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一章,元皓产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烛光明亮的照在梁山老王手中信纸上,老王爷念的摇头晃脑。原因无二,这信是他心爱的孙子萧战所写,虽然就家信来说,老王不可能占据全部信笺。

最多的话,是对老王妃膝下坐着的小小黑脸儿姑娘所说,这是梁山王府数代才迎来的唯一小郡主——萧静姝,绰号小讨喜儿。

“爹爹最疼的就是静姝,静姝也一定最想爹爹是不是?那可不行,静姝最想的,只能是母亲。万万不能是祖父。”

写个信,战哥也要给自己爹添回堵,老王夫妻大笑起来。

在这样的信里,萧静姝最早学会的字,是“最”。也从来着迷于父亲的书信。曾祖父念完一遍,五周岁的静姝会要求:“再念一遍。”又不忘记扭过脸儿,对旁边坐着的萧镇大鬼脸儿:“爹爹母亲最喜欢静姝哦,最最,”

身为她的同胞兄弟,被姐姐占去顽劣,萧镇小小年纪就稳重端庄。

除对姐姐例外。

萧镇也回个鬼脸儿,小嘴儿一撇:“哼,又显摆了,不过是信罢了,爹爹只是随便写。”

对于这样的话,萧静姝自然大怒模样。拔出小黑拳头高高举着:“看我明儿告状去,对姨妈说,对外祖母说,对外祖父说……”

萧镇懒洋洋:“讨嫌!又去讨东西,羞羞。”

梁山老王夫妻毫不生气,老王对老王妃笑得合不拢嘴儿,手指一黑一白孩子喜悦道:“看看,咱们家总算有孩子们吵闹。说起来,加福养在家里的时候,和战哥又情投意合,他们两个啊,是打小儿就看出天生一对,从不吵闹。”

老王妃故意怄他:“这事情独你不能说嘴,老王爷可还记得,打小儿你不喜欢加福。”

“嘘嘘!”老王急急忙忙打断妻子,对一黑一白相对瞪眼的双胞胎小心瞧瞧,见他们没留神,松一大口气,埋怨妻子道:“你呀你呀,让孩子们听见,要说我不喜欢他们母亲,他们就不喜欢我了。”

老王妃扑哧一乐。

地上,又一个小身影挪步过来。梁山王妃看着另一个雪白如银的孩子走近公婆。

梁山老王见到他,更是什么也顾不得。抱在手臂上心满意足:“我的银哥儿啊,你生得可真是好啊。”

萧战的次子,小姐姐哥哥一岁,在太上皇西去前进京待产,也就出生在太上皇丧期里。

这个从容貌也好,肤色也好,完全是个小加福。

雪白的头脸儿,出色的眉眼儿,似极外祖母忠毅侯夫人。

长辈们视若珍宝,老王给他取名为银,因为他生得实在太白。会走路以后,穿一件绣花好颜色衣裳,翩翩佳公子之态已出。越过生得黑的姐姐,和雪白却眉眼儿粗的哥哥,是梁山王府的骄傲。

银哥儿还是加福可爱的性子,到曾祖父怀里,就对着他脸儿笑了起来。

“格格”声响,老王整个人都融化在里面。大黑脸儿上也布满笑容,对着孙子哈哈有声,表示他的喜欢。

“格格,”

“哈哈,”

“格格”

“哈……”

老王妃打断老王,对他板起脸:“快放下吧,又对着他脸儿笑,小心看你太多,长大就生得不好。还给媳妇吧,让她多看着。”

这样的话在萧静姝和萧镇出生以后,老王妃就说出来过。老王什么时候听到什么时候是憋屈的,可他内心偏偏认同这句话,万分舍不得的把萧银放下。

银哥玩的正好,就有了不解。

梁山老王还得哄他:“去寻祖母,祖母生得好,多看几眼。”萧银就和梁山王妃走开,一边坐下格格哈哈去了。

梁山老王怎么看怎么不痛快,对妻子道:“你就会怪我生的不好,孩子们就生的不好。怎么不说你自己,你生下大倌儿,为什么要随我相貌?你就不能争争气,如加福一样。”

老王妃慢条斯理回他:“那怎么能比得?加福是福星下凡。不是这福星进家门,家里往上数几代,不都是随父亲。”

梁山老王无话可说。

他也闷不了多久,膝下有三个曾孙,居然还有一位小郡主。很快重打笑容和孩子们说笑。

睡下来,老王的笑容也不删减,和老妻又说上一回孩子们。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想到三个孙子,起身从来精神百倍。

