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大婚/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叫声,袁训一咧嘴。孩子们还没有听出来,纷纷支起耳朵问:“是谁?”宝珠闻讯好笑的也出来,见袁训循声出去,孩子们跟在后面。

这长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梁山王。

……

离这院子不远的白石路上,梁山王边长呼边走,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他回来贺太子大婚,跟他一起回来的有陈留郡王、龙家的人及一部分的郡王和部将。

褚大在陈留郡王帐下,他也回来了。但一进门呢,他们去拜老国公,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随意进出内宅。来的有郡王和一部分的将军,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到了这里权充半个主人,更不会跟着梁山王这就往内闯。

龙家的女眷也先拜老国公,因为他今天依然是客厅上的主持,比内宅最早见到。只有儿子就要到手,这会儿褚大没有跟来的梁山王不管三七二十一,仗着是亲家闯进二门,哪怕有家人跟着,也没打算给小倌儿面子,扯开嗓子呼个不停。

家人一会儿无奈,一会儿叹气的看着他,想不出好法子阻拦。反而他憋闷的脸色落到客人眼里,这客人更变本加厉,粗嗓子放得更开:“哈哈,小倌儿,寻你算账的人来了……”

“叫什么叫,别叫了!”山石后面蹿出一个人来,黑脸壮身板儿,满面的气愤,是战哥先于岳父到来。

梁山王眼睛一亮,大乐一声:“儿子,哈哈,老子的儿子,你喜欢不喜欢,你老子我亲自来接你来了,听说小俩口儿一起上路,哎!你岳父真没出息,打发媳妇看着你呢。他是怕你停妻再娶,你是老子儿子,不管去哪里都是香饽饽,哈哈,你岳父不放心哈哈,他不怕你纳妾,也怕你再认十七、八个岳父哈哈……”

见到儿子太开心的王爷嘴里荤素不论,不管什么话都出来,不但耳朵里自动过滤萧战的责问,而且眼睛也似看不到战哥的怒气。

慢战哥一步的加福听到这话,老实自觉的呆在山石后面,想自己还是不要出去的好。不然的话,承认听到这些话,却不对公公生气委屈爹爹,加福心里过不去。而对公公生气呢又显得没礼节。不如交给战哥处置。

还没有到来的袁训,也能听到动静又由独角戏变成父子大战。

萧战对自家老子的话没有一句喜欢的,包括他此时的笑脸也看着心烦。战哥心里不痛快,一般情况下除去尊卑、长辈和加福和表弟,别的人全遭殃。今天也不例外。

父亲是长辈是不是?战哥正烦他呢才不管,只不会如对别人一样全不收敛就成。

战哥怒吼:“闭嘴!丢人!等下就来客人,听听没有一句是中听的,人家会笑话你不会说话!”

萧观的话有片刻的停顿,随后咆哮声大作:“怎么了怎么了!我进二门才叫的他。二门里随便什么人都进吗?这是二门里不是吗?自家人的地方!”

“知道是二门还进!这不是自己家,您也不是自家人!”战哥吼道:“出去!演武场上见!我说过不许再乱称呼我岳父,为什么不守规矩!”

“老子亲,还是岳父亲?在山西的时候你坏毛病没改老子宽宏大量放过你,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行!你个混孩子,做什么不帮老子向着岳父!”

袁训忍俊不禁,喃喃道:“你也太不明白自己儿子,战哥吃软话,可不吃这一套。”

果然,侯爷话音没有落下,战哥放开喉咙大叫:“岳父亲岳父亲!岳父最亲!”

换成别人会气成猪肝面容,梁山王脸儿黑,气成黑中发紫。劈面大骂:“混帐小子全让你岳父教坏了,”他也放开喉咙:“小倌儿小倌儿,出来咱们理论!”

回答的不是袁训出现,而是几匹顶着红绸的小马“的的的”,元皓等人手里牵着马呢,上马先过来。

见到梁山王,小六想了起来:“是了,这话是羞辱爹爹的。小倌儿不是好话。”小十等人听到,挥舞着小马鞭子对着梁山王冲了过来。

梁山王还没有在儿子面前占个上风,就让一圈儿小马围住,而上面的孩子个个如临大敌瞪过来,为首的元皓更是气汹汹的小面容,大喝一声:“呔,姑丈,不许闹事!”

“是你小子啊,呵呵,一年没见你又长高不少,怎么还吃这么胖,你舞得动拳吗?”

梁山王认出是内侄,见他又壮实不少,不由得又生欢喜。但他的欢喜没占多久,就在元皓的话里摔落尘埃。

“皮匠开会!”元皓嚷上一句。

“我在。”小六道。

“我在。”小十道。

今天加寿大婚的缘故,这个早上的人齐全,这就一个接一个的回了话,小红带着小姑子大花晚几步,也到了这里,也回了话。褚大花凑热闹,回的最响亮:“我在!”

