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再次报爹到军中/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执瑜袁执璞杀苏赫的事情是去年,在边城传开又已到京中。哪怕梁山王预先知道来的人是苏赫的儿子,可以让三军改变说词,却不能让几个边城的人改口。

布和早就混到军中逼问,在边城打听,知道他的杀父仇人是谁,继续挖地的他冷冰冰扫过萧战一眼后,生硬的道:“梁山小王爷?名气可以!但我不要你!”

泥土飞溅中,他又专注于寻找父亲的棺木。

保护胖舅哥的意思,萧战不对布和说实话。但见布和不相信,战哥也不必辨个不休。见这个人带来的人不多,约上百个。而父亲带来的人比他的多,这里离大营也不远,这个人聚精会神的还在挖,萧战不佩服他不惧,因为战哥儿处在相同境遇不会比他差。是认出他的身份。

“你是苏赫的儿子?”以萧战来想,不是儿子没这份儿认真。

布和不理他,此时仿佛只有挖地才是他头一件大事。

有人打马过来对加福回话,让包围圈已成。加福对萧战使个眼色,萧战坏坏一声大笑:“那里没有你爹!”

“狡诈的汉人!”布和大骂着,把带来挖地用的铁器丢下,双手一摆鸣击有声,寒光似飞虹把这里笼罩,是他腰间的双刀出鞘,大叫道:“还我父亲棺木!”

对着萧战走去以前,凛凛生威:“苏赫之子布和!”

“不和?我也没打算跟你和气。”萧战调侃着,手中双锤舞动几下,铜锤互击咚咚几声震上人心,布和的刀光也在这敲击中寸寸粉碎。

布和走过来的步子就慎重的多,双刀凌起的时候也不是大意招式。萧战举锤接住并不吃力,梁山王松一口气,萧战也暗道一声不过如此。

战哥在京里就听说,他们吃牛羊肉为主食,因此力气都大。但见这一刀力气平平没什么稀奇,战哥双锤飞舞甩开身段,带着拔头筹的彪悍。

梁山王知道这些人狡猾上面并不差,为儿子认真的观望。加福指挥着人,包围圈慢慢的收拢来,分散开来的人数是他们的数倍之多。

黑暗中四面的人马一点一点露出峥嵘,再收拢,已在一箭之地以内。随着包围圈的缩小,战团中忽然来了狰狞。

梁山王一直没放松,一眼就看出来,惊呼示警:“战哥小心!”布和已狠狠一刀磕在萧战的锤上。

大力气如平缓的海面骤起海啸,萧战也大意了是真的。身子一歪,侧到马腹的另一边去。

骂上一声:“使诈!”人将起还没有起来,在这个方向也能看得很清楚。见呼喊连起,布和等人对着快要收拢的包围圈一端,狂风骤雨般冲击而去。

他们这一会儿使出全力,人如尖刀,马也如尖刀,包围圈离得又近上来,硬生生的在包围圈中撕开一个缺口。

四面刀光聚来,他们中有的人中了刀,有的人中了箭,但只要不是马倒下,没有一个人后退或停上一停。最前面的人中刀最多,鲜血在马蹄下步步滴落,但打马如飞依然不停,用他的人和马打开这个缺口。

而冲出去以后,在后面的人中箭最多。有一个人后背跟个刺猬似的,也貌似已气绝,但还在马上直挺挺的,用他的身躯护住前面的人。

布和的人在中间,让簇拥着狂奔离去。黑暗中只有一声狂呼:“梁山王!我还会来找你的!”

萧战已坐直身子,喃喃低骂:“狡猾小鬼,小爷今天让你欺负一回。”他的爹安慰他没事,安慰儿子吃个小亏也不错,以后就不会大意。萧战到底意难平,回帐篷去,抱着脑袋快贴到地面上去。加福微笑并不劝他。

他的爹让他坐直:“你这样怎么说话商议。”

萧战瓮声瓮气:“商议什么,我吃了亏?这有什么好商议。”

他的爹瞧不下去:“瞧你那点儿出息,论输赢你也没有输,不过就这一刀上了当,就这点子事情你就懊丧,你还是我儿子吗!”

“是啊!”萧战跟老爹斗嘴总是不会落下风。

梁山王让逗笑,走去在他后背拍拍:“是我儿子赶紧坐好了,咱们爷俩合计给你舅哥写信。”

萧战听话的真的坐直,和加福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对梁山王道:“不能写。”

“为什么不写?人家跟他有杀父的仇。说起来这事有趣,加福你的爹当年跟苏赫怎么结的仇,祖父有没有说给你们听过?你爹说过没有?”梁山王说着,自己忍不住一笑。

小倌儿杀了苏赫的爹,是苏赫的杀父大仇人。如今轮到小倌儿的儿子,还是苏赫儿子的杀父大仇人。梁山王对儿媳妇好笑:“你们家是苏赫家的克星是怎么的。”

在案几后坐下来,大手去摸笔:“人家要寻仇,正好,是个把瑜哥璞哥叫回来的时候。我舍不得这俩小子,真怕他们不回来。”

萧战提高嗓音阻止:“不能写信!”

