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袁小八/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倌说过,依就跑得飞快。昆小五愣住,随后追上去:“宝倌,你不理我了吗?”

“没有啊,我对你说了,我这是去听郡王说古记。你也来吧。分点郡王对一只鱼和一只兔子的好。”宝倌还是跑得一溜烟儿似的。

昆小五只能继续也跑着才能和他说上话,他有些难过:“宝倌别去了,我刚对你也说了,我不喜欢他们,也不喜欢小王爷,就是郡王对待人上面也表里不一,看看他自家的侄子,他笑得比糖还甜。平时说爱兵如子全是假的。”

宝倌暗自庆幸自己问过父亲以后,再听到小五的这一段话。不然没有防备的听在耳朵里,就冲着一只鱼一只兔子是自己的兄弟,和小五也是自己的兄弟,他胡说八道,那可太可气了。

宝倌就斜眼他:“是兄弟的,听我的?”

“听你的。”昆小五嘻嘻:“我平时不是总听你的。”又有些伤心。他和小霍将军玩的好,有时候也想到人家有爹照应而他没有,而宝倌平时照应他。

“你要还当我是兄弟,就拿我的兄弟当兄弟,敬我佩服的人。你要不当我是兄弟,那就算了。”宝倌说完,把个嘴儿又噘起来,先把个生气的模样摆出来。

昆小五大惊失色:“你,我,”他意外的停下脚步,而宝倌也原地站住。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睁得圆圆,分外认真:“小五,有一天,你也会眼红我吗?”

“怎么会……”昆小五只说到这里呆若木鸡。

宝倌有点儿伤心的神气,不是装的,他是真的伤心若夜空中星辰点点无处不在。真的去掬,又不见得有一捧。装看不见,却又闪在心头。

“小五,你的主见是对的,我祝你鹏程万里。你的主见是错的,你就听我的。兄弟的兄弟是兄弟,别乱想了。”

前面不远处就是加福的帐篷,不知陈留郡王又说了什么,这一回大笑声阵阵更是欢乐,勾的宝倌心痒痒的。而他人小鬼大,知道今天对昆小五不能说的太多,到这里刚刚好,由他自己回去想。

想明白,还是好兄弟。越想越糊涂,别人也不能一回两回的捞他。

“你要听,就一起来。”宝倌迈开小步子,箭似的进了帐篷。

昆小五在后面着了急:“哎,啥叫鹏程万里,这鹏程是什么啥玩意儿。我只听你说过不远万里。这鹏程是个什么撑子,倒有万里?是伞撑子吗?我见过的最大的伞撑子一里也没有。你祝我有一万里,是什么意思?让我光撑伞不见日头?”

宝倌暗暗好笑,父亲说他们以后可以和自己并肩,却不是一路上的人果然不假。条条大道通远方,自己鹏程,他要伞撑子,这也没法子纠正。他不回话。

昆小五没有办法跟过去。嘴里还嘀咕道:“有一万里的撑子吗?”

……

帐篷里几十个孩子,包括年长的萧氏兄弟,此时都坐在陈留郡王的身边。往外似涟漪般的一圈又一圈。最中间的,在郡王一左一右的,是萧氏兄弟也要让步的执瑜执璞。

执瑜执璞没拿到活口的懊恼已经让姑丈抚平,聚精会神听姑丈说打仗的事情。

“呼”,宝倌跑了进来,跟鬼撵脚似的。执瑜想要笑他,“呼”,宝倌绕过纱屏到了加福面前。他的小嗓音叫起来:“福姐姐,刚才分果子没有?我的在哪里在哪里。”

执璞一缩脑袋没忍住,在姑丈说话的停顿声里扬声取笑:“你的,我和哥哥代你吃了。”

宝倌没顾得上回话,他和萧战吵了起来。

萧战见他进来讨果子哪有好脸儿,手一按案几就要长身而起,还没有长身而起,先和宝倌瞪上眼:“果子是给你的吗?专给福姐儿的!我父帅都没有专供。沾光的,你分一个。你是专门可以讨的吗?”

加福在吵闹声里的,把果子递一个给宝倌。宝倌左手接过,伸出右手又讨一个。满意了,把果子握得紧紧的,和萧战开始哇啦哇啦:“我讨的就是福姐姐的,又没吃你的,要你多话!你不说,我没当你是哑巴。”

“格吱!”

