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保全皇后本有功/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家兄弟,皇帝对他们“和颜悦色”:“太师的身子好不好?忠孝有时候不能双全,在家好好尽孝。”

康平郡侯马家,成了皇帝头一家撵出京的前郡侯。

……

马北瞠目结舌:“这是真的?这下葬过的还能迁出皇陵?”

欧阳礼欧阳初兄弟泪流满面,手指着他骂:“全是你鼓动我们兄弟去,是你说贵妃下葬那天野狗冲棺有人预谋,是你说趁朝中现在有人为我们说话,等我们查出证据怎么怎么样,全是你害的!现在却查出来你家送的人和娘娘勾结!”

马北已听不进去一个字,他电光火石的明白中,喃喃道:“原来贵妃娘娘不是个干净人。”

眯起眼,他还想对欧阳兄弟凶呢。是你们自己说的贵妃无缘无故怎么会死,是你们自己说的!现在却找上我了。

马北不介意和他们大吵一架,但有人却不允许。

门让敲响,进来几个人面带傲慢,认一认欧阳兄弟,冷若冰霜地道:“皇上的旨意没忘记吧?命欧阳氏迁出陵墓。特意来知会一声,你们家若是不去人,尸首无人认领,只能暴置于野外。”

欧阳兄弟几乎晕过去:“你,你们也不能不给个棺木吧?”

“棺木只有一具,就是贵妃娘娘才能用的。如今她不是贵妃了,自然不能用。别的棺木,你们自己家备去啊。我们还等着当差,你们家不去人就算了。”几个人转身就走。

欧阳兄弟哭哭啼啼,分一个跟在后面,免得他们损坏尸身。另一个带家人买棺木,再往皇陵上赶。

马北看着可怜,这事也真的是他怂恿,跟后面去看看,权当个照顾的知己。

到了地方是夜里,天色昏暗中,皇贵妃金碧辉煌的棺木抬出来。太监们骂着晦气,派两个胆大的打开,因为有药,下葬也快,陵墓里又凉快,欧阳容还算完整。

把她肩膀一提,纸人似的提到半空中。欧阳家的人心如刀绞,欧阳礼带着棺木撵过去,太监们却不交给他们,而是剥欧阳容身上的衣裳。

欧阳兄弟再失势也油不得大怒:“你们!怎么敢侮辱死人!”

一个太监没好气:“你看清楚,这皇贵妃的衣饰不取下来怎么行?你们家原样下葬,不怕惹祸吗?”

欧阳兄弟一想还真是,无奈之下眼睁睁看着华衣尽去,欧阳容当众露出里面的衣裳,也是金线银织。

兄弟们痛哭于地:“求求你们,这衣裳得留着吧!”

“好吧,”太监们阴阳怪气答应,把欧阳容往空中一扔,棺木往前去接,落下来尸首一半还在外面,欧阳兄弟大哭着,又害怕,但不能让家人代劳,勉强用手扶进去,棺木落后命转头出皇陵地面时,见一片火把光亮如白昼,一群意气风发的人簇拥出一个男子。

火光把他俊美的面容染上红云,鼻子眼睛无不熠熠生辉。令人一见忘俗,却令欧阳兄弟怒不可遏,这个人是柳至。

这会儿柳至在这里,用意不用再问。

见到他,一道寒气把欧阳兄弟从头贯穿到脚根,怕到极点怒气生。欧阳礼上前指责:“柳国舅,你是来看死人笑话的吗?”

“哈哈哈,”柳至大笑,柳家的人也一起笑了。柳至边笑边揶揄:“怎么?是这死人下葬以后还没完没了吗?是这死人到处查问她死因不明吗?欧阳礼欧阳初,咱们是活人斗吧?”

马北见到是柳至就低下头,听到这话身子一震,他也有了恐惧。如果说刚才低头是马北怕柳国舅认出来他来帮忙,现在头更低是马北觉得自己明白了,柳家和皇后与欧阳家不共戴天,他鼓动欧阳兄弟们,其实是在和下一任的皇帝作对。

他在心里暗暗埋怨“班先生”,原本他答应说服欧阳兄弟,只想乱中取利。

也埋怨安王,这位殿下竟然半点儿宫闱秘闻没有。只说欧阳容是贵妃,和皇后不对。这后和妃之间的暗潮,和柳国舅全家出动,不怕撕破脸面可是两回事情。

马北如坠冰窖里,现在只希冀柳家的人不会记住他。

欧阳礼欧阳初也愣住,敢情他们不是为贵妃申冤,他们是和柳家直接对上?

