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龙家箭法依然嚣张/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头一面大旗在风中展开,斗大的“龙”字扬到半空。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排大汉走出来,对着城下又扬起刀的人厉声高喝:“止!”

“嗖嗖嗖!”

箭矢如长眼睛似的,枝枝钉到弯刀上,把弯刀打得当当作响,好似有人高岗上打铁,声震八方。

百姓们让逼迫的哭喊声骤然停止,勇气忽然在他们身上倍增。有人高喊一声:“同他们拼了!不拼也是死!”

他们扑上前去,有的夺刀,有的抱住手臂,开始誓死的抵抗。而城门在这个时候哗啦哗啦的打开来……热血已沸腾的林公公还是张了张嘴,对与他并肩的余伯南钦佩地道:“你还真敢这个时候开门,我服你!”

余伯南目视地面在火光中隐约能见到的鲜血——城高天暗,血色在夜色中是颜色深的一片,愤恨的抽一抽嘴角:“我不守这一方缰土和百姓,我还当这个官做什么!”

他把佩服的眼光给了龙家大旗下的龙四老爷:“再说有四老爷在呢!”

辅老国公在京中因教授以镇南王世子为首的孩子,早就大放光彩。林公公也知道一些,跟着这句话,由衷地道:“龙家,不一般!”

眼角中见到余伯南的敬佩转向自己,林公公这回结结实实吓一跳:“余大人呐,你赶紧的守城不要分心,你这样看着我又不能守城?”

余伯南微笑:“公公意气中奋勇向前,下官也是佩服的。”林公公对他摆一摆手,打个官腔:“我是太后的一条狗,我心里只有我家小爷,跟你不能相比。”

两个人相视一笑。

他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对城下观战。见到头一批出去的人个个英勇,火光下能见到侧脸、正脸儿,就能认出身份。他们有阮瑛,也有凌离,也有方澜。

龙四带着家人在城头弓箭相助,压得弓箭射程内的敌兵在一定距离内不敢上来。

城门内又有执瑜和执璞,带着他们随身的家人,家里有老国公在,不练弓箭白不练,随身家人也在行。主仆以城下以弓箭相助。

褚大路回营后收到几个月里寄的三回包裹,暗器补的足足的,在城墙为辅助,登高跃低的,暗器不时解救阮瑛等人的凶险。

阮瑛等没有后顾之忧,更杀得痛快,把城下让撵的百姓们往城里救助。

眼看着百姓们有一半进城,敌军中弓箭也强悍地压上来。林公公性子更发,对余伯南说一声:“余大人,我也去也!”

话音一落,他的人对着城下就跳,把余伯南着实吓得惊叫出声:“公公,这城可高。”

却见到一截绳索不知什么时候缚在城墙上箭跺子上面,林公公手握绳索,脚踩城墙边放绳索边往下走。

他的身形在黑夜里走的潇洒,袍袖都让夜风扬起,看上去好似一只苍鹰翱翔盘旋。

很快,他到了下面,正落在一个敌兵面前。那兵本来是打凌离的,见面前猛然多个人,自然不会客气。一抬手,寒光飞旋而下,直取林公公首级。

林公公冷笑一声:“猖狂!”身子一低,从他刀光中进去,一只手卡住他脖子一拧,“格格”一声,那个人就此断气。

地面的暗让城头上看得不是太清楚,又打得太快,余伯南只见到一刀闪过,林公公就开始握着个死人当盾牌四下里游走。

褚大路等看得清楚,大笑喝彩:“公公好功夫!”

执瑜执璞也大笑,龙四眼尖也点头不止,余大人也就欣然的笑了。他欣然的说了一句:“太后果然是疼爱宝珠的。”

派出林公公这等的人才来接宝珠的长子,余大人对太后多出山长水长的敬仰。

此时此刻呢,赵大人不在这里,不过龙四的耳朵尖。余大人的相思浓郁,龙四早年也看出三几分。今天这一句让龙四如雷贯耳,正同仇敌忾呢,劝他没功夫,怪他钟点不对。龙四就来上一阵干咳:“咳咳……”

再无辜的问道:“大人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以为一个提醒。

余大人平静的笑笑,但涨红已上耳朵尖。

一通号角声响,敌军中簇拥出一个人来,他生得黑咕隆咚,哪怕在火把的下面,也只有一双眼珠子能看得清楚些。杀气缠绕的全身因夜和光晕而模糊,长相又不佳,似牛头马面出地府。

城下的人还没有完全进来,余伯南不敢怠慢,也对着城下竭力的伸长脖颈,意思有话和他说,他是本城的府尹。

余大人常年在边城,瘦了也黑了看着精干,但文人出身熏陶而出的儒雅难改,面上一段正气凛然,又站得高,看上去似南天门仙人下凡尘。

两个人远远的打个照面,余大人大声斥责:“尔等怎么敢伤我百姓?还不快快放人,退兵回去,饶尔不死!”