梁山王把笔一顿,瞪起眼睛:“你不让写,万一这个叫不和气的跟苏赫一样跑到京里去闹,惊扰京中反而不好。不如就在这里解决。”

王爷悠然惬意:“哎哟,我的干儿子们要回来了喽。有人寻他们报仇呢,太后也拦不住吧。”

瞄瞄一对小儿女还是不赞同的眼光,梁山王笑道:“放心,有我在,他们来了也不会吃亏。战哥今天这大意劲儿,真不像我儿子。不过有老爹在旁边,你也没吃着大亏不是。咱们的地盘,哪能吃大亏,老爹我哪有那么弱......”

加福对萧战看看,萧战沉下脸:“笨爹,写了也不让你发出去!”

梁山王有些来火:“敢情你们俩个不想他们回来?”惋惜浮现在面上:“往军中走过场也没有这样走的,只呆几个月太少,以后吹牛也不漂亮。”

“我和加福都想他们回来,但是催促的信,诱导的信,不管什么信,只要是有让舅哥来的意思都不能写。”萧战严肃。

加福也正色:“父帅,我哥哥们不是胆小鬼,但您要是写了有人寻他们报仇的信,太后只怕下道懿旨不让他们过来。”

梁山王对这事的想像力只到他的母亲那里,他的母亲也不愿意他早早从军过,梁山王以为太后跟母亲拦一拦,拦不住也没有办法。再加上他稀罕干儿子们,他报“霸占”的仇还没有报得满意。就把太后重视的程度忽略很多。

闻言,他纳闷上来:“你家有那么多孩子,太后不缺孙子陪不是。再说你爹在军中颇有战绩,现在又是兵部尚书,他的儿子理当前来,应该前来,不会闹到下懿旨的地步吧?”

“会。”

“那是长孙。”

“太后有再多的孙子也不嫌多。”

“大哥二哥要是能离京,不出正月就会离家,这会儿已经到了。这会儿没来,只能是太后拦着呢。”

梁山王在这样的话里傻眼,对着准备写的信看看:“那应该怎么办?不让瑜哥璞哥来,那不和气又不信人是战哥杀的,一不小心他跑去京里,不行不行,这可不行......”他摇动大脑袋。

萧战攥紧拳头:“所以只有一个法子,把这个不和气找出来,我杀了他。一雪刚才大意的耻辱,舅哥们也就没有凶险。”

“哎,你怎么还记得刚才,那点儿事算什么。”梁山王换一张纸,提笔又写,边写边抱怨:“多好的小子们,以后再不来了多可惜。也罢,我给边城写信,让他们严防不和气混到京里。战哥加福,这消息一定会传到京里,到时候你哥哥们怪,你们揽着。”

第二天遇到陈留郡王,梁山王讨他的主张。陈留郡王也是一个意思:“他们来,就来了。不来,千万别催。不然太后骂你也就算了,别把我也带上。说我不拦着你,我平白地让你冤枉。”

梁山王无话可说,回去想想干儿子便宜不能再占,自己生了好大一会儿的气。

......

忠勇王府的门前时常没有车水马龙,看门的人大多时候懒懒的打着哈欠,冬天随着日头移动晒暖,夏天避在门道内吹风。外面有马蹄声时,他伸出的脑袋懒洋洋,还在想这是谁临时停马在门前?

这一看,见一个精干打扮的少年,穿一件蓝色行衣,背一个包袱,正从马上取另一个包袱到手上。

侧脸上的眉眼儿能看出是谁,看门的人张口结舌,直到少年走进来,才吃吃道:“大大大,这莫不是大公子珏哥吗?”

常珏面上有焦急,匆匆地道:“把我马牵进来,祖父还是住在原来的房里?”

“是是是......”看门的人还没有从震惊出来,说话还是这个腔调。

常珏顾不上多看他一眼,大步走进去。

自从他的父亲让问斩以后,祖父怜惜他,带着他住的时候居多。拜过董大学士为老师,董大学士厌弃他的母亲,以学业为借口不让常珏常见母亲,忠勇王采纳他的建议,王爷又与王妃不和,和孙子常年不进二门。

从大门进去,比角门进去近的多。

在他走上甬道,看门的人才有一句完整话出来:“我的天呀,珏哥变了这么多。”

这句话也是一路之上见到常珏的家人同感。忠勇王见到孙子,也是又惊又喜:“珏哥,你长高了,也俊了,也晒黑了,”最后一句才是:“你怎么回来了?”

常珏对着他同样是震惊,他瞪着忠勇王从床上起来的身子,闻着房中的药气,扑上前抱住祖父:“您病了吗?病了怎么不叫我回来.....”

仰面看祖父的精神也不好,面庞憔悴胡子稀落,头发也眼见的白更多。常珏流下泪水:“您别吓我,您不舒服应该叫我回来侍奉才是,”还有一件事情:“老师,他真的去了吗?”

在军中看到邸抄常珏不敢相信,当即请假回来,马跑的也比跟去侍候的家人快。家人这会儿才到京门,他已到祖父面前。

忠勇王听到这句话,精气神一起上来。眼珠子溜溜放寒气,破口大骂起来:“别提你的死鬼老师,死老头子早就应该死,我们祖孙全让他哄骗!死鬼,死老头子!”

