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哪吒上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皓等人夜巡离去的钟点,太子和加寿带着皇太孙慢悠悠回家。

她的爹爹母亲都让她自己带孩子,加寿见惯家里的热闹,也愿意自己带孩子。把儿子的小木床摆在正房,太子晚上要是不去书房,夫妻守着儿子的小木床说话。

皇太孙生得像父亲,太子看他总是越看越爱。

……

太子妃加寿十七周岁的生日不算整生日,但她诞下麟儿,太上皇太后喜欢,皇帝皇后也满意,这个生日为她大办。

一般的百姓在太子府和外宫门上专门有块地方吃流水席面,官员们进宫,在寿姐儿小镇上度过这个炎炎夏日。

据说办的不错,有好些好玩的杂耍,也有文雅的对诗——夏日草长花暖,正是对诗时。都说皇帝这天也偷半日闲前往,能进宫的人听到后,面上光辉一里一里的长起来。

一早,好孩子家里先是忙乱的。元皓说岳家祖父主张出的好,兄弟姐妹们也忙着出了好些,就是她们不能进宫,元皓也作主邀请。衣裳,常夫人早早的备下。此时穿好走来给祖父母看,又自己们互相看。叫喳喳小鸟儿似的,把房里涨得满满的。

“祖母,我这件黄衣裳跟好孩子的那件相不相似,多谢祖母给我好衣裳。”

“祖母,我配碧玉簪子好,还是戴步摇去?”

常夫人两个耳朵一刹时要接七、八句话,前话叠后话,后话撞前话,她左一句右一句的回,上一句下一句的叮咛,幸好倒不出错。

忽然见到出嫁的孙女儿来了,为她们检视过衣裳,打发她们去见常大人:“祖父想你们呢。”

常大人和儿子们在一起,也在比划衣裳。常大人有白发,夹在依然如缎的黑发里,平白还有不老的傲气,又着新官袍,新簪子,新靴子,笑容灿灿,怎么看也不输少年。

他的儿子们也是各有打扮,装饰的精洁。要是有人误会,还以为常家的爷们过生日。

出嫁的女孩儿进来,不由得怔上一怔,行过礼后笑问:“祖父今天收拾的好,父亲伯父叔父们也好。”

常氏父子们心照不宣的相对一笑,不懂的人不用解释,常大人对孙女儿嘘寒问暖:“公婆对你们还好?”

这是那两个生下姑娘不受待见,和不受婆婆喜欢的。家里有好孩子做个对比,常大人对她们很是上心。

两个姑奶奶争着回:“比原来好。”

常大人暗暗冷笑,亲家府上倒是敢不好。好孩子定过亲后,亲家以前是针对袁家的殷勤,迅速改回对自家的殷勤。好孩子今年学管家,料想亲家们也有耳报神,应该知道过了。

把她们抚慰几句,当祖父的亲自看过她们衣裳,又看首饰,打发她们见祖母另讨件好的。姑奶奶们笑道:“首饰不急,只是好孩子不在祖母面前,竟然也不在这里?想来在房里,我们见一见她再说别的。”

常伏霖含笑:“宫里再见吧,好孩子已去镇南王府,长公主和镇南王带着胖队长和她进宫。”

胖队长这个名字真是好,当岳父的直呼其名不习惯的时候,就拿这称呼胖女婿。

姑奶奶们听到,也笑了起来,都说这个名字响亮,告辞回到祖母房里,把疑惑请教她:“祖母,祖父以诗书持家,以前从不是靡费于装扮的人,是什么时候变的爱华丽?”

常夫人也不说破,故意嗔怪:“祖父只带个新头簪新玉佩,称不上爱华丽。”

姑奶奶不再问,常夫人点点家里人齐全,一家人出门上车上马,前往宫中。

……

小十在铜镜前照来照去,杏色团花夏衣,显出头脸儿雪白,满意的来给袁夫人看:“姑母,你给我的这件衣裳跟以前给的一样,件件好。”

“是吗?那你今天到了宫里可要好好露脸面。”袁夫人打趣着他,一面把一块缠枝宝瓶玉佩给他系上。

这里坐的还有老国公夫妻,见到儿子俨然贵公子的派头,连连地点头。老国公夫人道谢,老国公和妹妹玩笑:“你的私房给完了没有?瑜哥璞哥回来会怪你。”

