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大花定亲/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到加福的安慰,战哥的心里多少好过些。父子连心,他和他的爹平时吵吵闹闹是一回事,但关心父亲从来不少。

在加福的陪伴之下去吃饭,边走,战哥边道:“按日子父帅这几天应该到,他要是能干的,早五天就到这里。”

他们身处的位置,隐蔽在草长丘陵中的一座半拉子城池,又是一座新城。

有城墙的那一面,城下刀枪齐备。没有城墙的那一面,草中埋伏的人,在战哥和加福站的地方看得清清楚楚。

战哥就又嘟囔:“咱们都准备好了,父帅是不是贪功自己得了?”

关心的话最后说出埋怨的味道,从来是战哥的能耐。加福也担心公公,但也要劝解战哥。不禁莞尔:“既然心急,更要按时用饭。免得父帅到了,你却误了一顿。”

战哥对她的话从来是听的,两个人走去吃饭,加福一定要战哥睡会儿,由她巡城,萧战也笑眯眯的答应。

他们在这里埋伏两个月,虽不打仗也有疲累,战哥一直睡到加福把他摇醒。

嫣然的笑靥:“父帅到了。”

萧战一跃而起,顿时精神抖擞,上马的时候已听到远处奔马声,以父子互相的直觉来说,战哥不再担心父亲,又起新的担心。

“舅哥们到了没有?商议这计策的时候,父帅答应我凡事照应舅哥。”在这里做个鄙夷:“凌离等不要皮的人只要跟着舅哥,也只能便宜他们。”

战哥和小时候在家里上战大姐,下斗舅哥们一样“面面俱到”,把葛通父子也想到,更是耸肩头的做怪相:“他们倒早到了!自以为脸面大没药可治。咱们一分开,姓葛的就去守他外祖父的地盘,结结实实打了几仗,这便宜还不足吗?居然比预定日子早过来,哼哼哼,加福咱们小心他们,那姓霍的小子天生就是抢功模样,一脸坏笑嘻嘻。”

加福忍住笑,对他话里的几个意思只答应一个:“那咱们快去迎接父帅吧。”

两人带队打马而去。

在能看到王旗的时候,萧战喝彩:“父帅佯败都比别人有气派。”能看到父亲的时候,奔波数月难免有憔悴,战哥细细地,把他能看清的地方看在眼里,作为儿子是心痛的,但战哥展颜一笑,对父亲吼道:“爹呀,您让追几个月,怎么还这么威风呢!”

梁山王就乐了,跟梁山王的人就乐了,还有一队人也乐了。

他们从一侧的山丘下露出身影,一面大旗“陈留”打得飞扬。旗下,陈留郡王好笑:“这样会奉承,见到面又各种不服他的儿子也只有王爷生得出来。”

随即,陈留郡王的眼光锁住二胖兄弟,这是他回太原后心心念念的一对人。再看,还的阮瑛凌离等。见他们在马上的身姿越见老练,郡王满面春风。

胖兄弟一行也看到他,执瑜执璞扬手欢呼:“姑丈,原来您已经到了!”

“郡王好!”凌离放声。

“郡王好!”阮瑛等也大叫。

萧战想听不到也难,转眸看到,小王爷咆哮:“抢功的退后!”

这一嗓子出来,又停上一会儿,因为四面伏兵有距离,得有个打探话的人回去传的功夫,四面或是山丘之下,或是林子之后,呼呼啦啦的人马尽出,旗帜一面接一面的扬起。

长平郡王冷笑:“这对父子弄得好鬼!叫我们十天以后再来。要是不早到,我们成打扫战场的了!”

人马摆开,渭北郡王离他远,听不到长平郡王的话,但他说的话也差不远。

郡王气怒满面:“要不是我警醒,要不是咱们早到了,看看吧,这些人马又让咱们的好王爷,小王爷和陈留郡王瓜分,再分一份儿当成给尚书公子的见面好礼!”

最后四个字怒不可遏:“岂有此理!”

他的副将振臂高呼:“兄弟们,搏功劳的时候到了,大家伙儿别后退啊!”

他的人马发一声喝,这附近听得到:“得功劳啊!”

梁山王离儿子只有十几步远,相见的喜悦这就让冲得一干二净,和他的战哥恼怒出来。

梁山王破口大骂:“老子带着中军当靶子,在夏天大日头下面酸腌菜似的奔两个月,只为便宜你们吗!娘的,去你们婆娘的!谁叫你们来这么早的!老子中军吃得下!”

