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安王府审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王妃知道,安王的奶妈对他有如母亲。为安王着想,奶妈未必肯揭发自己。而蝼蚁也偷生,安王有罪,奶妈也跑不掉。为奶妈自己,她应该不会揭发自己。

“这不是你我互相攀扯的时候。”安王妃再丢下这句,趾高气扬的去了。

在她看来,这个家从此以后是她的了。安王倒下来,这位管家大娘子从此失势,再也不敢跟自己抗衡。

对着傲然而去的背影,奶妈抱着安王又是一阵大恸:“我的殿下,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娶了这个女人!”

……

安王府上出事,除去文家的人,谁也没有料到。这个钟点上,太子在书房会见内城外城的守城将军,再一回把城防和城外的道路说了说。

“放他走。”

将军们回话和安王已约好今晚出京,太子按和太上皇的商议,淡淡的回话。

说的差不多,柳至和冷捕头过来,太子示意将军们退出去。对着国舅和亲信冷捕头不再掩饰怒容。

太子嘴唇哆嗦着:“十一弟,他竟然真的要离京,要让父皇伤心,要在天下人面前丢人。”

柳至和冷捕头没有话劝,也没有太子对安王兄弟间的感受。不管亲不不亲厚,听到兄弟叛逃和别人的感受不同。

柳至就道:“殿下息怒,说不好安王殿下想想,又不走了。”国舅自己也知道这是废话。

又找补一句:“游侍郎已在边城紧跟东安世子,冷捕头路上照应。”

这照应可不是“照顾”安王,相对于安王,沿途的百姓们更重要。冷捕头跟在后面,方便揪出和安王往来的人等,尽量避免他们沿途作乱。

太子深深叹一口气,沉重的点了点头。

一位殿下即将叛逃,放在别的执政殿下身上也轻松不了。太子难免露出沮丧,柳至和冷捕头认为留殿下静一静比说一堆无关紧要的话要说。

说的再多,劝的再好,也不能阻止安王不离京。

冷捕头是前来辞行,他将在城门外等候安王出来,在后面跟上。他一个人是不成,田光自从拿下林允文回京后,冷捕头讨他当帮手,这一回依然用田光。

柳至是陪同冷捕头来辞行,听一听殿下还有什么交待。

面对太子遮不住的气愤和难过,柳至和冷捕头对视一眼,躬身告辞。

出得太子府大门,两个人走的方向不一样,就要离开时,冷捕头叫一声:“国舅随我走几步。”

柳至聪明知关窍,一听就懂,道:“也好,刑部新的案子,我是要往那边去。”

冷捕头的马由田光早牵去城外,柳国舅的马丢给小子随后跟随。跟的人退后,两个人并肩步行。

有一条街是宅院的后墙,开的只有后门,听一听,墙内寂静无人声。冷捕头对柳至放低嗓音,干笑道:“这事儿国舅得帮我拿个主意。”

“你说。”

“安王是皇上命闭门思过,他出府门一步,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都是抗旨不遵。今儿晚上出了京城,再加上他以前的事情件件犯嫌疑,等皇上回来,这是叛逃的大罪名。”

柳至道:“是啊,这还用说吗?你虽不在刑部,却也熟知本朝律法。不用来问我才是。”

往两边看看,冷捕头尴尬地道:“国舅应该猜得出来,我想问的是,安王此一去,只怕回不来了。”

“如果为这件,你放心吧。皇上有话,太上皇叫我去,也有话,太子也是这样说,他离京以后生死不论。”柳至皱皱眉头:“但是就我来看,到底他是殿下,你是不是把他尸首带回来?”

但又苦恼上来:“万一皇上生气,尸首也不肯要……”有个想法出来,柳至想通,轻快地道:“那就让娘娘去劝皇上,由娘娘作主葬入皇陵,或者另择地方。”

乍一听柳国舅回答的滴水不漏,但哄冷捕头还远。冷捕头听完这“四平八稳”的回答,勃然大怒,虽不高声,但一把揪紧柳国舅衣襟,逼到他耳边气愤不已:“我要的不是这句!”