外面人都听得到,也看得到近纱屏的宝倌把一个果子咬一大口。

萧战火冒三丈:“给你吃,你还敢多话。再说你要两个做什么,你又不是加福,你只能要一个。”

钟南忍住笑,小小声道:“你又不是加福,赶紧出来吧。闹的我们外面也受干扰。”

顺应着他的话,宝倌真的出来了。而萧战在后面追,过了纱屏战哥就想到陪福姐儿是头一大责任,手扶纱屏气哼哼:“别再来了。”扭着粗壮身子转回去。

宝倌把一个果子抛给昆小五,另一个咬着,挤到人堆里,不客气地在执璞身边坐下来,成了离陈留郡王第三个最近的人。

大家都对着他笑,宝倌狠狠环视一圈,挑衅道:“看我做什么,我就坐这里,谁不舒服谁忍着!”

昆小五低头一点一点咬着果子,忽然听到纱屏内传来小王爷的怪叫一声:“揍他!”

嘻嘻哈哈的笑声又起来,昆小五忍了又忍,也忍俊不禁。

……

第二天梁山王邀请所有随萧战去山谷的人出营游玩,昆小五也没有例外在范围之内。昆小五说去。霍德宝在没有人的地方出了一口长气,觉得梁山王对他有过很多侮辱的话,但有时候还是让人挺有脸面。不知道小五会不会这样觉得?

……

到了地方扎下营地,梁山王单独和儿子媳妇一桌,离开众人远远的。王爷为加福亲手倒上酒,蜜色的酒一看就不是军中所有。

“加福啊,公公求你件事情。”梁山王看上去不是开玩笑。

加福连声道不敢:“父帅有话尽管吩咐。”

“要是我没有弄错的话,你母亲和太子妃得子的日期是腊月里。”梁山王沉吟着。

加福为这日期,频频写信回京,她点点头:“父帅记得没有错。”

梁山王悠悠叹一口气,以他平时横冲直撞的谈吐,加福都有些不习惯。她问对坐的萧战:“你又惹父帅生气了?”

萧战无辜的摊开双手,再对四下里连天篝火瞄瞄:“父帅惹我生气还差不多。看看他带五万人出来,差点儿我以为带咱们打仗,这哪里是游玩。”

“那父帅为什么不高兴?”加福乌溜溜的大眼睛回到公公面上。

梁山王咧开大嘴,陪出一个笑脸儿,把萧战和加福又吓一跳。萧战小心翼翼:“爹,你哪里又不痛快了?不痛快你和我说,就有不痛快也不关福姐儿事吧。”

梁山王噎上一下,对着儿子无奈:“你就没有看出来,我这是有求于人。”

“那就更不在常理上,福姐儿是您儿媳妇,你有话只管说就是,求?只怕不是好事儿。”萧战语气里满是对父亲的了如指掌。

梁山王气结:“我怎么不是好事儿,一定是好事儿,你等我说完再评好不好。”

“您说您说,我听着。”萧战还是不敢放松的神色。

梁山王恼怒白他一眼:“和你说,你又不当家。这事情只有加福当家。”萧战闻言乐了:“这话在理儿,父帅您如今说话越来越中听。”把个大拇指翘起送上去。

梁山王当成夸奖,哈哈道:“你爹我什么时候说话不中听过。”仿佛这句话给他莫大的底气,清清嗓子,王爷对加福把笑容挤成化不开的一团:“福姐儿,你今年十二岁,至多两年,你和战哥还要回京,你们会在京里大婚。”

萧战和加福相对就更糊涂,两、三年后的大婚今年说它做什么呢?

“所以,你们今年就别回去了吧。你来这里也看到了,公公总是一个人,好不容易你们来了,不想你们走。也不是不放你们,你们总有回京的时候,一定会回京。但今年,让你哥哥们回京去,你和战哥留下来陪着公公过年好不好。大过年的,一个人冷清。有你们在,咱们放鞭炮,咱们雪里打猎去。”

“嘿嘿嘿……”梁山王又是一长串子的笑声。

加福不忍心上来。她在家里是长辈疼,手足们亲。顺便想一下公公说的一个人常年的过年节,就觉得不是滋味儿。

但让她不回京看新来的弟弟或妹妹,还有小外甥。加福却不能一下子就答应。

而萧战也没有帮腔。战哥能和父亲吵成翻天覆地,但作为儿子的心疼也有。

父亲的话把战哥提醒,带加福出来是艰难的,祖父为此往太上皇太后面前奉承,和岳父争执不休才办下来。提前把加福送回去,如果岳父说留下来待嫁,战哥可没法子。还有祖母只怕也要拦下来,也要说待嫁的话。