家人来请他们:“侯爷、侯夫人说可以动身了。”

大家出去,二门上龙显邦的妻子、谢氏石氏接住,大门上,龙显邦、龙显靖、龙显宁候在这里,侍候一回上马上车。

方氏母女跟着安老太太已上车,老太太问大花在哪里,方明珠凑到耳边:“在小红车上。”安老太太不再言语。

马车开动,袁训带着侄子和沈沐麟跟车,也往宫中。

……

宫门上,文章侯府韩家恰好也走到,见常家到了,袁家也到了,三家打量。见有冠服的着冠服,没有的穿官袍,没官袍穿的人新衣流彩,大家都跟来比试的没区别。

彼此心知,轻轻一笑。并肩进去,见不远处走着柳家的人。袁训唤一声,柳至回身,日光在他面上镀下一段流金,雪也似的肌肤在金色中熠熠放光,也把他手中新添的扳指映出宝光。

常夫人带着媳妇们就往四下里看,宫门宽大,进来的不止他们几家。大姑娘小媳妇们捕捉的眸光,让常氏婆媳捕捉到眸中。

原来,今天又有可能出现一场攀附权贵。

这中间最招人眼睛的,自然是新婚年余,新得幼子的太子殿下。

身后有人说话,连家走来,尚家走来,苏先也走来。方鸿等也在路上陆续遇到。他们无一不是在能修饰的地方下足功夫,带上好珠宝,展露好笑容,也展露出你知我知,却不可言传的一段心事。

聚会本应该女眷们花枝招展,但这些家的女眷乐于让给他们,并且也能欣赏一回自家的贵公子,和别的贵公子风采。

觇视的神色如堆云聚雾,随着遇到的人多出来也多出来时,女眷们知趣都装没看到。

只在太子和太子妃到来的时候,往四面又打量了下。

正当青春,又握实权的太子,对有些人来说,是不能抵抗的诱惑。如致命却美丽的花朵,有前仆后继的蜂蝶。

太子好似没有见到,在他后面抬着皇太孙的小木床,纱罩挡风也挡蚊虫。殿下亲手打开纱罩,把皇太孙抱了抱,还给加寿,命母子们去见太后,他带着岳父等人去见皇帝。

大摇大摆的这一群美男子,不管是年长的文章老侯、沈老大人、连老大人、尚老大人等,还是年富力强的国舅等人,再到年青的殿下,看得经过的人足以流下口水。

内宫中的期待就多了起来。

……

皇帝已经换好衣裳,准备理理上午的公事就去享乐。今天不仅是加寿的生日,也是皇帝借机偷闲的好时光。但宣进这些人一看,皇帝不是滋味儿。

清一色的官袍,清一色的冠服,并不是时新衣裳。但昂扬的气势撑起官袍的新姿彩,不由得皇帝低头在自己龙袍上瞄一眼。

龙袍不管哪一件没有不好的,但皇帝不管不顾的多了心,认为自己让压下去。

从衣裳上收回眼光,对贴身的太监一瞥,太监会意退出,不一会儿回来:“请皇上更衣前往。”

皇帝毫不客气的重新又换过——反正新进来的这些人不知道他刚换过衣裳,见阮英明袖子里露出折扇一角,是个象牙的,一点儿圆润看上去好精致,皇帝也取一柄象牙的,进贡而来的,雕刻精美,拿到宫外没有人可以比下去,在手中握着满意了,曳曳出来。

太子微微地笑,袁训微微地笑,柳至也不会提醒皇帝他应该上了当。这当,本没有人想给皇帝上。

这就皇帝为首来到寿姐儿小镇上,无数倾慕爱慕及非分之想的火辣辣眼光有如杏云桃海般喷发。

在皇后身边的两个贵夫人也看得呆住,反而让皇后腹诽。她们好不容易挤到皇后身边,夸耀自己的女儿品德贤淑,可以侍奉贵人。皇后还以去太子府的呢,此时算看明白,原来她们要侍奉的是自己的丈夫。

或者说本来是想打太子主意,见到皇帝后沉浸似的有了流连。

一抹冷笑在皇后唇角微微噙住。

帝后是分开坐,等到皇帝带着群臣坐下来,女眷们还是来侍奉皇后,两位贵夫人及所有见到皇帝失态的贵夫人接下来看的,全是皇后冷冷淡淡的面庞。

和柳家的人及袁家等人说话时,皇后才有笑容。

太上皇太后带着孩子们单独在一起,这边最吵。

他们坐在小镇临水的一面,最近的木楼环三面,太上皇太后占据左边,皇帝占据正中,皇后在右边。

等大家全入座,只有站位的人也上了楼,一个太监前来回话:“太子妃回皇上,准备的有些玩的,奏请这就开始。”

皇帝先往左右看一看,见他有名的旧近臣,苏先、袁训和柳至一个也不见,连渊等人也不知去向。皇帝纳闷,就要开始了,他们去了哪里?别的人分心不在这里倒也罢了,忠毅侯竟然也不管女儿了吗?

