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出走的人回来/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波涛汹涌般的雪花追赶着布和等人,雪花接天连地,看上去天和地都在动怒,而布和等人愈发渺小。

他要不是手下人护得逃得快,留不下这条性命。

在赶到的巴根将军一声令下,好些条系着绳索的弓箭,去了箭头,对布和等射来。布和等人也各抓住绳索,每个人手里都不止一条。

发一声喊,打马回驶,强劲的风速和马速之下,布和等人是从马上让拽起,几个人甚至在半空中滑行了一阵。

“扑通”落下时,摔得七荤八素,但也比让埋在雪里好。雪地里迅速划出痕迹,风雪也瞬间吞没他们的马匹,但人是逃了出去。

雪地里强行滑动的滋味不好过,每个人都有伤处。布和又气又恼之下晕过去,半天后醒来的头一句话,就是大骂袁氏兄弟不止。巴根将军这个时刻还不生气,但回到他的板凳城,他也破口大骂:“发兵发兵,和梁山王决一死战,一雪前仇!”

他辛苦积存的宝石没了一多半儿,重要公文也丢失的七七八八。有些他不在府上,他还没有见到,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人来的,是细作还是打算结盟的哪个部落,里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这个损失无价,宝石不能相比。

……

大年初二的这一天,忠毅侯府接驾太上皇和太后,照例,太后要往袁父面前说上几句,给他点三炷香。

往常,也有袁夫人陪同,也有太后要单独和袁父说几句,就像加寿成亲,她就和袁父独自絮叨过好几回,怕袁夫人等着,让袁夫人先行回去。

今天她说要和袁国舅说上几句,除去袁训以外,没有人起疑,按太后吩咐的,任保带着侍候的人在门外等候,冬天寒冷,把门关起,留下太后在袁父影像前。

袁训的疑心来自心虚,他和皇帝及兄弟们约好,丢失孩子们的话不在家里说上一句。

那一天,他刚知道儿子们丢失,跑到城外坐着,前太子党们去找他,方鸿等到的晚,袁训心情宽慰下来,冷静也出来,张不开口说,方鸿等也是从皇帝的口中得知。

都是悲痛的,但按皇帝说的只字不提,免得太后猜疑到真相。也有自家的长辈也要隐瞒,不然大过年的说丢了孙子,这不是逼迫老人去生病。

认为太后不可能有知道的途径,但袁训还是悄悄从后门绕到父亲影像后面,准备听听太后说的话。万一和孩子们有关,家宴上也可以设法用话打消。

……

“都瞒着我,你在天有灵,保佑你的大孙子,两个长孙,我犯的什么糊涂没把他们早早追回京里来,是我错了,我对不住你,对不住袁家的列祖列宗!”

太后泪流满面:“我虽不关心皇帝见什么人,但侯爷我得上着心。我在宫里熬上这些年,底子厚着呢。皇帝见侯爷单独说话,出来侯爷眼神就不对了,据见到的小太监说,从没有见过他是那个面色儿。小太监以为当差上出错,对我知会。老任保有了年纪,我不怎么使唤他,让他多歇着。那天我让别人去御书房打听,说不是大事儿。我本还没有认为皇帝瞒着我,但又带回来一个消息,说老任保也去打听过。他去问了,居然一句不回。他老了老了的,已求过我他的身后事,能出什么样的事情,他敢背叛我?除非这事我不能听。我让人再去御书房打听,知道梁山王有封密章。”

泪水致使嗓子呜咽的说不下去,太后取帕子拭一回泪水,对着影像深深凝神,仿佛这样就能说动袁父在天之灵帮助孙子。

“梁山王有密章进京原不奇怪,皇帝因此见侯爷,把他斥责成面如土色也不奇怪。但瞒着我为什么?我再去看老任保的精神,他时常对着我就要流泪似的。这不就很明白,只有瑜哥璞哥在军中出了事,才不让我知道!我的孙子,我对不住你,我应该让他们早回来,不肯回来,让人押他们回来,呜……”

