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京中抢功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重要的事情,深夜不会传人进宫,而且不是亲信,也不是在职的京官。来的人内心最正气的,也面色发白,看上去忐忑不安。

有人把尹君悦轻碰,低声道:“知道要说什么吗?”

黑衣,乌发中夹着白色。尹君悦暗暗发笑,景平郡公家的后人来“请教”自己,他的祖上把尹家拖累成没爵位,不知道他在自家里听说过没有。

一双眼珠子炯炯有神盯着,话是要回的。尹君悦面色平静:“我也正要请教你。”

“我又没和镇南王世子打过交道,也不认得文章侯世子,你问我,我哪里知道?”

顷刻之间,周围似起了雾起星黯的变化。同进宫的只有郡公郡侯后人,因为在京里等待的日子久,对权贵们背后有怨言。这话明显挑唆,他们看向尹君悦和谢长林的眼光露出怀疑。

尹君悦面色如常,谢长林嗤笑一声回了话,语带讽刺的道:“我们要是不认得镇南王世子,为他写折扇赚了些在京里安生的银子,要不是认得文章侯世子,讨好了他,能三五天里去袁家的家学里听国子监名师们讲书,难道你们这些混蛋们想的到照应我们?”

骤然让骂,大家露出怒色。但谢长林眼神一瞄四下里:“列位,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宫中,不能肆意吵闹,黑衣老者等人强忍下怒气。

谢长林却还没有结束,他和尹君悦夹在人堆里,说话声不怕外围站的当值太监听到,这也是黑衣老者敢发难的原因,他也站在中间,轻声说话也可以。在这会儿,方便谢长林低低的骂个不停。

“本来我们在驿站住的好好的,皇上多仁慈,成年的有食宿。结果呢,让哪家的混蛋搅和,皇上撵走了人,还不再管食宿。卷上铺盖卷儿,我们出门一看,平时拿话哄骗我们出头跳脚的死人们!一个一个银钱足够,一个一个有吃有喝,一个一个眼看着我们有难不管。我们不寻门路能行吗?”

边骂,谢长林边斜眼看那一张张怒气加深,但青一道白一道也加深的面容。

暗道真解气,继续骂下去。

“哪里有钱赚哪里去!先开始我们和尹兄码头上打小工,有人接家里的周济,从哪里过,有正眼看过我们吗?别说干活脱去上衣你们就认不出。柳国舅他们脱去上衣,依旧大把的人认得他们。”

尹君悦听听这嘴贫的,忍不住一笑。谢长林今天的话也大快他心,出这道宫门以后还住京里,不怕生气的人怎么样,尹君悦不劝,由着谢长林继续在人堆里悄声地骂。

“还想下科场,晚上还得念书。把我们白天出苦力,晚上出精力的累也就罢了。学里大多白天念书,晚上先生回家歇息,我们想往官办的学里听课都不行。国子监倒有晚上论文的地方,不认得文章侯世子怎么去?哼,怪我们巴结镇南王世子,还敢怪我们!你们有人拍拍胸脯想想,你们有钱用的,不也在胖队长手里赚过写纸扇的钱。”

一把纸扇写上五言绝句二十个字,就五百文钱,十把一天就挣五两。郡公郡侯们后人中,最穷的是尹谢二人,但别的人,中等资产的,也愿意赚这个钱。只要字过得去,大笔一挥二十个字钱就到手,太好赚不过,还可以结交镇南王世子。

黑衣老者在这里挑唆,是他眼红嫉妒。他也想巴结镇南王世子,但镇南王世子哪里是能轻易近身的人?他没有巴结上,趁这会儿心神不宁,本想拿尹谢二人醒醒脾胃,却没有想到碰一鼻子灰,还没有碰完。

尹谢二人一个说一个听,对胖队长和文章侯世子深深的感激又溢于言表。

这个活计不但好,可以晚上写,白天有的是钟点去附学听讲课。还让他们一个月里挣下在京里住几年的钱——一天五两出去,一个月就有一百五十两出去。他们使用上也节俭,粗茶淡饭那种用得久,怎会不对胖队长折服。