常珏骇然:“祖父您在说什么呢?那是我的老师啊,他教我学业,指给我前程。如今我在水军中呆的好着呢,我有几个好兄弟,平时相伴不孤单,有事能互相照应。有一位师兄在附近为官,老师托他照顾我,他对我很不错......”

“珏哥,你我全让他蒙骗了啊,”听到孙子这样说,忠勇王泪水也流,迫不及待的说起来。

“为你请他当老师,为的是你能有前程。万万没有想到他临死前写好的一道遗章,把你的前程全堵上。”

抄文在他睡的枕头下面,这就方便一摸就出来,送给常珏:“你看,你好好的看,姓董的死鬼老头子,把你害惨了!”

常珏回来以前,在路上悲痛老师好几天,见到祖父又是一阵的话,他神智还不在清晰中,勉强看过没有毛病,对指责家里的话一句也没有留神,对祖父哭道:“老师知道要西去,还心系政事,祖父您怎么能骂他呢。”

“你看明白!”忠勇王咬牙,拿个手指头把关键的地方指出来:“他把咱们家评的一文不值。”

常珏已不是以前的常珏,出门的日子不过年余,因为没有长辈们周护,件件要自己寻思对错,见识上增长很多。想错就碰钉子,不想对也不行。

是不是就此就想的正确能当皇帝,能当权臣,那还早得很。只是比原来有增长。

他继续地哭,请他的祖父不要骂董大学士:“老师原没有说错,水军的将军就是这样,有能耐的就当官,没能耐的有裙带照应,背后也让人指指点点。祖父您不要为这一句生气,我会中举的,我回去努力攻书。不再让咱们家让人说话。”

“傻子!”忠勇王叫出来,这个时候才想到有些内幕孙子不懂。把他的手扣得紧紧的,压低嗓音好似耳语:“知道吗!咱们家有件祖传的圣旨!”

“啊?”常珏一怔。

“那是祖宗求来的!上面写着萧氏子孙,世袭为王。历朝历代,以为证物。跟别的赏功名的圣旨上话不一样。”

常珏呆若木鸡:“咱们家姓常啊。”

“这圣旨是给咱们家女祖宗的!”忠勇王还在为董大学士生气,嘴里嘶嘶的抽着冷气,饶是这样他也把下面的话能说清楚:“我本想等你十八岁,就带这圣旨进宫去求皇上,把王位传给你。你死鬼老师的遗章说什么梁山王有功劳,镇南王不倚仗的话,皇上见到以后,就让太子见我,暗示我在王位几十年无功无劳,让我这就传位给你伯父!”

常珏多少有些明白,祖父对他的疼爱他自小就知道,他相信祖父心中只想把王位给他。但让他现在就改变成痛恨董大学士,他还是不能。

在他少年成长的岁月里,点点滴滴都有董大学士的身影。那时,董大学士就是还没有打算对张大学士言和的时候,还有打算让常珏争王位的时候,也不会教导他觊觎王位。

这位老师只会教学生上进,是个贤才人才,王位也罢,前程也好,自然而来。

有这些话在前,常珏想想伯父是世子,传位给他并没有错。

要说对王位没有想过,这不可能。但也想到自身的情况,父亲是罪官,母亲出身也不高。在这方面的心,时常是灰的。

从祖父嘴里听到的话,又有皇上之命,太子之言。常珏此时庆幸上来。他庆幸他的老师早早给他指点前程,他不要王位也能过得快活。

他还是不能恨他的老师,也就实话实说:“传王位给大伯没有错。”

“不行!”忠勇王嗥叫一声,受伤的野兽似的,听得常珏心头痛楚,做了一个不应该小辈做的举动,张开手臂把祖父抱在怀里轻轻抚着。

忠勇王在这样的怀抱里得到慰藉,更坚定他的坚持。他享受的倚着孙子闭上眼睛:“珏哥儿,你别担心。祖父从太子府上回来就装病,你伯父上奏章说缓一缓,说我病了,祖父还能为你守着,守到你长大。”

常珏怔忡:“伯父为您上的奏章吗?”

“是啊,我是他老子,他是我儿子,他不为我考虑怎么能行。”忠勇王说出来,自己没觉得丝毫不对。

常珏低低叹气,祖父偏心自己,伯父却要向着他。家里的这些事儿,让他无言以对。

而在他心底,董大学士又浮现出来。平时对他教导的话也似在耳边。一道低低的嗓音在常珏心里起来,反反复复的诉说他的祖父是错的,是错的。

常珏爱怜地把祖父扶回床上:“装病也累人,您歇会儿,我先去董家拜老师灵位,回来再陪您好好说话。”

忠勇王对这事情不满,但在孙子手底下笑得欢畅,劝阻也是满面笑容的那种:“别去了吧,这个老东西坏的很,他坏你的前程。”

“可他总是我的老师,我得去祭拜他。”把被子给祖父盖上,常珏给他一个微笑:“我很快就回来。”

转身要走,“珏哥!”忠勇王又叫住他,面上又气愤的扭曲:“你知道吗?我听说他和张大学士有勾当,他钳制你把王位让给玟哥。张大学士不再插手太子内宅。”

这话听着还是让人不痛快,但要找答案也得往董家去一趟。常珏说声知道了,出门来见跟的家人也到了,让他带马说去董家。

就要出大门,有个丫头匆匆走来:“大爷回来了,王妃让进去见见呢。”常珏按原先打算的:“等我拜过老师回来,就去见祖母。”

就又要走,又一个丫头跑着过来,尖声道:“大爷大爷,二太太就出来了,您这是往哪里去?”

