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原来如此/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海风下的惊喜竟然是假的,多喜愣上一愣明白过来。脸儿往旁边一扭,高高的嘟起小嘴儿来:“哥哥,为什么哄我们?”

大人们对这些孩子了如指掌,上前去劝,说些什么兄妹情不可以生气的话倒不用,多喜郡主也不是一般的人能说教,就都笑看着。

见元皓慌了手脚的模样,对着妹妹左陪一个不是,右陪一个不是。说出一堆好吃的来:“多喜欢不生气,哥哥送你好些东西,你要的全在这里……。”

“真的吗?”多喜透出不相信的神气。等着哥哥点动他的胖脑袋,多喜嫣然:“哈,骗你的了。我们玩得开心就好。”随后对加喜三个笑眯眯:“我也哄了哥哥一回。”

“多喜姐姐最能耐。”加喜三个凑趣儿的,送上六个大拇指。

大人们笑起来,元皓也不生气,嘿嘿地反而把妹妹一通夸奖:“还以为妹妹你不会顽皮,这下可以放心。我和祖父去西山,太上皇面前还有多喜欢最淘气。”

多喜眨一眨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我也很会淘气,可是父亲说,”学着父亲口吻,拖长了小嗓音:“女孩子要端庄哦。”

元皓对好孩子一指,坏笑道:“像好孩子姐姐一样端庄?”双手连摆:“还是不要了,她又会扮伤兵,又会没有双下巴。”

小王爷的陪伴韩正经适时的称职,一本正经地帮腔:“还会掉酒窝。”

好孩子把额头往前一顶,腰身一叉:“谁说的谁说的……”

玉珠笑得前仰后合,凑到丈夫耳边打趣女儿:“你说她这般大了还这样说话,成亲以后改不过来可怎么是好?”眯一眯眼眸:“长公主要抱怨这不是好孩子,你可怎么办呢?”

常伏霖看一看妻子,这会儿憨跳不次于女儿。也把她打趣:“我就说怪家里她淘气的娘。”

“嘻嘻,”玉珠这个笑容笑得更接近正在拌嘴竭力占上风的好孩子。

镇南老王的到来,把客厅上的笑声打断。常大人带着儿子们请他进来,问他辛劳:“又去西山看望王爷?”

对皇帝的传言是病重,或者是离京。对于有些人来说,更愿意相信病重不能理政事。而镇南王也不是前往海边,而是长在西山大营。

在一般的人眼里这样说,他这样信。但右都御史常大人是应该知道的人,虽当面用隐语问过安好,但和老王亲家笑得心照不宣。

镇南老王也用隐语:“王爷还在西山呢,想元皓了,这不,我把他们带去。”老王说着自己笑:“拌嘴三差人,少一个也不行啊。”

常家的眼光聚集到好孩子身上,都为她又一回高兴。她的小夫婿是青梅竹马上拌嘴而得来,稍大的这几年里,也依然离不开她。去西山的时候,如果长公主不要好孩子做伴,小夫妻形影不离。

三差人,自然还有一个韩正经。

韩家的人对韩正经笑得也不言而喻,旧看法不变,正经的前程将是远大的。

但这一回韩正经不去,元皓体贴他:“添喜这几天在家侍疾,你多陪她吧。”

韩正经日子也是一样的好,他正式领一份儿朝廷钱粮,却和以前一样和元皓相伴。他的曾祖母病重的这一年里,元皓时时的给他假,让正经在家里当孝敬的人。

韩世拓带着家里人上前谢过小王爷,感谢他的许多照顾。自然而然的,心头总是浮现四妹夫他们夫妻二人。

天已近下午,镇南老王肯进来喝一碗茶,一是给亲家颜面,没有个到家门上却不进来的道理。二是等好孩子换上方便骑马的男孩子衣裳。好孩子出来就不肯耽误,往西山有路程,老王带上孙子小夫妻这就成行。

去几天不一定,镇南王不在,说不好一个月几个月的才回来。常大人不会多问,只带着自家和韩家的人送出大门。

目送老王背影雄风依然,小王爷背影挺拔笔直,好孩子背影似青竹迎风,常大人抚面悠然:“国之栋梁呐。”