元皓一声令下:“我姑丈回来了,咱们问他!”胖队长头一个问:“为什么带战表哥走?元皓不答应不答应。”

小红第二个:“福姑娘也就一起走了,以后不跟在家里跟侯爷夫人说笑,不答应不答应。”

褚大花再凑热闹:“我不答应不答应。”梁山王翻眼,小毛丫头你是个谁?

小十抢在第三个:“就是我三大侄女儿不走,也不许带她女婿走。你自己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吧。”

梁山王又翻眼,三大侄女儿这称呼是哪个先生教出来的?

萧战有了感动,让他爹又“羞辱”岳父惹出来的气慢慢的下去,他是强硬的性子也眼里慢慢有了水气。

梁山王瞬间就陷入到围攻之中,面对的是孩子,也没有想到他们言词犀利,一时间有焦头烂额之感。

耳朵里听的不是话语,而是一群尖嘴小鸟叨着他。

……

“自己回去自己回去。”

“留下表哥留下表哥。”

“您离京的就晚,您就晚离京的。”

“我们全查过了,不好蒙不好蒙。”

……

“这都是些什么,”梁山王嘟囔着,不知道回哪一个的好,也就不打算回。

大步从元皓马旁走出去,小胖手过来拦,让王爷一把按到马上,在他胖屁股上拍一记,昂然出了包围圈。

一抬眼,见对面有一个人好生气定神闲。跟乌烟瘴气的王爷相比,他面色悠然,神情轻松,偏偏人又生得英俊,又着一件好衣裳,又站在绿树春风里,怎么看怎么自在。正是王爷的小倌儿亲家。

这种对比让萧观暴跳,他不会和孩子们一般见识,但事情出在小倌儿家里,寻他的错儿就对了。

偏巧他又在面前。

萧观直奔袁训而去,人还没有到,大手伸在前面,看架势准备揪袁训衣襟,吼一声:“小倌儿,扣下老子儿子多少年,你给我解释明白……”

“腾!”,眼角边跳过来一个人,他的好儿子的沉脸儿再次出现在面前,再次说话不把自家爹气成倒仰不罢休。

“出去!”萧战怒目拳头一挥,对着客厅的方向:“那里坐去!不然,就演武场见。”

梁山王又和儿子杠上:“你敢撵我?”马蹄声响,元皓等小马又把他围住。

皮匠举手表示,以全票通过,决定把王爷撵出二门。

小倌儿笑眯眯一步没动,把梁山王不甘不愿的身姿从头看到结束。直到看不见,对天翻个白眼儿,吁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是我家里,我的地盘。”

……

客厅上,陈留郡王等和老国公相见过,坐下来以后,老国公问他们路上的行程,进京见驾的话。

爱婿陈留郡王居长,虽不是儿子,由他来回话。说着:“紧赶慢赶的昨天晚上到城外驿站,今早五更开城门,我们就往宫门上候着。本以为候的有钟点儿,却没想到皇上勤政也起来的早,早早的见我们,宫中赐下早膳,用过就往这里来了。”

老国公不满:“最近太平没有大战事,就不能早些动身吗?看看今天幸好赶到。要是晚上一天错过,把寿姐儿怠慢了了,也就是把我怠慢了。”

龙怀城笑道:“父亲您一想就知道,这全是王爷闹的。”

“他倒不想早进京寻儿子?”梁山王不在这里,哪怕有他的部将和郡王们在,老国公也敢表达。当着梁山王的面说,总有个不论尊卑。但让梁山王的部将听听,把这不悦送到王爷耳朵里,老国公心想这正合适。

“好没道理,从去年到今年月月有信和你九弟过不去,孩子们听说战哥要走舍不得他,纷纷来问我走的太早,我推想以前,王爷去军中的年纪可比战哥年纪大,凭什么他催三催四的不让老九消停。”

梁山王的部将听得干瞪眼,这位进京以后水涨船高,这种话也张嘴就说。是应该反驳你老国公呢,还是敬佩你胆量高?

郡王们在山西没见过王爷和儿子争执过的,也听说过王爷要儿子,京里从小王爷到亲家都不答应的话,虽然不知道侯爷不答应,是老王爷一定要带走加福,但听到这里认为又有笑话看,都换个方便听的姿势。

龙二笑道:“父亲只往王爷的诡计上想就对了,他要晚动身,还把我们看住,也不许我们早动身。路上我们套出他的话,原来他心里还犹豫战哥不肯跟他走,怕在京里呆的日子多,战哥从军的事情要生变。他自己说出来的,卡着日子到,明儿一早就走。”

老国公惊愕,随即气不打一片来,斩钉截铁道:“战哥不会答应!你九弟和老王爷约好,纵然等不及战哥过了生日再走,也得过了加喜生日,四月里再走。”

越想越生气:“先不说战哥疼加喜,另外,也得给我们摆送行酒的功夫吧。”

眉头一皱有了主张:“从太后开始,到老太太,到你们姑母,再到我再到老九,还有孩子们我们轮流摆酒,让他等不及还是自己回去。”

说着,就沉声吩咐:“人来。”

厅外候使唤的人进来一个垂手:“老太爷有什么吩咐?”