常珏皱起眉头,对丫头纷乱的裙角看看,从没有觉得母亲的人这么不规矩过。不由得怒了:“母亲身体不好,等我慢慢进去见她不好吗?她要出来你怎么不劝!劝回去!”

老师离世不能告诉他的疑惑,加上祖父刚才说的话在心里翻腾,常珏一刻也不想再停留,重重一拂袖子走了。

......

在董家门前,常珏这才真的相信董大学士真的去了。摆设装饰上都有改动,素色扎痛他的心。

董仲现在衙门里,董大人悲痛满面地出来,麻衣在身的他把一封信交给常珏。常珏战战兢兢打开来,见里面写的是:“.....汝无严父,又无孟母。祖父溺爱,终不是立身之计。唯自省自勉自督自查,方为上进之道。汝需牢记,误一时之功,有如自毁长城。误一日之功,有如珠玉抛掷于泥中.....”

“老师!”常珏腿一软跪倒在地,伏地大哭起来。董大人在一旁也哭起来。须臾先收泪,劝常珏也住泪水,带他去在家里供奉的董大学士灵位前祭拜,常珏又是一场大哭。

临走以前,董大人带他去看父亲留下的东西。满满三大屋子书,董大人把一份书单子给常珏:“这些是父亲书房里常看的,也有他的看书心得,有些是孤本,但对你来说,助长你的前程才是真正的价值。指明留给你。”

常珏哽咽难以言语。董大人叹口气:“这几个月给你寄书的人是我,信也是我模仿父亲笔迹写给你。如今你回来了,应该把书送到你家。但我说句实话,你家里除去你弟弟玟哥,再没有爱书的人。这书又是给你看的,不如放在我家里,你慢慢的取吧。等你成家立业,到时候你再来全部取走。”

常珏让“你家没有爱书的人”这话噎了一下,随即赶紧说好。他的弟弟常玟有外祖父张大学士的无数书籍可看,不见得就会相中他的书。让董大人说对了,这些书拉回家也没有人用心照管,还是放在董家更妥当。

回家的路上,常珏心定如静水。王位在他眼里空无一物,因为他已有老师留下的一座无价长城。

去见祖母,常珏主动地提出:“我会劝祖父把王位给伯父。”忠勇王妃和小张氏愣住。她们再焦急也不会逼迫刚进门的常珏,真的是只想见见他。

却听到这样的话,忠勇王妃内心悬着的石头落下,羞愧上来。

面前这个孩子,因为他母亲的缘故,忠勇王妃从没有喜欢过他。今天见到他颇有大人模样,又说出通情达理的话,忠勇王妃落下泪来。

本来要说的话不知去了哪里,忠勇王妃拉着常珏坐到身边,想到什么就说到什么。

既然他不要王位,那理当给他补偿。王妃让小张氏取来库房的册子,亲手把贵重的东西点给孙子看:“这些给你,这个也给你,你放心,家里的东西不会亏待你。”又当即把她自己名下的铺子给了常珏三间。

常珏嗓子眼里堵堵的,眼前晃动的只是董大学士。他的祖母一直不喜欢他,今天是他记忆中祖孙最亲热的一回。像是头一回吧?他这样想着,泪水也无声的流了下来。哪怕他的老师是祖父嘴里说的“利用”了他,常珏也还是感激他。

忠勇王妃命摆酒的功夫,常珏去见母亲。常二太太和忠勇王一样,怒不可遏地把董大学士骂上一顿:“你让他生生教坏,是他叫你让王位的吧?你是我的指望,你如今生生退让,我在这个家里还有活路吗?”

二太太的天和地都塌下来,她还指望儿子为她报让小张氏夫妻送官的仇,现在全没有指望。

她絮絮叨叨的骂着,直到常珏听不下去:“适才祖母和伯母给我看过,历年给母亲的使用并不缺少,母亲要真的住不下去,儿子有薪俸,养得起母亲,跟我走吧。只是粗茶淡饭些。”

常二太太问问他的薪俸有多少,还是愿意留在家里。

......

