

“兄弟,这事儿是真的!”尹君悦当着人头一回乐开了怀:“恢复开国局面的话,虽然还没有明旨,但来的人太多,宫里已商讨过,怕人多生事,由六部各分出人手接待。”

谢长林更糊涂:“为什么是六部接待?”

“哈,这个你自己想,反正我自家的事我自己知道。我家的先祖当年抹去爵位的罪名,与刑部有关,我得往刑部去报姓名。”

“啊呀”一声,谢长林想了起来:“不错,我家的事情与兵部有关,这么说,我要往兵部报名?”

“是啊,我这消息千真万确,明儿初一,咱们就去寻当值的大人说话。别等他们年假结束,只怕咱们要排到最后。”

谢长林皱眉:“我不是怀疑你的能耐,只是想请问,你的消息从哪里来的?千真万确?”

往床上一扫,就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包袱,也不沉重。谢长林小心翼翼地道:“呃,看上去你没有多少钱了不是?”

“别提了,话说到这份上,不怕你笑话全说了吧。我家亲戚听到这消息,把我叫去,对我说悦哥儿你的机遇来了,要么你翻身,要么你还是过这样日子。如今家里存着自家孩子和给你成亲的二十两银子,你全拿了去,拼一回吧。”尹君悦沮丧:“买剑五两,进京置办东西等上路花了三两,忠毅侯府打听十两,外面乱打听一两,”

谢长林张大嘴:“啊?这么说你没有钱了,你的千真万确从哪里出来?”

尹君悦在这里笑得畅快,手往胸膛上一拍:“胸中有诗”,再一拍腰中剑:“这里有剑,”挤一挤眼睛:“好男儿怕没有挣钱门路吗?”

“对我说说,我请教你。”谢长林下个礼儿。

尹君悦倒不藏私:“进京路上三两哪里足够?我仗着有三两下拳脚,又为安全计,跟一队镖局商议,我不认得路,随你们后面走,进京请顿酒饭,只别当我后跟着是贼点眼的就行。他们答应了,路上遇强盗,我帮了小忙,后面食宿全归他们,又带我一路上京。”

谢长林瞪大眼睛:“佩服,这才是男儿本色,好男儿从无困境。”

“也就提醒我遇事儿不用愁,别人也有用到我的地方。偏巧刚住下来,对面住那人到处张扬国子监的诗社他有份,我问他有彩头没有,他说有,我自己跟去的。”尹君悦嘻嘻,有点儿自得。

“哦哦,后来呢。”

“结果彩头没有,酒菜却足。我胸中有诗,阮祭酒英明大人同我说了几句,我拜了他,请他若有相中的地方,指点我一二。他说的,还不是千真万确?”

谢长林大笑一声,再次作揖:“认得兄台是我的大幸,兄弟我也胸中有诗,腰间有剑,却想不到这样的法子。既然这样,明儿初一咱们办正事儿去。”

……

太上皇兴许是头天话说得干净,当夜睡得很好。一早起来,让把年节供奉给他和太后的东西取来,一箱箱一匣匣打开在殿里,等孩子们来拜年。

昨夜陪加寿守岁,孩子们一起到来。这里面只有好孩子是头一回经这个场面,但再次在袁家长大的光彩,好孩子不怯场也不左瞟右看。

太上皇让等到瑞庆长公主到来,由长公主先挑。

“红宝石、绿宝石…。珊瑚、金刚钻……”长公主看一样,宫女在旁边看册子报出来。

这些是每一年到年终,各省敬奉,由孩子们先挑,是在加寿进宫后成例。原先只有瑞庆长公主,全是她一个人的。

长公主挑过,是元皓扯上加寿。小六等一一挑过,才是好孩子。好孩子知趣,只挑一样珠宝。太上皇和太后说她拿的少了,再赏,也不过赏一对玉的盆景。

尊卑亲厚,其实在袁家就是一个小小层面。好孩子也就不会难过,而且还有元皓过来告诉她:“等回去,我的东西给你挑。”好孩子谢过他,大家在这里承欢说话。

有人说,定过亲怎么不当自己孙媳妇看待?就太上皇和太后来看,还早的很。已经定下亲,就是给好孩子和常家的荣耀,而一里一里才能得到太上皇和太后的欢心,还需要瑞庆长公主和宝珠的心血。

有人说,好孩子会怀不满?那她就不适合在权势之地当王妃。尊卑亲厚无处不在,先学会再说别的。太上皇不着急,太后也不着急。

期间,不断有请安的命妇,宫宴前半个时辰的钟点儿上,皇帝让人送来一个匣子。

“这是今天记名的人家,皇上说请太上皇帮着斟酌。”太监放下来。

太后关切地问:“什么大事儿,皇帝要来累到你。”

太上皇打开来,见里面是登记清晰的一些人家世。拿起一个给太后看:“是我问他要的,我想最后帮他一把,恢复开国局面是件大事情,我还能帮他看看,就帮着看看。”

上面也有年纪,也有当年的家世。太上皇电光火石般脑海里通透,把手中看过的放到一旁,抓起几个又看了看,有了兴奋:“我说……”