“去对侯爷说,我的话,王爷要早早地把战哥带走,大家伙儿细细的送个行,送上三个月也罢。”老国公黑着脸。

家人答应出去,龙氏兄弟喜笑颜开,纷纷道:“父亲,过去一年,我们一直谈论你过得一定好,定然的威风,定然的学会当老太爷。如今看到了,您这老太爷的谱儿摆得有风范。”

范先生也在这里,呵呵地笑了出来。

老国公十分的得意,眼神也亮了,更满面红光,摆开话匣子似的调整下坐姿,口吻也喜滋滋儿出来:“那是自然的,我来就是为老九分担家务,从进门就不是闲人。这人来客往的,如今全由我应酬。腿脚还是不便利,但比一年前又好一分,也能送些要紧的客,实在没力气,也没有人怪我。”

外面有家人进来,送托盘送上一些喜联等物:“回老太爷,寿姑娘大喜的日子,添喜的人已经开始登门,这是他们送来的。”

要紧的客是不会送这些不值钱东西,只能是来吃流水席面的闲人。老国公让这就招待起来,人手是前几天就安排好,调派过去就得。

安排完,见儿子们对着自己眉开眼笑,处处带着欣赏老太爷威风。老国公佯装让看的不悦:“想是要说我不给你们当家,却跑来这里当家。你们哪里能和老九比,不要再看了,同上瞻载去老九书房去耍,”

扫一眼沙漏:“这个时辰老九应该出来了,他书房里玩的多,别在这里盯着我不放,我眼里没有你们。”

龙氏兄弟嘻嘻哈哈:“给我们多看会儿吧,我们又不说父亲偏心,跑到京里来当家这样的话。”

老国公满心欢喜,几年前他以为自己从此是个废人,哪里还敢想到有今天这往来权贵的当家时光。也知道儿子为自己喜欢,但故意装生气和他们吹胡子瞪眼睛。

笑看着的陈留郡王忽然想了起来:“王爷说净手,这会儿还没有到?”

褚大一拍大腿想了起来:“他不会是绕开我们,先去和侯爷过不去?”起身就要往外走,厅外的家人一递一声回话:“王爷到了,小爷们到了。”

梁山王的暴吼声过来:“撒开手,再揪住我,我就不客气了。”

叽叽喳喳的小嗓音跟他一起出来,胜过他的尖利,却没有他的粗重,虽然说的人多,也让王爷的话混沌碾压似的先到别人耳中。

他们的后至:“不撒手!”

“都揪紧了!”

“顶,元皓顶,姑丈快走!”

梁山王粗壮的大个头儿,让一堆孩子围着送来。

他的左手是小六小十抱着,右手是韩正经抱着,小红揪着衣袖往前拖。背后有两个,元皓推他大腿,一不留神发髻就撞上姑丈屁股这个方位,梁山王就哇哇一声:“小心!你是拿簪子扎了我吗?”

萧战在表弟后面,双手推着父亲后背,也是押解似的说话:“快走,别耽误,不许回头。”

还有个褚大花一会儿撞他一下,王爷后面有两位小王爷在,褚大花找不到空子,就一会儿在梁山王身子左侧,一会儿在梁山王身子右侧,在他走动的时候,和抱住手臂的正经等人错开,露出胁下,大花小手推一把。

褚大花的力气对梁山王来说搔痒都不算,但梁山王每中一记,又要来上一声:“你偷袭我吗?走开。”

孩子们才不理会他,互相提醒着:“别松手,松手就又跑去闹事了。”把梁山王继续往客厅上扭送。

小马认主人,悠哉游哉的后面跟来。

……

“哈哈哈…。”客厅上能看到这一幕以后,就是忠心耿耿的王爷心腹也笑得前仰后合。

见王爷满面无奈让送进来,这一干子孩子把他交给老国公。

自然是胖队长为首发话,元皓对着会弓箭的老国公嘴儿上早就甜甜的称呼:“祖父看好姑丈,别再让他去骂舅舅。”

褚大有了用武之地,双手叉腰瞪过去。只要不再说小倌儿的话,梁山王不怕他,不甘示弱的回瞪一记。

“我们还要陪加寿姐姐用早饭呢。”元皓等要走开。小十对姐丈和哥哥们见礼,让龙氏兄弟围住。

龙怀城头一个把弟弟高高举起,对着他的小脸儿看不够。这姿势把小十完全置身在厅外进来的日光中,他发上宝石簪子熠熠夺目,衣上暗纹清晰闪烁,让人想看不到也难。

小十挣扎着:“我见过礼了,放我下来,我要陪加寿大侄女儿用早饭,这是她大婚前在家的最后一顿早饭…。”