萧静姝没有忘记她要告状,吃过早饭就请祖母备车,走的时候对大弟镇哥吐吐舌头:“我去了啊。”

萧镇好生瞧不起:“讨钱精。”

这个原是他们父亲送给大姨母加寿的绰号,兜兜转转的回到始作俑者长女的头上。

……

皇后加寿再忙碌,也从不会让静姝等待。这是加福的长女,加福不在京里不能怠慢。这是爹爹母亲的长孙女不能怠慢。想到战哥只能偷笑,不用管他不用理他。

静姝送上礼物:“一早新采的花儿送给姨妈,这盒子里珠花送给小妹妹公主。”

加寿的长女永乐公主不到三个月,还不能带珠花,但这有什么关系?静姝是带礼物来的就行。

加寿如谢大人般正式,接过来亲自看了看表示重视。

宫女把小椅子放到加寿脚下,萧静姝坐下开始告状。

“姨妈姨妈,大弟昨儿又欺负我了,”

加寿满面严肃:“这样真不好。”

“大弟说我总来见姨妈,可我总是想姨妈。”静姝状告的多,很会说好听话。

加寿笑容满面:“静姝比大弟懂事儿,”

外面有人回话:“二国舅求见。”加寿觉得来的正是时候,忍不住一笑,再道:“让他快来。”

执璞一进来,小身影就奔他而去,清脆的童音响起:“二舅舅,大弟大弟又不跟我好了。”

加寿添油加醋:“是啊,快请二舅舅也帮你说话,这大弟啊,就是不讨喜。”

小郡主告状总受皇后姨妈欢迎,原因就在这里……执璞对大姐翻白眼儿,怕萧静姝听到,喃喃低声:“又指桑骂槐了,接下来又要说二弟也不好吧?”

加寿如他所想,笑盈盈提醒:“静姝,二弟好不好?”

萧静姝对二弟倒不争,大声回答:“二弟好。”

她的姨妈坏坏地笑着,换个说法:“二弟淘气没有?”

萧静姝针对萧银的话匣子打开:“二弟最淘气,静姝最讨喜。二弟昨天打翻东西,二弟……”

加寿乐不可支,走近的执璞黑着脸儿:“满意了,大弟不好,二弟也不好,你又说一回。”

“谁叫你们以前总和我闹来着。”加寿眨眨眼睛。

执璞更来火:“谁叫以前,总把好东西从山西送给你。”学着当时母亲说话:“这头起儿出尖儿的大红枣,寿姐儿最喜欢,送给她待客人。这瓷器不错,送给……。”

萧静姝左看右看,加寿败下阵来:“好了好了,别给静姝听生分话,现在我对你们多好。”

“好在哪里?大哥不在,你就背后说我们。”执璞乘胜追击。

加寿悻悻然,拖长嗓音道:“知道了……我错了还不行。”但也不能完全输,对萧静姝小声道:“全是大弟的错,对不对?”

萧静姝是想点头来着,但二舅舅抱开她。

执璞怕大姐教坏静姝,说完话要带她走。静姝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她在宫里吃了午饭,在这里午睡,直到天色将晚,深知她心意的加寿提醒:“是时候了。”

萧静姝带上大包小包,她每回不空手来,却也不空手走,出宫门上车。明明有护卫的人,但静姝是重要的,加寿再派一个人送她。

不回家,车在兵部衙门前停下。

守门的认得她,由着萧静姝一通跑进去,到外祖父面前。

袁训得到加寿知会,但还是装出惊喜:“小讨喜儿,你又来看外祖父了?”

静姝点动小脑袋:“是啊是啊。”

