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十七章,奸计破灭/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着死人也没有影响皇帝对选秀的“期待”,余下的姑娘们入宫的名单第二天呈到加寿面前,由皇后作主分配宫室。

名单到手上,加寿一眼认出哪些是准备好刀剑而且外面有接应的人,但她并没有偏袒,为她们认真挑选去的地方。

皇帝表示满意的人都死了,柳太后又百般挑眼,新来的姑娘们都由宫女做起。

加寿自言自语:“都是家里的娇姑娘,去些好的宫室吧,”笔下正勾选着,身后伸过绣着龙纹的衣袖,夺过她的笔,皇帝大笔一挥,点点点…。大多发去冷清的宫室,皇帝百年不遇都不见得经过的地方。

加寿本就不曾怀疑他,到此,他的一片讨好浮出水面,从心情上从礼貌上,她笑弯了眉眼。

但也有劝诫:“很快就秋天,老太后在的时候也不主张克扣冷宫火炭,但总有冷清。没侍候惯差使的姑娘小姐能习惯吗?还是去些好的宫室吧。如太后太妃的宫里……”

皇帝沉下脸:“那怎么行!父皇和母后住在一起呢。”

加寿本没有多想,闻言,想到现太上皇曾是风流人儿一个,又上了年纪,就不再多说。

看一看,天豹呈上来的十个人,还有七个让皇帝分成两下里。三个送去太后宫里,四个在御花园中的闲置宫室。

聪明的加寿只说了一句:“谢谢你护着我。”

肩头让揽入怀中,皇帝对她爱意浓浓:“说什么谢字,你我原本不分彼此。”

“手下留情的好。”加寿在他的情意中喃喃。

“揣着刀子毒药来的,就是刀子毒药的下场。揣着侍候之心来的,就是侍候之心的下场。”皇帝这样回她。

加寿不再说话,和皇帝相拥在一起,直到内殿中有格格笑声出来。

“永乐醒了?”加寿笑盈盈,和皇帝进去看女儿。

大床上,永乐小公主翻身坐起,正和一只小猫瞪眼睛。

她的小眉头颦着,小脸蛋子鼓起,大眼睛张的又圆又大。皇帝让逗笑:“这是哪里来的小猫?”

再看四下里,又多出不少东西。袁乖宝的百宝箱是见过的,盖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抛一半在地上,床上也有一些。旁边,又多出几个箱子。还有几只小狗走来走去。

“送我东西的人,怎么会少得了元皓、正经和小十叔叔?这猫是好孩子弄来的,小十叔叔就弄了小狗。正经见到,一送就是两只。”加寿蹲下身子伸出手,小狗争先恐后的跑来,对着她依偎。

一周岁的永乐小公主有片刻想起身,但面前的小猫没有离开,她继续同它对眼睛。

皇帝抱她到怀里,揽过小猫陪她玩耍。父女刚笑得欢天喜地,殿外有人回话:“外省灾情奏章。”

“送进来。”

紧急的奏章不分钟点往里送,是早就有的规定。皇帝舍不得女儿,抱上她带着那只猫坐到榻上。

盘膝坐好,把永乐安置在一边腿上。

永乐不是头一回这样坐,她这样睡着的时候也很多,乖乖的一声也不吭,小手抱着皇帝的身子笑眯眯。

怕压到皇帝腿酸麻,坐上一会儿,加寿抱她下来,永乐也不离开,又换成抱着皇帝一侧膝头,乖乖的喝水吃东西等着他。

殿外忽然一声马嘶,永乐小公主才伸手要母后抱,小手指外面:“舅舅的大马……”

加寿借这个机会搜刮兄弟们的“疼爱”,皇帝也知道。在女儿稚气嗓音后微微一笑。

马可以养在马棚里,但加寿为表重视,系在自己殿院内。执瑜送马进来,抱着永乐去玩过一回,永乐从此天天要坐。

母女出去,皇帝看奏章却分了心。

不是灾情难处理,而是驾轻就熟,让他想到熟悉的缘故,是那年随加寿出游。

附近城镇急救,采买医药约束灾民等等等,都是出游遇灾时亲身见识。而灾民不是良民的回忆里,元皓手持木棍,大骂着为好孩子讨说法,后来又和好孩子拌嘴说她是伤兵,教训小黑子以后不要吃泥里的东西…。从眼前一一走过。

有些事情不能忘记,有些事情也就不能姑息。他如今是个外省公事难蒙骗的皇帝,也就不能忘记和加寿相伴的日子。在他成长中占据很大的部分,袁家曾出力许多的功劳。

……

张大学士家门洞开,城外守孝的爷们带着家人肃然端庄,把小二为首的文人们迎进家中。

街上见到的人私下里称赞:“国子监的阮大人又祭祀先贤了?”