龙怀城根本听不见,他看到的只有弟弟一年的功夫长的个头儿,和气色上的红润。龙怀城开怀大笑:“小十,好小子,你拔苗似的蹿个头儿。京里的风水就是好。看看你这京中贵公子小模样儿,真中看呐。”

同来的郡王有项城,有长平,有汉川,有渭北,独没有东安世子与靖和世子。见到这好一副和睦景象,长平郡王酸味儿上来,汉川郡王有点儿眼红,渭北郡王羡慕的不行。项城郡王不用问了,郁郁神色显然又陷入旧事之中追悔。虽然重回当年陈留郡王也一样不会让他,但不妨碍他想。

小十大叫救我,胖队长率领人马,由台阶下杀回厅上,把他的皮匠之一解救,一行人重回内宅。

梁山王老实的让看守住,老国公和他寒暄几句,陈留郡王一行往书房去,也把他步步带上。

到了书房里,郡王们就更加眼花缭乱。早就闻名的太子近臣另外两个,苏先和柳至自然是早早来到,神采与众不同。别的前太子党虽没有听过,也见到或英风流露,或谈吐过人,有一见倾心之感。

只是不方便随意结交京官,又见到龙氏兄弟因轮流进过京和这些人熟悉,郡王们都生出追不上去的心思。又开始或羡慕或嫉妒,太上皇和太后到了,大家一古脑儿去见驾,正殿上说了会儿话,太上皇对外官着意的抚慰几句,嫉妒或羡慕的人心里慢慢好过。

这个时候也就知道为什么梁山王要先往袁家门里来,论外官进京先见驾的话,又有太子大婚在今天,梁山王应该带着大家先去太子府中。

原来,往袁家里来见得齐全,太上皇也能见到。虽然太上皇老态龙钟,料来不管事儿,但不往袁家里来,太上皇在深宫里,是一定不会宣见。“齐全”的话就打个折扣,回去牛皮也不如全见到吹的响亮。

而太子府中是一定会去的,等会儿一定能见到。各人心思想到这里,把羡慕或嫉妒,可能还有因此激出来的不服,这些全按捺。互相地道:“难得进京一回,咱们跟着他们的好,虽不会有额外收获,却也不会出错儿。”

重回袁训书房,见好玩的人热闹的人一波波到来。阮英明是诙谐的,梁二大人是无赖的,另外还有高才的,机灵的……。说说笑笑大家快活。

……

加寿梳妆的时候,孩子们在外间等着。萧战对父亲总是诽谤岳父一肚皮火气,但看到他的父亲到了,就是没有明天就催着走的话出来,战哥也有即将离去的萧索。

这和嘴上空谈的时候不一样,嘴上说说长大了就去当大元帅,那个时候并不真的走,豪情壮志不要钱的抛洒出来。真的要走了,孩子们又亲口说出舍不得他,酸辣苦咸把战哥心里撑满。

他忽然就没有了以前的眼高于顶,也没有了以前的说话占上风。而是把表弟等人一个一个的叮咛着话。

“正经,咱们约好的,你可不许忘记。”战哥深深的眼神,手在身上拍拍表示盔甲。

韩正经对元皓看去,小声而坚毅地道:“我记得,我会看紧他,不让他乱谈吐。”

萧战在他脑袋上揉了揉。

“小红,你最伶俐,看好我们大家的铺子,也记得我不在了,哄家里人开心的事儿教给你了。”

小红捣乱的本事肯定追不上战哥,但小王爷郑重的给个差使,小红含泪接过。

萧战最后到加喜等人面前,这是房中唯一的一伙不绷紧小脸儿,以免泪水悄悄滑落。

先抱起年长妹妹们小半年,正月初一生的多喜郡主,战哥的嗓子也能出来个柔声:“多喜是姐姐,要时常记得照顾妹妹,记得哄加喜。”多喜并不明白,笑靥如花点点头。

又抱加喜:“加喜要聪明,别轻易就让人几句好话哄了去。”加喜并不明白,笑靥如花点点头。

抱起增喜时,增喜受宠若惊,好孩子、韩正经也受宠若惊。萧战一想到很快就见不到这张张小脸儿,对增喜也亲切的如对表妹和加喜。增喜虽小,也直觉左右有了受宠若惊。

添喜到面前时,韩正经特别希冀地看着萧战,那期盼也抱抱自己妹妹有几句话的神色,跟饕鬄见到佳肴似的有了馋涎欲滴。换成平时萧战早就笑话他,可今天哪有心情?

