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往北往北/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跟在二胖兄弟后面走出一个人,钟南也是满身满面的泥,干了以后往下掉落着。看上去,好似南公子从泥尘里走出来。

“哈,”他先乐上一声。这乐的不为别的,是乐他自己挺起作用。举一根手指放到鼻子前面,试试风向,对着飘然而去、但肉眼能看见的尘灰笑道:“没走错,还是往北。”

“哈哈,”孔小青笑得显然不似在捧场。

钟南诧异,从自己手指头检视起,没出错儿啊?这是顺爷爷教的法子。再看自己盔甲,有些明白:“别笑我,小青你也一身泥。我好似听到水声,咱们一起洗。”

“哈哈,”孔小青继续笑:“表公子你的姿势……”伸一根手指学钟南:“哈哈,试风向看树叶子草丛就行。”

钟南绷紧面庞,傲气回他:“你不懂,这是顺爷爷的得意法门。”

“咳咳……”顺伯干咳。

钟南憋住气:“顺爷爷,我平时挺尊敬您,可不能欺负我。”

顺伯顺过气,对他挤眼一笑:“爷们听好,这又是一招。在军中这地方得会吹牛,牛越大越好。”

钟南对自己手指看看,再对还在笑的孔小青看看,慢吞吞地道:“哦,原来这真的是骗人的啊。”

肩膀上让一拍,阮瑛安慰:“可以拿回京去哄别人不是?”钟南重新高兴:“是啊,家里可没有几个懂的。”他一激动,又拿个手指比划来去,像是预先在做回京演练。

凌离撇一撇嘴:“往北还要试吗?我早就知道。”眼睛一抬,注视上胖兄弟。

胖兄弟觉得面上火辣辣的一热,随即见到一干子眼光纷纷过来。

从军的贵公子包括宝倌都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瞅起来。

胖兄弟还能装下去,清清嗓子:“啊……”

“还啊?”方澜翻翻眼:“装腔作势。”

胖兄弟装没听到,执瑜还是拖长嗓音:“啊…。哥哥兄弟们,咱们又走错了。回营应该往南,咱们还在往北。”

话音刚落,一波众怒起来。

凌离怒道:“说实话有这么难吗?”

阮瑛道:“再不实说,揍他!”

“我附议。”

“我附议。”

贵公子们你言我语的跟上。

二胖兄弟怒了,把腰身一叉:“干什么干什么?想哗变不成?”

宝倌尖声:“一只鱼一只兔子,我是你们这一帮儿的。”手一扯,把钟南手臂挽住,恶狠狠道:“你也是!”

钟南刚要答应,另一只手臂一紧,让阮瑛一把握住。阮瑛也狰狞脸儿:“南哥,你是我们这一边儿的!刚才我还安慰你安慰你了呢!”

钟南咧嘴儿:“你就是有奶给我吃,我也是瑜哥璞哥这边的。”

阮瑛眸光眨巴着:“但你不想知道大胖二胖故意走错路的原因?”手指住一个人,对着他们哄闹正在微笑,是张豪。又指另一个人,是顺伯。再指是孔青。

阮瑛含笑:“现有张将军在,顺将军在,孔管家在,不敢说走错路没可能,但方向怎么会走错?”

张豪大笑,顺伯大笑,孔青父子同着跟执瑜执璞的家人们也笑起来。

“咦?”钟南往自己脑袋上一巴掌,拍得阮瑛、宝倌一起后退:“咱们前天过的是沼泽,看一身泥干的到处都是。没洗澡以前别乱动弹。”

歉意在钟南面上只一闪就过去,南哥忙着喃喃自语,没功夫多内疚:“是啊,顺爷爷可是以前的大将军,那天的混战他还帮过我。张将军更是战场上经验丰富。孔管家你当贼的出身,常在山林中出没,草再深林再密不可能走错方向。”

钟南对着阮瑛走一步不说,把宝倌也带过去一步,嘻嘻地笑:“我就这一边儿,直到说明白,我再回瑜哥璞哥那边。”

一双双黑眸瞪起来,都带出一句厉声的质问:“大胖二胖,如实交待!”

