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运道差的欧阳容/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山王从没有这样开心过,在他大捷的日子里也不能和今天相比。他的战哥儿,他的下一代继承人,带着几百女兵打赢这一仗,还就便儿把别人对他的讽刺尽数奉还。这样的好儿子上哪里去找?在王爷心里喧嚣的回答着:“自家的,是自家的!”

执瑜执璞哪一天不来,却也在今天到了,让王爷十几年窝在心里让小倌儿占住儿子的气,也在今天“大仇得报”。

他得找个地方开心去,在校场上肯定不能。因为他的儿子和儿媳立下军令状,正要和他算账。只怕闹到王爷当着三军的面赔礼的地步,那他的开心就大打折扣。

故意的,吼一嗓子小倌儿,褚大“如约而至”,王爷撒丫子就逃。萧战在后面跳脚:“别走!哎哎,说清楚这事的理儿再走。”

奔跑中的王爷乐不可支,暗想生下你这聪明儿子的爹能呆吗?越是说理越是要走的快。

让提醒的还有将军们,将军们一想是啊,军令状在呢,上有赔礼和请罪。赖账不会,但当着人赔礼和私下里赔礼能一样吗?他们也动起来,往东往南往北往西,一哄而散。

萧战又叫:“哎哎,留下!欺负福姐儿的帐还没有算呢!”不喊还好些,喊过跑得更快。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笑得前仰后合中,胖兄弟也以为自己明白了,原来跑的这些人就是战哥说的罪魁祸首,他们也叫起来:“别走!咱们算一算!”

“哄”,又有一声出来。当兵的反应慢,见到王爷跑以为他和褚大又单独练上。见到将军们跑还在迷怔。但小王爷的声声喊,终于把他们也惊醒。

甚至有人大叫:“不好了,快走啊。”呼呼拉拉,拉拉呼呼,没多大会儿功夫,校场上只剩下陈留郡王的人,还有就是笑话没看成的郡王、世子们。

靖和世子是好奇,兵部尚书家的公子能不多看几眼?东安世子是郁郁的气结,一层气在小王爷萧战身上,恼他赢了!一层气在尚书公子身上,他没袭成王爵,看梁山王不顺眼,看袁尚书也不顺眼。还有一层是担心。

他寻好些强盗进京,消息已经传回,据说闹出大笑话。

独世子不敢笑,他又抓耳挠腮的担心强盗把他的人供出来,顺藤摸瓜供出他。

长平、汉川、渭北三郡王是怏怏,他们在京里见到过执瑜执璞送亲,真的是他们到了,尚书有了光彩,不是和王爷有关,就是贴陈留郡王脸上,他们只有眼红的。

项城郡王却微笑着对胖兄弟走来。

“你父亲好吗?”项城郡王问候道。

问到长辈,胖兄弟必恭必敬回答:“父亲好。”

人人看得出来项城郡王想再说些什么,但却只笑意浓了些。他真的像一位世交的父执辈,把长平等人吓了一跳。

三个人嘀咕:“他什么时候和尚书交情浓厚?”东安世子也走过来询问:“哪里不对哪里不对,我就说嘛,项城郡王忽然补的粮草多不对劲儿,敢情他背地里巴结上尚书!”

长平三个人摇头,项城郡王补粮草多的内情他们知道,项城郡王的人马接下来出营巡视的多,粮草自然应该多。继续用怀疑的眸光盯着。

项城郡王亲亲热热地把执瑜执璞的肩头拍了拍,毫不掩饰的夸奖:“结实!好小子们!有你爹的风范。”

见过尚书的人都知道尚书大人蜂腰若柳,就眼下来说,儿子胖墩墩,跟父亲的风范扯不到一处去。但项城郡王说得兴致勃勃,好似跟真的一样。

长平郡王三个人见到,也就认可东安世子的猜测,果然,项城应该是和袁尚书背后有了勾当。大家背上一寒,赶紧的回想近几年有没有说话中不防备,免得背后插满刀子,自己还没看到。

项城郡王退下来,也不出意外的让他们围了起来。从表面上看,好似簇拥着项城郡王离开。其实前后夹攻的问他话。

“哎哟,在京里也没看出来你和袁尚书好?我们眼拙。”

项城郡王好笑着不客气:“是眼拙,小王爷不是刚骂过。”长平郡王等面色一沉,项城郡王也板起脸:“别把我扯进去!你们细想想,从小王爷到了,我有说过他不好吗?全是你们说,我跟着嗯啊。我啊,不在他骂的人之内。这点儿眼力见儿,我还有!”