执瑜执璞有兄弟们陪同上路,日子快活的似自由自在的小鸟。跟来的少年们大多没出过这么远的远门,又兴奋又新鲜,让他们一路上笑语不断。

胖兄弟遇到这显摆他们会走道儿的机会,破费几天行程,沿路的名胜古迹游玩一回。

也遇到过强盗,不够他们打的。也遇到黑店,有意去住,半夜拿下就地报官。

他们就落到邵氏张氏后面,这一天来到袁家小镇----少年们在宫里见过仿制品,都要求看看真货,邵氏张氏带着龙书慧等已准备好迎接。

二位公主笑眯眯:“瑜哥璞哥回来了。”两个人肚腹微隆,原来是念姐儿差不多有孕的日子,她们也有了。过年本为好和丈夫相聚而不回太原,现在是为安胎,暂时真的不能坐车马回去。

两个人欣然得意:“舅母侯夫人就是这样,也是有了加寿在这镇上安养。”

胖兄弟陪她们说话的功夫,外面铺子里哄笑声阵阵出来。公主催着胖兄弟出去:“别怠慢你们的客人。”胖兄弟出来看看,是为吃的开心而哄闹。

什么干菜,什么乡下土法制出来的糖.....不管什么大嚼一通,还说要写在家信里炫耀他们吃了真正的寿姐儿铺面。

住上三天,镇外的风景逛了逛,大同城里国公府吃的送行酒,虽有张豪在,龙四也不放心,这是姑母家的宝驹子,一点儿闪失不能出,龙四把他们送到军中。

梁山王听过通报乐的颠颠儿,喝命亲兵:“升帐!命新来的报名而进!”亲兵稀里糊涂问一句:“王爷,新来的没品级,没什么可报的。”梁山王哈哈大笑:“没品级就报姓名,我说的难道不是报名而进吗?不报姓名的哈哈哈哈......”笑得亲兵直发呆,王爷摆摆手还是兴致暴涨模样:“按我说的安排。”

......

“咚咚”,战鼓声响彻军中。在王帐外,由执瑜执璞陪着的少年们大开眼界。流水似的士兵列队而出,在王帐的前面组成一道洪流,分列两边,又似山神般耸立。

在他们的后面是将军们,一排一排甲胄鲜亮张扬,一张张面庞杀气腾腾。

护心铜镜可以照出人影子,腰间刀剑似时时鸣跳饮血。而少年们壮志凌云的抱负就在这全军刚猛的气势中破茧而出。

他们的面庞让照亮了,他们的热血就此沸腾。他们的世家公子昂扬的声气儿自觉的压下来。他们说话的腔调都带出小心翼翼。

悄声打听:“瑜哥璞柯,等下进去要怎么回话才气派,赶紧的教给我们。”

“亮功夫最气派。”在执瑜执璞看来只有这条。

少年们把手往腰间佩的刀剑上按了按,嘴唇也抿了抿。但还是有一个想了起来:“冲撞王帐也好,咆哮王帐也好,是罪名吧?”

“是啊。”执瑜执璞带着这句还要问的神气,注意到少年们的举动。两兄弟笑了:“校场是打架的地方,王帐不是。”

“哦......”少年们长长的一声,但手还是没有放下来,看乱转的眼珠子,都还在寻思等下一进去,怎么威风怎么显赫才好。

“王爷到!”

数声大喝从几个将军嘴里出来,把少年们心思打断。他们刚才是聚精会神,这会儿是高度紧绷,丝毫不敢分神。

从打起的大帐帘子看进去,见数位品级高的将军目不斜视,簇拥着一位大个子出来。他身着黝黑暗光盔甲,腰系黄金带。大黑脸儿不比他的盔甲差。铜铃眼大嘴巴,正是梁山王萧观。

梁山王步步行来,气势如山如岳。但还没有等少年们进一步景仰他,帐篷里将军们齐齐拜倒:“末将们见过王爷。”

“啪啪啪......”的盔甲落地声把少年们未出的心情推到极致。等到这景仰一步一步出来时,已成仰望。

他们摩拳擦掌,互相挤眉弄眼,或低声商议,都想成为头一个进去展示贵公子风采的人。

但梁山王一拍案几,怪叫一声的一句话,让他们回到清醒。

梁山王对着外面那个乐,哈哈大笑道:“外面来者是谁?”

值日军官进前回话:“回王爷,是京中功勋子弟前来投您。”

梁山王一晃肩头,得意洋洋道:“让他们报名而进!没名字的,报爹而进!哈哈。”仰面雷般笑声。

少年们知道不对,把上一代的一点儿小过节想起来,对王爷尽皆鄙夷。

“这么大个儿的王爷也会记小仇?”

“那也不算仇吧,真真让你说对了,这么大个儿的王爷这些年过去,居然还记得。”

另一个道:“是看我们太神气了,会把战哥打下去,所以他给杀威棍呢。”

合计着:“咱们杀他的威风也罢。”

有一个迈步而进,脑袋高昂着,脚步重重的,肃穆而又凝重中只多一点不够稳重,那就是眼神儿斜睨着,由刚才对王帐的恭敬而转为浑然不放心上。

梁山王看清他的面容以后,虽然他常年不在京中,也不用等报名字就认出来。他把树刀剑刁难也忘记,直接在案几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

将军们让他笑得莫明其妙,而认出来的陈留郡王、龙氏兄弟大为不满。陈留郡王清咳一声正要指责王爷礼仪不端,萧战在他前面开口:“爹呀,差不多了。”

萧战倒不认为他的爹礼仪不正,而是认为威风不足。看看这笑的固然张狂,但王帐这点儿威严全让扫干净。

梁山王压根儿没让劝下来不说,反而拍打着案几大笑特笑。另一只手指着进来的少年,笑得快要喘不过来气:“看他,快看他,看.....哈哈哈,”

进来的人也郁闷了,气呼呼瞪过来。

将军们也糊涂,耐心分辨王爷试图找出原因。

“吏部,哈哈,吏部......”