执瑜错开眼光往左看:“今儿天真好啊。”

执璞错开眼光往右边看:“这儿的树叶子更滋润,说不好下半天就遇上水,可以洗个澡,洗洗我的盔甲。”

贵公子瞪着他们,张豪等人愈发要笑。

执瑜错开眼光往天上看:“爹爹说大雁不好吃,不过这会儿也没有雁。”

执璞往地上看:“这株草应该能吃。”

“说话!”贵公子们火冒三丈忍无可忍。

二胖兄弟认输,对着一簇簇小型怒火摆动双手:“别发火,发火减功夫。”

寻个安全没有蛇虫的地方,大家坐下来。二胖兄弟从怀里取出一个半缺不全、上有血迹的羊皮纸,放到中间地上:“你们也看看吧,咱们往北走,为的就是这件东西。”

贵公子们轮流传看着,宝倌从钟南手中接过,下一步给褚大路,褚大路微笑接过,看也不看送给别人。

执瑜一笑:“这东西是大路弄来的。”执璞点头。

“还记得咱们怎么到这里来的那天吗?”

执瑜的话把大家带到回忆里。

……

布和头一回公然索爹没有到手,频频的或是偷袭出营的贵公子,或是公开到营门口上骂战。

梁山王谨慎为上,让人四下里巡视,发现一处地方埋伏的果然有兵。贵公子们知道人数后,王帐中请战,假意上当前往歼灭。梁山王不放心,派出五倍于敌兵的兵力,萧战加福一起前往。

这是存心送给贵公子们一场小功劳,但没有想到他们离营三天左右,梁山王接到细作消息,接替苏赫为大将的巴根率领大军出动,分袭太原、大同、榆林、宁夏等边城。据说有些地方有藏兵为助。

梁山王一边下军令给已回本营的长平郡王等人,一边命人摆开阵势准备迎头一击,一边给儿子媳妇送信让他们速战速决早早回营。

这信送跟不送没有区别,因为战哥在半路上截下同样的消息。回去一说,大家全乐了。

都嚷着这一年没有白来,梁山王几年前对四国打了几年,这一回对一国强兵至少一年有余。

与布和一交手,布和退,他们就追。本来以为追到大人物巴根将军,结果也真的追到大人物巴根将军。

群山之中,巴根将军的一部分重兵却在这里。什么去边城,什么勾结藏兵统统没有。

根据布和送回去的消息,只冲着小王爷萧战,就值得巴根将军跑一趟。另外还加上兵部尚书的二位长公子,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梁山王到夏天里已是两次裁军。巴根将军亲带一部分人前来试试梁山王还有多少锐气。

有人说,这样一试,梁山王就不再裁军,反而把裁掉的人收回。

哪有这么说说就简单。

京里的官员们会说打一仗就要增兵,这王爷太无能。而巴根将军也不会扯嗓子喊他是来试水深的,他占据地势本想把萧战等人包围的水泄不通。但加福萧战都不弱冲了出去,只围住胖兄弟等人。

而攻打诸边城的消息很快就弄明虚假,梁山王他好意思对京里说,一个假消息出来,咱们不裁军了吧?

数日的鏖战把萧战的人马冲垮,布和只要执瑜执璞,死死挡住去路。执瑜执璞有顺伯和张豪两员大将,见情势不对,出也出不去,索性逃入山中。

接下来的日子就一直寻出路,直到今天贵公子要求把前路说明白。

……

见大家从沉思中走出来,执瑜手指着羊皮纸道:“交战没多久,就从一个俘兵口中得知巴根就在这里,我想他为战哥值得来,但诸边城的往来也一定会有,弄清楚往诸边城去的兵力多少是大事情,早一天告诉梁山王伯父,早一天有准备。”

胖兄弟对褚大路颔首致意:“这差使只有大路能办。”

贵公子们也没有异议,他们已知道褚大路是江湖一路的功夫,身子轻捷,能平地跃高。

褚大路腰杆子一直,颇有荣光。

“我们就让大路弄点儿消息来,他就弄来这个。怎么弄的,请大路说说吧。”

眼光齐齐注视过来,褚大路就说起来:“我还没有到巴根身边,就见到有一个快马给他送东西看,我跟上那快马,和他厮杀一场。要是平时一对一,他怎是我对手?可是厮杀之中,等我拿到他身上的东西也破成这样,不过勉强也能看出个内容。”

羊皮纸上血最浓的地方,也没有挡住字迹。不管看过的人认不认得异邦字,执瑜又翻译一回:“大战将起……可往扬州……荆门……”有些地方破损,只能念出信的三分之一。

“这些地方有在内陆,有在沿海,有的聚集少数民族。”执瑜胖脸儿严肃:“我和二弟自知道经验不足,就请顺爷爷、张将军议事。”

凌离嘴快地道:“还议什么啊,这明显是大战将起,通知各地的奸细。咱们赶紧的去弄一份儿奸细名单回来,”眉头一扬:“岂不是大功一件。”

闻言,贵公子们点头称是。

胖兄弟认真的问他们:“都确定前往?”

