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正经出彩/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主安王府的文三姑娘,很快从大婚的不周备走出来,也不会去劝丈夫龟缩房中的沉郁。她出现在这里,就不会是关心安王的起居睡眠。

月光只有此许映照到这里,余下的黑暗里只有她美丽的眼眸猫儿般放着光,把主人的凝神细听徐徐展露。

她听着房中人烦恼的踱步,她窥视着房中人叹着气,她的身形没有一点儿挪动,直到安王步子一顿,面上带着下定决心,疾步走到书案前,文三姑娘紧张的往前凑了凑。

她看到安王不叫人侍候,自己研了墨提起笔,下笔飞快写了一封信。由他奋笔疾书模样,和小心翼翼封信,犹豫着没有加盖任何印章,看得出来这是一封重要信件。重要到他太害怕丢失,不敢加盖与他有关的痕迹。如果是普通信件,写一般的话,倒不必如此。

叫来的家人是安王心腹,主仆凑到一起说上几句,安王取出几张银票给了他,虽看不到上面的数额,但能看到家人道谢的喜悦。家人拿着信出去,已是王妃的三姑娘毫不犹豫,转身也从这里走出。

不远处有她的两个陪嫁丫头打着灯笼,见到王妃回来低喝:“回房。”主仆走得飞快。

进二门见到前面一串灯笼过来,为首的人厉声问道:“什么人这么晚还乱走动!”

而丫头也厉声喝问回去:“什么人还敢不睡乱走乱逛!”

两下里一听声音,各自面上蒙上一层寒霜。走近了,能看到对面来的人是一队婆子,头一个人满头金首饰,灰鼠袄子透着富丽。

她对安王妃见礼,安王妃冷笑:“我说是谁上个夜还这么嚣张,原来又是你,我府中的管家大娘子!”

管家娘子除去礼节恭敬,别的地方可就不太恭敬。眼光直逼到王妃面上,也是冷笑:“这么晚王妃还不睡倒不好,有事儿吩咐我们就行了,不用自己亲力亲为。王爷心情不好,早吩咐下来阖家不许打扰。您乱走受了寒是小事,惊动王爷怎么是好?”

“娘娘遗言,我已嫁进来,是你的新主人。你又忘记了?也是,上了年纪该养老去了。”安王妃嘴角勾出讥诮。

管家娘子寸步不让,亦带出嘲笑:“王妃你也忘记了,娘娘临终见过我,我是王爷的奶娘!王妃说王爷年纪小,只怕让人哄了去。让我眼里除去王爷以外,再不要有别的主人!”昂一昂头:“这话,也是娘娘的遗言。王妃不信满府里打听打听,再到宫里去打听,听到的人不少。王妃虽年青,但近来总是半夜熬神乱逛,又忘记了也是有的。”

“哼!”安王妃不甘示弱的哼上一声,但实在拿这位王爷眼里没有自己,她就眼里没有自己的管家娘子怎么样,拂袖而去。

直到说话不会有人听到以后,丫头气愤地道:“太眼里没有王妃了,得好好治治她们才行!”

而管家娘子也对上夜的忿忿:“从她嫁进来,对王爷何尝有体贴。就知道弄权。她也不想想王爷一天不发话,一天休想咱们让给她!”

大家都很生气的走了。

......

安王妃回到房中倒顾不得再和管家生气,匆匆对一个丫头道:“这半夜里城门关闭,天大的事情没有腰牌出不了城门。那封信给了刘三,他在府外有宅子,一定回家去了。你还和上次一样,从北角门出去,给守门婆子拿些钱。实在不听,就震吓她知道我也是这府中的主人。家里人住的地方你知道,去让他们想法子把信换掉,不然祸及到他自己倒也罢了,连累我们是大事情。”

取钱给丫头,丫头道:“王妃放心,白天我无意中问过,北角门上夜的婆子是熟人,我一准儿能出去。”

看着她出去,又过小半个时辰没有回来,只能是安然出门。安王妃进府后趁安王没精神频频立威。不服的家人没有重要事情,没有胆子私扣下她的丫头。那丫头身上不过是把子钱罢了,也没有特别东西。她吁一口气,多少有些放心。

睡下来,她边等丫头边猜测那信里写的内容。

......