说声开始吧,眼睛还到处找了找。直到大家对着水面有喧哗声,说有热闹看,皇帝也去看水面。

……

加寿的小镇选址不错,夏可赏荷花,冬可赏梅,建成以后又年年添置无数花草。在这夏日里小风轻轻一吹,水面上荷香阵阵外,又有无数周边的花草香,水面上似也沾染香气,又有景致倒影无数,只一汪碧水也可以赏玩。

碧水上开出几条水线,直直的从远处过来。近了,可以看到四个…。哪吒似的仙童,盘腿坐在水面飞鸟般的速度过来。

惊呼声此起彼伏:“天呐,下面有船吗?”

“有船也要有人划才对?”

“没有船,是……人!”

这一句叫出来以后,纷纷看到四个哪吒小胖腿的下面是雪白的脊背,在碧幽的水面上好似翡翠镶白玉。

露出背脊的只能是男子,年青的女眷涨红脸儿的、拿扇子遮面的动作起来,但转过身子,端庄到不看的却极少。

难为情不可能不在,女眷们就装着看四个哪吒。

四个胖孩子,脑袋上扎双丫髻,胖嘟嘟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皇帝哈哈大笑起来,离座走近楼的栏杆。

中间有一个是元皓。

胖脑袋雪白面庞上笑眯眯的,活似一个真哪吒。

皇帝笑了,群臣也跟着笑。太上皇太后也喜欢的坐不住,走近了去看他们。

韩家的人喜笑颜开,在最边上有一个是韩正经。老国公夫人吃惊不已,还有一个是小十。中间的另外一个,是小六。

他们按民间对哪吒的传闻做的打扮,穿着荷花和荷叶的衣裳。手臂和胖腿都露出来,白生生的透着福相。

而在他们屁股下面的,确实是四个人。这四个人在水上划过来,露出半张面庞可以吸气就行。皇帝认出来大乐。

一个是忠毅侯,一个是苏先,一个是水性仅次苏先的尚栋,另一个是连渊。

元皓最喜欢坏蛋舅舅,但他身份不同,水性最好的苏先背着他。袁训应该带自己的儿子,但他的背上是小十。小六在尚栋背上,连渊背着韩正经。

四个小哪吒到了近前,双手往前一扶,按在下面人的肩膀上,借一借力,由盘膝坐而变成跪拜。

四个小嗓音清脆若新藕,跪稳了,双手合十大声道:“祝太上皇寿!祝太后寿!”

太上皇和太后乐滋滋。

袁训四个人换个方向对着正中,四个小嗓音响亮若鹤鸣,大声道:“祝皇上寿。”

皇上摇摇他的象牙折扇喝了声彩。

再换方向对着皇后:“祝皇后寿。”皇后也稀罕的不行:“亏下面的人托得住他们。”

加寿和太后在一起,最后祝:“加寿姐姐寿。”

楼上阵阵的笑声出来,都说好看。加寿也觉得看不够,见叔叔、弟弟和表弟们的好衣装,扑哧一声愈发的乐。

太上皇对着水面上的外孙喊:“这是谁的主张?”

