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十二章,我是聪明的胖队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们让新奇东西系住眼睛,没看到自家爹爹的泪水。加福见到,抿一抿唇自然不笑话,而且她的心头暖暖的,鼻子也很想酸。

加福从来是福气的,她自己曾想过,不知道怎么修来,爹爹疼她,母亲爱她,有战哥这样的好丈夫,婆家人眼里不可能不如宝如珠。姐妹兄弟都是好的。虽加福不在家,儿女们却得到来自大姐、二哥、元皓等的照顾无微不至,可以称为圆满童年。

对着萧战湿了的面颊,加福也觉得面颊随时会湿,拿个帕子拭两下,先只顾得上自己。

加寿看到时,眼圈儿也红了。

战哥的泪水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他常年不在京里,小儿女们深受长辈们疼爱,他天生而成,爱和姐妹兄弟争斗的“窄心眼子”满了,流出来就成了泪。

加寿看得懂,她那常迎战的“窄心眼子”跟着满了,也有溢出之意。

一对夫妻明儿就走,哪一年回来不能知道。加寿不愿意伤感,宁愿…。

“咦?战哥你把茶水喝到脸上了。反正啊,你是不会流泪的人。你眼里哪有感动啊,知趣啊。就是凑趣,你也没泪水。”加寿把他大大笑话一通。

孩子们听到,齐唰唰看向萧战面上:“爹爹真的哭了。”

静姝扑上来,举着刚得到的一盒外国东西:“小讨喜的东西给爹爹,爹爹你别哭。”

萧镇撇嘴:“看好你自己别哭吧!曾祖父昨天就说,送爹爹母亲走,哭的不是好孩子。你呀,你从来不是好孩子。”

“长女永远是好孩子。”静姝反驳的相当有力。萧战一咧嘴有了笑。加寿把鼻子翘一翘。这姿势久已不做,但熟练依旧。

她和战哥之间没开战起来,孩子们先吵起来。

萧静姝双手叉腰,脑袋往前顶着:“我一定不哭,一定看着你哭。”

萧镇同“长女”计较的时候,孩子气是重的。学着一样的姿势,也把个额头顶出去:“肯定你要哭。”

两个小额头,黑的乌亮,白的如玉,越凑越近,越嚷越响亮。

“哈哈哈哈……”大笑声出来。

加寿手指萧战:“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萧战先回她一声:“娘娘,为臣我可要笑了。”加寿扑哧一乐:“笑吧,许你随意。”

“哈哈哈……讨嫌大姐小时候就是这般,半点儿错不了。”

加寿火冒三丈,站起来一摆手:“出去。”宫人们退下。皇后双手叉腰,亲身来演练小时候那一幕:“战哥你胡说。”

左右没有人,萧战腾的跳起,摆动身子摆动脑袋:“才没有才没有!”

孩子们傻眼,帮谁是呢?

加福使个眼色,孩子们心领神会,一起挡到加寿面前,对萧战笑眯眯:“爹爹,我们帮着姨妈,就不帮你了。”

“哈哈哈……”占上风的皇后大笑一通,离别的伤感随笑声而去,积年让战哥“欺负”的旧帐也畅快一回。

让重新捧贡物出来,眉开眼笑的帮着孩子们挑选。又把别的新鲜吃食赏给他们。

出宫的时候,共计三个大包袱。萧战背一个,左手挎一个,右手挎一个。静姝由母亲抱着,萧镇萧银走在左右,小手儿牵住衣角。一家人面上俱是灿烂生辉。

……

没到五更,梁山老王睁开眼。坐起来后,见身边老妻也醒过来。

“你再睡会儿吧,夜里照看铁哥和均哥,我听到你起来几回,白天只怕撑不住。”

新生的一对小黑战哥,肌肤如铁,老王取名,一个叫萧铁。老王妃说不中听,按家里人天生的力大,另一个叫名萧钧,意思长大后千钧的力气。

老夫妻一样爱如眼珠子,银哥随王妃安歇,静姝和镇哥,在加福出了月子,就陪伴父母。铁哥和钧哥不用说也要养在老王房里。

说到孙子,老王妃面有笑容:“家务事有媳妇在,白天铁哥钧哥睡了,我补眠不迟。”也坐了起来,伤感地道:“战哥和福姐儿要走了,福姐儿福星下凡,成亲五、六年,倒生五个孩子。再有第六个第七个当然好,只怕身子骨儿要养,不容易就有。以后啊,盼着他们回来就久远的很了。我哪里还睡得着。”

下床披衣:“我去看看早饭给他们用什么,战哥最爱吃的,加福最爱吃的,多多的做来。”