长平等人没有套出他的话,反而让项城郡王教训一路子:“咱们是跟老王爷的人,不夸张的说,你我全是老王爷手里出来的!虽各有家门,但都受过老王爷指点。怎么?他走了也就十年出去没多少,忘记了?不记得了?老王爷会教出草包孙子吗?粘媳妇的话亏你们说得出来,人家高兴粘,自家的媳妇管得着吗!”

长平郡王等面面相觑,骇然的忘记还话。这还是项城郡王吗?那和陈留郡王有夺妻之恨的人?难道他是真的喜爱陈留郡王妃,因此爱屋及乌,恨陈留归陈留,却对尚书俯首帖耳?

营门儿上大家分开,长平郡王等对着项城郡王远去的背影不自觉的叹气:“红颜是祸水啊。”原本还有些英雄气,敢和陈留拼高低,现在呢?无端端软而又软,大家代你窝囊。

……

校场上,胖兄弟的本家亲戚还是没亲近成,霍德宝哪有不跑上来的。

跟见加福的时候一样,“杨大彪,木小柱,赵石头,昆小五…。”,乱叫一通,把他的一干子小伙伴们聚齐,霍德宝带头冲上来。

“一只鱼,一只兔子,你们想不想我?我想死你们了!”一头扎到执瑜怀里。

这独特的称呼,执瑜不用扳他的脸也能认得,把宝倌重重揽到怀里兴奋大叫:“宝倌,你长得这么高!”

一只兔子不高兴,从哥哥怀里接过宝倌时,在他耳朵边上悄声道:“你再乱叫我,我给你一顿好的。”

宝倌一个字没听进去,只沉浸在幼年玩伴到的欢乐中。狠狠揉搓着胖兄弟,揉的他自己眼泛泪花,执瑜对他笑个不停,执璞的心也软下来,让宝倌捶着后背,他也拍着宝倌肩膀,嘟囔道:“好吧好吧,你再叫一天,只许一天。”

葛通在一旁吸了吸鼻子,他想他的兄弟们了。

等到霍德宝肯放开他们,又索要东西:“给我带好吃的没有,加福姐姐带了好些给我。”

执瑜执璞尴尬搔头,他们日夜兼程赶路,如果没有顺伯和孔青等人照顾的话,啃个干馒头夹肉,喝口泉水就得。上哪儿有精细点心?

“呃,匆忙出来的,没有,改天请你大同城里吃行吗?”胖兄弟说着,忽然一抬头,躲闪地对陈留郡王瞄了瞄。

陈留郡王正奇怪小弟让孩子们来,却不先给封信?还有就是怎么说动的太后?听到“匆忙”二字,又看到孩子们的眼神,心思如电的郡王微微一笑,原来是偷跑出来的。

难怪!

他的笑容让胖兄弟们莫明的有了心虚,让失望的宝倌先等会儿,来见姑丈澄清:“爹爹有信来吗?”

“哦?”陈留郡王暗想,这么说小弟是知道的?他猜不明白了,疑惑地望一望顺伯和孔青。

顺伯呵呵:“小爷,咱们急行军来的,三天里只睡两夜,你们要快快快,侯爷的信撵不上啊。”

“是啊是啊,我们的马可比驿站的马好。”胖兄弟笑嘻嘻,同时想到另一个人:“南表哥也让我们落后面了吧?”

加福奇怪:“南表哥为什么来?”

“那就是没到喽,也是,他带着书慧表姐,一定先去大同。”胖兄弟们对左右看看,偌大校场上只有他们在,空荡荡的也不是说话地方。日头升起来,越来越热。

“姑丈,咱们去你帐篷慢慢说,先弄点儿热水给我们洗洗,战哥你打仗了?一身的血,你也得洗洗。再给我们点儿吃的。”

……

霍德宝很想呆在帐篷里多粘乎,但陈留郡王想听内幕,把他支开。葛通也觉得这事不对。换成来谁的儿子都不令人寻思,独太后的心头肉不打招呼的来了,总是有内情。

他把不情不愿的儿子拉走,霍德宝一定要执瑜执璞答应:“说完话就陪你。”

现在帐篷多出来的是家将们,胖兄弟一个眼神儿,陈留郡王的老家将夏直将军识趣的一笑,把人带走。

萧战也早看出来不对,迫不及待问道:“可以说了吧?怎么了?你们惹岳父生气,岳父把你们撵出来了?”战哥神气活现:“我就说嘛,在岳父心里我这女婿最好。”

胖兄弟斜眼他。

战哥再改口:“那就是岳父心疼我,把你们撵出来陪着我。”

陈留郡王心想着急怎么还这么贫?咳上一声:“还是说正事儿吧。”眼前一闪,胖兄弟扑到怀里,一左一右抱住他的腰,把脑袋钻到他手臂上:“姑丈,请收留我们,不要让我们走!”