回身再看,父子们一起骂出来:“抢功的不要皮!”

在巴根大军的后面,有人生怕看不清旗帜,放烟火出来。那独特的标记,有辅国公府龙家,有葛通父子,还有汉川郡王。萧战安排的人马显然已让挤兑。

这下子把父子们气的一通乱骂,凌离等人看了个笑话,二胖兄弟趁机和加福见过面,说了话。蒋德和陈七也上来见过福姑娘。加福见到他们在,也是大喜过望,说着大姐真好。

巴根再笨,也看出来他中了圈套。

此时身处的地方,还是在边城之外,但已不是他和梁山王约定作战的三不管地带。

原先的地带打不赢好收兵,在这里显然不能。

一大片的空旷地带让他占住,四面高处也好,能避弓箭的树林也好,和退后的道路,都让梁山王的人马占住。

在他以为打散梁山王大军,以他聪明之才咬住梁山王中军不放,以兵力的强足拖得梁山王成疲累之师时,却不知不觉的中了梁山王圈套,让梁山王引到这里。

显然,这是梁山王的包围圈。

显然,他不是疲累之师。这在巴根追击的前三天里已知道。梁山王等人借助边城有兵支援,又换了马。

巴根不是无能的将军,才能接苏赫之位。但有几件事情致使他困在此处。

先是气愤,他的板凳城让袭,丢了宝石丢了公文。要说宝石,胖兄弟一行真没有落手里多少,不到一成留下做念想,九成多洒在雪地里。

要说公文,丢的太惨不过。

布和没有把巴根将军鼓动,巴根将军让丢人鼓动。他去年冬天丢的东西,约战在第二年的五月。这中间会见国君,说动反对的大臣们,他带来的兵力不敢说倾全国之力,一旦在这里大败,也元气大伤。

正因为有这些多的兵将,又有班仁将军早就潜伏在中原,巴根才敢紧追梁山王,没商量的一头扎到梁山王的计策里。

另外还有远路借的强兵,巴根分一部分兵马带路,他追梁山王,让那些人分袭众边城。现在看到长平等郡王耀武扬威在这里,巴根身子晃了晃,已知道那些人马讨不到好。

当下,他只能……

“呛啷!”

拔出刀来狂吼:“以死相拼!”

“以死相拼!”这话迅速传开来,以无数人的口说出惊天动地的声浪。

梁山王等人不再埋怨,不再互相责骂——大家有距离,骂别人,其实也听不到,便宜的是自己快活。

不管是王爷还是郡王,还是新到军中一年的贵公子们,都想到绝地反击这句话。都收到小心,摆出凛然面容,把警惕提的高高的。

葛通对儿子温和地笑:“宝倌,这些天里你守边城,别人都当你是小郡王看待。”

霍德宝回话中肯:“父亲,那是曾祖父的地方,他们对我们好,还是看在曾祖父的份上。”

“所以,打出你自己的威风!按一个郡王来要求自己。”葛通低而有力。

霍德宝一挺胸脯,响亮的道:“是。”

在他们的一侧是龙家兄弟,龙显贵龙显兆和钟南在这里。龙怀城也是微笑对待眼前在绝地中的异邦人马,亲切地也在交待:“显贵,显兆,南哥,这是大混战,也得守好包围圈。切进去也不要离的太远,护好自己才能多砍首级。”

钟南的人兴奋的鼻翼煽动,他眼睛里看来看去的不是异邦兵马,是闪过的颁赏圣旨,战利品,女儿的小容颜。容姐儿如今会戴首饰了吧?这些人的身上珠宝不少,得了首级,首级下的东西自然也就得了。

他的马也和他的人一样兴奋,感受到大战一触即发,马蹄迫不及待敲打着地面,很想冲上前去。

龙怀城有了赞赏:“好马,不怕又不惧。”

钟南注意力在随时就要爆发的大战上面,只一笑就没有回话。但在心里暗暗道,是好马,这马是从袁表叔手里弄来。兵部尚书的手里,自然有能战的马。

冲着这马,钟南今天也想多立功劳,请功奏章回去,表叔见到,也让他为自己高兴高兴。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交战的一刻,那怒喊着纵马而行的那一刻……巴根的人马呼声停下时,却只出来一个人。

布和对巴根说了些什么,下马在他面前跪下,巴根摇头叹气,但是答应了他,因为布和走了出来。

……

“梁山王!”

