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皇太孙/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东安世子出其不意的见到,叫出他的名字。房里没有别人,走过去情不自禁,低声地问:“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是路上让拿,还是进京后…。”

还有一丝警惕,东安世子没有说出安王。也是这一丝警惕,让东安世子认为是他活到今天的原因。这一丝警惕,让东安世子随即想起来,让犯人单独见面而有人偷听,这是审案的一个有名手段。

随后他就离开“亲兵”坐到对面去,在他的喃喃话语里冷眼旁观,这一看让东安世子大惊失色。不管这个人装的怎么相似,不相似的地方又用散开头发遮盖,嗓音也有刑后的嘶声伪装,这个人却不是他的亲兵。

接下来足足半个时辰,东安世子毛骨悚然,不但一个字不敢说,就是揭露他都不敢。

他怕大声斥责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亲兵倒简单,而柳国舅进来别的不审,单独审他的亲兵去了哪里,世子就没有办法交待。他对军中宣称这个亲兵回家,但对家里却说他一直在军中。东安世子在这一点上还没有粉饰周到,柳国舅真的抓住这点不放,东安世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才叫合适。

而眼前这个事更证实他刚才猜的没有错,他的亲兵落到柳国舅手里。世子只要有一句话回的不对,柳国舅也不用问他,转瞬就提审他真正的亲兵,两下里一对口供,假话即刻出来,真相即刻浮出。

一直不愿意供出安王,就是内外臣勾结是死罪。而安王野心勃勃早能看出,以前巴不然他在京里出点儿事情,能抓住机会显出自己是忠臣。世道一乱,忠臣也多。而现在恨不能离安王远远的,就是认识他都怕让柳国舅挑出线索。

世子不是安王的兄弟,不是为他死抗的心。而是他知道刑讯的门道,一种是乱处攀扯,不仅他是坏蛋,清一水儿的官场没好人。一种就是闭口不言,有证据拿出来,全是他的错。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一件不说,也一件不认。

东安世子选择后者,以他没有父亲以后的孤单,少得罪人为上,也指望着安王知道自己守口如瓶以后,他既然跟自己没有私下往来,朝堂上方便救自己。

这也是狡猾的一种法子,但东安世子没有想到柳国舅不愧梁山王对他的评价,比他更狡猾。

大理寺只是随便一审,把东安世子重新押回诏狱,柳国舅没有先审东安世子漏出来的几句话,而是见假亲兵有效,而世子却就范不多,用假亲兵撬开他心腹家将的嘴。口供摆到东安世子面前,东安世子无奈认了收买强盗的罪名。但对勾结京官,勾结了谁,还是只字不认。

忠毅侯如今是京里的大富大贵,陷害忠毅侯夫人,只这个罪名就足够东安世子受的。

在夜的寒冷中,他搓搓手。房中虽有一个火盆,但这地不是家里修饰过能保暖抗暑的那种,冷从脚下漫延而来,跟他心底对前程的寒不相上下。

长夜漫漫,他打算继续用思虑来打发,寻求一切可能早脱身的办法。虽然他有罪,但也不是一点儿没有可能,哪怕他绝望已出……一丝异样切开身边的寒冷到达他的耳边。

叮叮当当的是刀剑声。

初时,东安世子还以为是别人牢房的喧哗。多年从军养成的本能,他的手往腰间一放,那里没有刀剑闪个空。这一闪,脑海里闪出一句话,有人动刀剑,或者……劫狱?

砰砰啪啪的动静越来越近,直到出现在他的牢门外,东安世子浑身冷汗淋漓,这要真的是救他的人,他应该跟着走呢,还是留下来。

留下来,他也有可能让冤狱害死。但跟着走,从此流浪天涯。

一刹时父帅历年的英名如江水滚滚而来,一刹时全族战死的灵位林立在眼前。

“咣当”,牢门让推开,而东安世子沉静的拿定主意。他不会走!