这个夜晚对韩正经来说也是不眠之夜,这是他陪曾祖母的日子,身边的老太太年高睡觉浅都睡着,正经还大睁眼睛。

在三天前认识谢长林以后,谢长林说的话在正经脑海里萦绕不肯散去,谢长林的衣着也在正经的眼前久久徘徊。

正经稍懂事以后,就知道自己运道是高的。养在姨妈家里不比养在自己更经心,而且待遇上高于一般富贵人家。

福王的话出来,把他圆满的心情搅到一团糟,低谷似的快不能挽回,谢长林出现在眼前。

说的虽不多,也把受到连累的人日子展现七七八八,韩正经对他的同情,奇迹般把自己治愈。看看有人过得提心吊胆,还因为受连累而让威胁。他再拿自己的小玉瓶和黑棉袄一比,心情再不好就是怪事。

还有星星点点的不如意碎片,让正经放到另一个心思上。

进京的新人们在姨丈家里都敢闹事,平时也不一定安生。根据韩正经治水赈灾的经验,人越多嘴越杂,争馒头的时候稍有几个人挑动,就会一拥而上。现在京里的关注点虽不是馒头,却有“定额”这句话胜似香喷喷大馒头。

三个晚上的推敲,韩正经下个结论,进京的人不是轻易就能安分。他以对“福王余孽”的不如意,他想挣功劳。

默默地想着怎么挣?这里面有自己的功劳吗?这一夜又近天明才睡。在路上开始习武的打熬起到作用,熬上几个半夜倒不会哈欠连天。白天上学也好得很,到了晚上是回他家的日子。往长辈各房中辞别,宝珠照例让称心给他包一盒子吃的,正经抱上回家。

家里的长辈看过盒子里东西,把侯夫人夸奖上几句,让掌珠准备侯夫人爱用的,明儿一早正经上学顺便送去。

韩正经回房写功课直到父亲回来,没到晚饭后,母亲一般在厅上议事不在房中。正经得已和父亲说私房话:“我想见张大学士问件儿事情。”

“问什么?”韩世拓必然要问问他。

韩正经回答的跟没说一样:“只有他能告诉我的事情。”

文章老侯总在家里说不完的正经,正经在路上很懂事,跟胖队长一样个个赛大人。回家半年多,每天充当说书先生,把路上的经历说得细而又细,听得全家人如痴如醉,纷纷道:“以后要拿正经当大人看才好。”

还有正经在胖队长麾下加入夜巡,有些事情韩世拓也不能知晓,已有儿子已形成他的见识他的知己圈子之感,韩世拓没问出什么也没有再问,隔上一天带正经去诗社,作诗约一个时辰夜色深重,张大学士到来。

这地方是京中书社中的一处,晚上学生下学空房屋有余。两首诗后,张大学士说累了找个屋子歪会儿再出来作诗。片刻后,韩正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

“哟,你倒不能直接来看望我?反而是我应约。”张大学士抱怨着:“你不敬老人。”

韩正经闻言嘻嘻一笑,再一本正经:“我还小,上门没有什么,不过我不知道请教您以后,您会不会也说不上门最好。”

大学士就问:“你要问什么?”

“京里来了以前的郡侯、郡公们后代,他们自己传出来定额的话,我想他们可能会闹事儿。”韩正经睁大眼睛。

大学士想也不想:“那是肯定的,今天我去见皇上,皇上问我什么是定额,我说您也不知道,老臣就更不知道。”

韩正经把尹君悦在姨丈家的话想起来,当时尹君悦说“纵然有定额,皇上既然开恩允许大家进京,应该跟科举一样有门槛,轮不到大家自己闹”的这些话,对张大学士道:“也有人不相信。”

“全相信不都成了傻子,那倒省事的多,让他们各回各家。”张大学士说到这里觉得跑题:“你不至于往我这里打听定额吧?这话你在姨丈家里就问得出来。”

说过,就感觉出韩正经有点儿异样,张大学士微微一乐:“有话你就说。”

“我......”韩正经张张嘴,又低下头,看得出来他的内心迟疑。有好一会儿,他憋足了气冲口而出:“我答应你定亲事,你答应帮我家洗清门楣不是吗?所以你得帮我,他们要闹事儿,我要怎么挣个脸面才好。”

“哈哈哈......小鹰翅膀硬了,听听你的口气真不小。”张大学士听完笑得眼泪快要出来。

韩正经有些傻眼:“怎么,你不肯帮我吗?”他黑了小脸儿:“你不给我定亲事,我怎么会来找你,帮忙的话是你说的不是吗?”