太后正来听,殿外有人奶声奶气:“多喜欢回来了。”

“加喜欢也回来了。”

“增喜欢回来了。”

“添喜欢回来了。”

太上皇和太后面上掠过一丝微笑,刚才想什么先抛下,都在想好孩子要是不好好孝敬瑞庆,韩家要是不好好当差,只想着现在没有把好孩子看得和元皓一样,这才叫没道理。

韩家还敢想着他出游,反而有功,这才叫没道理。

有人说,岂有此理不公平。这公平已经足够。

慈爱的笑为多喜和加喜而出,顺带的也给了增喜和添喜。多喜扑到太上皇怀里:“拜年讨东西。”加喜扑到太后怀里:“拜年讨东西。”增喜和添喜娴熟的行了礼儿拜大年。

太上皇太后手指偏殿:“喏喏,去那里,都在那里,给你们留着呢。”自然的,也有增喜和添喜一份儿。

面前没有别人的时候,太后问道:“你刚才要说什么?”太上皇笑得乐不可支:“我的太后,你看你看,这里面好些年青子弟。”

太后一听就懂,气的脸儿一扭:“多喜怎么能在这里挑女婿?”拿添喜说一句:“就是添喜在你我面前长大,不能忘记她是韩家人,可给这些人,我看也委屈。”

太上皇卷起袖子:“你细细听我说。”往匣子里翻出头一个:“这石家来的人,一个三十五岁,这一个只得十一,这点儿年纪敢报名姓,总得有点儿能耐拿出来。我记得另外有一家姓尹,我没事的时候查过他们的卷宗,说起来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奏章看的我发闷,不知怎么的想到他们,就想看看爵位是怎么抹去的,有几家,完全是冤在里面。”

太后留了心:“那你纠正没有?”

“当然纠正了两家,但纠正后面的人家呢,不能白纠正吧?一点儿不平事就打倒了,我可不愿意扶。而这尹家因为冤枉,我特意查过,但当时家中男子已不念书,书都不念,我还扶什么?”

太后打断他:“那你现在说尹家,可不许给多喜。”

太上皇又捡一张纸给她:“他也来了,尹君悦,他是这个名字。年纪十二岁,无父无母。这要不是受人撺掇来的,就是有志气来的。有志气的孩子,你不就扶起来一个?忠毅侯要不是有志气,你再扶他也不行。封侯最后也不过是个文章侯。还是个没和安家定亲的文章侯。”

太后和他多年夫妻,不用解释到透转了过来,吃惊地把太上皇看看,太上皇会意的笑容满面,问:“怎么样,我的主意可行吗?”

太后思索好一会儿,展颜道:“你打的主意是,多喜的女婿不好挑,这里面也怪咱们,多喜的女婿只能比她身份低,你我又眼光太高,所以直到今天没定下。所以你想白手起家一个,但皇帝答应吗?”

“开国十大国公,十大郡王?现在还存留的只有几个?你我不打这主意,皇帝也会挑出新的国公和郡王,你看他会不答应吗?”太上皇胸有成竹。

太后有点儿嫌弃:“国公和郡王?”她嘟囔道:“竟然还不如好孩子嫁的好?”

太上皇踌躇:“你的意思是异姓王?”太后冷笑:“怎么,不敢答应了?平时说疼多喜全是假的吧,我敢把我的侄孙子儿许给太子许给亲王,你却不敢为亲外孙女儿筹划?”

索性的身子也扭到一旁,装个不想理人。

太上皇把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你别生气也罢,我可以答应你,让这难题到皇帝那里,但我要是答应,也得保证皇帝能答应。不然,岂不是我负了你?”

太后转嗔为喜:“这话我爱听。”把个匣子也细细地看起来:“咱们多看看,咦,你瞧,这里有好些年青的孩子们,十二岁的有三个,这里面不可能一个没志气的没有?”

“还会再来人呢。”太上皇说着,也扒拉着纸张看。全都看完,太后有了主意:“这些人我得相看,你也得相看。这日子还长着呢,我们多喜四岁,到十四岁定亲也不迟。这有十年,这些孩子们倒二十出去,万一相看不好……”

“相看的好!你我眼力还能差了?皇帝反正要给他们机会,你我也多相几个,多给几个人机会。等多喜长大,二十出去的难道没有福气小,成过亲的……”

太后笑了:“是了,那最后有缘分的,以前没有同人攀扯过的,最后才是多喜的女婿。”

“还有一个,”太上皇瞄瞄偏殿。

太后肃然起敬:“论起来城府深,当数是你。添喜也给她定上一个,什么官儿都行。你我养出来的给人,也是嘉奖。”

闻言,太上皇只是寻思:“这韩家烧的什么香?居然这般好命。”太后嫣然:“你也跟有人一样糊涂,这是韩家烧的香好吗?就算文章侯反过福王又怎么样?他在朝中为官并没有表面上的歧视。这是你好,你只管这样说话,有人要跳起来跟你理论韩家一堆的功劳。”

“在我面前,他哪有功劳。”太上皇淡淡。催着太后:“怎么相看,咱们看完了,孩子们不错,再给皇帝来道懿旨怎么样?”

