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五章,争地位的讨嫌女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上皇等人远路归来,一路之上有人服侍,行程随意,都还红光满面精力充足。但出门儿这事总有劳顿,他吩咐回宫,别的人先各回各家,改天再进宫说路上的热闹。

回来以前还欢欢喜喜的柳云若,这个时候胸中闷浊气一起上来。他刚听岳父说过,最讨嫌的女婿居然回来了?

还不知道加福有喜,随意地一想,只能认为萧战在边城出多了风头,仗着大姐加寿是皇后,可以为外臣随意的回京担待三分,讨嫌女婿又回京里争风头。

他的父母亲命他把加喜送回去再回家,多喜随父母亲回府,同时送的还有增喜和添喜。袁训也在。三喜姑娘叽叽喳喳说着战哥回来怎么怎么的喜欢,独柳坏蛋眉头耸着想“坏招儿”。

“我到家了。”韩添喜在府门上行礼辞别:“多谢姨丈,多谢加喜姐姐、增喜姐姐,多谢柳家姐丈。”

在她的心里,这个姐丈未必有黑脸姐丈好吧?柳云若多心到这种模样。

又送回常增喜,袁训带着小夫妻回到家中。

沈沐麟随香姐儿住在侯府,闻讯赶出二门,面上一团大喜过望:“云若,你回来了?”兴奋的手臂一张就扑了上来。

有人这么热情的欢迎自己,柳云若自当的也抱上来。而且他的本心里,对二姐丈也就是这样热烈。

两个人重重抱在一起,面庞放在对方的肩头上,争着悄悄说起话来。

“讨嫌的那个还是那般讨嫌?”柳云若问道。

“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一个人揍他虽然威风,却跟他功夫差的太远。”

沈沐麟也同时的说出来。

两个语句撞在一起,双方都扑哧一笑。再就勾脖子搂腰身的,看上去更加的亲密。

萧战随后赶来,把这一幕一丝儿不少的看在眼里,气的大喝一声:“放开!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成何体统,你们是两只兔子吗?那刚好,加喜欢回来要添菜,拎到厨房给岳母煮出来,还要分一只腿子给多喜欢哩。”

袁训哈哈大笑,手指着萧战笑得跌脚:“战哥你呀,你一回来真真到处热闹。你不待见他们俩个,还不许他们自己好吗?”

“岳父您想,您坐兵部里,下面的人敢私下勾结吗?这是打板子的大罪!咱们家里呢,我这最得欢心的女婿虽不敢比您在兵部的威严,也算拔了头筹。这两个落下风的,只能算在我下面。在我之下,眼睛里只能仰望我,嘴巴里只能称赞我,这就跟下属见上官是一样的说法。如今他们俩个自己又捏又扭的,这不是眼里没我吗?”

萧战振振有词回着袁训,瞪起眼睛对着小沈和小柳又是一声呼喝:“分开!听到没有?刚回来,就送场打给加喜欢看吗?”

香姐儿陪着加福过来的慢,落在萧战后面几步,没弄明起始原因,却不妨碍把这打炸雷的声调听个一字不落。

顿时也怒了:“战哥你有完没完!回来没几天,大姐也说,大哥二哥也说,龙家表兄弟们更让你拿下来一回,还不足吗?云若刚回来,你没说请他上座好好歇息,才是你当姐丈的面庞,倒又寻上他的不是?”

加福在旁边掩面轻笑,加喜张大眼睛看得也笑模笑样。

这算是家里兄弟姐妹们吵架的一个潜规则。

香姐儿这个时候是不会提起“加喜帮忙说句话儿”,把加喜卷到对付战哥的战团里。也不会寻上加福抱怨:“你管管战哥吧。”用战哥的心爱的加福来压制他。

大家你吵你的,我乐我的。

加福和加喜看得津津有味,微微歪了面庞,等着谁输谁赢。袁训这岳父也带笑不再插话,也打算看个热闹。

“打架打架!”萧战一跳八丈高,粗重的嗓子撑得这里满满的。落下来以后,不忘记讨好下加喜:“三姐丈打拳给你看,三姐丈的拳那叫一个好,拳打小柳,脚踩小沈……。”

加喜素来是三姐丈那一伙儿的,笑得缩着小脑袋,点几点头。

袁训啼笑皆非中,“呼”,一拳扬了起来,却不是萧战,沈沐麟忍了萧战这些天,不是他不敢一个人出手,而是要占上风,柳云若在这里的时候打,胜算多些。

拳风赫赫到来,还没有打中萧战,萧战往后一倒,“通”地一大声,好似让拳风扫中。

沈沐麟这一拳就扑个空,虽稳得住身子,但一拳出去,人顺势跟着出去一些是必然的事情。

他的身子往前一趔趄,萧战双手一扒地,整个身子鱼似的滑出去,那粗重身子又轻又飘直到沈沐麟脚下,一只手护着自己头脸儿,一只手扳住沈沐麟脚脖子,扳实在了,闪电般往外一甩。