太后又哭了起来。

袁训在影像后面也无声的泪落如雨。

“以我来想,不是受了回来不得的重伤,就是……就是……”太后有一会儿说不下去,重新开口更添伤悲:“给他们成亲的衣裳还在做呢,可怜称心如意两个是从小教大的媳妇,再没有二心的,难道要守望门寡不成?我不敢问。我怕太上皇跟着我难过,冷眼看着你媳妇像不知道,我怕她伤心过度,小八还小,加喜还小,可怎么好。我怕真相到我面前,我一口气上不来我去了,你要说我没把孩子们照顾周全就去见你。”

袁训闭一闭眸,泪水线似的流落面颊。他至今连宝珠都没有说过,他怕宝珠伤心过度带出来,让太后看穿,让母亲看出,祖母老太太更禁不住这消息。母亲没有太后在宫里的灵通,应该还不知道。

这会儿大悲大痛才能好过,但袁训还是不能任性。心头有什么欲跳欲让他大叫痛哭,但他还是得压制下去,分一半心神想想太后已经猜出真相,等会儿怎么劝才好。

太后话锋一转为刚强:“山西的两个名医,你的妻舅素来推崇,侯爷为太上皇和我的身子,特地请到京里。三十那天我说寻一味药,把他们打发回山西。要是瑜哥璞哥病了,正好看看。唉,要是瑜哥璞哥病了,侯爷能不早打发他们走吗?唉…。这句话不提也罢,咱们不想,坏事儿就是乌有!”

老太太坚定的信念,让袁训更痛苦万分。

梁山王估摸着京里收到密章,硬着头皮给他写信,陈留郡王也有信来,都说还在寻找。还在寻找的意思,就是还不见人,也有可能不在。

他每夜睡不着,也想劝自己儿子们还在,但每劝自己一回,痛苦更深。对着太后“自己哄自己”,一样心如刀绞。

但接下来的话,是袁训从没有想到。

“真的要那样了,你也别难过,我也不难过。这是好孙子!他们本可以安安乐乐在我的庇护,在加寿的庇护下过一生,但他们是你的孙子!拦不住,他们得为国报效,他们从军去了。他们要是有个不好,那是为国捐躯!那是给袁家争光。那是对得住列祖列宗!都说我偏心娘家的孙子,也堵堵那些人的嘴!”

太后刚硬的数落:“太子是我扶持!齐王,我把念姐儿给了他。安王等包括后宫里所有的孙子们,哪一个不是跟在加寿后面玩耍过?哪一个我没有给过他们钱用?加寿有大红包儿,别的人虽不能比,也不能没有。自从加寿进宫以后,那受到冷落受到歧视,让宫人克扣使用的,都能因为孩子和加寿一起,她们能来见到我说个冤屈。平时我怎么不管,这样的事情历朝都有,再贤明的皇帝也没见管过来。我也冷宫里呆过,我也有不敢揭露的时候,我都明白。身受的人不说话,谁去挑这个刺儿?借着加寿,她们都敢对着我说,我也就能管上一管。”

长长一声叹气,太后道:“各有各的命,我照顾我能照顾的,等他们大了各有前程,我照顾不了。就像瑜哥璞哥,他们一定要走,我见到皇帝见到群臣,我底气足。但我照管不到的地方,你照管他们吧,护佑他们早早回来,早早的回来吧……”

泣声如诉又高起来,太后的刚强到此瓦解,哭道:“出了这里,我就不再哭了,我还得心疼心疼你的儿子,可怜他独自扛着这事,想来不是好滋味儿。”

……

直到太后出来,袁训没有上前说明。和太后一样,挑明这事袁训还是不能接受。而在他心里,有一点儿父子间的联系存着侥幸,他总认为儿子们还在。

那又何必把这话摆开来说,平添大家的悲痛呢?

