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十章,谁是大功臣?/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党们端起酒杯,和太上皇乘兴畅饮三杯。放下酒杯,太上皇知道这样的欢聚难得,又命舞剑助酒。

虽贵为太上皇,却不能主动让前太子党多陪伴。当今天下是英敏的,太上皇还和重臣们亲密,会起对皇帝不利的谣言。好似太上皇还把持着权利,把皇帝置之一旁。

借小六成亲的日子,还是忠毅侯这表弟有良心把他请来。要知道深宫里虽呆的惯,但刚从外省玩一大出子回来,又不理政事总有寂寥。太上皇收到邀请来的欣然,见满座中安排的都是旧人,更觉馨香满满。

上官风和凌洲吵了起来:“该喝三杯,只喝一杯,你又赖上酒了。算算你欠我多少酒,十年前就有十六杯,十年后的等我算算,”

凌洲取笑他:“算得清楚吗?户部的账目倒从来不错,就是私账年年不对。”

“那是你太赖了。”

另一边苏先和尚栋也是陈芝麻烂谷子的话。尚栋道:“我最会打水贼,怎么了?”

“我水贼出身,你来打个试试。”

尚栋火大的起身,到太上皇身前道:“您给评理,几十年过去,这您带大的人还敢自称水贼。”

上官风也凑上来,也送上一杯酒:“您喝下这杯,也给我们评理。您而立生辰那天,凌洲明明欠我三杯酒,现在一杯不认,”

两杯酒摆到身前,太上皇拂开,笑骂道:“我评理,我还喝酒?你们哪里是找评理的人,分明是借机灌我酒,不喝!我也不管你们的糊涂烂账。”

把四个人撵开,不费事儿又见到一对“混帐”正别苗头。

柳至慢慢腾腾道:“加喜可以成亲了吧!小六成亲都算晚的。”

连渊一听不答应:“我们家没了长辈,小六和苏似玉成亲晚是他们的敬重。”

柳至翻眼:“明知我说的不是你,我说的是我儿子今年应该成亲,云若都二十出去。”

“明年!我女儿不到十五岁,不是她母亲成亲的那个年纪,一定不能成亲。不但我女儿这样,以后我外孙女儿也得这样。”袁训一年也不放松。

柳至还没有恨,太上皇恨上来。这话勾起表弟不肯让加寿早成亲,留下加喜,带全家出游整三年。虽说太子因此长进,元皓因此长进,又兴起太上皇游玩的好兴致。但当年那让表弟左右的恼怒还在。

对柳至喝道:“今儿肆意,你就只动嘴皮子不成。”

柳至腾的跳起来,对着袁训就是一拳。袁训往外面一闪,把椅子踢开,人落到席面中的空地上,对外面一指:“那里痛快,咱们那里去。”

吵闹劝酒的人一起停下来,喝彩道:“快打,我们给彩头儿。”

柳至也不放过他们,一瞪眼:“我们打过,你们也得来。你你你,”点上几个:“好些年文官当着,只怕骨头早就软了。当年咱们习练功夫在太上皇面前不止一回,今儿他又在,咱们再练练。”

太上皇大乐:“这话很是。”

让点中的几个人哪能示弱:“我们早就想练,但你们一对亲家不打在前面,我们怎好意思抢光彩。”

说的大家“哄”地一声笑了,太上皇更乐不可支,连连吃了三杯酒说痛快。

袁训和柳至下去打了一回上来,果然又去了四个,两两相对战上一回,太上皇又命闲坐的人对景赋诗,等诗想诗的间隙,袁训陪他说五湖的风光。

太上皇回京的时候就说过,四个海他走过一遍,再游就去五湖,这就听得很是认真,

当晚大醉宿在袁家。

前福王府的正殿,当年力主不拆的正是太上皇本人。

当时是为太后时常驾临使用,后面加寿稍大些,可以推想到皇后归宁也需要正殿,如今太上皇歇息也正方便。

……

小六事先请酒,萧战这姐丈素来又让着他,洞房没大受折腾,小夫妻安然圆房。

正经大不服气,跟胖队长又拼一回酒,胖队长走不动,也睡在这里。

第二天太上皇回宫,胖队长回府,柳家开始准备第二年加喜的亲事。

……

钟南说完以后,龙书慧手中的茶碗摔个粉碎。随即花容失色不敢相信:“定亲太子殿下?”也和丈夫一样的心思:“芳容哪有这样的福气,这不可能,你一定听错了。”