他们甚至还往家里寄回一些,可以尽尽孝心。

权贵们脱衣,反对的声音不少,说他们伤风败俗,有失官体等等。但却得到京中穷学子的大力支持。

有钱的人家,一掷万金为狗为妓为鸟。胖队长让他们掷的开心,周济学子们和绣娘的正当——以技艺换银钱两不亏欠,姿态和颜面都没有低人一等。学子们都认为让权贵们脱去吧,又不是全身,寻常比武也脱上衣,码头上苦力也解上衣,与伤风败俗挨不着。

大家支持,皇帝直到今天没有反对,尹谢有钱赚,想想这些人背后开会诽谤的权贵们却拉自己们一把,这些嘴里说着大家同行风雨同舟的人尽是空话。

黑衣老者还敢在这里提起“巴结”镇南王世子,谢长林不骂他那就奇怪。

这些人不敢回话,不骂到痛快也就奇怪。

马北听不下去,拖累大家不能再住驿站的人是他,用老主人康平郡侯后人顶罪,马北才能留在京中。有人对他非议颇多,谢长林欢脱爱说话,也是其中的一个。

马北怕这小谢骂的顺口,等会儿见到皇上也顺着说出来。忍气吞声赔了个不是,低低地道:“行了,以后你们的吃喝我管了,咱们等着见驾呢,别再说了。”

谢长林坏笑拍拍腰间,那里没有荷包,也没有玉佩,但腰间可以比喻荷包,他嘻嘻道:“不用了,我们巴结世子们,赚的银钱足够。”

真是赚的轻松。胖队长不许一天写很多字,怕写的多字就随意。但一天十把、十五把的写,还是轻松而能用足心思的那种。天冷折扇卖不动,但天热一季赚的大出穷书生们意料,尹谢也从此安心念书,只等下科场。

皇上迟迟不给官职上消息,但人已经在京里,那就寻找别的出路,科场是正当途径,也能得官荣耀而回,衣食无忧。

谢长林也敢继续放肆的出气。

马北还是不敢惹他,继续息事宁人:“以后缺使用的,只管寻我。”

人家赔两回不是,尹君悦对谢长林使个眼色,意思见好就收。谢长林耸耸肩头不再说话。

静默盏茶时分,有太监走来,静夜中他的嗓音格外震心:“宣,你等进见!”

每个人心提得高高的,潜意识里都认为重要时刻到来,心里转得飞快想着奏对。

都想比旁人出色,都想压过旁人。

经过偏殿时,里面灯火通明,一群权贵们在忙碌写着什么商议着什么,又让他们明白,出大事了,权贵们才会深夜还在宫中。而皇上深夜宣他们……不管出自什么原因,是他们的机会到了。

这个弯弯绕,对于求名求利来到京里的人不难懂,面对那道九五至尊的身影叩拜下来时,都有了激动:“叩见皇上。”

皇帝没有让他们平身,但也能看得出他们的激动,那额头上冒出的汗在宫灯下晶莹,那微喘的气息似能听到。皇帝也……。有了激动,意味深长地想到自己对这些人不错,光驿站有食宿就花费国库一笔银子,这里面竟然会有异邦人的奸细?

不过,很快也就水落石出要他好看。

皇帝淡淡道:“一撮异邦兵马竟然敢偷袭长城,剑指京都!难说长城守军有没有他们的内奸!乱世不拘一格用人才,尔等还有先祖的雄心否?尔等还有先祖的忠心在否?尔等还有先祖的英烈在否?”

回答自然是:“有!”

皇帝欣慰:“朕信得过你们!随镇南王去吧,由他调派,拿出先祖之雄风,守住京都的长城门户。”

……

“跟着镇南王都出了京?去哪儿了呢。”安王的面庞有些扭曲,眸子里闪动的近似疯狂。马北等人是他不小的一支力量,这就让镇南王全歼了不成?