在太后之后,他从后门走出。

关安见侯爷面色如常,认为没有和太后说破,也暗暗松一口气。跟上袁训,关将军心思回到侯爷神色不对出宫的那一天。

他打发小子去见舅舅,任保第二天说身子不好,关安去探病,才知道是任保找的借口。任保告诉他:“要不是有个太监受过我的大恩,他都不敢说。皇上严命不许有人告诉太后,瑜哥璞哥没了。”

关安的魂吓走的干干净净,等到再问,知道不过是走丢,关安把舅舅安慰一通,起誓自己不会说出去,他也认为找回来也有可能。

直到今天,这个家里知道的三个人都认为不说开,是保护家人们的最好法子。

以后怎么办?他们过一天是一天。

……

孩子们回来的行程快乐而又轻松,行走在山脊之上,霍德宝还采到很多的雪莲花。因为没有青菜,按这里的风俗喝奶茶。孔小青花几天的功夫说服霍德宝,把大部分的雪莲花下了汤锅。

捅山洞的“爱好”,宝倌一直坚持。猛兽的肉让大家御寒,二胖兄弟鼓励这种行为。大雪封山,他们虽想早早回去,但也不着急赶路。走半天,休息半天,只等春暖雪化路更好走,一些可以容身的山洞也必不可少。

“一只鱼一只兔子,这里有三个山洞,”宝倌回来报信,乐陶陶似捡到大玩具。

把附近山岭眺望,执瑜对他露出笑容:“天也到中午了,那咱们停下来,派些人给你调派。”他就着雪再次打开马背上的公文,进行每天的筛选。

不重要的,就地扔掉减重。重要不多的,用刀裁开,再把写信人的名字留下。奶妈带的有针线,把属于一个公文里的缝在一起。重要的,交到执璞马上。

轻微摩擦地的动静传来,执瑜抬眼见到笑了笑。

宝倌带着人把几个大冰块分别推到三个大山洞外面,一个一个的进去,分出两个山洞给孔小青带着人张弓守着,另一个宝倌带人亲自成行。

贵公子的家人都是好兵器,如铁枪是可以拧下枪头,再拧开枪杆,这就方便携带。此时装好,用枪头捅着冰块“嚓嚓”有声进到洞中。

他们至今没有减员一个人,与遇事谨慎为上有关。

用冰块探路,后面是按洞中道路的宽窄而配备的十数枝长枪。长枪不多,如果是个大洞,进去的人多,用他自己的兵器。

有猛兽在洞里的话,一般先会……

“吼”,一声出来,宝倌和家人汗毛竖起知会外面的人:“小心了,是只豹子在洞里。”

“卡嚓卡嚓”数声,碎冰四溅中,是豹子攻击冰块打算冲出来。

这个洞不深,退出去方便,宝倌等继续把冰块往前推,直到有一块巨响出来,冰块彻底的碎了,以敏捷见长的豹子一头蹿将出来,正撞在十数枝长枪之上。

没有枪的人拔出刀剑,大呼给自己人壮声威:“砍啊,这东西跑了伤人厉害!”

血光四溅中,没头没脑的砍杀,等到霍德宝阻止:“再砍就糟了,可惜了皮毛。”大家住手。

孔小青闻声过来瞅瞅:“还有零碎皮,谁冷可以捆在手臂上或腿上。肉呢,”打个哈哈:“看来不用分割,已经成了好些块。”

碎成这样,不用担心这豹子装死,孔小青乐颠颠的上前,把能吃的肉切下来,免得出去下手又要污一片地方。

总不忘记夸宝倌几句:“这法子真好,可怜这豹子没有还手的余地。”宝倌抿一抿唇,笑得矜持,再把脑袋一昂:“我去看看另外两个山洞。”有一头豹子是这里的主人,山洞里空空。搬些冰雪进去,石头垫地,烧一堆火,雪自然融化,用树枝当扫帚把山洞洗刷,晚上就可以住人。

孔小青那个山洞也是这样处理,篝火升起,把肉煮上,奶茶泡上,孔小青扎着茶叶口袋:“茶快没有了,不过好在也就要春天,野菜就要出来。”

宝倌兴高采烈:“明儿咱们兴许打到熊,熊胆在火边焙干,遇上山里的部落,你还拿去换东西。”

有时候补给是用猎物交换,也不全是打打杀杀。

闻言,宝倌又让嘲笑。凌离笑道:“抓紧咱们在山里的钟点你好好的吃吧,出了山再吃不易。”

宝倌掐指算日子:“咱们前来两个月有余,回去也得两个月有余,我还能吃好些日子呢。”

热水好了,家人们分别送上来给自家小爷,执瑜边洗边回话:“回去的路可不会在山里一直呆着。”

“为什么?我的熊掌怎么办?”宝倌有焦急。

执瑜咧嘴笑:“你忘记了,咱们是让撵进山里,当时巴根的人马在山外搜索咱们,咱们又深入他的地方,不得已才一直走山路。现在他的人马大多回去,咱们在半中间就可以走草原上平坦路,也能早早回营。”

眼前又浮现出家人的面容,执瑜道:“不但早早地把这公文给王爷,也能早早的写信回家。”

宝倌也想早回营见父亲,但还是问上一句:“可是咱们大闹板凳城,巴根会不会卷土重来?”