少年自己明白过来,大喊一声:“吏部尚书之子阮瑛见过王爷!”

这一个进来的是阮梁明的儿子阮瑛。

帐篷里抽气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弄懂王爷大笑的意思。而梁山王勉强收到笑声,还是越想越好笑,但说话已能囫囵。

“都看一看吧,这是谁?吏部阮尚书的独子。”梁山王心花怒放,脸面儿忽然大到无边那感觉。冲着阮瑛还是乐:“小子,你爹当年跟我没少打架,你也有落我手里的一天。”

阮瑛鼻子差点气歪,在外面的少年鼻子也几乎气歪。果然,大家诚心来投他,这位王爷只记得父辈间的旧事。少年们在帐篷外面鼓动阮瑛:“咱们还不是他的人呢,别跟他客气!”

阮瑛一挺腰杆子,双手叉住对那张乐上天的大黑脸儿冷笑:“我爹说当年旧事没结束,打发我来这里见天儿揍你!”

“好,”

“说得好,”

“就是这样,别对他客气!

在外面的少年们高声喝彩。值日军官走过来,对着阮瑛大怒:“不想在这里滚你的蛋,这是王帐,不是京里你家,更不是你老子的衙门,小子,放明白点!快给王爷下跪赔罪!”

少年们群情振奋,见到这一幕,主意想也不用想只有一个,纷纷道:“揍他!”

而阮瑛也是不考虑别的主张,在少年们话出来,值日军官继续发火的同时,抬手一拳把值日军官打倒在地,不等他起来,又踹一脚,骂道:“小爷眼里哪有你!这不是我爹的衙门怎么了?不是京里我家怎么了?不客气点儿,我们全走了。”

脑袋昂的跟进来时一样,往外就走,边走连喊:“梁山王嫉妒贤能啊,梁山王不能容人了,梁山王撵我们走,咱们走了......”

少年的嗓音王帐都呆不下去,往外面一个劲儿的蹿。

这下子梁山王笑不出来了,龙氏兄弟放声大笑,给阮瑛鼓劲儿:“说得好。”

外面的少年们唯恐天下不乱,跟着叫嚷:“梁山王目中无人了......”

霍德宝要不是已在军中熟悉军规,他也想嚷几句。但他能让军规钳制,只能嘻嘻地陪着。

郡王们也好,将军们也好,面面相觑瞅着王爷,也有等着看笑话的。看你怠慢他们,这吏部尚书的公子也不是好惹的,他咆哮你的王帐,他还蔑视你呢。

梁山王有点儿发蒙,换成是别人,他脸一翻推出去就打军棍。但前太子党的后人他要惹,还不止一个前来,他倒还真得掂量下。

一时没有主意,萧战脚尖一蹬,“腾”地出去到了阮瑛面前,铁青着脸质问他:“你是来投我父帅的还是投加福,要是投我父帅,赶紧滚!我爹眼里没有你!要是投加福,福姐儿会用人,小鱼小虾到她手里也能起大风浪,你就留下!”

阮瑛想大老远的来了,真的这样一怒回去不是光彩。再说了,他们这些人冲谁来的?一冲执瑜执璞,二冲的就是加福。第三,就是陈留郡王。王爷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不管冲谁都在他的军中,也就不会存在否定王爷的意思,只是不理会他就是。

阮瑛就厉声回道:“自然是投加福!难道投你不成!”

外面的少年们跟萧战没少打架,在外面怪叫:“冲你战哥,我们全不来。”

“福姐儿福姐儿,我们来投的是袁加福!再没有第二个。”

“有,怎么没有,我投陈留郡王。”

“我投葛通叔父,”

“那我就投宝倌。”

梁山王撮起眉头勃然大怒:“后面的话老子当没听到,以后给老子牢记不许再说。”案几上又是一声啪的作响,梁山王重树威风:“来人,侍候侍候这些投我儿媳妇的。”

“哗哗啦啦”一阵响动,寒光似的刀剑高高举起。凌离冷笑一声:“梁山王,你好威风!”他的兵器在马上,这会儿方便的抽出的就是佩剑,执剑在手,对着刀剑阵一路打去。

“呛呛啷啷”声中,凌离仗剑直到王帐门前。亲兵们怒目:“收起刀剑!”

凌离不答话,把个剑尖对着梁山王晃上一晃,大有威胁之意,这才收剑入鞘。

亲兵们又怒目,对这群贵公子不满,故意说错,喝道:“来者何人,报爹而进!”

凌离倒也不生气:“凌洲之子凌离!要问凌洲是谁?”手一指梁山王:“你知道!当年打你的人就是我爹。我爹说打你不足,我就来了!”

梁山王为人嘻哈,没正经的时候居多,但这会儿是在王帐,是个最严肃的地方。见到少年们猖狂,拥戴梁山王的将军们都有不服,又见到阮瑛把值日军官也打了,索性的他们走出来一个。

大步囊囊直到凌离面前,边走边骂:“什么玩意儿,断奶没有就敢在这里喧闹!看老子好好教训你。”

他的话说到一半,人也还没有到凌离面前。凌离身子一绕,已轻轻巧巧到了将军身后。

陈留郡王为他叫好,这位将军脸涨得通红就要转身。他盔甲在身转的也算灵活,但便衣的凌离更加敏捷。又一绕,还是在他身后。在这位将军又要转身而还没有转的时候,认准虚弱的地方,一拳捣上去,脚底下又一绊。

将军站立不稳,身子往前飞出。凌离坏坏的在他背上又推一把,大笑道:“倒也倒也,今天让你知道知道小爷的厉害!”