“是啊,阮二大人堪称当今世上最守古礼的人。什么夫子诞啊,先贤祭日,他都率领咱们京里的文人祭祀。以前京里最有名的文士是谁?董张二位大学士。阮大人祭祀过先贤,从不忘记再祭他们。”

大学士的旧书房里远不是这样一回事儿,阮英明祭过,就往这里来,和常珏常玟兄弟说话。

这是方便小二和常氏兄弟公然见面的机会。

“你家开祠堂论王位贤者居之?”阮英明重复着刚听到的话,常珏面色黯然,与王位直接有关的常玟垂首不语。

下一句话,让他们抬起头来。

阮英明冷笑:“凭的是哪一条?你们家自己论这王爵归谁?我真真的糊涂了。”

张公子等人气恨地骂道:“父亲西去才多久,他们一招一招的没个消停。这欺负的是我们兄弟。”

“那你们有什么主意,要我做什么,咱们商议商议。”阮英明问道。

张大公子黑着脸道:“开祠堂我们也去,”有点儿为难:“您舌辩最敏捷,但怎么请您也到场,我们没主张。但您要去了,咱们准赢。只是您是假装撞去的呢,还是特意让我们邀请?不落别人口实才好。”

“忠勇王府开祠堂,我一个外姓跑去了,能不招人说话吗?”阮英明露出滑稽神色。

张大公子等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希冀望着他。

“再没有别的主意对付他们?”阮英明淡淡。

张大公子摊一摊手,只有骂声:“这帮子可恨的,看我丁忧呢没有官职,眼里没有我。等我复了官职再同他们好好算账。”

阮英明好笑:“复官也是后年的事情,眼下人家就欺负你了,你往后年推能防眼前灾?”

“说起来真气人,要是父亲的门生还一条心,我们也不麻烦你。”

“我记得大学士在的时候,打压几回这样的人,他打压过的,我都盯着呢,都挺老实。如今又是谁为首?”

“古谔。”

阮英明暗道,找到了,应该就是他。

天豹偷听来的话里,有一句“古家的法子虽然好,谣言却把袁柳得罪干净”,传到小二耳朵里。他和常家父子满朝里查了又查,姓古的不是三个五个,大学士的门生里也有好几个,就没有查出来。

这个主动蹿的人,应该八九不离十。

打断张家还在对他的说服,阮英明径直道:“大公子,诸位,你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对常玟一瞄:“小王爷险些让人陷害,成与忠毅侯府契约的人,古谔有没有参与其中?”

“我们也是近几个月才发现古谔不对,也曾想过他着眼富贵坏了肚肠,但还有几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阮英明一字一句地道:“你们只查一查他和小王爷府上亲族有没有往来,和选秀中死去的姑娘家有没有往来,就能知道。至少证据,”眯着眼一笑:“却可以让他自己说出来。”

“哦?”

常珏常玟眼睛一亮。

环视房中一圈,阮英明笃定地道:“去什么祠堂论分明!王位是皇上所赐,与家里亲戚哪有关连?轮不到他们说话!玟小王爷回府,请贵府王爷大朝会上说话,说受到家里亲戚逼迫也好,说自知不贤,恳请皇上收回王爵也好……”

“这万万不行……”张家的人和常珏两兄弟吓一大跳。

“你们也不想想,大学士还没到周年呢。再说他门生满天下,不会他一走了,全翻脸不认人。会有出来帮你们说话的。”

张大公子先明白过来,手按胸膛呼一口气过,瞬间他顿悟了:“好计策,好计啊。以进为退,再由皇上赏下王爵,”

阮英明阴森森:“让那些不相干的亲戚有能耐,上金殿上对嘴去吧。”

张家余下的公子们搔头佩服:“这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招儿,怎么我们就没有想起来。”

阮英明暗道,先太上皇一朝,忠勇王府碌碌无为。太上皇一朝,看不完的太子党能耐,忠勇老王更是没本事人,衬的无用处。赖张大学士一点儿为女儿的贪心,摇摇欲坠支撑着,你们中怕皇上一翻脸收回王爵的心思不少,怎么敢想到主动辞王爵?