把柳至狠狠一推,眼看就要重重撞到墙上。柳至身子微晃,把他的力量消去,及时在墙前面稳住身子。

冷捕头冷笑还在骂他:“你真不愧是国舅!是件事儿上都能为娘娘找出几分贤淑和得体。”

“身为皇后,不得不如此。”柳至理着衣裳,还有逗冷捕头的心情。

冷捕头气呼呼对他晃动拳头,耍起赖来:“我不管,你得给我拿个主意。”

柳至微微地笑,摊开双手:“皇上没有明旨,我能给你什么主意?”

冷捕头气恼的没有错,他要问的话儿,国舅心知肚明。

“你想问我,如果发现安王勾结异邦,机会恰好,你杀是不杀?如果遇上安王殿下送死,机会恰好,你救还是不救?”

冷捕头转怒为喜:“这样就对了,”苦巴巴着脸儿:“国舅,给拿个主意吧。”

柳至和他对着苦笑:“不是刚对你说过,皇上没有留下明旨。只说随他去吧。这话可以听成随安王葬身在哪里,但又没明说机会恰好,救他,或是杀他。你让我怎么拿主张。”

冷捕头希冀地道:“你是国舅我才问你,太子的意思?”

“老冷,你让什么拘住,全没有往日的决断。你应该想的到殿下也为难。殿下要让安王死,皇上可能会说殿下残害手足。殿下要留安王命,身为储君,又怕皇上说他心太软。”

冷捕头喃喃:“是啊,皇上五十岁出去的人了,离上年纪不远。人老了想的会变个样儿,万一皇上盘点儿子,少的去了哪里,回头找找,当这差使的是我,是你,是太子。皇上怪太子的只怕少些,怕你国舅的又少些,只怪我没把活的安王带回来,或者没带回他的尸首来,我可怎么办呢?”

“随机应变吧,老冷。”柳至诚恳地安抚他:“你是跟出去办这事的人,真的皇上如你说的,人老了想的掉个过儿,”

柳至和冷捕头一样,都不肯说人老糊涂这话。但他们都明白对方话里的做多错多。

就这二位自己家里来说,如今他们不老,也会出来这样的事情。如柳云若不好,柳至也可能会怪上儿子的先生,儿子的奶妈不劝导。冷捕头辛苦带出来一个捕快,收受银钱了,贪赃枉法了,如果是冷捕头心爱的徒弟,他也会迁怒到勾结贪钱的人身上。

安王再不好,身份是皇帝的亲生儿子。冷捕头数十年如一日在皇帝父子面前受到宠信,并不是空穴来风,他自有他想的周到之处。

而柳国舅是重臣,能想到这些也不奇怪。

万一安王死在外面,尸首都带不回来。皇上有一天想他,怨跟的人不劝,怨跟踪的人不劝,怨……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这想法归想法,办差归办差。

收下柳国舅的安慰话,冷捕头笑一笑,他能把心里话明说,柳至就不能无视。他老冷不在京里的时候,国舅遇到机会在皇上面前帮自己说几句,冷捕头其实是这个意思。

拱手道别:“国舅,那就此告别。”

什么帮忙进言,倒不必明说,柳国舅聪明人儿,他揣着的有明白。

柳至正要和他道别,巷子口出现跟国舅的人:“太子府上打发人寻您。”柳至说声在哪里,巷子口又多出一个满头大汗的人,满面焦急地道:“国舅,您让我好找,快请快请,太子往安王府去了,请您快去。”

边说他边走近,离开柳至只有一步,说出原因:“安王殿下中风。”

“啊?”柳至和冷捕头同时诧异,意识到这事情出来的重要性。柳至三步并作两步往巷口去,道:“带马来。”

冷捕头没亲眼见到,还不能相信。更不知道安王病情有多重,说不好他察觉让盯梢,扮同情装可怜,迷惑监视的人放松警惕,他好溜走。这会儿先不会开心他刚才的难题解开,而是跟在柳至后面。而柳至恰好道:“老冷快来。”