萧战垂着脑袋,用筷子扒拉着面前的菜。

加福看在眼睛里,明白在心里。战哥飞扬跋扈,但对外,必有的关心不会少。对家里人,也不会少关切。他想陪公公一看就知。

而加福也不能保证父亲和太后不留下自己…。面对公公有几分可怜的等待,加福嫣然:“听父帅的,我和战哥今年陪您过年。”

“哈哈哈哈……”梁山王的笑声可以把天冲破,跟来的人正在吃饭,让他骤起的笑声吓掉筷子的都有。

他们自然弄不明白原因,只知道王爷这顿饭吃得笑口常开。回帐篷的时候,还兴致勃勃主动招惹下儿子:“哎,战哥儿,好儿子,你以后听不听老爹的?老爹让你带上五千人你还不肯。以后但凡你不肯,老爹就陪你们小俩口儿出来,回回带上五万人。”

萧战扬身叉腰,鼻子里出气:“哼!”他的爹早进了帐篷,在帐篷里又是一通大笑,儿子的任何举动看到也不放心上。

秋去冬来,十月里回京的人只有执瑜和执璞带着奶妈和家人。

……

早几天,收到信的龙书慧回到大同城里,带着显贵媳妇和显兆媳妇把姑母的家收拾一番。龙四每天到城外接,这一天把执瑜执璞接回家。

摆开一桌子好菜,执瑜执璞也不客气大吃起来。吃完也不多寒暄,回自己家香汤沐浴,暖阁里睡去。睡起来再接着吃。如是三天,香脂也抹得充足,兵营里大风吹干肌肤的那点儿干黄消失不在。胖兄弟们对龙四和亲戚们告辞,有信及特产带上,雪中回京。

他们回来以前,没法子写明日期,但十里长亭上,还是见到高矮不等的一行人,后面又有马车。

大红雪衣,肥白面庞。元皓摆动小手催动小马:“表哥,我们在这儿呢。”

在他后面跟上韩正经、小十、小六苏似玉、好孩子及小红。马车里探出褚大花:“哎,我们也在这儿呢。等上好些天了。”

科考后留在京里的龙显邦、龙显靖、龙显宁,马高腿长越过胖队长,胖队长兴奋的面容变成气愤,欢迎的小马鞭子变成寻衅的晃动,尖声斥责:“给我退后,退后,”

他机灵的支使小十:“那叔叔,你干看着不成?”小十就鼓起眼睛把小龙氏兄弟一通的埋怨,胖队长趁机跑到最前面。

家的气息,就在这吵吵闹闹中扑面而来,执瑜执璞下马捧腹:“哈哈,表弟你总是赢的。”

抱抱元皓,元皓一定要求抱抱他们的脸儿。又去抱起韩正经,轮流在手中过一过,笑道:“你们都长这么高了。”韩正经小脸儿也喜悦的发了红。

好孩子过来:“表哥我大了是不能抱的,不过你看我的个头儿,我比胖孩子高一点儿。”

“三从四德。”从怀里掏东西,小未婚妻一岁的胖队长对她一嗓子。好孩子扮个鬼脸儿回他:“咱们家不讲这句。”

大家全笑了:“哈哈,她比你高关三从四德什么事儿。”

“她得听我的,不许长得比我高。”胖队长嚷着,总算把怀里的东西取到手上,是个白玉盒子。

带手套不方便去盒盖,小黑子过来:“我来打开。”见胖队长已去了手套,亲手打开来,里面是白雪似的一团上好香脂。

“二位表哥蹲下来。胖还行,就是不润泽。”胖队长指挥着,挖一团香脂到执瑜面上,好孩子过来:“表哥,我帮你匀。”把小手哈哈暖,为执瑜涂抹一回。小红去为执璞涂抹。

韩正经和小十张开雪衣,从北风过来的方向挡住风势,还解释一下:“香脂要暖暖的才能涂的好。”小六苏似玉把哥哥们手上也涂抹一回,彼此都明白,也说了说:“太后见到会放心些。”

跟的人含笑看着。

一路行来,执瑜执璞面上本为冷如冰,等到收拾好,不但脸上让揉的气色红润,也暖和起来。

褚大花觉得是个她说话的空儿,抓紧表白:“我们在这儿呢。”

我们?执瑜执璞看过去,见大花肩膀上露出一个小脑袋,车帘子打开,北风进得去,吹得她小眼皮眨动,但小小笑脸儿灿烂不改。

“容姐儿?”执瑜执璞左右看看,见车后出来她的奶妈才觉得放心。风太寒,容姐儿太小,不由得胖兄弟虽然感爱弟妹来接,也抱怨道:“生病可怎么办?怎么倒带上她。”