布和的嗓音凄厉,酷暑摧残的疲累面容上伤心欲绝:“咱们就要决一死战,把我父亲的棺木还给我吧!如果我死在这里,就让我陪着他一起躺在异国的地上。如果我能带他离去,我也会感谢你的。”

缓缓下马,双膝一软,盔甲声响中,布和双膝跪倒在地。

他悲痛而压抑的心情瞬间传遍这一片小天地,二胖兄弟忽然觉得有什么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梁山王没怎么想就答应,这不是一件需要沉吟或商议的事情。他扬鞭一指:“巧了!咱们会的还正是地方。在我中军里的那口棺材是假的,虽然你现在也没有找到地方。这里,才是你父亲的埋骨之地。”

巴根一听这用心,显然他早就打算把布和引到这里。或者说,把布和能说服的兵马引到这里。

长平郡王等人得到回话,布和带着人已掘地不少。他们都纳闷,这里有什么好?要埋在这里,引他过来?

长平郡王等没有看到新城,但留上心。稍加注意,一个疑点跳到脑海:“巴根倾全国之兵力而来,王爷的中军人马加上陈留郡王的人马,以人数上来说,不足以抗衡……”

只想到这里,风中一股中人欲呕的臭味飘来。风从传话快,这就不用派人再去打探,能知道布和挖出棺材。

两个民族的丧葬风俗不同,布和不认得棺材木质,但能看得出来很好。打开棺材后,已是近两年,尸身保存的也很好,腐烂的不多,虽开棺时味道重,但一些物品上,能准确认出是他的父亲苏赫。

布和能看出梁山王对父亲的敬意,或者说他保存的好虽是一个圈套,但他不保存的好,也拿他没有办法。

含泪,布和让人把棺材重新封好,腾出一辆车来装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一段又哭又似唱。

“嗬嗬嗬…。”地哭声,似能引出大地深处最伤痛似的悲哀。惊的天上白云也似不敢出现,青天高空本是晴阳,也隐隐的有了昏暗。

没有雷声,但所有人感觉出似大雨倾盆前的雷声轰隆。震住这里包括二胖兄弟在内的所有人心。

凌离皱巴起眉头,阮瑛苦了脸儿,方澜噙上泪低骂:“这混小子唱的什么,小爷快要跟他一起哭。”

张豪叹气:“他在哭他父亲的一生功绩,哭他死在异国他乡。”

凌离竭力想摆脱摄制心情的阴霾,也悄悄地骂:“也没有人让他爹来啊,死在这里怪谁呢。”

“这就是打仗,这就是边城,这就是当兵啊。”张豪随之而去的难过里,想到他一生跟随,曾以为会一生跟随的靖和郡王。

靖和郡王在是京中自刎而死,那一刀寒刃见血,一直是张豪的噩梦。

他跟着胖兄弟后遇事不怕死,让范先生和顺伯等人揭穿。自从郡王西去以后,张豪大半的精气神全没有。小半儿还有的精气神,只为靖和世子还没有袭爵。

他对袁训依守自己的前言,送去价值不菲的珠宝,不仅仅是男儿有话不轻言,也有为靖和世子而攀附袁家的意思。

后面让靖和世子猜忌,张将军那小半儿的精气神也丢失。他只所以没寻死,在陈留郡王帐下以苟活的心情过每一天,还是担心靖和世子没有袭爵。

他的旧世子虽负他,他却不能抛下老郡王那横刀一刎。

直到让范先生的话打醒,他有了新世子,他的命要为新世子活的久些。至于旧世子……张豪遥遥看向一个方向。他从新世子嘴里不难知道王爷不顾安危牵制敌兵是一计,他早就知会靖和世子到来。那一面旗帜也在眼前,张豪觉得自己能放下心,从此无愧于靖和世子,梦中也能坦然再见老郡王。

哭声总有停的时候,布和擦一擦眼泪,面对梁山王再次深深鞠躬,大声道:“多谢!”

随即,他拔出弯刀,仇恨俱都浮上面庞。戾气使得布和成了一只人形似的野兽,他转向二胖兄弟:“来吧,我的父亲死了,我的哥哥也死了,我要为他们报仇!”

梁山王把手一挥,战鼓响起,“杀啊”,呐喊声,各郡王麾下都有人马奔出,除去包围圈还在,余下的人交战在一起。

各郡王还在原处,长平郡王离梁山王最近,他看出门道。

“不对吧,小王爷哪有这么多的人马?”

