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十六章,胖小爷的人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人模样的人围着一个官员,纷纷道:“本府大人的罪名一旦定下来,我等就联名写信,拥戴大人您为本府,打点的银两也是我们的。”

代理知府笑着,也及时投桃报李:“邓掌柜,你要的那块铺面地,我这里让人准备房契,你准备钱。”

“是是。”邓掌柜的点头哈腰。

“钱掌柜的,你要的那条街……”

窗外,柳云若暗暗好笑,真的以为自己能升官?

他把这些人面容,说的话一一记在心里,只听又一个突兀的嗓音出来。

说话人带着极度的不安:“大人,本府押解送京已有数月,这罪名却还没有定下来,咱们还是多商讨这个,分铺面的话不着急。”

官员的面色变了变,这是讽刺他升不成官?

另外几个商人把说话的人一通讽刺:“咱们罪证人证给他造的齐全,你家也出了人证,证明本府收受银两十万两,银票是大商号某家,罪名上面不用担心。”

接着又去奉承代理知府。

柳云若把这一段话又记下来。

不安的人等大家说话告一段落,结结巴巴又道:“我不是怀疑大人手段,这把我自己也怀疑进去不是?本府在时,样样讲公平,城外泥腿子有几两银子,也能和咱们争热闹铺面。我巴不得他早定罪早好。”

大家点一点头:“这话有理,扬州是个生发地,就有闲铺面空出来,也是咱们几家先分,咱们不要,才能轮到别人。”

这样的话让那不安的人得到鼓励,他大声道:“我的意思是,京里刑部柳国舅那里,是不是去个人打点一回?这罪名定下来不就快。”

送行贿罪证去吗?柳云若费点儿精神忍住笑。同时,也知道京里刑部依然水泼不进,轻易泄露不出消息。

父亲柳国舅听审了一堂,转头就进宫密呈皇帝,说这个案子只怕是冤情。

皇帝对舅父办案深信不疑,下旨命重新再查。

除少数人以外,没有人知道怀疑来自刑部尚书。尚书在没有洗清白的证据以前,也需要保护自己。还有一个小小的好处,就是这案子真的冤枉,可以坐等有人上门行贿。

这行贿的人还真的打算进京?柳云若无声嘻嘻,去吧,赶紧的去。除小爷准备好的翻案证据以外,你们白添证人倒也不错。

偷听直到这起子人离开衙门四散回家,柳云若和几个公差分头跟上,把各人的名姓、地址弄得清楚,各回各的下处。

夜到这般时候已是凌晨,满城熟睡中,加喜也熟睡中。柳云若也应该补眠,但往加喜身边一坐,见到那幽暗烛光下的晶莹面容,睡意不翼而飞。

轻俯下身子,在那乌黑长睫上亲了亲,又怕把加喜弄醒,柔的似月华流动。

亲过,小夫妻大多情热,必然的不满足,又往粉粉的面颊上忍不住亲上一亲。

加喜倒没有惊动,把小柳大人满身的无名火点了又点。

一声呻吟从柳云若唇间逸出,苦恼布满整个面容。他嘟囔着:“没法睡了,出去和值夜的人坐会儿啊。”

弄醒妻子,柳云若不怕,加喜也不会生气,是有一点最为重要,夫妻也都认知,使得小柳大人乖乖下床,乖乖披衣,乖乖喝一碗凉茶,乖乖出门去。

院中的石凳子上,见到另一个人,尹君悦也在这里,柳云若毫不奇怪。

寻一寻,谢长林在墙根站着,柳云若轻轻露出笑容。

走过去,对尹君悦低声道:“小董睡着了?”

“我在这里。”增喜的女婿,董家的小爷从树后出来,边走边系腰带:

“净手。”

谢长林也走来,恰好一个石桌子四个凳子,四个人各坐一个,悄声说笑起来。

值夜的人见到,都有会意一笑。

四位娇妻不抱,却喝露水的原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约成过亲的人懂一半,出游的人懂另一半。

