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京中淫贼/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仗打,贵公子兴兴头头赶大集似的来到中军的营门外,见到一队人约有上百。

回身见自家的连营一眼望不到头,因为离得近而在视线里无边无际。贵公子们互相道:“这个胆儿大,约百人就敢到这里。”

萧战在最后面,闻言拍马而出,冷笑对大家道:“别上他的当了,我就上他一回的当,这一回,不是我不让你们,我只先打三锤。”

阮瑛笑道:“战哥你不给别人当上就是客气人,还能上别人的当吗?”萧战眉头一耸:“你不想出战是怎么着?难道我连你出战还是一边儿呆着的能耐也没有?”

阮瑛暂避锋芒,低下眼光对着地道:“这时候报私仇,好没意思。”

萧战听到也装没听到,取下双锤纵马出列,见对面为首的还是那个布和,锤指住他,萧战哇哇怪叫:“上一回给小爷当的混蛋,咱们再战三百回合。”

布和狞笑:“我不寻你,我只要袁执瑜袁执璞。”

他没见过胖兄弟,可能也没打听到这是一对双胞胎,头盔压着的胖面庞也有稍微的不同之处,布和抬眸越过萧战肩膀在后面出来的贵公子们中间寻找。

萧战晃晃锤,锤上反光打乱布和眼光。

“跟我比划赢了,才能见我的舅哥!否则,从哪儿来的滚哪儿去,你爹的棺木也休想!”

最后一句扎得布和大叫一声,双刀一瞬间出鞘,对着萧战策马狂奔。

梁山王和陈留郡王都有心提醒孩子们观战,但眼睛望过去,见到他们聚精会神,并没有大意看热闹的人,梁山王和陈留郡王生出满意。

“当!”

场中萧战与布和交换第一招。

锤舞西风,冽冽似摧山裂地。刀映银光,灼灼似怒火无垠。两下里你搅动锤风如能辗平一切,我升腾光焰誓把生机踏平。

看得贵公子眼馋无比,按萧战刚才说的数着招数:“第三招了!”

萧战怒吼:“知道了!”

话音落地的时候,萧战双臂一振,新生的一层力气自手传到锤上,猛烈的一锤狂卷而去,布和没有防备,跟上一次他偷袭萧战一样的身子晃了晃,不由自主地对着马的另一侧歪去。

喝彩声中梁山王叫的最大声,陈留郡王想到这是加福女婿,也扯开喉咙长呼。

跟布和的人怕他有失,出来好几个准备护他。萧战没有恋战,咆哮道:“小爷上的当,也让你上一回!”

一拍马转身准备回来,这就把后背给了别人。

梁山王的人马和萧战的先生们不用王爷吩咐,快马过去护住小王爷,他们缓缓的退,萧战早打马回到父亲身边。

贵公子们真诚的翘起大拇指:“战哥,这开门红是你的,再没有别人和你争。”

萧战也有一些谦虚可以拿出来用,把双锤挂好,堆个不多不少的笑脸儿出来:“要问我上的什么当?就是这当了!他们总说我们狡诈,这个不和气才是狡诈。上一回他瞒着力气胜了我一招,这一回我扳直了。上回他不出力气,难道我是肯出力气的?下面的,没的说,你们冲着加福来的,自然有便宜给你们。去战吧,但是咱们把话说在前面。”

贵公子们踊跃:“你说你说。”

“我舅哥是他的杀父大仇人,看他也有三分血性,不然不敢索爹。你们战他要小心,我已经说过了。还有一条,战他的人你要杀不了他,就尽力的周旋,让他把功夫全亮出来,给我舅哥们看在眼里记在肚子里,以后把他也宰了,这就没有人来寻仇。”

萧战愤愤不平:“真好意思前来!他的爹要杀我舅哥,我舅哥才杀了他!现在倒好,后面儿子孙子灰孙子滴溜溜全来了,我呸!”

陈留郡王听到这里,对龙怀城微微一笑:“我越来越喜欢小王爷。”龙怀城也道:“是啊,他无微不至对加福,又一片真心对舅哥。我也喜欢上他了。”

胖舅哥们面上生出光彩,战哥是家里的孩子这没有错,看他多会为舅哥们打算。而贵公子对这样的话一呼百应:“成啊,我们把他杀了吧,算在这里呆一年为一只鱼一只兔子办件事儿。”

梁山王乐了:“儿子哎,他们都听你的,你有威风!”