打人不打脸,对忠勇王府的地位犯不着当众说破,阮英明记挂的只是古谔等人。

“古谔要是跟常家的人勾结,金殿上他一定会说话。”

阮英明的话刚落,这一回张家的人纷纷明白的快捷。

“陷害玟儿写和袁家契约的人,只能是常家的亲戚。古谔要是参与这事,利益相关,金殿上他不会闲看着。”

阮英明觉得这会儿张家的书呆子们才算从“守孝”中走出来,占敏捷从来小二不让人,怕张家的敏捷全说光了,下面的话抢着说。

“陷害玟小王爷,与张大学士数年阻拦选秀有关。就与袁家有关。就与选秀的人有直接利益。反过来说,玟小王爷父子倒在金殿上,常家别的人登上王位,在王府里坐着随意翻看,张大学士和袁家契约过这事情,那就好编造的很。”

下面的话又不方便明说,阮英明肚子里道,谁叫袁家得势,而常家失势。常珏还是执瑜麾下呢?张大学士偏又是常家的亲家,偏又出游三年让袁兄收伏。钻富贵眼中的人一计几雕,鼓动常家亲戚,好比设阵起阵眼作用,也算毒辣。

这看似扳倒忠勇王,剑指的却是宫里的加寿,小二心爱的亲戚和学生。

阮英明暗暗又是一阵乱骂。

张家的人得了这个主意,讨论的有沸腾气势。阮英明点醒他们,却不耐烦在这里久听,算算来的钟点儿足够,正要说离开,外面送进一个消息。

“宫里又死了人,街上都说这一回选秀不吉利,进宫前死人,进宫后没几天又没了七个。”

张公子也觉得日子短,有些多:“七个?”忍不住吐一吐舌头。

阮英明收回欲走的身姿:“哪七个?”

这个家人不是太明白,阮张各让心腹人打听回来。

“太后宫里的姑娘,失手摔了碗盏,太后骂了两句,她和太后对嘴,说的话很不好,太后一怒之下命杖毙。如今都说这姑娘在家里只怕脑子不好,规矩没教好。”

阮英明和张家的人面面相觑,和太后对嘴?小二干咳两声:“好大的气魄。”

“余下两个难道也这样魄力大的?”

“余下那两个却和死的姑娘有交情,她们一合计,弄点儿毒药准备给太后,让查出来供认不讳,皇上震怒,在宫门上已经杀了。”

阮英明实在太聪明,自小儿就伶俐又过了头,没忍住有丝笑意出来。好在别人全是震撼的,没人看到,他又及时收回,严肃地道:“不礼不法,岂有此理!这两家子是死人吗,教出这样的女孩儿!”

“另外四个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前天去御花园,不知怎么的跟她们遇上,分别的说了话,据见到的公公说,对四位都有满意之色。皇上刚走,四位当时就差点打起来……。”

张大公子目瞪口呆:“今年选秀都是谁挑的这些姑娘?”

回话的人摆手:“您快别这样说,千万别说。宗人府里的周王殿下正在发脾气,说外省的官员不好,说担保的官员不好,说隐藏的深,他竟然没看出来。”

张大公子及时改口:“咳咳,外省今年谁主管选秀,却不甄选一回,送来这样的人,真是岂有此理啊,岂有此理。”

“这四位争宠,把自己和别人治死了。刑部正在查谁送给她们的抹毒匕首等东西,我刚回来的时候,据说从她们娘家的下处搜出来这些东西,这消息要是真的,是私相夹带,这是杀头的罪名。”回话的人往自己脖子上抹一记做个比划。

张大公子再不乱想,这会儿也清楚七、八分。余下的两分不明白,陷在冥冥中有天意里。

想父亲阻拦选秀,莫不是他上年纪的人通达透晰,非别人可比?