张大学士本来打算不笑,听过笑的更厉害。摆手让韩正经不要插话,他从容的笑完,拭去眼角激出来的泪水。还是个忍俊不禁的口吻,但缓缓说起来。

先是把这小子教训一通:“我相中了你,愿意给你小子定个亲事,让你小子成了一道纽带,你可以来寻我帮忙,却不可以逼迫我。”

韩正经大窘,分辨道:“我没有,我就是一时没注意,可能说出的话你不爱听。”

“那你小子更要听好,而且别拿你说事情。要知道甘罗拜相出使的时候跟你相差没有几岁,史上神童做神童诗的时候也不比你大。你今天说的是最正经不过的事情,你怎么能急匆匆的口吻,全没有礼貌的态度。”

学着韩正经说话:“我答应你定亲事,你说过帮我洗清门楣。啧啧,虽然咱们是交易,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吧?跟掌柜的,我给你钱了,你答应我的事儿呢。”

韩正经无话可说,听张大学士越说越有道理他喜欢上来。大学士论点越多,就说明他能帮上自己。正经陪上笑脸儿:“嘿嘿嘿......我不会说话,您不要见怪。”弯腰施了一礼儿。

张大学士见说话肯听,喜悦于自己没有白相中他。但正在指点他,就指点到底。

不依不饶的继续道:“我答应给你定亲事,你不应该见到我就恭恭敬敬的。反而来盘算价钱来了?小正经,这青苗在地里,看得出来你以后是牡丹花的人叫伯乐,你书上没看过吗?没看过让你先生提前教你,伯乐永远比千里马值钱,比千里马地位尊贵知道吗?”

训的韩正经干张嘴,彻头彻尾的老实。躬下身子换了口吻:“请教夫子,最近京里将起风云,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张大学士满意地一笑:“这样就对了,我相中你这话不用说出来,你我明白就行。以后这种只看到自己的话,再也不要说了。”

“知道了。”韩正经笑嘻嘻。

张大学士让他坐到身边的椅子上,想想他的话有了沉吟:“正经啊,你长大是了不得的。你看得出来也就罢了,居然还想得到自己家里,好好,我得帮你。但是,”

韩正经听到前面的话,喜欢的心里突突直跳,但让张大学士教训过一通不敢有半点儿不经心的随意出来,还郑重的一动不动。后面但是出来,才愣住:“夫子,但是什么?”

“但是你得先如实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去寻你姨丈帮忙?”

正经认认真真回答他:“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决不会背着姨丈。是了,您提醒我了,到底我是小人儿家,我想的不周全。我得先和您说好,您指点我以后,我还是要和姨丈说一声的。”

张大学士乐了:“看你找我说话多重要,我一指点你,你就会谦虚,知道自己想的不周全。你知道的话,要对谁我也不管,不用对着我发誓,也不用对着我知会。我问的是,你什么不寻你姨丈商议?”

韩正经仰面看他:“姨丈帮我家太多的忙了,我家应该有个上进的举动让他放心放心不是吗?我本应该请教赵先生,可我不是小看他,而他确实不是官儿,这些事情远不如您懂。”

把赵先生总算打下去一回,张大学士都有点儿飘飘出来。好听话人人爱听,再深的学问也不能例外。张大学士欢喜地道:“小孩子嘴里出实话,你眼神儿真清亮。”

原本还想以提问的方式问他怎么不去问董大学士,去问南安老侯,让一句吹捧打消。大学士语重心长的说起来。

“正经啊,按说你是个小人儿家,咱们出游三年同吃同行,你上我家里来也没有什么,不是董大学士,不是你姨丈,往我家里来不为公事的话,让人看着还真的有点儿不对头。”

韩正经道:“那夫子请明白细说好吗?我见您一回不容易。”又往窗外看夜色:“也打扰您这一晚上,都说了吧。”

张大学士又取笑他一句:“制约制衡你也不懂吗?”

“我懂,可怕有些人不懂,我解释的未必好。听过您的话,只怕我就解释的好,而且可以对姨丈细细的解释,免得他不高兴我先寻您,而不是请教他。”

张大学士一笑:“你姨丈才不会不高兴,他只会高兴你长大了。你曾祖母把你养在房里,你受姨丈家熏陶很多。他只会高兴这心血没有白花。”

“您过奖。”韩正经笑眯眯。

“来来,咱们今天说个痛快,这里面千头万绪要交待你,咱们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韩正经开开心心:“好。”跳下椅子来,把张大学士弄得一怔,心想就要说话,你不应该好好坐着。但见韩正经用手碰碰他手边的茶碗,说声不热了,换了热茶回来,才回到椅子上坐得端端正正。

大学士更觉得自己眼光大好,没有相错人。他从头说起来。

“以后你也要学着当伯乐,不只当一匹千里马。皇上也好,你姨丈也好,为你自己家也好,都更需要伯乐,才相看出许多千里马。”

不知道怎么的,韩正经脑海里闪过谢长林和尹君悦。他对谢长林是同病相怜的心,而尹君悦有一番不卑不亢的话出来,使得他的印象愈加深刻。

“说到这里,先说说我为什么要给你定亲事。我实在是爱惜你,觉得你长大会有出息,既然你长大是个牡丹花,在你小的时候我也掬一捧水,以后也沾沾香是不是?古之赏识人,赠金给门路说亲事,还有嫁女儿的也有。”