都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孙婿,大家会意一笑。

直到背影离开这街道,常大人回过身,对韩世拓和韩三老爷含笑:“二位,进来再说几句。”带上客人,叫上儿子们,他们往书房坐下。

书房里一炉薰香袅袅,看得出来常大人早就让人准备,他的话也应该早就准备好。

韩世拓和同来的韩三老爷洗耳恭听的模样,接过小子送的茶,眼神也没离开过常大人。

这样的谈话不是头一回,但常大人满面肃穆不肯有一丝的怠慢。不管是凝坐的身姿,还是沉沉的嗓音,都把他的认真也表露无遗,也似提醒在这房里的人加意重视:“近来京里往太子府中打主意的人又多出来,这钻营取巧的人什么时候都有。都说说吧,小袁寿姐儿虽用不到咱们帮忙,但做为亲戚,咱们受惠颇多,也要有些准备的主张吧。”

韩世拓没有让别人的道理,在常大人的话落下去,抢先道:“叔父说的是,皇上不在京里,眼里看着太子殿下为大的人打不散乌云似的,父亲、二叔三叔和我也日夜忧心。张大学士虽出手,但还有一些……”

常大人打断他,关切地道:“张老大人出手了?”

韩世拓笑道:“可不是。上一回您对我说过,都察院里那两个往太子面前献殷勤,打算做文章的人是大学士门生,我怎么会不对他说?正经亲事是老大人的意思,当年他愿意定亲,我们愿意让他定亲,后续为的不就是他能周护寿姐儿几分?”

说到这里把董大学士想了起来,鼻子由不得一酸:“董家祖父为这事大动干戈,不惜在忠勇王府劳神费力,后面和张大学士握手言和,为的是什么,他老大人难道会说这会儿忘记了?”

常大人欣慰:“如此甚好,我说那几家正兴头着,我听到的风声把女孩子好好打扮,却匆勿定下亲事,正疑惑不解谁人能打下他们,却原来是恩师大人。也是,除去张大学士,谁能压制住他们的家事。”

觉得心事去了一半,还有一半可以宽心。常大人畅快许多:“有张大学士肯出面,余下的人你我尽可能对付。”

他报出姓名来:“这个,是国子监的人,我主管都察院难道是摆设不成?家事我虽管不了,查案也不如刑部,但查些隐私却还不难。世拓,这个人你转告阮二大人。”

韩世拓恭敬的应下。

常大人对韩三老爷笑:“兵部里有人弹劾你,但是除去寿姐儿事情以外,我可不循私,你自己先有个防备就行。”

三老爷不以为意:“咱们一门心思只为寿姐儿,除此以外不必循私。循私这事儿,可对不住忠毅侯。”

大家一起点头,要说大家成亲戚以后,对袁训愈看愈佩服的,是人家不需要结党。早年前太子党自成一派,是皇上亲手组织,还用结别的党吗?

太子党中的人也是不循私的,朝野上下盯着他们,只只红眼睛,也没法儿循。

新老臣之争中,又盯着他们,皇上也没法儿为他们公然循私。

袁家门里的功劳,不管是袁训的,还是执瑜执璞,还是加寿得太子专宠,都有光明正大的原因。

袁训也没有寻亲戚们把杀人案犯轻判过,或为谁谁多走军需过。至于互相提个醒儿,通个消息:“你当差要谨慎,有人说你什么了,”不过这些,如今天常大人对三老爷所说的:“有人弹劾你,你自己有数就行。”

这类的消息,有时候衙门里的杂役也能打听的到。

至于是谁,三老爷也底气十足:“不用明说,我自己知道。”

今天是为加寿来的,这样的话只说到这里,常大人几句作注脚:“大概有人也许会说,我衙门里知道的话提点给你们一句半句也叫循私,为了加寿本就是这样。难道别人针对加寿,我知道了,还干看着等别人得逞,最后一路杀到我头上,这就叫不循私?”