进来的人蒙面,手中握着一把滴血的刀,不知他杀了人,还是斩伤了人。他的目光鹰鹫一般,和东安世子镇定的眼眸对上,仿佛有一道寒冰穿透东安世子的胸膛。

有什么突兀的进入到东安世子的脑海中,这就是这一道突兀救了他一命。

对方一句话也没有问,只那一眼辨认过人,狠狠一刀在狭窄的牢房劈落。而忽然而来的防备,让东安世子闪过这一刀,狠狠还了他一脚,把他踢倒在地。

上前一扑,搏命的敏捷把刀打落,两个人扭抱在一起翻翻滚滚的争斗起来。

东安世子更多的想揭开他的面巾,只要看到他的脸就能清楚七八分。而对方只想把他扼死、掐死、撞死,往死里整。

短短的盏茶时分,两个人在对方制造出来的生死关口上走了十几遭,诏狱的官员赶到,把刺客拉起来,把东安世子扶起。见他没有大伤,让请医生,官员们带着刺客出门。

“等等!”东安世子不顾自己还在押,牢门没有关上,他强行追出来,迫切的伸出一只手:“让我看看他的脸!”他大叫道:“他是来杀我的,让我看看他是谁!”

有一个官员抬抬手,捕快们把没来及扯掉的刺客蒙面巾干脆拽下,露出一张黄瘦面皮和凶狠的眸光。

东安世子双手指甲卡到手心里,又松开,又攥起。这里的官员兴许认不出来,但战场上厮杀已久的世子认得出来,那狰狞如草原风的戾气,虽然面容看上去不明显特异,这是异邦人不会有错。

东安世子愤怒的后背弓起,随即要跳上去把刺客置于死地的神情把官员们吓住。

他们有两个道:“世子,请回牢房,医生很快就来给你看伤,别让我们为难。”

其余的吩咐捕快带着刺客就走。

东安世子转回牢中,心头钝刀子拉过的痛不可当。他要杀自己,他不是来救自己。自己犹豫半天的要不要割舍父辈的荣耀,跟他走的心思成了笑话,他…。为堵自己的口而想要自己的命。

这个人不会是自己协助安王陷害的忠毅侯。忠毅侯要杀自己,以他兵部尚书的权柄,和与梁山王、陈留郡王有亲,轻易就能捏造自己罪证。袁侯爷要是弄冤狱,东安世子想自己早就刀下问斩。

这个人也不是审案凌厉如冰川上风刀的柳国舅。柳国舅苦苦的还在从自己嘴里挖证据,他要是想杀自己,他用不着这么花心思还寻口供。

东安世子本人,就制造过冤狱事情。包括靖和世子撵走家将张豪。那段时日二世子无话不谈,关系密切,靖和世子对张豪疑心重重,东安世子劝他留不得的就杀。靖和世子说张豪是跟随父帅的老家将,杀他族人不服。东安世子就给他出好些冤枉张豪的主意,也有暗杀的话。张豪没死,活着让陈留郡王收留,是张将军命大。

想一想,柳国舅还算公正。

而要杀自己的人,只有曾是盟友的十一殿下——安王。

而刺客的面容也让另一件事情水落石出,为什么写给安王的信给了陈三,却来了迅雷疾速的苏赫。

东安世子再一次把拳头捏得铁紧,有力的低语:“我虽不是善良之人,却也不是叛国之人。”

……

消息传到太子耳朵里,太子让人请柳至前来:“这是个契机,有人不惜闯到诏狱里杀东安世子,他还不肯招出来吗?请国舅辛苦一晚,连夜提审他们。”

太子也不肯睡了,就在书房里提审东安世子。但柳至使出浑身解数震吓哄劝,太子打迭所有心情开解劝导,东安世子咬紧牙关不开口。

耳边太子震怒:“人家都要杀你,你还代他瞒着!”东安世子闭一闭眸,两滴子眼泪滑落面颊。

他心底恨透安王,他更不能招出是他。叛国是大罪,是羞辱全族株连全族的大罪。东安世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认得安王,和他一点儿来往也没有过。

天色将明的时候,太子怒气冲冲让把东安世子押走,重重把案几一拍,素来斯文的殿下咆哮出声:“岂有此理!又让他躲过去了!”