萧战把谦虚揣怀里藏好,一晃肩头得意:“那是!”

阮瑛等人没计较这话,他们在争论谁先出战。由萧战先战一局后,都看出不和气的刀法精良,都想拔个头筹,想着兴许自己杀了他,军中美名扬。那多美气。

布和催战大骂:“袁执瑜袁执璞!”

对面来了一个人。

枣红马,俊秀脸儿,一套价值不菲的银盔甲。

布和热血沸腾,他为报仇寻爹而来,输给萧战一招不会纠着不放。但见到这人有贵气,马有神骏,盔甲不凡,就以为是袁氏兄弟中的一个。

他红了眼睛:“袁执瑜?”

先入为主,以为出来的必然是头一个。

骂着:“袁执瑜,我要杀了你!”

对面的少年一摆兵器大笑:“哈哈!听小爷报家门!我的父亲吏部尚书阮梁明,小爷阮瑛!”

阮瑛戏谑:“要见袁执瑜,先过小爷这一关。”布和怒气冲天和他战成一团。

布和有气力,阮瑛就走小巧身法,几十招后不占上风但还能游斗。

别的人等不急了,对面是敌军干看着,跟摆桌子好吃的在饿死鬼面前有什么区别?

凌离把兵器高高扬起:“兄长兄弟们,咱们去帮忙啊。”贵公子们回应山呼:“走啊。”下山猛虎似的一古脑儿上去。

梁山王怕他们初战有失,让自己的将军们跟上照应。陈留郡王也让龙氏兄弟前往。二位对着少年们的英勇心花怒放,都道:“果然英雄出少年,这话今儿应景。”

……

营门外战成一团,马蹄踏的草地黄尘滚滚,兵器鸣击遥传四方。贵公子们甩去一开始的青涩,越战越有精神。梁山王和陈留郡王从来没有小瞧过他们,越看越生喜悦。

战足一个时辰,布和人数太少,只能是他退去。贵公子们嗥嗥大叫要追赶上去,却听到后面鸣金。

刚到军中不敢在正事上含糊,少年们回马见梁山王。个个不依:“我们杀的正好,一气上去宰了他不行吗?”

梁山王解释的苦口婆心:“小心有诈,都给我记住了,越是占上风的时候,越要谨慎。”陈留郡王也苦劝半天,哄得少年们心气平复,夸他们英勇善战。但到底没有忘记今天的正日子。

纷纷笑道:“寿姐儿这个生日应该过得好,我们为她大捷了。”

这对于军中来说,小捷也不算。但梁山王和陈留郡王认可:“大捷。”

……

宫门按时下钥,晚宴就赐下来的早。晚霞刚在天边升起,百官和命妇们步出宫门。

袁训携家人回家,都认为今天玩得好,晚饭吃得又早,睡还不是时候,聚在水榭上乘凉。

头一个上门来拜的客人是文章侯府。

除去老太太孙氏年高,在家里歇着,文章老侯三兄弟夫妻,和掌珠一家三口都过来道谢。帮着正经送上他的赏赐,正经给姨丈姨妈叩头:“多谢在姨妈家里长大,才又得这些好赏赐。衣料送曾祖母一份儿,送国夫人祖母一份儿,余下送姨妈一份儿,再给姐姐们一份儿做件衣裳。”

闪金织银的宫缎,是皇后赏给小哪吒们。最早出来的四个哪吒每人双份儿。

老太太呵呵地笑,劝着袁夫人收下来。袁夫人让正经拿回家给自家长辈。小十拉着正经,手指着石桌上:“那是我得的东西,我送在你前面了。”

正经见果然,小十叔叔的东西全在这里。正经就请教他:“太上皇太后赏的东西,叔叔怎么分?”

太上皇太后赏出来金子银子。

小十道:“当然九哥九嫂是头一份儿。”

袁训听到,微笑:“应当给父母亲头一份儿。”

小十不依,韩正经也不依,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分派起来。“一份儿给九哥九嫂,一份儿给父母亲,一份儿给家里别的长辈,一份儿给加寿大侄女儿、二妹、加福,瑜哥璞哥都得有,”

袁训插话:“少一个吧?”