俯身也抱起添喜,添喜也一样现出受宠若惊,韩正经则变成饕鬄吃到嘴的满足。萧战把添喜也说上几句,把她放下来。

最后来到表弟面前,元皓大眼睛里滚动着泪水,小嘴儿撇了又撇,随时就要大哭出来。

萧战和他脸贴了脸儿亲香,低低的道:“护着多喜,看好加喜,别让柳坏蛋欺负了。”

“嗯……”元皓哽咽:“表哥不走,元皓把姑丈撵走!”

“别,迟早我是要走的,就是以后没表哥陪你,你只能欺负一只鱼和一只兔子了。”萧战打迭精神拿舅哥们绰号开个玩笑,但不知不觉的泪水流下面颊,又落到地上。

元皓忽然来了脾气,抱紧萧战的脖颈,拿胖面颊使足了力气蹭他、顶他、揉他,表兄弟们的泪水混到了一起。

直到奶妈们来劝开:“寿姑娘大喜的日子,有眼泪留到出门的时候再哭吧。”也提醒二位小王爷今天不是你们送别的日子。

萧战把表弟放下来,取出帕子先给他擦干净泪水。“给”,面前多出来许多帕子。有小红的有正经的有小十的有小六……小手往萧战面上抹上一通。

五颜六色在眼前飞舞,帕子在鼻子上额头上无处不在,小手暖暖的温度不时感受在面颊上,萧战差一点儿就要痛哭一场。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走,是豪情的。但离别也伤感的让人生畏。

加福和他一起长大,看出来一堆帕子下面萧战的心情快不受控制。把他拉到外面细细的劝解:“有这些眼泪,再等会儿吧,等到吉时到了,送大姐出门儿的时候,你痛痛的哭不是更好。让人看着小时候玩一场是有情意的,让人看着咱们多舍不得大姐…。”

萧战一抹脸儿恢复往日雄风,把个肩膀耸起,把个脸儿昂起,把个腰叉起:“我才不是舍不得她呢,我是难过好容易熬到大姐出了门,咱们就可以为王称霸了,我却要走了。”

气哼哼鼻子里有一声,转身就要去撵加寿早走的模样。但走上两步,回身一笑:“多谢福姐儿跟我去,我不难过了。”虽有千万的离别,却有加福在身边,足可以治愈萧战的离愁。

加福嫣然一笑追上来:“快别说这样的话,难道小时候你见天儿陪着我,我倒要备下道谢的贴儿不成?”

“你倒是不用,大姐要给我发一车来,小古怪也得给我,舅哥们也得给我……哈哈哈哈。”战哥完全恢复。

和加福回房,又遇到两个人让萧战精神抖擞。柳云若笑容可掬:“听说王爷亲自来接你,战哥,明儿一早十里长亭不见不散,为你送行。你可千万的要来。”

这一位很开心。

沈沐麟虽不说这话,但笑的也足见真诚。他“真诚”地盼着萧战早早走了吧,萧战也看得出来。

“哼,省了和我争的心吧,我就是不在,我也是好女婿。”萧战一扭一扭的去陪加喜,拿个软垫放地上,教四喜姑娘:“你们进门要摔跤,摔多了小心真摔。往地上一坐也算。”

没一会儿,加寿在里面也听到多喜等嬉笑动静。问怎么了,二丫去看了看笑回:“四喜姑娘在练喜到了。”加寿听过也笑。

……

菱花镜里照出经过勾勒更绝色的面庞,倾国倾城的不见得只是眉眼儿,还有出众的神态,大方而天然的气势。这一切,在宫里长大,算从小就经历全国最大场面的加寿都有。

她自己看着镜中人,也眩惑的不敢承认。这是自己吗?凤冠下面的面容如珠似玉,润润生辉。没有一处不让人惊为天人。

这全是太后的好处啊,加寿在心里感叹。她有过人的身世,在宫中养大的经历,在别人眼里看上去,可以说并不弱于太子。她的亲事也由太后一手促成。

从幼年开始太后对她说过的话历历在目,一句一句清晰的浮现心头。

“你会学会管宫人才行啊,要帮帮我。”

“嫔妃们和你往来,你要的清楚,不要让她们几句话哄了去。”

……

在今时今日回想起来,没有一句不对以后的日子有帮助,而且不是小帮助。

加寿不知道史上别的太子妃出嫁时是什么心情,但再强大的心里也有对以后日子的不安吧?而加寿知道自己没有。

托有太后的福气,六岁就去太子府上管家。加寿至今还记得皇后当时意见不小,背后的话传到太后耳朵里,太后又学给加寿听,说这是她自己的事儿了,应该听听。

加寿常坐在太后膝下,在为她单独打造的小椅子上,仰起小面庞,听太后说完,开动自己小脑袋和太后有商有量的讨论。

“说我六岁太小?”

