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倾国倾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帘遮得住权贵们远去的身影,难遮住的是他们的好心地。

……

当天消息就飞开,据说习姑娘饮食恢复,当晚已能下床走动。无数的心思在这个夜晚萌动,第二天袁训刚坐到衙门里,就分别收到柳至等人的传信:“京里骗子多。”

传话的人刚出去,门外就进来一个哭丧脸的人:“侯爷,不好了,快去看看我侄女儿吧,她,她她她……。”说不下去的低头拭他的脸。

袁训不动声色:“慢慢说。”

“我侄女儿她喜欢你,爱慕你,听说再也不能见到你……。”

袁训沉住气听完,瞅瞅外面的阴天:“今儿事多,明儿回你话。”把他打发走,就让关安去打听。关安晚上回话:“那姑娘要是死了,也是撑死的。一顿午饭吃半只鸡、一盘鸭子,还啃一个大鱼头。”

第二天那个人来讨回话,袁训笑容可掬对他道:“前门上往里数,第六条巷子里寻一寻,上好的棺材铺,多买几个便宜。偌大的面皮,棺材少了装不下。”

……

柳至也在回别人的话:“帮我转告,要吊颈就别犹豫。弄根结实带子别忘记。实在下不得手,往河里一跳也罢。”

……

连渊皱眉,对面前的人道:“过上一夜更不好?要我说,你们家也不用白忙,横竖人要死,一刀宰了能省不少汤药钱。”

……

如是几天,打退一波还有一波,还有胖队长带着皮匠絮叨得太子党们脑袋更疼。皇后宫里又出来第二道懿旨,这一回给了镇南王世子。

嘉奖他筹募赈灾银两有功,赏赐如意一枚,说他善于运用人才,把胖队长夸上一通。

胖队长捧着这道懿旨,头一个见的柳国舅,更是吩咐的口吻:“娘娘也说筹募钱是对的,后天沐沐,好好打扮,还给我赚银钱去。”

柳至在他背后嘀咕:“又要有人说赛花魁了,还好好打扮。”柳夫人也放下心:“要我说,你们一个月里可以去个一两次,给胖队长挣钱不是吗?也给别人看几眼,不然你也寻死,我也觅活的,你们又要去哄,多麻烦。”

掩面笑:“胖队长一高兴,就把加喜多送来几回。再说他也分你钱。你们还有好名声。”

柳至正色更正:“夫人,我们白费精力出诗词,白出气力博金银,我们分文不取。那钱,是胖队长私人赠送。跟他腰包的比少而又少。”

“我看就不少了。”柳夫人微笑。

柳至摇头叹气:“我也觉得不少,这队皮匠的只有更多。”想上半天想不通:“镇南王儿子这是怎么生出来的?这么点儿大,又会赚钱,又会博名声。”

柳夫人盈盈:“王府感激的不一直是忠毅侯?”

“不止。还有那队皮匠。”柳至想想那小嘴儿巴巴的,出起主意来一个不让一个,什么胡言乱语都能出来。因为胡言乱语,才有赚银钱的话出来。

柳夫人闻言,又笑:“皮匠也是有忠毅侯才出息,老爷你可不要忘记。”

柳至跳起来,让提醒的模样:“对啊,害我们落到这种境地,又给人调戏,又无处说理的不是别人,是他!”

柳夫人让吓一跳,抱住他的袖子:“你是要打架去?让我省省心吧。我让你们父子气的也足够。刚为小的不生气,你别来添气生。”

柳夫人抱怨起来:“我这是什么命,小的小的不懂事,刚好,你又要生什么招数?”

柳至坏坏一笑:“你不让我们打也不行啊,上一回赛马,他把我从马上打下来。后天再比试,该我打他。”

把拳头捏一捏:“胖队长要赚银钱,你不依,你能怎么样?”

……

皇后的旨意下过两天,皇帝还在生闷气。柳至颇能左右皇后,得给他个教训才行。

到傍晚也没有想出来,闷闷更如天边一轮不上不下的红日,磨磨蹭蹭的流连。

当值太监的回话让皇帝暂开心怀:“胖队长求见。”

太监会凑趣儿的,见到皇帝这会儿不痛快,就按这称呼回话让皇帝笑笑。

皇帝让进来,想着元皓今天又办赛马会,又有新鲜古记儿听。

元皓进来,却皱着眉头,撇着嘴儿,把个委屈铺满面颊。因他的眼睛大而黑,殿中也掌起灯,烛光下水汪汪的眸子加上委屈,把皇帝吓一跳,元皓要哭?

忙道:“为什么不高兴?”