韩正经又笑一笑,他从书上看过。

“我倒有孙女儿,却不能给你,辈分上差了,还有咱们刚才说到的制约制衡,这里牵涉到我和董大学士的旧事。我们俩个并没有太大的政见,没到见面就红脸儿的地步。但一直以来,我们在同一件事情上面看法大多不同,但说相对呢,倒也不完全是。举个眼前的例子,我要为你许亲事,我说舍不得你,董大学士答应,他的观点跟我可就不一样,不会是认为你应该舍不得我。”

韩正经点一点头。

“这件看似不大的事情里,说法可就多了。”张大学士在这里踌躇,他有些观点还真说不出口。

出京以前,他为黄家等人说话,以为自己平衡制约,干涉太子内宅,这一出子早传到外省,在他出京而外省不知道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写信给他以为声援,认为袁家势大,迟早尾大不掉。就是不尾大不掉,也要防备尾大不掉,太子内宅就相当重要。多一个人分宠,就分去太子偏袒,以后成为皇帝后偏袒袁家的心。

他们在把大学士赞扬上一通后,超过六成的人随信举荐自家的姑娘,亲戚的姑娘,同僚的姑娘等等等。

在大学士回京,直到本月太子就在大婚前,就在今天,还有不少京里的人拜访,还有不少外省的人前来拜访。指望大学士再次主持,纷纷说太子大婚前房中理当有人,张大学士想法子推掉。他们又说太子大婚后,房中可以有人,张大学士推掉的只是一批,可以想像的到,后面来的人前仆后继不会停歇。

“有人”君出现:“难道这些人一直一直的出现?”你去查查历史就能知道。哪一个朝代没有这些人的身影。

张大学士提出为正经定亲,已是变相向袁家做保证,他从此不再就内宅的事情上与加寿为难。

韩家看不出这么远,因为他们对大学士不了解,但他们看得出大学士爱惜正经的话,正经说话他就要听。他们愿意为加寿尽绵薄之力。

这话到董大学士和南安老侯耳朵里,这二位可就看得出来张老头儿服了软儿,为他上一回的事情歉意而且弥补。

不然张老头儿相中韩正经,他可以让门生结交啊,门生的儿子孙子结交不是,犯不着为正经选亲事定亲事。做到这一地步,是他向袁家表明态度的致意。

有人又要说,张老头儿有门生无数,真的犯不着用这一步。你是没有想到张老头儿说定亲的话时,常珏还在京中。张老头儿知道韩家会告诉钟家,钟家会告诉董大学士。如果是先告诉袁家,袁家会告诉董大学士。为什么一定要请董大学士商议,和张老头儿同朝为官数十载的不是南安老侯,老侯一直是外官,说董大学士更为贴切。

还有董大学士插手忠勇王府这几年,袁家、钟家难道不知道这是张老头儿对董大学士的暗示?

张老头儿本想先摆个高姿态给董大学士,意思插手太子内宅老夫知错,如今先示个好给你,也有为黄家说话是我无聊,那你呢,董老头儿就是那前后插手忠勇王府,影射你也挺无聊。这件牵涉到忠勇王府的事情里门生可起不了作用。

有哪个门生能厉害到说服董大学士把常珏打发走?

常珏是董大学士专门用来对付张大学士的,张大学士不出面,别的人董老头儿才不会买账。

又有人要说,认错为什么一定把韩家扯进来。袁家一直没有抛弃过韩家不是吗?韩正经又和张老头儿同行三年。张老头儿也要为自己外孙常玟着想,他此时身子比董大学士好,但他年迟早要走。

三年之行,忠毅侯没有用任何诡计,用实实在在的待人让张老头儿折服。一应路上的功劳,什么治水,什么入藏,看着跟的人风光无限,其实全是侯爷的功劳。

张老头儿看明白袁家只会越来越昌盛,他的下一代苗子基础、心地全扎的结实。他想为自己外孙拉个助力,为韩正经说亲事,对他来说一举不止有三雕。

至于董大学士更高姿态的把常珏二话没说打发走,高姿态成了他的,张大学士为正经定亲就不能再做更改。更改,那失去一辈子的品性。有句话叫江山难改本性难移,算计别人成了习惯,改需要毅力,一诺千金也一样。

张大学士要是想反悔,就不会提出来。他既然不可能反悔,董大学士三言两语就把让张家头疼的常珏弄出京,还指出另一条路,董大学士俨然成了不无聊,看看不是一定要争王位,他还可以自谋生路。张老头儿曾为黄家说话没法子再更改,他依然还是个无聊。