“蹬、蹬、蹬,”三步以外,沈沐麟发力站住,脸已涨得通红。

这头一招过去,小沈落在下风。

真拼招式,小沈自问不见得输这么快,可遇上战哥这鬼精一只,交上手的一刹那,奇思妙想层出不穷。沈沐麟承认他差的太远,就是从这里而来。

香姐儿不会去扶丈夫,但是板起脸表示对萧战的不悦。袁训颔首,夸了一声不错。加喜大力鼓掌:“好啊,三姐丈最厉害。”

柳云若缓缓走出来,凝视萧战面沉如水。这个天字头一号讨嫌精,以前就爱哄得加喜为他喝彩,这虽几年过去,讨嫌的模样儿丝毫不改。

讨—嫌——精!不揍还行?

双手对岳父一揖,再对加喜笑一笑:“记得帮我说好知道吗?咱们俩个才是一家人。”

加喜眨巴大眼睛:“是,可是听说我小的时候,你不喜欢我?”

“哈哈哈哈……现世报应来得快,姓柳,你这辈子跟我比不了。我家加福一生下来,我祖父、我祖母、我爹我娘和我,就都喜欢她…。哈哈哈……”萧战还没起来,干脆坐在地上捧腹大笑,没笑几声,就快在地上打滚。

不是小的时候可以尽情泼皮无赖,姐妹们中香姐儿和加喜也大了,萧战就没有滚起来。

这个女婿不是一般的彪悍,侯爷再次忍俊不禁。柳云若冷哼一声,反唇相讥:“我虽错过加喜那几年,可以后一天我当两天般对她,一年我当两年般对她,还是你比不了我?”

加喜爱听这句话,又见到二姐对她使眼色,加喜明白,这是暗示自己也说些哄女婿的话。加喜吐一吐舌头:“不过我们现在确实很好很好了。”

只这一句,足够柳云若心花怒放,对着萧战走去精神百倍,嗓门儿都提高几个挡次:“听说你战哥在边城没有对手,我告诉你吧,少猖狂,那是我没有去。来来来,可巧你回来了,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边说,边把随身的刀解下来,外衣解下来,离战哥三步外,摆一个势子气若渊亭。

萧战暗暗叫好,看得出来柳坏蛋长进不小,但嘴上不服软儿,继续嘻嘻哈哈拿柳云若一通取笑:“有能耐你就来边城长呆啊,军中有你的笑话你知道吗?国舅的儿子是怂人。”

“怂不怂的,不是你说了算。”柳云若提气,瘦削的身子飘然无物的对着萧战掠去,但握拳的手却重涩如铁。

举拳往下一砸,似有千斤。

萧战这不吃亏的主儿,虽然力气大也不硬接,往旁边一闪,就到柳云若腰身侧边,近身而战,抬脚太慢,提膝狠狠撞向柳云若腰眼。

这下子要是撞实在了,远比柳云若那一拳的伤害要重。

柳云若原地一个翻身,头在下脚在上,腰身凌空飞起,不但避开这一记,而且落下来的时候,又到萧战背后。

萧战脑后一寒,知道不对,大吼一声:“滚开!”往左一扑,柳云若跟去左边。往右一扑,柳云若跟去右边。看上去小柳附骨之疽般的难甩难脱。

沈沐麟大为佩服,正看得心旷神怡,手上让人轻拍一记,妻子香姐儿走过来,低低含笑:“战哥是家传的能打,云若夜巡多年经验足。”

沈沐麟温柔的轻拍她的手,也反过来安慰她:“不要为我担心,我没那么小肚鸡肠,不论奸滑,我还可以跟他们俩个试试。论奸滑,云若都比我强,何况是胎内自带的战哥。”

香姐儿大乐,娇声道:“是了,战哥可不就是胎里自带,打小儿,大姐、我,大哥二哥,再加上称心如意帮着,都不是他的对手。”

小夫妻低声说笑着,又不时看向战团之中。

“滚!”萧战往前摆脱不掉柳云若,使一个千斤坠,不是往下,是大喝一声往后山石崩塌般一倒。

柳云若到底不如他力气,不敢硬接,脚尖一点,滑出去数步。

小柳公子生的俊俏如女孩儿,这数步轻灵若凌波,加喜看入了神,情不自禁的为他叫声好儿:“好啊好啊,”