她的行程慢,小六成亲后进京,进家门先见长辈。结果所有长辈一起出来见她,把龙书慧吓一跳,暗想不敢惊动才是,丈夫钟南又说了这一番话。

“不会不会,芳容怎么能当得起?”龙书慧也从没有想过,女儿养在九叔家里,还会有这样的福分。

长辈们呵呵而笑,让钟南取出圣旨给龙书慧看。龙书慧这才相信。容姐儿虽不住家里,但她夫妻不在京中,自家长辈不如母亲和袁家操劳多,也应有一声道谢。

她想得到却站不起来。

唤一声丈夫:“南哥扶我一把,我骇的腿软,我起不来了。”

钟南嘻嘻,只为欢喜,并不为取笑妻子。因为他初时听到,也和妻子的惊骇没大区别。

夫妻们谢过长辈,长辈们惭愧说声不敢当,为龙书慧也主动备下谢袁家的礼物,打发夫妻们前往袁家。

单独和女儿会面时,“母亲会长住吗?”容姐儿流露出思念。

话刚到这里,外面有人回话:“谢家的三姑娘来见姑娘。”

钟南避到隔壁房中,方便女儿招待客人。

进来一个和容姐儿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气色是怯的,眼神儿也总是低垂在裙边上。

见房里多了一个人,谢三姑娘不敢再多走一步。

容姐儿起身做个迎接的姿势:“请进来吧,这不是别人,是我的母亲从山西回京。”

龙书慧笑容满面招呼一声,谢三姑娘低低的问了好,进来后欠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看的龙书慧为她难过。

再三的让她上榻坐得舒服些,谢三姑娘不肯,容姐儿道:“她素来是如此,”龙书慧本想对女儿的闺秀亲亲热热,见一不小心倒吓倒她,只能作罢,让丫头倒茶给她,取自己山西带来的土特产给她吃。

本以为自己会打搅到小姑娘们说话,但盏茶时分过后,见谢三姑娘就是个软弱无言的性子,母女们有她在,说的都是闲话,她听的很认真,不时脸红红羡慕的悄悄一笑,等受到注视,又很快闪躲开。

半个时辰左右,谢三姑娘告辞。龙书慧先颦眉头:“你有知己是好事儿,但这姑娘不舒展又欠大方,冷眼瞅着时时羡慕于你,不要深交的好。”

“母亲说的是,谢三姑娘的家原不在京里,她的父亲不在了,母亲另嫁,把她送回京中祖母家。母亲也看得到,住的并不喜欢,又无处可去。外祖母为长公主当差,秋天舍药,她病的不行家中无人照管,小丫头来求药,因此认得她。与我同往来,谢家对她关切好些。我也想到忠毅侯祖父位高权重,不敢擅自和她往来,问过外祖母,外祖母问过侯夫人祖母,说舍粥和帮人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要与奸佞同行。她来看我,我就应下。”

龙书慧点头:“你懂得凡事问长辈就好,”叹上一声:“也幸好这里长辈都是疼爱你的。论起来,这不是我的家。当年没有执瑜执璞把大伯母母子、母亲和我、你舅舅接到京里,我的日子只怕也与谢三姑娘差的不远……。”

一个激灵打上来,她从没有对女儿说过父亲龙五的事情,就此机警住嘴。

容姐儿却没有多想,劝解道:“外祖父也是英年早逝,外祖母常对我说,要是没有这里祖父接来,日子也是寂寞难熬的。”

在自己的婆家却难熬,到袁家就过得如意。听上去就不对。但容姐儿却没乱想,继续谢三姑娘进来以前的话,对母亲笑道:“母亲多住些日子吧,这里有好些姐妹兄弟可以玩耍,可以说话,侯夫人祖母又照顾颇多,应该比山西好呢。”

飞红满面吞吞吐吐:“再说我定下亲事,有好些女眷要会,总是麻烦这里祖母和如意表舅母……。”

龙书慧来以前就想过这件,女儿定亲太子,应酬相对会多,自己是留下来照应她,还是依旧回山西料理。

好巧不巧的,又遇上一个谢三姑娘,她应该对女儿说的话,在心里如明镜一般清晰。

“你的亲事怎么定下的,你可不能忘记。论父族,有父亲的曾祖父南安老侯爷,他曾往山西陪伴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一周岁后由太后抚养,曾祖父在京里陪伴。论贤淑,天底下有的是人比你强。你定亲太子,一多半儿取决于你的曾曾祖父曾花过心血无数。”

这些话,容姐儿听外祖母说过,但此时再听,依然聚精会神。

“这里祖父也感激他的好处,这里祖父母的亲事,由他和你的嫡亲曾祖父老国公促成。这才有加寿呢。”

