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萧战正名/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北。”康平郡侯家将的后人报出姓名,就开门见山:“京里针插进不入,水泼不进。赏花让我们外来的人心如明镜,这京里权贵自成一圈,没有我们下脚的地方。”

安王打心里赞同这话,要是一个官职没有,倒也不是这样。但要想如意,放眼看一看吧。刑、兵、礼、吏四部尽是跟随过父皇的前太子党,都说余下两部,工部的丁前和户部的陆中修维持的艰难,离前太子党夺位不远。

余下大理寺、都察院、国子监、翰林院等,也是新老臣还没有划明白地盘。丢下些小官职,进京的这些人心是高的,就如眼前这位自称外省财主,他不缺钱只能为权,给他绿豆大儿的官职苦苦的熬,他肯吗?

安王暗想自己为什么要和太子及他的外戚过不去,除去皇嗣野心以外,还有他要安插官员,哪怕他当个太平王爷,也得有点说得过去的官职给他的人,不然他这王爷一不是嫡母亲生,二不是太子同胞,他哪能安心。

阴沉着脸,安王嗯上一声。

马北见安王也认为有理,话匣子打开:“不是我们有居心,是这一回进京的人太多了。上两个月等不及的走了几十,但余下的也足够瞧的。还有越来越多的跟我一样身份的往京中涌来,”在这里顿住语声,他也觉得尴尬。

安王忍住面上不笑他,只肚子里笑个不停。郡侯郡公们不过那些,家将却出来几箩筐。都想沾光,纵然父皇留给他们的有官职,也僧多粥少难以分派。

而这僧多粥少也正是安王就中取得的有利条件,安王满面的认真严肃,目光炯炯盯着马北,看上去对他的话重视。

马北认为自己得到鼓励,腼腆地笑一笑:“我们只知道来,却事先没有想到,没有一位权贵为我们说话撑腰,我们在京里站不住脚根。”

露出自嘲:“太子殿下面前有袁侯爷和柳国舅,我们还是知趣吧。齐王殿下府上去过几回,冷冷淡淡的让人心寒。”

安王淡淡:“皇兄的态度就是朝堂上的态度,我的这位皇兄最会看朝中风云的眉眼。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以前和太子也淡,后来羡慕太子出游,不知用什么法子他也出去,再回来就鼻子孔出气全向着太子。”

马北借机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安王哂笑:“总是有些事情,不然他也不纳妾,成了忠毅侯一流,竟然不知道丢人二字怎么写。为着什么呢?”

马北骤然紧张:“那那那,我来这里对了,我们冷眼旁观的,看齐王殿下倒似不敢分庭抗礼似的。”讪讪一笑:“没有挑拨的意思,就是觉得各位王爷各领风骚,似天下五岳各顶一方天地,本朝的根基稳固不是。”

安王半带讽刺:“我们不和,方便你们扮演功臣。”马北陪个笑脸儿:“不敢不敢。”

又问:“以王爷来看,齐王殿下出京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你也怀疑他和太子从此并肩?”

安王打量他一眼:“怎么,你不知道安王妃的来历?”

“知道,忠毅侯的姐丈,陈留郡王府上的县主。但又怎么样?我们乡里姐夫和小舅子争家产见天儿打得头破血流,权势当头,更不会出来和气人儿。”

安王动容,这话简直就是他整个的心思。他喃喃地道:“是啊,权势当头,哪能出来和气人儿?”他要是不抓紧点儿,不弄点儿让太子动摇不得的权势在自己手上,只怕是那打得头破血流中悲惨的那个。

重重的叹气:“是啊,这话在理儿。我呢,时常的也想。齐王皇兄有梁家为后盾,又有母妃在侧,”

在这里心头一痛,让安王的语声有点儿变腔调,恨铁不成钢的道:“岳父又是本朝第一名将,军中有消息,他敢和梁山王争风。他倒敢,我的皇兄却不敢,真真可笑至极。”

马北小心翼翼:“难道伪装?”

安王也有过这种疑惑,但他没有证据不敢判断,茫然道:“也许吧。”

“那王爷您可不能慢了,后人一步差之千里,我特地托班先生到您面前,”

对扮成掌柜的那个看一眼,有个亲切感激的笑容,自顾自再说下去:“我们这些人全愿意效忠您,怕王爷您不信,刚才我不怕您生气也说明白了,太子府上没有我们的地步,齐王那里也是一样,只有王爷您,闭门思过的日子就要过去,您不用人吗?王爷听我说,赏花我全看明白了,京里的人眼皮子浅,两个瞳仁儿里只装太子,我们就不一样,只要您愿意,我们只有您。我们要寻个前程,王爷您要些效忠,您看我说的对不对?”