他们这会儿才弄明白事情原来只有一个本质,那就是他们不管用什么作抵挡,也其实是和柳家宣战。而柳国舅敢耀武扬威来到这里,并不仅仅是他们永不能为官。

他不怕皇陵的人见到。

他不怕有人传出去众口悠悠。

哪怕欧阳保近几年吹嘘柳家的人见到他躲着走,柳国舅也压根儿是不怕欧阳家的。以前纵然避开,也不过是纵容。

欧阳礼欧阳初想明白了,一个字不敢再回。以袖盖在脸上,羞于和柳家的人再碰上眼光,更不会对嘴,仓皇的把棺木送到一处尼庵寄居。他们要还乡,打算火化后带骨灰回去安葬。天热,不火化不行。

柳至等人大笑离去,火把下人人大红衣裳分外精神。城门上是说好的,开小门放他们进去。没走两条街,同去的柳云若一扬大红绣云雁的简箭袖衣裳,笑容可掬的指向灯火的中心:“父亲您看,”

在柳家有“侮辱死去老国丈”名声的欧阳家从此不振,柳至让儿子也来看一看,参与这件算有纪念意义的事件。云若就在这里。

他指的地方,也有一群大红衣裳。更衬出雪白的头脸儿和可爱的容颜。为首的,是胖队长。

瘦孩子好孩子和阮瑛阮琬为南安老侯的原因,不能穿大红的衣裳,别的人和柳家的一样,听到欧阳容不再是贵妃,本就不怎么守制,更干脆的换上大红衣裳。

胖队长不但衣裳是红的,簪子也是镶红宝石的,腰带也是红的,甚至在马梢子上也缠一圈儿的红布。

柳云若忍俊不禁:“你怎么不染个红指甲,你就缺少个红指甲?”

胖队长嘟起嘴儿红红的一片,难得的对着柳坏蛋笑嘻嘻,或者说他对柳坏蛋的大红衣裳笑嘻嘻:“我擦了加寿姐姐的胭脂,加寿姐姐说染指甲要好些天不方便写字,我有这个就行了。”

柳家的人扑哧一声乐了,柳至也笑个不停。都凑趣儿,夸胖队长:“精神,好看!有派头!”

胖队长乐颠颠儿,和他们分开时居然还道个别:“走开,会见会见。”

……

任家的话很快到太子耳朵里,太子心里格登一下,他知道自己从迷雾中醒来。

谁是忠心到底护他登基的人,除去国舅,就是岳父。他怎么能因为太后没为皇后杀欧阳容就纠结这些天呢?

太后敢把欧阳容捧成贵妃再杀,那当年失宠的皇后她没有动……太子现在知道是成全他,也成全加寿。

当年太后杀机一动,加寿从此背负名声。太子哪怕和她再青梅竹马,也不能原谅这事情。他年掌权,和加寿势必生分。

太子后背冒出冷汗,幸好幸好太后疼爱寿姐儿过于任何人,不然的话……

要说皇后担足加寿的情分,前几天太子认为是太后刻意而成,此时他持原来的观点,确实,母后担足加寿的情分,才在这后宫之中还在皇后位置上,虽有两年受难,却也是太后庇护之功。

太子不再迟疑,走出房去内宅看望加寿。自从加寿有孕,殿下就睡在书房,每晚去看一看。

两个人的感情深,太子内心再不满的时候,也只怨太后,对加寿没有一天疏忽。现在想想幸好没有疏忽,不然想得明白,哪还有脸面儿去见寿姐儿呢?

……

加寿在烛下兴致勃勃绣小孩子的肚兜,宝珠不时指点下她。见太子春风满面的进来,跟前两天明显不一样,宝珠暗暗松一口气。

欧阳容死以后,宝珠最担心的就是皇后娘娘和太子乱想疑心。以宝珠来看,他们想明白很容易。想得对却有难度。

当年的太后没杀皇后,保全殿下有父有母,殿下,您能想得到吗?

------题外话------

卡文的时候,坚持十点,仔就得放弃早饭。不管写多写少全一样。为了今年结文,而必须多写。一旦放弃就疲倦感全上来,只想休息。写两年以上长文的人很多,但两年写这么多字,一万以上的不知道有多少。仔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加油。

明天会多些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