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战哥最讨人喜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都能让皇后受难两年,要她的命并不是不行。但太后什么也没做,宝珠是头一个打心里深深感激她的人。

要是和太子有杀母之仇,再保他登基都让人不放心,何况是把女儿给他。

再抬眼看一回,殿下不避开岳母,依偎在加寿身边,两个人亲亲热热地看小衣裳,宝珠笑容加深。

……

加寿在吹大牛皮:“寿姐儿扎的花儿可不是能嫌弃的,元皓多喜欢啊。好孩子表妹多喜欢啊。正经表弟多眼馋啊。二妹见到也爱不释手,只是她大了,过了歪缠着要东西的时候。太子哥哥也不许嫌弃。”

太子往眼前再近一寸,装着才见到:“哎哟,这么好的空心花儿啊。”

加寿吃吃的笑起来:“寿姐儿只扎外一圈,里面的简单留给母亲。”对母亲挤眉弄眼的示意串供:“母亲是这样的吧?”

寿姐儿还是快活人儿一个,宝珠陪着她嫣然:“是啊,繁琐的花儿得烦请加寿扎才行。”

太子把脸全贴到小衣裳上:“可怎么看,也是外面这一圈针法简单。”加寿佯怒的嘟了嘴儿,太子放下小衣裳把她哄好。

小夫妻虽然分居,但不影响加寿每天喜盈盈。睡下来,又有母亲相伴,叽叽呱呱说好些话,加寿还是得意人儿一个。

要问她有没有感觉出太子最近的心绪变化,宝珠不会在太子府上问,加寿也不会在太子府上说。而有些话,过去就好,不说出来不翻动它最好不过。

……

在萧战“大捷”以后,梁山王寻个儿子应该不会再算帐的日子,摆上一脸的“虚心”问他:“那仗怎么打的?前面虽输,却把人马一个不少的带回。后面带女兵去又怎么赢的?”

萧战在个头儿上不占优势,却不妨碍他以眼神斜睨。梁山王缩一缩身子,扮个可怜模样,嘿嘿笑上一通,萧战给他一通大白眼儿,摆一个“勉为其难,不是自家爹才不给面子”的脸儿,说起来。

“您当我和加福真的只吃新鲜果子,吃新鲜烤肉去了吗?”

梁山王奉承的点头:“那是那是,我的儿子怎么会是酒囊饭袋一流。”

“还有加福?”萧战又不满意了。

怕儿子发飚,哪怕只有父子在大帐里——也因为只有父子在大帐里,王爷不怕丢人——他赶紧改口:“那是那是,还有我的好儿媳,呵呵,战哥儿,这门亲事定的好吧?”

萧战捶脑袋自言自语:“这是夸我,还是夸您自己?”

“夸你夸你呵呵,儿子,别耽误说话。”梁山王送上大笑脸儿。

“那以后,不在背后乱怪福姐儿要吃新鲜吧…。”

梁山王机警的拦下儿子后面的话,怕他借这个机会又要海南的果子、太湖的螃蟹。忙道:“想吃就出营,老爹有好些新鲜地方给你们玩耍。上回你们来,天大冷的,日子又短,不是老爹不说,是说了也玩不好。现在就可以了,你们小俩口儿对老爹多好,以后就陪着老爹不走了,好地方不便宜你们难道等着发霉不成?”

萧战有些满意:“这样的爹才是好爹。”

“好爹,自然是好爹,如假包换,童……呵呵,童叟无欺的那是做买卖,你我父子不是买卖。”梁山王笑得天真无邪。

“不做买卖的好爹应该要什么给什么吧?”萧战笑得没心没肺。

“且住!一件事归一件,先说完你打仗的事儿。”

萧战继续大吹特吹:“我和加福一面吃新鲜东西,一面看地形。您总说少出去几回,但我们不多出去几回,哪里短短几个月周围地形了然于心。”

梁山王不以为然的啧下嘴。没等他话出来,萧战堵上:“当然,曲折地势小心为上,我们不敢深入。我们是不怕,只怕惹您担心不是。”

梁山王很想骂他狡猾是对的,但凡事推老爹身上不对。

“来了这起子敌兵,以一千人对上三千人,自然要凭好地形。教训他们要地利,带着福姐儿的女兵去也是一样的打法。上一回狭道迎敌,他们见道路窄还有谨慎。见我逃回来的,第二回带女人去,哪能不轻敌?那狭道,哈,”萧战得意上来。

梁山王支起耳朵,却听到一句不入耳的话。

“狭道作战,岳父带着我们打过一回。”

梁山王嘟囔:“这句不说也罢。”

“入藏的那一仗,我岳父以不到一百人对敌五千人,当时占的就是地势的便宜。我呢,也学上一回。”

梁山王嘟囔:“自家祖父陪着你,自家老爹在这里,犯不着学他?”