傲然地一抬下巴:“老夫我办事尽我所能公正,不设冤狱,不乱攀扯同僚,孩子们亲事上没有弄诡计,自问老夫还算过得去。”

大家轻蔑一笑,接下来又说了一回正经话,不过是怎么为未来皇后加寿添砖加瓦,小心提防,傍晚前各自告辞。

常夫人挽留韩家用饭,韩世拓说家里有祖母老太太缠绵病榻,能多陪她就多陪她。把费玲珑带上,先回自家。

费玲珑是以准曾孙媳身份侍疾的人,出来前说过晚饭后送回,费家并不担心。添喜在家,姑嫂玩上一会儿,一更左右,文章老侯亲自把她送回。

费老爷夫妻接过小姑娘,问她玩得好不好。费玲珑自然说好。张大学士为了加寿都肯强压门生,韩家对这儿媳妇没有任何不满意之处。

这门亲事虽带足缘由,但到今天,再没有不和谐。

……

夜风下现出城池,从表面上看没有烧杀的痕迹,只城头原本应该飘扬的旗帜不再,静寂寂中带着死城的味道。

看到这里,皇帝深信这城已让强盗占领。他从海边出来经过这个城池,曾经是繁华的,曾经在夜晚也有行人喧闹。

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亲临城下的皇帝勃然斥道:“去人,把这乱平了,把大胆妄为的人拖出来当众斩首!”

“是是,二老爷已去交涉,说今晚就入城。”随行的人回话。

二老爷,是行程之中对镇南王的称呼。

这城里有强盗,附近的驻军赶来,半路和皇帝遇到,镇南王单独见为首的将军,对他亮明身份,大家到了这里,王爷又赶着去议定夺城事项。

皇帝望过去,乌压压的军队滔天般气势,他的心里才好过一些。

接下来是心急如焚的等待,好在很快镇南王回来,对皇帝道:“说好了,让人绕到别的城门潜入,这个城门上牵制强盗,约见面谈话,问他要什么。”

火把明亮的点起,有一个士兵出来,对着城上高喊:“哎,听着!我们邱将军到此,有人能说话没有?”

城头上有人回:“哎,什么将军,把官印弄一个来我们看看才信你。”

邱将军在城下骂:“莫明奇妙,老子官印一亮,你们就伏法是怎么着?”

但是取出来,寻张纸盖上,缚到箭上射上城头。

城头又回:“哎,这将军是真的,你胆儿肥不肥,要是有胆的,只你自己近前来说话,别的人退后!”

皇帝怒骂:“他凭什么指使官员,问他要什么,就说!先还城是大事。”

镇南王想想:“一城的百姓在他手里,依他才是。”但是不让邱将军过去:“这强盗未必认得你,谈判还是我去合适。”

把兵器暗暗藏好,邱将军的盔甲穿在身上,镇南王独自带马,缓缓的往前行走。

听上面人说话:“站住,就是那里,不许再近前了!”

镇南王奇怪:“这人说话好熟悉。”但依言住马。

“嗖!”一声,天地间似有旋风起来。只一声,倒有数枝箭飞来,“叮叮叮”数声,把镇南王身后封死。

长公主眨眨眼睛:“这箭声好熟悉?”皇帝也支起耳朵张大眼睛。

箭过,城头有人大叫:“看好了,你要敢走,远不如我家小爷箭快。你老实原地呆着,给你封信看,你仔细地看。”

又是一箭,对着镇南王闪电般过来。

这一箭并不迅急,而到了近前,镇南王用手一抄,抄到手的同时看出没有箭头,没有伤人的意思。再看箭杆子,镇南王瞠目结舌:“这是…。”

把缚在上面的信打开,见一个官印,一行字。

“水军将军袁执瑜无奈占城,请进城说话!”官印,正是执瑜的。

镇南王电光火石般就洞察这里的用意,哭笑不得而又欣慰无比,对着城头大喝一声:“我是姑丈,你小子别放箭!”

城头执瑜闻声惊跳:“姑丈,”他也瞬间明了姑丈在这里的好处,姑丈能调兵啊,往城下就跑,边跑边道:“小青,备马,姑丈在这里,伯父也在这里。”

刚才喊话的人是孔小青,因此镇南王才觉得耳熟。孔小青拍拍自己脑袋,也挺乐:“老爷在这里,那太好了哈哈,想要多少兵都有……”一溜烟儿往城下跑,边跑边吩咐下面的自己家人:“备马喽,援兵到喽。”

城门内,本城县官已得到解释,也认可袁将军的举动。他不认可呢,他现在执瑜手下看管,也没有别的办法。听到这一句,如释重负:“呵呵,这就好这就好,这城您可以还给我了。”

城头的这一幕,皇帝不知道,城下的一幕,他也泛奇怪。“姑丈?”皇帝问长公主:“你丈夫的亲戚当了强盗?”