柳家的小子把自己的马送给冷捕头,国舅和他一前一后打马如飞的去了。

……

皇帝不在京里,太上皇虽帮着摄政,却因年老不能轻易请他出宫。太子先一步到安王府上,警惕先占据心头。

安王同是皇子,太子殿下不是不能直接问案,但避免瓜田李下之嫌疑,先命由他知会,与他差不多进门的刑部人等、顺天府人等只看管安王府中,不许人乱走动,太子坐等柳至到来的时候,只见太医。

太医皱眉:“要是没认出吃了什么,还敢存侥幸,认为安王殿下会好。但卑职已认出殿下服用的是哪种毒药。这药跟让蛇咬住即刻就死一样,一旦发作,无药可救。在殿下进门以前,还怕卑职学识不高,已着人回太医院请章太医等老太医们来会诊。”

柳至和冷捕头在这个时候进门,国舅都能想到冷捕头的担忧,为太子想的更为周到。

在房外对冷捕头使个眼色,冷捕头会意门外站住,国舅先进来,对太子嘀咕:“避嫌。请齐王殿下到此。”

在外人看来,太子带人占据安王府,等安王生病的消息传出去,还不知道会起什么风波。

太子见到他心头就一宽,再听到这句,忙打发人去请齐王,又请张大学士等相关人等到此,皇帝不在,太上皇不能出宫,请来四皇叔。而柳至把刑部另一个侍郎鲁豫叫来同审。

在这些人到来以前,柳至、冷捕头、鲁豫及刑部相关官员理出审问的头绪,而章太医率领太医院的已会审结束。

太医没有一个不摇头的:“要真的是中风,也敢说能治。要看不出什么毒药,也敢说能治。卑职等无能,卑职等请罪。”

张大学士想到两个人:“山西大同的两个名医,一位姓张,一位姓贺,几年前袁家为给太上皇太后保养请来,后来又回大同。今年禄二爷夫妻为婆家老太太的病回京,春天把他们又带回来,现还在袁家,请来也看一看,说不定有法子。”

章太医十分欣赏禄二爷好学,也是禄二爷学医的师傅之一,又是太上皇太后看重的太医,和张贺二位打过交道,知道他们是名医也就罢了,而且他们要也没有法子,太医院少好些责任。

忙道:“大学士说的是,请他们前来诊视。”

张贺二位的脾气与太医是不同的,袁训答应他们在京里不受拘束,二位才肯前来。往安王床前一站,脉也不搭,只看个面容,二位大发脾气的:“病入五脏,只能延命罢了,这样的以后不要叫我们,治这种病会砸招牌!”

安王的奶妈再次痛哭,太医们松一口气。

太子到此已算尽力救治,太医也没法子,外面名医又怕砸招牌,他再也没有办法。柳至来请他听审问,太子带着张大学士等人来到准备好的房子,是安王倒下的现场,安王一直居住的书房。

先进来的是安王府的下人,约有十几个出去,柳至让他们报上姓名,在府上领什么差使,回说是安王府守大门和角门的门人。

柳国舅冷着面容:“安王殿下病倒的时候,他的小子们指证文家在京里的男男女女最早到书房,是你们中的谁放进来的!”

张大学士颔首,安王倒下来,要听实话,就听当时在的人。书房的小子们对安王忠心,把事情说出来以后,一口咬定文家的人先于府中的人到书房,这不正常。大学士也认为应该先审这个疑点。

守门的人没有隐瞒,因为这事情在府里下人中过了明路,他们背后早有谈论。

有两个婆子叩头回了话,虽战战兢兢,但较完整:“不是我们听王妃不听殿下的话,殿下不许王妃在府里管事,但管家大娘子也管不住王妃,我们又能怎样?再说殿下时常的得罪皇上,让他闭门思过,王妃说为殿下筹划重讨皇上喜欢,她说家里人不听她的,要时常的和娘家人商议,殿下好了,我们是有功之臣。又给银子钱,文家的人出入,只从我们看管的门进来,家里人都知道,只瞒着管家娘子们。”

“文家的人是凌晨三更进来,今天一直就在府里。”

太子和齐王气的面色铁青,就没有人说王妃送酒菜的话,这事也与文家脱不了关系。

柳至不放过一丝疑惑,厉声再问:“为什么你们相信外省来的王妃能为殿下筹划,却不信殿下与皇上父子之情?”