在他身后站着两个人回话,一个是马北的家人:“我家爷让带走,我跟到宫门外面,好半天见到他出来,虽有人看着我不敢上前,但墙角边上伸头,好歹打了一个眼风。”

“哦,他们怎么样?”安王问的失去稳重,面上神色似大火烧连天般的急迫。

“殿下请宽心,他勾起嘴角对我笑。想来出城不是坏事情。”

安王的心又是重重的一记失落,闪的他清醒,把体态重新端住。端不住的,是内心不住生长又不住践踏,再不住生长的杂草似的心。

难道是父皇收伏了这些人?马北最想要的是得到宫里的赏识。宫里迟迟没有消息,安王才顺利的通过别人收买了他,再由他收买了其它人。

出城不是坏事情?对马北的好事情同样会是对自己的吗?

安王不敢确定,灰白把他的面容染上一层。

他忘记还有一个家人,这个家人走上前来:“殿下,街上宵禁,镇南王却带着人横冲直撞,我装着家里人生病急等抓药在街上走,想到班先生说过不能时常的夜会王爷,他说夜巡的人的确厉害,顺便看了看班先生。”

安王眸光亮了,面上的火光在他的眼中点起两道希冀的火焰。他恨不能下一刻就听到,但还是稳住自己,徐徐先问:“怎么?周京接替董大人为京都府尹,竟然半点儿管不着?”

周京是他奶妈的干儿子,算是他的奶哥哥,府里的家人知道,为周京回了几句:“周大人说顺天府的老公事们已听他的,夜巡的是贵公子,以镇南王世子为首。王世子的眼里没有他。”

怒火在安王的心里又烧起接连天,让他如在火炕洞里呆着一样难过。他的语气也有了火烧火燎:“镇南王世子,哼哼,镇南王世子,”鼻孔里出气也透着急躁。

安王平时避免自己想镇南王世子,因为想到这位十岁的王世子各种聪明伶俐的事迹,殿下眼前又树一个参天对手,堵得难过。

他起大事,不会把这“聪明伶俐”的十岁小子放在眼里,眼睛里看的只是镇南王。

堵他的,是满京里传颂凡是出游的孩子都有出息,事实也如此——只权贵脱衣这一项镇南王世子带着人赚得荷包鼓出来,还落一个济世忠心的好名声,明明你就是贪钱,权贵们脱衣裳,别人想到的是伤风败俗,只有你小子钻到钱眼里。

这个小子仗着权势——安王想自己所以要权势,权势能把几岁的孩子捧成京中半边天。

仗着皇帝喜欢他——安王想自己所以要当皇帝,他的父皇钟爱太子钟爱齐王,这两个讨人嫌的又是出游过的,讨厌王世子的理由这也是一部分——安王想不招人待见,索性自己当皇帝也罢。

在他还没有成事的时候,对这个倚仗皇帝疼爱,仗着自己聪明的小子嫉恨到十成,几回听到几回不能痛快。

把他气得呼呼喘起粗气,书房在静夜里,两个家人都听到。马北的家人知趣,心想这不知是哪一句话说的不对,自己还是离开的好。正要走,安王府的家人上前一句话,让安王好心情重生。

“班先生说,兴许去的是殿下所想。”他指的是马北等人。

安王奇迹般的瞬间有了笑容,兴奋的失去镇定:“那,快去打听快去……”

家人陪笑:“城门关着呢,咱们不是镇南王,没有腰牌出不去。”

沉吟在殿下面上浮现,他有准备,他要是真的想出去也能,但现在是不是时候呢?

最后他不敢冒这个险,对马北的家人道:“天亮你就去有司打听,问问马北一夜没回去了哪里,问要不要送换洗衣裳。”

马北的家人答应下来退出,安王再对自己的家人吩咐:“天一亮,请班先生到我这里来。”

家人就要退出去,安王电光火石般的想到一句:“站住,文家的人去了没有?”