他唠唠叨叨的话,也算实在。既挑明他们效忠的真实性——太子府上进不去,齐王府上冷淡无门,也摆明安王的处境——是他一直在说的大家都要寻个稳固根基,这正中安王下怀。

安王起初是想和太子打成一片,但他想要的位置呢,不是太子师们占住,就是袁训和柳至可以代替。太子还没有冷落他呢,安王自己盘算下,不成,他不会有满意的位置,他要给自己创造满意的位置。

但弄一回手脚,“猜忌”扣到自己脑袋上,把自己弄成闭门思过。原先想好的,太子受到猜忌,安王何等友爱、帮忙等等等……统统飞走。现在是太子对他挺友爱,他十一殿下成了算计人的混蛋一个。

虽然他确实算计了,但这结局哪能甘心。

“猜忌”之局,一古脑儿是想把袁柳、齐王全扣进去,才会有齐王大婚的喜酒让换,辅国公龙怀城醉酒让引走,他就没打算放过齐王,但齐王现在是个没事儿人,安王眼红的要吐血,稳固他的根基就更重要。不然,骑上飞马也难追上太子和齐王。

以他的心思,难以追上,也就是让落下一大截儿,以后太子和齐王想捏他长就长,捏他短就短……。光是想想,安王冲口道:“想在京里立足,没有人不行!”

他说的是自己,但恰恰也能说到马北。马北欢天喜地:“是是是,”起身来到安王面前双膝跪下,仰面尽是诚恳:“请王爷放心,我们不敢不尽心竭力。”

安王不怕他不尽心竭力,明摆着的,郡公郡侯们的后人要有满意前程,朝中和宫里有人为他们说话才行。他们就相中自己,因为自己根基浅,需要多多的忠心。

有人说他们没长耳朵,不知道安王最近失宠吗?这些人哪里懂。在他们看来,父子总是父子,说不定安王一溜烟儿就到皇上面前,为自己这些人好话说上成山成海。

再说马北也是抱定安王会答应的算盘后,来到这里。他第二句话道:“凡是为王爷好的事情,尽管吩咐我们。坏人,我们有人去当。好人,您落下。水涨船才高,这个理儿我们懂得。”

安王大为满意,瞧瞧,他知道捧高自己他才有好处,自然的,自己失宠的时候受他们追随,自己得意时对他们也分外不同。

这是种想吃果子,自己埋个种子。天天浇水等到大树结果,他还愁吃吗?

安王不再犹豫,本来不多的摆架子也全收起。和马北交谈起来。对安王妃管“闲事”头疼到极点,说的钟点儿不多,家人刘三进来,把这二位原路带出府去。

有一段路上,听到隐约传来的大喊大叫声,两个女人的尖声气儿叫的鬼哭狼嚎。

一个大骂:“老货,现在是我当家,我见见家人怎么了?”

另一个反唇相讥:“这府里从来是王爷当家!王爷发过话才能有你!”

马北二人不知道安王妃和管家娘子吵架,也不敢打听。刘三更装听不到,把他们送出角门,说声再会道别。

目送两个人走出十几步,刘三拔腿往府中就跑,上赶着去瞧个热闹。见安王面色铁青也到了这里,手指安王妃大骂:“管家大娘子是我的奶娘,我吃她的奶长大,你怎么敢不敬她…。”

刘三寻个好位置,看得津津有味。

……

心腹的将军们又一次来见梁山王,恳切的请王爷不要再袖手旁观。

“自从小王爷来到军中,何曾有过好名声。”

“王爷您不管不行了,外面听听去,当兵的说来说去,全是小王爷就会围着福姑娘转。”

“就是,小王爷的帐篷扎在陈留郡王那里怎么行,更坐实对他的非议。”

忠心沸腾的时候,他们跪到在地,齐声道:“请王爷为小王爷洗清名声,为小王爷扬威!”

梁山王还没有回话,外面有人高叫:“小王爷到!”帐帘子一掀萧战进来,粗声大气地道:“爹呀,对您说一声儿,加福要吃果子要吃烤野味儿,我们出营去,跟以前一样,三天不回五天回。”

定晴一看,萧战愣住:“这是怎么了?”

要是帐篷里有大事情,守门的亲兵应该知会。亲兵没有知会,是今天没有重大军情,而王爷早有交待,小王爷不是外人,只管进来,亲兵也不知道帐篷里开的是由将军们发起,针对小王爷“围绕福姑娘团团转恶习”的会议。

萧战瞪大眼睛:“爹呀,你们说话吧,我还是退出去的好。”再一想,他要说的全说干净了,直接道:“爹呀,我走了。”

梁山王忙命将军们:“起来”。再对儿子咧开大嘴儿:“呵呵,你肯来看老爹,多坐会儿不是,有什么会议是你不能参与的,战哥儿,你也坐。”

……

梁山王不禁止儿子随时出入,也有对儿子向日葵般围着加福转的忧心。他巴不得会议时萧战闯入,战哥儿听得有趣,他不就留下来了,总是少陪着加福,少让当兵的在眼馋以后诽谤他。

大会小会,梁山王都让叫儿子。但战哥儿挑剔,几个小会一开,气呼呼跟老爹大吵一架。

起因一:“没有加福,不开!”

