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十五章,不拘着孩子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说孩子们回答的不错,对镇南王回眸一笑:“有劳,行李住店这些都交付给你,我们走喽。”

“走喽。”孩子们附合震天般响,在太上皇和长公主带领之下,喜笑颜开上马而去。

安白氏跟去照顾女儿,安三爷是路上早寻的活计,留下来帮着搬行李和前后照看。

赵夫子是逛过苏州的人,知道住下来不愁玩,他也留下来。

见到安三爷热火朝天的干起活,赵夫子眼前闪动出熟悉身影。

文章老侯和韩二老爷。

安三爷上路后的心情跟韩家那二位相似,先是畏畏缩缩,觉得破费了钱。再就喜悦难言,爱这路上风景难描难画。喜爱上了,就开始患得患失,生怕哪里做的不好,这一行人不带上他。就到处寻事儿做,不当无用之人。

忠毅侯挑头儿的这行程就是好啊,改变人不在话下。赵先生把安三爷看在眼里,就把袁训又佩服一回。

他带来一个家人挑着衣箱下去,他抱上一怀的书,和安三爷走在一起。

“三爷,你还行吗?在家里没这样过吧?”赵先生斜眼看安三爷手中各一个箱子。

这会儿搬的,先是自己的东西。

安三爷咧嘴儿一笑:“我年青,说句不怕先生恼的话,等会儿我就来搬你的大件儿。”

赵先生哈哈一乐,暗瞄瞄这念书人的单薄身子,半带打趣地道:“那敢情好,麻烦三爷。”

多和安三爷说几句,是看在忠毅侯份上,不想他这最后一个亲家为人性情中不如意之处。

如果有,赵先生就借这行程给他撸顺了。

本没有别的意思,但镇南王听到哈哈笑声,挑一挑眉头望过来:“老三,你这就认下先生?”

镇南王开始也叫安三爷,但安三爷不敢当。认出王爷身份以前惶然,认出王爷身份以后惶恐。他坚持称呼他的名字,镇南王为上路亲切,叫他老三。

安三爷对这称呼堆笑,但迷惑不解:“认先生?”

“原来你还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为下一科高中,这就寻上这一等一的先生。”镇南王笑了笑。

赵先生是教成元皓、正经、小六等中举的功臣之一,小六和正经一年出生,元皓还要小一岁,十岁出去没两年就中秋闱、中春闱、殿试上谈论治国方略有条不紊,让主考官们直眼睛。

殿试由皇帝主持,还可以说有偏爱在内。秋闱春闱的文章和天下举子比拼,小坏蛋舅舅等确实露峥嵘。

这三个孩子都是可以走父荫的人,科举再中,为的是别人不从眼红上说闲话,又各为家中挣光彩。

元皓还没有成年就能写文章,镇南王府对赵先生感激不尽,赵先生的名头儿从此出去。而从实在里说,为小王爷启蒙和理清文章脉络的人,后来的先生都不敢居功。

在这里,镇南王误会情有可原。

王爷还没有公开身份,至于安三爷猜中,管他怎么猜去。镇南王就不说自己儿子,对着安三爷的糊涂,把袁家的小六说一说。

“你女婿的三哥,小名叫小六的袁执瑾,小小少年就中了,就出自赵先生门下。”

赵先生呵呵笑着谦虚:“不敢当不敢当,姑老爷取笑我,我自己都没有中啊。”

但面上一团得意怎么看怎么显摆。

跟着一堆显摆孩子出游三年,赵先生时不时的也学会。

他的话把安三爷吓一跳:“您教小爷们念书我旁听,知道您的学问是高的。”却也没有中?

但镇南王的话也要听,对主人没中却也得瑟?安三爷继续犹豫。

他为不中举年年苦恼,怕耽误女儿亲事的心思也时常的出来。上路后不为女儿亲事烦恼,但见孩子们每日念书聪明伶俐,想想孩子们要是中了,而他下科还是不中,哪有脸面见女婿?更别说见亲家忠毅侯那前前科的急才探花。

镇南王说这是名师,赵先生说自己也不曾中,就在安三爷脑海里转开来。

镇南王由不得对着他笑:“你不信我的话,大可慢慢的想。”

安三爷主要屈就于王爷地位,就地往下一拜,对赵先生深揖:“请先生教我。”

此时,赵先生把谦虚收起,傲然受了这一揖,但并不居功劳,缓声道:“不弃我才疏学浅,赵某自当尽心竭力。但是呢,他年三爷中了,倒不必谢我。”

安三爷对镇南王望去。

镇南王含笑:“也不必谢我。”

“只谢忠毅侯罢了。”赵先生和镇南王齐声说出。

若不是为侯爷着想,谁会多这个口,揽这件子事呢?