他的这位王妃,在府里善于钻营,想尽法子收买家人,这半夜进宫的事情她怎么看待?安王此时很想知道王妃的心情。

家人皱眉:“说起来他们家有消息吧?班先生也问奴才这一句。幸好奴才想到,去见班先生以前,从文家下处走过。两边邻居有一家是监视他们的,说他们家今夜忽然闹病,请医生闹了小半天,一个也没有进宫。”

安王狞笑:“有意思,还是他们家最狡猾。”抬手让家人出去,独自在书房又气上半天。

有疑心就不去……让安王想到他母妃的死。母妃的死与东安世子帐下那位文老爷脱不清的关系,但文妃一死,文家即刻把他除名。

“就是一条蛇也不过如此警惕吧。”安王恨恨,不然哪能害死自己的母妃,他们家居然没事,“英明”的父皇还肯答应自己和文家的亲事。

等大事一成,先除掉的就是他家。安王又对自己起一回誓。这誓言在他大婚后时不时的就要立上一回。

进内室重新睡下,只等明天在他心里“手眼通天”的班先生给自己准确消息。

……

半夜的打马,郡公郡侯们后人中的差距摆在镇南王面前。

他们中有的人气喘吁吁而拖后腿,大家为他要放慢马速。他们中有的人看似一匹好马,在镇南王的带领下以最快的速度疾驰,不到一个时辰,那马就大汗淋漓,不能跟上。

乌合之众!

镇南王下了这样的结论,对他们中最强悍的一些人也开始轻视。不是王爷轻敌,有时候将熊熊一窝。有时候兵熊一堆,神一样的带头人也跟着打折扣。

哪怕马北身姿再矫健,镇南王也懒洋洋的失去关注。这支加上后来进京的,据说是想当官的人让招募而来,跟着他们壮声势,而达到近三百人的队伍,镇南王有足够的信心,他出一个几十人小队就能抓捕。

发现这一仗没意思,镇南王老实不客气的在马上打个哈欠。

马北紧跟镇南王,敏锐的察觉,对此行更充满疑惑。皇上让帮忙守长城是天大责任,他真的放心交给自己这些人?

而镇南王懒懒散散都出来,马北实在不能相信异邦兵就到城下,他还犯得了懒。

陪笑又一回的打回:“异邦兵马怎么敢到长城下面?长城易守难攻。”

镇南王一回含糊他:“到了你们就知道。”

两个人往前面一看,这路上说过好几回的话真的要应验,一带灰色的屋脊似巍峨出现在不远处,因为近,高大的令人充满敬佩。长城,真的要到了。

……

“见过王爷!”

军官的大声呼喊声中,行礼的“啪啪”声好似山风碎了山石。数百精壮大汉从风中出来,带着风不能摧折的英武跪倒在地。

马北和黑衣老者交换一个眼色,眼珠子警惕的骨碌碌转个不停。

他们是乌合之众,他们自己也能知道。他们就是要中间的一部分人是乌合之众,掩饰其余的精锐。

马北还不知道镇南王用一个时辰的快马就看得明白,还暗自庆幸乌合之众的参与,镇南王不得不放慢马速,让他看不清楚这一队人的实力。

也因为放慢了马速,镇南王他还放心把这长城的重要地方交给自己这些乌合之众?

看看原班的守城人马,他们英气勃勃,他们守了一夜也似不知道疲倦,拿他们换上自己这些人,这是真的吗?

耳边,传来镇南王的厉声:“换防!第一小队,速去支援西山!”

“是。”一队人响亮答应着,上马泼风般离开。

“第二小队,回京,接管内城门。”

“是。”另一队人也是一点儿异议也没有,完全不会怀疑调走他们是放弃长城门户。

“第三小队,回京,守外城门!”

……

铿锵的话语里,马北和黑衣老者喜形于色。

发动了!

他们知道发动了!