梁山王苦恼,他可以不介意大会小会叫上加福,可将军们还不能相信加福是个能干孩子,他不能为着儿媳而伤将军的心。将军们随他出生入死这些年,加福却还不是真正儿媳,她还没有成亲。她住在陈留郡王营里,她是陈留郡王的内侄女儿。梁山王一百个相信自家老爹教出来的加福听到话不传,但将军们还不相信。

起因二:“这么小的会议也叫我!祖父知道会不高兴!等我写信安抚他,让他不要生爹的气,爹你让我从小兵做起,这是抬爱我!”

梁山王对儿子投降,他的老爹把一双小儿女夸得可以天上飞水底潜,他的母亲本在家里大闹,不想把孩子们过早给他。虽然让开小会,挨不着当小兵——当小兵的哪有资格到王帐开会?

但战哥的信写回去,老爹一定吹胡子瞪眼,母亲有了由头更要索要孩子——梁山王再也不敢让儿子来开小会,不是大会都不敢请他。安排于林等先生出席,回去把会议内容转告一双小儿女。

有时候王爷觉得这哪里一对小晚辈,活脱脱一对小祖宗。是以,他更不禁止儿子随意出入大帐,就像今天,这不,你碰上了不是?你也来听听吧。

当兵的议论纷纷,梁山王也灌满两耳朵。鉴于他在儿子面前为加福的事情碰壁多回,他知道和儿子再说没用。得有个事情酝酿到一定地步,让萧战明白过来。

王爷大撒手,由着他的儿子和加福形影不离——晚上除外。让当兵的胡说去吧,说的越凶,暴发的越早。战哥儿一定会遇上,像今天…。

……

热情招呼儿子坐下,快比对贵客还要亲切。以为这样就哄住萧战能听进去几句话,但将军们一说,萧战就炸了。

一跳起来,一句话噎死所有人。

“眼红!这话一定是没媳妇的人说的!”

将军们气结,有两个抱定“武死战”,这事儿已揭开窗户纸,就像战役已开始,哪怕是块硬骨头,不管怎么样也得啃下来。不然过了这个村,上哪儿还找这个店和小王爷深谈。

他们痛心疾首:“请小王爷听我们一言吧,围着媳妇转的没出息!”

“扑通!”,跪到萧战面前。

萧战比他们机灵,往旁边一蹿,瞪视帐篷里所有的人——想不包括他的爹也难。

“那咱们赌一回吧!要是你们看错,以后怎么样?”萧战大声道。

将军们眼睛一亮,这法子好。小王爷要是输了,他就得乖乖改正,以后按时出操,勤谨着开会,回到王爷大帐居住,而不是一早在陈留郡王那里操练,小会从不来,据陈留郡王的兵也快看不下去,说小王爷从早到晚寸步不离未婚妻。

军中赌博,在军规上是禁止银钱的,但却是常事儿。因为有另一种表现形式,叫军令状!

将军们和萧战在梁山王面前立下军令状如下:“小王爷有能耐,福姑娘有能耐,将军们从此唯马首是瞻,不对小王爷的言行举止说一个字。小王爷要是做不到扬威,搬回王爷大帐,三天见一回福姑娘直到成亲。”下面还有些请酒赔礼的话。

最后一个手印按下去,梁山王喜笑颜开,他觉得儿子扬威指日可待,哪怕他不扬威,从此不再粘着加福也不是坏事情。将军们和王爷想的一样。但是看小王爷时,也是喜笑颜开。

萧战的底气甚至比他们还要足,叉腰大笑得瑟满满:“敢跟我赌的,全是输成光屁股的傻子!”

梁山王一听不乐意了:“你把我也说进去了吧?”他虽是见证,但内心助长抹不去痕迹。

萧战不在意的甩甩手:“老爹不算!”

一指将军们,大笑声又出:“哈哈哈……你们输定了!”

转身就走:“爹呀,加福要吃果子,加福要吃新鲜烤肉,加福要吃新鲜菜,我们出营去了!”

将军们纳闷:“小王爷真的胸有成竹?”有一个脑瓜机灵的笑道:“要是扬威,是好事儿。要不能,从此严谨也是好事儿。横竖咱们能磨得小王爷上正道儿,咱们是赢的。”

将军们重打精神的乐了。

梁山王则是对着儿子背影不痛快的嘀咕:“加福要吃果子,加福要吃新鲜菜,加福要吃新鲜肉!老子到军中也没敢明目张胆要享受。加福来不到三天,你小子就磨着老子要江南的鱼虾,扬州的点心,还要海南的果子,老子上哪儿去弄。当兵的不吃,老子也很少吃。加福这么精贵,为什么不呆在京里别出来!”