元皓哼哼叽叽凑到他身边:“亏了本儿。”

“什么亏了本儿?”皇帝听不懂。元皓的账目清清楚楚报上来,他最近只有赚钱才是。

元皓抽抽鼻子:“坏蛋舅舅和柳国舅不听我的,让他笑一笑,却笑了两笑,元皓亏了本儿。”

皇帝错愕片刻,“噗”地喷出笑声。

怀里,元皓拿个脑袋蹭呀蹭的还在解释:“坏蛋舅舅说风吹的眯了眼睛,柳国舅说日头晒的眯了眼睛,可大花看到了,大花说是两笑。皇舅舅,元皓今天亏了本儿。”

等他呈上今天的账目,总数字依然惊人。从上面能看出前太子党今天的“卖弄”依然不错。但元皓的胖脸儿戚戚哀哀,肉痛的模样似还在诉说,元皓亏了本钱。

皇帝忍俊不禁,扳着他的胖手算给他听:“你一不负责笑,二不负责捡钱,你上哪儿能亏?”

元皓认认真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坏蛋舅舅柳国舅也是皇舅舅的人,为皇舅舅筹募银钱,他们多笑了,这不是亏了?”

皇帝再次大笑,把胖脑袋狠狠揉了揉,心中郁闷一扫而空,夸他道:“说得好。”兴趣高涨的陪元皓胡扯一通:“那能补救吗?”

元皓委屈到憋屈:“我们打算把这一笑的钱讨回来。”

皇帝扑哧又是一声,脑海中出现看到这多出来一笑的女眷们的无奈和尴尬。但嘴上大赞:“好主意,去讨了没有?”

“难为情。”

小胖子的话再次让皇帝捧腹。

大笑传到殿外,太监知道皇帝恢复精神,松一口气。

殿中,皇帝继续陪外甥乱说:“难为情,那就别要了吧。”

小胖子随时随地会哭出来:“皇舅舅把坏蛋舅舅他们交给元皓,元皓没指派好,亏了亏了的。”

眼角余光瞄瞄案几上账册上的数字,再扫扫小胖子皱巴巴的脸儿,皇帝愈发好笑:“你呀,那你叫他们不许乱笑。笑多了,朕亏钱。”

小胖子出去的时候,又抱上大盒子的点心蜜饯,小黑子气昂昂抱着一小筐进上的果子。回家去,小王爷见母亲:“我又去哄皇舅舅笑了,皇舅舅笑的很开心。”

瑞庆长公主嫣然:“呀,你怎么哄的呀,母亲也想听听。”等到听完,打发儿子换衣裳去,长公主嘟起嘴儿:“让坏蛋舅舅教坏了,元皓比我当年还要聪明呢。”

……

殿中,不再生气的皇帝奋笔疾书,写完,让分送出去。

“朕有名株,悉心养成。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国色与天香并重,姹紫共嫣红同生。亭亭玉立,不可方物……”

御笔赐给袁训的尺幅:倾城。

柳至占住国字,赐给柳至:倾国。

连渊是国色,尚栋是天香。姹紫嫣红也各有其人。苏先水性儿好,赐字亭亭。镇南王也没能幸免,也有两个字形容名花的给他。

前太子党哭笑不得,都骂是柳至害的。诸位夫人笑弯了腰,都说皇上这调侃有趣,眼前对景。

……

又能重新看到权贵们,寻死的姑娘小姐安生下来。考虑到坏蛋舅舅等人的辛苦,胖队长请教过皇帝,一个月里“观赏”两回。对诗、赛马、

比试。引得京中子弟纷纷跟随。

到八月里也不指望赚多少银钱,当然钱也依旧在赚。带动习文尚武的风气为主。

太子和齐王也去过两回,在九月里齐王不再出门,等着头生子的到来。九月中,齐王得了一子,按太子长子萧乾的名字顺下来,起名萧坤。

太后见到又添一个孙子,又把不在身边的执瑜执璞想上好几天。

……

“呸!”袁执瑜往地上再吐一口,嘴里还有泥沙。仰头看向高高的山顶,觉得有什么扑簌簌往下掉。

这是头盔上的泥沙,出来近一个月,执瑜已习惯动一动到处是泥。随手拍拍:“二弟,咱们像是又走错路?”

远山迷蒙,从后面赶上来的袁执璞继续皱眉:“是啊,这鬼地方,一处山谷连着一处山谷,这是哪儿?”

------题外话------

华丽丽卡文哈哈哈哈,据说大笑灵感足。

……。

抱抱仔的新会元jiejie1975年亲,感谢一路支持。

无限么么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