“她六岁也小,换成别人六岁也是小的。”

“那我还去太子哥哥府上吗?太子哥哥会不会也嫌我小呢,”

“加寿啊,你不去,太子府上也能有秩序。这样说并不是你抢功去了,而是太子府上再有秩序,也得有个揽总儿的。就像这六宫,我不管,会不会乱?”

“会乱。”

“但我还是不管,乱中会有个平衡,会出来新的主事人。你以为这六宫没有我,就没有六宫了吧?但有我,也是六宫。我坐在六宫中我的位置上,你呆在太子府中你的位置上。那原就是你的,不过你早去了几年。早去几年能练手,能胸中早有沟渠。与其等到你长大了再去有个手忙脚乱的日子,不如你现在去,把这手忙脚乱先过去,以后我不在了,皇后想挑你的错也难。她现在能挑你六岁,以后就能挑你十六岁,二十六岁。理她呢,她要当你的面说,你就告诉她原是小,才去学。”

“嗯,那要是命妇们当面说我呢?”

“你就告诉她,管不着!”

托太后的福气,加寿小小的年纪就去太子府上学管家,也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议论得起自己。

在此时她没有半点儿对未来的迷茫,要嫁一个清清楚楚的日子,加寿打心里感激太后。

……

她又有一个疼爱她的家庭,精心为她和太子提前营造出和谐的心境。

说“精心”,并不是指刻意和蓄意。袁训夫妻并不是有了女儿亲事以后才情投意合,也不是为了女儿亲事而一心一意。他们的“精心”,是在对所有孩子们身上。

如果只对一个孩子好,那叫偏心,太子常来常往的,看在眼睛里,如果是受环境影响的人,只会养成自己是太子,皇帝对自己偏爱是应该的思绪习惯还差不多。

当岳父母的对儿女疼爱,或许能影响女婿,却未必能左右到太子。但又有一个三年出行,袁家是全家人出游,太子也好,张大学士也好,韩家也好,全是由着袁家主导氛围。

张大学士对韩正经评论袁训时说过:“以你姨丈的为人心地,风云不会太久。”

三年里大学士看得清清楚楚,忠毅侯可没有对他玩诡计弄计谋。更不会忙着让女儿和太子亲近,故意制造两个人独处或者向对方生情意的局面。

反而有一个小小插曲,那就是从海边往内陆去时,把战哥小王爷撵出加福的马车,乖乖去陪祖父。

如果太子在船上没有对加寿的暧昧,这举动影射不到太子。但太子和加寿在船上亲密过,虽然至多不过是一吻,船上人多,没有鸡鸣狗盗的筹划也干不出来别的。但不但袁训看到,张大学士也注意到。

不由得大学士那个时候有了佩服,因为不是任何人都敢有“影射”太子的举动。有些人估计撮合还来不及。

后面大家其乐融融,完全是袁家的氛围,太子也更受渲染,足可以让加寿期待她出嫁后,会把太子府营造的跟家里一样,有家中原来的氛围。

……

面对菱花镜中的丽人,加寿虽然也惊艳,却没有因面容上突兀的陌生,而产生对以后的陌生。她抓紧钟点儿,想想太后,想想家人,和姐妹们多说说话最要紧。

……

大同来的伯母们围坐在这里,对她喜笑盈盈。

念姐儿龙书慧等姐妹们围坐在这里,对她喜笑盈盈。

总算装扮好,等的不耐烦的元皓等人进来,争说着加寿姐姐好看,对她喜笑盈盈。元皓又要求加寿要他涂一层香粉,因为元皓要送亲,元皓也要有个打扮的举动。

加寿就把小十、小六、韩正经、好孩子多喜等全涂一层香粉,拿他们开着玩笑。

小十兴高采烈出去给父亲看,把老国公逗得哈哈大笑,又去给姑母看,袁夫人也笑得不停。袁夫人在太后面前,太后看着也是好笑的,笑声还没有停歇下来,外面高叫吉时已到,女眷们和孩子们簇拥加寿出来拜别家人。

今天的加寿想当然是最光芒四射的那一个,面庞让明珠掩住,四凤为冠,珠花九树。太子妃的正装是不是适合拜侯爷父亲,至少拜太后不会有人挑刺。而于飞之日是离家之时,加寿让请出父亲和舅祖父,全是自家人拜了几拜,想来不会有人说什么。

袁训也有了泪,宝珠也有。但太后却眸子放光,太上皇对太后露出笑容。

不知哪一个先想到的,龙氏兄弟也好,他们的妻子和老国公夫人也好,恭敬的把目光放到太后身上,虽不敢仰视直视,也看得目不转睛。

他们都想在此时把太后再看上一回,看看她那一番慈爱之心。今天忠毅侯府的荣耀,是她一人所挣。

太后看出来,神色就更加的喜悦。而太上皇说了一句:“呵呵,也该你喜欢才是。”