“让宝珠去办。”

……

宝珠叫上媳妇们到房里。

“开国局面的消息只怕要有明旨下来,太后也让惊动,说为太上皇散闷,看个新鲜,让咱们家办。你们说说看,男的怎么请?女的怎么请?”

称心欠欠身子:“我和如意正要问母亲,太子就要大婚,旧风气又要起来。出京以前,母亲办的做媒那事儿顶顶好,有明白的已求到我和如意的家人面前,不明白的还打着往太子府中去的主意。不如咱们办一回,请女眷们游春,恰好在大姐大婚前面,堵一回路,也提点一回人。男人由公公和瑜哥璞哥下贴子请,请来会文论武。请阮二叔,也请张大学士,也请舅祖父出面。”

苏似玉认真听着。

出了十五,梅花大放雪犹寒冷,忠毅侯府的帖子雪片似飞了出去。

……

安王闻讯,在家里气的快要看太医。安王妃进来,对他冷笑:“你恼有什么用?这热闹您赶不上,您闭门思过半年。”

“滚!你能去,你赶紧去吧。”安王跺脚大骂。

安王妃并不生气,只是遗憾的眼光:“您竟然没有话要说?真是可惜,我本来呢,还以为你有话要往外面传,想帮你带上一带。”

意味深长的一瞥,安王妃往外面走。眼看着袅娜身影,安王差一点儿就要叫住她。但最后还是忍住。但安王妃看不见时,安王心头蒙上一层忧郁。

他还真有话要和外面通消息,他和东安世子通信以后,请东安世子在军中准备的有动作,直指京中。如果世子准备的快,那正月里发作也有可能。而后面的事情他没有想到,“猜忌”扣到他的脑袋上,他不能出府门无法接应,后面如何不敢想像。

但他太讨厌自己王妃,不敢想像又不在眼前随时会出现,安王可不能相信她。

他在房中踱步叹气,想的还是怎么早出府门的好。

……

早上去客厅以前,老国公先往范先生房中。范先生叹气捶捶双腿:“怎么办,夏天我风湿,天寒冷我更不行。国公,我愧对你送进京中,真怕我不能辅佐世子。”

“那你就养老。”老国公笑一笑开解他:“凭你在我家几十年,父亲和我全倚仗你不少,养老你有资格。”

范先生似笑非笑:“文人手中笔如刀,没有腿还有手,没有手还有嘴,您这是看不起我吧?”

“那你还担心什么?”老国公坐到他身边,对榻上小桌子上努嘴儿:“而且你还有人,你告诉我,这些让抹去爵位的人,你是怎么认得的?”

范先生也看过去:“这一个谢家,是我母亲娘家的邻居。有一年我回还乡去,在他家吃过一顿酒,如今家里没有男人,他母亲当年还是个小丫头,居然记得我在辅国公,让儿子寻来,就是这样。”

“另外一个呢?”

“尹君悦是跟他一起投的名贴,他只字不提,但其实呢,这个小子不但我认得,你老国公也应该认得。”

老国公认真看几眼:“我看着眼熟。”

“他十二岁,您睡在床上的年纪,怎么会认得?”范先生取笑着:“是他的祖父,跟您见过面。还是我带到您面前,如今也没了。唉,这人走的可真快。”

“那他怎么不提呢?”老国公笑道:“昨天一天我见十几个人,个个扯着亲戚邻居来见我,我一个也没想起来。倒是这个你一提我觉得熟悉,他却敢忘记?”

“他小他不知道也是有的。”范先生打趣:“也是,居然敢忘记你老国公虽养老了,外甥却是如日中天。就是没亲戚,也要扯上根头发丝儿,怎么敢不提。”

“有志气,我喜欢。要是装相弄计呢,我就烦了。”老国公把几个名字记在心里,邀请范先生道:“走吧,咱们一起见。侯爷躲闲,我来了,他就轻松了。他跑去园子里跟人逛去了,我带上你去。别怕,你虽腿不行,坐着当泥菩萨就行。”

范先生随他出去,两人全是行动不敏锐,软轿抬起前往客厅。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进士cief亲,感谢一路支持。感谢仔的新会元,尾号为3305的亲,感谢一路支持。

……。

有人常驻文中,这样清静

多喜郡主和添喜女婿出来。鉴于权贵之家现出来无人可选,再出来以前没见彼此陌生

效仿袁训,精明强干,接近白手起家。开国局面重置,会有异姓王侯出来。仔这一直的亲妈从不亏待自己孩子

以后疑问,作者解释相信,你想要写得圆满,作者不一直这样做?

作者的设定,作者的文,偶然出来一个情节,没理由怀疑走偏而且永世不回

作者对你解释,对你保证都没效果了?反而成了作者不通顺。讲理不讲?

纠集几个跟风的,能反作者的水吗?白忙一场。

再不要拿一些初出来,情节不丰满的人物就影响你到九头牛拉不回。

再不要闹到这个地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