萧战把下巴跌下来,如坠在云里雾中。面上现出苦苦的思索:“福姐儿你说,这是两个生得像舅哥的奸细吧?这不是我那顶天立地的舅哥对不对?”

加福轻轻一笑。

陈留郡王也没有想到,让怀里多出来的温度拱的怔忡着,恍然间,脑海里出现袁训幼年的时候,姐丈长姐丈短的叫着,也是猴身上揪手臂地跟自己厮缠。

他笑容加深,把胖兄弟们抱紧,柔声道:“有姑丈在,天塌下来姑丈顶着。”

萧衍志和萧衍忠也笑。萧战有些吃味,一昂脑袋:“哼,幸好你知趣不这样对我,你要是这样对我…。”萧衍志故意地问:“你想怎么样?”萧战撇撇嘴鄙夷:“我能说答应吗?我爹可就一个儿子,这不是抢儿子的来了。”

吼一声:“分开!嫌我耽误不说正话,你也这样!”

陈留郡王让提醒,拍拍胖兄弟:“出了什么事儿?”

“姑丈,我们打了人!”胖兄弟撒娇很彻底,扁起嘴儿,配上个胖脑袋有些滑稽。

萧战抢先,喝彩:“打得好!”把拇指翘起。

陈留郡王也是不以为意:“这算什么事儿?”

“他死了!”胖兄弟们瞅过来。

萧战抢先,喝彩:“杀得好!”把拇指翘起。

陈留郡王也是不以为意:“哦,就这样?”杀个人对郡王来说实在小事,他傲气上来:“留姑丈这里,有姑丈护你们。”这才问:“谁?”

胖兄弟就把话源源本本说了一遍,听到一半,萧战先不耐烦:“我当你杀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你要是把柳坏蛋干掉,我还有听的兴致。哈……欠。”

对欧阳保极不捧场的打个哈欠。

陈留郡王也嗤之以鼻,龙氏兄弟听的差不多,也抢了姐丈的话:“就呆这儿,有圣旨来也不去,什么东西!打一巴掌就倒,还有力气骂人,还好意思讹人吗?”

胖兄弟又把和父亲见过的话说上一遍,陈留郡王听明白了:“你们俩个,是诚心的吧?”

胖兄弟嘿嘿:“姑丈,顺爷爷说的对,全怪您一回进京二回进京,却不把我们带走。说来说去全怪您。”

陈留郡王也想打个哈欠。

把两个胖脑袋再揉几记:“没事儿没事了,到姑丈这里一切安定。”刚说到这里,外面霍德宝忍无可忍,扬声道:“说完没有说完了没有?一只鱼,一只兔子,快出来看你们的新帐篷,我收拾的,我选的地儿,离我最近。”

萧战一蹿出了去:“胡说!离加福近还差不多!”

霍德宝松口气:“你肯出来,可见说完了机密话。”

萧战神神秘秘:“是啊,你想听吗?”

霍德宝对他上下左右看看,最后好奇心大于嫌弃战哥的心,凑上脑袋来:“你肯说吗?”

“啊呸!”萧战大笑。

执瑜执璞走出来,把要小王爷拼命的霍德宝拉走:“看帐篷去看帐篷去。”霍德宝挣扎着:“战哥你等着,等我回来揍不好你!”

……

晚上梁山王从儿子那里知道也不放心上,欧阳保没有官职,却很想成点儿事情,揽点儿私底下的权势,试图染指军中不是一回两回。梁山王眼里哪有他,他伸一回手斩断一回,听说死的是欧阳保,梁山王咧开大嘴儿:“哈哈,再也没有人装国舅了。”

他跑来见胖兄弟们,反而多个拉拢他们的借口:“好小子们,不过你们这还叫会杀人,要想学的全,跟着我,到我帐下来。”