“我。”元皓指自己。

“我。”

“我。”

“我。”

另外三个也不客气的承认,小手也指自己。再随即互相瞪眼。

下面的袁训说了句什么,四个哪吒对太上皇太后再拜一拜,在下面人背上站起来。

太上皇有些担心:“不要摔下来。”

太后取笑他:“你忘记了,胖队长会戏水。”

话音刚落,四个孩子跃入水中,跟条鱼似的双手合住,双腿并拢,漂亮的招来大片的喝彩声。

皇帝和皇后都是平时不怎么玩的人,一个勤于政事,一个无心游玩。这里的人数他们兴致最高,都期盼着下面还有什么。

见水面平静,只有涟漪慢慢恢复。四个雪白的脊背也随着孩子们没入水中。皇帝和皇后倒不觉得有什么,但年青的女眷们失望出来。

日光下雪白的强健肌肤,生出来诱惑不知不觉大过皇帝。忽然见不到,心里丢失的不仅是玩乐不仅是遐想,竟然像让掏空似的难受。

不过一瞬的钟点,有些姑娘们有了垂泪。好在,只一瞬间的钟点而已。

“哗啦”水声剧烈的响起,四个胖脑袋先露出来,再还是嘻嘻的胖面容,还是跪拜的姿势。在惊呼声中,四个哪吒破水而出,面庞一出水就对着皇帝,大声同着脑袋上身子上流下的水一起出来:“愿皇上寿与天齐。”

在他们的膝盖下面,各有一双大手也出了水面,稳稳的举起他们。

看的人直了眼睛张大嘴,一双眼睛不知看四个哪吒好,还是看下面的一双手好。只觉得四个哪吒是厉害的,不怕水,笑得也好看。而下面背他们托他们的人呢,就更厉害了是不是?

也有人眼红,小声非议:“皇上生日可没这么样,娘娘生日也没有这么过。”不过他很快自己把自己推翻,答案自在他心上。

皇帝的生日早有议程,叩天地叩双亲,见大臣们,欣赏宫中精心编排的歌舞。让权贵们脱去上衣入水戏耍为乐,不是不行,而是礼部只怕不答应,会说有失官体,有失庄容,有失…。难道以后大家会水的全戏水为贺,会上山的扛个猎物来贺?

唱戏的再开口喝一段,这还叫官场吗?

而皇后娘娘的生日就更不行,娘娘生日,男臣脱去上衣为贺,这只怕是个罪名吧?

如果皇后是个活泼过度的,也许可能会出现。但戏水为贺的也只能是柳家的人,还得有这几个好孩子为哪吒,才不显得下面脱衣裳的人尴尬。

非议的人乖乖闭上嘴。

……

皇帝开心极了,太上皇太后和皇后也开心极了,都命赏赐。倒显得寿星加寿是最安静的那一个。

加寿抿着唇儿就乐去了,一时没有想到跟上。

见下面还没有结束。

四个哪吒再次落到水底,破水而出的时候,跟来的时候一样坐到背上,摆动小手从水面去了。

很快,涟漪又从水底生出,忽然,有一个人从水底跃出,精干的身子划出一道弧线落到另一处。

在他的下方,又有一个人随后跃出,平平的一道线的那端落下来。

第三个人接着出来,每四个人,第五个人……

阮英明头一个叫了出来:“寿,这是寿字是不是?”

大家就都看出来,水底的人用自己跳出的弧线,在水面上划出一道寿字。

皇后认了出来,现在出水的人可不是四个人,寿字的笔划不少。有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柳至。而她在皇帝身边找找,这才见到柳至不在。

皇帝都不用找,他的前太子党里哪些人水性好,哪些人就不在身边。

他只等着下面还有什么。

见水底忽然晃动,有什么红红的拉开来。一道大大的条幅凌水而出,上面不知用什么写的竟然不模糊。

一行字人人看得清楚。

“上善若水,国运亨通。”

……

“哈哈哈哈…。”皇帝开怀大笑。

……

等安王看出这些字是刻上去的,所以在水里面不会掉色,已经气得面色铁青。

这是一位太子妃生日,不是民女过生日,忠毅侯这些人也不是玩杂耍的,却生生把这生日变成耍百戏的。

安王很想啐他们无数口,啐这些人当差有能耐,耍百戏居然也行,阿谀奉承已经成精。而这种人殿下他没有,放眼望去大多和太子交好,安王的心里骤然多出无数只焦躁的猫,把他搔的差点大骂大跳,再从这里一溜烟儿跑回自己府中苦苦哭泣。

……

远处水面上,又有人过来。笑声出来,这一回来的哪吒打扮的孩子可是不少,有高有低,大的是十几岁的少年,有柳云若。小的还是镇南王世子,约有二十来人,尽是京中权贵子弟,还必须会水。

在他们的身子下面,跟刚才一样有人背着。到了这里以后,袁训等人过去和他们会合,背的人就多出来。

元皓小胖腿一迈,另一只脚到了坏蛋舅舅背上,双脚迈两人,扎一个马步出来。

太上皇现在放下心,有会水的人在,摔进水里元皓也不会怕。太上皇只笑道:“站稳了。”

水面,同时又多出好些脊背,所有的孩子们全踩住两个人,让他们踩的人反手往后,扶住他们的腿脚。

元皓等人十分得意,也可以腾开手,在短短时间内不必在乎平衡。后腰上一摸,一个红红的条幅出来。

双手一展,上面写着:“太上皇寿比南山!”