董大学士几年前布一个局,在今年连消带打,把高姿态留下,不好听的还给张大学士。

二位大学士为了加寿几年前过的招,到这里称得上划一个句号。而这些话呢,并不方便在此时对韩正经明白解释。

有人又要说了,既然要细细地说,又爱惜小正经。为什么不全说出来,直到边边角角没有遗漏。

这话又稚气了,换成你自己也做不到一辈子边边角角对别人说。年青的时候仗着懵懂可以,但老谋深算的张大学士不会。这与反悔自己“爱惜”是两回事情。

张大学士斟酌的对正经说,还要说的他明白。

......

“从制约制衡上来说,今天你来找我,你做对了。刚才说过我有不同看法,并且站得住脚根。我和董大学士不是没有诗社里会过面,不是没有私会上用过酒。但事后说的明白交待的清楚,与朝中的事不会有关。也就所以,你打算最近露头脸儿,你家的人是帮不上你的忙的。反而袁家对你照顾太多,董家是你曾祖母的亲戚,在你露头脸儿以后,会招人怀疑是他们出的主意。反而,我寻人响应你,那结果大不相同。”

张大学士喝口水润润嗓子,深深关切地道:“正经啊,福王造反是事实。亲戚们帮你家不受连累已经仁至义尽。再有个帮你家洗清门楣的举动,岂不是让人怀疑要和朝廷律法作对?岂不是揭起一波罪臣余孽不应该受到株连的作对?皇上没有诛几族,可不表示律法有更改。等你再大几岁,能独自出门,往外省亲眼见一见别的罪臣余孽的日子,你就懂了。”

韩正经吸吸鼻子:“我已经懂了,多谢夫子,原来我不寻姨丈还有这样的道理在。夫子,那现在我还能露头脸儿吗?要是妨碍到姨丈,我宁可不露头脸儿。”

“本来我都肯为你寻亲事,也是想你长大出息了,有个往来不断。为你自然有过打算。但我的打算等过上几年,在你十二岁以后。却没有想到你九岁的年纪就有这个心。既然你有心,我自当帮你当下、如今就有点儿成绩出来。”张大学士抚须:“咱们来好好想想,这些进京的人事情上,你说些什么好?”

韩正经不放心的再提醒他下:“夫子,凡事以不带累到姨丈为上。”

张大学士呵呵:“我想主张你放心。哦,是了,你没有仗着是个孩子就闯到我家里问话,我刚才说你对是吗?原因有没有说。说了,你再听一回。等你过几天满京里有名,也就不会有人怀疑我出的主意。我让人响应你,也就令人信服。”

“谢谢夫子,请您出个万全且不牵扯到姨丈的主意吧。”韩正经再次下地,跪下来叩了三个头。

大学士在这当口儿上得说点儿什么,他没有让韩正经就起来,而是微笑问道:“那你也得给我一句话吧,你能给的......亲事上面......”

韩正经不费事儿想了起来,这源于回京后胖队长在战表哥的教唆下挑头,总是皮匠开会商议教训柳坏蛋对加喜不好。

他一字一句地道:“对天为誓,我会对玲珑好,如姨丈对姨妈那样,也绝不亏待费玲珑。”

姨丈对姨妈那样,在有些人眼里简直大逆不道。在有些人眼里,如韩正经等自家孩子们,那是人人要效仿。

张大学士满意极了,一面让韩正经起来,一面打算明天让费大通去费家再说说,他老张说的亲事是不纳妾的好亲事,是女婿出息对妻子好的好亲事。这点儿感激一定要有。

有人说张大学士会让费家对文章侯府卑躬屈膝,存在身份上低人一等的心思。

怎么可能?

看在大学士面上,韩家也得恭敬亲家,这里存在的是给大学士面子。

大学士说个亲事,反而降低自家身份,张大学士会说这样的亲事吗?说个自己门生的亲戚让对方看低?这怎么可能。

应该是我老张出面,我为男家也出力,为女家有个好女婿,你们全要感激我,两边拿高姿态,你们夫妻过得再好,也有看着我的一点儿意思在内。

他对着费家会是,给你家说个身份高,却不会带着费家一起弯腰。他对韩家是,我为你家出力不少。除去在董大学士和忠毅侯面前以外,张夫子处处高姿态,处处占恭敬。

有人说实际身份费家确实低,但因有老张是媒人,也不会低到有异议不说,有话不敢理论的地步。

御赐亲事,长辈说的亲事,遗言里的亲事,为什么另一方会有底气,不就是说媒的不一般。

今天又讨到韩正经的承诺,老张兴高采烈,把自己主张献出。

“我是这样想的,你呢正经,你主动来找我,这是你心里有,而不是我点拨而出,这一点儿太难得。你的意思是,这一伙子人要在京里钻营到乱,上蹿下跳的不和气,多少会带坏京中。”