执瑜也想过这一点,不用想就能回答:“走不通就还进山,你还接着捅你的山洞。”

宝倌满意了,他的手边也有热水,一直用手拨拉着,这时候才是认真去洗。

孔小青收走二位小爷的热水,凌离又是一通幸灾乐祸:“大胖二胖,你们好似白了?差点儿我以为你们就此黑下去。”

阮瑛也还生气装女人的事情,对二胖魁梧的身子沉沉脸,也笑话他们的面容:“说我们细皮嫩肉,胖子其实更是。要是没有锅底灰,要是没有锅底灰掺上油一遍遍的搽,真的出来个油光满面的黑胖子,你们也可以扮胖女人。”

“可比杨妃。”方澜也是运道不高的那个,讨债也不能闲着。

执瑜懒洋洋:“关键时候就看得出谁是小心眼儿来,都答应你们不往外面说,还嘈嘈什么。”打个哈欠:“睡了,我睡着了谁也不理,下半夜我守着。”

把他得到的兽皮一卷身子,歪到石壁上,一副天塌下来也不管的模样。

凌离等人不甘心,再去看二胖,跟大胖没有区别。没有拌嘴的人,阮瑛悻悻:“一到理论就装睡,天还没黑呢你就要守下半夜,那你睡得可多了。”

“呼…。呼…。”二胖兄弟拿这动静回他。

凌离等人拿他们没有办法,对着他们又只想吵闹,走出来看雪景。也都有流连不舍:“就要走了,我虽不像宝倌那样馋熊掌,但我也想这日子不错,还想再呆一阵。”

阮瑛也是意犹未尽:“我来的时候,父亲让我不要丢人,等我回去说我们还敢对战群狼,父亲会不会说我吹牛?”

“那群狼,哈哈,让大胖二胖认准头狼,一箭杀了。它们倒也厉害,又选出一个来,又让大胖二胖杀了,咱们的人比它们的数目多,又有一堆火,对峙直到天亮还是让杀了。可怜见儿的,除去死了送咱们狼皮,什么也没有弄到。”

方澜到现在还糊涂:“大胖二胖出游的时候遇到多少狼群?居然认得出头狼。”

“他们何止认得头狼,还说不杀完会报复。其实也挺好,这个冬天大家有皮毛用,还得多谢那群狼。”凌离翻翻自己身上,他的是一件虎皮:“只是没有东西硝制,不太软和。”

说话中,有一头狼静悄悄的在高丘上露出头。钟南在洞里叫他们:

“进来吧,宝倌有意把血水不扫远,为的是引猎物,大家别大意。”

洞外三十步左右的雪地里,血水已让凝结在地上。凌离等人边退边笑:“不是说豹子有领地吗?这狼不是聪明的知道死了,就是饿急了,冻到地里的味道也能遇得到。”

走回洞中,见到宝倌摆弄弓箭:“我得练练箭法,有一只鱼一只兔子射的那么好,想吃熊掌就吃熊掌,想吃老虎就吃老虎。”

又问钟南:“你今天却不射?”

钟南拿一块小石头在石壁上划道道:“你射吧,横竖咱们还有箭,顺爷爷和有经验的士兵都说过一群狼全来复仇,最多的也不过三十来只,你慢慢练手。”

宝倌就走到洞口的篝火后面,拿着弓箭瞄来瞄去。那狼警觉,又看到雪地里没有可吃的,逃窜开来。宝倌也不气馁,坐在那里继续瞄准树枝子,等着别的猎物过来。

执瑜执璞真的睡着,鼻息沉沉更不好打搅。凌离等就和钟南说话:“你这划的是咱们出行的天数吗?”