太子知道是安王,东安世子的亲兵就是由冷捕头拿下交由柳至看管至今。柳至也知道是安王。但仅凭这些到皇帝面前定罪,还差得远。

亲兵给安王送信,抓的不是现行。凭他的一面之词,安王可以说是诬陷。没有有力的指证,捕风捉影和猜测不能给一位亲王定罪。皇帝只会怀疑太子办事的能力,和残害手足的可能。

就算皇帝以直觉相信,满朝文武也不见得相信。

…。

天亮以后,消息传到安王耳朵里。安王可先不是逃过一劫的大喜,而是不寒而栗:“他还活着?”

“班先生还在京里吗?快请他来见我!”

小子们要走,安王想起来又叮咛一句:“别忘记避开那个蠢妇!”他的王妃。

班先生还没有来到的时候,传进一句话。

“回殿下,管家大娘子请您去太子府上贺喜,太子妃生了。”

安王气不打一处来,他这会儿哪有心情道贺别人。阴沉着脸:“男孩女孩?”

他巴不得是个女孩,袁家不是以福禄寿喜出名吗?太子妃加寿就一直生姑娘生姑娘吧,没事儿想想也能乐上一乐。安王的乐子实在太少了。

但回话的人道:“是位小殿下。”

安王气了一个倒仰,直到那外省“掌柜”班先生走进来,他还怔怔对着地面呆坐。

轻咳一声中,安王醒过神,恼怒让他即时发作:“先生,这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我一天也耐不得了。”

这位天潢贵胄此时情形跟笼中困兽没有区别,班先生圆滑的回答了他:“时机成熟的时候。”

……

加寿生孩子很顺利,拿练弓箭骑马当玩耍的她,在这种时候体现出长处。生完,她还有力气没有睡。等着侍候的人给她收拾着,边听外面的动静。

按理说热闹应该集中在孩子身上,但很快门外就有元皓的动静。“加寿姐姐,我是坏蛋舅舅了。”元皓说过,韩正经迫不及待:“大表姐,胖孩子不要好字,那我就是好舅舅。”

“我是好姨妈。”

“我是好皮匠姨妈。”

好孩子和小红说完,小十急了:“让开让开,又把我撇到后面去。我才是好舅舅,我是的。”

加寿面上洋溢着笑容,让二丫出去回话:“就说我很喜欢。家里又多一个,又有好些长辈疼爱,我记住了。”

在加寿的生命里,从此又多一个家人。

董仲现抢上来看过一眼孩子白胖面容,心中欢喜的一刻也不能停留。打马回府,门人对他请安,董仲现顾不上回,连跑带跳到祖父房里,推开门兴冲冲:“祖父,寿姐儿生了。”

离过年没有几天,董大人休年假,他也在这里。手中执笔的他伏在床前正写着什么,一到天冷就卧病的董大学士口述着什么。听到董仲现的话,父子一起精神焕发:“男孩女孩?”