长公主却猜出来,抿唇含笑:“哥哥,他还能是谁的姑丈?他又有哪个侄儿有这样好的箭法?”

皇帝愕然,吃惊的话还没有出来,镇南王打马回来,兴奋的把执瑜的信呈上来,还有一句夸奖备至的话:“您瞧,瑜哥把驻军调动。”

皇帝看过信,下意识看看同行的人马,一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这个小子打小儿就聪明,长大愈发伶俐,快快叫他来见我。”

没多大功夫,执瑜来到马前,下马见是皇帝更喜不自胜。怕皇帝不知道江家的底细怪罪,边行礼边解释:“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调动不了兵马……”

“我已经知道原因。”皇帝笑容可掬。

执瑜的担心尽去,就高兴去了:“那太好了,”拉着皇帝滔滔不绝:“我们算过兵马不能抗衡,范先生想出这个法子,您看那个方向,张豪将军占住两个城。那边,白卜将军也占住一个城。”

执瑜乐的快要跳起来:“这四个城能来多少驻军啊,灭江家都足够。”

皇帝含笑听着,间中还是夸他:“瑜哥,你又长进了。”

执瑜就说得点滴不留:“嘿嘿,有件事儿您别生气,要治罪全在我身上。”

皇帝笑吟吟:“说,”

“考虑到我们调动军马来的不及时,江家见海盗得手,又或许让我们围住,说不好要反。真要那样,先要备的是粮草。可我们动不了粮库,就装着杀人,逼的城里看守粮库的人把粮库打开,粮食已屯到城中……嘿嘿嘿,一年内没有接济不发愁,”

“哈哈,”皇帝又是一声大笑,只看他面上喜动颜色,那是不会怪罪。

执瑜放下心,接着陪上一堆笑容,而瑞庆长公主这个时候见可以插话,笑眯眯问道:“瑜哥,你这般能耐,只随姑姑吧?”

“姑姑您抢功来的也太是时候,但是呢,我只随坏蛋姑姑,姑姑您是坏蛋吗?”执瑜回答的滴水不漏,颇是长公主风格。

皇帝刚止住笑,要说几句,这样对话出来,又笑了起来。执瑜抓住这会儿不用回话,迅速地想了想,人马足够,皇上和姑丈也在,这是万事齐备,只欠东风……

对着皇帝跪下,慨然请战:“趁此机会把江家拿下来,正是时候。”

皇帝这会儿疼爱还来不及,愿意再给他功劳。而江家勾结海盗,又占住一定的海域,不拿也不行。命执瑜起来,叫来镇南王吩咐他:“以你的名义告诉他们,以瑜哥为首,除留下一部分人守城巡视道路,所有在路上的驻军赶往海边,不许一个海盗上岸。有上岸的,也就不用回去了!”

……

一个时辰以后,马蹄腾飞,杀气弥散奔向海边。

……

天色大亮,京门打开后,游沿等人一路回到刑部。寻个房间把东安世子关押,让人打水洗脸,再泡上茶水,柳国舅按着钟点儿到来。

如梁山王所说,皮肉伤在路上就好,也幸好如此,不至于顶着青肿回衙门,只怕要让同僚笑死。但游沿回国舅话时,还是羞讪俱有,眼睛对着地面不敢抬:“人是拿到,这暗亏吃得也不小。”

梁山王寻衅与国舅有关,但柳至没有先安慰游沿,而是也嗓音闷闷:“我已经知道了,你们路上还要歇脚,兵部快马两骑一行,梁山王的公文日夜兼程已经进京。”

游沿气不打一处来,这恶人倒还先告上状,又怒又恼:“他说什么?”

柳国舅举荐的游侍郎,但也不能凡事包庇,轻叹道:“游大人,你这事办的本就不对,”

游沿火了,我们挨打的原因是你国舅和王爷抢儿媳妇,又是我们得罪梁山王,忍着气咬上牙:“您说,我错在哪里?”