对于四喜姑娘来说,这次出游结束,多喜去当郡王妃,因离京里近,闲时可以回京看父母亲戚,但再想往北方游历已不大可能。

加喜和柳云若长居京中,虽有小夫妻房闱说话,柳云若出京办案把加喜带上。但办案紧绷心弦,哪有这种出游轻松愉快。

增喜嫁到董家,小董是文官,不放外官的话,长居京中。

添喜随多喜郡主前往封地,和多喜一样,回京路不远,往这么远的地方玩很难再有。

为了这趟出游圆满到底,四对小夫妻达成共识,此行没有结束以前,最好别有孩子。真的有了,自然是老实回京安胎。能避免,夫妻们一起下功夫。

怕药损伤身体,就只推算日子。

姑娘们打小儿日夜相伴,小日子大多在一起。推算出来不能同房的日子,也相差不离。

这就有了四个女婿半夜一起不睡,倒能做个伴儿。

他们说着话,就夜景对上几句诗,这个夜晚也就过去。

……

缀锦园,是近年来本城较为出名的玩乐之地。掌柜的点子足,不但有风流之地,也有雅致之处。

比如左院中只说唱,男人可以来听,女眷也可以包个房间吃名菜听说书。

就如包下整个二楼的这位老太爷,貌似把全家的人都带来,一圈儿的大小孩子,个个神气的好似娘娘庙里的玉娃娃。不管是少年,还是只有六、七岁的小爷,还都会点曲子论点心,送吃喝送戏单子的人每进去一回,出来就啧舌头摇脑袋:“大户人家,我不会看错。”

他的手在袖子里摸着,那里又多一块赏银。

就是唱曲子的也留了心,从二楼上扔给她们的打赏最多。唱到好处,还会下一阵小小的银子雨。

她因为离得远,也就没有听到不是大爷们偏爱她,扔银最利落的清一色小爷。

是真的小。

萧银、袁征袁律袁晖等六周岁。

这一行人,是太上皇一行。

悠然的乐声里,太上皇迷醉的眯着眼。

这曲子真是好听,虽然不比宫里的音乐大雅,但靡靡之音往往更动人心。

唱曲子的娇媚可人儿,是太上皇上一回在扬州时一听就不能忘记的那个。

但要说他动了心思……。他往两边看,那是两排聚精会神的孩子们。

有人风流会带着孩子们吗?

更别提还有妹妹和表妹也在。

倏地,太上皇想到太后送行时说过的话:“到底上了年纪,注意自己身子骨儿。”

嘴角微微一勾,笑容漫不经心而出。

就是想风流,也让这些孩子们和妹妹们看住。柳太后又乱想才是。

“好啊……”

叫好声出来,这一曲已终。

孩子们小手在荷包里掏摸着:“我给,这一回该我给钱。”

安三爷坐在最侧边,笑得见牙不见眼,凑到妻子耳根下道:“你看你看,书兰也会给赏钱。”

安白氏对老太爷、姑太太们望望,有些无奈。

教导书兰是好的,疼爱书兰也感激。只是这带出来听曲子看红姑娘,这个不太好吧?

但从老太爷到黑加福都乐在其中,安白氏不敢说什么。

安三爷偏巧来碰这不满,安白氏压低嗓音把他说上几句:“以后这种地方你不许来。”

“大惊小怪,这不是大家都在,赵夫子听到摇头晃脑,等下我指给你看。”安三爷扫兴的坐回去。

还是看女儿最好,女儿和黑加福用力掷出银子,有跟的人帮着吆喝:“赏。”楼下一片道谢声,引的客人们仰望,隔着帘子看不到具体是谁打赏,但把他们的羡慕留下,安三爷再次乐不可支。

荷包里也取出一块碎银子往下扔,安白氏变了面色,小声道:“别乱糟蹋钱!亲家给这钱,不是让你乱抛洒。”

安三爷不服:“老太爷正在打赏,你看看,数数那是多少银子?我得跟上,你也得给。快给快给,亲家给的银子,你敢不跟着老太爷行事?”

太上皇重游扬州,曲美、人依然娟好,抬抬手,重赏了一笔。

安白氏抽抽嘴角,为了老太爷,心不甘情不愿的,也扔出一块。

“二楼贵人们有赏。”

“二楼贵人们有赏。”

“二楼贵人们有赏。”

此起彼伏的嗓音里,都知道这里的主儿是有钱人。很快,唱曲子的亲自来道谢。见到一堆小爷们,难免露出奇怪神色。小爷们咧开小嘴儿:“嘻嘻……”

听曲子不是晚上就是下午,但晚上角儿多,老太爷一行离开时,天上繁星深邃。

“这位爷请留步。”

有一个小丫头模样的人对镇南王屈了屈膝。

大家一起看热闹,见小丫头递给镇南王一件东西,涨红脸嚅嗫:“不要让久候才好。”

她走以后,一拥而上看是什么?把老太爷和公主气坏。

一个方胜,粉红色,带着浓浓的香艳味道,打开来,里面是一撮合欢干花。

喻意是什么,除去太小的孩子们,别的人一看就能明白。

老太爷把袖子一拂,火冒三丈:“明儿再也不来这里听曲子,后儿也不来,下回也不来。”