“男孩,母子平安。”董仲现走到床前,对父亲手中写的东西试探的看了看,见祖父没有反对,大胆的又看两眼。

董大学士抚须:“前天我把对家里人要说的话都说了,今天我虽没料到寿姐儿会生,但我想趁我精神头儿还好,把对寿姐儿的话写下来。要是我正月里撑不来,我走了,见不到寿姐儿也没什么。”

他话说得倒算流利,只是中气虚弱。

跟张大学士相比,董大学士没有出游三年无心饮风露,有心进滋补的日子。跟太上皇相比,也没有他退位后和太后相濡以沫,情投意合中生出来无忧无虑的时候居多,且宫里的保养比董家好。早在南安老侯卧病不起的时候,董大学士虽能去看望他,但也是病的时候居多。

加寿生了,董大学士满面笑容:“我可以去见你钟家祖父了,我答应他的,我能撑到寿姐儿生下小殿下。”

董仲现父子异口同声:“父亲(祖父),孩子还小,您还要支撑些时日的好。”

董大学士只手点着纸张,让儿子继续:“写完它我才安心。”

董大人不敢怠慢,一手执笔,一手扶纸,董仲现见祖父过于高兴,有些失却精神,出门让人送参汤。

再回来时,见董大学士清清楚楚地道:“三岁的时候,请封皇太孙,倪世兄可以陪伴皇太孙,张世兄也可以……”

劳心劳力只从这话中就勾勒出来,董仲现呆住,不知道难过祖父强熬精神,还是喟叹他想的久远的好。

看父亲手边纸已写了好几张,是自己回来以前就开始。也就是祖父在不确定寿姐儿哪天生下小殿下,他已盘算着皇太孙的心思。

有心劝他歇息会儿再说不迟,又知道他不会答应。以祖父性子,自祖母去世后,老来失伴,又年高虚弱,强自挣扎早就众人眼见。他这几年的挣扎,只为了加寿。董仲现没有劝,默默站到一旁研墨,知道由着他说完整,他心里才能安生。

参汤到的时候,董大学士暂时不说,董仲现插话:“这些您要写成奏章呈上去吗?”

董大学士说多了话,没停的时候还能坚持,这一停下来只觉得眼前昏黑不能回话,摆一摆手。

董大人告诉儿子:“祖父已写好遗章。”他嗓音沉痛:“除去放不下加寿,别的该准备的,祖父早安排好。”

董仲现问奏章的话不是指遗章,听到遗章心里一疼。但也就想到一件,祖父这会儿让父亲写下来皇太孙的话,那他写好的遗章里就没有准备。以董仲现来看祖父撑不过三年,他说三岁请封皇太孙的话,是请父亲呈给太子和寿姐儿的。

他的遗章里写的却是什么?

董仲现刚想到这里,门外有人回话:“张大学士奉皇命前来探视。”董仲现接进来,董大学士参汤也呷完,精神也上来,让儿子孙子扶着重新坐得直些,腰后垫好,是个能多说话的姿势,同时,把张大学士的手握住。

二位大学士同朝几十载,但手拉手的时候还真不多。张大学士看着他满是皱纹的苍老,泪水滴下来。

“有话就说吧。皇上命我来看你,太子也命我来看你,我也要来对你说好消息。告诉你吧,大喜大喜,太子妃殿下诞下儿子,你的责任又来了,安心养病,你还中用呢。”

“不中用了,撑到今天都为我答应钟老侯一句话,我让他先走,我说寿姐儿生了我再走。如今是小殿下,我再没有挂念。以后的事儿,全交给你老张头儿了。”

张大学士轻轻拍打着董大学士在自己手心里的那只手,泣不成声:“交给我,你放心吗?”

“你不是来听我说话的吗?等我交待完你,我就放心了。”董大学士挤出笑容。

张大学士担心是回光返照,怕自己听不完,擦擦泪水:“你说你说,我不打扰。”

“头一件,你我的责任,”董大学士用另一只手伸一个手指头出来:“可保明君,但明君与风流无关。”

这又说到张大学士曾干涉太子内宅的旧事,但张大学士垂首答应。他没有一个字的分辨。而事实上明君还真的不见得和风流有关。

“第二件,珏哥无父无母,祖父又糊涂,”常珏母亲还在,但在二学士的眼里跟死了一样。

董大学士叹气:“如果我走了,不是科考日子,也不许他回来。但我走了,他学业没成令我忧心。我门生中可以指一人教导于他,但他是你外孙的兄长,老张呐,你得让他走上正途,以后你也省心,你教他吧。”

