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十九章,金殿雷霆(二),风波结束/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等到有官员们弹劾“选秀姑娘们死的离奇”,皇帝先发难,把杀人事件定性上升到“蓄意败坏宫里名声,此系谋反”。

有人会拿自己性命办这件事吗?

牵涉到皇权,什么故意死,什么抹黑死,非常非常的可能。

古谔要是有退路,也就乖乖的回去再想对策。但他哪有退路?他在今天的大朝会上不申诉此事,前后死了十个的姑娘家亲戚威胁揭发他数年联络。

死在宫里的姑娘担个“抹黑和谋反”名,父母已让逮捕。但她们进京前自以为准备充分,接下来就要平步青云,亲戚们有人跟到京里,他们不会放过古谔。

忠勇王府的那“长辈”及居心叵测的人也放出话,金殿之上扳不倒忠勇王,他们也怀疑古谔不尽心尽力。

古大人没法临阵脱逃,就只能背水一战。暗暗的对同谋的官员打眼风,等自己走出去以后,请他们做好接应。

但第二个出来的人,又让古大人大跌眼镜。

抢在他前面回话的人,面如冠玉——四十岁这模样,时常让爱惜容貌的人自叹不如。气势天成——从小养在太子府上,长大后将军当一出,以后常在尚书位置上,没有气势就叫奇怪。

忠毅侯袁训叩头,开口就泣声出来:“回皇上,臣以为,由选秀而进宫之人并非蓄意谋反,她们针对的应该是皇后。”

皇帝掷地有声:“针对皇后亦是谋反!”

这句话像是打开忠毅侯话匣子的钥匙,袁训不客气的回:“这一回选秀来势汹汹,宗人府里死了人,嫌疑竟然能到我家门上!”

周王打断他:“回皇上,是她们自己没进宫就争风,互相治死了的,忠毅侯的话不对,怎么能说死在宗人府里。”

袁训瞪他:“难道死在外面了?她们一天下来要拜见多少人,我妻子一天又要见多少人?随意说说姑娘生得好,死就能赖上我们家!我妻子吓的如今不敢见人,一定要见的外客,也不敢再说恭维话!”

周王摆手:“那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说宗人府里死了人这话。谣言已把宗人府牵扯进去,说宗人府没识破这些人的歹毒用心!”

他花白胡子颤巍巍:“请皇上明查,请皇上严查,把一应经手官员,和这些人家往来的官员全查个遍!宗人府就是受蒙骗也在他们之后。皇上,理当的,先查他们,他们一直往来,难道没有看出来?看出来却不说,知情不报,造成进宫谋反,这是死罪。抄家!杀头!”

准备接应古谔的官员们全变了脸。

他们没有直接和外省姑娘们家联络,但他们和古谔有往来。古谔寻他们帮手,他们都知道古谔与这事有关。

周王的话说过,他们肚子里另起算盘。帮古谔说话,他许项的都是虚空。但眼下周王抓住不放,忠毅侯站出来,一不小心就是死罪。

各人掂量着,眼珠子骨溜溜转个不停。

古谔看出他们退缩,暗叫一声苦,还想有逼迫之意时,袁训斩钉截铁又回道:“回皇上!皇后若是箭靶!臣愿接她回家!”

这话的效果,好似金殿让雷炸了。

百官们中惴惴不安的,是旁观者。暗生赞叹的,是亲戚们。翘起拇指的,是爽快性子。犹豫着摇头叹息,虽认为袁训这话不对,但却没走出来弹劾的,是稳重人。

全身血往上涌的,是古大人。

古谔脑海中转动飞快快要爆炸,话一长串子在心里跳动不停。

这话大逆不道,这是主动寻求休弃?这是皇后主动要退位吗……

听皇帝的抱怨话,本都是跪着的,但古谔有个纵身就要跃出的姿势,打算就这话给袁训狠狠一击。自古只有皇帝不要,外戚说这话万万不能……但他又慢一步。

又出来一个人,俊美不下于忠毅侯,昂扬也不低于他——柳国舅。

柳至先他一步开口:“回皇上,臣附议忠毅侯。这一回选秀如他所说来势汹汹。谣言二字,先打倒他,又吓得臣也闭门不敢见人,生怕再死什么人,要与臣妻说了什么话有关。但却没想到,还是死在太后宫里!太后若是箭靶,臣叩请迎养太后,接她回家!”