“不是,是我这一行学到的,要记住的东西,瑜哥说咱们随时会离开山里,这样歇息的功夫怕是少了,我今天理一理。”钟南手指头一道:“这是进山前,我学到的一招绝妙招式。这是进山后,陆续学到的各种本事。经过这一次,以后我自己落到山里我也不怕。”

阮瑛莞尔:“你也教我们不少,比如防蛇捉蛇。你看咱们在山里一走几个月,没有损失人,你也功不可没。”

“蛇在外面游逛大多是夏天,咱们深秋出来的,很快就冬天,山谷里虽然暖和,也没有多少蛇。我没有功劳,倒是吃了不少好东西。”钟南笑眯眯的,有点儿像宝倌。

又划上一道,钟南自言自语:“板凳城用计。”

凌离等吓一跳,请他不要记这个:“忘了忘了吧,咱们说好的不是吗?”捡个小石块把这一道划糊。

“嘿嘿。”有一声笑出来。凌离等人去看的时候,二胖兄弟睡得继续安然,凌离等人气结。

……

二月初的时候,梁山王也没有放弃寻找。他反而升腾起出希望,对萧战道:“天气暖好,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

父子站在校场上,萧战对一旁努努嘴儿:“那些家伙失望一定好看。”

一旁,是闻讯从他防守的地方赶来,假意安慰其实看王爷笑话的长平郡王等人。

长平郡王等不笑实在难过,看看王爷你丢的是哪些人?太后的孙子,尚书的儿子,大长公主的孙子……你就是把小王爷丢了,也没有这么倒霉。

丢自己儿子无脸面对家人,丢别人的儿子,这些权贵们能对你客气?

见父子们站在一起嘀咕,长平郡王没听到在说他,赶过来只为再作取笑。

把这对父子们憔悴的面容再次如鉴赏珍玩的望着,长平郡王喜笑颜开:“今儿天好,丢的小将军们今天不回来,明天可以回来了。”

萧战要不是能控制自己,很想一拳打在他脸上。

捏拳的动作让长平郡王见到,长平郡王防备的后退一步,接着嘲讽:“小王爷这手上的伤还没有好?要我说,大冬天的出去找人不好过,还是这天气花又开春又暖,找人才叫痛快。”

萧战眸中怒容涌出,身子动上一动,汉川郡王又过来添油加醋:“小王爷的腿伤好了没有?您的骑术是上好的,但大冬天的频频出去找人,摔一下不是好玩的,不过您养伤有日子,接下来又可以去找人。”

梁山王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冷笑不断。他一个字不回,把面上的冷笑不住晃动,一直的加码,直到郡王们忽然发现。

郡王们不会把父子惹到翻脸,“关心的”话到此为止,知趣的就要走开。营门外进来一匹快马,到梁山王面前,马上人翻身下马:“回王爷,敌军战书!”

梁山王狞笑一声:“念!”

“……将军巴根呈梁山王,五月会战,敢否?”下面是指名要的一些人:“袁执瑜袁执璞……”胖兄弟的名字排在前面,信中大骂:“损我城池,不死不休!”

“再念!”梁山王父子急切出来,郡王们也听出内幕。

又听一回,王爷夺过战书自己看,萧战自然是凑上来的那个。父子们亲眼看到:“损我城池不死不休”,一同爆发出哈哈大笑声。

加福在帐篷里,离这里还远。但萧战就在这里开始大叫:“加福加福!舅哥们还在,加福你听到没有!”拖着他冬天寻找舅哥们,伤心焦虑中,雪滑有障碍,落马摔伤的伤腿,萧战一步一步的挪过去。

战哥欣喜的忘记他可以骑马过去,加福也能早早知道。侍候的人拦住小王爷,请他原地候着,有一个去请福姑娘,也好心地知会陈留郡王营中。

陈留郡王还在外面寻找,留守营中的世子萧衍志和加福一起过来,离得老远就狂呼:“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加福还没有哭呢,萧衍志泪流满面,下得马来,不顾尊卑,一把抢过王爷手中的战报,一面擦泪眼,一面反复看了好几回,当众失声痛哭:“在,他们还在!”

要是不在,怎么会损人城池到人家要和他们不死不休?