瑞庆公主急着请他评理:“哥哥哥哥,我扮男人,难道不是最俊的?”对镇南王一个白眼儿:“凭什么在你下风口上。”

“我不俊吗?我一身也不错啊。”太上皇瞅瞅自己,淡青色夏衣白玉佩,清清爽爽的也不差啊。也给镇南王一个白眼儿。

孩子们这下子懂了,黑加福跟上,气呼呼:“我才是最俊的男孩子。”

“原来你还知道当男孩子好?”萧镇抓住机会取笑。

萧银从来是家里人夸俊的那个,也纳闷地看自己衣裳:“没夸我吗?没给我送东西?”

不等太上皇和长公主继续拿镇南王出气,孩子们把镇南王围住:“把花分给我们,我们最俊。”

他们不知道合欢花的意思,这就讨要。镇南王把花当众扔了,怕孩子们以为玩乐而捡拾,踩在鞋底子下面揉碎。护卫一行人回去,大笑了很久不说,把这件写在给袁训的信里,以为王爷此行的得意。

“大坏蛋舅舅出游,想来没这光彩?”

……

这个小插曲让太上皇对听曲子倒尽胃口,亏他几年里不忘记那个人,虽不打算欢好,但赏赐不比恩客少,却这般无情无意有眼无珠。第二天长公主不服,精心换了衣裳要再去,太上皇一挥手:“天热,避暑去。”

……

船停下时,山青叶明的小山村犹有一半隐在花树中。安三爷喜欢的手舞足蹈:“这是怎么寻到?不是跟着老太爷出来,做梦我也想不到这水里面有这样幽静的村落?”

没有夸到姑老爷和姑太太们,对着他们再哈哈腰。

赵夫子凝眸,重回故地让他嗓子眼里堵着什么,满心里有的感慨出不来。

“是先生吗?”水边有个人唤他,是个青年男子。

赵先生认了认,展开笑意的眸子里微有湿润:“是我,你是张学?”

先生对张学没有过多的感情,他为能再次回到这山村泛起泪花。老了老了,出游一回又是一回,感动和开心滚开汤水似的沸腾。

张学听到回应,一蹦多高表示喜悦,扯开长呼声悠扬数里。

“村长村长,胖小爷的人马来了……娘,娘,烧的开水凉了没有,赶紧摆出来,记得放糖……梁康,周全,把新摘的果子洗干净……”

瑞庆长公主对太上皇翘起鼻子:“哥哥,我们都是元皓的人马呢。”没等太上皇笑,又疑惑:“张学?这名字听着熟悉。”

“只怕姑太太忘记,还是我这来过的人回话最清楚。”赵夫子微笑:“张学是胖小爷给他起的名字,让他勤学上进。他的小名儿原叫个四驴子。”

“噗!”太上皇喷出口水。

“噗!哈哈哈……”镇南王夫妻大笑不止:“原来是他。”精神抖擞来看这个元皓的玩伴,他们都耳闻过大名的四驴子。

见生得五官端正,带着水乡里长大的清秀,举止也不粗鲁,穿的是秀才衣巾。

镇南王心痒难搔,等船靠岸的功夫,不耽误问话:“你后来一直念书吗?”

“念呢。学里先生说我下一科可以赴试,侥幸能中秋闱,进京春闱去,我就能见胖小爷了。”张学流露出思念:“胖小爷说中了才能再见他,我一定会中的。”

太上皇、镇南王夫妻齐唰唰对赵夫子望去,太上皇悠然道:“顾念到他对元皓的这片心,夫子,你帮一把吧。”

安三爷帮忙卸船,无意中把这句听到,老太爷都对赵先生有这种指望,安三爷的心更放在妥当处。兴许,因有赵先生在,下科自己能中。不由的满面的喜笑颜开。

“胖小爷中的一定高吧?”张学欠身。

太上皇和镇南王夫妻都是一愣,元皓中了?他不是早就中了,这都哪一年的事情了。

再一想元皓的身份,这叫张学的并不知道,元皓进京后的事情,张学也一样不能知道。

镇南王偷摸打量下二十岁出去的张学,尽量说的轻淡:“他十一岁,还是十二岁那年已中。”

张学呆若木鸡,随后长呼声又出来:“梁康,周全……你们听到没有,胖小爷早就中了,人家十岁就中了。”

“知道了!我梦见,你们都不信。”不知是梁康还是周全回话。

张学欢欢喜喜:“那我要抓紧了,自从那年胖小爷给我开蒙,我苦读这些年……”