小十又捧出一份儿放下:“九哥放心,父亲常教导我,没有九哥在,我就不能在京里养着。所以,这个给胖孩子,没有胖孩子,就没有今天的赏赐。”

闻言,袁训捧起他的那份到舅父面前,笑道:“没有舅父,就没有我的今天,这理当给舅父。”

老国公笑话他:“傻话不是?没有你母亲,我当不成舅父。还不送给你母亲。”

袁训忽然想起来,他进太子府以后学的戏水,他还得把赏赐送一份儿孝敬皇帝。

正在欢乐,元皓捧着他得的东西也来。一样一样分派清楚,最后一份儿,胖孩子自认为分派的好:“我是坏蛋哥哥,这个给坏蛋小八弟弟。”

小十和韩正经乐了:“我们还有留给坏蛋外甥的呢。”

这个难不倒元皓:“已送到太子府上。”

吃了一份瓜果,元皓回府。他的父母亲、祖父在乘凉亭子上等他,见到他来迫不及待的笑问:“总算回来了,是怎么想到戏水这个主张的?”元皓坐下按父亲的问话,昂着脑袋说起来。

“父亲问我是怎么想到戏水这个主张?说起来,这与好孩子家祖父有关,适才我把赏赐已送一份过去。”

元皓回想起前几天:“我让认得的人都出主张,好孩子家也不例外。好孩子家祖父说钓鱼,我说我们会戏水,我们出游的时候坐在苏大人背上游长江。”

老王点头附合下孙子。

镇南王和长公主含笑。

出游的好玩事情太多,直到今天元皓也没能说得齐全。信里说过游长江,但好玩的事情太多,王爷和长公主平时想不起来单独询问。

露出稀罕模样:“你就是跟今天这样坐在他背上过去的?”

“是啊是啊,”元皓胖面庞扬得高高的:“那天下大雨,舅舅说但幸好不打雷。有这么高这么高的风浪,”元皓爬到椅子上站着,他的祖父觉得浪还不够高,说到出游兴致浓,哪管儿媳也在,他也站到椅子上,再举高手臂。

偌大长江,这样的浪在水面上并不算高。但镇南王身居高位,长在京中或西山,没见过这样的浪。长公主养尊处优,但养在宫里,没见过这样的浪。夫妻为儿子增长见闻欢欢喜喜,为父亲颇多游历欢欢喜喜,一起景仰的笑:“哦?倒有这么高?”

元皓扭扭身子,小胖子哈哈笑:“我不怕,我在水面上游来游去,一边儿是坏蛋舅舅,一边儿是苏大人,有一个大浪过来,”胖脑袋往上一顶,是个接风雨的姿势,再抖脑袋抖身子甩个水,吹嘘道:“这浪就过去了。”

镇南老王此时是孙子的应声虫,又附合的点头。冷不防他的儿子问他:“那父亲过的浪理当比元皓的大吧?”

老王有点儿尴尬:“你还能不知道我不会水吗,我在船上。”

元皓很会捧场:“祖父在船上握着我背后的绳子,跟在我身后。划船的人很有能耐,总是能避开风浪。见我远了,祖父就把我扯回来,我才游过去的。”

老王恢复开心,但那天的事情他不敢居功,他在风浪中颠簸的船上是狼狈的,为了孙子才执意跟随。有孙子这句话,老王知足。对孙子中肯道:“继续说你的坏蛋舅舅和苏大人,他们才是那天的功臣。”

“是啊,我过了好些浪,每一个浪过来,坏蛋舅舅都在我身边,他为我挡厉害的浪。苏大人在我下面,真不知道他怎么会跑到我下面,我累了,他从水底下把我顶出来。”元皓大眼睛闪呀闪的,露出好些向往。

这不怕风雨的劲头,让镇南王和长公主自豪。人的一生有许多风雨,而已能看出元皓会是个中强盛的那一个。

他们情不自禁互握着手,为人父母对孩子的最佳满意密布心中。

元皓说得手舞足蹈,最后也没有忘记回到常家身上:“好孩子家的姐妹平时没有好玩耍,不是念书,就是写字,出门儿走姥姥家也在城里,竟然钓鱼也没有玩过。我就想起来戏水她们更没有见过,皇舅舅和太上皇太后也没见过元皓戏水。坏蛋舅舅帮我约齐苏大人、柳坏蛋的父亲他们,”

柳坏蛋的父亲?镇南王忍俊不禁。

“元皓作主,元皓布置,皇舅舅给我赏赐的时候,说他很喜欢。”