老王醒这么早本就是为难过,见老妻一说,心头更加闷闷。好在没一会儿,铁哥钧哥溺了,大哭不止。老王哄着睡,分不了心想别的。

早饭后,萧战和加福把孩子们轮流抱了又抱。萧静姝严肃告诫萧镇不许哭。

但出城到十里长亭,车里抱出小讨喜儿,已是满面泪哗哗。

车由外祖父袁训赶,三个大些的孩子同加福挤在车里。静姝是这哭模样,镇哥和银哥也差不多。

三个孩子牵着父母衣裾,得过长辈们交待不能哭。但忍不住的泪流。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假装自己没哭。

“呜呜,我没有哭,这水自己跑出来的。”三个全这样说话。

萧战心如刀割,腿如灌铅般重,爽利性子怎么也出不来,一甩头上马而去就万难做到。

再抱抱静姝:“长女可不能再哭。”萧静姝撇嘴忍着。

又抱抱萧镇,凑他小耳朵上低语:“爹爹和母亲走了,家里就全交给长子,当家的人别再哭了。”萧镇愁眉苦脸忍着。

最后就只有萧银放开了哭,让袁训接到手上哄着。

袁训也不舍,但狠心道:“福姐儿战哥,你们走吧,见不到,也就不哭。”

加福凑上来把爹爹手臂晃上一晃,袁训差点儿也泪奔。

夫妻们上马,都有垂头丧气,先打一马鞭子好生无力,哭声依然如尖锥般钻入脑海中。

“爹爹母亲,我们都没有哭。”远望父母,三个孩子舍不能中又再次放声。

哭腔说出这种话,萧战痛泪下来,重重一马鞭子,吼一声:“福姐儿走!”

马嘶鸣一声,四蹄腾空架云般掠飞。加福跟上,随从们也跟上,很快把孩子们哭声甩的看不见。

“呜……”一大声出来,萧战在马背上放声大哭。

……

“哈哈哈……。”笑倒另一个人。

……

加福是不会笑话丈夫的,这般嘲笑的是同行的沈沐麟。

香姐儿夫妻早早说好去新城当差,为新城早收藏足够的粮食,也为陪伴路遥遥的加福。

这对小夫妻对种庄稼都有心得,香姐儿幼年时名为“小古怪”,不喜与同伴们玩耍,先太上皇陪着她城外挖野兰,田野里看秋收,对庄稼产生兴趣。

沈沐麟来自香姐儿喜欢什么,太后派去教导他的人有所引导,他种点儿什么也行,官职也对口,在户部负责移民垦荒一司。香姐儿前往是回过皇帝皇后,奉旨而行。沈沐麟另有梁山王借调公文成行。

他们的孩子沈晖没有同往,正忙着搬东西去外祖父家里长住。几时去看父母已定下来,在眼泪上面,沈沐麟没有让萧战笑话的地方,尽情的把战哥笑上一通。

“你战哥还会哭?”鄙夷的口吻和加寿一般无二:“解气啊解气。”

香姐儿也想笑,但先哄加福。

萧战这不吃亏的人,抹着眼泪不忘记反击:“你就一个儿子,当然不懂什么叫孩子送行心如割。”忽然坏笑:“小古怪,你们夫妻这些年只生一个,吓!把我的人也快丢光。难怪要陪我的加福,为沾福气去的吧?”

这样的数落,沈沐麟一抡马鞭子上去就打:“沾福气,我们不会长留岳母身边吗?”

萧战抽马鞭子还手:“全沾才是你们的风格,我说错没有?我们不在京时,好东西抢了多少?路远呢,有日子招供。沾完京里的,该去边城加福小镇走走了。”

“加福小镇?”香姐儿加入战团:“战哥,今晚歇息我就写信给爹爹,写信给祖母,写给大姐。那是大姐小镇。”

“大姐从此不去了,加福长住,改名了。”萧战面不红气不喘,又呼喝亲兵:“今儿日夜赶路,写信的不给纸笔不给灯烛。哈哈,拿手指沾露水写去吧。”

接下来的路,战哥快活了,一对二的局面,他又一回没有输。小王爷已有赫赫名声出来,他并不想多作小儿女戏耍,但空下来就想孩子们,就一直的和沈沐麟斗嘴下去,打算直到山西。

……。

张家挂出白幡,里外更换丧事上用的东西。常玟木呆呆随舅父们待客,直到晚上,泪水在脸上没有干过。

舅舅们心疼他,都让他回家休息:“明儿早来,顺便也看视你祖父。”