字不太大,怕太上皇看不清,齐声念出来。把这个卷卷,塞到前面的腰带上。后腰上一拔,又是一个到手上。

“太后长寿!”

又一个:“皇上添寿!”

又一个:“娘娘增寿!”

又一个:“太子哥哥多寿。”

最后一个:“加寿姐姐加寿!”小十的“加寿大侄女儿”,完全让压在里面。

哗啦一声,孩子们齐齐入了水,再不下水,估计背的人稳不住平衡。

听的人到这里,是几回高涨的心潮澎湃。眼神亮起来,笑容不能再多,都以为这就结束了,喝彩声,鼓掌声,把水面快要盖住。

而水底,有一道小小的漩涡起来。漩涡的中心,袁训等人合力托出一个人。

她生得明眸皓齿,胖胖嘟嘟。双手高举着一个大大的雕刻而成的薄薄木头寿字,鱼跃龙门似的腾到半空中。

这是苏似玉。

她在半空中还能移动手臂,把寿字分别对太上皇太后加寿、皇帝和皇后亮了亮,往下落时,双脚踩住水面,不是扑通直到水下,而是缓缓的沉了下去。

这踩水的功夫有人懂,蒋德大喝一声:“好能耐!”勾得夸赞声铺天盖地而来。

说是杂耍的人让压下去,说有失官体的人也让压下去。这真的比耍百戏的还好看,人人看得过瘾之至,没有功夫再计较合不合体面,是不是端庄。

今天的主角本是加寿,但太上皇也好,太后也好,皇帝和皇后也好,认成自己是当事人。

太上皇和太后呵呵地笑,皇帝让阮英明就戏水作诗,皇后对部分女眷们的不悦也下去,面对她们一视同仁的含笑。

宫宴摆上去,酒也上来,但太上皇等人没有尽情的吃喝,而是不住往楼下看,等着元皓等人过来。

元皓等人洗过澡,换过衣裳,擦得头发半干,已是小半个时辰过去。先见的皇帝,皇帝跟好久没见过外甥似的大喜过望,见到胖脑袋在面前出现就招手:“过来。”

元皓把脑袋一头扎到他怀里,就开始邀功:“皇舅舅您喜欢吗?这是我的主意,是我的。坏蛋舅舅虽出了力,可他说不斯文。苏大人出力最多,会水的人大多是他家里出来的,可他说会遭弹劾。是我说只要皇舅舅喜欢,有一些不斯文没什么。只要皇舅舅喜欢,谁会弹劾……”

他絮絮叨叨的说下去,苏先柳至一起不答应,对着同样傻眼的袁训道:“让我们出力的时候,这胖队长可不是这么说的话?谁怕过弹劾?”袁训双手一摊:“你们问我,我能怎样?”

坏蛋舅舅窃笑,抢功是小坏蛋舅舅的专长之一。

“喜欢,朕很喜欢。”皇帝抚摸着还有湿漉漉的发髻,想着赏赐什么才能表达他的满意。

珠宝?皇帝平时就没少给元皓。

珍玩?皇帝今天觉得不新鲜。

眼角看到另一个人,同样的一个雪白小胖子,恭敬的同戏水的人站在一起,他是文章侯世子。

皇帝命进前,当着众人吩咐:“朕听说你也有从军的意思?”韩正经对胖队长偷看下,说声是。

“不必去了。元皓不让你去,他喜欢你伴读。陪他念书,比你从军要紧。”