梁山王还不看够呢,一把又抢回来,骂道:“是男人的不哭,快滚出营,把你老子你弟弟,把姓葛的找回来,小家伙只怕还陷在敌后,赶紧的商议怎么接他们比哭强!”

萧衍志说声是,真的就此打马,也不管父亲在哪里,也不管这一找也许好几天,他的马上并没有干粮,往营门就去。

跟他的小子分成两班儿,一班儿回去取干粮,一班儿跟上。

梁山王把战报给加福,对长平郡王等转过大脸,眉头上讥诮先出,再就眼睛里嘲笑浓厚,怎么看也是准备大讽刺特讽刺的时候,萧衍志打马又回了来。

把手扬得高高的,萧世子再次痛哭到呜咽:“回来了呜呜……回来了……”

呜咽中别人听不清,但看得到随他马后的一队人。熟悉的盔甲,熟悉的面容,还有一股子不熟悉的猛兽肉的味道——这是没硝制的皮毛上的——扑面而来。

梁山王拔腿就跑,萧战也跑。可惜他的腿虽没动骨头,却让地上尖锐的地方划得皮肉翻开颇深,还没好,一动就痛。战哥跑的皱着眉头又带着笑,苦乐全艰难地出现在一个表情上面。

郡王们虽还有看笑话的心,也想上前看个究竟,也过去。

这队人停下来,下了马,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是我们回来了!”随即哈哈一通大笑。

见到梁山王等人眸光湿润,笑声就更响亮,把牛皮争着吹起。

凌离拍胸脯:“我们逛了一趟,有点儿小收获!”

阮瑛挺胸膛:“奶茶喝多了还行,我爱上它了。”

“还有我还有我,”霍德宝冲上来:“雪崩是我指挥,是我指挥的!”

东一句西一句的让人如坠云里雾里,但梁山王等借这个机会把泪水擦了擦。

执瑜执璞亲切地走向加福:“三妹,你瘦了?过年战哥没给你吃好的吗?”

明知道是担心才瘦,胖兄弟还是把个怒目给萧战。只一瞬就不忍心。战哥也瘦了,眼里有没有下去的疲惫,原因不用问,只能和他们有关。

胖兄弟张开手臂,萧战张开手臂,三个人抱在一起。紧紧的拥抱中,萧战倒抽一口凉气,胖兄弟这才注意到:“战哥,你受伤了?”

萧战把痛色掩盖下去,咧嘴一个战哥似没心没肺的笑:“没事儿,你们谁踩到我。激动什么,回来就回来了,犯得着踩人吗?”

加福却不肯代他隐瞒,加福此时泪涌双眸,为哥哥们,也为战哥这些日子的忧愁。

“大哥二哥,战哥时时去找你们,把风声听成你们的呼救声。总是调转马头,说耳后是你们在。那天雪滑,他没握好缰绳摔下来,本来没事,地上有个冻石尖子,把他扎伤。”

萧战搔头难为情:“啊哈,说这个作什么,真丢人的事儿啊,我从小到大,几曾这样狼狈的摔过?”

他已看到舅哥们安然无事,战哥可以放心,放心的发飚:“为你们才不会摔,那天是我忽然想到,我平白的寻你们,你们兴许在吃烤肉,有没有给我留一块呢?把我气的,我就摔下来了。为了我的烤肉哈哈。”

战哥是谁?梁山老王精心培育的下一代,从小就知道他将到马背上横行的北方为统帅。他会落马,当时心情愁苦焦急不用说也能知道。

听他满嘴里胡扯,胖兄弟们又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一回萧战得意的大叫:“哎哎,别撞到我的伤!我容易嘛,争烤肉还受伤。”

一长串子眼泪,从加福面上流了下来,在泪水后面,福姐儿终于恢复她平时波澜不惊的柔和微笑。

……

有心灵感应似的,陈留郡王、龙氏兄弟和葛通当晚回来,王爷大帐围坐得密不透风。别的人是开心的,郡王们就只能是沮丧的强打精神。

他们越听越不舒服,原来战书上写的没有错,这些小子们真的去到敌后,还敢搅和一记。

长平郡王有回到当年见到袁训等人出彩的那感觉,汉川渭北郡王也差不到哪里。项城郡王真心的为袁训喜欢。

王爷应该先看带回的公文,但他把这个晚上交给孩子们,听他们说着在外的日常。

葛通再次摸摸儿子的额头,一圈子薄薄的肉都出来。宝倌可得意了:“父亲,哥哥们把好吃的给了我。”