张大学士泪落如雨。两个人为了太子内宅的争斗结局已然浮出。当年张大学士无视加寿身后也有董大学士的存在,力主太子纳妾。而董大学士转瞬还击,入忠勇王府为西席,把王府的另一位小王爷常珏握在手中。都也想过血雨腥风、下笔如刀兵。

怕,对于二学士不曾有过。但今天的这个结局,也不在他们当年考虑之中。

如此和平收场,对张大学士有莫大利益。他收泪起身,恭恭敬敬对着董大学士拜下去:“我欠你的人情,我老张欠你的。”

董大学士没力气扶他,动动手指勾一勾示意他回来坐下:“珏哥上进了,以后是玟哥的臂膀。”

张大学士想到这一点才为以前的事情内疚于心,才肯下拜。此时闻言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我听你的,也代玟哥谢谢你。”

“你还真要谢谢我,我还有……”

回话声把董大学士的话打断:“宫里来了总管公公,请老爷和公子准备接驾,太上皇要来看望老太爷。”

董大人带着董仲现出去,没一会儿接进太上皇。董大学士和张大学士的谈话让打断,但他们三个有了一场新的谈话。

董大学士是没有精力见皇帝,才交待给儿子写下来的话,这就有了用武之地,有张大学士附合,一古脑儿的倒给太上皇。

太上皇感念董大学士是他多年的老臣子,跟南安老侯常年在外不一样,董大学士贴身陪伴他多年。因此前来探视,听完了话觉得没有出格的,太上皇当即让人回去呈给皇帝。

圣旨下来以后,太上皇和张大学士一前一后从董家离开。而太子府上一片欢腾,对孙子看不够不想走的皇后也对皇帝赞不绝口:“亏他想的周到,这个孩子是太子嫡子,又是太后抚养长大的加寿所出,长大理当出息,理当封为皇太孙。”

还没有起名字的襁褓中幼子,从此有了皇太孙的尊称。

……

忠勇王妃从太子府上道喜回家,郁郁的透着不开心。长媳小张氏侍候她换衣裳,越看越纳闷:“母亲,难道是太子府上这个孩子生得不好吗?您走的时候可是高高兴兴的。”

“太子殿下英姿华表,加寿容貌一等,怎么会生下不好的孩子。”忠勇王妃屏退丫头,拉着媳妇坐下,面色就一沉:“我是为了你们,为了玟哥儿不喜欢。”

“母亲请说。”

忠勇王妃开口先骂:“全是你那犯糊涂还自以为机灵的公公害的,我和你们一样,见他对玟哥不好,咱们一起委屈。珏哥现在看是个上进的孩子,也让他教的和我这亲祖母离心离德。好吧,说这些扯远了。说眼前的,太子妃今天产子,今天就封皇太孙。珏哥都走了这么久,玟哥这世孙的话,没见你公公提一个字。真是气死人,一样是祖父,皇上这祖父才叫祖父。你公公竟然是别人家的祖父。”

小张氏温温柔柔地劝:“母亲,本朝没有世孙这个正式称呼。”

“哎哟,你还听不出来吗?我是想总共就两个嫡生的孩子,前程这算已定。珏哥另走一条路,这玟哥还不早早定下来。你公公也上了年纪,死拧的性子不讨喜欢,圣眷上一直不好。何不退位让贤,把王位让给你丈夫,玟哥不就可以请封王世子。”

小张氏却不着急:“母亲,珏哥在外面吃苦呢,公公还想多照应他几天也是有的。逼他,家里又起不痛快。”

忠勇王妃冷笑:“你也知道珏哥在外面吃苦,你更应该知道凡是能吃苦的孩子挺过来都能出息。我劝你小心,这个家里有一样东西你还蒙在鼓里呢,珏哥要是回来了,你公公还在王位上,要我眼睁睁看着他母亲那害死我儿子的女人当家作主,我宁可即刻死了!”