“什么什么?”陈留郡王妃太诧异,抢了应该是太上皇和镇南王夫妻的问话。

太上皇和镇南王夫妻就扮个回话的人,一起笑道:“给他们开蒙的先生,是元皓啊。”

“天呐,不会吧!”陈留郡王妃呆若木鸡:“元皓那年多大年纪?”要问这个,赵先生最有回答资格,郡王妃看赵先生。

赵先生的得瑟又拿出来一用,胖队长不是他的儿孙,他为什么要得意呢?反正,他是得意了。

“呵呵,那年小爷五周岁。”

陈留郡王妃瞅瞅张学的青年模样,再寻个六岁的萧银等孩子们望一眼,在脑海里比划下五周岁的孩子是什么形容,一声失笑出来:“哈,”她也乐了。

五周岁会认多少字都有限,居然给人开蒙?陈留郡王妃平时不爱俏皮,但这会儿把规矩得体全丢了的缘故,对着太上皇施一礼,好笑道:“恭喜您有好外甥。”

再对镇南王夫妻道贺:“恭喜府上有幼年好先生。”

说完,银铃般的笑声又一回逸出。太可乐了,五岁就敢当先生,而还真的教出来发奋求学的。

太上皇和镇南王夫妻容光焕发,连说大家是亲戚,同喜才是。张学又犯一回呆,小心翼翼道:“请教,您二位是胖小爷什么人?”

赵先生介绍:“这位是胖小爷的父亲,这位是胖小爷的母亲,我们出来行走方便上,姑太太扮成男人。”

张学对这不奇怪,胖小爷来的那年,好孩子姑娘、称心姑娘等都是男孩子衣裳。他结结实实的震惊,来自胖先生的父母就在眼前。

膝盖一软往下就跪,跪下来就叩头:“胖小爷是我先生,二位是我的师爷师奶奶。”

太上皇捧腹,笑的弯下腰。镇南王夫妻也笑,赵先生碰碰张学:“哎哎,别乱认。胖小爷不是一般身份。”

张学是上过学的人,知道尊卑。欢喜的急了,才行这个礼,让提醒后讪讪的难为情,叩上几个头不再提师爷的话,请太上皇一行赶紧去村里歇息。

镇南王派出有打前站的,早几天来到这里,周围查看过,屋子打扫过,村里人热情的送来瓜果蔬菜,太上皇命招待,来到的这一天,尽情乐到晚上。

……

竹帘子晃动,碰到门框上,“啪啪”声里,夹杂的还有安书兰的小脚步声。

“父亲母亲”,她进来,在安氏夫妻面前仰起小脸儿。

安氏夫妻在女儿不在面前时,羡慕她有好婆家。女儿到了面前,堆笑的眼睛都是细缝,争着问:“什么事儿,好乖女儿。”

安书兰笑盈盈:“静姝说带我游荷塘,姑姑说好,但要我先来问过父母亲。”

扭一扭小身子:“可好?可好?”

安白氏为难地道:“静姝姑娘玩的,自然全是好的。只是书兰啊,姑娘戏水不体面,你还是别去了吧?”

安书兰懵懂。

黑加福玩,就是好的?书兰玩,就不好?

安三爷对妻子不悦:“哪里不好?你也才说过,静姝姑娘玩的没有一样不叫好。都好。”

对女儿笑容可掬:“去吧,说麻烦姑太太,麻烦静姝姑娘,你小心些,别淹到。”

安书兰伶俐的纠正:“还要说麻烦老太爷,麻烦姑丈,麻烦哥哥们,也麻烦镇哥、征哥他们,大家都去呢。”

反身就走,到门前转回小脸儿又是甜甜一笑:“母亲不来吗?姑母也戏水,这是得体的。”

安三爷乐不可支:“看看,她如今会说得体的话,”对妻子挤挤眼:“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安书兰见夸她,小心眼儿里飘飘然,又出来一句灵巧话:“静姝说,老太爷喜欢就是得体,老太爷不喜欢才叫不好。姑母也这样说。”

说完,眨巴大眼睛屏住气,似等待父母说赞成,又似怕他们有别的话要说。

这几句话,让安白氏也乐了。

“你说的很好,你眼里很有老太爷,老太爷没有白白带你玩耍,又把母亲和父亲也带出来。”

“嗯,就是这样。黑加福从不说假话,姑母也是一样。”

母亲说好,安书兰放下心,迈开小步子跑开。房外,有人接住她,送她去荷塘会合。

------题外话------

新书《名门淑秀:错嫁权臣》,本月7号上架。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