陈留郡王当然不答应,和王爷大吵一通,胖兄弟们看不下去,声明他们跟着加福,在加福帐下。陈留郡王才不说话,梁山王算算儿媳的帐下也是自己的,也没啥说的,把这事定下来。

军中采买三天,结束的那个晚上大宴三军,为兵部尚书的儿子到来接风洗尘。哪怕京里为贵妃之死你蹿我跳,毫不影响胖兄弟在军中大受欢迎。

随父从军的少年,一半儿跟随小王爷,一半儿看不惯小王爷和宝倌一队,宝倌全介绍给胖兄弟们。没有几天,把龙书慧安顿在娘家的钟南到来,见到胖兄弟们大喜,连说从此军中更不孤单。闲话中得知自己从军惹得胖兄弟们出京,钟南又讨了一个人情。

萧战和加福的威风骤然上升,以前的窃窃私语消失大半。郡王和东安世子见到如此厉害,很难不背后非议,但也不敢在表面上。加福有哥哥们护驾,又和公公生分一回,梁山王在儿媳面前也放老实,不敢再怪她带坏儿子。

唯一的美中不足来自萧战,胖舅哥比陈留郡王还要严苛。陈留郡王允许小王爷在加福帐篷逗留到不超过二更,胖舅哥是一到天晚就不答应。

战哥要是不走,进去架起往外面一抛。看得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大呼解气,梁山王知道后,悻悻然拿儿子的舅爷也没有办法。

胖兄弟们开始他们的军中之行。

……

自欧阳容死后,马嫔心惊肉跳的时候居多。她以为是宫外文章侯世子和人继续纸上论拳脚的原因,拿这风波很快过去安慰自己。

韩正经斥责一些人居心不良诬陷太后和皇后,直指他们内心是“欲憾动储君”。别人要是忍着不成了不敢分辨。那些人也是多年的官场,扒拉着福王余孽的话。两下里这种往来,最短的没有小半年结束不了,还得是有人居中调停的那种才行。

席丞相本就身体欠佳,因此累病。别的人资格不足、言谈不能弹压等等,劝不动索性不劝。不跟在里面打太平拳已是好的。

这就无人劝得下来,从朝堂到书社嘈杂日夜不停。马嫔一面关注一面安慰自己影响不到宫里,但这一天熟悉的小太监说的话,让马嫔不寒而栗,仿佛见到一把大刀逼到眼前。

……

太监是采买能进宫门的小太监。

“今天往宗人府去,我见到欧阳家的人在那里悄问人话,知会娘娘一声儿,您小心着。”

马嫔怒不打一处来,牙缝里迸出话:“跟贵妃相交一场,一点儿好处没落着,反而惹一心的烦恼。这又闹什么,人也葬下,他们家就不能安生些!”

小太监也怕,他收受两边的好处,给两边传送消息,也提供他能知道的消息,他也怕再查下去对他不利。怂恿马嫔道:“娘娘您再不拿个主张出来,咱们全没命。贵妃自尽和咱们没关,但我给你们传递消息,贵妃的宫女是知道的。要是把我供出来,我能一死也就罢了,要是死不了,只能说声得罪。”

马嫔眼前一黑,险些没晕过去。她要是只和这一个小太监有往来,倒也简单,她为自己可以下毒手。但她还和别的小太监也有往来,以认老乡、不摆架子、银钱上大方等买通他们四下里收集皇上去哪里的消息,以期自己能遇上。

她杀不完这些人。

还有欧阳容的宫女,也有知道她们的,马嫔也没本事尽诛。

她手伏着胸口,好半天缓过气,可怜兮兮问小太监拿主意:“怎么办?”

小太监把“得罪”的话都说出来,是一定要逼娘娘们也出来才行。他不怕马嫔杀他吗?他知道马嫔杀不完。再说宫里有往来的人,不见得个个都用灭口的招数。

马嫔的出身是个宫女,侥幸得宠,她没有外戚支持。她能做的就是攀附宫中的红人儿,和买好宫门上进出的人。不然她也不理会欧阳容。小太监虽看不到这么远,却知道他死了,看明白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他也有他的后着。

继续激将:“只有让暗查的人碰个大跟头,以后再也不敢查才行!”

“欧阳家?”马嫔眼前闪过曙光:“是啊,得阻止他们。”她有了一个主意,低声和小太监说了几句,小太监笑了:“这法子好,不能怪我们冤枉他家,这些人来到就想占山为王,也太稚气些。”

……

“回皇上,前太子太师任厉之子,任堂,任党求见。”

“问他什么事儿?”

太监出来命小太监出去传话,大热天的到宫门上他可不愿意跑。小太监出来,任堂和任党追问:“皇上没说进见吗?没说吗?”