常棋的死,忠勇王妃一直怪在常珏母亲头上,直到今天也不改。平时不能看到她,提起来也依然恨之入骨。

她的话让小张氏愈发懵懂,她是婆婆心爱的媳妇,说话大胆。陪笑道:“敢问母亲是什么东西,难道我父亲也不知道不成?要是父亲知道,他不会不为玟哥打算的。”

“我都快忘记,所以一直没对你说。今天皇太孙的话把我打醒,我想到还可以有下圣旨这一件。”忠勇王妃气的又骂丈夫:“这个老东西,指望我忘了不成。我和他夫妻几十年,也只知道有这一件,从没有见过。”

小张氏越听越心惊,小心翼翼地催促:“不知是……。”

“咱们家姓什么,你知道吧?原本你丈夫应该姓萧,从祖宗手里仗着功劳改了姓,男祖宗从来周全,又把女祖宗迷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女祖宗开国有功,不然怎么会死了丈夫,还为保留王爵,由她自己挑个男人嫁了。这全赖先帝对她十分的照顾。男祖宗对女祖宗说,这会儿咱们如愿,你的人是我的,王爵也是我的,皇上恩遇不减,当众说出不是异姓王的话,也算厚待到极致,也是你的萧字比我值钱。但以后呢,你我的子孙后面会不会有闪失,百官说我们家是异姓王,把我们撵走。”

忠勇王妃挑一挑眉头:“女祖宗就问怎么办,男祖宗怂恿她进宫去求了一样东西,从此是咱们家的屏障。”

“是铁券丹书吗?”小张氏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

“不是丹书,也不是免罪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拿出这个,不是离谱的请求都能答应。”

小张氏身子摇晃几下,手扶着额头喘气已然不匀:“怎么,还有这种东西在家里?”

忠勇王妃同样气愤:“去吧,这就去见你的父亲,请大学士拿个主张出来。珏哥已走了,该把玟哥的前程理理清楚。”忿忿然又要骂:“哪有这样当祖父的,难怪皇上不喜欢他,皇上是什么样的祖父,他又是什么样。”

……

太子得了儿子,皇太孙又是二位大学士同下功夫求兼提醒而来,按理,张大学士这太子师应该还在太子府上。但等不及,听完婆婆话就回来的小张氏还是进门就能见到父亲。

见他负手在窗前,侧面看去眸子水光满满,在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里,小张氏只能猜测:“父亲,您为太子操持一场,如今太子根基愈发稳固,您高兴可以,可不要伤了身子。”

张大学士没解释他不是为太子流泪,只道:“我没事。好好的,你回来作什么?”

小张氏就把话说了一遍,说到一半,诧异地看着父亲泪水更似痛哭般流下,想到父亲是年高的人,过喜不是好事,过于悲伤也不是好事。小张氏吓的不敢说下去,回身对门外的人道:“请太医来。”

张大学士阻止家人:“不必请,我好的很。”

小张氏怯怯:“那,请母亲过来看看您好吗?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提起玟哥的事,又给您添上一件心事。”

张大学士知道自己才是吓人的那个,是他把女儿吓住,而不是女儿吓他。

大学士回想到不久前,太上皇来以前,董大学士没说完的那句话。在太上皇走以后,董大学士说出后半句:“我有遗章,”说到这里,就让儿子取出请张大学士过目观看。

张大学士还以为是朝堂上未尽的心交待给自己,双手捧住细细地看起来。

还没有看完,不如他老泪再次纵横。

不管忠勇王手里还有什么宝贝,董大学士以一道遗章把他完全架空。

------题外话------

董张二学士这和平握手,算是好结局。对常玟常珏兄弟也算不错吧。哈哈。忠勇王府的家事,完全让二位大学士主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