袁训抱起她放到书案上,怎么看眉眼儿越像加福,心爱也出来十分。

下值的时候到了,门外官员们三三两两的离去。袁训带上外孙女儿出门,静姝重坐车里,赶车的位置上换成侯爷。

萧静姝一早出门,等到现在才来,等的就是这会儿。独坐在车里从不害怕,用甜甜的小嗓音和外祖父商议去哪儿逛,也随带满足外祖父的思女之情。

侯爷仿佛回到加福小时候,车内还是小时候的加福,刚刚把她从梁山王府接回。

这样的傍晚,早早打发人告诉宝珠,家里不等侯爷用饭。侯爷放心的带着小加福在外面吃晚饭,逛夜市,买她喜欢的东西。

出来的时候空车,回去的时候大半个车子堆满,余下的空儿,刚好静姝睡下来。

老王在府门等着,从侯爷手里接过孙女儿,笑容往往得意。侯爷则颇为不甘。

为加福的争执,在十几年前的夜晚,老王不得不交出加福。而在今时今日,侯爷不得不交出小加福。

梁山老王终于等到赢的这一天。

……

第二天,静姝分东西。

“大弟的,”虽然告大弟不好才去,但回回不忘记给大弟东西。这也是从外祖父母开始,到舅舅姨妈都时时交待的话。

再和大弟争执,大弟也是自家人。

萧镇呢,得了便宜还卖乖:“看你讨这些,姨妈以后不敢接你。”但手上不慢,把东西搬开,放到认为中,属于他的小范围里。

“二弟的。”静姝忙活呢,不和大弟拌嘴。

萧银乐呵呵拖走,送到祖母面前打开来,他们独自看。

出自宫中的大多名贵,出自外祖父在街上买,是静姝所挑的,不贵往往见心意。

梁山王妃嘴角噙笑,这门亲事定的多么好啊。

……

好孩子分娩的前半个月,因镇南王夫妻伴太上皇驾不在京里,常家女眷早几天就搬到镇南王府守着。

当天,常家男丁齐齐告假——同僚上司都能明白——来的也早。坐下不到半个时辰,袁训全家、韩世拓及文章老侯等到来。又一刻钟过去,有人来传旨意:“太后起驾,皇后娘娘起驾,已往这里来了。”

元皓呼一口长气,小十取笑他:“我刚帮你点过人数,凡是应该来的一个不少,你要不要亲自点一点?”

都大了,元皓也爱和这叔叔取笑,故意道:“没有吧,还有没来的?”

小十不相信:“我父亲母亲全在这里,常家你最小的妻妹我也看到,还有谁?”

有两个人跑来,都是面容英俊,一个是董贤,一个是阮瑛。

小十有些明白:“那这下子,齐全了吧?你等我云若侄女婿吗?他和加喜游玩在路上,他来不了。”

元皓绷紧胖脸儿:“不是他,但还有人居然敢不到。”

阮瑛听到也纳闷:“夜巡的人我们也弄来了,还能有谁不在?”

元皓阴沉眼神儿晃到他面上:“还有小碗,小碗在哪里?”

董贤让逗笑:“小碗来不了啊。”

阮瑛也沉下脸:“又不讲道理了,我弟弟在军中呢。”想到什么,阮瑛两根手指在下巴一搭,对元皓又有笑容:“小王爷要真的想他,您给梁山王去信吧。”

元皓高傲的一昂头:“我才不写。我姑丈看重他不肯放,我不夺姑丈所爱。”

阮瑛磨磨牙,他经过那个滋味。那年他、董贤和凌离等人,随执瑜执璞从军。梁山王点醒帐下将军们,这全是功勋子弟,留下来对大家伙儿升官攀附京里有好处。王爷不指望这点好处,却要功勋子弟愿意跟随他的这个颜面。

阮瑛等人到底是走了,但在哥哥之后前往的阮琬等人,让梁山王等出尽招数留下,直到今年还不放人。

阮英明没有出全力讨回,是他的儿子诗书文才尽有,缺少的就是战场上风采。

小二虽状元出身,也同袁兄不能相比,缺的不就是血染战场。

梁山王的书信接近卑躬,为留阮琬不遗余力。吏部尚书阮梁明暗暗得意,认为他们两兄弟算英才出众,膝下小兄弟们也大放光彩,阮梁明也同意小二的说法:“拂了梁山王脸面却不好,再等一年再让琬倌回来不迟。”

这事情元皓知道,他偏偏在今天讨要小碗。阮瑛只能对他摊开手:“你不讨,我们也没有办法。”

元皓长叹一声:“小碗负我。”

阮瑛正拿他没办法,萧静姝带着几个孩子跑来:“坏蛋舅舅,小弟弟接来没有,我们等着看呢。”

抹去萧家长远,细论可能联宗的亲戚关系不说。就眼前来算,元皓和萧战是嫡亲姑表兄弟,和加福却是表亲上的表弟。静姝应该称呼表叔。

但“坏蛋舅舅”这称呼,代表的不只是一个称呼,而是一段教养孩子们长大的好名声。

元皓很喜欢,萧战又总把加福顶在头上,战哥的孩子以“坏蛋舅舅”称呼,长辈们都认可。

静姝又是大坏蛋舅舅的第一个孙女儿,小坏蛋舅舅也从来高看一眼。即刻不和小碗过不去了,对静姝笑容可掬道谢:“那可太好了,你们太疼小弟弟了,我给你们准备的有好东西,去我房里看看吧,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静姝有时候“很讨喜”,其实是让如小坏蛋舅舅这般的“长辈”娇纵着。