他的帐篷大,萧战还没出去呢,背后生耳朵似的把这喃喃低声捕捉几句,别的不用猜也明白。

萧战回身哄老爹,堆出一脸的笑:“哈哈,爹呀,加福要是吃的不好,太子妃睡不着。太子妃正安胎呢,不能让她担心。她要是担心而生个丑孩子,咱们担不起。加福要是吃的不好,太后睡不着……”

梁山王捂耳朵:“行行行,你小子赶紧走吧。这话总讲犯贫。”萧战大摇大摆,在帐篷口儿又哄他一句:“好吃的,我们带回来孝敬您,跟上一回一样,跟上上一回一样,跟上上上一回一样……”

边说,边往他爹的面上瞄。

在萧战的把握之中,他的爹得这点儿暖话,大黑脸上笑出了花:“呵呵,还是有儿子好,战哥儿,上一回指给你们的路,果子吃完了吧?这一回往南,往南去。”

萧战撇嘴:“上上一回您指南边儿。”

“那往西去。”

“上上上一回您指西边儿。”

“往西再往北,那里有片好果子林,甜。老爹都没舍得让人摘来,特意留给你几十年,总算你来吃了,呵呵,去吧。”

萧战出帐篷喃喃:“我今年十三岁,上哪儿留给我几十年?上辈子就给我留着的不成。”

往陈留郡王营中走去,准备带加福出去散闷,再骑射一回,吃草地上的新鲜东西。

帐篷里,王爷和将军们相互庆贺,把军令状传看来传看去:“这下了好了,小王爷要么有出息,要么就放老实。”

……

营门上,萧战带着加福一行人纵马而出,守门的人巴结的笑:“小王爷又带福姑娘吃好吃的去了?”

“是啊是啊,要是多,回来有你们一份儿。”

等他们走远,这是陈留郡王守营门的兵,也早看不下去,把小王爷说上几句:“王爷是个英雄,这儿子只会恋姑娘,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子英雄儿狗熊。”

守门的不止一个,站对面的劝他:“高兴些,小王爷不成人儿再好不过,咱们郡王可就更显赫。郡王好,咱们就好不是。”恰好世子萧衍志附近走过,他们一起喜欢:“看看我家的世子,这般英武,这般神俊。王世子哪里能比。王爷呀,是真的弱下去了。”

……

远去的萧战,也和加福在说这些话。他仰天长笑:“哈哈,我就知道这些人瞧不起我,哈哈,先是眼睛对着我朝天,再就眼珠子掉地上,等我让他们吃足苦头,他们才知道老实是什么滋味儿。”

加福也笑,她的奶妈也笑,先生们也笑,只有女兵们一半儿是老王在京郊训练,一半儿是老国公在大同训练。任何人适应萧战对加福的情浓意浓都需要功夫,梁山王不例外,打仗经验丰富的将军们不例外,女兵们也不例外。

她们在见到小王爷和福姑娘对闲言不放心上,也还存着诧异。

萧战也好,加福也好,他们的侍候人也好,瞧得出来都不说破,眼下是出来逛的,除放出去流动哨以外,别的人面上悠悠闲闲的,说的全是怎么吃和怎么玩。

快马出去一通,打了野兔和黄羊,草丛里捉了蛇,水里又捕了鱼,还有好些虾,生火烤起来。

树林有风,夏天的原因也炎热不能尽去。不用说,火堆边更是热的,但小王爷挥汗如雨的亲手烧烤着东西,洒着涂料,还不忘记说上几句:“福姐儿,你再往树下面走走,有水的地方更凉快。我这里好了,就给你送过去。”

福姐儿是坐在树下面,但就在几步外。她嫣然如花:“战哥儿你为我辛苦,我就得陪着你。我都陪你到这里了不是。”

萧战忙活的就更起劲儿:“是哈是哈,咱们小的时候就这样,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心存疑惑,认为小王爷功夫不错性子纨绔的女兵们见到,飞红面庞轻轻地笑了起来。这一幕看着就令人生出喜悦,小王爷的纨绔可以不放心上。

她们不是有意的听,是小王爷的嗓门儿太高。而再听下去,跟前几回出来一样,去他的小王爷粘着福姑娘不好看,他们俩个喜欢就好。

…。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的,福姐儿吃吧,可怜从军没有好吃的不是吗?远不如咱们跟着岳父一起游玩。”萧战把一串子烤肉送到加福手上。

加福接住盘子,取下一块先塞到萧战嘴里,再吃起来,边说好吃。萧战最喜欢的夸奖话,加福会说:“要是表弟在,他一定不依,一定要抢了去,怪你不先给他。”