“天意啊天意,”大公子喃喃说着。

阮英明不愿意再留,就此告辞。张大公子恋恋不舍送他出去,路上无人处又约他金殿上帮忙说话。

“你是真呆还是假呆?”阮英明说了几句真心话:“好好想想,别总围着常家转,他那些亲戚们是让人指使了还不知道。现在他们挟制你家袁家都没办到,姑娘们又死一批,狗咬狗才叫好看。咱们只等金殿上看热闹吧。”

他走出府门,张大公子还原地发呆:“这话怎么听才合适?死一回又死的这些姑娘们,全是他们安排的人?那是谁的手又稳又准又狠,难得的这狠、准、稳,这是谁?”

不敢再想,打个寒噤匆匆返回书房。

……

哪怕房里的人再压低说话声,星辰之中的静逸也飘出来几分。

“你们都是傻子吗?我怎么和你们结盟的,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愤怒让他轻拍桌子,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子,便衣,但能看出官员的架势。

几个垂头的男子在两边坐着,另外还有几个哭泣不止。

见到他发怒,有一个抬起脸,满面的泪水中咬牙:“古谔!是我们看错了你吧!”

古谔阴沉着脸:“我和你们十数年筹划毁在蠢姑娘身上,这蠢姑娘们总不是我自家的!”

另一个流泪的人也怒火中烧:“古谔!你觉得我外甥女儿会因为几句斥责而和太后对嘴去吗?你当我妹妹夫妻这点儿也不教导她?”

“我也觉得这有疑点,可我往宫里打听半天,太后宫里不管大小太监都这样说,不信你自己去打听。”古谔面沉如水。

两个人对着他含恨:“是你相与的内应出了问题吧?”

“这怎么可能!”古谔翻转面庞。

大家对峙着,两个流泪的人一递一句的骂起来:“那一年寻我们家的孩子,是你!让我们和张家拉好关系的,也是你!还没有送呢,黄家的女儿死了,太子出游,你说等等。结果等到张大学士回来就变脸,阻拦往太子府进人,宫里进人,他最得力。还是你说等等。直到姓张的去世,你说可以进宫,你说忠毅侯是最大的阻力,柳国舅为娶个儿媳跟他一条心,谣言也是你出的主意,现在姑娘们是进去了,没几天全死了!”

“要是死在家里,也不过父母悲痛,亲戚伤悲。现在倒好,死在宫里,还不是好死的。不是争宠害了别人又让别人害死,就是顶撞太后。她们的父母也让拿去审问。要不是还有我们这些亲戚跟进京,都没有人料理他们的饭食,”

“姓古的,你安的什么心?难道我妹夫家的祖先杀了你的祖父?要说我妹夫常年在外省,跟你是一定没有仇气的。”

另外的人也让这些话说动,都有怒容出来:“是啊,姓古的,你说进京以后但有风险你照应,现在全让你照应死了,你赔我们家的姑娘……”

“住口!”古谔见势不对,也不顾他往这里来是隐私的,隔墙会不会有耳,他心里也有气,愤然大喝一声。

他很想狠狠反击,居然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了。但对着一双双通红的眼睛,想到别人家死了人,也不能怪他们深仇大恨模样,古谔看向唯一没说话的人,骂道:“姓常的,你办的好事!你夸口说能栽赃张家和袁家,你办的事情在哪里?”

这个人面上的青肿还没有好,但不难分辨是让孔小青等打倒在地的常家“长辈”。

受到指责,他嘴唇哆嗦着也怒了,眸喷火光对着古谔:“古大人!你我交换的是忠勇王爵!你出的力在哪里?常珏那个让张大学士压得死死的小子回京来,一切都变了样子!他们不买开祠堂的账,要和我上金殿,你听得明白吗?上金殿辞去王位不要了,由皇上另选贤人!你倒来说我?你给我出主张,你出啊……”

古谔气的歪着嘴角:“还不是你没能耐,没收拾下来常玟!”

“那镇南王世子和柳国舅的儿子,又是谁没放倒的?”

古谔大怒:“一计不成,我让你别再乱出手,你不听我的,往王府里直闹到张家的人对你众怒!你不听我的,你自己在家里上蹿下跳要开祠堂!王位由皇上定,你开祠堂算个屁!”

争吵声越来越高,外面几处站定的隐卫们听得一清二楚。天豹在最远的暗角里,有皇帝的人在,他不敢往前占好地方,但他也听到,嘴角出现一丝笑容,用心的记下。

------题外话------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推荐仔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