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谁的包围/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安王终归要回家,等他醒过神,他在自己书房里。安王妃并没有趁火打劫,把他拉回自己房里,安王妃也需要独自想想。

一张告示摊开在安王面前。

这是谁给安王妃带回来的不用问,反正是明天一早会贴满京里京外,再过些日子,就贴满全国。

……

“班仁,异邦将军之职。父为异邦贵族,母为掳去汉人婢女。面容肖似中原长大,骨血实为他国……”

下面又写了他的面貌特征等等,写了抓捕他不得的全过程。刑部盖印,红通通的似烙铁压上安王的心。

……

“嗬嗬……”安王与其说是笑,还不如说是哭。惨笑若哭,让他看上去状若疯癫。

他让人耍了!

他的班先生,原来是个异邦将军!

这下子杀头的罪名坐得实在,再拼侥幸去皇帝面前论他的“仁德”,只怕死得更快。

有哪一个仁德的皇帝会放过通敌奸细?

要怎么才能留得青山在,留得性命……安王整夜没睡,熬到眼里起了红丝,想的都是这个。

……

“咣当!”

牢门的打开,让东安世子惊跳。

他盼着开牢门走出,也怕开牢门最后定罪名。惶然在眉尖中积聚,手指也抖动起来。跟着人往外面走,直到出现在柳至面前,世子的眼神都在惊吓之中。

柳至送个公文给他,东安世子没看清上面的字时,先猜出是自己的结案公文,认为罪名难逃,好半天才敢认真的去看。

看到一半,他沉默下来,平静却还是不在。他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忍不住时伏倒在地,痛哭失声:“多谢国舅,多谢国舅,您是我再生的大恩人……。”

这是柳国舅为他脱罪的公文。

上面注明东安世子收买强盗所杀的财主,清一色贪赃枉法,对官府行贿过,对百姓欺压过。他们让强盗所杀,就成了死的不屈。

柳至劝了他几句,让人发还他入狱时的东西,安排人带他兵部辞行。

袁训给他看了梁山王为他说情的公文和奏章抄文,东安世子心底更恨安王。

如今看来梁山王也有情意,柳国舅也没有刁难之意,他是让安王拖累下水的不说,还差点儿在狱中让安王暗杀。

出城的时候,东安世子暗暗发誓。这恨,唯愿此生能报。

……

东安世子一路去了边城,并没有在离城的时候,试图和什么人有接触。柳至也没有对他多诱导什么。

东安世子如果悔过,他会把安王的罪行确凿。他如果还帮着安王,那就一古脑儿把他们拿下。

听着回话:“游侍郎已跟上。”柳国舅面无表情的抽抽嘴角,又抽出另一个卷宗。

班仁已逃走,国舅当前的要紧事情是继续抓捕。

……

眺望远处,星月刚下,天际泛起晨光的白。执瑜略失望中有担心:“二弟,梁山王伯父还没有到,咱们要不要去个人看看?”

身后走出张豪:“世子,王爷骁勇能战,再说咱们守城要紧。”

“是啊,”执瑜眸光重打坚毅:“这一回他们是卷土重来,不但有巴根大军紧追梁山王伯父,又买通别的国家兵马攻打边城。”

他们站在城头上面,随意往下面一看,城下还有前天守城的痕迹。战场打扫过,但激战后一地的血迹,深入地下的箭矢等,收拾不了跟原样似的干净,一眼还能看出经过的惨烈。

“幸好咱们早有准备。”执瑜勾起嘴角有了一笑,但他说的不是兄弟们深入板凳城,而是对另一个人弯了弯眼眉。

晨光勾出他的面庞轮廓,这是蒋德。

执瑜也笑一笑,和哥哥交换眼色。双胞胎互通心思,都知道对方所想。这一回大姐真的不讨嫌,她十分的疼爱弟弟。

也该到和大姐尽释前嫌的时候,小的时候对家里什么好东西都给大姐的“抱怨”,再留着也没有意思。

看她,四月里见不到弟弟回来,就把会打仗的蒋德将军派过来。

在蒋德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和蒋德有同样的气势。胖兄弟又笑得眯起眼睛,太后虽然不高兴,但也和大姐一样。四月里见不到孙子回来,也猜到他们不抢完功劳不会走,太后派来她的侍卫一名,最出色的陈七,和蒋德同时到太后身边。

有盗取公文得知后的准备,又有太后和姐姐派来得力人儿的准备,还有一排兄弟们虎视眈眈,只等着再来一战,又得功劳。胖兄弟们每天在城头上念叨:“梁山王伯父快来吧,说好的大功给我们,不会便宜别人吧?”

……

马蹄疯狂敲打在草地上,梁山王的大嗓门儿也能传出来:“离老子干儿子还有多远?”