因在弓箭射程之外,有几个大嗓门儿的人帮他传话。

黑将军戾气而回,手中鞭梢直指城头龙字大旗:“都说大同城难攻,只为有个龙家。我乌里呼不服,龙家的人,咱们比比弓箭!”

他也有几个人帮他传话。

龙四手持弓箭朗朗有声:“大同龙家在此,敢撒野的活得太久了吧!”往城下怒目偾张:“杀我百姓一人,我取你首级十名!百名,千名!识相的,速速退兵去吧!”

黑将军张狂地笑了,说上几句,传话的士兵大声道:“我家乌里呼将军说了,大同龙家能伤到他,他退兵再也不来!”

这话狂的,城下的小将们先长呼起来:“比试!比试!”

“比试比试!”城头的呼声也起来。

林公公手里有个死人也忘记,抬手高挥:“比试比试!”离他不远的褚大路哎哟一声,觉得有什么飞到脸上,手往脸上一抹:“他们还有精良暗器?”一看是个血滴。

林公公手里的人是新死,随后他站在死人后面,拿死人护百姓百城,拿死人为凌离等人挡刀。死人新死不久,血还能喷溅而出,尸身上没有凝的血这就喷到褚大路脸上。

“比试比试……。”地嗓音里,夹杂上褚大路的恼火:“公公!你手里不是盾牌,是个死人,你忘记了不成!”这哪能乱挥乱舞,再舞下去还有骨头飞出来伤人呢。

别的人没有听清楚,执瑜执璞纵观城下的全局,看见也听见。林公公主要是挡在他们面前,二胖兄弟招呼一声:“公公,进城了,上城看我们帮着四叔比弓箭了。”

林公公这才看到手上的死人已经糟了,当然他不认为是他打的。没有一道刀痕是他的刀所伤不是吗?

把死人一抛,林公公几步退回城中,在城门的关闭中嫌弃满面:“半夜托梦寻你们的人算帐,看把你砍成什么模样!这样子能上望乡台吗?孟婆见到还愿意给你汤喝吗?”

这话也太别致,阮瑛对凌离嘻嘻,凌离对方澜嘿嘿。只有褚大路用力擦着面颊上的血,还有抱怨:“本来我是万敌丛中走,一滴不沾身,现在呢,看把我媳妇儿做的帕子污了不是。居然拿死人作挡箭牌?”

都以为下面一句必然还是唠叨,褚大路说的却是:“我得学学,这法子好。”

林公公得意上来:“那是,我比你多活几年,我的法子错不了。这现成的盾牌不用白不用。”

城门关好,一行人上得城头去。见到龙四和那乌里呼已经废话结束。两个人举弓箭凝神,四下里一片寂静,已开过一弓,箭箭相抵,乌里呼的箭法和力气都是有的,就没分出胜负。

他们为城而战,再开第二弓。

“嗖!”

“嗖!”

撕裂的风声中,第二弓又至。两箭再次相抵,双双往地下落时,风中起了一阵怪声。

夜风在这个时辰有了变化,风向变动中,气流发出呜呜声。龙四精神一振,借着这呜呜声,大喝一声:“试试我的连珠箭!”

他的家人训练有素,几个人排成一排,为他不住送上箭袋。

天地间,箭声压住风声,也压往星光之魂,众人耳边只听得“嗖嗖”声有一刻不绝,眼前只见到箭雨漫天。分明是从一个人手里射出去,却似从四面八方飞舞而至。

乌里呼哈哈大笑:“难不倒我!”原来,他也是个难得的神射手,这才请命到大同。

他身边也有几个士兵为他送箭矢,乌里呼也是无数箭矢拔地而起,堪堪的迎上龙四的强悍。

一刻钟后,乌里呼愈发的得意,心想大同龙家不过如此。却听到城头上长笑,龙家的家人齐声大叫:“再接这一箭!”