加寿让人扶出去,上了花轿。袁训和宝珠来对太后叩谢,安老太太和袁夫人也叩谢,老国公叩拜还是不便,带着家人等叩谢,别人跪下,他尽可能的弯下身子。

鞭炮声送花轿声声震耳中,正殿内的齐声并不会让鞭炮声盖住。他们齐声赞颂:“这全是有太后太上皇的恩典,才有家中这一场喜事。”

在这里侍候的家人也一起跪下来,看上去这感谢轰轰烈烈,而知情的人也会说应当应分,太后当得起。

太后并没有就这场面说得体的套话,或循循表达她盼着娘家好的叮咛。而是命平身后,道:“跟我来。”当先,她和太上皇先走出去。袁训一行在后面跟着,见太后去的方向,是家中祭祀、摆放袁父影像和灵位的地方。

那里还有龙大龙五的灵位在,大同来的女眷们恍然,心头都想到一件旧事。去年送老国公进京,同行的只有龙怀城夫妻。别的女眷是听说,老国公给袁父上香的时候看到龙大和龙五的灵位,怒从心头起,当场掀倒,并且当天就在外甥家里定下一条家规。

“今天这灵位怎么摆放,以后这灵位就怎么摆放,收拾打扫原样儿移动走,原样儿摆回来。香火茶饭供奉可以不减,但再不许正放。”

这是舅老太爷进门的第一场威风。

见到了地方,龙二龙三龙四龙六龙七房中共计五位夫人第一眼就看过去,见到香案上龙大的灵位横放,龙五的灵位斜倒,果然是歪的,而且没有扶起。瓜果香烛倒还尽有。

五位夫人凛然,想想虽有小弟肯照顾生人,这死了的人也再受谴责。可见不如在的时候不办那些事情倒好。她们看向老国公时,比平时多出敬畏之意,看向袁夫人和袁训夫妻,也更多出敬意。

身为父亲,老国公可以批驳。但身为兄弟,袁训虽因旧事有足够的理由对龙大龙五怀恨,但在老国公进京以前,他倒肯为谢氏母子和石氏母子们摆上两个灵位。

这一畏一敬的两个人,都让女眷们肃然起敬,都是好的。

太后才不理龙大或是龙五,她请太上皇一旁坐下,自己握三炷香,和袁父絮絮叨叨的说起来:“了却一桩大事,加寿成亲了,是加寿,你听清楚,总是最大的那个先打发了,再论第二个。你可以放心,加寿是我带大的,到哪儿也吃不了亏。当初她的老子娘也还不肯,她的老子还往京里来辞婚,寒冬腊月的,没有冻到他倒是你护着的吧?让他和我闹一出儿大的,只怕也是你的意思。不然你不会掀个风雪把他堵路上?要说宝珠那时候也不好,怀着瑜哥璞哥也往京里来,瑜哥璞哥有你护着不会有事,可把我吓上一大出儿……”

袁训和宝珠嫁女的心情尽数让太后的话更换,两个人偷偷的互视,偷偷的勾起唇角有了笑意。

……

龙大等人都不在这里,他们在正殿叩拜过后,因听过龙怀城炫耀送亲念姐儿,几个人加上龙显邦兄弟们,龙显贵龙显兆也随着回来,大家送亲去。

加寿的花轿出府有个钟点儿,因此不耽误他们从容拜过太后,再上马出府。

加喜等是送喜进门,坐车跟在后面,玩也似的游长街,柳云若护车也就在这里。

元皓等离得不远,也就分明能看到小十小六等在元皓不回头看的时候,袖子里取出一朵红花放到马头上,跟原先的红花相比就成两朵。

柳云若暗暗发笑却不说破,谁叫你胖队长马头上公然扎两朵花呢?谁让你抢这个先儿,看看你的人马有意见了不是?

长街游完,还有太子大婚独有的仪式,孩子们却没有全看。他们中除去小十背负双手在府中扮舅爷闲逛,神气劲儿比正经的舅爷执瑜执璞还要多。余下的陪着加喜等扮“喜到了。”

元皓拿着多喜的软垫,作为表弟也没有抢过战表哥,柳云若更不在话下,加喜的软垫由战哥拿着。好孩子照顾自己妹妹,韩正经带着添喜的软垫。

先是专门有人喊:“多喜到了。”这些话。到最后他们玩的次数太多,由他们自己喊:“加喜到了。”放下软垫,加喜坐下来格格笑上一通,走上几步,又去别的地方“喜到了”。

战哥要走指日可待,柳云若让他一步,不跟他争抢,但跟在后面看战哥过于殷勤,看样子是想在加喜心里把他刻的深深的,也有磨牙的时候。

沈沐麟以为真的在生气,走上来安慰:“就要走了,别理他吧。以后想在岳父面前争女婿高低也不行,想在姐妹行里占先也不行了。”

“我不是生气,是想想我的东西送的值了。自从去年他说要走,到我家里搜刮好几回,声称我送的不满意,他就不走了。我正憋屈东西呢,今儿总算能痛快了。”

沈沐麟吃惊:“也这样对你?”