“确定,不用多问,”阮瑛抢先道:“入藏我和琬倌弟弟没有跟去,祖父生气,父亲生气,二叔在家里听不完的埋怨。这一回啊,哈哈,我可跟上你们没有丢。”

方澜也有自得:“兄弟们都得见我的情分,回京去别忘记轮流的请我,拿金珠宝贝感谢我。是我说的吧,紧跟大胖二胖不丢,就有好功劳。哈哈。”

宝倌也忍不住:“看我看我,我聪明吧,我这一回没跟上战哥。我见不对,敌兵一下多出咱们的数倍来,我想这可怎么办呢?大家分兵走最好。我就跟上一只鱼一只兔子的马尾巴。”

大家取笑他:“马屁股好看吗?”

宝倌洋洋得意:“好不好看我也在这里了,反正我不会去看战哥的臭马。”

二胖兄弟觉得这话有恭维,正要给他一个笑容,宝倌又道:“战哥有加福姐姐足了,我还是往这里来吧。”

二胖兄弟琢磨琢磨,胖脸黑沉沉:“你是瞧不起我们吗?什么叫战哥有加福就足够了,你把我们这些人全摆在哪里。”

“他从小到大就是有加福姐姐就足够,我跟去他也不要。”宝倌见闹出误会,急忙解释。

二胖兄弟听听这话像是好意思,笑了:“下回用正确的字眼,我们兄弟最礼贤下士。”

凌离笑了:“那礼贤下士的,有什么好主张?”

“请张将军来说。”执瑜执璞对张豪招一招手。

张豪过来,在地上划个图:“这里是三不管地方,这里往北,有一处他们的聚集点。大路小爷弄来的那信我看过,以我想也是一份奸细名单。这种名单一般有留存。这种奸细也一般是常年的。”

贵公子欢声雷动:“那走吧,走啊走啊,往北再往北。”

“不和气那傻子还以为咱们往军中逃,会往南。咱们给他来个往北,踹平他的老家。”

又取笑二胖兄弟:“说明白更痛快吧?再也不用装相,二弟,咱们又走错路了,”

二胖兄弟嘿嘿笑了起来。

……

当下大家欢天喜地赶路,明白要去的地方有功劳,还深入敌巢,一个一个干劲冲天。到下午走出这个深谷,又来到另一个深谷,在这里寻找到一处瀑布,洗澡的洗澡,打猎的开始打猎。

这是秋天,谷中地气温暖,下水后也并不寒冷。半山中,还有数株红艳艳的果子挂满枝头,看得人口生津液。

但见山壁在瀑布一侧,陡峭没有路,只有丛丛树木花草斜斜而立,看似半空中一个小小平台。而平台的下方,也常年水滑冲得不好攀附。真的要上,也能上得去。但最简便的法子,有人笑上一声:“大路,弄几个来。”

“好嘞。”褚大路一紧腰带,没过去以前,看着胖兄弟们:“瑜哥璞哥帮一把。”

哗啦水声响,瑜哥璞哥从水里跳出来,大家哄笑:“看光了。”是两个光身子。

在军中呆上几个月,当兵的粗旷早有三分。二胖兄弟鄙夷:“稀罕的看自己。”