常家父子、韩世拓等没忍住,悄悄笑了笑。

什么袁柳闭门谢客威风尽扫,这二位几时是客气人?

柳丞相在上风头上,袁训都敢伤柳家的人。袁家有太后,柳至也敢当街和袁训对打。

真的当他们有点儿动静就不敢出门?该发难的时候,一个不比一个差。

闻言,古谔觉得自己深陷暗无天日的大网中,而影影绰绰他不愿意想的,这网还是他自己结成。

不用他想一出子话暗示宫里死人与皇后有关,袁家直接抛出话。拿我女儿当箭靶呢?忠毅侯干脆挑明。

他也以为“谣言”能一定的制约柳国舅,让他因此不再帮助袁家。结果呢,这事本就有太后在内,柳国舅也让招惹出来。

形势从皇帝发难时就急转而下,古谔由原先还有的分辨之心,到此时手指抖动双腿发软,已经没有全盘接下来的力气。

他做了痛苦的选择,在事先也考虑到金殿上会有突发事件,他阻拦不成,硬梆梆在一件事情上拼个死活没必要。突发事件下,也应能得到同谋等的体谅。就退一步,先把常家的事情办下来。

古谔原地喘息,聚集精力只等忠勇王辞王爵。

但今天他的运道实在糟到家,或者应该说心思不正哪有好运气?太监在殿口一声回话,再次让古大人抓心搔肝。

“忠勇王府常……求见。”

报的名字是忠勇老王。

常珏已能在军中难挡一面,常玟的年纪也有官职。父子叔侄都在金殿之上。听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最清楚忠勇老王说不了话,也走不利索路。

但皇帝一声宣后,走进来的确实是老王妃扶着的忠勇老王。

老王艰难的三拜九叩过,回话虽不字字清晰,往上回话的太监和就近的官员也能听到。

他的精力已把握不好奏对格局,径直道:“老臣要走了,受恩典无以报答。请皇上开恩,允孙儿常玟报效。”

说到这里,一歪头,似没了气息。

“祖父,”常玟扑上去。

这是他记忆里得到唯一的一回,来自祖父明白的对他疼爱。他说的是常玟,而不是常珏。

常玟很想道声谢,但到了面前,忠勇老王眼睛闭上再没睁开——他死在金殿上,当众说出他的遗言。

“扑通”,又倒下第二个人,古谔受不了这一波波的刺激,他也倒下了。他就没有亲耳听到刑部进言。也没有亲耳听到阮英明走出来。

张家的人丁忧不在这里,阮英明责无旁贷。

他画龙点睛的回道:“忠勇王府虽数代无功劳,但却并非不记君恩之人。将去之前叩谢皇恩,这片心是难得的。”

古大人要是听到,就会知道他安排的人非但不敢出来,大气儿也不敢冒。

古谔醒来时,身在监狱里。和他一起关押的,是近来与他会面的人。和从他家中搜出书信,在京里能拿下的人。外省的人已经去拿,古大人还不知道就是。

柳国舅闭门谢客到皇帝可以问他罪的地步,他诸事不管。但刑部在他的暗中调度下,古谔等人的罪证虽不齐全,也有个差不多。

刑部没有的罪证,皇帝又有一大把,竟然一个人也没能脱逃。

预谋邀宠,只为以后肆意富贵。经营数年,结党营私格局已成。随便挑一条出来,因为与皇家有关,都可以是抄家大罪。

……

“不管再进宫什么人,都当怀侍候之心。怎么敢预想宠信,妄改宫中尊卑!朕之一朝,非袁氏佳寿,不会再立皇后!非袁氏佳寿,不再加之青眼!此后选秀,勿论身份高低,皆充宫人之职。到期放还,由父母择嫁。”

这是皇帝英敏最后说的话,古大人也没有听见。

也或许,这算他的幸运。亲耳听见,当场惊吓会是什么滋味儿。

……

大门让砸开,家人猝不及防的呼救声里,数百的人冲进来直奔正厅。“哗啦啦”一片声响,人手足力气有,没盏茶功夫,正厅家什摆设打了个粉碎。

这伙子人又去二门,半路上,主人又惊又怒的出来大喝:“你们……”只说两个字,见到为首的人,话嘎然而止。

他认得,为首的青年英姿俊美,是有京中第一美男子之称的柳云若,柳国舅之子。

又认出随柳云若来打砸的人,是柳家的子弟和家仆。

主人有三分低声下气:“小柳大人,您身在刑部,下官有何得罪之处,您也不能这样闹吧?”