新的局面将开始,勤王救驾的关键时刻将到来。

不安分的安王殿下想当救驾的人,想当皇帝眼中最有用的儿子——安王这么说,马北只能这么信。

而开国时祖先曾大展威风的郡公郡侯后人们,他们将在勤王中得到祖父曾有的爵位,甚至更好。

梁山王萧观为什么不到三十岁就接管帅位,因为有福王造反。

忠毅侯为什么入住福王府而别的皇叔皇弟没有话说,还仅仅他是太后侄子,因为福王造反啊。

福王造反的时候,景平郡公的后人,那黑衣老者是中年人,他没有想到勤王,也因为他一家势弱,没有进京勤王的能耐。马北回想他年纪小,是他的恨事。

安王殿下说他有细作,早几年潜入异邦,据马北猜测是这位殿下鼓动了两国新生的战役。但其中有利,马北义无反顾跟着殿下同行。

从进京开始商议,过了一个年,又过一个年,马北等人等的心肝肠肚肺都挠乱,终于,这一天来到了!

还有什么比京城更重要,所以没人手用,自己这些人也用上。

守长城?

好事情啊。

要不是镇南王在这里,马北可以哈哈大笑。打开门户放开一队异邦兵马,安王说他自有安排,直到他们破开京门,大家伙儿回马勤王,扮一个忠臣良将去也。

马北想老天待自己真是不薄,本来他们这些人的安排,就是伺机放一队异邦兵马进来。本来他们不敢想长城,因为长城从里外来说都高,外面的不好进来,里面的不是混进去,也难攻打上城。

马北和安王一直在收买守城士兵,挑相对好下手的一段,那里离京都较远,这一段离京中可近。因此,离马北等人的勤王扬名之路也近。

欢喜在马北嘴角压抑不住的露出,但带队在前,为他们讲解这一段城墙的人明明眼光瞄过来,也似没有看到。

他们认真的讲解着:“这道门通另一段长城,如果那一段让攻破,这门只要一关,另外一边也有个门,只要关上,这一段就成单独的工事。”

马北欢欢喜喜,只要两边门关上,这一段就想放人就放人,别处无法阻拦。

又把一库的武器指一指,交待的人拱拱手:“我们去了。”出得城墙上马绝尘很快不见身影。

这一段城墙里,只剩下他们这些人。

……

“哈哈哈……。”马北仰天长笑,缓缓目视住一个方向。

那里两个强自镇定的少年,一个叫尹君悦,一个叫谢长林。刚才在宫里大放厥词的是谢长林,跟谢长林形影不离的是尹君悦。

黑衣老者冷笑:“杀了他们!”

谢长林冷笑:“你敢!你们真以为这段城墙里没有别人吗?”

马北微微一笑,对自己的家人道:“去把两边门关上。”很快家人回来:“关上,沿路回来也搜查过,没有别人。”

“你还有什么话说?”马北对谢长林笑容可掬。

谢长林面色微微发白,但不肯放弃,竭力猜测着马北要拿下他们的真实意图。大家要守城,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好。这个时候报几句话的私仇,远不如大家并肩作战的好吧。

谢长林话本来就多,一会儿出来好几句:“镇南王派你们来的,我们和镇南王世子有交往,你难道不知道?回去的时候王爷见不到我们,你怎么回话……”

马北慢慢浮出狞笑:“正因为认得王世子,所以留不得!”

他正要让人动手,长城外马嘶长鸣。马北一喜,冲到对外通话的地方伸出脑袋,大声说了几句话。

“异邦话!”

吃惊的人不止尹谢二人。

尹君悦和谢长林这才真的感觉出恐惧,互相使着眼色交换救自己的主张。

马北再回身进来的时候,对黑衣老者喜动颜色:“打开门户,放他们进来!”

“慢着!”一声大喝把黑衣老者的脚步止住,尹君悦走上来一步,只一步,马北没有放在心上,而尹君悦接下来就开始说话,也分散马北的注意力。

尹君悦不屑一顾:“想想吧,我们认得王世子,会平白的跟着你们到这里来吗?”

马北等人汗毛竖起,瞪起眼睛:“说!”