韩世拓带着家里人小心翼翼过来,跪下来接这口谕。

在韩家的人心里,早就知道皇帝有这个意思。那是胖世子把韩正经强行带走又送回家的那天,韩正经带一个大包袱回来还不算,双手捧着一个包袱。

不过几天,镇南王府给韩正经做了好些衣裳,做一个大包袱回来。

皇帝不知怎么听说到,宣胖瘦孩子进宫,给他们一模一样的宫衣赏赐。

当时没有下旨说是王世子的伴读,但意思已呼之欲出。

这意思亲耳听到,韩家的人没有人吃惊。

当下谢恩,皇帝留下袁训等人作诗。元皓等人去见皇后,问她喜不喜欢。皇后也夸了又夸,留下柳云若做伴。最后见太后,在这里不再乱走。

胖脑袋在太上皇怀里扎一圈,再扎到太后怀里,再到加寿身边又撒娇一回,扮上一回表弟。见到坏蛋外甥时,小坏蛋舅舅架子端起来,这时候看上去,是王世子的体态。

太上皇太后让孩子们吃东西,孙子尽在眼前,难免的把执瑜执璞、加福萧战想起来。

太后流露出思念:“不知加福今天在吃什么?姐姐过生日,有没有给她吃点儿好的?”

……

这片营地上不是练兵的喧闹,也不是争斗的热烈,却热火朝天,人声鼎沸。

四面无挡的篷子把日光拦在树下,树林的木叶又把这可以晒化一切的日光遮上一层。阴凉的风也由此而来。

但战哥还是不满意,手里端着面碗,和周围的人一起吃得吸溜溜痛快的他不时看着篷子下面的加福。

他们手中的面,是加福带着奶妈丫头,及会做饭的女兵做成。

这么热的天福姐儿亲自做面,因为今天是大姐加寿生日。执瑜执璞邀请军中常往来的少年,必不可少的京中贵公子,还有长辈亲戚们为加寿庆贺。以面挑寿,给加寿送去一份儿祝福。

没有坐得下的椅子,大家不是站着吃,就是蹲着吃。放眼这一片吸溜吸溜的,精白的面跟片小瀑布似的从碗里起来挂到嘴边。

战哥的不满意就由此而来,先是自己边吃边嘀咕:“你们都来吃,加福都擀了半天,你们要吃自己怎么不擀?”

他的老子却满意之极,边吃边赞:“嗬,当年我慧眼识儿媳妇儿,嗬,当年亲家母说有了,我搭眼一看,天边有金光呐,我说不对,这是个好孩子,又会练兵,又会做饭,老子一把子好眼力。”

大家忍俊不禁,霍德宝借机道:“那我再来一碗!”

每天操练、念书饭量大,这里的个个都添过不止一碗。萧战心疼的压抑不住,怒道:“你都吃了三碗了?你是饭桶吗?”

“挑寿呢,越多越好,笨蛋!”

霍德宝从来没有这么猖狂过,萧战倒一时愣在原地。宝倌得意洋洋去篷子下面添过面回来,还一定要加福姐姐亲手给浇头,把萧战从怔忡中再次惹恼。

宽身板儿站到宝倌面前,战哥想要骂他,今天这日子不适合骂人。而宝倌说的也没有错,今天是挑寿的日子,越多越好。

拦人吃饭也是最大的屈辱,所以萧战还是个面上功夫。鼻子里出气,眼睛瞪大:“哼!”

“哼哼!吸溜。”宝倌回他以瞪眼,不忘记吃上一口。把面挑得高高的,刚才是为挑寿好看,现在是为气一气小王爷。

萧战没辙,继续:“哼哼哼哼!”

“吸溜,吸溜,吸溜。”宝倌学聪明了,对着他大吃特吃。

风把浇头的香味往萧战鼻子里钻,他馋涎上来。加福恰好叫他:“战哥,新配的浇头刚出锅。”

“我来了。”萧战走了。

宝倌得胜,贵公子们为他道声好。而萧战也不再回来闹事,加福唤他过去,不劝一个字,也是让他吃饭而不要吵闹。加福亲手为战哥浇上浇头,还亲手拿筷子调了调,战哥就喜欢了,没脾气了,端起这碗,加福又指荫凉地方让他去,战哥乖乖的走到那里,吃得心满意足。

他在加寿面前从来要争,但为加寿挑寿,也是挑得高高的。

梁山王见到叹上一声,王爷这粗鲁性子也有了哀怨:“他们两个多么的好啊,”

胖妞儿悄无声息来到王爷身边。

梁山王懊恼,胖妞儿也会看兵书,自己要是开口,胖妞儿也会陪自己,而自己当年竟然没想到夫妻相陪,这是件美事儿不是?