婆子们你推我,我看你,对太子和齐王不安地瞅了瞅,小心说出来:“京里都知道太子妃和齐王妃都深得宫中宠爱,我家王妃说她时常的去拜会,我们也不懂,我们想说不定能成。殿下好了,我们是下人也好。”

太子和齐王哭笑不得。

这谣言京中也早存在。

说太子为什么根基稳,因为他有太子妃加寿。齐王为什么有圣眷,因为他有齐王妃。

这又是看不到太子和齐王自身也有能耐的人,太子和齐王感爱太后,也没有认真反驳。

安王府的下人这样想,倒也情有可原。

柳至让守门的人出去,张大学士建议:“审文家的人?”

国舅胸有成竹:“不,审文家的下人!”鲁豫亲自出去,带进来文家在京里的住处,侍候的人。

原来在刚才的功夫,柳国舅已让人把文家的下人全带来,而文家已让看管,当主人的还不知道,也就没什么交待过。

柳至让人把刑具从刑部搬来,进门来血腥味道十足。有一个小孩子受不了这味道,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柳至看也不看:“上有太子和齐王二位殿下在,我是刑部尚书,今天你们不招实话,就在刑具上死吧。”

让人同时架起四、五个家人送上刑具:“谁先招,谁先活命。”

有一个人立即就招:“老爷们最近说话我们不知道,但上个月接来别房头的小少爷,”

指指大哭的孩子:“王妃归宁,哄着他叫母亲。”

齐王怒气上涌,起身来用力摔了一个茶碗。太子气得手指颤抖,张大学士也气的胡子抖动,叫了出来:“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他们都看过安王,医生又说不能好,安王妃接来这个孩子用意不言自明。

安王再不好,是齐王和太子的兄弟。齐王愤怒的忘记太子比他位尊,咆哮道:“带安王妃!”

安王妃进来,这房里的人都怒容对她。最为生气的,当数太子和齐王。

都在心里骂,你算哪根葱,你是钦点的刑部官员吗?你就是钦差,不负责安王的案件,也不能对安王下手。

你就是负责安王的案件,也不能私自对安王下手!

太子恼的还在哆嗦,手指指安王妃,话到嘴边怒气涌生,一个字也出不来。而齐王和他一样,还是柳至问话。

“安王妃,你在酒菜里下的什么毒?”

文家的人埋伏在府中,为的就是安王倒下,对他忠心的人必然失探。他们前来保护安王妃不受伤害,及早控制府中局势,也能把下毒的酒壶带走,及时洗干净,装进去无毒的酒当成残酒。

柳至问话应该这样恐吓,但安王妃怎么会怕呢,你又没有证据。

安王妃装着伤心的妻子模样,泣不成声回的坦然:“菩萨托梦……菜是管家大娘子亲手……酒是这府里的管事采买……殿下还能好吗?”她甚至对着太子和齐王膝行数步,大有牵衣苦求之态:“求求您,救救他吧,他还年青,我也年青,我们还没有孩子!”

太子和齐王怒到极点,犯起了膈应。面对这种恶毒还要装相的人忍不下去,太子抬腿一脚,把安王妃踢出数步,要不是柳至上前阻拦,以太子怒气,只怕就此把安王妃踢死。

柳至斜次里抢上来,和几个眼明心亮的捕快一起拦下太子,鲁豫在刑部多年熟知公事,起身叹气:“殿下,这是钦犯。”下一句当由皇上处置不说,太子也能明白。

太子是劝下来了,齐王还没出气呢。齐王大骂:“恶妇,你好狠的心!”

安王妃让踢的不轻,手抚胸口咳嗽几声,嗓子有腥甜味道,用帕子接住,是一口殷红鲜血。

她计划虽周密,到此也害怕上来。首先要保自己性命,苍白脸儿反问:“我犯了什么罪,要这样对我?”

“啪!”

太子捶了手边案几,张口也是大骂:“贱人还不肯招,带上来!”

柳至把文家的下人和那孩子带上来。那孩子让吓住,最近哄他喜欢的是安王妃,孩子对着她奔去,哭道:“母亲,我害怕!”