他祖父已是忠勇老王,卧病也有两年,神思已有些不清楚,家里早把东西准备停当。

常玟就出来,不然他每每还想去找外祖父,却只看到一个棺材,那种痛总能把他瞬间压垮。

出大门的时候见到一干子官员簇拥阮英明来祭拜——阮家白天来过,阮二大人出京刚回。

一身素色的鹤氅让二大人看上去仙风道骨,常年诗书里浸润似生圣人光泽。

外祖父张大学士把自己的王位托付给阮英明,在常玟面前已过明路。常玟站住,泪水奔腾如注,对阮英明见了礼。

在他的内心里,要他从此依赖一个外人,他做不到。但阮二大人他心服口服。

他病到糊涂的祖父虽还想守到最后,哪怕常珏早说过他不要呢。却把王位传给他的父亲。整个朝堂都知道阮英明起了作用。

有些事情做的明明白白。

饶是这样,张大学士临终也交待常玟不要掉以轻心,该依靠阮英明的地方还是要依靠他。

由先太上皇、太上皇到辅佐当今,三朝臣子的大学士也不敢放松,在外祖父护翼下的常玟已察觉风雨欲来。

对着阮英明垂泪。

阮英明安慰几句就进去,在这大门上也说不出来什么,一位官场上意气风发的重臣往里,一位失去最重要庇护亲人失意的颓废小王爷往外。

悲痛所致,满眼的街景看不到,又不愿意和人说话,听别人的惋惜:“张老大人仙逝……”打马往小巷子里走。

“咦,这不是小王爷吗?”还是让人拦下。

看看并不认识,但他满面堆笑不好就走。

“张老大人可好?您不认得我,我是大学士曾教过的门生。唉,我家道中落,中途辍学,老大人并不嫌弃我,逢年过节的去请安总是见的,只是我羞于众同门相见,总是等没人的时候再去。小王爷也少见我。”

常玟泪流不止:“外祖父已去了。”

“啊?”那人双眸一直,往后就倒。“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常玟急急下马抱住他:“你怎么了?”认认附近应是他的家门,叫出一个人果然说是。两个人扶将进去。为张大学士而悲痛,常玟不好就走。留下来等看过医生。等的时候,这家人送一杯酒给他:“外面下雪了,暖暖身子吧。”

一杯酒下去,常玟天旋地转倒在地上。

……

有水从天下落下,有人在耳边呢喃:“醒醒,你赶紧醒醒。”

又一个人道:“再淋些水,你舍不得浇是怎么的?”

“哗啦”,似乎大雨倾盆。

“冬天有这么大的雨吗?”常玟含糊不清的说着,睁开眼一看,面前烛光昏暗下,一高一稍矮两个修长身材。一个略瘦些,俊秀如玉树临风。另一个还带着曾肥胖的痕迹,脑袋大大的看上去仍有可爱。

“镇南王世子?柳公子?”常玟一惊醒来:“这是哪里?”四下里一看惊愕住。

好一间绮丽的房间,大红锦帐,粉红被褥,窗户上是春宫,家具的雕刻上百子嬉戏……

常玟发出一声惊叫,窗花刻的是春宫?家具雕刻是百子……春宫戏?

鼻端也闻出香的味道不对,勾人热浪腾腾,好一炉催情香。

“这是哪里?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常玟慌了手脚。外祖父去世,他却荒唐,他的王位……

“王世子,云若公子,我从没有开罪过你们是不是?”

萧元皓翻眼对天,大刺刺地吩咐:“柳坏蛋,让他清醒些,赖上你也罢了,别赖到我头上。”

“我是清白人。”柳云若可以当坏蛋,也不肯让污蔑。

他对着常玟走去,元皓明白过来,跟他后面追问:“你是清白人,那我呢?”

“队长担全责,我们能在这里啊,风头儿全归您了。”柳云若回着话,把常玟提在手上,一推到了床前。

大红锦帐拉开,常玟又一声惊呼和胖队长的不忿同时出来。

胖队长火冒三丈:“柳坏蛋你皮痒是不是?”

常玟吃惊于床上有两个雪白而不着寸缕的女人:“她们是谁?”

两个女人还没有醒来,眉眼儿带着欲望熟睡中。

“队长你手痒收拾别人,这会儿窝里反吗?”柳云若把常玟又扯回来,安放到椅子上坐着。

对他道:“认出那两个姑娘是谁?”

“有,有些眼熟,”女人光身子最扎眼,常玟还没细看面容。

胖队长冲上来:“一个是你的族亲堂嫂,一个是她亲妹。”

常玟想了起来,更加的害怕:“她娘家是官员!她们怎么在这里?”

