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暂时的平息/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席连讳能想到韩世子的文章里有为“罪官”开脱之意,紧赶着去敲打袁训和张大学士,别的人也能想到。愤然的波涛中有正直的反对、也会有出自私意。

又看一遍的席丞相,一面裁夺着句中能决定出自小孩子的言论,一面想着如何平息这次风波。如果皇帝也认为这出自小孩子的心思,席连讳认为自己眼前轻松许多。

……

御书房内,皇帝已问过韩正经十几句,都与他写的文章有关。皇帝是公认的英明,韩正经只得九岁。由大人教出来的对答,和出自内心的对答不会相同,皇帝虽不说就此相信与袁训等无关,也不会怀疑到大怒不止。

如果这真出自于小孩子的意思,那忠毅侯府倒没白在韩家身上下功夫,也没有白带他出去玩三年。

有人说还怀疑什么?玩三年不就是他出色最好的证据,他有胖孩子为伴呢。

一个人的出色会受环境影响没有错,也受年纪影响。站在一楼眼神再清亮看的,不到二楼观望的高度。

有人说可以猜啊,二楼有什么好看的,跟一楼区别不高。猜,叫猜。与亲眼所见不同。少年天才和睿智老人的认识不尽相同。

皇帝沉吟着,愿意给这小孩子,或者说给韩家一个机会。他问道:“如你的担忧,会乱、会让有些人才蒙尘,应该怎么办?”

韩正经眼睛一亮,皇帝看在眼中神色有了淡淡:“回话。”韩正经兴奋了:“回皇上,可以交给胖队长,可以交给忠毅府世子、二公子、六公子……。”

“哦,你有写文章的能耐,却不揽这事儿?”皇帝对他的兴奋有了笑意。如果是假装出来能耐的孩子,会不会是肃然回话,深思熟虑过的回话?

他等着再看这小孩子下一步的神色和回答。

韩正经很难为情:“我不会。”

皇帝出乎意料之外,扬一扬眉头。

“我今年才九岁,我很想报效,可我没有大人指点还是不行。姨丈想来不会管这事儿。而且这事情还没大到有专人去管,不然他们不会私下就争斗。我只有担心。但应该有人看守好他们,我认得的只有胖队长,只有表哥。”韩正经嗫嚅着兴奋还没有下去。

那交给胖队长和袁家孩子,他就能沾边的兴奋,似阳光在眉眼上鲜明的跳动着。

皇帝勾一勾唇角,元皓要是想揽这事情,和执瑜等要是揽这事情,没必要由韩家多此一举。而且元皓和执瑜等揽上这事情的话,以他们和文章侯世子的私交,会带上他。文章侯世子背后鼓动他们就行了,犯不着多此一举招人非议。

皇帝转身回案几后面,同时吩咐人:“宣镇南王世子。”元皓来的钟点儿,命韩正经平身一旁等候。

元皓进来行过礼,笑嘻嘻对皇帝看着。他的意思只有皇帝懂,也是一笑招招手:“到朕这里来。”

元皓扑上去,如同扑坏蛋舅舅一样到了皇帝怀里:“皇舅舅,我不会为他求情的。”对韩正经一瞥,再胖脸儿扭回来:“母亲说不可以捣乱。”

皇帝露出满意神色:“你又懂事一些,你母亲说的也对。但是现在他举荐你差使,你愿意吗?”对元皓做个简短的解释。

元皓开心地大叫:“好好好,”但是问皇帝讨人:“父亲说要有监管,坏蛋舅舅也说过,”还给赵先生也买个好儿:“赵先生也这样说。”

手指点到他鼻尖上,皇帝莞尔:“你就是监管,成不成?”元皓摇头:“父亲说自己不叫监管,不防备就成监守自盗。”

皇帝错愕过,有了一阵笑声。元皓是他心爱的外甥,皇帝疼他不比太上皇少。见他进来说的话不多,却句句有长进,皇帝打心里高兴。

他没有把外甥当成正式官员来用,也就不可能给他监管官员。叫过太监:“取那天我说不错的玉佩来。”眼角中还有韩正经,皇帝再道:“另外再加一块。”

太监有眼色的取来一块上好的,一块出自宫中虽不最佳也差不到哪里去的玉佩。

上好的,皇帝亲手给元皓佩上,把他原来那块交给太监包好,给元皓装到怀里。

端详下周正,皇帝道:“看着它,就如时时有监管。”元皓又得了好东西,眨动大眼睛,摆出他最可爱的样子应是。

给韩正经的,太监送过去,皇帝没有说什么,韩正经谢恩过,就让他们俩个人辞出。

出宫门两个人上小马,元皓才对韩正经说话,胖脸儿上肃然:“母亲说我不可以帮你求情,自己的事情要靠自己,我帮你求情反而帮不了你。”

韩正经很开心,爱惜的摸一把胸前,这里放着才得的玉佩。“我不会不高兴,你不用说我也懂。”

元皓也就开心了,从他胖脸上看得出来为韩正经担心过,而现在雨过天晴,笑得更加灿烂。

扯动马缰:“我已经从学里出来,晚上补功课,我不回去了。现在我们去哪里?”