龙书慧神思开始恍惚。

九叔的亲事另有一半是自己祖父老国公促成,但在女儿亲事上,她依然不敢说有自家人的好处。

她的父亲……那久藏心底,轻易不敢扒拉开的伤口,在此时不知不觉痛痛的流出鲜血。

刚见到的谢三姑娘在眼前晃动,再出现的就是幼年的龙书慧。

她让容姐儿少和谢三姑娘往来,倒不是看轻自己,而是当父母的担心女儿结交到坏人。

对谢三姑娘的同情依然存在,因此联想下,谢三姑娘没了父亲,在父族家中却成寄人篱下。而自己呢,要是没有九叔,只怕比谢三姑娘还要糟糕。

谢三姑娘的父亲是去世,她的父亲龙五却死的不明不白不敢见人。

“留下我帮你待客,远不如这里祖母和如意表舅母帮你待客的体面。你和谢三姑娘往来也好,从她身上对比下,你在这家里也算寄人篱下的名头儿,这个家却促成你和太子定亲。可没有母亲什么体面。”

容姐儿垂首应是。

“因此我更要回山西去,为了你,也为了养老在这里的外祖母。照看好外祖母的铺子,你多些花用的钱。外祖母的钱给你的不是最多?照看好这里祖母的生意,是咱们一家的一份儿感激。”

“说的好。”钟南从隔壁回来,母女说话,他在外面听到这里,忍不住进来插话。

夫妻一起对女儿叮咛:“正是你定下好亲事,父亲应该回军中效忠,母亲应该回山西,这里的应酬往来,留下来是沾光的,反显得不懂事体,自己都觉得强取豪夺。由自家里长辈出面,和这里长辈们出面,你更沾光彩。”

钟芳容听懂了,涨红面容道:“女儿知道错了。”

“要说你错倒也不是,”钟南对她含笑:“没事儿还要多想念我们才行,但我们这里要把持的住,不能留下来陪你,你要体谅才好。”

……

祠堂里香烛袅袅,让老国公打倒的龙大和龙五牌位斜放不变。

龙书慧送上三炷香,幽幽道:“父亲,说实在的,冲着您,这亲事是不配的。”

说过,掩面痛哭冲出去。

随妻子过来的钟南没有就走,对着龙五牌位叹息一声。

夫妻们从女儿房里出来,让引动幼年恨意的龙书慧执意来到这里。

好些事情有因才有果,比如龙五死的不是难以启齿那种,五房在家里未必受到歧视,龙书慧不会进京。就不会许亲钟南,也就没有容姐儿。不会养在袁家,就没可能和太子定亲。

但龙书慧在院外停下脚步,哭着说的依然是:“当年,您要是死的好看些该有多好?”

以至于现在女儿定亲太子,龙书慧有无颜对天地之感。

她还是决定回山西去更泰然。

……

萧镇因到学武的年纪,虽然年纪还小,也养成到钟点儿就起。他的母亲加福回京待产,由曾祖父母和祖母梁山王妃捧成手心宝,他的父亲萧战抓住这个机会陪儿子,父子睡在一起。

手一推就是爹,萧镇眼睛不睁就催促道:“起来习武去了。”

肯定比镇哥起的早,等在旁边的萧战满面带笑,把儿子一通讨好:“我的好儿子哎,你比爹起得还早,以后一定是大个儿的好王爷。”

抱起镇哥站到床上,亲手给他穿衣裳,父子都乐滋滋。

萧战抓住这个机会,有一番话每天都说。

“镇哥我的长子,你是要多多让着长女的对不对?”

对这话听得双耳起茧的萧镇打个哈欠,点一点头:“我很明白。当着人就让着姐姐,反正背地里我从不吃亏。”

说到不吃亏这事儿,这就来了精神。萧镇乐呵呵点着多宝架:“坏蛋舅舅表面上给大姐的东西多,钱也多,但是大姐不在的时候,总会再送我一份儿。”

萧战奉承道:“那是那是,谁叫你是长子呢?不给都不行。但当着人,长子是懂事的那个,让着大姐,也让着二弟。”

这样的鼓动之下,萧镇的话匣子打开:“宫里姨妈赏赐进上的东西,也从来不少我的。我每回都看过,姐姐有两根玉簪子,姨妈会给我两个玉佩。”

板起脸儿严肃地道:“那是男孩子用的东西,大姐争去也无用。”

“那是那是,长子的东西大姐怎么能用?”萧战为儿子穿好衣裳,抱他坐下,蹲下身子给儿子穿鞋。

床的高度,坐着的镇哥眼瞅着父亲的发髻晃来晃去,看上去勤勤恳恳为自己。

一只鞋穿好,两只鞋穿好,镇哥舒坦极了。每天爹爹都疼在最前面,这样的威风大姐能有吗?