电光火石般,长平郡王想到,急急问副将:“王爷这一年多地里裁军多少人?”

“回郡王,您也看到了,那一队里不是咱们的人吗?”副将只顾得诧异,所答非所问。

长平郡王暴跳:“共计多少!”

副将醒神:“接近十万!”

长平郡王倒抽一口凉气,不骂实在难过:“比老王还要奸诈!咱们练出来的兵,他裁了,却用在这里,就成他的人马!”

副将不解:“只是,这么多人不是养个外室,王爷把他们安置在哪里,怎么拨军粮?”

“兵部尚书是他的亲家!加福姑娘没成亲就让小王爷拐来!别看他黑脸儿生得不体面,拐老婆倒是好手!袁侯爷不为自己女儿着想?这些人马全落到小王爷手里,也就是落福姑娘手里。粮草,怕什么!”长平郡王恨的直咬牙:“这等好事,他事先也不知会一下。裁军恨的人牙痒痒的,他也不怕。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京里有倚仗怕了!”

副将还是糊涂:“您说的有理,但兵部尚书要军粮,朝中难道没有人知道?近十万人的粮草不是小数目,咱们在京里也不是一个外官没有…。”

“你忘记了不成?江左、定边的旧封地收回,由就近州官治理,由户部和兵部携手收粮!东安、靖和的旧封,虽有儿子在也不中用,兵部也插手。”

副将也就跟着长平郡王一起吸凉气:“厉害!这也太厉害了!”

“哼哼!还有厉害的呢!辅老国公在京里为国公们说话,国公们如今可以喘一口气,能不感激他袁侯爷吗?真的私下要粮草,几家对一对也就有了。”

长平郡王虽及时赶到这里,没有让落在后面,但忽然气的肚子痛。

他现在彻底明白为什么梁山王有意让他们十天后再到,他手里有的是人马。

再看场中的混战呢,长平郡王手指头也开始痛上来。

……

一圈儿盾牌,特制的,宽度和长度都增加,两三个人推着。在长枪手的掩护下,在巴根的人马中迅速切入,迅速结成一个圈。

盾牌手的后面就成必杀之地,一圈儿长枪手对外厮杀,护着盾牌手没有后顾之忧,把盾牌推进推进再推进。

有马强横直闯出来,因为是一个圆,附近的盾牌手再次结成圈,他们不管身后,由长枪手回身几个,闯出来的人马不多,直接刺倒在地。他们再次回身,回到长枪的圆圈中,再次对外挡住冲击过来的人马。

这盾牌是特制的,不可能太多。但能看到的,已有七到八个小包围圈,缓缓从外围切入,围住一些人马后,盾牌手原地一蹲,盾牌稍斜护住他们的上方,高度也就倾斜下来而低了不少,加福的女兵,如今军中都知道出自龙家的那一部分是弓箭能手,跃马而进长枪圈内,盾牌手后,一通乱射,里面的人不死也重伤失去再战的能力。

在战场之中,不补一刀,却随时会有践踏。

在盾牌一步步推进的时候,巴根的人马是能放箭的放箭,最后只能挨箭。

也有一些人大家齐心,试图从一个方向破开盾牌圈子,他们以几十个人冲击一个方向,弓箭手随后跟上不说,还有京里那批贵公子们,个个功夫精良,专门侍候这种。一通乱射乱打直到倒地。

这种新式的打法,新式的武器,长平郡王气得快要吐血,他以前从不知道。

好吧,福姑娘有个兵部尚书的爹,要东要西难不倒她。

……

加福以鼓声指挥,秀丽的面容上聚精会神,威严自然而然的出来。

梁山王的人马得已休息,新城里战哥为他天天准备的有饭菜,等不来的那一天又吃不完,倒了第二天再做。

王爷等人开始歇息,吃饭,不爱整洁只为舒服一下,寻水净个面什么的。再就来看小统帅袁加福。

见她越指挥越顺利,由先开始的包围人太多,盾牌手会有受伤,到最后人数运用自如,一旦让他们包围在内就无路可走。

盾牌挡住大部分的攻击,干儿子们便宜也捡的凶险降低。将军们乐不可支,纷纷恭维王爷。

“这门亲事定的好。”

“王爷当年好眼力。”

“您定亲的时候,亲家母还没有生呢。”

牛皮这等,自己吹最快活。梁山王的嗓门儿更高:“老子疼儿子,老子能不为他盯着亲家母的肚子。”