元皓大牛吹到这里结束,坐回去,祖父给他倒果子露,父亲给他送西瓜,母亲给他抹汗。

镇南王大手在儿子脑袋上拍拍,和气地道:“你还有一个牛忘记吹,今天跟你戏水的云若他们,也把赏赐分送给你。儿子,你这一回算慧眼识戏水人,以后他们都承你的情。没让你挑中的人,以后都要奉承你。”

胖队长更加得意:“那是!不是全才的能耐人,不配跟我。”

镇南王大笑。

……

参与戏水的人都有赏赐,赏赐代表宫中的赞赏,这一晚上,大家就都睡得很好。连渊一早醒来,也和夫人说着赏赐分一份送给胖队长,虽然胖队长昨天抢功不像话,但没有他出这点子,就少这一回的荣耀。

当丈夫的露脸,妻子也喜欢。连夫人连声答应,说等他出门,就送到长公主府上。昨天晚上没有跟柳云若等孩子们一样着急的送,是大人办事从容,连夫人也想再办两件新鲜果子是她的感激。

果子已买来,连渊看过新鲜度不错,夸上一声,用过早饭前往衙门。

走的还是平时走的那天路,昨天走过,前天也走过。但今天有些不一样。一个巷口上,停着的青色马车帘子微动,一个东西砸过来。

连渊伸手接住,好笑京里地面还敢有人白天撒野,胖队长知道不会答应。一缕幽香扑上鼻端。

诧异地看手里的东西,不知虚实隔袖接的,手感就差上一些。这时候觉出来柔软,展开袖子,见一个帕子,上绣鸳鸯戏水,题有诗句。

脍炙人口,念书的人貌似都会背。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有那么一刻,连渊挺喜欢。他知道自己还年青可比少年,他知道自己俊秀还过人,他知道……他也知道三十有几,有妻,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喃喃自语:“这是犯相思的人送错了地方?”同情地道:“可怜。”看帕子挺精致,用的香也不便宜,本着同情鸳鸯的心打算还回去,却见到青色马车已经离开,竹帘内有一双眸光盈如春水,内中神气专注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连渊吃惊的下巴快掉下来:“真的看上我了?这是哪家的小姐偷看过我?”

马车没有标记认不出来,连大人也不能再娶妻纳妾,哂笑一个,把帕子倒没丢,准备拿到兄弟中当笑话看,炫耀自己桃花运开。

本以为这是突发事件,没想到下一个巷口,又接到一个荷包。这一回连渊认出马车是谁家的,吐了吐舌头,暗道,姑娘,我是你的父执辈,你相思错表。

这个荷包让连大人避无可避,想说她给错人也不行。里面写明连渊的表字,也有一句表露相思的话,露骨到入骨三分外加十分。

连渊纳闷今天怎么了?一定有哪里不对。接下来的路走得小心翼翼,也又接了三个帕子,四个荷包。里面裹着戒指和相思诗句的是五个,另外两个直接问:“西厢何在?”

西厢是幽会的地方,会看书的人看西厢记,不会看书的人可以听戏。连大人是又看过书,又听过戏。外加认出姑娘们身份,把他吓的前面的路不敢再走,打发小子去见当值官员,说声衙门晚去,换条路去最近的衙门,刑部里见柳至商议。

一进门,见柳至呆呆坐在公事房里,面前也有一堆粉红浅紫,不是女人用的帕子就是荷包。连渊扑哧一乐,走过去翻看着骂:“你这个没廉耻的,你全摆出来给人看是怎么的?小心坏了别人名声。”

柳至让他看自己的脸:“我已经气不打一处来,我这脸上估计又红又青。你猜怎么样?我倒是不想坏人名声,这东西是正大光明送到门人手里,我瞒也不行,整个刑部的人都已经知道。”

抓起一把来,国舅恼怒万分:“我让别人调戏,我管她名声坏不坏!”

连渊同病相怜,把自己得到的送出来:“我也有,我来找你这刑部尚书要个说法,帮我查一查这犯的是什么病?”

刚说到这里,尚栋和苏先气呼呼进来:“老柳你这刑部尚书是怎么当的?光天化日之下有人行刺我们!”袖子里抖落出来,也是帕子、荷包、戒指、簪子和相思诗句。

柳尚书第一个结论:“这是一伙出自大家的女淫贼,结伴调戏我们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