……

加寿、执瑜、元皓等在扬州有铺子,寻找的下处离铺子不远。东西搬得差不多,镇南王让赵先生和安三爷也出去逛。有一个家人带路,在两条街以外找到孩子们。

原来,今天这里有个集市,卖的东西最多。

安白氏见到丈夫,笑得合不拢嘴与难为情在面上形成古怪模样:“看看你女儿,花了许多的钱。”

安家夫妻上路,带一个男的家人,和安白氏的丫头,安书兰的奶妈。这三个人在两步外,手里提着抱着满满当当。

要说买的重要东西,却也不是,大多是小孩子的玩耍。

安三爷不敢管,安白氏也不敢管。夫妻同时回想起前几天。

……

“二位姑太太请三爷三奶奶说话。”

长公主的人来请,安氏夫妻不敢怠慢,跟着就到长公主的船舱。

长公主夫妻单独一个船,平时无事和孩子们在太上皇船上说笑。今天她回到自己船上,又请过陈留郡王妃在此。

送上几份儿银子:“给,凡是上路的,按月都有使用钱。这是你们和带的三个仆从本月用度。书兰的,乖宝已拿了去。”

忠毅侯出游三年,太上皇恩赏随行人等的银两。到太上皇出游南海时,已是定例。

接到安三爷后写信回京,京里把他们这一份儿银子添上。日期呢,按上路的人收银子的时候给,本月的银子今天收到,长公主今天分派。

安三爷夫妻吓的说不出话,这气派别说没有见过,想也不曾想过。带着玩带着吃,住店不怕黑店,行路不怕打劫,居然还有钱拿?

连连摆手说不敢收。

“请你们来,是我们姐妹商议过,别多心,该说的话还是要说。”长公主说着,对陈留郡王妃嫣然。

陈留郡王妃回她一个眼色,谦让着还是请长公主说教。

长公主就不再客气,款款地道:“书兰还小,你们别拘着她。”

“是是,她不懂事儿的地方多,”安氏夫妻已让银子砸蒙,凭本能晕头转向的回答。

“不是说她不懂事儿,是你们别管她。要吃要喝,随她要去。横竖不能吃的,当厨的不会给。她的一份儿钱,等上街去,买东买西,随她花用。就是买错了,等回来再慢慢对她说,她也就知道。折成一句话,别拘着她。”

长公主的话让安氏夫妻两耳嗡嗡作响,两个人听到的话不一样。

安三爷听到的是“书兰也有一份儿钱”,他瞅着手里银包,头一回给钱都是现银,看着痛快。掂分量不轻,书兰的却还另有一份儿?

这跟着上路走一年,袁家倒要破费多少。

安三爷还不知道太上皇在这里,也就不能知道这是皇帝出钱。说到这一点儿上,他是让镇南王夫妻在此震惊成木呆。

瑞庆长公主称为兄长的,他硬是不敢猜,一定以为是别的殿下。

脑海里只转悠着,娘啊,这袁家这亲事,父母怎么到手的?还给使用钱?女儿还单独一份儿?

把亲事又看高一层的心思,安三爷陪笑:“太多了,只怕把书兰惯坏。”

安白氏呢,在长公主的话里听到的是“别管她,随她吃喝,随她花钱”。

安白氏也不安地道:“只怕把书兰惯坏,公婆不喜欢。”

陈留郡王妃莞尔,轻言慢语道:“只管放心,有我们在,公婆只会说喜欢。再说书兰也到学会自己花用的时候,再不教可就晚了。”

长公主快人快语:“惯坏了,也是袁家的人。”陈留郡王妃掩面轻笑,不住的点头。

……

有这一出子在,和女儿会合后,见到她和黑加福姑娘起劲儿的买买买,却大多是大人眼中无用之物,安三爷和安白氏一起笑得合不拢嘴,觉得书兰真有福气,又一起苦笑:“看把她惯的,拿到四十两银子,这就乱花一通。”

……

安书兰和称心如意起初收钱的数目相同,每月四十两银子。称心如意当年还有太后恩赏,例外的二十两,安书兰没有。

柳太后不小气,是皇帝考虑到安书兰和在婆婆膝前长大的称心如意不能相比,等一里一里的添上去也不迟。

而四十两,已足够安氏夫妻为女儿乐晕到今天还没有醒。小姑娘安书兰更是心花怒放,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在家里几时有过这么多的钱自己用?