元皓苦着脸儿:“本来大花要带多喜加喜增喜添喜出来,我们拦下来,就没防备到她带容姐儿来。”

这句圆的挺好,但车里又出来石氏的笑脸和下面的一句话暴露真相,元皓问表哥:“容姐儿的父母亲没有回来吗?她其实是来接父母亲的。”

“没回来。”执瑜执璞心里有了数。有石氏在,没必要兄弟们再责备下去:“外面太冷了,别把你们也冻着,快看看我们还有要打扮的吗?没有了就回家去。”

车马往京门去,大花在车里对石氏道:“五伯母,是我说的吧,带阿容出来一定会挨说。”

“挨说。”容姐儿抱着手炉学话。

石氏笑着为大花拉一拉弄乱的衣襟:“有我呢,是我想早早的看你慧姐姐,又想给他们早早地看容姐儿,这事儿赖我,我们大花是热心仗义。”

褚大花重新高兴起来,她不但随父亲面容,憨厚性子也随褚大,把这事瞬间抛到脑后。

家门下马进去见父亲,袁训满心欢喜,满心的话要说,但不敢占先。这就带着儿子进宫去见太后。

……

听到通报,两行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下太后面颊。太上皇见到都是难过的,问太后道:“让他们再也不许出京,免得走了几个月,夜里你还是睡不好。这回来了,我看你更要睡不安,又要担心他们什么时候走。”

“好。”太后只说一个字就说不下去,泪水落到她的嘴里,让她惊觉原来有了泪,唤宫人捧铜镜,取帕子拭干净,又让人取脂粉涂过,端详着是个高高兴兴,执瑜执璞等人也到宫门。

太后忍着起身来的冲动,只对外面张望着。宫人体贴的早把殿门帘幔等都打起来。她的眼神儿也不济看不远,但执瑜执璞一双雪衣大红袍——觉得红的衬精神。太后好似看到两团火,暖暖的有了熨帖。

“太后,我们回来了。”执瑜执璞出现在殿内,太上皇呵呵笑着,太后忍了几忍,泪水还是潸然而下,而殿内的宫人,不带笑的,也陪着落下泪水。

头一个老任保是一定要陪太后哭的人,他也头一个走上来检视胖兄弟:“我的小爷们啊,你们才多大,就敢去兵荒马乱的地方。了不得的事情,太后说要打呢,太后夜夜挂念呢。”

执瑜执璞陪笑:“任公公说的是。”太上皇使个眼色,也不用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径直到太后身边,执瑜跪下,到太后左边,执璞跪下,到太后右边,握住她的手,祖孙六只眼睛相对,相互看对方的脸面儿好不好。

扑鼻的香味薰得太后直想皱眉,这分明是宫中出去的香脂。宫中的香脂并不仅仅宫中用,长公主瑞庆也有,赏给宝珠的也有。但只一猜,是元皓做了机灵事情。悲伤让冲淡不少。

忍住泪,抬手要打,要落下来的时候又停住,一声长叹:“唉,两个不懂事的,你们可把我气坏了。”

说着话,气又上来,手又抬起来,又要落下来的时候又舍不得,又是一声长叹:“在外面吃苦了吧,哪里能有家里好呢?”

胖兄弟回来的路上商议好的,只是陪话不敢分辨。

太上皇看不下去:“我说你要打就打吧,那个手抬起来落下来,你活动筋骨呢。”

太后对孙子看看,见他们结实健壮没有下去多少,不知道他们在路上也大吃大喝,不像去边城的时候吃喝上随意,暗想兴许在外面没受委屈。既然在外面没受委屈,回来了,太后更不给他们委屈受。

眼角见到袁训,太后手一指对上袁训,把怒气还是给侄子:“全是你不好,这是你以前从军的病根儿,把我孙子带坏了!来人,给我打他。”

任保自当的上来劝:“天冷,太后等天暖和再打忠毅侯不迟。”天冷跟打人不知有什么关系,但太后哼上一声:“也罢,天暖和再跟他算帐。”

太上皇揭短:“我记得你从天暖和的时候要打他,一直等到冷天上?”太后怒气冲冲:“你不说话我记得住你在这里,别说话了,我孙子回来了,我顾不上理你。”

到这里,算闹完一出子,太后的气下去不少。揽着两个孙子问长问短:“瑜哥,你在外面饿到没有?”