恼上来,一碗面吸溜几下就没了。面是儿媳妇亲手所制,虽不是加福全程的和面、一遍遍擀下来。但不管是添水,还是擀上一道,最后切面,以至浇头出锅,都有加福的身影。或者说福姐儿是学过名菜吃过好些名菜的,她在全程监视和指点。梁山王为表重视,自己端着碗过去。

阮瑛等人见到,悄悄的对笑:“他一定说,加福,也给我调一碗。”

果然,梁山王笑声如雷:“加福,给父帅调一碗跟战哥一模一样的。”

连陈留郡王和龙氏兄弟都对着他好笑,何况是少年们。

大家挤眉弄眼中,梁山王下巴昂得高高的,端着面碗跟得到敌人上将首级似的,也是凯旋而归。

萧战同样心疼加福,因为是他的爹,小小声地道:“福姐儿会累到的,爹你吃五碗了!”

说话太小,除去他自己没有人听到。而霍德宝哪能服气,借着加寿姐姐的生日不占上风,宝倌算军中白走一回。宝倌的尖声和战哥抱怨老爹同时出来:“不能厚此薄彼!”

少年们哈哈大笑声中,梁山王一瞪眼:“小子,你吃饱了一边儿去!”

萧战一瞪眼:“吃撑到了一边去打滚,这里没有人系你笼头!”

这是拿霍德宝当骡马比喻,不由得霍德宝冷笑两声。萧战蔑视的回他:“你想怎么样!”

“加福姐姐,我还要一碗!”宝倌扭扭身子,端着空碗又去子。

萧战倒吸一口凉气:“上他当了,吵架费粮食!”眼睛放回面碗里,是个专心致志吃自己的神情。

看他这样,阮瑛笑道:“军中我算来着了,能看到战哥服软就值得跑这一回。”

执瑜执璞也在这里,瑛哥对他们道:“这一回我追上你们了,要知道出游的那年,入藏前二叔把我和二弟接回京,后来让祖父和父亲好一顿埋怨。”

执瑜执璞回以一笑,但别的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凌离打岔:“哎哎,我们都没去,以后别提!就说现在吧,”凌离环视周围的十里连营:“这是军营,只有一件事情是咱们没白来,怎么打一场仗才好?我也想有个功劳报回京去,让我父亲母亲喜欢喜欢。”

长陵侯世子方鸿的儿子方澜道:“我看打仗是极容易的事情,倒是吃福姐儿一碗面不容易。”

他手里的面碗还有半碗,加福也还在忙碌中。但方澜拿筷子的手舞动着盘算起来:“加寿姐姐过了生日,就是太子哥哥生日,福姐儿不知道还肯不肯做面?太子哥哥生日过后,是小古怪、柳云若,称心如意…。”

萧战尖耳朵听着,却听到方澜叫一声:“褚大路,你和小古怪一天的生日是不是?”

褚大路达成他的心愿,在胖兄弟头一回走的时候,他说下回跟上,他也在这里,和父亲褚大在一处吃面。

闻言,褚大路笑回:“是啊,还有我呢!”

萧战火了:“姓方的坏蛋!跟小古怪一天生日的是我,这小子晚两天。”

褚大路大笑:“从不知道你跟我这样的好,倒记得我生日。”

方澜等大笑:“原来你也生日,好喽好喽,下个月又有福姐儿面吃了,战哥你自己说出来,到那一天想来不会不承认,跟加福偷跑去玩乐。”

萧战好生瞧不起:“就知道你们骗我福姐儿亲手做饭吃,”忽然觉得这里一帮子饭桶,浑然不见京中贵公子在哪里。要说有,也只有自己是。再就舅哥们…。胖舅哥们不陪妹婿,和饭桶说得火热,也暂时的当个饭桶吧。

小王爷嘴头子上没占便宜,暗暗却有一个上风在心里,耸耸肩头感觉不错,又把耳朵支得高高的,听听他们还要说些啥。

……

“要说打仗很容易,这话也不假。”凌离接上话,对着执瑜执璞点点头:“一只鱼一只兔子,战哥说有个人很不和气,要寻你们报仇,这事儿带上我们。”

阮瑛称是:“双拳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

一圈儿的人让他不要再说:“我们才是饿虎,我们群虎不怕弱狼。还没遇上呢,别先助长别人威风。”

“那我说错了,我是说打仗得带上我,别又跟入藏那会儿……”阮瑛知错就改的话说到一半,少年们又拦下他,大家笑话他:“你就不能把入藏这事儿给忘记?”