小太监不高兴:“皇上有话,谁敢瞒呢?”脸儿一暗:“您二位有话吗?没有,我可就回话了。”

“别别,你就说有要事求见。”

任堂说过,任党怕皇上又让出来问什么要事儿?加上一句:“有关江山社稷的大事!”

小太监把他们打量一下,见一件不紫不黄的衫子,一副不显神也不丧气的脸儿,答应转身,对空中一个白眼儿,把话回到御书房。

大太监回进去,明显看到皇帝的神色不豫,太监也隐隐生气。前太子太师任家?离京二十年出去,当初没有一直辅佐太子,今儿又来做什么?

垂着身子的他等着皇帝说不见,但皇帝思忖好一会儿:“宣。”他离开案几往偏殿去,显然,不愿意在正殿会见。

由这举动太监对任家更生贬低,出殿来还是让小太监带他,自己则趾高气扬的等在殿口,在这里接住任家的人,把他们带进去。

皇帝淡淡:“太师身子可好?”

“还算康健,日常只是挂念皇上。”

皇帝出了会儿神,前太子太师是他的师傅之一,当年是让他逼走的。这件事情与柳至有关。

再回来又能说什么呢?皇帝根本没有听的兴趣,也希望这一对兄弟能敷衍的轻松。

“太师有话?说吧。”

任堂也好,任党也好,因不是天子近臣,没看到皇帝的不满。身负“使命”而来的他们激动不已:“回皇上,父亲虽在家中,却一直心系皇上而关注朝中大事。近来的事情,父亲忧心,特命我们兄弟前来进言。”

任堂以头捣地:“皇上,父亲说外戚不能纵容啊。自汉以来,从开国皇帝刘邦开始,吕氏外戚作乱…。”

皇帝憋着气,他不想听人背书!自汉以来,自什么以来……翻翻史书外戚作乱的事随时会有。但你这是认为朕同样是个昏君!

再呢,不过是和太后过不去罢了!不过是想置太后于死地罢了!作为一个在乎“仁德”到把定边和福王都没有诛尽亲族的皇帝,他怎么能容忍有人扣他一顶太后歹毒的名声!

他为什么就外戚只想太后,而没有想到皇后。因为作为儿子,他知道欧阳容是太后所杀。

这有什么难的?身为太后的儿子,皇帝听到报讯就心如明镜。而他要还是糊涂的话,他以前冷眼旁观的太上皇太后忽然加宠欧阳容,令她为仅次皇后之下的贵妃也就能明白。

包括皇后两年受难,处处是太后插手的痕迹!

皇帝与太后的母子感情非同一般,而欧阳容对他来说,不过是个逗乐子的。后宫里他的女人由他掌控,高兴就去,不高兴就抛下,不过如此。

而皇帝手中也有一些欧阳容的罪证,他为什么不处置呢?后宫由他的母后作主,太后随便几句话,皇帝就不管。在后宫这个地方,沾满鲜血的和心中歹毒的人无数,全计较留不下几个活人。

太后要留,原因也很明朗。与加寿有关,这太好猜。如今太后要杀,与执瑜执璞有关,这也好猜。

心中透亮的皇帝想朕都不过问,几时轮得到一个过气的太子太师来论是非。

再说“是非”二字,你任家论得起吗?

你任家是怎么告老回乡的,忘记了不成?

你任家受国丈柳丞相的贿赂,在柳至得重视以后,在太子眼皮子底下撵别的太子党,以为这样就能塞进更多的柳家人,就能进而肃清太子的内宅,只余正妻的子嗣。

当时袁训已经进府,这事情虽与袁训也有关连。但更让太子生气的是,他怕带坏柳至。太子一怒之下,把除柳至以外的柳家人撵了出去,暗中逼迫任太师返乡,柳丞相因此收敛。

任太师憋憋屈屈的回了家,一直不死心,在皇帝登基连连上书,还想返回朝中,皇帝不理会,他又想辅佐太子,皇帝当时有阮英明了,索性把用熟的董张二位大学士指给太子,任太师这才收敛,再没有信来。

借欧阳容之死,他打发儿子来?在皇帝眼里可笑之至。

欧阳容无功无绩,无才无德,白占贵妃之位数年。上不知承顺太后——以皇帝是看不到,他只看到太后有目的提携于她。

从欧阳容升贵妃的那一天,皇帝看透了她以后只能是个牺牲品。这牺牲品早死晚死重要吗?