漫天箭雨中,又是一箭飞来,只一枝。但再看看,这一枝后面还有一枝,那一枝后面还有一枝。

后枝推前枝,前枝推更前一枝。新力添上旧力,夹在箭雨里眨眼间到了乌里呼面前。

乌光一闪,乌里呼一声也没有发出,身子缓缓在马上往后倒去,一枝长箭正中他眉心,箭尾犹自弹跳有声。

“好啊!”大同城头发出狂呼狂喊,而城下彪悍来犯的敌兵乱了阵脚。

龙四又一指远方露出笑容:“老赵到了,姑母的小镇无忧矣。”

赵大人不是去救袁家小镇,他是带着人从地道绕到城外,准备和城里的人前后夹攻。但他到了,也说明小镇上没有事情。

星光下时隐时现的能见到一面大旗上赵字飞扬,越来越近。

……

不到半个时辰,大同解围。

……

“公公您看到了吧?这时候不抢功劳,过了这村没有这店。”

“公公,这些人不经打。梁山王伯父那里三军扬威,想来更容易,不去抢点儿回来,怎么当得起太后的疼爱?”

城外打扫战场,少年们把传旨的太监团团围住,七嘴八舌,你嚷我呼,一个好好的人也能让听晕过去,何况是刚从劫难中走过的人等?

林公公沉吟:“要全是这样的仗,不去打那是把功劳拱手送人。”

“接下来全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咱们不打咱们回京去行吗?”

梁山王和陈留郡王要是在这里,一定会说胡说。混战一旦起来,不往前就只能死。不杀敌就只能亡。想退都不可能。

但林公公他不是不懂吗?他长在深宫,功夫会有,但相对于兵法上来说,他更熟悉的还是宫中勾心斗角。

又有龙四神箭神威助长他们的男人血性,太监是身子不全的人,血性上来的人有的会害人式的残暴。也有可能意气风发,雄风转移到刚才的搏杀中。

少年们又苦苦的和他商议,带着你不答应大家也走不成。方澜已经尖叫出来:“要想路上安稳,不让我们打痛快了休想!”

嘻嘻哈哈地笑声起来,林公公等也笑:“好吧,但是小爷们不可以任性行事,步步得在有进有退的地面上。梁山王大军不少,这又是咱们的地盘,让他派多多的人马来接。人少了,咱们可不去。”

三天后,萧战加福亲自到来。萧战兴奋莫明:“快走快走,不和气天天流泪要死似的寻你们,他这一回有备而来,把他的哥哥们全带来。作一回打服气,就不会有人上门寻仇。”

苏赫为报杀父仇直闯中原,林公公想了起来。问明小王爷不和气什么功夫,有多少人马,林公公正色道:“这一家子人归我杀,看来这一回还非去会他不可,保管他以后再也出不来人寻仇。”

他不肯听别人的劝,一定要承担。二胖兄弟直到上路也没理明白,私下里道:“这不是抢功吗?不和气分明是寻我们的呀。”

一行人往梁山王中军。

有一条好处,病人饮食清淡,二胖兄弟这就可以恢复正常饮食,不用再等兄弟们半夜里从窗户外送吃的进来。

……

沁人心脾的香味出来,御书房里忙到头晕脑胀的人闻到,为之一清醒。窗外月色明亮,让皇帝想到不久前有人对他说过宫门即将下钥,而他已忘记了,还在为月色出来诧异。

自嘲在唇边勾出,皇帝轻声命侍候的太监:“赐宴,朕也饿了。”晚饭明明吃得不少不是吗?全怪眼前这些公文太熬神思。

宫宴送来,在这里忙碌的六部尚书和侍郎、重要衙门里的主要官员及前太子党们才抬起头,边吃边说着公事。

镇南王吁一口长气道:“没有这些公文,我还真会大意。我手里的事情算是弄清楚七七八八了。”

柳至眉头愀然:“吃饭的时候别提!”