胖队长对柳坏蛋不敬队长的一层火气对他发作:“你还好意思说!而且你害的我们也在这里。”

“请,请指教。”常玟总算意识到面前这两位没有坏心。

哗啦,门让柳云若打开,从外面提进几个人,都让五花大绑塞住嘴,有两个昏迷不醒,清醒的人则露出恐惧。

又数张纸笺放到常玟眼前。

看过,常玟暴跳而起:“这是陷害!”

“是啊,”胖队长抱手臂凉凉地道:“所以说因为你,我们才到这里来。本来我吊唁过你外祖父,就准备回家。路上有人拦下我,说特地从外省来,曾吃过我的请,还我大席面。我这么聪明,就知道有诈,我就跟来看看好拿贼,可巧儿,就救了柳坏蛋和你这笨蛋。”

柳坏蛋漠视的脸儿。

常玟哆哆嗦嗦:“现在该怎么办?”

胖队长和柳坏蛋对视一眼,这一会儿他们挺齐心。眼风打了打,达成共识后,才淡淡说出来:“去见我舅舅(岳父)吧,这么大事儿,请舅舅(岳父)拿主张。”

……。

到袁家书房坐下,看沙漏已近三更。有人往内宅里请,尚书出现在院门时,元皓小小欢呼一声,一溜烟儿跑了去。

“哼哼,迷药酒也喝了,还这么伶俐。”柳云若小声讽刺。

元皓已到袁训怀里,已不是孩子,但抱着袁训腰身,把个脑袋拱过来拱过去:“坏蛋舅舅,我白天来看你,晚上又来看你,你喜不喜欢。”

常玟都有些看不下去。

袁训含笑揽着元皓走到房中,逝者为大,先对常玟说节哀,再问他们来做什么。

柳坏蛋和胖队长争着送上纸笺,两个人为争功,离开那房子的时候,一家抢走一半在手上。

袁训接过,看了看,目光严峻起来。

这是一份契约。

声明张大学士虽已去世,但他的门生故旧会接着阻拦皇帝选秀。最下面的立约人,常玟、萧元皓、柳云若在内,还有张家的公子们,张派门生里拔尖的人。

“坏蛋舅舅,他们巧立名目把我们请去,给吃迷药酒,还各自准备几个姑娘在房里。我房里的也是京官的姑娘,官职虽不打紧,但紧接着有人把我们撞破。好似我们痛快地立约,就兽性大发玷辱官眷。不纳妾的名声全是假的不说,往日周济人的好处也成伪装。这是一重罪名上又加一重罪名。”

柳云若也是这样说:“说夜巡受过我的好处,天冷,薄酒一杯不要推辞,说的卑卑微微,我不好推辞就跟过去。果然有鬼。”

“是我救的你吧?”元皓瞪眼抢功。

“你喝了一杯酒吐袖子里了,我一杯没喝,倒要你救我?”柳云若寸步不让。

袁训为他们的争执微微一笑,目光继续放在伪造的纸笺上。

从信上看,大学士刚西去,元皓和云若就迫不及待要求张家余下门人继续阻拦选秀。这是要把袁家、张家及亲戚门生一网打尽。

要不是孩子们机警,这件事让“有心人”撞破,对寿姐儿也十分不利。袁家几时公然“阻拦”过选秀?

忠毅侯公然做的最出名事件,就是怕女儿许给太子受委屈,往金殿上辞婚事。又怕女儿早早出嫁,年纪太小身子受损,把她带走“祭祖三年”。

放眼全国,是祭祖路程最长的一个。

谁家祭祖要赶路三年?

在这件事情上,袁训从不出面谈论。前太子英敏登基以后,提出选秀的人相当多,有些是皇帝自己驳回,有些由大臣们阻拦。管他是阮、董、张家,袁家没有拦过。

当然,最有力的人是张大学士。这圈套才把常玟也圈进去。这是一下子想把张家也扳倒。因为没了大学士,张派门生失去在朝堂上的大依靠。

手指在烛光下轻轻敲动,袁训警惕高高挂起,但面容不改。大学士离世的当天就出事,这准备都不好说只有三年两年。从稳妥上说,袁家在即将到来的风波中,他更不能和常玟多说什么。

笑容满面道:“夜深了,云若代我送世子回府,家里该担心了。”

常玟总以为借这事件能和忠毅侯说些亲密的话,听到这句,猝不及防的垂了面颊。

袁训对他微微一笑。

------题外话------

么么亲爱的们,国庆过的好不好,中秋过的好不好,祝最后的假期圆圆满满。

……

推荐仔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