朕不是允她皇贵妃身份入皇陵,地下也能见到她,其实是件膈应事儿。

欧阳容还不知侍奉皇后,皇帝再看她是个牺牲品,也给她皇贵妃礼遇,那你凭什么不侍奉皇后?

皇后再不得宠,也是本朝的皇后。

欧阳容还和嫔妃们勾勾搭搭,皇帝都懒得多看。

任家为这样的人进言?更不要回来做官!也做不好。

果然,外戚的话说完,任家兄弟就贵妃之死言谈:“皇贵妃是皇家的体面,死因不明,百姓忧心,父亲的意思,要明查以给百姓以交待才好。”

皇帝冷冷一笑,以他的脾气就要大发作。外面有人回话:“回皇上,燕王殿下求见。”

皇帝暂压火气:“宣。”命任堂任党留在这里,回到正殿去见四皇叔。四皇叔抱着一些纸张进来:“回皇上,现查出来准备进宫的女子中,有人和逝去的贵妃有勾结。”

这还有完没完?死一个人就这么麻烦!皇帝怒气上来,把四皇叔送上来的口供看了看,问到关键上面:“谁让你们这般大胆,继续怀疑欧阳氏死因!”

把口供往地上一摔。

“是欧阳礼欧阳初。回皇上,他们私下查到采买的小太监曾为贵妃采买过东西,逼着臣把小太监抓起来审问毒药是怎么送进去,据他们说贵妃是不会留毒药,只能是哪个人送给她,他们怀疑和宫里的娘娘有关。三个小太监供出来,为康平郡王马家的人传过信,东西没送过。欧阳礼拿出贵妃曾写回家中的一封信,信中也有一个姓马的人,他们说这就能对得上。逼着臣这就回皇上,他们现在外面等着。”

皇帝抽出欧阳容的家信,那一句已让红笔圈出来:“……此事待我和马氏等商议……”

“哗”,皇帝往下一摔,纸张在半空中翻滚着,白纸花似的落到地上,不尽寂寥之意。

皇帝双眸逼视四皇叔:“好!他们要查是吗?查吧!让柳至来,让刑部的官员都参与,大理寺派三个人,都察院来两个御史!把这事严查到底!”

让太监把任堂任党兄弟们叫到正殿,和四皇叔一起等着。欧阳礼欧阳初兄弟也叫进来。

柳至到了这里,听过就忍不住好笑。

欧阳礼怀疑皇后杀人的心重,又见皇帝应允,以为得了意,指责道:“柳大人,君前失仪是大罪!”

柳至理也不理他,对皇帝道:“皇上,有些事情经不起揭开,贵妃身死,臣以为事情也就过去,臣大量点儿不再计较。既然欧阳礼欧阳初大人要查到底,那臣奉圣命不得不说。”

欧阳初又跳上来:“你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敢侮辱死人不成?”

柳至对鲁豫点一点头:“驸马,请你去提来人犯,取来证据。”

鲁豫对皇帝欠身:“回皇上,有些人犯在宫里……”皇帝打发他的总管太监出面,又命太后宫中的任保前来。

外面接连有官员求见,皇帝让等着,眼下只办这一件事情。因为人是分头提来,半个时辰全到殿下。马嫔等人也不可避免地到了这里,马嫔用眼神不断安慰神色慌乱的人。

“马氏”,也可以是别人不是吗?现成的康平郡王马家带进京十二个女人,太子府上严词拒绝,转打主意去宫中。马嫔临时想到,不用她们也想不到合适的人。

柳至办差不是吹的,他带出来几个能吏也厉害。提过人,三言两语就切中厉害。欧阳贵妃的真面目浮出水面,欧阳保仗着姐姐名声在外面招摇撞骗也浮出水面。

什么受袁家欺压而死的欧阳保?什么被逼服毒的贵妃……让柳至结案的一席话否定。

“回皇上,臣本就打算近日提审欧阳保,却没有想到他失脚把自己跳死!欧阳保一死,臣怕有些人仓皇逃走,虽有些手续不合,也只能把他们尽数关押。贵妃娘娘应该是兄弟死了,担心没有人在外面为她欺瞒弹压人,把她的罪行泄露出来,她羞愧自尽的才是!”

欧阳礼和欧阳初早吓倒在地上,听着皇帝沉声吩咐下来:“欧阳氏狼子野心,瞒骗太上皇太后这些年,朕也让她哄进去!不堪配享皇陵,即日起,撵出另葬!”兄弟一个字也没有。

皇帝免去他们的官职,命永不录用,两人泪流满面,也没有可以分辨的话。

------题外话------

希望明天回到十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