韩正经用力点头。

“所以你呢,你想怎么样?”张大学士希冀地道:“这得你自己想,才看不出别人的痕迹,全是你自己的。我帮着你理,你大胆的想。”

“嗯,要制止。乱不好,治安不好带累百姓平静。他们应该由皇上安置,或者让有司安置,他们应该献功劳,献胸中的沟渠,不应该自己背后乱。皇上说不好相中了人,让他们一乱打跑了,这也算是辜负圣恩。”

大学士道:“正经,这一句你改成,既来之,倘有人才,惊吓而走,朝中失去人才,是谁之过也?况辜负圣上仁爱之心。”再叮咛:“要全是你自己的话书写。”

“书写?”韩正经没想到这一点。

大学士含笑:“正经,我为你打算好,你写一篇文章,以罪臣之身份论担忧进京的人不守法度,有如福王当年辜负圣恩。再提出进京的人虽参差不齐,但不以出身论高低----现下这些人中大多已没有身份。不以祖先罪名论高低---他们祖上抹去王爵,当时全有罪名---借机也把你家洗一回。说你自懂事后日夜忧心,再说说你养在曾祖母房中,其实还是太后的恩典不是?袁家是太后外戚,太后要是不答应,你也不成。再感恩你妹妹添喜能和多喜、加喜作伴儿,说你很想报效,但年纪不大不能出力,但有忧心出来不敢不回.....可全要你自己的话,才不带累你的亲戚。”

“是是,”韩正经兴奋的小脸儿通红。

“你要当心,你这文章呈上去,就会有人弹劾你的姨丈,认为你小孩子说不出这些话,是你姨丈要和皇上眼中认定罪臣作对,晕了头,为你家出许多力不说,妄想借你小孩子的嘴为你家洗清门楣。”

“那我应该怎么办?”韩正经迫切。

“只要你的文章全是你自己写的,文法用赵先生教过你的就行。切记不要为不通顺,措词而寻你家人。写完以后,自然是你家人看过呈交。但除去作乱字眼以外,不许他们改动一个字。呈上以后,外面的评论你权当听不见。你放心,我不会由他们谈论太久,凡事不能过头。言语上的话,一旦过了,煽动造反都有可能。史书上事例不少,福王也是个例子。最多三天,我命人响应你,认同你的文章。正经,皇上会让人查的,你要死死咬住是你自己的话,反正确实也是你自己的,也是你寻的我,不是我寻的你。没有人唆使就是没有,皇上一旦相信,对你家大有好处,你呢,从此将是京中小小名士了。”

张大学士一气说完,想想这小名士出炉前有自己之力,笑的肩头颤个不停。

韩正经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心思,经过大学士捅破窗户纸,成了一桩大动静。他紧紧咬住嘴唇,才没有惊呼或欢呼。

激动之下,两个人有片刻各自心思出着神。又花会儿功夫,大学士反复帮正经整理过,再三交待全是自己的话。韩正经又问:“我要先禀告姨丈,免得他有担心。”

“那没有人管得到,你天天往他家上学不是吗?这事儿确实不是他指使的就行。凭你姨丈的圣眷,他还有太后,”大学士觉得有一句一定要添上:“还有他的为人,相信不会有太大风波。”

外面有人敲门:“老师,到散的时候了。”张大学士和韩正经一前一后出来。

大学士上了年纪,如果有人问没有再出来作诗,他说睡着不想起就能搪塞。而韩正经九岁,韩世拓说玩去了,直到回家才找到他也说得过去。

第二天一早,韩正经说到姨妈家里用早饭,在袁训还没有出门的时候,书房里见他。

袁训听完,胸中涌出正经长大了的暖流,抚摸下他的小脑袋,柔声道:“你忠心,很好。去吧,大学士说的对,按你自己想的写,不要让家里人插手。你会做文章了不是吗?只管往上呈,不要管我。”

韩正经高高兴兴的走了,袁训打发儿子下学去探董大学士的病,把正经的话带给他。

董大学士也是欣然,说着老张头儿说到做到。执瑜走后,找出好些收藏的历年考卷,还有他最近勾出的看书重点,给常珏捎去。

......

满朝震惊,议论纷纷。

“不可能,九岁孩子有神童,但这分明是给自己家里洗门楣,又顺带的表忠心,这是文章侯上奏章觉得力度不高,故意写上小孩子名字。”

“只怕袁家也有份。”

“不是刚有谣言袁家造反?”