“没有,梁山王伯父对我和二弟好着呢,见天儿给我们吃好的。战哥都退后呢。”执瑜倒是不亏待梁山王,把他吹捧一通。原因呢,也有再离京的时候太后会安心。

太后笑容满面夸了夸梁山王:“他是个不错的。”又问:“璞哥,你在外面冷到没有?”

执璞就吹捧姑丈:“没有,姑丈都没有用火盆,全给了我和哥哥。”

这些话太后信不信不一定,但确实安抚到她。她的激动平复不少,就想了起来,往殿外看:“加福在哪里,战哥呢?怎么不把妹妹带回来。”

执瑜执璞叫苦不迭:“哎哟…。”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福姐儿怎么了?”太后有了慌乱。

执瑜苦瓜脸儿:“有几句不平的话,要请太后评评道理。”

“说,有我在呢,我看谁敢欺负你们。”

“梁山王伯父好不讲理,”执瑜气愤上来:“我和二弟一到军中,就打听他对加福好不好,要是不好,叫上战哥我们扭头就走。”

太后板起脸:“就是。”

“结果呢,他对加福好的不能再好。太后您听我说,他的王帐,他不住了,让给福姐儿住。”

太后重新又笑:“那他住哪儿?”

“他说一个军中不能搭两个王帐,他和小兵挤帐篷。”

“哎呀,他倒这么好?”太后喜悦满面。

执璞更愤愤:“他岂止是这一件子,还有给加福吃的比我们还要好,我们劝了他,三妹是个女孩儿,吃的过于发福不好看不说,也骑不动马,就不能陪战哥。结果他说,”气的胸口起伏几下。

太后急急地问:“说什么?”

“王爷伯父说,接来加福不是骑马打仗的,这是太后疼爱的,在军中坐镇就行。平时风也不给吹,雨更不给淋。要是闷了,才许安全的地方走走,采采花儿就行。”

袁训给儿子们使个眼色,暗示他们差不多就结束,别编的怎么听怎么假。

执瑜道:“那再说一个吧,我们走的时候,加福战哥东西都收拾好了,梁山王伯父抱住战哥的腿哭,说福星走了,他这个年过不好。眼看他一个人要水淹三军,战哥和我们商议,就和福姐儿过两年再回来。”

太后撇着嘴笑:“这当爹的倒这么没出息?”

“就是这么没出息。”胖兄弟们异口同声。

真正火冒三丈的出来一个,元皓信以为真,恼火不已:“太上皇太后给他懿旨,让他还我的福表姐。他离不开表姐,太后也离不开。”

袁训把他话岔开:“小人儿家别说长辈。”元皓乖乖闭上嘴。

太后问过执瑜执璞还没有见过皇帝,也没有见过别的长辈,让他们回去换行衣,拜过长辈后再去看看加寿。等他们出去以后,太后似笑非笑:“这假话编的,梁山王是个假话魁首不成?到他地界儿上呆一回,把我孙子教成扯谎的孩子。”

“我看倒不完全是假话,梁山王舍不得战哥这句一定是真。”太上皇分析着。

太后拂袖:“战哥又舍不得加福,这倒好了,两个孩子他一个人占住,这年他得多乐着过?”

“你还能拦得住吗?加福迟早要过这样的日子。丢开手吧。正经的歇息会儿,养足精神,好从你孙子嘴里问点儿实话出来。”太上皇取笑。

太后不再言语,这一天的精神明显是几个月里最好的一回。

……

亲戚们在这个晚上聚在袁家,听执瑜执璞说他们拿下苏赫的事迹。听完,元皓生气的回家见母亲:“战表哥一个人威风去了,打仗的时候从来不提表弟。”提笔给萧战写了一封信,命他不要丢了表弟的威风,说他不管什么样的威风表弟都有一份。

……

远处的北方,冰雪中有快马驰来。能见到帐篷上飘扬的旗帜时,带队的人扬起面庞,露出年青的面庞惊喜:“咱们到了。”

巡逻兵们迎上来,青年自报家门:“苏赫之子布和,我要见巴根将军。”

温暖的地毡上,巴根将军张开手臂:“小布和,你怎么想到来看我?”青年和他抱上几抱,退开来诚恳地道:“我再一次前来请求您,我的父亲还没有回来,我要去找他。”

巴根将军面上掠过黯然:“说起来这怪我不好,我不应该借给他兵马,也不应该给他通行的口令。”

布和吃惊:“这么说您找到他了……”他的面庞一下子扭曲:“父亲他他他……”

“小布和,他已经归天了。”巴根将军沉痛的道。

布和脱口而出一声惊呼:“不!”身子摇晃几下重新站稳,戾气浮到面上:“那他的尸首呢,您不会要对我说,他连尸首也找不到吧?”