“扑通!”

沉重的一声震得地面轻动。

这是个粗壮的人,盔甲又重,背后又吃力,这一记摔了个嘴啃泥。

这还不算完,凌离又是一步过来,往上一坐,正坐在就要跳起的将军后腰上。

“扑通,”又是一声,这一位重新又摔下去。他的背上凌离安然不动,悠哉游哉,已看到加福在哪里,对她笑嘻嘻:“福姐儿,进见礼到了。看我还能投你吗?”

加福露齿一笑,让他起来。梁山王父子一起面上无光。起来的将军骂着还要再打,梁山王看不下去,喝止他:“罢了!你太轻视他。这一个一个的都不是好相与。”

凌离洋洋得意站到阮瑛身边,在加福的身后。

不过进来两个少年,一个打了值日军官,一个打了位王爷的亲信将军。帐篷里扬起微妙的气氛,凡是梁山王的人怒气上来,凡是看笑话的觉得意味上来。

都争着看第三个是谁,见第三个进来的也是一瞪眼,对梁山王咆哮:“我是你侄儿!”

往加福旁边就要过去。

满帐里不认得他的人,惊骇的下巴快要掉下来,都知道梁山王没有兄弟不是吗,他唯一的兄弟,他自己时常提的,是兵部尚书小倌儿。这是谁行骗行到王爷面前。

陈留郡王、龙氏兄弟认得,又笑个不停。梁山王回他一瞪眼,咆哮回去:“是我侄怎么了,报爹!”

“礼部尚书之子方澜!”

梁山王眯起眼:“你小子,你小子.....”几句解气的话还没有出来,方澜挺起胸膛:“您敢刁难我,我就把我爹和你的旧事说出来!”

人人看得到梁山王呛得面色一滞,随即脸上红一块白一块青一红,让气堵住嗓子的那难过。

他抬起手,都以为他要一指就要大骂的时候,见王爷这只手摆一摆,停一停,动一动,又停一停,最后愤然一指加福,只有一个字:“去!”

方澜大胜而归似的骄傲,来到加福身边,少年们回他:“是什么旧事?”

方澜挤着眼睛小声地笑:“我不知道,我吓他的。看他让吓的。”少年们嘻嘻着,对他翘起大拇指。

但见梁山王呢,很快就从不悦旧事中走出来。他也是骄傲的。举手示意外面先不放人进来,环视帐中一眼,有了一番飞扬跋扈的言语。

“吏部尚书、兵部尚书、礼部尚书的公子都到了,这是给本王面子。”

少年们悄悄啧舌,这脸面儿是怎么给自己贴上去的,不是说过,来投加福来投加福来投加福。

“现在只有户部尚书、工部尚书、刑部尚书家的人不知在哪里?”梁山王解气地一字一句道:“三个脓包蛋!大家不要笑话他们,家里没有好儿子,他们不敢来。”

户部尚书陆中修卡过梁山王粮草,工部尚书丁前卡过梁山王军需,刑部尚书柳至就更不用提,前太子党的旧帐还没有清算完,柳国舅又胆敢抢加福,他是王爷眼里头一号儿的大坏蛋那行列。

王爷在今天报一回仇:“不敢往军中来的儿子们,只能当姑娘养着!”

“是!”王帐里皆是出生入死过的人,和梁山王不对的人听到这话,也痛快的附合着,大家大笑一通。

片刻后结束,梁山王的威风又满满当当,对着外面还在等候的少年怒吼:“小子们,报爹,报晚了老子不要你们了!”他忽然想到那一年小倌儿和他投军的时候,连渊等人也是报爹,梁山王愈发大笑。

.....

接下来进来的,也个个不是客气的。不是特意寻梁山王不是来的,就是对着他一通讽刺。和梁山王对骂的也有几个。最后全投加福帐下。

执瑜执璞见他们全进去,放下心,他们也往王帐里来。梁山王眉开眼笑,命刀剑阵收起,喜欢的就快抓耳挠腮:“儿子们,哈哈,盼你们盼的吃不下睡不好,你们总算来了,快来让爹亲香亲香。”

他先摆威风震少年,后来又让少年们震,算当众受一出子气。但这时王爷出气的时候到了,仰面大笑:“干儿子一来一车,哈哈,本王不用养就得儿子,福气是大的。”

少年们气的张嘴要回,萧战抢在前面堵回去。战哥阴森森:“爹呀,别弄错干儿子和亲儿子之分。”

梁山王摇头晃脑:“不会不会,亲儿子,配加福。干儿子们,到加福帐下。”

他嘴上恼怒和前太子党的旧事,心里对少年们前来满意不已。大得意促使他忍无可忍有了炫耀,对少年们坏笑:“我说干儿子们,你们有这好爹给你们定加福吗?只有我是好爹!”