萧战手舞足蹈:“哈哈,表弟吃不到,哈哈,晚上写信对表弟说说,让他对着舅舅大哭大闹,哈哈,大闹,多热闹。哈哈,是对我舅舅,不是对着岳父闹。”

听到的人没有一个不笑,女兵们油然生出羡慕。

当晚住在这里,小王爷和福姑娘出来看月亮,说说笑笑还是欢乐。第二天换个地方,第三天又换个地方,第四天流动哨回话:“小王爷等的事儿来了。”

萧战对帐篷上扎的旗帜看去,他扎的是父亲的王旗,又只有稀稀拉拉的帐篷,梁山王出游落了单,招不来人才是怪事。

这就迎敌吗?

才不。

他立的还有军令状,他得让那些人服气。

一摆手:“回营。”

……

“三千人,带队的呼里扎有点儿能耐。谁去?”梁山王在校场上督促练兵,听到儿子回话,当时一扬眉头喝上一声。

七嘴八舌的声音也没有出来,萧战咆哮:“我去!”

梁山王等的就是这一声,他巴不得儿子前往扬威,故意提醒:“战哥,你立的可有军令状。”

“放心吧,给我多少兵!”萧战问道。

梁山王踌躇一下,如果是他自己带队,一千人他都嫌多。王爷说呼里扎有能耐的时候,就有意儿子不去,也激将他去。等战哥把“能耐”拿下来,儿子也就立威,当爹的能松一口气。但一千人给战哥?他不放心。给多了,又怕这威立的不足。

正想着,萧战问跃跃欲试的一个人:“哎,给你去,你带多少人?”那人笑道:“回小王爷,我刚到军中三年,我不敢托大,我带两千人。”

萧战一横胸膛:“给我一千,不过人得我自己挑!”

梁山王冷眼旁观,忍无可忍当众指点:“战哥儿,你挑的全是新兵!”梁山王对老爹大为失望,新兵老兵也不教孙子认吗?

闻言,萧战又挑一些,这一回全是老兵。王爷紧紧闭上嘴,不是他儿子挑的兵有能耐,而是瞠目结舌没法说话,等到萧战出营,他头一句话就问幕僚:“我看错没有,战哥挑的人,大多是背后议论他的?”

对小王爷的非议一起来,王帐里的先生一一记名,有些明着斥责,有些暗中打压,有些随意的敲打。见王爷问,先生们也想了起来:“回王爷,不是大多,这一千人全是说过小王爷的人。”

梁山王黑沉下脸儿,在帐篷里忐忑不安等着。他的三军在这里,伺机袭击他王旗的敌兵不敢近处扎营,第二天下午萧战回来,消息风的传遍全军。

小王爷大败而回!

难听话也风一样的传出来时,又一个消息出来:“小王爷气恼不过,大骂王爷的兵不中用,带着侍候福姑娘的女兵去了。”全军这一个晚上骂声不断,当着军官的面不敢骂,回帐篷骂几声小王爷自家没能耐,却把全营的兵扫进去却是可以。

有些军官也有意见,巡营的时候听到骂声装听不见。这一夜,梁山王睡的极不安稳,还要时时挂念带着女兵出去的儿子。

第二天一早,王爷满面的疲倦,见到的人无不心疼他,更把“不懂事又不听王爷教导”的小王爷在肚子里狠骂,都等着看他带着一群女人仓皇逃回的笑话。

十里连营里放几百女兵,早就馋得全军流口水。偷窥的、想占便宜的每天都有。碍于梁山王和陈留郡王连下军令才没有闹出事情。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看逃兵,都知道逃兵丢盔卸甲衣着不整,全军呷了老参汤似的精神旺,眼珠子也睁大,等着小王爷再次大败而回。

他们甚至是期盼着。

……

梁山王陷入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中,他的儿子,他的继承人,他家下一代的统帅,如果这一战不赢,梁山王府世代的威风将扫落一半儿。以后再弥补,是以后的事情,首战大败这一笔别想抹去。

从现在到以后弥补又是一段日子,他王爷抬不起头来,他的儿子也抬不起头。

他恨的差点儿要去骂一顿加福,全是战哥儿太喜欢她害的!战哥儿的武艺也好,兵法也好,王爷都抽查过而且满意。怎么会首战大败,怎么会……

王爷恨恨地怪上加福,又责骂小倌儿没教好女儿,唯独没有想到他的话里已有答案。

怎么会首战大败,怎么会!

他等消息,又怕消息来。想见儿子,又怕看到儿子再次大败。一个上午不敢走出帐篷,怕看到别人同情或隐含不齿的眼光。

将军们是硬闯进来。

“王爷,天快黑了,小王爷还没有回来,请让末将带一支队伍去帮帮他吧!”