“我有一手好弓箭,这可是加福舅祖父亲自点拨我的。”

梁山王喜欢了,重新眯起眼睛:“老国公教的?好呀好呀。”

萧战抬抬下巴,更大吹起来:“听说我要走了,舅祖父把我叫过去,他说战哥儿啊,你的弓箭还没有成呢,你爹真是太不像话!”

梁山王磨磨牙。

“舅祖父说怎么办呢,赶紧的全告诉给你,你自己练吧,不然你保护不了加福,你的爹又不靠谱……。”

梁山王忍无可忍:“小子,差不多就得了吧,说重点!”

“哈哈,我这一手好弓箭,我站到狭道上,我往下射猪羊一般,哈哈……”

笑声中,梁山王明白了:“你小子一个人哪能退敌兵,你再快的手也射不完三千人。加福的女兵,有一半是龙家所赠,只怕也是弓箭手吧?”

萧战跳了起来笑嘻嘻:“爹你真聪明。”

梁山王没好气:“我是真笨还差不多!早知道你带几百神射手,我还担的什么心。几百人对三千人听着兵力悬殊,其实呢,一个人射五、六个人,这仗就不用打了。你要是带上几百姓龙的,你那伯父们,你可知道辅国公龙怀城有一回一弓开七箭,把他自己的一条命从乱军堆里救出来,再来三千人也不是你对手。他只要多开几弓就行了。”

越想王爷觉得自己笨到了家,气呼呼地不知气自己没眼力,还是气儿子太能耐:“还狭道?你站上面,人家在下面,展又展不开,说猪羊都是客气话。你直接说蝼蚁吧,由着你射!”

一张黑脸儿凑上来,萧战满面笑容:“那,以后对我们百依百顺不冤枉吧?”

“百依百顺还谈不上,你小子还小呢,大事情还得爹拿主意。说吧,你要什么,提出来我听听。”梁山王骂骂咧咧:“老子这一回输得冤枉,把龙家给忘记。”

萧战的要求出乎梁山王意料。

“护好我的舅哥们。”

梁山王纳闷:“就这样吗?不许憋坏招儿在后面等着我。”

“就这样!”萧战回答。

军中还没有收到贵妃西去的消息,萧战还有担心:“虽然欧阳贵妃不算个什么,但怕不长眼的京官弹劾来弹劾去。欧阳保到底死了,太后要是想舅哥了,借这样的机会,来道圣旨回去受审,把他们带回京去可不行。,爹你得拦住。”

“回去也不是大罪,甚至不定罪。太后想孙子,我怎么拦?”

萧战沉下脸:“坚决不回去!至少今年不能回去!爹您想啊,下面的事儿黑的多,万一他们在路上给舅哥点儿气受,你怎么对得起我岳父?”

梁山王差点儿又要恼,老子把个英明神武的儿子送他十几年,哪点儿又对不住他呢!

如果不是怕和儿子吵起来不赢,一定说出来。

想想这儿子在岳父和亲爹上面糊涂的从来分不清轻重,梁山王咽下这口气,对儿子的话选择性听在耳朵里。

“好好好,那我拦下来,最近有圣旨来提人,我不许他们回去行不行?但,你也得给爹点儿什么,不能让爹白担。”

梁山王说完,眼珠子乱转,脑海里开始打主意,要儿子点儿什么好才行呢?

萧战却没有问,走上来径直给他一个大怀抱,把父亲坐着的身子揽在他的怀抱里。

猝不及防,梁山王就到了儿子怀里,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家人味道。虽还有盔甲的味道,但最深刻的来自于这是自己的家人,勾动出常年独自呆在军中的梁山王魂牵梦萦的思乡之情。

猝不及防的,他湿了眼睛。正想说这样真好啊。身子一空,儿子松开自己。

按说这是夏天,这应该是各自有了凉快,但梁山王却觉得一冷。对儿子看去,有点儿可怜巴巴,巴望着再来上一次。

萧战这种混小子,越是看出来,越是奇货可居。双手抱臂得意洋洋:“不错吧?知足吧?还想要不想?想要以后全听我的。”

他那得瑟模样儿实在气人,梁山王恼羞成怒,跳起来就骂:“什么好的,不好不好,以后我不要了!”

话音刚落,外面有人进来回话:“回王爷,京里圣旨到了大同,余伯南大人让人传话,请王爷明儿一早集齐三军接旨。”

他说完就出去,就没看到小王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王爷怀里。刚才是老的坐着,小的又大个头儿,没法子滚到怀里,只能抱爹。现在老的站着,个头儿展开,萧战一头扎到父亲怀里,抱着他的腰身左晃右晃:“咱们说好的,咱们约下的,明儿不许变卦,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让儿子拿话调侃过的王爷在第一晃的时候,暗暗告诫自己,不要不要,老子不稀罕。

第二晃,他觉得自己的心水一样的荡漾,温暖的如冬天火炉上煮的茶吊子,水泡四溢随时会沸腾。

第三晃,全身心都涨得满满的,这种热血沸腾和战场上不一样,但沁入骨中,让王爷再也说不出不要的话。

他认栽,这是他的儿子,骨子里的亲近根本不听他的负气指使。

张开手臂,也把萧战抱在怀里,王爷刚才湿了没干的眼睛又一回沁出水光,随时会流出来。

“好好,咱们说好的,明儿让他们不要露面,就说咱们没见过他们。”

萧战继续晃他:“那三军这么些人,嘴能管得住吗?”