大眼睛亮了,一挥小手:“走喽,拿坏蛋舅舅的东西去了。”

在她的后面,一群比她小的孩子。香姐儿的长子沈晖,执瑜的长子袁征,执璞的长子袁律,萧镇扮大人不在这里,萧银在这里,在奶妈丫头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前往元皓房中。

望着他们走开,元皓自言自语,视线大多落在沈晖身上:“皇上哥哥给二表姐的儿子赐名字晖,用的是皇太子乾哥的偏旁,不知道会不会给我儿子赐名字?”

“哈哈哈……”小十捧腹大笑:“小坏蛋舅舅不应该学我九哥避嫌吗?执瑜执璞大侄子有征哥和律哥,皇上也赐名字,但我九哥说荣宠已多,叩辞了。你件件学九哥,你也应该叩辞。”

“哼!才不。我要和加寿姐姐从来很亲近,叩辞就生分了。”元皓脸儿一扬不肯答应。

太后已到门外,皇后已到门外,元皓不再争执,往门外迎接。

……

镇南王夫妻不在家,太后到来,安抚臣子之态也应当。但常大人父子们激动的全身紧张,虽然很想多在太后面前说上几句,却不得不退下来缓解僵硬。

常伏霖最紧张,却还要听着父兄们善意的玩笑。

常大人道:“老五是家里运道最高的,为父想起来,生下你的那年,为父官升一级。”

常二爷的女儿亲事许给董家,原本是挑给好孩子的。从定下亲事以后,二爷对五弟夫妻感激不尽。他跟上父亲:“是啊,家里有老五,我看也是幸事。”

大爷、三爷、四爷都说了说,常伏霖摆一摆手:“咱们还是把持清明吧,有我有什么用?好孩子是养在姨妈家里,才和小王爷青梅竹马的拌嘴,”

父子们忍俊不禁。

小王爷的亲事由舍不得拌嘴玩伴开始,才有今天常家的好荣耀。

不忘记袁家,是父子们也常说的,他们转而又夸上忠毅侯袁训。直到常夫人打发人请他们:“夫人说快了快了,问大人爷们都去了哪里,好孩子姑娘的头一胎,要守着才行啊。”

父子们赶紧又到产房之外,男人们能呆的地方陪客。客厅上,由镇南老王、梁山老王和老国公待客。

头一声哇哇出来以后,所有人伸长头颈。能守在这内院的是亲戚,都盼着小王爷头胎得子,眼睛瞪得溜圆。

太后早年是想不开的人,但自从皇太孙到手,心情豁然开朗,凡事儿只往好处想,对瑞庆长公主也亲热不少,也巴着生个男孩。

皇太孙如今在游玩路上,但加寿又诞下小公主永乐。有明理的柳国舅夫妻劝解开导,太后没有就讨孩子,安心等到永乐如皇太孙进宫那年纪,就好接到身边。

有了盼头,太后很多时候性情似极当年疼爱孩子的老太后。此时,分一部分到镇南王府。殷殷地问:“收拾好了,赶紧送出来。”

加寿深觉得这话长宫中脸面,亲手扶上太后,往产房门外走上几步。后面的人就都跟上。

稳婆出来送上小襁褓,喜笑颜开讨赏钱:“是小小王爷。”

哄然笑声爆发而出,闻讯往这里赶的镇南老王还没听信就能明了,腿莫明的一软,扶上身边的树,气喘吁吁地原地大笑一声。

报信的人也跑到这里:“回老王爷,是小小王爷进家。”镇南老王更展开笑容,梁山老王更乐:“哦?不如我们家啊,我们头一回接进家门的可是一双。”

镇南老王手指他笑:“加福的福气不比。”

说曹操曹操,黑加福带着弟弟们跑来,小手东一指西一指:“守好那个门,拿好金钱。”

“静姝,你做什么呢?”梁山老王显摆地唤她。

“我和弟弟们看着卖炭翁不要进来,不然弟弟黑了,哥哥们又要说黑。”萧静姝嘟起嘴儿:“乾堂哥说过的,晗堂哥也说过,烨表哥炫表哥都说过。”