入水的时候武器就在附近,一抓就得。胖兄弟一张弓箭,连珠箭一刹时嗖嗖不绝,几乎一抬手再一落,一袋子箭已经出去,把那山壁上方小平台射了一个遍。

顺伯和孔青等暗生得意。

等上片刻,没有任何兽和虫出来,褚大路脚尖点起,为安全计手中仗剑,在水光润得滑溜如镜的山壁攀沿而上。

山风吹来,他在山风中飘然如絮,贵公子们拍手为乐:“好功夫。”蹲在水边上为二位公子刷拭盔甲的张豪也看的目不转睛,暗道一声好功夫,京中藏龙卧虎。

“吼……”一声虎吼忽然出来,那小小的平台之上,可能有洞通往别处,一只老虎现出身形,对着就要落下的褚大路张开血盆大口。

而褚大路脚尖下落,自投罗网往它大嘴里似的。

“小心!”惊呼声中,有弓箭全抓起弓箭在手,但褚大路离得太近,就是胖兄弟也不敢乱射。

吃惊而痛惜从眸光出来,有的人甚至不敢去看大路落入虎口。只有张豪大叫:“避开它的嘴!”

顺伯大叫:“踩它脑袋。”

孔青这贼出身的人,对江湖上功夫颇为知道,也见识过万大同的能耐,和他的儿子孔小青大叫:“翻身翻身,把剑给它。”

也许有人会怀疑人在半空怎么翻身,但褚大路一缩身子,另一只手臂把自己团团抱住,一只手握剑对下,剑就此比脚长,先到老虎口中。

老虎出来的恰是时候,褚大路近的没有人敢放箭救他。对这本来是吃到脚,结果吃到剑也难避开。

虎吼声中,一甩脑袋,老虎要避开这闪光而散发出危险的东西,但褚大路一个千金坠,剑尖笔直刺到它的口中。

痛苦的吼叫声震得山谷都似摇动,鲜血淋漓的虎口之上,褚大路借这一击之力,再次跃起,这一回半空中漂亮的翻个身,剑在下,头在下,脚在上,“嗖嗖,”袖子里飞出两道乌光没入老虎眼睛里。

“轰隆”,临死前的剧烈虎扑把小平台上碎石击落下来,扑通扑通落到水中。

而水边爆发出喝彩声:“好啊,大路你好样的。”

张豪将军嘴角挂着轻笑,再去刷洗二位公子的盔甲。论理他不应该做这些杂事,但张将军允许别人监视,却不让别人插手,他道:“没洗过的人细小的地方洗不干净。”

看过一出自家的大路小爷刺虎记,他洗刷的更有精神。

一个一个果子抛掷过来,张将军再次起身,对捡到果子的人伸出手:“给我。”

顺伯等人用各种简单法子试果子有没有毒,张将军嘟囔:“这果子我吃过的,”一大口咬下去半边,再一口吃没了。

逃到山中有日子,对张将军这做派都忍住笑。见张将军又洗盔甲去了,等上一刻钟,果子也扔过来的差不多,他对着二位公子笑笑:“可以吃。”

执瑜执璞对他陪个笑脸儿。张将军身为上将,不是莽撞拿自己试毒的人。但他不管吃饭还是野外取水,都要先在二位公子前面试上一试。看得多了,执瑜执璞因为张将军初到身边,自己们没有给他什么恩惠——太后升他官职,是太后的恩惠——胖兄弟跟敬重顺伯孔青一样,敬重于他。

大家吃起来,又看褚大路怎么把那头老虎弄回来。

褚大路带去的有绳索,把那虎系起来,旁边有株粗大些的树,绳索穿上去,用力一拉,把老虎吊到半空中。然后就推,他的人上到老虎身上,荡秋千似的花力气,老虎就跟秋千似的晃起来。

往前晃,是半空,但受绳索控制,到一定的地方就得回来,狠狠撞在山壁上,牵扯的树也跟着晃动,要不是根系深,已连树带虎带上褚大路掉到水里。

钟南握着半个果子张口结舌,羞愧从心头起直到全身。他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学功夫,他小时候学功夫为的是说出去好听,世家子弟能文能武。

后来在家中与方氏不和,打算从军,而老国公也到京里,认真的学段日子,却跟凌离等人不能相比。而现在见到褚大路的精彩身手,果子虽是从没有吃过的爽脆甜润,钟南也嗓子眼里堵堵的,他吃不下去。

暗暗责问自己,为什么能学的时候不好好的学。打定主意回营去好好的操练自己,多多的向能耐人学功夫。

“轰!”

老虎又一回撞到山壁上,往水边方向飞时,褚大路手疾眼快,一剑削断绳索。老虎没有攀扯,笔直对着水边飞去。

一声巨响,溅起一半儿水花。原来老虎一半儿落到水里。一个多高的水浪,喷了水中的人都一脸的水,大笑着又骂:“这虎就不能再多点儿劲儿到地上吗?”