加福分了分心,回身对公公嗔怪地看看。这话要是让爹爹听到,尚书也不当,跑来和您打一架。

梁山王知趣的打个哈哈,改口道:“老子疼儿子,为他一直盯着福姐儿投哪个娘肚子里。”

加福勉勉强强放过去,这会儿也没有功夫和公公对嘴。

萧战不在这里,他挟弓带锤,自然是在混战中的那个。

盾牌圈虽好,里面围住的人不能太多,一两百人左右。巴根的人马要是凭这个杀,那不知要杀多少天。

但外围呢,长枪手一圈系住的人可就多出来,圈子一大,上千的人也不止。

萧战和舅哥们一行主要在长枪手圈子里,有攻进来的就上前迎击。不让盾牌手分心,也不让长枪手分心。

这样迅速的解决掉一批,上千左右。七、八个盾牌圈,很快就干掉一万人。

这个速度不可谓不惊人,也极大的减缓别人在混战中的凶险。

巴根连连变换战术,试图用快马冲倒盾牌圈,但混战之中组织的好也不容易冲上来,只见他连连怒吼,却没有好的办法。

以强悍上和人马上来说,这本不是一边儿倒的战役。打成这样,出乎除去梁山王父子和加福的意料之外。

二胖兄弟等也没有想到,阮瑛等更赞不绝口,大笑道:“大胖二胖,跟着你们是来着了,哈哈。”

他们在长枪手和盾牌手的中间,杀闯进来或闯出去的散兵,杀了一个游刃有余。

褚大路见这里呆着挺美,距离也能看到他的父亲,告个假:“我去帮我爹。”

蒋德陈七林公公顺伯孔青顺着他的话看了一看,几个人露出笑容,他们看到布和带着棺材车在褚大不远。

“我送你去!”一起张口,又一起互相看了看。

褚大路受宠若惊:“不用,你们跟着瑜哥璞哥要紧。”

张豪将军独不说,他更把自己的职责看的分明。管什么不和,他只跟着二位小爷。

蒋德再一次看出褚大的用意,褚大跟他们想的一样,他不想让布和成为第二个闯进京中,对袁家有威胁的苏赫,他一加入混战,就直闯布和身边。

好几回接近,好几回让杀退回来,身上已带不止三、五处伤。

蒋德陈七林公公顺伯孔青等不服气上来,褚大的能耐也想杀布和?他凭什么!

几个人又一起张口,对准备离开的褚大路道:“我送你去!”

褚大路身形飘飘已离开,大笑道:“随便你们。”登上一个人的头盔,一纵,又落到另一个人的头盔上。

巴根见到大怒,他知道中原有一种功夫叫江湖上功夫,据说神鬼一般。不能坐视,巴根亲自拉开弓箭,对着褚大路就是一箭,又喝命别的人也发箭:“他在半空中,射死他!”

褚大路撇一撇嘴。

喧哗声动静大,褚大也就看到,抬头一看,心跳的快要蹦出来:“大路小心!”

忘记自己后面有人,数把刀砍将下来。

褚大路大惊失色:“爹,你才小心!”

又一把大刀挥舞过来,陈留郡王一记格开所有弯刀,也对褚大好笑:“你才小心!”

褚大的危险解去,褚大路大为放心,寻找到巴根大怒:“看我杀了你,这仗就不用打了!”

纵身就要过去,一声暴喊在混战中也如雷霆:“抢功的没廉耻,给小爷我让开!”

萧战从箭袋里摸出数枝子箭,对舅哥们轻轻地笑:“一只鱼一只兔子,我要用这箭了!”

二胖兄弟帮着他大叫:“大路让开,战哥儿要那箭了!”

看褚大路早就旋风般一转身子,弃了巴根对着布和扑去:“先杀你最好。”

脑后数道风声起:“让开,抢功的没廉耻!”

蒋德陈七和孔青也到了,顺伯不会高来高去,只是想想,原地还呆着在二胖兄弟身边。

四个人,四只大鹰似的过来,布和并不慌张,毅然决然地对巴根深深一瞥,命他们的人马转身:“走!送父亲回乡是大事。报仇改天再来!”

打马如飞,布和临阵脱逃。

巴根气怔住。当初是谁央求发兵?

嘶吼一声:“小布和,别走的不像个汉子!”

又一声嘶吼出来:“小爷的箭到了!”

巴根身边的人上前用刀格击:“将军小心!”