这心思每天把镇哥陶醉在半天里,对于长子让着长女这事儿,也觉得:嗯,应该的。谁叫自己是长子,天生下来就担责任的人。让着长女这事儿,也是一件责任。

父子去习武,中间萧静姝让奶妈抱来:“爹爹给穿鞋子。”身后跟着丫头捧着她的鞋。

长子长女互相扮个鬼脸儿,萧静姝得意地道:“大弟大弟,爹爹在给我穿鞋子哟。”

“大姐大姐,这事儿你昨天就说过了,前天也说过了。”萧镇不动声色的动动脚。

萧静姝哪能不知道父亲和大弟睡一处,大弟有先沾光的地方。再挥挥袖子得瑟:“大弟大弟,母亲给我穿衣裳。”

萧镇直接装没听见,长子让着长女不是吗?

于是,萧静姝大觉占干净上风,快快乐乐的下地,跟着萧战后面做些简单的基本功。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梁山老王安座位,加福常年不在家里,萧静姝在母亲左边,萧镇在右边。萧镇就快乐了,看看,离了长子这里位子不就空上一个,母亲身边缺一个角,长女只能是个摆设。

至于还有二弟萧银在,萧镇此时哪想得起来。

没有长子怎么能行?他骄傲的把母亲挟来的馒头咬到嘴里。

近中午的时候加福有了动静,老王妃满心喜悦地把加福送入产房,出来问人:“老王爷可给侯府送信,可打发人给宫里送信?”

梁山王妃含笑回道:“我已打发人往各家去了,公公像是往小佛堂去了。”

“这真稀罕,你公公和大倌儿说战场上杀人无数,从没见过鬼神。他们是不信神的。为喜欢应该拜祖宗牌位,又没供在你我日常烧香的小佛堂。”

老王妃心想加福要生了,这个人不准备着招待客人,这添的是什么乱。

带上几个人寻过去,一进门,见老王爷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嘴里念念叨叨:“列祖列宗啊,都要承认我是家里的大功臣呐,我生下大倌儿,才有战哥。战哥的亲事可是我答应的,如今加福生了三个,还有一个是姑娘啊,列祖列宗都听清楚了?咱们家可好些代没有来过姑娘。这还不算,加福又要生了,呵呵,我是大功臣……”

在他面前的墙上,白衣大士手捧玉净瓶。

老王妃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去数落道:“看清楚你再拜,这是你列祖列宗吗?再说你算什么大功臣,功臣是加福和战哥,再不然是抢亲事的大倌儿……。”

一想不对,啐上一口道:“都怪这柳家天天说抢亲事,跟他们气生多了,我也跟着说上来。”

“抢的!就是抢的。”老王圆睁铜铃眼,牛劲儿满满:“好媳妇非抢不能来,他柳家不行,我们家抢来了,怎么样?加福又要生了,柳国舅只能干看着。”

恢复眉开眼笑对着菩萨又叩头:“列祖列宗啊,有一天我到地下去了,都得知道我是大功臣。”

扳起手指快数不清楚:“已经有了三个,有经验的稳婆看过,加福又要生两个,加起来是六……八……这是几个来着?”

五个数把梁王老王喜欢糊涂,算不清的他,迷茫的询问老王妃。

老王妃往他手上一敲:“看清楚这不是你的列祖列宗,”

“啊”地一声,老王跳起,懊恼的耸拉面庞:“我白说了半天,敢情列祖列宗都没有听到,”

往外夺路就要走:“我去列祖列宗面前说一声儿。”

“老王爷,老王妃……”气喘吁吁跑来管家:“小王妃生了。”

------题外话------

卡在这里好似不对?但仔已交待清楚加福又是双胞胎。

至此,承诺的战哥五个孩子已到位。

四号不更新,仔也逛逛去。写侯门的年头儿里,郊区景色仔也没逛过。今年走一走。

感谢亲爱的们票票打赏,咱们六号见了。大个儿的肥么么哒送给你们。

……。

特大号外:侯门纪事终于盼来了……。咚咚呛……限免。在近几天里。完本后加入的亲们抓紧机会哈。具体时间,请关注网站首页。

……。

强烈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很好看很好看。喜欢的亲们请多多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