有人手指小平台:“大路没有回来。”

褚大路在老虎飞身而走的时候,纵身一跳重回平台,正在拨执瑜执璞为他开路而射的箭矢。

一边拔一边叫:“虎脑袋里有我的铁蒺藜,小心倒刺多,收拾出来还我,老贵价钱呢。”

嘟囔着使出吃饭的力气拔箭矢:“用这么大劲儿做什么,把我累的,哎哟,比杀虎都累。”

那箭有的深入石头,褚大路拔的气哼哼:“咱们现在补给全在敌兵身上找,弄回来一枝是一枝。”

有几枝射在平台旁边和下边幽黑青苔之处,这是胖兄弟仔细,怕这里是蛇洞穴。

褚大路苦瓜脸儿:“这么滑不留足的地方,”但还是想法子去拔。

胖兄弟看得笑的不行:“行了,大路,快来吃果子吧,丢几枝没什么。”

褚大路回他一堆絮叨:“我家万小掌柜要是知道,把她的小算盘一打,她才不答应呢。还是弄回来吧,你们的是重箭,平白一看也是钱。”

顺伯笑话他:“你不愧是万大同的女婿哈哈。”孔青也大笑。

有一枝子箭实在太深,石隙中又卡住,褚大路拔不动来了脾气,双手握住,双脚蹬的青苔实在,大喊一声:“开。”

贵公子们大笑声中,是真的开了,褚大路双手握箭半空中一个翻滚,他背负的还有拔出来的箭,胖兄弟两个人,就有两袋子,增添出来好些重量。

“哎哎,我要摔了。”稳不住身子,褚大路呼了出来。

“扑通!”

褚大路结结实实掉到水中,随着水花的溅起,是岸上更铺天盖地的哄笑。

等他上岸,原本春风得意小英雄,现在变成滴水挂珠落汤鸡一只。自嘲:“得意而去,落水而回。”

大家把果子争着送给他,拍他肩膀说他好样的,一起来看那虎,有当兵的正在分割。

怕血腥气引出别的猛兽,选一个据说当过屠夫的人。他左一切右一割,把虎肉分好,血流在虎皮内,一点不落地上。兜起虎皮在水中洗干净,岸上已有人生火开始烧烤。

两枚铁蒺藜也洗好,送到大路手中。少年们纷纷来看,见乌黑隐含光泽的两个东西,比杏子还小。但上面的尖角特别多,寻常的不过三、五个,这上面的有十几个,还打出倒刺,尖锐的人手不能碰。

分切老虎的人要不是事先得到大路提醒,也不会避免的伤到手。有大路小爷提醒,用树枝挟起。

褚大路袖子里取出机簧筒,以筒口就着收好,心满意足:“一两的分量一两足金,还好没丢。”

大家看着他又笑,就地给他起个绰号“财大气粗”。

“不是一般的财主,不然打不起这东西。”

“一丢就是金子,这还了得。”

嘻嘻哈哈去吃虎肉,水风悠然中,谈论的话题变成这回跟来的好。阮瑛大赞虎肉香,含含糊糊老生常谈:“入藏我和二弟没跟去,二叔在家里受好些气……”

执瑜执璞放下肉掩耳朵:“在京里按月说好些回,我们听够了。”

吃喝一顿,把当晚歇息的地方安排好,安排好值夜人手,香甜睡倒一夜,第二天继续往北进发。一个一个欢蹦乱跳,只等着拿好功劳。

……

“还是没有找到吗?”梁山王咆哮:“再去找,活要见人……”面上现出悲痛:“一定还在!”

陈留郡王对上他这副面容都不忍心,虽然心中也痛,但忍痛上前劝解:“王爷您冷静下来,咱们才有好商议。”

梁山王好似没有听到,两行清泪流下来。

王帐中顿时寂静,见到的人石化似的呆若木鸡。王爷流泪……这说出去有人信吗?

梁山王不仅流泪,而且哽咽:“陈留,小倌儿要是知道,会恨我的。”

这话说得凄楚,褚大都继续发怔,一时没有想到拔拳上前。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探花681200亲,感谢一路支持。

无限么么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