柳云若翻个白眼儿,却不是对沈沐麟。而是由沐麟的话里听出他也受到一样的待遇。

翻完笑道:“他这样对你我才不奇怪,怎么,对我你倒认为不可能?”

“这个战哥!”沈沐麟也磨牙:“他对我说,心里只有我,眼中半点儿没有你,只有我是能和他比拼的女婿。既然防备了我,难道我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送行?让我打开私房给他自己挑。”

“哈哈,我也是。”柳云若有了作伴儿的,直接忽略战哥又蔑视了他:“他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还多几句,说我占了小女婿,说我天生就是个贼,没生出来就会抢光儿占先,让我多送他些,他一生气不走了,继续在京里压着我当得意女婿。”

沈沐麟抱不平:“怎么说人当贼?”

“我才不生气,他才是贼呢,我没出娘肚子占光是我父亲挣的,他呢,没出娘胎就抢人亲事,他骂我的时候,我心想这不是骂你自己吗?”柳云若小有得意:“谁要同他生气,横竖他要走了,这一天我总算等到了。”

沈沐麟也笑:“真是的,他才是……”最后一个“贼”没出来,两个人看清自己站在什么地方,这乃是太子府中。

“咳咳咳……”柳云若干咳。

“嗯哼嗯哼……”沈沐麟清嗓子。不约而同换个话题:“今儿天气真好,”

“哈,万里无云,不错不错。”又都觉得尴尬。

前面加喜小脾气上来:“加喜到了,”攥着小拳头跺着小脚。萧战元皓对柳云若黑脸儿:“加喜到了,加喜到了!”

“我来也!”柳云若飞奔而去,回到加喜身边放开喉咙:“加喜到了!气派不?”

加喜满意了,元皓又瞪一记过来:“别掉队,跟上!”

多喜在前面台阶下等着,元皓也飞奔过去,放下妹妹的软垫,多喜欢欢喜喜坐下来,元皓萧战小六等大叫:“多喜到了!”

“格格格……”四喜姑娘很开心。

……

这个洞房应该是最开心的洞房,太子听过龙书慧成亲,孩子们为她望风,为她送东西吃的话,让人背着宾客,给加寿送来一桌子席面,元皓等人陪在这里。

加寿怕乱了妆容,不肯肆意吃喝,萧战又占一回讨嫌大姐的尖儿,他大吃大喝起来。因为他要走了,没有人跟他争,反而把好吃的挟给他,活似战哥的送行酒。

战哥让他爹胡说八道惹出来的一肚子气,在吃喝下面消逝干净。他是一占上风就要得意几句的人,啃着鸡腿塞不住嘴:“今天是讨嫌大姐从家里出来的一天,也是到太子府上的头一天,成,这个先儿给我占了,我走了也心满意足。嘿嘿,好似处处占完了先儿。”

坏笑又出来。

加寿笑话他:“谁让你送我的?我从没有想到你跟元皓一样舍不得我?”

香姐儿也笑萧战:“我以为你不送,今儿我们都不在,正是你在家里横打滚竖跑马也得意的时候不是?”

加寿和香姐儿都不会有沈沐麟和柳云若的欣喜,战哥要走了。姐妹二人甚至避免提萧战要走。不管有多争吵,也是自家里的孩子。虽不是真的手足,却早当战哥是手足。

多少总是有感伤。也就加寿虽然嘲笑,也为萧战挟菜,香姐儿给他盛汤,也给加福。

吃完,除去女眷们来以外,就是他们陪着说说笑笑,跟别人家羞涩的新娘独自坐着大不一样。不看外面天色有多晚,一直陪到有人回话:“太子殿下往这里来了。”

这是太子对加寿的体贴,不仅给她准备吃的,也自己去哪里都知会加寿。有些洞房里新郎推门就进,新娘还在忐忑不安中,在加寿和太子的洞房里不存在。

也方便孩子们散场,他们起来从走廊的另一个方向离开。

萧战最后一个走,在二丫带人把他们坐的椅子搬开,房中重薰香没有人在加寿面前时,萧战对加寿认真的道:“只有我能欺负你,别的人我不许。太子哥哥是不会欺负你的,只有别人会。你记得告诉我,我不在京里也寻他算帐。”

加寿鼻子一酸眼泪快要滚下来,勉强忍住,低低地道:“多呆几天,晚几天走,容我们好好给你送行。”

萧战听过,把个寻常最得意最昂扬的大脑袋垂下来,表示出他深深的无奈,和他自家爹的不悦。

白天让自家的爹闹上一场,是不是能晚走,战哥心里没了底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