“去当伯乐。”韩正经胸有成竹:“相中的不成,就换一个。再不成,再换一个。”

“进京许多人不会都不成。”元皓说着,和韩正经带马一前一后走开,家人从后面跟上。

在路口,韩正经让送他进宫的家人回去一个报平安。很快,席丞相也从宫里出来,回家继续养病。

……

文章侯世子的文章对谢长林好处多多,他弄一份抄文,不出去的时候和尹君悦反复讨论。

“青天在上,老天开眼,让皇上别治他的罪吧。”谢长林双眼对房顶。

尹君悦慢条斯理:“昨天你说了上百回,今天这也有五十回。”

谢长林往门外瞟:“我为他担心。”

“别看了,因为你扯得进去,咱们也没有得力的关系。不打听这事,或者不让人看出来你在打听是明哲保身。”尹君悦站起来:“我把门关上,免得你总是张望。”

谢长林喃喃:“多谢。”

“咦?”尹君悦在门口道。

谢长林本就坐立不安,一跳过来:“有消息了?”伸长脑袋往外面看,却不是可能会带来最新消息的人,而是让簇拥进来的两个孩子。都是胖胖健壮的身子,一个看上去肥白可爱,一个看上去一本正经。

谢长林脱口:“这不是韩世子?”他心底希冀韩正经没事,认真想呢却认为韩正经极有可能获罪。

他对皇帝不了解,认为皇帝会发作韩家,借机再次震慑“罪官”们及亲戚知己。

两个心思一喜一悲把他自己搅和的晕晕,又认为获罪的可能性更现实。骤然见到自称姓名韩正道的韩正经,谢长林呆若木鸡,满脑袋里转动一句话:“这怎么可能?”

尹君悦也和他持相同的看法,但因不是当事人清醒的快。在王世子和侯世子到几步外,他及时的行了个礼。

驿站的官员来奉承,小黑子把他撵走:“小王爷和韩世子不找你。”

那就是找谢长林?尹君悦只能这样想,他和王世子也好,侯世子也好,都没有交情。倒是谢长林和侯世子“同病相怜”,还蒙他赠过十两银,又解开“定额”的真相。

去看谢长林,这才看到他是呆头鹅。尹君悦把他推醒,两个人把王世子和侯世子请进房中。

两个孩子小脸儿绷直上位坐下,两个大人虽有为侯世子没事高兴的心情,但不知道他们来的原因,满面懵懂。

“看过我的文章吗?”问话出来。

“已拜读。”出于谨慎,尹谢还是没有夸奖的话。

元皓接着问:“有什么想头儿?”

谢长林张口就要回答时,忽然想到自己在周全上不如尹君悦,下意识对他看了看。

尹君悦捅他一下,低低道:“看我做什么,你牵扯得上,你回话。”

两根胖手指过来,对面一对小人儿异口同声:“你也要回话。”尹君悦听过还是个不明白,你写的文章,却好端端跑到这里来问我们怎么想?我们不是官员没有势力,想的再好也帮不上忙。这不是白问。

迟疑一下,他才在一对小人儿炯炯目光下回上一句:“有气魄。”

“还有呢?”元皓和韩正经显然不满意,追问道。

尹君悦心想总当个糊涂鬼也不好,反问道:“二位世子想听什么?”陪上笑脸儿:“我们说的再合您心意也是白搭,您是找声援的人吗?不如去寻个亲戚什么的更中用……”

元皓打断他:“我们还用不到你们声援,只问你们赞成这文章还是反对?”

“那自然赞成,这几天里为定额打架的事情随时有,我要是能进言,我也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呈上去。”

元皓沉着小脸儿好生肃穆:“那就是遇到惹事生事的人,你敢举报?”

尹君悦吓一跳,反手一指自己鼻子:“我?”皱眉道:“惹得起的才敢举报。”苦一苦脸儿:“我们哪里敢?”

“好吧,那你不举报惹事的,敢举荐中用的吗?”元皓换个说法。

谢长林冷眼旁观,先有三分明白:“二位世子请明示。”

“要人才,要人才,要人才。”一对小人儿又异口同声:“听得懂吗?”

片刻的怔忡后,狂喜从尹谢二人的面上升起,忙不迭的欠身答应:“听得懂。”

“只要人才喽,不是人才唯你们是问。”元皓小脸儿继续板着。

尹谢二人再次答应。都知道天降好运道到眼前,也不用多问就猜出文章侯世子不但没事,而且多少有些彩头。

元皓和韩正经没有多坐很快回去,谢长林尹君悦恭送后回房。谢长林一拍脑袋叫声啊呀。尹君悦浅浅一笑:“怎么了?”