“东安世子出逃大,还是边城乱这事儿大?”

柳至一句话,游沿傻了眼。心里有层窗户纸让捅破似的呼啦一声,游沿霍然明白。在他明白上来以后,懊恼也随之而来,支支吾吾:“我,我没有想到。”

“您盯梢的时候可以不知会梁山王,免得他军中人多嘴杂,把话传到东安世子。但决定抓捕的时候,一边下手,一边应该给梁山王去信。可以先下手再去信,但信一定要写。”

游沿垂头,他除去担心梁山王处走漏风声以外,还担心一回抓捕不成,而梁山王已收到信,这就打草惊蛇。说白了,怕影响第二回抓捕。

他抓捕的时候,对自己并没有怀疑。但从此时来看,他还不是足够相信自己能一下子对付东安世子,才有这样的顾虑。

当捕快的不信自己,又是在柳国舅面前,这人丢的比让梁山王下黑手还要大。

他已经足够难堪,柳至点到为止不再说,只把梁山王公文内容说一说。

“他告咱们无凭无据擅拿守将,又说不把他放在眼里,东安世子的边城要是乱起来,这个责任谁担?”

柳至皱眉:“忠毅侯也认为他说的有理,准备在太子面前跟咱们打官司。”

这种时候可不能论亲戚,也不论交情。大家都是公事公办的主儿,袁训对柳至会这样,柳至对袁训也一样。

游沿让惊骇住:“无凭无据?”愤怒上来:“他怎么就敢张嘴胡说呢!他眼睛是瞎的吗!我就不信他一点儿证据找不出来。”

柳至淡淡:“以我看,也是无凭无据。”

游沿张大嘴,半天才合拢:“不不,不会吧,他怎么敢毁灭证据……”

“不信,我问案你隔壁听着,我打包票,东安世子嘴里什么也审不出来,只怕还有一堆洗清他自己的证据。”柳至说着,对外面走去,游沿跟了出去。

……

东安世子在关押房里,哪怕准备充分,忐忑不安也必然存在。听到房门上锁响,陡然的打了个寒噤。

见进来一个公差带着恭敬,把世子又吓一跳。

公差如对大宾:“柳大人有请。”为世子去了一路上带的简单枷锁,把他带到一处小厅,台阶下有花树,景致称得上幽雅。

柳国舅在廊下满面春风:“世子,好几时不见,又把你请来,唐突莫怪。请请请,我还有些许好茶叶,正方便你我促膝言谈。”

东安世子能说什么呢,随他坐下,见一副茶具在这里,小火炉上茶水正开,国舅亲手炮制,茶香如云雾般升起,世子嗅了嗅,确实是好茶,更不知国舅葫芦里卖什么药,暗自提醒自己还是小心为上。

都是富家子弟,都会品茶。三碗茶下肚,面上都有舒畅之色。柳至徐徐开口:“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游侍郎办事不谨慎,落到王爷手里耽误一天的功夫,想来这一天的功夫,乾坤可以扭转。”

东安世子就势捧出随身信件:“国舅,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是我与京中往来的信件,除去公文外,公文您可以在兵部查底,这些是私信,重要的我随身带着,我也想到,进刑部就要受审,这是我清白的证据。余下的信件数量多,由我的先生们带着,我往这里来,他们寻客栈去了,只怕等下就到。您要过目一件不少。”

柳至露出笑容,随手捡了一封信在手中把玩,却不拆开,淡淡问道:“哦,这里也有和安王殿下往来的信吧?”

“有啊,他有知己要往我处游玩,观山川赏景致,我还细细地给画了个路线图,有哪些地方可以歇脚,我也写上。”东安世子小心的隐藏着不安,堆上笑:“皇子殿下,我敢不恭敬?”

“呵呵……”柳至发出一长串子笑声,隔壁游沿气的浑身哆嗦,他娘的他真是全数推翻,刑部就成了一白干事的衙门,梁山王你就是一混蛋!