“回王爷,下半天儿能到。”

梁山王再扬马鞭:“再快,赶中午到,干儿子们杀敌,咱们吃午饭,睡一大觉。”

有人叫道:“王爷,我的马不行了。”

梁山王咆哮:“马儿给老子放快!到了地方有好草料吃!”

马肯定听不懂,不过兴许感受到主帅话意。最疲累的马在这一嗓子里也精神,四蹄加快奔腾。

有人大笑:“哈哈,王爷还会马语!”

“老子要是不当王爷,一准儿是个大伯乐!”梁山王拧拧脑袋显摆,带着人再次狂奔。

在他身后约有五里路的地方,乌压压的巴根大军紧追不舍。

有谨慎见长的将军还是回话:“将军,咱们和梁山王打打走走近两个月。前面就是一个边城,咱们的人马都累了,小心有埋伏。”

巴根听也不听:“是咱们追的梁山王无路可去,他只能往边城逃。前阵子为什么不逃?”巴根有得色:“班仁将军潜入中原这些年,咱们已准备好报上一回的大败之耻,边城有咱们的奸细。”

一只手执缰,空下来一只手把拳头一握,巴根放声长笑:“等梁山王在边城呆不下去的时候,他只能逃出城乖乖让杀!”

马鞭前指,大声呼喝:“追击,再追击!咱们累,梁山王也累,就快把他撵的无处藏身。追啊!”

……

“来了来了,”执瑜执璞等在城头上一阵激动,对着打得歪歪斜斜,看上去败兵模样的梁山王大旗笑得傻兮兮。

见人马近了,小将们披挂下城,看着城门打开,一个一个喜笑颜开。

出城去摆开接应阵势,而梁山王也到面前。

在野外呆的日子久,夏天里的狼狈可想而知。梁山王胡子让汗水和泥尘粘在一起,以整个中军牵制住巴根大军,这就散发出整个中军的汗臭味道。

王爷自己不觉得,他早就习惯,咧开大嘴一笑:“哈哈,儿子们,老子来了。”

除去执瑜执璞以外,小将们一起掩鼻:“您快进城吧,进城洗洗吧,天呐,哪儿来的好些坛子酸腌菜。”

梁山王可乐了:“对儿子们不收钱,随意的闻吧,好儿子们咧。”

就要打马进城,忽然一愣,他看到蒋德和陈七。

梁山王才不高兴呢,他曾招揽蒋德和关安不成,面对他们出现在这里,只会先来一声大骂:“姓蒋的你还敢再来!这一回没有小倌儿和加寿护着你,老子收拾你!”

蒋德挑衅他:“来啊来啊,王爷现在请。”

“老子才不上当,等老子吃饱喝足了,老子再来收拾你。”梁山王照原样打马进城。

等他们进城,后面又是一波儿酸腌菜,巴根大军赶到这里。而左近,又一支队伍冒出来,布和在最前面。

两个人相见,巴根见到布和面上有新伤,眉间有悲痛,以为他为没能杀胖兄弟。

安慰他道:“我到了,他们跑不了。”

布和涌出泪花:“将军,我的哥哥们阵亡。”

巴根也愣上一愣,暗道运气不好。这一家子人报仇还不如不报。但这话不能明说,巴根拍拍布和的肩膀安慰几句,和他一起到阵前。

骂战声已有一片,凌离等人见人困马乏,哪有不占这便宜的道理。蒋德和张豪都说着小心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话,但没有一个人肯听。

褚大路大呼小叫:“不和气,我如今也是你家的仇人,你哥哥死在我的暗器下面。”

凌离道:“我也砍了一记,大路,抢功怎能到我头上。”

他们嚣张的好似没有看到巴根是整个大军,巴根冷笑,对众将军道:“咱们的人马拿下这城绰绰有余,但咱们的人马需要休息,不折损人的时候,最好不折损。去个人,和他们单独会战,最好把他们引出来,断了他们回城的后路,梁山王必然来救,等这城的兵马出尽,再破城池好似吃烧好的肉一样容易。”

把手一挥,几员将军跃马而出。而执瑜执璞的麾下,小将们争着出来:

“我会他。”

“我……”

原来要好的兄弟们快红了眼睛。

阮瑛叫道:“打完这一仗,我就回京了啊。”

方澜反唇相讥:“我也回京啊,这一回该我上了。”

蒋德和张豪纵马出来:“慢来慢来,咱们说好的,不贪功冒进的,小爷们可不要忘记了。还是我们先上,小爷们观战揣摩弱点,再出战不迟。”

梁山王在城里刚洗出来,就听到城外叫好声震得城中无处不在,一瞪眼:“哪个干儿子给老子又立一功?”