“咱们还不如他们聪明,他要举报,你说不敢。反过来他就要举荐。你我不举荐的不就是你我眼中认为要举报的。就不是也差的不远。到时候他只要问不举荐的原因,你我就得乖乖告诉他。”

闻言,尹君悦并不诧异,笑道:“你不愿意做不成?”

“愿意,”谢长林说到这里,驿站大门外跳进一个人,高呼道:“最新的消息,有消息了。”

尹谢二人从二世子面上已能看出,但还是凑上去听。

“皇上为太后又上尊号,盛誉太后贤德无双,培育英才……”说话的人手里摇着抄文:“谁要看,一两银子看一回。不然你们自己往宫里抄去。”

谢长林正要骂他黑心,见尹君悦掏出一两银子给了他。抄文拿到手,怕别人见到,收钱的人也让他们进房里去看,正合尹君悦心意。

细细看一遍,谢长林看出一层意思:“更像夸忠毅侯,造反的名声洗清。”

“不,”尹君悦摇头:“韩世子没事了。”

“啊?你怎么看出来的。”谢长林纳闷,把抄文夺过,往眼前放的好似盖在脸上。

“皇上不会直接夸韩家的,对罪官的忌讳一直会有。为什么不直接夸忠毅侯,这原因我猜不出来。兴许与侯爷最近有造反的传言有关。但再传言,寿姑娘要大婚也是不争的事实。其实盛誉太后培育英才,也就是夸奖忠毅侯。”

“这与韩家有什么关系?”

“据说韩世子是养在袁家长大不是吗?”

谢长林了然:“原来是这样。”出去归还抄文,回来见尹君悦摸口袋,忍不住一笑:“彻底没钱了吧,这银子我认一半吧。”

……

韩世拓看过抄文也放下心,去和掌珠说话:“晚上你去见四妹,问她办点儿什么太后喜欢,借四妹的名义送进宫去,表表咱们的心意。”

掌珠微怔:“你忘记了不成?加寿大婚前,咱们晚晚都去,能帮忙就帮,帮不了就陪加寿说话,不用单独另去。”

“我没有忘记,是我今晚不去。和抄文同时送来的是二大人的私信,让我带上正经去诗社。他说正经如今算小小名士,他要拔四妹夫的头筹,他要先带出去逛。”

掌珠不敢相信:“这就名士了?”

“这就名士了,”韩世拓笑容可掬:“一篇文章上能达天听,下能切时弊,吟风弄月的名士还不能比呢。”

掌珠微微地笑:“这么说,由张家定亲事倒好处就在眼前。”

“是啊,没有他的门生声援,皇上会不会这样处置还真不好说。”韩世拓笑容加深。

……

加寿大婚的早上,天边云彩微红淡青,是个晴好天气。加寿站在绣楼上,再一次在目力能到的地方把亭台楼阁收到眸中,把娘家再看一眼。

要说她有多少离愁倒不见得,寿姐儿从小养在宫里,六岁去太子府中掌家。回家更像做客人,回宫倒似回家。

但再没有感觉,这也是她的娘家。过了这个早上她再回来的称呼叫省亲,不由得加寿凝神细望的心更重。看看父母的房屋笑容增多,看看园子的方向也笑容增多。

侍候的人是从小跟到大,明白她的心情不做打扰。楼下的嘻嘻哈哈声把加寿惊动。

小十、小六、元皓、正经好孩子小红等牵着各自的马过来,在今天这个日子里,马头上无一例外的佩着红花。

小十仰起脸儿:“大侄女儿,你满意这样收拾吗?我们一会儿要送亲,不能丢你的份儿。”

二丫在楼上轻笑:“十老爷不知道您大婚与王妃不同吧?”小十在楼下听不到,加寿嫣然回她:“他跟在后面就满意,让他跟着吧。”

袁训的正房在这不远,他踱出房门和孩子们说笑:“这么早就扎裹好了?哪一个的花最大。”

孩子们看向元皓,元皓跳脚:“是我是我是我!舅舅看我的马头上有两朵大花,别的人只许一朵。”

“哎,谁叫我?”褚大花从后面跑上前。

孩子们哄地笑了:“没有人叫你,你又听错了。”褚大花性子大大咧咧:“那我也要上前,要对老爷行个礼儿。”说着,她真的对袁训行个礼。

天边日光明亮更多出来,二月里青草茸茸,花虽然开的不多,也香气有了飘浮。再加小十叔叔和弟妹们的笑声,在加寿心里组成新的留恋。这个时候,声声大喝声出来。

“小倌儿在哪儿,出来出来,咱们说个明白。小倌儿…。”

------题外话------

累了,赶不动了。告仔自己:明天可不能这样,要激情万丈的结文才是仔风格。

希望借今天休息,把十点保持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