“末将也要去!王爷,小王爷不能再败了!”

…。

与此同时,陈留郡王在帐篷里也焦急的团团转,他又一次问加福:“姑丈的流动哨也失去他们的踪影。只知道上午还在打,后面都不见了。咱们去找找吧。姑丈去!”

龙家兄弟也纷纷应是,摇动手中的马鞭子,都是上马就能走的形容。

加福依然云淡风轻:“不用。”

“姑娘,王爷的人马要出去了。”于林急急来报。

“走!”加福出帐篷上马,往公公的营门上驰来。

梁山王先是不肯答应,最后还是让将军们说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王爷败在前面,败在您还执掌军中的时候,总比他一直侥幸,您不在的时候大败的好。先救他回来,再慢慢的练兵不迟。”

梁山王心忧儿子给了令箭,将军们点兵来到营门,加福恰好赶到,斥责道:“你们去哪里!”

将军们见到她暗骂一声红颜祸水,生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带累小王爷名声你就是个灾星!

马势不停往前就冲,加福冷冷一笑避开,身后是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加福大声道:“姑丈,伯父,你们信不信我?要是信我,把这些鼓惑军心,败坏战哥儿名声的人拦下来!”

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选择信她,指挥人马拦截,等到梁山王听到消息大步出来,营门口儿又是群殴。

梁山王暴跳:“陈留!你当我真的怕你不成!”

“父帅!”加福回了他的话,头一回怒容满面:“你为什么不信战哥儿,不信自己的儿子,却信别人挑唆败坏战哥儿的名声!”

梁山王满腔怒火点着似的爆炸,咆哮连连:“你倒来说我!不是你害的吗!他天天跟着你不丢,你们是来这儿玩的吗!你也知道战哥儿名声,怎么不劝着你丈夫上进!上进!再上进!成天粘着老婆媳妇哪能有好名声!”

加福同他对着吼,尖声道:“祖父都许我们在一起看书,一起习武,祖父应允的!别人倒没有祖父看的明白不成!祖父都没说战哥儿这叫不上进!不上进!再不上进!我看别人哪个敢说!自己没眼力见儿,怎么说得出来粘着老婆媳妇的话!”

加福怒气冲冲抽出她的马鞭子:“哪个再说我不好,再说战哥儿不好,站出来,我,袁加福!兵部尚书之女!我要揍你!”

梁山王怔住!从他的娘到他的王妃,也没有这么凶悍过。他呆在原地:“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于林添油加醋:“回王爷,福姑娘要揍您!”

梁山王再次大怒:“要你多话!老子又没有坏儿子名声!”

加福再次大怒:“就是您!您不正在这里坏战哥儿名声吗!我要写信给京里祖父,拿笔来,研墨来!”

侍候的人凑趣儿的回应:“是。”

梁山王气成倒仰,见侍候的人从马鞍里真的取出纸笔,梁山王冷静下来。

他一镇静,也就听得懂加福的话。王爷眉头重重拧起:“福姐儿,你是说战哥儿会赢!”

加福余怒未息:“怎么不赢!哪有您这样败坏自己儿子名声的人!”继续唤人:“我要写信,写给祖父,写给爹爹,祖父和爹爹从不说不信战哥儿的话。”

梁山王头疼:“你公公在这里,写什么信给祖父,还给你爹爹?这话再也不要说了!有话和公公说!”

“我和战哥儿还没有成亲呢,王爷您不是我公公!”加福又冲他怒容一句,梁山王尴尬上来,仔细寻思加福的小怒脸儿,越觉得自己莽撞。

王爷郑重再问:“加福,你真的信战哥儿会赢吗?”

“姑娘,纸笔。”奶妈送上来。

加福接在手上:“王爷,我为战哥儿立军令状!要是战哥儿输了,我袁加福即刻就回京去,以后再也不来!”

提笔唰唰写成,梁山王假意儿的拦,其实等着写。他需要加寿这一手儿震住怀疑的人,也乐于见到儿子真的输了,加福回京去。

伸手来接,加福避开交给奶妈,奶妈也是个黑脸儿气呼呼,送到王爷手上。梁山王看过无误,喝令收兵。加福不肯走,让人就在这个营门上摆下一张案几,坐到后面执一卷书看。她说等战哥儿回来,也看住王爷说话算话。

她底气十足,梁山王有些服气,也定下心来,怕人看了儿媳妇去,允许余下的女兵在这里守卫,外面又围一圈陈留郡王的人,龙氏兄弟除去有事的,也在这里守着,见到有人伸头探脑,就斥责不许乱看。

直到晚上,点起数盏八宝琉璃灯,明晃晃的还不怕风吹,没见过的人开了眼。

晚饭,加福在这里用,饭后,执一卷书在这里守着。

陈留郡王不太放心,问她一回:“真的不要人去接,姑丈带兵远远的,不掺和行吗?”