黑加福说:“买这个,送回京去。”

安书兰毫不犹豫跟上:“好,买,送回京去。”

本朝道路不便利,外省的东西,京里若没有铺子进货就见不到。黑加福这见惯好东西的孩子都眼睛放光,安书兰更是见一样爱一样。

她已经学会:“祖母一个,公公一个,婆婆一个,娘娘大姐三个,”娘娘大姐为什么是三个?黑加福没解释明白有皇帝有皇后还有永乐小公主,反正,买就对了。

“父亲一个,母亲一个……。”

凑上来听的安三爷乐不可支,回身对妻子道:“你看你看,她多懂事儿。”

安白氏笑眸在黑加福身上打个转儿,又挪到隔壁铺子里的袁征等身上。

黑加福嚷的嗓门儿高,又和大弟镇哥比风头去了:“这个好,我给母亲买了哟,我给曾祖父也买了哟,别的人可以不用买。”

萧银老实,捅捅萧镇:“大姐买过了。这个铺子跟隔壁的只是颜色不同。”

萧镇总要把二弟好一番的纠正:“那她就一个人讨喜欢去了,别听她的,她买,我也要买,银哥你的心意在,你也得买。”

萧银跟着也买一通。

安白氏暗叹,跟着这样的孩子们学话,女儿怎么会不长进?安白氏油然有了痴痴,对着孩子们目不转睛,更不想别的心思。

安三爷跟到一半,往脑袋上一拍。冷不防的,巴掌影子在安白氏眼前一晃,惊的她一哆嗦。

随即嗔怪:“你发的哪门子疯?”

“你呀你呀,我呀我呀,咱们就担心女儿去了,”安三爷苦笑:“记挂书兰,却忘记一样。你看看他们都忙着买特产给家里人,你我成了把家人亲戚忘记的那个。”

他瞅瞅老太爷,太上皇帮着谈价钱、相东西、他也要买回去,夹在孩子们中忙了一个热火朝天。长公主和陈留郡王妃也不比他差到哪里。

安白氏让提醒,呀的一声,瞅瞅对街铺面里的点心:“是啊,家中长者难道不送些回去?虽天热,但总有能上路的点心。还有这酱菜鸭蛋,送亲戚们些,也是我们出来一场。”

安三爷得意了:“你承认了吧,你不如女儿。”

安白氏轻啐他。

夫妻们从站在孩子们后面上前几步,也热烈的问起价格来:“掌柜的,这个多少钱?”

安书兰听到,伶俐的道:“我帮还价钱,我会还价钱。”

“我也会。”黑加福嘻嘻。安书兰还钱,还是她教出来的。

安三爷面上乐出了花,自家的女儿真懂事啊。

镇南王到来时,是吃饭钟点,王爷请大家去有名酒楼,大吃一顿后,大人们要回去午休,正要叫上孩子们,看看他们,在为下午行程争吵不休。

萧镇都快恼了:“我是长子,我先。”

“我是长女,我先当掌柜的。”黑加福才不让他。

太上皇含笑:“来来,我帮你们解开,为什么吵?”

黑加福抢先告状:“坏蛋舅舅的铺子,下午我去当掌柜的,大弟可以去爹爹母亲的铺子啊,他一定要和我抢。”

萧镇翻眼:“坏蛋舅舅桥,是你先看的,先摸的桥碑。铺子可以让我一回了。”

“不让。”黑加福说过,又寻援手,往小十等面上看过来。

小十寻思下,为战哥,不想帮。但为加福,应该帮啊。谁让这是黑加福。头一个举手:“我向着静姝。”

太子等嬉笑着,也向着静姝。

安书兰有小小的踌躇,镇哥给她送过点心,递过烤肉。再说,黑加福这边的人也太多了。

小姑娘的同意心上来,颦着小眉头拿不定主意。

袁乖宝看出来,笑道:“咱们也向着静姝。”

“可是,镇哥怎么办?”安书兰可怜兮兮转眼眸。

萧镇胸膛一挺:“乖宝舅母,你向着大姐。”