见数枝子箭带一股热风过来,在风中发出尖锐声。没到面前,“呼”,一股火出来,烧着了。

“啪!”又是一声轻响,箭碎裂开来。但去势不减,数枝子箭分为二十多个碎片,有的带着火,有的带着焦黑味道,分打的也有四面八方。

如果只是几枝子箭,巴根肯定躲得过去。但到了面前忽然碎开,化为更多的小暗器,巴根面前的刀劈落大半,余下的一部分,巴根也算眼疾手快,躲避不少,还有两块,手指长,小儿手指般细,带着滚烫,正打在他的双眼上。

一个扎到眼中,又痛又烫。一个打在另一个眼皮上,温度比开水还高,这只眼睛当时也瞎了。

巴根大叫一声,双手掩面翻身落马。他的人救他起来,才看到他中的是什么箭。

两个竹片!

急速下,物体会发烫,会承受不住碎裂开来。竹子箭在长程弓箭之下,没到地方先烧着了,先散开,化为更多的小尖刺,速度犹在。方向会有一部分的改变,比如有往四面八方去的,但往前的还会有。

巴根今天运道不好。

“中了中了,”在二胖兄弟的欢呼声中,主将落马,混战变成溃逃。

先是一部分,半天以后,变成没头苍蝇似的乱逃。

战哥在这半天里,弄明巴根确定伤在他的竹子箭下面——混战中,落马的原因一般较多。

不由得得意洋洋:“表弟说我的箭是玩耍,我爹说我这不能打仗,看吧看吧,这一回我捣鼓的不错。”

吼一嗓子:“表弟!表哥赢你一回,你在京里听到没有。听到的,回个信儿来,多寄福表姐爱吃的好东西!”

表弟肯定听不到,但霍德宝肯定听到。跟着父亲追敌的宝倌听不上去,回吼一声:“活计没干完,饭桶吗,你就想到吃!”

宝倌太瞧不起战哥的拍马走了,留着力气还杀敌呢。

……

追击,持续三天三夜。除小部分的逃走,一部分让杀,另一部分让俘虏。

陈七和蒋德、孔青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回来,对于布和是谁杀的弄不清楚。

苏赫将军的棺材车终于是走了,布和却让留下来已身亡。

二胖兄弟顾不上多听,孔青也很快结束吵闹。顺伯,那一生忠心的家将,他上了年纪,油尽灯枯,他倒了下来。

“小爷,”顺伯一直在微笑:“不要难过,将军马革裹尸还,是最好的归宿。值!”

缓缓的闭上眼睛,就此去了。

二胖兄弟抱着他大哭起来。加福闻讯赶过来,听哥哥们转述顺伯临终遗言:“顺爷爷说就把他葬在新城,以后不管是战哥还是三妹在这里打仗,他的魂灵还能帮上一把。”

加福听完,也大哭不止。

打赢,是件喜悦事情。但总有离去的人,是件伤心事情。

二胖兄弟和加福都不能哭太久,褚大路请他们去作见证。

褚大蹲在一个人面前含悲忍泪:“姚根兄弟,我的亲戚全到了,他们是见证,咱们把儿女亲事定下来。只是我女儿大花生得没有哥哥好,你儿子会不会嫌弃?”

“你亲戚里还有侯爷,还有太子妃,是我高攀你。要是大花以前不答应怎么办?”姚根说得断断续续,面色也死灰一点点上来,随时会一口气上不来。

褚大再抱紧他,泪水断线似的往下掉:“不会不会,儿女亲事父母作主,我家老太太是明理的人,她要是知道你是跟着我从项城郡王那里出来的人,多年相处,她一定会答应。”

又拨救命稻草似的叫儿子:“大路,姚大伯跟我十几年的兄弟,我一直不知道他有儿子,他以为大花进京后已定下亲事,就是刚才他让我把他的东西送给他儿子,我才知道他老婆在家里生个儿子。”

姚根虚弱地道:“当兵这些年,就四国会战前回家过。四国会战的时候收不到信,还是个口信,等我遇到人收到,大花已经进京……”

战场的激烈和并肩之间的真挚,亲身在这里最能感受。褚大路完全理解他的爹,再看姚根生得五官端正,面皮甚白,他的儿子只会比大花生得好,不会比大花生得丑。

就生得不好,此情此景也得答应,忙道:“行行,这亲事我也答应。”姚根又说一遍家里的地址,就此气绝。

褚大久久不愿意放开他,泪流满面道:“这是最后一个跟着我投到郡王帐下的兄弟!”