“不用,姑丈放心,去睡吧,战哥儿没事儿。”

梁山王不放心,跑来问她:“真的没事儿?”

加福沉下小脸儿:“没事儿!”梁山王没滋没味的走开。

这一夜全军没有睡好。

这一夜,加福除必要的离开以外,坐在那里一步没动。直到早上天际发白,加福让人去请姑丈和伯父们,又请王爷:“战哥儿要回来了。”

所有的郡王将军全出来,东安世子看足几天的笑话,跟出来打算继续笑。

见远处没有人影,亲爹头一个着急:“加福,战哥在哪里?”

“着什么急,等会儿等会儿。”

“不想王爷能一眼看出万里去,佩服。”龙氏兄弟把他一顿冷嘲热讽。最后一句话落地时,梁山王的家将叫了起来:“小王爷,那不是小王爷!”

早晨的薄雾中,一队人马过来。为首的身形能看出来,正是小王爷萧战。

…。

败退的兵,和战胜的兵,哪怕都在疲倦地步,气势也不一样。梁山王等人全是常年行伍,一眼就看出萧战等人神采奕奕,这是打胜了!

“哈哈哈,好儿子,我的儿子,”梁山王大笑打马而出,将军们潮水般跟着出去。陈留郡王等人心中石头落地,他们没迎出去,对加福翘一翘大拇指,把加福围在中间,郡王先开口,笑得神神秘秘:“福姐儿,拿住一回,就不要轻饶,你公公的性子,拿不下来他,他翻花儿还在后面。”

加福撇嘴儿:“姑丈,他不是我公公。”

龙怀城放声大笑:“就是就是,一天没有成亲,一天避他的嫌,以后让王爷离得远远的。”龙氏兄弟一起大笑。

……

萧战让父亲等人围住并不开心,没好气的驱赶口吻:“让开,我要去见福姐儿,告诉她我回来了。”

梁山王见儿子血满盔甲,人却毫无疲惫,心里骄傲的晃悠着将门虎子的话,心里只想和他亲近,又怀疑儿子引出来内疚,只想和他亲近,忙道:“加福就在这里,儿子你看看吧,看一眼,赶紧和老爹说说打仗的事儿好不好。”

萧战看去,直了眼睛:“福姐儿怎么会在这里?”再见到案几,和晨光没有取下的高挑琉璃灯,萧战勃然大怒,瞪住自己的爹:“你又怀疑我了是不是!”

梁山王矢口否认:“没有没有,加福她是自己等你,她挂念你哈哈。”

“你要是不怀疑我,福姐儿怎么会守在你营门口!只能是你要派兵帮我,哼哼,你的兵能耐咱们不是见识过了!窝囊兵,笨兵懒兵,居然还敢再派出来!”

萧战把老子一推:“让开,我赢了!咱们到校场上当着人,把军令状拿出来!”

看向这里的陈留郡王怂恿:“是啊,福姐儿还有一张呢,一块儿念出来大家伙儿听一听!”

梁山王气的哇哇大叫:“陈留,你少挑拨!”

萧战不理陈留郡王,也不理自家的爹,到加福面前下马,笑得是让人诽谤过的谄媚:“福姐儿,你等我呢?”

加福取出自己的帕子,萧战送上脑袋,在没有头盔的地方加福拭过,笑眯眯道:“我就知道你会赢。”

“那是当然!笨蛋才怀疑我呢!”

陈留郡王等对着梁山王坏笑,梁山王没好气。

“到校场,到校场,”萧战让加福上马,来到校场上,等着三军齐集后,取下马上一个人头,对着他的爹掷过去,梁山王匆匆避开,擦着盔甲过去,虽扑不到血,却扑一脸的风,呸呸的吐着,他的儿子跳脚大骂起来。

先骂当兵的:“我没给你们机会吗!我没挑你们去吗!笨兵懒兵没能耐兵!就会背后说人的兵!打仗全是怂包!不是我安排得当,不是我带着我的家将断后,你们哪里回得来!”

当众把头一仗怎么输的说出来:“我带着不熟悉的兵,难道不谨慎。我说有个山狭道,绕到那里打周全上好!怎么回的我?说我自寻死路!说狭道摆不开人马,让我带你们寻死!不长眼的东西,笨兵懒兵就会背后说小爷不好的兵!要不是狭道只能短兵相接,全展开来,你们这些拔腿跑的人,我救得下来你们吗!”