尹君悦眼光在众人面上掠过:“知道迟迟没有官职的原因吗?皇上得到密报,说咱们中有细作,这就把大家伙儿全拖累。”

这一句话真管用,来的这些人里,造反的心不多。想造反的人也须想想,就凭他们数百人,能造个绿林山寨的反兴行。推翻皇权不可能。

他们要的是勤王,勤王,从现在的皇帝手里拿到官职。

对当前政权的认可没有变,听完尹君悦这一句,不少人面上起了变化,对马北和黑衣老者等人有了愤怒。

尹君悦把他们面容看在眼中,心中有了底气。知道这些人并不是造反的心,扳回他们大有可能。

马北和黑衣老者也看出尹君悦一句话挑唆走不少人,黑衣老者阴沉沉的道:“不要听他胡言乱语!”把刀拔出,对着尹君悦走去。

愤怒的人们虽半信半疑,但他们事先商议过多回,只因为尹君悦的一句话就此悔悟,却没有这么快。他们眼睁睁看着,有的人动容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哈哈哈哈!”尹君悦又是一声大笑:“杀了我们,你们也逃不出去!”对这段城墙胸有成竹的看着:“就是出这里都不可能。”

马北抬手挡住黑衣老者:“怎么个意思!”

黑衣老者皱眉:“他还是胡扯!”

“是吗?刚才咱们看过的地方,三排青砖后就有一个突起的地方,你们猜猜,那是什么?”

……

城墙内,有人低低的骂:“这个小子眼睛贼尖,他不是只走了一遍,就快把咱们的暗道发现。”

一排盔甲在身的士兵在这里。

另一个人道:“听听他还要说什么,他还能看出来那是假的吗?”

……

马北喝问:“你的话是真是假!”

尹君悦摊开手笑得悠然:“你让人再去看一遍就是。”

马北甩甩下巴,有两个人离开。回来的时候面色不好:“他说的是。”

“什么作用!”马北厉声。

尹君悦笑得云淡风轻:“我说了有什么好处?”

他越是底气十足,马北越不敢乱动。

“好吧,我们不杀你。有功劳带上你。”马北当众发了个毒誓。

“你听好!皇上对咱们中有人不信任,却派咱们守长城,你就没有想想为什么?这段长城不怕你闹事!看看我站的地方,我刚才为什么要站到这里,要走这一步,我脚下就是机关总枢,只要我用力一踩,”

尹君悦做个就要用力的姿势,周围的人小心为上,往后退几步。

尹君悦嗤之以鼻:“逃不了的!只要我一踩,凡是在这里的人都得陷到地下让活埋。”

……

城墙暗道内听得面面相觑,有个士兵呆呆地问:“将军,他说的是真的吗?”

将军鄙夷:“老子在这里守城十年,从没听说过。他胡扯在行!”

……

“哈哈,这是长城里最厉害的机关,哈哈!”

城墙内充斥尹君悦的大笑声。

黑衣老者凑近马北:“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得让这小子离开那地方。”

“他肯吗?”马北眉头紧锁。

城墙外的异邦话频频叫喊,暗道内好奇的士兵又问:“鬼叫什么!”

将军冷笑:“他们说,写信叫我们来的,怎么还不打开门!”

士兵眼睛又回到墙内的人身上:“他们中谁是写信的那个?那个鬼话的小子能逃命吗?咱们要不要救他。”

将军没好气:“话多!别耽误我听热闹。”

士兵乖乖闭嘴。

……

“尹兄弟,你是英雄!”马北离开黑衣老者,敬佩的说着,慢慢地移动步子接近尹君悦。

这个时候别人说话,尹君悦不会听,只有马北自己上阵。

尹君悦装着没看到,讨价还价的口吻:“我全说出来,你打算给我们多少?”

“尹兄弟,我们没有造反的心,你想,官职数年没有,让我们进京成了一场笑话。能不想点儿别的法子吗?”

马北让自己的语气里充满诱惑:“所以就出此下策,放点儿敌兵进来,咱们会杀光他们,咱们不就有官做?”

尹君悦一语揭破:“在这里放进来再杀,不如放进京城再杀的好吧?”

马北步子继续移动,笑了:“兄弟是个能干人,也是个明白的人,是我以前眼拙,把你这样的人才没看到……。”

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呼”地一声,马北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尹君悦冲去,而尹君悦这个时候也动了,对着马北冲去。

谢长林坏坏大叫一声:“机关开启!”