柳云若欢欢喜喜冲她一笑,加喜小眉头一簇又有懊恼:“三姐丈,你也很好,所以你的好东西还是要接着给我的呀,”俏皮轻笑:“云若哥哥的东西已经是加喜的了。”

香姐儿嫣然:“小机灵鬼儿,出去一年多,愈发的伶俐。”

柳云若大笑:“说的是也,加喜,那你还继续为这倒地的姐丈叫好,哄走他的东西再说实话不迟。”

“腾!”,战哥重新跳到他面前,趁着他这大笑稍有不防备,双手拢起,把柳云若手臂锁住。上风眼看站定,萧战坏笑:“为我叫好,从来是实在的。”

这一手儿快而敏捷,认方位又准,袁训又颔首微笑。

沈沐麟气坏了,嘟囔:“这个战哥,这个讨嫌的,他就是厉害……”

却听又是一声长笑,把大家精神重打起来。

见笑声中柳云若手臂不能动弹,却把身子斜斜飞起,以萧战的手为支点,借一借力,左脚勾上萧战肩头,右脚尖抵在萧战咽喉不远处,整个人亦把萧战制住。

颓废败相这就硬生生扭转过来,是你钳制我,我也把你控制的平局。

袁训连连说着:“不错不错,都大进益了。”沈沐麟重新解气,把萧战嘲笑一通:“你战哥看来也不是百战百胜哈哈哈……”

萧战对他怒目而视,气呼呼放开柳云若,跳脚道:“不算,这个不算,重新来过。请岳父再当考官。”

加福适时的阻止他,柔声笑道:“我们都愿意再看,可是,岂不耽误你把特意带来的好东西送给加喜。”

“是啊,三姐丈,我也有好东西送给你们呢。”加喜也想了起来。

奉着袁训,一家人往二门里走着,迎面如意又走来笑道:“加喜欢却在这里,让我好找。祖母和母亲等着呢,说进来了,却先会什么体己人儿去了?至今不见。”

加喜勾起手指敲敲自己额头,对三姐丈瞄瞄,对柳云若瞄瞄。

“你的箱笼也送进来几大车,母亲说快找回来,不然什么东西是留用的,什么东西是送人的,我们都不清楚。”

“啊,那赶紧的进去。”加喜飞奔几步,小手放到柳云若大手里,把他一起带着飞跑而去。

这对小夫妻如今也成双成对,袁训带着余下的儿女们为他们喜欢,就是难缠战哥也露出笑容,随后一起跟上。

加喜小夫妻见过长辈,就分东西。看一看,六哥袁执瑾却不在。

……。

宫闱深深中帘栊也深深,挡住殿外浓浓的景色,也挡住殿内的私语。

皇后加寿坐在她的宝座上,左手坐着一个人,是小六。右手坐着一个人,是韩正经。

“今儿咱们就说到这里吧,太上皇和太子已回宫安置下来,皇上就要过来与我同去,执瑾,你回家去帮我多看看加喜,正经,你回家去帮我多看看添喜,让她们明儿进宫来。”

小六和韩正经答应着,起身以后,又各自说上一句。

小六胸有成竹:“请大姐放心,有爹爹在呢,有二哥在呢,在我小六在呢,怎么也不会让大姐受了委屈。”

韩正经轻拍胸脯:“大表姐,还有我正经在呢。”

加寿嫣然:“我听到了,有你们在,张大学士就是不好了,我也有千层万层的屏障。”

又故意佯嗔:“张大学士确实算得上千层万层的屏障,但是你们也不能把我看扁了啊。”

“知道了。”小六和正经嘻嘻一笑退出殿去。殿外,宫女送上两个小食盒:“这个是国舅爱用的宫点,这里面是茶叶,是韩小侯爷说好用,外面却卖干净,娘娘让找一找,宫里还有这些。”

两个人接住,虽然一个是加寿亲弟弟,一个也算加寿面前的红人儿,但丝毫不怠慢规矩,不用进殿去谢,原地也一丝不苟的谢过。

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宫门上,殿中的加寿换好衣裳。等皇帝的空儿,加寿默默盘算。

张大学士身子骨儿不行了,就他年纪来说,他自己都时常说岁月知足。刚一病下来,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宫门上。小六和正经在宫外私访和担心不无原因,把皇后看成空无一物,认为大学士是千层万层阻拦皇帝纳妃屏障的大有人在。

加寿岂是不中用的人呢?她笑的淡淡。

“回娘娘,皇上宫车已到,请娘娘登车,一同前往太后宫中。”

宫门外面,辇车上英敏露出脸儿,先把加寿通身一看,摇一摇头:“不好,寿姐儿,你这皇后愈发节俭,外省刚送进京好些绸缎,怎么,你还没做新衣裳吗?”