三军无话可回,头一仗已在军中传开。一千人对三千人,小王爷不同意全展开:“你展得开,他们也展得开。”

结果呢,新兵胆怯上来,反而冲挤老兵。幸好狭道,萧战和家将们仗着好盔甲,小王爷仗一手好弓箭,把一千人安然带回。

本来大家埋怨小王爷不展开,让一千人束手束脚。此时还有什么话说?小王爷带几百女兵就完了事儿,带去的一千人垂头丧气,脑袋恨不能钻裤裆里。

萧战又骂将军们:“瞧得出神机妙算吗?瞧得见人材儿吗?手下的人乱说我不但不管,自己也跟着说!哪一个说我的,有胆子说的,有胆子站出来会会我!”

将军们有的喜悦,让小王爷骂,但只要他立威,就觉得面子上有光,反而嘿嘿。

有的大红脸儿抬不起头。

也有怀恨的,但小王爷占上风,他也不敢回话。

萧战又指到郡王脸上,对着陈留郡王愤怒:“是你,就是你眼里没我吧!你怎么不看好福姐儿歇息,让她在外面坐一夜!”

陈留郡王回吼:“问你爹!”

“腾!”,萧战跳到父亲面前,气势汹汹:“给祖父写信,给祖母写信,给母亲写信,你欺负福姐儿!你气的她一夜不睡!她要是不漂亮了,要是累到了,你怎么对我岳父交待!我岳父知道会来打你的!”

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互相看看,相对忍俊不禁。

梁山王火冒三丈:“他敢!”

“怎么不敢!告太后去,告加寿大姐去,告祖父去,告祖母去,你欺负我们!”萧战气焰继续高涨。

梁山王张张嘴,嘟囔道:“犯得着告这么多状?小子,得意会儿就消停吧。”

萧战又跳回面对三军:“还有人以后敢欺负我的福姐儿吗?给小爷我站出来站出来!”

有一个人快马过来,萧战绷直身子候着他,见是营门上的兵:“回王爷,外面有人要见您。”

梁山王觉得这个岔子来得好,见会儿别人,战哥的气就可以消不少。问道:“什么人?”

“京里来的,一位自称袁执瑜,一位自称袁执璞。”

别说梁山王呆住,陈留郡王等也吃惊,独萧战又跳起来:“我舅哥来了,我舅哥来算帐来了,让你们欺负加福!”

“咳咳,真的假的?”梁山王不信:“同名的人多了去,你舅哥?你岳父舍得吗?”

长平郡王等让小王爷骂上一顿,心里正不舒服。出出王爷亲家的丑也不错,故意喝彩:“好啊好啊,袁尚书当年也从军过,他的儿子应该来了,王爷让人迎接进来,我们都看一看世子的风采。”

梁山王沉下脸,对两边的将军冷笑:“这群王八蛋还不服气,挑唆老子的话他们军中出来的最多,这又和老子干上了!小倌儿的话,几时轮得到他们说!”

陈留郡王也露出不悦。

小王爷哪里等这话,早就上马一溜烟儿的去了。没过一会儿,他大叫大笑带来一队人:“福姐儿,舅哥来了,舅哥知道我们受气,出气来了。”

执瑜执璞从见到萧战,让他的话挑唆,过来就是怒的,横扫三军的眼神儿:“谁敢欺负我妹妹,小爷们来了,站出来站出来,会上一会!”

加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哥二哥,真的是你们?”她下了马,执瑜执璞的马旋风似的到了,一跳下来,兄弟们各握住妹妹一只手,把她从头发梢儿看到鞋子底的仔细。

“加福你好不好?谁对你不好,哥哥来了,指出来指出来。”

陈留郡王大喜:“瑜哥璞哥,真的是你们!”顺伯一仰脖子笑了:“哈哈,全是郡王你闹的,小爷们一定要来。”

他弓腰驼背的模样儿也另有一种大将风姿,在这三军林立面前毫不入眼的自如。

梁山王眼珠子溜溜放光:“顺将军!”顺伯没跟过袁训从军,他当时跟随宝珠,侍候加寿小姑娘。但老王对儿子说过先国公手下有一文一武,梁山王对袁训打听,后来和妻子在袁家小镇上度日时见过。

年青的幕僚没有人知道,有一员跟随过老王的家将也脱口诧异:“王爷,这不是顺将军吗?当年他的官职可不小,如今这是…。家仆?”他大喘气儿的让惊骇到。

梁山王迅速有了主意:“来来来,那一对小的,过来见伯父,那个老的,到地头儿不见主人吗?”

执瑜执璞带着家人来见礼,听梁山王满口的胡言乱语:“你们俩个,就留到我帐下!那个老的,也归了我。”

陈留郡王自然反驳:“凭什么,这是我亲戚!”

梁山王乐不可支:“小倌儿霸占我儿子这些年,老子也想占他儿子却没功夫!风水轮流转,总算落到我手里!老天开眼,哈哈,以后归老子了!”

褚大跳了起来……

“拦住他,大个儿又发疯了!”

------题外话------

哈哈哈哈,写的时候笑倒了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