巴根将军避而不答,只道:“你的哥哥们已经答应我不去寻找,小布和,你是最小的儿子,苏赫将军还在的话,也不会答应你去找他。”

布和凶狠地听到一半就打断他:“难怪他们吞吞吐吐不肯说,那他们还算什么草原之鹰!”

继续追问:“我父亲的尸首在哪里?哪怕残缺不全,”他哭了:“我也要带他回来。”

巴根将军面现难色:“我实话对你说,班仁将军的手下为得到苏赫将军的棺木死了一百人出去。”

“我父亲棺木在哪里!”布和恶狠狠。

“梁山王安葬了他!”

布和嘶呼:“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安葬他!他只会……”他咬紧牙关迸出来话:“汉人只会鞭尸。”他大恸的不能自己,狼似的嗥叫一声,跪倒在地。

巴根将军沉下脸:“我的人冒险混到梁山王中军,这消息不假。他的三军都传说梁山王安葬了你父亲。”

“地点!”布和一跳起来:“我要我的父亲回来!按我们的葬礼重新安葬他。”

巴根将军愤怒了:“我不能答应你去!我也和你一样不认为梁山王会安葬他。那这就是个圈套,你懂吗!”

布和双手攥紧拳头,悲伤让他的嗓音轻飘飘,但不改有力:“那我也得找到他,把他带回来。哪怕哪怕……他尸骨不全。”他又抽泣起来。

巴根将军对着他不知道怎么劝才好,委婉地道:“再等一年,”

“我一天不能等!”布和赤红了眼眸:“如果这是您的父亲,您会住在帐篷喝酒吃肉,却任由他躺在别人冰冷的地方。”

“据说梁山王要裁军!等这消息是真的,也就是咱们一雪中原大败耻辱的时候。小布和,我把实话都对你说了,不许你轻易的前去,按汉人的话说,这叫打草惊蛇。”巴根将军无奈之下,和盘托出。

布和硬邦邦回了他:“我不管!我要去找我父亲!”大步走出帐篷。在他的背后,巴根将军皱眉:“真是没有办法,这个小子性子真倔!”

……

宝珠生产这一天,忠毅侯府人山人海。太后早几天就不回宫里,听到回话,和太上皇坐软轿到离产房最近的房里坐下,陪着她的人虽然多,但话语悄悄的,不敢耽误太后听最早的哭声。

孩子们各背一个小包袱,各把小耳朵支起来。

太后无意中看到,让元皓到身边:“在房里背个包袱作什么?”元皓笑眯眯:“给弟弟的礼物。”太后闻言心喜,但故意道:“有礼物送给称心如意,让她们写到小八的册子上。”

“已经写上去,不过我再背着才有诚意。”元皓把包袱取下,打开给太后看:“这一个是我小时候带过的玉环,我大了,它小了,送给弟弟。这一个是…。”

太后看一看,是自己赏给元皓的好东西。太后满意的道:“你是个好哥哥。”

“我是好哥哥,我还有……”元皓说到这里,“哇,哇哇……”大哭声从房里传出来,等在外面的人一起喜笑颜开。

“恭喜太后,您又得了一个孙子。”稳婆抱着小襁褓出来,大红绣鲤鱼的锦绣中,小脸儿哭得正用力。

太后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真是个乖宝。”

孩子们事先得到交待不能跟大人抢,就眼巴巴等着。捕捉到这一句,元皓误会地说起来:“太后说弟弟叫乖宝。”

太后笑着道:“我们叫袁执琅,我们长大会念书,长大要比父亲中的高,”这个名字是太后起的,太后反复念着。

元皓又传话:“不叫袁乖宝,叫执琅。”

太后一想:“乖宝当个小名儿吧,”对着孩子看了又看,舍不得传给别人:“真是个乖宝,别哭了快别哭了,我是你的姑祖母。”

她看过,安老太太和袁夫人看,再放到小床上,亲戚们也来看一回。还是送不回去,因为哥哥姐姐们还没有看。

胖队长占先,大的要让他,小的不敢跟他抢,是兄弟姐妹们里头一个到小床边的人。

第一句:“我是表哥,我是你最好的元皓表哥。”好孩子撇着小嘴儿在后面窃笑,对小红悄声:“一会儿咱们把他压下去,只说咱们比他好就行了。”

胖队长第二句:“你也可以叫我坏蛋哥哥,因为我的坏蛋舅舅对我最好。”