又把装金钱的荷包送上来,黑亮眼睛骨碌碌转:“他很穷,给他钱。”

元皓见祖父没到,出来寻他,把这话听到耳朵里,做个义愤填膺的姿态:“他们乱讲,静姝才没让卖炭翁抱过。”

萧静姝得了意,大眼睛又换成眨巴:“让哥哥们在路上多买好东西,不然静姝生气了。”

“晚上我就写信给他们,少买静姝不答应。”元皓满口答应帮忙,再就请祖父进去:“是个男孩子,雪白。”

萧静姝又有骄傲的本钱:“是我守着门,我守的好。”

“你守的好,”镇南老王带笑也附合她,回身吩咐跟自己的人:“取我的好东西,小郡主两件,别的小爷,每人一件。”

“走喽,拿东西去喽。”萧静姝带着弟弟们,欢天喜地又奔向老王房间。

梁山老王大乐:“看我们多伶俐,很会讨东西。”

镇南老王也喜欢这个曾外孙女:“加福的孩子怎么会错。”

元皓闻言,借机道:“祖父,小哥儿送给舅母看视可好?”

老王取笑他:“听说你小床早就送去?依你吧。”

不但袁家门里长大的孩子出名的出息,还有镇南王不在京里,虽有老国公相助,老王协助孙子镇守京都也不能分心。也就答应下来。

当天,太子赐字“智”,取名萧智。宝珠玉珠及常家女眷在王府住下来照顾,准备住到满月,把孩子抱走。

当晚,元皓修书一封给父母亲。他的岳父常伏霖是巡查御史,去往太上皇出游地方巡查也应当,就便儿也送信。

……

南海有很多不知名的小岛,青青的椰子树下睡觉,第二天睁开眼就能看到海水,舒适的人压根儿就不想起来。

太上皇就是这样,岛太小,耳边侍卫们做早饭、孩们们在海边奔跑捡“早饭材料”都听得见,但他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睡多也不好,瑞庆长公主来请:“哥哥请用。”送上一个劈开上盖的新鲜椰子。

新鲜的。

太上皇总在这新鲜中沉醉。

他不但起来,还又发感叹,虽然这感叹在昨天、前天、大前天…。说过无数次。

“我治理天下这些年,不敢说有功劳,按就寝起床的时辰来算,也算兢兢业业。但享受这治理,不出门何曾有过?”

眯起眼带着享受,吸一口又香又滑,皇帝露出满意。跟的人收拾床铺,他在石头上坐下。

瑞庆长公主在他身边坐下,对海上望去,那里能看到停驻大战船。

执瑜率领水军一路守着,减轻镇南王在安全上好些负担。

长公主就觉得这日月也是极之享受的,对兄长恭维道:“这是您教导出好皇帝,带出好臣子,我才能跟着哥哥出来玩这好玩的。”

皇帝微哂且失笑:“我教导?”他嗤之以鼻:“我已不是皇帝,不用奉承话。要说英敏的长进,以我看,大半在那三年出游里,是忠毅侯之功,是张大学士陪伴之功。”

沉一沉眼眸:“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以我们在路上见闻来看,这话不虚啊。”

长公主嫣然:“哥哥不认这个功劳,教导皇太孙的功劳,总是您的。”

兄妹看往一边,萧乾和萧晗、萧烨萧炫在一起,抱着刚捡的鱼虾正大呼小叫:“容姐姐,我要梳头发。”

钟南的女儿钟芳容应声:“就来了,先把你们的鱼虾放下,来洗干净手儿。”

------题外话------

错字再改。

番外来迟的原因,是新的改了写,写了改,麻烦萌编八回才定好。八封邮件,重写八次。没有时间写番外。又要花时间整理番外。

番外不挑出哪一个人单写,合在一起,把大家全写到,这样看完整些。

感谢亲爱的们对仔的维护。

金牌是由市场拥护度决定,有人十几本才是,有人几本就是。总会达到。关心仔的亲们不用介怀,只要有你们支持,很快。

而且金牌不是高度。以后不说白金,哼!

新的八号提交,第二天九号显示,今天十号出番外,所以九号没推荐。就是今天,也没有几章,如果看的不过瘾,也请收藏了。

在此推荐:《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作者淼仔。

下次番外,下周六。么么哒。仔得有存稿,才敢每天都发。敬请见谅。收藏新的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