“谢林金!亏你还张得开口问我?”柳云若冷笑一声:“难道要我提醒你?”

主人心里已有底,但硬着头皮:“小柳大人请明言。”

“某月某日,你在外吃酒,鸿宾楼上散布我柳家是我岳父袁家的走狗?你的原话,为了小爷十年亲事,以前柳国舅就不敢怎么样袁家,现在选秀了,柳国舅更要帮着袁家收拾人了吧?”

主人倒退几步,要不是有人扶着,可以摔坐在地上。

柳云若不再理他,一挥手:“去砸!”数百人继续往二门。

二门里是女眷住的地方,谢大人恼怒的骂道:“你们怎么敢侮辱女眷?”

“去告!”柳云若回头,寒眸一瞥,直接给他这两个字。

谢大人一滞,在他注视下软了三分:“小柳大人,您在刑部为官,这不是知法犯法?”

“姓谢的!你只是个传闲言的人,所以你庆幸吧,你才没到狱里呆着!但你中伤我柳家,小爷不怕和你御前打官司!你不服,赶紧的去写状子!”

柳云若一面挥手让叔伯兄弟家仆们跑的再快些,一面开始破口大骂:“你背后说权贵都有特权!你他娘的自己说过自己还不懂吗?权贵是有特权!有的权贵什么恶心坏事儿都敢干!小爷我家不敢干,但对污蔑我家的人绝不放过!只要你起头打官司,小爷奉陪你到底!”

二门内女眷尖叫声传来,“啪啪砰砰”的摔打声也出来。

谢大人手指柳云若,气的直哆嗦时,外面漫不经心姿态又走来一个人。

他在狼藉中闲庭散步,柳国舅本人到了。

对上柳云若,谢大人还有欺负他年纪小,想用话绕他几句寻个漏洞。柳至出现,谢大人沮丧出来,一点儿站不住脚的怒火也如戳破的皮球般,流失的点滴没有。

柳至负手,在打砸声里悠然的逛了逛。二门内不客气的也去了。国舅一个字没有说,只在见到砸的破烂不堪地方,就笑上一笑。砸的不满意,就皱皱眉,有人看到,重新回来再砸一遍。

他们不打人,只砸值钱东西。女眷们可以躲到房里。露出眼睛战战兢兢看着这个逛花园子似的闻名国舅,对着他生的俊秀的面容,心底一股子寒气上来。

这辈子,这里的人也不要再惹他。

出了谢家门,柳云若又去了下一家。柳至和柳垣兄弟们说说笑笑后面跟着。

“我柳家是好中伤的吗?”

“不教训他们还行?”

“真的以为咱们闭门谢客,去他奶奶的,老子们没干什么,闭哪门子的门?助长他们说疯话,还真的肯上当。”

柳云若对谢大人回的话,从古到今,多少权贵公然闹事都行。他柳家不过扬眉吐气,底气足的很,也不觉得不可行。

柳家满京里大闹时,忠勇王府举哀。

常玟木呆呆跪在灵前,还有巴望老王醒转的心。如果他醒转,常玟打算亲亲热热告诉他,自己有多想得到他的疼爱。以前对他只有礼敬,是从不敢祖父眼里会有自己。

逆转的疼爱,却只此一回,祖孙如此天人两隔。

“祖父,我还没有对你说过,我很喜欢你呢,我其实很喜欢你,”常玟不住说着,泪水断线似往下掉落。

他耳边响动的不是前来祭拜的人声,而是金殿上忠勇老王的那句话,反反复复的震动直到他心头。

“由孙儿常玟报效。”

祖父甚至没有提到这一任的忠勇王是父亲,直接就说是常玟。

常玟哭的就更凶。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哭的凶的人,忠勇老王妃。

忠勇王夫妻也终于感念父亲,但他们要待客,哭的钟点儿不多。老王妃守在宫门,是亲眼见到忠勇老王由家人扶下车,到她面前说“陪我上殿”,并陪他上殿的人,遗言字字句句听在耳朵里,数十年夫妻终于一心,他不是只偏心那自己不看好的儿子。王位终于保住。老王妃哭的几度昏厥。