“唰”,众人流水般退去。等他们回过神时,见到一个人卡住另一个人的咽喉。

马北受制在尹君悦手上。

尹君悦带着他退到背后贴墙,离刚才站的地方有几大步,笑容中带着满意。

盯着黑衣老者和马北的手下,尹君悦快活地道:“把兵器放下来,想要他命,听我的!”

……

暗道内藏的士兵们无声而笑:“鬼话办成了!”

……

“与其我接近你,不如让你走过来,你一步一步的对着我挪,你真当我看不见。”尹君悦嘿嘿。

招募的人大多是马北召集,他的家人更是犹豫,已有人放下手中兵器。黑衣老者可不想就范,刚才那一退,他退到人后面,手中把刀提起,全身也绷紧。

他可以不在乎马北死活,只在乎成不成事。

这会儿犹豫也晚,要让尹谢二人活着离开,他们密谋也是罪名。

正在寻思一个合适的出击点,也要联络散开的他的人,黑衣老者更看不到在他的背后——他也贴着墙——后面一块砖挪开来,有一只拳头打出,正中他背上软弱的地方。

“啊哟!”

老者痛叫一声,从人堆里扑出来,抱着刀跑出好几步,跪倒在地呻吟不断。

这一下子太厉害了,打得他五脏六腑都要出来。没呻吟几声,老者干脆趴在地上痛叫。

他的刀还在手边,但似极摆设。

谢长林乐了,对马北嘲笑:“看来你的盟友不管你死活,他想偷袭!”

马北气的脸发青,他的人挡在尹君悦前面,要杀尹君悦,那刀必然先捅他。

他大声喝斥家人:“把他们兵器全取下来!”

功夫不大,黑衣老者的人就范。看得地道里的人直乐:“兵不血刃,这两小子有点儿本事。”

“哇啦哇啦!”异邦话还在叫嚷。

“互相捆起来。”谢长林喝命,他也把马北捆起。

尹君悦看看只有他们是可以走动的,对谢长林道:“你去点烽火,把两道门打开,通知这里有警情。”

他怕带的兵器不足够,去兵器库里选兵器。

“不好了,两个门关死打不开!”谢长林跑回来。

尹君悦也面色发白:“小谢,镇南王给咱们留的兵器都不能用。”抽出一把刀,随手一甩,断成两截。

拔出箭矢,又没有箭头。而外面有了新的动静,叮叮当当的像是有人爬高高的城墙。

“攻城?”两个人对着城上跑,见数千的异邦兵马,乍一看不小的一片,准备云梯正要攻上来。

“小谢,你对着他们说,我们就开门户。”尹君悦对城下跑。

谢长林大叫:“我不会说异邦话。”

“那就对他们笑,打手势!”

谢长林先寻个盾牌遮住自己,但见到镇南王的人马退的如扫过地,什么也没有丢下。

只得深吸一口气,念叨着老天保佑,对着城墙外张得大大的笑脸儿出去,手指着下面的门户,大叫:“就开了就开了。”

而在下面的尹君悦,挑中一些刚才对造反这意思变脸色的人,飞快严肃说起来:“各位,咱们为前程进京,前程现在就到了。与其私通异邦兵马,不如跟我守城。守城,难道不是功劳吗!”

那些人说好,尹君悦抱歉地道:“大敌当前,我不能相信你们。还得把你们捆上。”

兵器不能用,绳索却行。粗大的绳索两两的捆在一起,结扣打到其中一个人的背后,让他们不好解开。

那两个人气恼:“这样我们怎么杀敌?”

“你们帮我拉开这门,听我的吩咐再松手,两个人捆上心更齐!”

本朝在长城上的门户,在这里算一个小小的关城,也就有门。门用粗大的铁链控制,尹君悦打发去五对人以后,城门缓缓的上升。

这门是铁铸成,十个男人拉的极慢。城外的人见到,放弃从光溜溜的墙壁上来,改等着城门打开。

城门开到一低头能纵马,城外人呼啸而进。

“放!放下来!”尹君悦惊恐地大叫,开城门的人一松手,沉重的铁门如亘古巨石落下,把一些人和马压在城上。惨叫声出来当即丧命。

进城的人见到不对,回马来战。

“小谢小谢,放烽火!”尹君悦大叫。

谢长林一拍脑袋:“我笨,我居然忘记!”