柳云若没忍住,扑哧地乐了。

这里面有段古记儿,小十进京晚不能知道。但小十察颜观色,或者说他已养成逢笑话必有感觉,把柳云若拉后一步:“哎,说来听听。”

“我对你说哈……”柳云若没有说先捂住嘴又笑上一通。

小十干瞪着眼就更想听。

好容易柳云若笑完,一五一十说的详细:“战哥以前就这样,他一个人要跟寿大姐、一只鱼一只兔子外加小古怪一起吵,加福每每为难,一只鱼总是说,福姐儿向着战哥,”

“岂有此理?为什么都助长他。”小十打抱不平状。

“不然,战哥闹腾天要变地要陷呗。”柳云若悄悄点点黑加福:“喏喏,就是她这小模样,当年的战哥就是这样。”

挟带一堆“助力”的黑加福,正以泰山压顶之势把大弟压倒。

众人为她喝彩声里,小十嘟囔:“静姝是个好的,就是爹不对。”

手让柳云若握住,小柳大人真诚而又诚恳:“知己啊。”

……

晚上,安三爷浮起比妻子还要多的感叹。

长公主等的话虽是对安书兰,安三爷尖着耳朵听了一个滴水不露。

烛光下,摆开数个案几,轮流看大家买回来的东西。

太子等年长些,会挑选,他们的东西摆出来只是给大家看看。黑加福等的一一亮开,长公主帮她们理着。

“衣料,尽量买本地自织的,花样儿因此和京里不同,送回去才有意义。黑加福,你买的这几块绸缎,你去年冬天就有件相似的,可见你家里有,以后不要挑重复。”

黑加福点小脑袋。

“木头、竹子雕的东西,京里也有,这些都可以不用买。”

黑加福点小脑袋,安书兰也买了同样的,张大眼睛点小脑袋。

长公主又指点的,是安书兰买的东西:“这些点心不能放,明儿就不新鲜。这些现吃现买。”

安书兰小小声:“送给公婆。”

“送到京里已经干了,不中吃。”长公主和颜悦色:“你明儿重新买,要记得,买给公婆长辈的,不要忘记你家中的长辈。”

安书兰推推另一边儿:“这里。”

安三爷的感叹就由此出来。

他一边接着听长公主指点孩子们买东西,一边自觉得在烛中缩成小小人儿。

果然长公主是对的。

她说不要拘着女儿,不要管她,当父母的一直想不通。而从现在来看,还是长公主教的更好。

安三爷神往,有这样高明高贵亲戚的忠毅侯,想来更好。

自己的儿女,一般总是自己经心。但见到书兰有好的玩伴儿,有好的长辈,安三爷自愿退后。

……

夜渐渐地深,柳云若走出房门。他穿一身的黑色短打,佩着刀。对院中巡逻的人晃晃脑袋,悄然出门。

白天在街上逛,有些道路已经熟悉。因此走的毫不停顿,在衙门外的街口停下脚步。

学几声鸟叫,收到几声鸟叫,几个人从暗中走出。

“柳大人到了。”

柳云若眸中有微微笑意,这几个人是刑部出京的捕快。

夜风吹得人遍体舒畅,心头一点舒畅是柳云若不次于战哥,不次于胖队长。

岳父出游的那三年里,顺藤摸瓜把大天教拔了根儿。战哥和胖队长一对表兄弟跟着吹不完的大牛皮。小柳大人出京,可不能后于那对讨嫌表兄弟。

一指衙门烛光明处,柳云若问起案情:“本府是冤情吗?”

捕快们回的心服口服:“柳尚书火眼金睛,有罪没罪瞒不过他。扬州这是生钱地,本府大人让举报贪赃,人证物证都齐全。巡查御史在扬州审了三回都定罪,送去京里,柳尚书审一回就说他冤枉。果然!”

送上大家的翘拇指,低低地笑道:“人证物证都是假的。那造假的人,就是如今代知府,现在衙门里的那位大人。”

“还点烛火的地方?他在会什么人?”柳云若闪闪眼睫。

“在会几家商铺掌柜。”

柳云若会意了:“看来我不用多问你们,先去听个现形的再说。”

捕快们簇拥着他,寻个低矮地方翻墙而入,往那说话的地方去拿证据。

------题外话------

致歉:上一本有把辈分写错的地方,完本后不方便更改,仔就不改了。亲爱的们见谅。

么么哒。

……

推荐自己的新书《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