老王用他的死,阮英明用他的口才,皇帝还记得大学士帝师的情分,张家还在朝中为官的门生一拥而上帮着说话,忠勇王府由亲戚引起的风波就此消除。

但带给老王妃等人的不是欢喜,各自都有无余的遗憾和余恨。但这个家,总算是真的有了团圆气象。

……

皇帝安排的不错,选秀的事情发作完,就是四喜姑娘的亲事。

太上皇和四喜姑娘出游过,多喜又是大长公主之女,加喜是袁太后最小的孙女儿,由太上皇主婚。

外宫分出一间宫室,选秀之前就开始收拾。

皇帝如今称了心怀,再没有什么可烦心的,和加寿心思只放在亲事上面。

成亲的前一天,韩世拓在家里愈发坐立不安。

添喜由袁太后作主许给谢长林,成亲后,多喜随丈夫去封地,添喜一同前往。

和南海相比,现封地离京里不远。但当父亲的认为应该有个叮嘱,可说什么呢?韩世拓想来想去没有气派而又合适的言语。

他三十岁前的经历浪荡无行,使得他思前想后。

教导女儿女婿?文章侯提不起来底气。女婿这年纪上的他,可还不是个好人。

叮咛女儿女婿?说什么呢?说你们为人行事小心……算了吧,最不小心,受人拐带学坏的就是文章侯自己。

继续说以后多孝敬袁家姨母,多侍奉多喜郡主?这话没有一天不说,说的都贫了。女儿就要有自己的家,侯爷想有些人生经验做交待最好。

他实在想不出来,往常家去寻常大人。

说明来意,常都御史呵呵笑了:“我和侯爷一样的着急到现在,我也想本着长辈身份,对增喜和女婿说几句。但孙女婿是董家的人,我家虽世代书香,却远不比董家。教导,我不必班门弄斧。叮咛,哎,我和你同郁郁。想我为官数十年,半点儿拿得出手的阅历之语也没有啊。”

他倒不是真的没有,而是:“有小袁在前,有老董在前,增喜有个好孩子姐姐在前,好孩子有个胖队长好女婿在前,我说什么才不让他们取笑?”

还有一点儿确凿的证据,让常大人拿不出任何总结。

“古谔是我都察院的人,论资历不比我差,这些年嫉妒我升了官,他才早早弄下这一计。虽说他没成,但到底我没有防范好。我羞愧还来不及,没什么是拿得出手,这心里却又想说说。唉……”

韩世拓是来寻他拿主意的,最好写个草稿。听常大人说过,却相对犯起愁。

……。

姑娘们房里欢声笑语,常家的姐妹们在看增喜的嫁衣和嫁妆。

爱不释手的摸一摸:“呀,真好。明儿是真的在宫里成亲吗?”

消息已传开,但亲戚中的姐妹们还是忍不住问上一问。增喜和姐姐一样,常年不养在家里,从姐姐好孩子到父母都刻意交待对亲戚们和气些。

这种话听的也多,到犯不着脸红的地步。增喜笑盈盈点一点头,见她羡慕,邀请道:“明儿请到宫里去观礼。”

“我能进宫去吗?”这是个亲戚中的小姑娘,眸子一亮:“带我去吧,我寻常出门的时候都不多。”

常家的姐妹们七嘴八舌笑道:“可以去,我们都去,你若不信,今天留下来跟我们睡,明天坐我们的车。”

小姑娘涨红了脸,想要推辞又舍不得,乱寻着理由:“我想留下来,不是巴着进宫,我是想……”流连房中,把摆设上的珍玩看一看:“我只是想多看增喜南海带回来的好东西,我还算见过的呢,我舅家的女儿只能听我说说。”

正说笑着,房外走来钟南父女。

钟南走几步,觉得精神抖擞,又走几步,忍不住说出来:“风波去了,天气炎热我也是凉快的。”

沾女儿定亲太子的光,边城又无大战事。钟南不是那种娇气爱请假的公子哥儿,袁训作主,梁山王同意,他从去年一直留到今年,加喜成亲后再返回军中。

容姐儿给四喜姑娘又绣了东西,钟南无事人儿一个,跟车出来。

容姐儿嫣然:“是啊,眼前清亮,就处处是好啊。”

------题外话------

皇帝也是很厉害滴。

……

推荐自己的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长的美的都收藏了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