“贱人,你还有什么话说!”齐王和太子骂道。

安王妃还能稳住,惨然一笑:“这是亲戚家的孩子,我生得似他母亲,见到我叫上一声,这又算什么罪名?”

太子倒抽冷气:“好好,这不是罪名,你……”准备让柳至再审。安王妃抢先开口。

“殿下,我丈夫今天病重,说不好哪天离世,您带着人拷打未亡人吗?想来,是他有了错你才这样?但不管他以前有什么错,病成这样,再也不会出错。我为他出错时常忧心,菩萨托梦借我之手为他虔诚做酒菜,不想他喝后就病了,这莫不是上天的意思?从此也能为他不再莽撞安心,以我来看,以后精心侍候于他,怎么就能惹得殿下发怒?”

张大学士都气怔住:“你好利的口!”

安王妃缓缓起身,眉间凛然:“以后都能安心不是吗?街头巷尾也有交待。”

齐王瞠目结舌:“你你…。无耻之极!”

安王妃话中的居功之意,都听得出来。

安王妃泣道:“为他时时忧心,为他时时惹怒皇上而忧心,如今变成这样,以后风平浪静,难道不是好事儿吗?”

太子怒极,人镇定下来:“文氏!你想的倒也周到!”

安王妃欠身行礼:“能解皇上忧心,是应尽的本分。”

柳至见惯罪犯,也恶心上来。

太子笑了出来:“本分!笑话!文氏,你有什么本分?”

这句话的回答,安王妃和文家的人事先想到过,商议过,此时从容而回。

“妾的本分,是安王之妻,劝他向好,孝敬皇上,不再惹皇上生气。妾受封为王妃,食本朝俸禄,当为本朝着想。”

太子哈哈大笑:“贱人,你是他的妻子,你规劝他是本分,不让他惹父皇生气也是本分。你规劝不好,又发现他有不轨举动,而又妨碍本朝,你是大义灭亲之人,你应该举报。”

“回殿下,妾不忍心殿下受到责难,妾日夜于菩萨面前祷告,殿下劝不过来,怎么才能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太子打断她:“你想的是,怎么才能保住十一弟的王爵,保住你的王妃之位!再把你文家的孩子过继到膝下!”

这种说出来,太子气又上来,眼角边看到齐王泪流满面,太子的嗓音也有哽咽,索性和安王妃痛快地一说。

“贱人,你当我是什么人!你当父皇是什么人!你以为十一弟病成不能好,父皇和我,还有齐王皇兄我们会喜欢?他不好,也是父皇的儿子,我的弟弟。他不好,自有刑部查他,自有御史弹劾他。谁允许你这贱人下毒手!”

安王妃幽幽:“殿下,您说是我,须有证据。”

“只凭你送酒菜,我虽可以杀你,但确实不算证据确凿!贱人,你可以安心,我也不会杀你。你的罪名将由父皇来定。想来你也知道父皇最近不会理事,”

安王妃垂下头,自从她以王妃之势买得动家人,能知道安王哪天离京,也就能知道安王得知的消息,皇帝不在京里或重病不能摄政。

听到太子这样说,安王妃确实宽了心。

太子看也不想看她的神情,也看不到低下的脸儿,只说自己的:“贱人,你私心太重,只为自己,你没有想到十一弟就是大错犯下,还有幽禁一说,还有终身入狱一说,他未必就是死罪。就是他死,也可以重病缓缓而亡。不劳别人插手!”

“是了,你也许想到,十一弟幽禁入狱,你可就不是王妃。”太子恨之入骨的鄙夷:“我虽不愿意强定你的罪名,但我却能定十一弟的子嗣!如果父皇肯给他子嗣的话。”

这一段话,真的让安王妃大惊失色。

四皇叔也在这里,太子即刻对他道:“四祖父,我的话,十一弟如定子嗣,从皇室旁枝中挑选!你先听着,这话我自回父皇。”

四皇叔起身答应,安王妃到这会儿,身子开始颤抖,露出惧怕的意思。

太子话说干净,一会儿也不能再看她。安王妃不中用,太子能用的自然是本府大管事。内宅里的事情,由大管事娘子到面前听吩咐。

“你是十一弟自幼奶娘,也听说你对他尽力,如今我严命你,用心照看与他不得有误。另,王妃在圣旨下以前,不许她再沾手府中之事,让她闭门休养,一日三餐也不许你怠慢。”