葛通眼前恍惚,闪过袁训连渊等人。

有一个人在说,其余的人让梁山王催促着赶紧写家信。王爷要亲自看着写,他说几时写完就几时发走,半夜也上路,让京里早早的安心。

贵公子们写了改,改了又写。互相再询问几句:“丢了的?多难听。难道咱们是让打跑迷路的?非也非也,咱们是隐私的前往办事,因此不能明说。这是胆大心细,写这个写这个。”

梁山王开怀大笑,附合的低声下气:“是啊,你们个个小英雄,那逃到山里的人不是你们。”

“父帅!”萧战板起脸。

梁山王赶紧改口:“我说的不对,你们当听不见。”

信写好,离半夜确实不远,梁山王言出必行,让加急快马这就回京。袁训等人收到的信,就是改过而标榜到少年们全身闪金光的说词。

……

“知道有这样一张名单在,怎么能不去?但离营太久,没有好理由,军中倘有细作,敌人岂不防备?因此佯败入山中,游玩前往。这一路上异草奇花数不胜数,飞禽美兽吃个过瘾。回来的路上,还吃了豹子,吃了熊掌,美味。”

“哈哈哈…。”轻快的笑声,从袁训嘴里发出。

“哈哈哈…。”轻快的笑声,从阮家发出。

“哈哈哈…。”轻快的笑声,从皇帝口中发出。

独太后不笑,心是松快的,但面上绷的更紧,把袁训叫到面前更加严厉:“你去!就得你去才管用!把他们给我接来!再有说不回来的,给我打回来!”

袁训撩衣跪下来:“请太后先打我吧,我不能去。”

“你敢!”太后怒气上来。

袁训从容回话:“瑜哥璞哥有这胆量,正是他们身为太后孙子的风范。而我身为兵部尚书,儿子遇险我就去接。太后,军中无数失踪、捐躯的士兵们,他们的家人可怎么办?”

把太后堵的无话可说。

太上皇和皇帝知道均是赞赏,都来劝解太后:“是太后的好侄儿,才把国事为重。”但对太后要强行接回执瑜执璞不反对,皇帝父子出主意:“换一个人去接就是。”

任保倒是想去,太后怕他不能颠簸,打发上一回往军中传旨的太监,他身强力壮,让他多带几个人,先去见大同府尹余伯南,让余伯南多带上人,把胖兄弟接走。

这是对梁山王少了一多半儿的信任,梁山老王夫妻知道居然说好。老王收到儿子说走丢的信,也是吓得一个年没有过好,还要对袁训时时陪小心,陪的老王脸发酸。

事情过去,老王一肚皮的埋怨也给了儿子,怪他不小心周护。

袁家当天的家宴上面,大家敞开来说这件事情。

袁夫人对儿子也有怨言:“我看出来你神色凄楚,你不肯说,我也不敢问。”

袁训陪笑敬一杯酒。

安老太太也道:“我往山西去信,只恨老二家的老三家的还哄着我,她们离得近,应该是知道的。等我再去信,把她们骂上一顿。”

袁训陪笑敬一杯酒,请老太太不要去骂人的信。

宝珠悠悠然:“总算过去了,不然你一宿一宿的睡不着,又不肯明说为什么,干猜也难过。”

袁训起身也倒上一杯酒:“我也敬你一杯吧,”刚到这里,外面进来元皓等人。

胖队长气的胖脸儿变了颜色,进来就和舅舅要吵架那姿势,胖腰身叉起:“舅舅坏蛋,大事情怎么能不和元皓说?元皓会劝,元皓还会哄舅舅,还会哄小八。”

韩正经大力点头,好孩子等全跟上。

袁训哈哈大笑,他总算可以放心的大笑一回,把小坏蛋舅舅的鼻子一拧:“去看信吧,表哥们怕我泄密瞒着我,我也瞒着你有什么不对?”

------题外话------

哈,还算快吧,老太太们可以放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