他用饭的时候有人回话:“蒋德将军,张豪将军各斩一人。”

梁山王准备好的话噎在嗓子眼里,用口饭咽下去,坏笑一地:“这两个干儿子,老子不敢收。”

他大口吃饭,大碗喝汤。洗澡前已问过城中防范,知道二胖兄弟起用定边郡王的旧人,在王爷意料之中,也让王爷大为放心。

吃过,他就径直去睡。临睡前一个心思跳到脑海里,半个月前收到葛通的信,葛通父子退守江左郡王的旧封地。葛通有邀功的意思。

王爷为了鄙夷葛通出来这心思,姓葛的遇事就守他外祖父的旧封地,这不是头一回。他守个旧封地就想当郡王?那瑜哥璞哥守定边郡王的旧封地,这不也是郡王之才?

好事能便宜姓葛的,为什么不先便宜小倌儿的亲儿子,自己的干儿子?

带着这个心思,梁山王入睡,顷刻间鼾声如雷,直到有人把他叫醒:“回王爷,小将军们只顾追敌,已离城二十里。”

揉揉眼睛,梁山王先问:“什么钟点儿?”

“已过深夜子时,您睡了六个时辰过去。”

梁山王香甜的打个哈欠,露出满意神色:“成啊,有干儿子就是好,老子舒服一大觉。”

接下来才是正色:“巴根人马远超过他们,他们追那么远,巴根肯信吗?”

回话的亲兵笑道:“怎么不信?您没有去看到,小将军们嚷着劳师袭远,正是他们痛打的时候。他们都年青,巴根看似没有起疑心,只想把他们包围在城外。”

“然后老子还没有休息好,就被迫去救。这里面可不是别人,尚书的公子,侯爷的孙子,老子为了脑袋上乌纱不敢不救。巴根这小子肯跟着咱们跑两个月,仗的是人多,想把咱们包圆儿,然后有个边城出来救咱们,他们正好攻进去。”

王爷哼哼地骂:“所以他老小子上咱们的当,也上的没商量。”

亲兵笑得见牙不见眼:“是啊,他的算盘好,可跟咱们的比差远了。咱们离边城近,咱们可以歇脚可以换马,可以睡觉,他只能在野地里分批的睡。”

“干儿子们不会让他们睡的好,”梁山王又躺下:“按约定的,他们出去五十里,咱们再出城。”

亲兵垂手退出去,梁山王再次香香的入睡。

……

巴根没办法入睡,分明他的人多,二袁小将军的人马同他的相比,少的可怜。

可他们兵强马壮,暗器和弓箭强的惊人。不管冲去哪里,不管在不在包围中,好似尖刀到了豆腐里,随意一切就是一个口子出来,任意的逃开。

快马不费功夫似的,就赶到听军令休息的阵营之外。那些人刚下马,人打盹儿,给马吃吃草料,就慌慌张张让撵的上马,大杀一通后,二袁小将军的人马再次离开。

由一开始交上手时的争先恐后杀将军,到后面只管杀。

梁山王和陈留郡王给的人马本就不差,再加上各人的家将,各位小将军,蒋德和陈七的加入,俨然一支精锐之师。

忽之在东,忽之在西,飘忽不定中,也有受伤死去的人,但不多的人马搅和的巴根几乎没合眼。虽还倒不下来,也等于没得到休息。

巴根暴跳中,一次又一次下令:“把他们围的离城越远越好,利用咱们的大军把他们跟梁山王一样拖垮。要快,不能给梁山王的人马过多休整的功夫。”

三十里。

四十里。

五十里……有人报信:“城中火起,据说有人作乱,梁山王压制不住,已经出城。”

巴根看天,是第二天的上午,他松一口气:“班仁将军的人发动了,这样看来,梁山王也一样没有休息。”

狞笑一声:“让出一条路,放他们会合,把他们围在一起拖垮。”

后队中装着不敌,放梁山王赶到胖兄弟身边。

贵公子们七嘴八舌问王爷:“给你留的野兔吃了吗?我们打的,天热怕不好放,盐放得多。”

“那酒在井里湃着,后劲不大,吃了刚好睡觉,吃了吗?”

“你们在外面菜不足,我们备下许多果子,萝卜西瓜都有,吃了吗?”

王爷哈哈大笑,觉得自己这一乐十足老太爷。但是眼前还想看一堆笑脸,这句不打趣为好。

只神气地回答:“吃了,我们全吃了,你们准备的好,果子备的也足。”

“现在去哪里?”七嘴八舌又问。

梁山王胸有成竹:“跟我来。”他打马头一个奔出。

……

萧战眺望远处的天际,又是一天的一动不动。加福走过来柔声:“战哥儿,吃饭了,兴许你吃完,父帅和哥哥就到了。”

------题外话------

还是按时发了,请叫我按时发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