管事大娘子接命而去,太子又命柳至:“把文家的人带回去慢慢审,想来嘴全是硬的,就不知骨头是不是也这般硬?一天审不出审两天,两天审不出审三天,他们家进京人这么多,长城有险,镇南王说他们抢军功的人过去也不少,死几个没什么!父皇回来以前十一弟要有个好歹,权当给十一弟陪葬!”

张大学士暗暗点头,殿下果然更上一层。

皇帝不在,安王让毒倒无法救治,死几个替罪羊也正常,何况从眼下来看,文家罪有应得。

柳至答应下来,太子和齐王等人回府。

……

念姐儿听说齐王回府,对安王的病情要有所慰问,迎出二门打听消息。

齐王见到她,顾不得跟念姐儿的有人,跟他的也有小子,把妻子当众抱在怀里,面庞埋到她肩膀上呜咽:“凝念,谢谢你。”

念姐儿头一回见齐王哭,不由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有人应该害羞,轻拍齐王身子一迭连声慰问:“出了什么事情?十一弟好些了吗?”

话只到这里,有人撵到二门回话:“回殿下,安王妃服毒。”这是齐王的家人,安王府出了大事,不用吩咐,也会不时在门外打听,回的也及时。

……

太子也刚回府,刚坐下来,柳至打发人进来:“安王妃让府中小丫头怀恨灌下毒药,已经去了。”

太子也吃惊:“怎么会这样?”

来的是刑部的人,回话比齐王府周全。

“我们随殿下去,四下里看管住了,先时不许人乱走动。殿下回府后,相应人犯柳尚书说带走,王府大,我们的人手并不足,顺天府见刑部接管,他们的人离开后,因安王妃是疑凶,门外看管的人倒是没减。管事大娘子带着一个管事,一个小丫头,捧着账册说和王妃交接,奉殿下的命家事尽数收回。我们就让她进去,也不许关门。但那管事和丫头,一个推倒大管事,一起按住安王妃,等我们进去,药已灌下一半,已验过没气。”

太子拧眉头:“这大管事娘子也有嫌疑。”

安王妃本应该由柳至带走关押,但她对太子说“街头巷尾”之言,“殿下你没有证据”,和鲁豫说的“此系钦犯”,太子把她留在原王府中。免得有人谣传安王病倒,太子当天就带走王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太子不留应该贴身照料的妻子。

来人请罪:“都是卑职们大意,那小丫头也不是弱不经风,却是厨房里烧火抱柴的丫头,有一把子力气。她一把推大娘子出去,大娘子刚好挡住留在房中的王妃丫头,同着管事妈妈,两个人没费事儿就灌了药。小丫头和管事妈妈自己招认对王妃怀恨,把罪名揽到身上。”

太子叹气,十一弟在府里不会没有忠心不二的人,对十一弟感恩情,恨王妃并不奇怪。

“她们也是忠心,对国舅说别难为,先收押吧。”

……

半个时辰以后,齐王也弄明原委。此时,他和念姐儿回房里,听过还有余恨,但叹息不已:“机关算尽就是她。”

因他刚流过泪,念姐儿带着人送热水,拧帕子。齐王见念姐儿也还有泪痕,齐王接过帕子,先给妻子擦了擦。

他对妻子道谢,夫妻都会意。不是念姐儿没暗害他,而是念姐儿也孝敬娘家,却不是安王妃那种私心为上。

和安王妃相比,恰逢此事出来,由衷的说一声谢。

洗过,夫妻对坐房中还是说着这件事情,外面有格格笑声过来。念姐儿笑道:“孩子们今天在咱们家,我让他们来哄你喜欢。”

齐王有了笑容:“何必打扰他们玩耍,我其实过会儿就好。”

头一个进来的,是陈留郡王的两个孙子,萧烨和萧炫。奶妈握着一只小手的他们走的飞快。

齐王还是稀罕:“看看,又是他们走在前面。”