“权势过高不是好事情,袁家理当削弱。”

席连讳看完文章侯世子文章的抄本后,想了又想,支撑病体来见袁训。

......

“侯爷,你太着急了吧。再等等又怎么样?徐徐图之又怎么样?你大可以等韩世子长大中举,他今年九岁,我没记错侯爷你三十五还是三十六?他十九岁,你不超过四十六,年富力强正能安排他立功的时候,为什么要早早惹得众说纷纭?”

袁训摊开手:“你说的有理,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席连讳不相信:“与你没有关系,你也可以拦下来吧!为你自己想想,外面说你造反,还待查中!”

“我不知道我怎么拦?我也跟你们一样,他呈上去了我才知道。我看的也是抄文。”袁训露出好笑:“我难道看不出这是和皇上作对,福王作乱不过十年,我就洗清福王余孽,还让福王余孽成为有功之人?这又不是出游的时候碰上事儿躲不开。那流配的犯人们还不当我活菩萨,狱里还呆着的人还不纷纷使家人往我家门来?我成了为犯罪的人洗白的水,最后只会把我洗脏,我能有什么好儿?”

“真的你不知道?”

袁训手指房顶:“不然我发个誓,这不是我主使!”

席连讳相信了:“你还真的不知道?那这就是韩家的作为?这韩家依附你,竟然没想过带累你?”

袁训诉苦:“你没有亲戚吗?用得着你,听你的。用不到你,还理你吗?”

席连讳好笑:“这话我又不信了,你这出了名的肯照顾亲戚的人,自家舅父接来养老,老太太你养老,韩家本来污糟,也是你姐丈请旨点名要了去的,受你许多好处,韩家敢用不着就不理你?”

“老大人你也弄明白再来说话,我自小儿没有父亲,舅父相当于我父亲,太后照拂我,我过得比表兄弟们好,不接舅父说不过去。老太太当年是招赘孙女婿,我家不答应,经舅父和南安老侯说上一说,我娶妻也要养她的老,这是早就说好的。韩家是连襟,能照顾我自然要照顾。为姨姐也要心里有他。而他让我姐丈要走,这要怪我姐丈和项城郡王争新兵,梁山老王没能耐,说起来我这亲家长辈真没能耐,就会跟我闹。”

席连讳失笑:“你又怪上亲家?”

“梁山老王劝不下他们,让他们到御前打官司。文章侯当年还是世子,他自己说的,和我家结亲后,看我比他好,他想发奋正没门路,我姐丈来了,我家里摆酒请亲戚,说到这里还怪姐丈不好,吹嘘他能带兵,什么二愣子三傻子到他手里就出息。文章侯听了进去,敬他好些酒,要去他手下当差,我姐丈喝多了,就答应他。醒酒后,后悔不迭,可没后悔药吃。直到今天他还恨我,说我让他喝多了酒,多揽了事儿。”

袁训没好气:“他只不怪自己贪酒吃。当时我家里还是太子府上的藏酒,为我成亲时讨来的,多出来两坛,我留着本想自己吃,让他鼻子尖嗅出来,喝了我的酒,倒还怪我。岂有此理。这就叫用不着我了,不理我。眼里还有我干嘛?当初他们是自己起意的!”

这一位把话推得干干净净,不由得席连讳大笑:“听上去你清白人儿一个?”

“清白着呢,别没事儿往我头上扣帽子,我又要忙寿姐儿大婚,又要抹造反名声,还给我添乱,看我容易吗?我还得天天上衙门呢。”侯爷悻悻然。

席连讳也能想到:“你以为又跟三年前一样,没了官,你好好忙大婚?哈哈,笑倒我了,你果然这样想,皇上也果然猜得对,知道皇上最近怎么说你吗?

“怎么说?”袁训早就听人学过话,只装不知道。

“皇上说三年出游是你得逞,再想来上一回你休想。你这清白人儿继续当差兼忙活吧,既然你好生清白,老夫我不打扰你,告辞了。”

席连讳出来继续好笑,要是韩家自己的意思,那侯爷清白。要与他沾一点边儿,也太铤而走险。

出这件忠毅侯试图洗干净罪官事件,丞相家里呆不住,命轿子去官署。到了地方还没有下轿,只落下轿子,几个官员送出来又一份抄文:“这是刚刚声援文章侯世子的奏章。”

看署名都是张大学士的门生,席丞相已开始敲打侯爷,拖着病体不再耽搁,这又去敲打张大学士。

“大学士,这些奏章送上去以前,你看过没有?”

张大学士接过来看过就笑了:“丞相,你我差不多年纪,我不糊涂,你倒糊涂了?”