阮瑛嘻嘻:“听我说,牢记在心里的真不是我,也不是我二弟琬倌。二叔去几回书社也就记不得了,他只记得对诗有没有赢。祖父有了年纪,虽然闲也不是天天放心上。竟然是我父亲。他公事最烦,回到家要拜会他的人也多,还三天两天提一回我和二弟没入藏,我和二弟没长见识。我说跟来从军,父亲快要哭出来,眼睛是湿的,我看得真真的。”

“快别说这话,”凌离、方澜等也让勾起心事。

凌离苦瓜脸儿:“我父亲和上官叔父协助去办的江强,大胖二胖你们把衙门砸坏半边,皇上不高兴,我父亲留在半拉子衙门直到江强的人根除的差不多才回京。到家那天对着我就不高兴,我心想几年不见儿子,这是什么表情?”

“哈哈,你倒敢这样想吗?”

凌离装个硬气出来:“怎么不敢?他理亏的模样我还是看得出来。巧了,我相中一个笔架要买,出我私房我又舍不得,我就上前去,”

一帮子人凑着他笑,准备等他怎么说。

“我说父亲,您有什么地方对不住我,再或者对不住我娘,倒也简单,把这一件东西的银子给我就行了。”

“吹大牛。”站开几步的萧战头一个反驳。

“我就是这样说的,笔架我也到手了,在京里呢,不信你去看看。”凌离火冒三丈:“我没有吹牛!”

萧战握个空心拳,放到嘴边:“呜呜…。你就是表弟在海边爱吹的法螺!你想说你爹对你内疚的很,所以你从军,你全家欢呼雀跃,恨不能一棒子把你打出来!”

凌离嘀咕:“事实就是这样,我们都盯着大胖二胖,去年他们来没赶上,今年赶上了。”胸膛一挺怒上来:“横竖,为你不来!”

萧战摇头晃脑:“好啊好啊,赶紧走吧你。跑来骗我家加福做饭给你们吃,还想把自己标榜成全家欢送的小英雄!”

往地上重重一啐:“我呸!别跟我和加福比!”

阮瑛小声道:“吃一碗面,别指望他这几天里能消停。”大家都懂萧战,不容他单独欺负一个人,齐声回他:“咄!没跟你比,冲着你,我们走远远的。”

话音刚落,战鼓声响了起来。

梁山王、陈留郡王霍地起身,听出是中军的鼓声,往那个方向看,见当值军官快马到来:“回王爷,苏赫之子布和营门外索爹!”

“索爹?这里没有他爹。”陈留郡王微笑。

“只有他祖宗!”梁山王回的更淋漓。

命人:“带马来,看看去!”

马还没有带到,欢呼声出来。少年们兴奋的举起双臂:“有仗打了,哈哈,”

不知谁想起来的:“为加寿姐姐添寿!”

放下碗,笑容满面寻马整兵器,又把萧战堵在马下面。

萧战翻脸:“你们打仗,偏不让我出去?”

一堆手伸出来把他肩膀拍拍,手臂拍拍,后背拍拍。萧战怒目:“小爷我会揍人的!”

“战哥,呵呵,你有许多仗打,我们可在这里呆不久。家里答应的,只呆一年明年回去下科场。这一年里有仗,你让给我们。”一堆儿笑脸儿乱晃。

萧战大声嘲笑:“你们倒能伸能屈,不过,有人见天儿说不是为我来的,我耳朵里听出茧子来,怎么办?”

一堆儿笑脸变成正色:“为你战哥,是不来的。但打仗这事儿另当别论!”

直到他们离开,萧战还在原地纳闷:“这话通吗?亏这些也是上好先生教着念书,这话是怎么想出来的?”

为小王爷不来,打仗小王爷就要让?萧战到营门前还百思不得其解,这是哪个南山北村里来的先生有如此见解?

------题外话------

这里的寿字是繁体字。

近来脑袋还是晕晕,每天人在情节里,出门好几回忘记锁里面的门,好在仔有不大的强迫症,哈,习惯性把门拉了又拉,外面的门无事。而仔晚上也不大出门。白天楼道里又有楼上婆婆抱着小孙子走来走去。

感谢亲爱的们帮忙起名字,帮忙检视。鞠躬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