大拇指对着自己顶起,随后又开始占少年们的便宜:“跟着爹好好干,儿子们哎,别的地方干爹不会亏待你们。”

长平郡王等气白了脸,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他们也在这里呢。

少年们也气白了脸:“我们定了亲的。”

“听说加福是你强抢的。”

梁山王反唇相讥,帐篷里顿时乱成一团。

等到张豪将军来见王爷,王爷和干儿子们吵成大紫脸儿,犹在气愤怒骂柳至中:“他儿子不敢来,敢来老子收拾不好他!”

一抬眼,张豪到了面前。梁山王瞬间收到怒容,神情透着意味深长。

“张将军,恭喜升官。”

他没有对靖和世子看一眼,靖和世子心里慌乱,好似有万匹马践踏的痛苦不堪。

本朝王帐之下和郡王之下的上将军有数量限制,就跟尚书、侍郎是下去一个才能上来一个一样,上将军也是如此,战死一个或告老一个才能升上来一个。除非特例也不能常有。

陈留郡王帐下要是比别的人多出几员上将军,别的人肯定不答应。王爷帐下按制多出来,别的郡王都会不服。所幸直到今天,能升上将军的人太少,至今梁山王没有满额过,他倒不为这件发愁。

但眼前这件,不得不当众说出来。

张豪是家将出身,靖和郡王给他升到一定的品级,升不上去也不敢再提升职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皇帝逼死东安、靖和二郡王以后,虽没有株连到世子,但株连到将军们的官职。好些将军的官职让降,张豪也在其中。

但这一回张将军以三品正将军的官职回来,服侍他五品将军的世子。

家将的格局已摆成这样,太后毫不介意天下人眼光的偏袒也摆的落落大方。

梁山王能不意味深长吗?靖和世子能不面上发烧吗?

“好好侍候瑜哥璞哥。”王爷郑重的交待。

张豪在京里亲眼见到世子的重要性,脑袋里至今“不伤太后之心”还重压下来,他认为这话没错,恭恭敬敬欠身答应。

众人看向加福的眼光多出一层敬畏。她的哥哥是在加福的名头儿下,福姑娘的帐下从此有了第一位品级过人的将军。

长平郡王等暗暗生气,他们暗自把这位上将算在陈留郡王帐下。但陈留郡王帐下也没有满额,他曾经有一位最出名的三品将军,是他的妻舅袁尚书。尚书去当侯爷以后,这个缺儿也没有人补上。长平郡王等没有反对的理由,只能干气着,再寻别的主意,看能不能给自己也弄点儿好处。

梁山王也把张豪算在陈留郡王帐下,这事情就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吩咐军需官给新来的人说说军规,让他们以后不要乱冲撞值日军官,同时也没有客气,先给打人的阮瑛凌离记了一个小小的过失。

阮瑛凌离是想不服来着,宝倌劝他们这过失以后可以减去,把两个人劝下来。

加福姑娘的阵营就此壮大,陈留郡王的军中朝气更生。梁山王以前是儿子媳妇在,爱往陈留郡王军中跑。现在是爱看干儿子的蓬勃模样,跑的更勤快。

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也因为多出来好些少年,不愿意服老,精神头儿打起来,也觉得精神焕发。

每天校场上热闹非凡,每天晚上聚在加福帐篷里念书的人成群结队。梁山王和陈留郡王在外面看着,各自美滋滋。

......

加寿生日的前几天,好孩子忙碌起来。她的婆婆瑞庆长公主见她又长一岁,定亲后这段日子里,婆媳熟悉,对好孩子性情也了解不少。命她学称心如意,随自己管家。

来拜的客人,把剔除出来的告诉她。

“这一个,前儿背后非议寿姐儿,我们也不见她。”

好孩子答应着。

“这一个,妄想打太子内宅的主意,你在外面见到,也不要主动和她说话。她说,也不必同她多说。”

说上好几个,长公主问好孩子:“懂了吗?”

“是。凡是不和大表姐好的人,咱们家也不同她走动。”好孩子整理出来就是这句。

长公主微微地笑,纠正道:“不仅不走动这么简单,是咱们家和加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说的是加寿,而不是太子府上,好孩子在权贵之家长大,听得出来这里的关窍。

大表姐是姨妈家里最重视的孩子,也是兄弟姐妹中最重要的人。但好孩子听准婆婆这样说,还是暗暗吃惊。

她没有想到在她的婆婆长公主心里,她的大表姐会大过太子。

圆睁的杏眼泄露几分心思,长公主笑了笑,再一次柔声叮嘱:“记住了吗?”

听到这一句,好孩子更不用有什么寻思,这意思已明白的不能再直白,用力点点头:“我记住了。”

长公主又说了些话,怕好孩子坐不住长久,让她到厅上玩耍一回。独自走到花草丛中后,好孩子吐一吐舌头。原来,长公主疼爱大表姐到这种地步。难怪胖孩子眼里只有大表姐,把别的哥哥姐姐们一概退后。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进士leiboo亲,感谢一路支持。抱抱仔的新会元苏珊李亲,抱抱仔的新会元汤小霞亲,感谢一路支持。

无限么么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