把抄文送回去:“我出游三年,对文章侯世子有过赞赏,治水请功的奏章还是我写的呢,这几个门生声援他,自然不会知会我。这是他们的私意。”

“你有过赞赏,难道不是你让门生继续赞赏?”席连讳眯起眼。

张大学士面色坦然:“我要赞赏他以前,总会弄清楚他是自己家的意思,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亲戚的意思吧?这才出来几天,我能弄明白吗?”

“你的话里倒有好几个意思。”席连讳皱起眉头:“这么说,老董也不知道?”

“你能想到怀疑我,他难道想不到这招嫌疑?历史上受朋党带累贬官和没有官的人太多,苏东坡的乌台诗案就是一个例子。我和他,难道东坡生平也不知道?都不会无故惹事端,更不会无故置身事端。”

张大学士说着,把抄文拿起来又看了看:“你别说,我刚才在家里生气他们不知会就声援,现在和你说上几句,我倒明白了。韩世子要是小人儿家的口径,有这样的忠心,没有辜负圣恩,我是不是也声援他一下?”

“唉呀,你掺和个什么呀。”席连讳埋怨。

张大学士一定不听,口口声声:“和你说过,来了兴致。”让人取来韩世子文章的抄文,拉上席连讳一起看:“喏喏,这句倒是小孩子话。喏喏,哈哈,”

席连讳奇怪:“这句可笑吗?”

“不可笑吗?我们在路上的时候,镇南王世子、韩世子、袁家六小爷全由赵夫子教,就教出这样文法哈哈,亏得镇南王府还夸他,哈哈,这文法也敢当先生......”张大学士幸灾乐祸到手舞足蹈。

席连讳反复看过:“这没什么吧,韩世子九岁,写这样的话正合适......”丞相的话慢慢的低下去。

张大学士佯装没听到,继续把整篇文章句句批上一通,把赵老头儿说到体无完肤。放下抄文还有乐不可支:“明儿笑话他去,不不,今天晚上就去。我走的时候阮英明是猖狂的,京中诗社敢占头名。去年我回来了,直到今年,小二还不收敛。等我晚上约他岳父同去诗社,好好笑话他哈哈,”

等他笑完,席连讳慢慢和他合计着:“这要是韩世子一个人的话,这件事情只惊不险。”

“知道,这里面要有我、有董、有袁家在内,就成了为罪官说话。好好的要为罪官说话,难免有笼络、贿赂,也就枉法在内。为什么要笼络,还一定是罪官?福王造反不过十年出去,造反的苗头未必熄灭。受贿帮说话的人不见得同样心思,却滋生这些人,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给他们可乘之机。韩家能干净,别的人也能洗干净。韩家没有为福王寻仇的心,难保证别的人没有。皇上没有计较福王亲族,不见得福王在外面流落的没有朋党。不再歧视余孽,他们活动的余地就大。有朝一日回朝做官,只怕又要造反。福王乱中死的人不少,他们的后代亲戚等全是服帖的心吗?”

席连讳告辞:“你明白就好。”

身后,张大学士叫住他,笑意盎然:“但是丞相,如果这是世子的忠心?那我是要声援他的。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不是吗?”

席连讳叹上一声:“我七病八歪还来和你们纠缠,为的不就是防范二字。如果这出自韩世子真心,那倒好了,我可以继续养病,不用听两耳朵忠毅侯的苦水,又听你一脑袋的议论。”

张大学士拱拱手:“丞相您是忠心的人,又正直。”

“正直不正直的不敢说,只想这太平乾坤长久才好。”席连讳让跟来的家人扶出去。他奔波这半天,也实在累了。

丞相官署坐下,让家里送碗参汤来,恢复力气以后,进宫去想和皇帝回个话。

太监请他偏殿里坐下:“皇上宣文章侯世子在内。”

席连讳又放一层心,不管是定文章侯世子的罪,还是看得出他是忠心,这就要有结论了。

有了结论,他就要轻松了。

闲坐没事,又听张大学士说过外举不避仇,席连讳把韩世子的奏章要来,再看一遍。

见先是忧心进京来的人身份不一,担心争治水馒头似的哄乱目无法度。又提出不论身份和祖先罪名定人才,免得让有些人才蒙尘。就在这一段上惹出滔天的议论。

------题外话------

有时候作者苦口婆心,还招埋怨。这个根源就在于错误的认识:作者要理解读者的评论。

其实作者写,应该是读者理解体谅吧?而直到今天,仔没有带着走入杀戮,走入极端,走入不原谅,走入一眼看去身

边处处是针对。

正式提出这个不少作者已提出的观点,从今以后拨乱反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