加寿知道自己大红遍绣凤凰的锦衣不差什么,英敏这样说,是夫妻一如既往的恩爱不减。

在他身边坐下,正色回话:“皇上此言差矣,不节俭可怎么行?昔日姜后脱簪辅佐贤王,今有加寿节俭辅佐明君……唔唔……”

后面的话忽然让堵上似的出不来,车外的宫人心知肚明,目不斜视只管跟车。

似有许久,英敏放开加寿,在她微微红肿的嘴唇上映下得意的眼神儿,眉眼儿全是戏谑:“明君都有贤后配,既然是贤后,我得好好的犒赏你才行。”

加寿嘟起嘴儿:“就要见父皇和乾哥,您弄乱我的衣裳,可让人说闲话不是?”

“朕是谁,你又是谁?谁敢说咱们的闲话。再说,如果父皇看出来你我恩爱,那太好不过。寿姐儿,父皇这一回来,应该从此长在母后宫中吧?”

加寿笑的狡黠:“呀,难道父皇不住母后宫里?可是我吩咐下去,父皇和乾哥的箱笼都送到母后宫中。”

英敏忍不住一笑,见加寿如玉的面颊旁垂下几丝乱发,手指过去为她拢好,就便捧起加寿面庞,温柔地道:“看看,果然是我的贤后,一点儿也没虚假。”

车内忽然似到了春天,两双眼眸也含笑凝视如胶。身子不由自主又往一处靠拢……宫车停下来。

“回皇上娘娘,咱们到了。”

英敏轻咳几声,加寿轻咳几声,又一起笑意上来。

“晚上,我早早的来,今儿奏章像是不多。”英敏低低地道。

“嗯。”加寿轻轻答应。

“要是我早回来不了,你就早早的去御书房。”

“嗯。”加寿轻轻答应。

……

“皇祖母,这是我钓上来的东西,这个,张牙舞爪的您别怕,这叫大龙虾,晒干了整只带来,鲜活的时候还要凶狠呢……”

乾哥正说得眉飞色舞,让外面通报声打断:“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父皇母后,你们想我不想?我在路上时时想着。”乾哥箭似的飞奔过去,投到母后怀里。

太上皇打趣道:“城外你见到皇祖母,也是这样的话。这又拿出来用上了,你这话准备用多少回?”

哪怕乾哥说上一千一万回,柳太后也爱听。帮着孙子说话:“他句句真心,看看他给我带的这些东西,就是真心。”

太上皇更好笑,故意道:“是吗?那我也带回来不少,难道我也想……”自然而出的调侃,下半句“我也想着你不成”,忽然卡住。太上皇和柳太后恍悟到这种轻松的玩笑话一年两年里不会有一回,两个人都不自在出来。

英敏和加寿听得正喜欢,见状为他们暗暗着急。加寿忙道:“父皇带着太子他们游历去了,自然是时时想着我们,母后也时时的想着父皇,皇上和我可以作证。”

柳太后干笑。

太上皇轻描淡写:“哦,那敢情好。”

“如今回来了,却还是要劳动父皇。乍一看,乾哥比先儿长进太多。却又怕他回宫以后,我过于娇纵他。我的事儿又多,又怕顾不过来,还是请母后留他在身边,请父皇继续教导才好。”

太上皇和柳太后听得出来加寿的话意,两个人默然一下,居然都没有拒绝。

英敏满面喜悦,对加寿送去爱赞的一瞥,加寿这就吩咐着太后宫里的人:“早先收到信说要回来,和太后一起为太上皇收拾的殿室,再去薰香,新到宫里的江南丝绸,取出来给太上皇过目,挑喜欢的陈设……。”

太子也笑眯眯:“祖父继续陪着我,祖母继续陪着我,这样好。”

继前皇帝成为太上皇以后,他的正式宫室就这样确定下来。

------题外话------

么么亲爱的,新文的收藏不好,呜……

推荐仔的新文:

书名:<名门淑秀:错嫁权臣>简介:忽然而至的身世,打破文无忧平静的生活。从小官吏之女到出身名门世家,带来的却不是富贵荣华。

亲戚们魑魅魍魉,权监磨刀霍霍,还有未来的婆婆上门退亲。

生活骤然间巨变,无忧默默接下,不介意一个人承受。但……。有谁能告诉她,前一刻被退亲,下一刻又被长公主府殷勤求亲是怎么一回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