镇南王全家都在这里,王爷听听这是什么话?这是把舅舅又凌驾到父亲上面。

但元皓下面的话让房中静下来。

他的小嗓音越来越柔和:“坏蛋哥哥会跟坏蛋舅舅一样的好,等你长大了,坏蛋哥哥也会像坏蛋舅舅一样带你出去玩。咱们去看大海,去海里抓鱼,给你吃大虾,给你大海龟玩……带你穿外地的好丝绸,也去见外地的好先生……带你吃芒果,给你吃椰子……还带你打仗……”

小面容有如日光跳出山涧,先是有了光芒,再在他自己的话里光芒万丈。这光芒放射到全身,让这会儿念念叨叨的元皓看上去在放光。

三年美好的回忆就不但重新照耀他自己,也把他的父亲镇南王又震慑一回。

他吃惊的看着儿子在他自己的话里容光焕发,似乎每提到一件东西,每说到一个地方,都是他生命中的瑰宝。

而事实上,在交通以车马船为主的本朝,这走遍全国的经历也确实是不管大人也好、孩子也好的一件宝贝。

“带你去洞庭湖、太湖、洪泽湖……看黄山的日出……去山里自己挖大山参,坏蛋哥哥挖的全归你……”

在这样的话里,镇南王哪里还想得到和坏蛋舅舅论高低。就是客人们也让感化到小王爷美妙的叙述里,对忠毅侯投去敬佩的一瞥,又羡慕的看向孩子们,最后羡慕的是小床里还听不懂话的袁小八执琅。

元皓最后说的是:“坏蛋哥哥不仅带你一个人去,还要当坏蛋舅舅,等加寿姐姐把小外甥接来,这些话也要对小外甥说一遍。你不要和外甥抢,就跟元皓跟战表哥抢一样。你要跟坏蛋哥哥一起疼爱小外甥,就像加寿姐姐疼我,我疼你一样。”

襁褓里的小八居然住了哭声,转动着眼珠子似在竭力寻找着声音。元皓为他晃了晃小床,退下来让给别人。

后面的人不可能有元皓说得好,这一天里最得意的小人儿,是袁小八,最骄傲的哥哥,是胖队长。

……

这一天晚上胖队长披上出门的雪衣,腰背比平时要直起许多。坏蛋舅舅家里办喜宴,孩子们都在这里用的晚饭,胖队长带着韩正经等人,往书房里辞行。

他一板一眼:“祖父说过,舅舅也说过,越是有喜事,治安上越要抓紧。虽想陪小弟弟,可他睡了。我们夜巡去了。”

袁训把胖脑袋一个一个摸过来,目送他们出去。回头来,对让打断谈话的另一个人笑道:“孩子们玩耍,在张将军面前说巡视,你可不要笑话。”

坐在这里的是张豪。

自从执瑜执璞到军中,张豪俨然是个家将跟前跟后,杀苏赫那天他也在。几个月下来,孔青父子和顺伯都认可他。回京的时候问张豪跟不跟上,张将军想家将哪有不跟上的,他也跟进京里。

袁训见到他大喜,但儿子初回家的几天没功夫私下见他。今天最小的儿子到家,晚饭前反而挤出半个钟点儿,欣然地把张豪请到书房。

不管元皓等人怎么聪明,在出生入死过的张豪面前,只能还是门外汉。袁训谦虚几句,张豪欠欠身子说不敢。他没有过多的谦词,是他沉浸在又见书房的感慨中。

十年前他潜入到这个书房院外求情,十年后他成了这家里的人。世事变幻白云苍狗,张豪眸子有了湿润。

起身来到袁训面前拜下,袁训大惊扶他,张豪泣泪:“丧家之犬,能得郡王收留,实是张某之幸。不是自己夸口,梁山王爷也曾有招揽之意,但张某心中敬佩的,除去我家老郡王,就当数侯爷。郡王和侯爷不分彼此,张某也因为是侯爷亲戚才投靠郡王,残年余生,倘若还有能效力的一二之处,望侯爷不要推却我才好。”

袁训知道,梁山王哪里是有招揽之意,他是频频的示意张豪,明示暗示跟着自己比跟陈留郡王要好。对张豪这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解释清楚他为什么不买梁山王的帐,袁训有了感动。

双手送张豪回去坐下,袁训嗔怪道:“你可不许再这样闹了,我打仗的时候你已经是前辈,以后是一家人,不讲虚礼节。”