大叫:“尹兄,刚才你怎么不说!”

“不搏点功劳怎么行!大好机会!”尹君悦一面叫,一面把一个异邦兵刺死。

他放进来的人不多,等于是刚进人就关城门。又有五对人和他一起迎战,他们手中绳索当成绊马索用,用上几下,搭配得当,把马上的人摔下来,尹君悦过来就补一箭。

烽火起来的时候,却不在烽火台。直接在城下的人马中间。

谢长林把烽火台的东西,有些是干燥劈柴,有些是浸油的木柴,扔到城下,点一个火把扔下去。

又把一些浸油的东西抱到身边,看哪里有云梯搭上来,就往云梯上抛个东西放把水。

大部分掉到云梯脚下,但着火从底部烧,和从上面烧没区别。反正是着火很快。

这段城墙不最高,也不低,不是轻易能爬上来,凭这一点儿东西,谢长林来回的奔跑,居然有一时占在上风,没有让人上到城墙。

城门上压死人和马,城门关不全,有些人下马从城门进来,但地方不多,尹君悦等人又陆续用死人堵上,一次只能进来一或两个,进来就杀。

……

地道里的将军好笑:“这小子真聪明,咱们这点儿自己都不知道的便利让他用光。他只走这里一遍就能用得好,这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

“来吧!”

城头上,谢长林威风凛凛中躲避着射来的弓箭。兵器不能用,烽火台上的准备却多。他还有一堆,这就可以大摆威风。

心中油然有一句话,长城真好。娘的秦始皇虽有暴政名声,二世胡亥也名声不佳死得快,但修个长城没有错。

“援兵到来以前,大家伙儿抢功劳啊!”尹君悦在城门后面大叫。就凭他这几个人能挡到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但烽火一起,镇南王和附近的人马就会到来,尹君悦抓紧机会展现自己。

这几个人扮不完的英勇,暗道里将军士兵都不动:“让他们多打一会儿,不是爱展现吗?孔雀难得开次屏,开吧。”

又派人去知会镇南王。

镇南王在三里之外,和辅老国公说话。

“老国公,在这里的人都跟您学过弓箭,但还是请您过来坐阵。放进来的异邦兵马可一个不能放过。”

战场气氛卷起老国公昔年的英雄豪气,傲气一笑:“有我在,王爷只管放心。”再吹捧一句:“有王爷在,万夫难开。”

两个人正笑着,回话过来:“回王爷,两个人,一个叫尹君悦,设计把叫马北的人拿住,从而解除他的人手。另一个叫谢长林的,把烽火台的东西拿去御敌,对着城下放火正痛快。尹君悦把城门拉起一半,又压下来,如今只闪出一人过的路,守着城门杀得痛快。”

“放进来多少人马?”镇南王板起脸。

“放进来十数人,他们杀了一半,埋伏的将军暗中杀了一半。”

镇南王请老国公上马:“咱们看看去。”

离城下约半里路,见到另一边浓烟四起,城头上只站着一个人,抱着一些东西来回的奔跑,不时把抱的东西丢下去一个,又点一个火把丢下去。

城门内,死马死人堵得城门关不上,也堵得只有一条小路径。十几个人守着路口,有弓箭放就让开,进来人就扑上去。

死马死人是重力压制,城外的人想抽出来,一时半会儿做不到。反而越抽动,城门越低。他们还想要这条路,只能不抽动。

城内的人边打边给自己人鼓劲:“在镇南王来以前,杀一个是一个的功劳啊!”

“娘的!”镇南王骂道:“抢功有这样抢的吗!看看你们的功夫,没点儿成算就敢开城门!这是老天开眼,你们才没死在乱兵下面!”

但是无奈,让人回京报功:“给这几个混蛋报上名字,别让他们白辛苦一场。”

------题外话------

架空是个好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