户部尚书陆中修也忧愁不散:“我这里也还没有首尾。这公文上写的城池里有奸细叫乌桑,叫乌桑,叫乌桑,这乌桑是什么吉利名字?竟然有这么多人都叫乌桑?再说只一个扬州城里就不止上万的异邦人,”

袁训道:“上万的人不出自一个国家。”

“没错!但这奸细就不会谎称不是本国的?所以都得查。这全国的城池查起来,今年不知能不能查清楚。”陆中修喝的明明是妙手制成的好汤,却跟喝黄莲水似的越喝面色越苦。

连渊道:“知足吧,这是孩子们不容易弄来的,大冰雪地里跑去北国,据葛通写信还人人胖上一圈儿。他们不冒险偷出来,咱们现在还蒙在肚里,不知道有这么大的动静。”

陆中修道叹气:“是啊,他们强横成习惯,早几年我就说不可能就此风平浪静,从此边城无战事。这不,人家从战败的那一年就开始安排奸细。”

袁训想了起来:“各省有商会,他们却一点儿动静没有?”

“是啊!写个名义,分下去给他们查,应该会快一些。”陆中修觉得难题解决至少一半,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孩子们的好处,对袁训陪笑:“侯爷,长公子二公子哪一天回来?这是大功一件,将门虎子,太后见到不知道会多高兴。”

几筷子菜一起到陆大人碗里,柳至、连渊、尚栋等齐声:“吃这个,这个好吃。”

皇帝跟他们在一个桌子用膳,方便听听他们的讨论,和镇南王一起让逗笑。

陆中修奇怪:“我没说错话呀,我夸孩子呢?”

“嗯哼,”柳至咳上一声,慢条斯理:“要是真的回来,已经到家。”

“那就是不回来?不可能啊,太后想他们,怎么会不回来?”陆中修更猜不透。

镇南王对他露齿一笑:“梁山王那里只怕已打起来。”

陆中修狐疑更重:“越是打起来,越应该早回京……哎哟,”他总算自己想到答案,扫一扫席面上,包括皇帝都带笑,陆尚书彻底知道自己犯了笨,取笑着自己:“看我,我还以为侯爷的二位公子跟我儿子一样的品行。他们都敢大冬天的盗取情报,何况是有仗怎会不打?”

说到这里勾起一段旧话,陆中修冷冷淡淡:“梁山王是更满意了,说就更对我儿子不入眼,更是胆小鬼。”

梁山王的讽刺:“不知刑部尚书、户部尚书和工部尚书三家的儿子在哪里?京里安乐窝呆着当纨绔,想来是他们老子望子成龙的心愿。”

这话是去年说的,早传到京里。

梁山王是个不省心的,他怕京里听到的晚,写在公文里,又给柳至去封挑衅的信:“闻听京中尚书公子大驾将至,扫六榻相迎,却缺三人,几时光临?”

柳至把信拿给另外二位尚书看看,国舅的心态摆得正,他家云若京中夜巡有名,以前为首,如今是胖队长的好帮手,他没有人可以丢,乐得把这话大说特说,反过来正过去的嘲笑梁山王萧观。

但陆尚书和丁尚书可就做不到这豁达,看信气了个半死。

陆中修在这里提起,有把袁家二公子抬高的意思。但在皇帝笑意加深后,只有他和丁前又把面容涨红。

这话再想想,还是令人生气,似把天下文官全贬低。

袁训用话岔开,让他们不要生气。还记恨着加福战哥圆房,和福姐儿有了的这段,把梁山王这亲家一通的贬低。

按亲家说的“按日子算”,今年侯爷应该再抱一个外孙。但孩子们今年才找到,想来这亲家没有心情玩笑,今年没有胡扯的话回来。

皇帝听得哈哈大笑,调侃表弟在京里与老王不和,等孩子们去了边城,和亲家也能生得起来气。

袁训没法张口解释加福圆房和加福有了这话,只能认下这个“为孩子与亲家生分”的名声。

用过,大家继续去研究异邦的公文,也不时地往外面看。在这个晚上,他们终于等于这公文上提示的消息。

镇南王的人深夜进京,深夜进宫:“回皇上,长城外发现异邦兵马。”

皇帝悠然,手点在公文上,沉声道:“朕,候他多时了!”

太后的一对长孙,眼珠子似的少年,他们腾飞万里,报效尽忠,给京里留下充足的日子准备。

皇帝对表弟瞄瞄,鉴于表弟十二岁后跟自己长大,皇帝得色出来。

他从容的吩咐:“传,让那些人进宫见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