梁山王吸吸鼻子,他可以承受千军万马,却快要承受不住眼前。儿子的话好似夺魂索,让他心里飞快的往外出主张,此时此刻,哪怕战哥儿说要兵权,梁山王想自己也会答应。

让萧战有一点儿失望,梁山王都不忍心。拍着儿子后背,一面想着好宽厚,一面道:“这就点兵,除去站岗的全到校场上,这就让他们管好嘴,明儿谁乱说,以后不要在老子这里呆了!”

“走走走。”萧战以抱着他的姿势往外就拖。

梁山王倒不介意这姿势出去,但走路实在不方便。最后把儿子狠狠一抱,让他放开自己,雷厉风行的让亲兵传令,和萧战先到校场上等着。

很快三军到来,执瑜执璞也到了。见高台上王爷严肃满面:“小王爷有几句话,大家伙儿要如同听到我说的一样。”

说完,他退后,萧战走上中间,高声道:“明儿京里有圣旨到,”

东安世子没来由的先一惊。

“大家伙儿听好,不许有人说见过我舅哥在军中!我舅哥还在路上呢!压根儿就不在军中!要是有人说错了话,我舅哥让带回京去,哼哼,”萧战往旁边几步,对父亲晃晃脑袋:“我爹有话对你们说。”

梁山王大步走出:“明天谁不按小王爷说的办,就是不敬本王。不敬我的人,别在我地盘上呆着,今天就赶紧的滚蛋!”

东安世子松一口气,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样就行。

这样安排,萧战还不能完全放心。他又赶到加福帐篷里,钟南等人全在这里商议。

……

钟南觉得没必要,从听到表弟说死了欧阳保,钟南就没有多想过。在今天让战哥又提出来,还一定重视,钟南头一个发言,凉凉地道:“当年三军的面说这话?三军中没有京里的人吗?战哥,你这一手儿巴结太后,我服。”

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也这样想,都露出笑容。葛通父子也是一样,霍德宝紧随钟南之后挖苦萧战:“福姐姐的光你都沾不完,还揽什么光彩儿,没事瞎想!”

萧战才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既不情愿舅哥走,也不放心舅哥在路上的日子。回吼一声:“闭嘴!我们家的事情不要你管!”

往外面一挥手臂:“出去!”

葛通父子怒目而视,这里只有他们是外人。

龙怀城打圆场:“全是为了瑜哥璞哥才坐到这里,小王爷您省点事儿吧,他们不是冲你来的。”

萧战这才没有话,让大家出主意:“万一明天圣旨上的话厉害,我爹拦不住怎么办?长孙不是,太后眼里最看重的。”

执瑜执璞寻思下:“不对吧,太后现在最看重的应该是还没有来的小八,和大姐的孩子。”

“再看重他们也不在面前,是能帮忙劝,还是能帮忙哭?咦对了!明天关键的啊,还得加福。”

萧战对加福堆上笑:“有劳福姐儿明儿哭上一哭。”

陈留郡王莞尔,和坐的最近的龙二悄声道:“你还别说,我现在喜欢上他。再过几年,只怕他也是我最看重的晚辈。”

龙二也道:“冲他这一片用心,我也打算喜欢他了。”

刚说到这里,萧战给他们鄙夷的脸儿:“全不中用,算了吧,明儿还是让加福大哭一场,我负责抱着舅哥不放。”

龙二失笑:“话全在您嘴里,我们还没寻到话头说话呢,怎么就成了不中用?”

萧战问到他脸上:“那你说,你说,明天怎么应付?”

龙氏兄弟和陈留郡王出了几个主意,却不如加福明天大哭的好。就定下来,梁山王挡不住,由福姐儿耍赖去。

大家散了,龙氏兄弟心里没底,怕真的拦不住,就得放执瑜执璞走。对陈留郡王说一声:“弄点儿好吃的,要是明天走了,今天这是道别饭。”

陈留郡王说好,兄弟们出来,亲自去寻伙夫说话。但没到地方,见露天搭的篷子下面萧战先到了。

“咚咚”的剁菜声中,一股辛辣味道往人鼻子里蹿。

龙氏兄弟打起喷嚏:“有人病了吗?等大姜汁子用?”

萧战把个帕子摇一摇:“不是,这是催眼泪用的。”把帕子按到姜汁里,往龙氏兄弟面上按去:“闻闻,试试管不管用?”

“啊嚏!”龙氏兄弟愈发的发作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