念姐儿忙关切他:“不用担心,他们每每在一处,吃一样的东西。”

陈留郡王的两个孙子,生在袁家小镇。

萧二夫人闵氏对公主们到来虽没有表露过多担心,二位公主也看出来,或是她们看出留在家中,闵氏件件家事要回话,平时多劳动。

二公主又要玩,在大同会丈夫比太原近,时常呆在袁家小镇,和龙书慧等说话。

有孕以后,就住下来直到生产。邵氏张氏和国公府照料她们,能添饮食的时候,按记忆里加寿吃的东西添上去。也许是水土的原因,萧烨萧炫不管走还是跑跳,比齐王世子萧晗硬实的多。

萧烨萧炫没进京时,晗哥和皇太孙乾哥在一起玩耍,乾哥大些,硬实些应当,念姐儿没有发觉。

等到孩子们并排时,齐王和念姐儿发觉稍弱,当天就去请教舅母忠毅侯夫人,曾给寿姐儿吃过什么。宝珠让孩子们常在一处玩耍,吃的东西一样。

这就念姐儿唤儿子来哄父亲喜欢,来了四个。

“哈哈哈…。”皇太孙乾哥和晗哥让奶妈扯着进来,四个人晒得差不多肤色,表面上精神一样的好。

齐王喜欢了,再看妻子温柔相劝,为安王的阴霾在心头下去大半。轻轻的,如掬珍宝般,把妻子的手握住,念姐儿面庞微微一红,但想到齐王还在难过而没有拒绝。

夫妻们和孩子们说笑一阵子,齐王缓和过来。

……

当天,太子加急快马送信给皇帝,把这事情细细言明。柳至去信,让游侍郎把东安世子带回。安王与东安世子往来的信件,安王已烧。但他随身有一封,是东安世子指明出京后怎么行走的路线。安王放得虽严,文家的人到的也早,但就在自己府里,管事大娘子到的也及时,信还在安王身上,这就落到柳至手里。

……

对晴朗海风能治病的认识,皇帝亲临其地感受日深。当然他也知道,治愈他为安王难过的不仅仅是海风,还有面前这喜悦的渔村。

“舅舅,二蛋子又来敬酒。”元皓带着一个小子又过来,他憨厚地笑,把身子弯得极低,手中酒杯举过头:“敬老爷酒,谢老爷把胖小爷又送来。”

这个是二蛋子,元皓出行路上头一个知已。

这里是二蛋子居住的渔村,忠毅侯到海边的居所。

皇帝喝了酒,对他含笑。

称心对这附近的集市熟悉,和上一回来的时候一样,和如意坐车每日采买。

虽然白卜营里有蔬菜,但样数有限。难得而产量不高的蔬菜,军营一般不采购。如果由白卜进上,袁训要骂白卜乱用军需银子,皇帝要责备袁训没当好尚书。

由称心如意每天采买上弥补,账目回京后报销。

集市上遇到二蛋子,同时把对方认出。二蛋子泪眼汪汪来见元皓,回村后又告诉大牛,六妞儿。全村吃过请的人一合计,他们要请胖小爷一顿。

就有此时海风怡人,远望海天一色,摆满渔村风味的宴席。

都知道胖小爷爱看海,宴席摆在村落外面。皇帝吹着海风,听着颂扬的话,无烦无恼,人也轻捷似服了大补仙丹。

心病,半点儿没有。五十岁出头,总多少有些身上的不痛快也让席卷而去。

明着听是夸胖小爷他们一行,其实皇帝荣光最多。

“自从你们打砸出半边衙门,江家跟着倒下来,这附近的海滩没有霸占,打鱼出息多出来哩。”

“上官大人,和凌大人,是好官儿,没几年就升去京里,也是的,好官员升是对的。”

皇帝眯起眼笑了,没注意他快见牙不见眼。

半边衙门的匾额是他亲笔,留下上官风和凌洲治理数年,也是他的主张。

这声声质朴的夸奖,谁会说他没份儿?

------题外话------

感谢芊芊如意亲提供偏旁。

错字再改。

网站还在抽,等级看不出,呃,仔得抽功夫细细的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