这算是答应收下张豪,张豪一挣身子,起来又要拜认主人的礼节,袁训把他按住:“张将军,你到我家里,我三生有幸,咱们今天说明白,我拿你跟关爷一样看待,关爷在我家里是兄弟,你以后在我家里也是这样。”

在张豪的一生里,从没有让人这样对待过。军中也有追随他生死不渝的将士,但都知道他是靖和郡王的家将。张豪不认为靖和郡王对他怠慢,他本是幼年时就侍候靖和郡王的家仆,靖和郡王对他已是家将中最好的。听过侯爷的话,张豪因为不敢接受而有了惊恐。

“不不不,这不行这不行……”他连连的推辞。

袁训把脸一沉就行:“听我的。”张豪骨子里是认主人来的,当下噤声。过上一会儿,自由那奇妙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张豪因没有经历过,更觉得束手束脚。

恰好袁训问他以后怎么打算:“你想往哪个衙门任职呢?”

“愿随公子们重入军中。”张将军豪气高涨。

袁训一抹苦笑把他打下去,张豪干巴巴:“那,那,公子们不再回去,我当个管家吧。当官这事情我不行。”

“哎呀,你在家里久了就知道了,太后那里我也不敢去说。都说忠孝不能两全,但皇上早有话给我,令我不伤太后之心。对我来说,忠孝就是太后喜欢。而太后有了年纪,我虽然懂得瑜哥璞哥的心,也不是我年青的时候能再次一走了之。瑜哥璞哥已在我意料之外的走了一回,再走,光我看就是难的。”

张豪呆坐喃喃:“可我不会当官啊,我只会打仗。”他坚定不移:“我给世子牵马,孔管家要是不答应,我就给二公子牵马。”

袁训失笑:“你征战无数,怎么就想到牵马?”把关安叫进来:“你照应张将军。”

张豪随关安出去,经过的路上见到客人无数,张豪只能强自定下心肠。他虽没有攀龙附凤而来,但新寻的这主人家大富大贵,除去爵位上比旧主人差以外,别的都不是靖和郡王可以相比。

张将军只能皱眉,真的回不去,他留在这里不就成了没用的人?

片刻后,袁训负手走出。就是没有张豪的话,侯爷也由皇帝的话里明白。他自己也说出来,对他来说,忠孝都是不伤太后之心。

太后能答应把加福给战哥已经不容易——袁训硬顶着并不完全为他自己。

瑜哥璞哥还能不能回去,侯爷也是眼前黑乎隆咚。

……

梁山王也在想这事,问儿子:“你家舅哥不知回不回来,战哥,要是不回来可怎么办,”

“您不是有儿子在眼前,还留下儿媳妇,还想他们做什么。”萧战拿一些单子在眼前看,嘴里道:“萝卜白菜,怎么过年咱们就吃这个?”

他的爹斜眼还不算,双手把令箭筒一推:“给你,过年给你安排,看看你的岳父不把你骂到狗血喷头才是怪事。”

“过年吃好的天经地义,骂我作什么?”

“你岳父会对你说军费军费,军费银子不能超支。过年有羊肉汤喝就行了。还有萝卜吃,还有白菜,哈,还有白菜呢。你小子别挑剔。”

萧战嗅一嗅:“别羊肉汤了,我都闻到,全在我鼻子前面飘着。”

梁山王哈哈两声,学着儿子嗅几下,却听到一阵喧哗声。“不好,”说一声后,梁山王往外面去,身前影子一闪,萧战冲在他前面。梁山王虽有担心也不由得大乐:“年青就是腿快,小子,你今天是不是全管下来了。”

“您就快些吧,全怪您最近一直担心担心的,这不,真的出事情了。”萧战头也不回,但不耽误回话。

梁山王鼻子重重出气:“哼哼!裁军不出事情才怪。”亲兵们跟上来,见闹事的地方果然是…。东安世子的营地。

正是打饭吃的时候,当兵的把汤汤水水和馒头扔的满地都是,一眼可以看出为首叫嚣的人。梁山王大怒:“我就知道是你们!”

“王爷!这都过年了,我家世子怎么还不回来!”

梁山王吼道:“公干!老子前天还给你看过一次公文底稿,你一个月里看七、八回,我等着你后天再来看,你却闹什么!”

“公干?”那人冷笑:“等你把我们蒙在葫芦里煮了吃,我们还得信你是不是!”手臂一挥:“还我家世子,不然我们打上京城去!”

------题外话------

胖兄弟这一回还不能瘦,太后会担心。以后会瘦的。袁小八不写到成亲,仔需要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