他的兄弟跟他一样傻大胆儿,在过去的战役里,一个接一个的战死。褚大又送走这一个,悲从中来不能自己。

萧战也在这里,和加福等人对着姚根行了个充满敬意的礼,命人送去专门安置的地方,天气犹热,当天就要下葬才行。

值日军官登记姓名,把他的物品由谁保管记好,有个车过来,把姚根接走,顺伯也是今天下葬,胖兄弟们等人去大哭了一场,临时纸糊了个幡儿,执瑜执璞打了,又以土捏了个不太好看的盆儿,为顺伯摔了盆。

这会儿不计较主仆,只为顺伯的悲痛难过,不愿意他的身后事办得缺少。

回来,林公公提醒二胖兄弟:“可以回京去了,余下的战事梁山王会料理,王爷料理完,也要送小王爷和福姑娘回京,明年也要成亲。小爷们咱们抓紧,同行的小爷们还要回京下科场,您二位预定今年成亲。”

沉浸在顺伯离去悲痛中的执瑜答应了他,林公公欢天喜地收拾东西,执瑜把执璞叫到一旁。

……

“二弟,我们是双胞胎,我想的事情你能猜到。”执瑜面容平静。

执璞还真的猜到,他的心思回到布和接回苏赫的棺材时,布和临阵脱逃时,蒋德将军回来说布和在乱军中未必没有可能逃走,但他为护棺材车留下来决战…。那如泣如诉的哭唱声犹在耳边。

他受到冲击,他的同胞兄长当然也会。

执璞就张不开嘴说劝阻的话,点一点头,对接下来大哥要说的话,他也甚是平静。

执瑜面上现出坚毅:“不和气死了,但我佩服他。以我来看,他没有丢苏赫的人。那二弟,我们呢?”

执璞默默无言。

“从小到大,都知道咱们兄弟姐妹过得好。你我不会走路的时候,进出宫门好似自己家。太后宫里的什么东西好,相中就拿走。这里并不只是太后的疼爱,还有爹爹的能干,他深得圣眷。”

这不是一对懵懂世家子,以为上有太后就能解决一切。皇帝性子温和,却为人精明。皇后有柳至,并不能冠宠六宫。南安老侯是太上皇看重的臣子,子孙中钟南却投亲靠友走从军之路。

袁家的荣耀,与太后不无关系。但袁训是草包的话,休想有个好官职。

执瑜道:“外人都说太后对咱们家偏心,就你我来看,也确实偏心。皇上默许这偏心,原因大多在爹爹身上。现在也有大姐的原因。但大姐已出嫁,二弟,该你我承担接替下去。让朝中说太后偏心的声音继续站不住脚,说别人说爹爹后继有人,说祖父后继有人!”

执璞知道话题到了重心,垂下眼敛,低声道:“我知道。”

接下来执瑜的话如疾风暴雨,就没有给执璞反对的机会。他双手按住执璞的肩膀,浮现出恳切,一气呵成。

“是以,二弟你回京去吧,原因我会写在信里给太后,给父母亲。爹爹是兵部尚书,他的儿子却在京里安乐地方,难免让别人背后耻笑!你我都不会答应。但全留下太后一定不放心,二弟你回京尽孝,我留下!”

黑亮深邃的眸子撞上黑亮深邃的眸光,执瑜憋着一口气慢慢吐出:“过上几年,你可以来替换我。”

这一番话,也是执瑜在见到布和哭唱的时候出来。作为双胞胎,执璞那个时候感受出来。

他对大哥对视了一会儿,慢吞吞道:“大哥是长子,我得让着你。好。”

执瑜一把,把他抱在怀里,揉脑袋贴面庞:“二弟你真好,你真好,你回家去好好代我尽孝,你的担子不小,你知道吗?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对。”执瑜在他怀里又是一个字,但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也想留下,但如他所说,大哥才是长子,才是最有资格承继父亲名声的人。

……

对于二胖兄弟的决定,梁山王表示听懂,并不反对。阮瑛等人也不好相劝。林公公慌了手脚。

“瑜哥,你是长子,你是长子啊,你不能忘记你的身份。”

他闯进执瑜在新城的房中,执瑜写好信正在封口,对他气定神闲的一笑:“我是长子,我留下。你放心回去吧,我给太后信里说的明白。公公,幸亏你来了,不然我和二弟打不了这么顺。”

他越是悠闲,林公公越慌乱:“您不用给我表功,我是来接您和璞哥的,你们什么境遇我就什么境遇,你得回去啊,你不能回去,我不能走!”