笑声止住,柳至比刚才还要悠然:“世子,您这些话收好了,对我用不着。我会您,是说几句实话。”

把手中扣的那封信还给东安世子,笑道:“这个你也收好了,对我也用不上。”

国舅真的跟请知己品茶没两样,抬手,把茶给东安世子续上:“喝茶,还是喝茶这事儿好。”

东安世子哪有喝茶的心,但是不喝,好似自己有多紧张,有多心虚。再说茶也真的不坏,国舅手艺也好,茶水又能镇定,世子谢过,把这茶吃下去,来听柳国舅接下来怎么说。

国舅眯起眼:“你这一回进京准备齐全,我们呢,也不是一定要和您过不去,”

对着一叠子随身带来的信一笑。

“东安郡王府上战功赫赫,您的令尊老郡王曾是第一名将。只要您没有谋反的心,”

东安世子腾地起身,起天为誓:“我若有二心,一定伏法。只是我纵然死在五木之下,也是清白之人!”

“呵呵,”柳至又用一串子笑对他:“言重了,世子请坐,”国舅半真半假地道:“我特意请你为喝茶,咱们不是审案子。”

又是一碗茶下来,柳至带笑又道:“您没有谋反的心,令我钦佩,但要是您能揭发谋反,功可抵罪。”

东安世子后背一冷,他知道自己冷汗下来不少。看看眼前茶香飘渺,要不是进京前认定王爷是靠山,就凭和安王勾结一事,内心有鬼,怕不把柳国舅当成救命山石。

如果真的是这样,只怕这时候会对“和蔼可亲”的国舅吐露些什么。

一面心中恐惧,一面嘴上把得铁紧:“请国舅去查,我手下没有人有谋反的心。别的人,我不能察觉国。要是知道,一定早早告知国舅。”

“呵呵…。”国舅又笑得阳光灿烂,他是个出名俊秀人儿,这一笑对得起御赐“倾国”之名头。

亲切的东安世子都差点当他是知己,但幸好世子做好准备不上当。

柳至三番几回的旁敲侧击,世子嘴里也没有空子可钻。柳至也不生气,他本就是请人“喝茶”的,让人带东安世子去诏狱,临行前和世子拱手道别。

游沿过来,脸上气出通红一片,坐下就骂:“他说的话您听到没有,身死五木之下也还清白,他熬刑的心都早有准备。”

柳至不屑一顾:“那是他小瞧我,在我看来,动刑是最下等的法子。咱们办事儿要口供,要认罪,再就发落,能让他自己吐口,远比动刑好。离得近还溅我一身血,我从不喜欢。”

斜眼游沿:“你都听见了?人家是细细的画好路线图,迎接安王的知己友人。”

游沿胸口起伏,气又阵阵上来:“听见了!可就这样放过他不成,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国舅,让我再去边城暗查,我就不信了……”

“这有什么咽不下去的,”柳至把他打断:“咱们当差,为的缉拿案犯,不是为了斗气。”

“可国舅,他就是犯人,你我心知肚明,他是!”游沿怒气冲冲。

柳至白眼儿:“你别冲着我来,有能耐对梁山王说去,”游沿面上红一阵青一阵,柳至自悔失言,赶紧换个话题:“梁山王还给忠毅侯有一封私信,忠毅侯呈到太子面前,太子给我看过。”

“他还能胡扯得出来什么!”游沿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

“他说东安世子没有谋反的心,他有确凿证据,也欢迎刑部随时去查。”

游沿怔住:“安王勾结的人都到长城下,东安世子却没有谋反的心?”游侍郎火冒三丈:“我去查,我一定去查,我就不信梁山王能瞒天过海。”

“我看过他写的缘由,他说的没错。”柳至温和的语声阻止住游沿。

游沿直了眼睛:“我们白查一场?”

“什么话,老公事怎么能说出这话。安王要是不倒,边城不去人能行吗?”柳至有了严厉。

游沿强打精神:“那只办一件防范安王的事情不成?这位世子白带来一回。”还白挨一顿打。

柳至冷冷:“让他再平白的走了,你我成了死人。”

游沿急忙看他。

“证据虽然不足,他却有嫌疑。安王真的逃走,把他们抓个现行,他还敢说是清白人!这个人得留在京里了。”柳至冷笑:“一来警告各郡王,二来得对他惩戒,三来,再让他回边城,太子能放心吗?”

------题外话------

本来想多写,忽然胃痛,坚持到现在还在痛,坚持不下去,说好的四点也快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