“执璞回去。”执瑜笑着把两封信放在一起,点给他看:“这一封给太后,这一封给父亲。我交给孔管家。你只管回京,我为你解释的明白。”

“我不走!”林公公火了:“我是来接你和璞哥的!接两个!有一个不回去,我这差事都不算完!”

他哀求道:“瑜哥,咱们回去吧。这里的风沙大,我真不习惯,你忍心让我陪着你一起吹风?”

袁执璞让他逗笑,无赖一样会耍,耸耸肩头:“你不走就不走吧,嗯,你来接我和二弟一直辛苦到现在,不走咱们打猎去,带你去看宝倌的湖,对了……公公,带你去玩一回再走,给二妹多多的采好花草送回去。”

林公公回到房里,随从的太监送上行李:“公公,都收拾好,明儿一早就能动身。”

“打开来吧,只能走一半。”林公公黑着脸:“一半随璞哥回京,一半随瑜哥留下,加福姑娘回京,他总会回去。”

……

送行的那天,霍德宝异常难过到口不择言。

看着一行身影远去,宝倌忽然大骂起来:“你们再也别来了,再来我会揍扁你们!你们全是混蛋,混蛋中的混蛋!”

凌离等人听了也难过,回身摆手:“宝倌放心,年年会给你寄好吃的来。”

“胆小鬼儿蛋!窝囊蛋!混蛋混蛋混蛋……”宝倌号啕大哭。

执瑜和董家的人哄他:“宝倌,我们还在呢。”

“那些全是混蛋,他们再也不陪着我吃熊掌了……”宝倌何止是在乎熊掌,在他在乎的是有哥哥们在,在外面那食物接济不稳定的时候,最后一点儿好吃的,都说:“留给宝倌,宝倌最小,宝倌吃。”

霍德宝在乎的是这个。

“胆小儿蛋,再敢来我打扁你们!”宝倌回营地还在哭。

萧战听不下去,吼道:“他们赶日子回京赶考,不然也可以多呆几天。你哭什么哭什么!这才叫窝囊蛋!至于吗,就走几个人!”

宝倌握着拳头冲出来:“要你管要你管,我就哭,管不着!”对着萧战恶狠狠挥拳头,说完又回帐篷大哭:“不陪我…。!”

萧战让他吓愣住,心想这小子今天哪根筋不对,凶成这模样?战哥摸摸鼻子老实走开。

董贤等人不走,董家守孝期未满,他们回京去,啥也干不成。把宝倌哄上几天哄过来。

……。

捷报先行到京里,太监送去给皇帝的时候,见到皇帝眉眼俱是恨恨,咬紧牙关,瞪足眼睛,跟人有八辈子仇似的。

吓得太监不敢多说,呈上去就赶紧出来。

皇帝看了看,梁山王大捷,抓的俘虏不少,估计会有赎金和谈这些,请京里派有司官员做好准备。

这样的好消息,都没能让皇帝有个笑模样。他的愤怒让不久前柳至送到的一封信抓的紧紧的,想怎么揉搓就怎么揉搓。

“中原书籍年代久远,历代皇帝素有研读。儒家之道孔子论仁,流传之久帝王推崇。今皇帝仁在哪里?安王又如何!治理天下之歌功颂德,金玉败絮在儿子之中!可见天下也不过是金玉败絮。中原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日再来观仁观德,作一大笑!”

班仁在抓捕中,凭借他久在中原的人缘儿,和中原的谈吐面容,再一次逃走。

给皇帝留下这样一封信。

柳至等不敢隐瞒,明知道会惹皇帝生气,也只能送到宫里。

皇帝眼角下跳个不停,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是仁德的,他一直以为歌功颂德中虽有浮夸,但也有自傲之处。

班仁的一封信,把皇帝所有的虚荣一把扯掉。安王,再次上升成皇帝的眼中钉。

狠狠把信摔落在地,皇帝大声愤恨:“你想让朕杀儿子,朕知道你的意思,朕知道……”

想到这个人等着笑话他,皇帝再一次暗下决心。证据,他要安王谋反的不可以推翻之证据!

他算稳住自己,那一根由安王引出来的刺再次在肉里深入,让皇帝痛苦不已。

------题外话------

这标题好记哈。

感谢仔的新会元趣味小花亲。感谢一路支持,无限么么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