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十九章,忙的脚不沾地的孩子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旱的原因,夜风里并不是太凉爽。但孩子们不是为吹风出来的,有模有样的走上一圈,似担当了什么,在随后几步的随从护送下回去。

并不立即就睡,铺开纸笔,把白天的经历记下来。

“今天舍了一百五十人的水,比昨天少,昨天的人多领了今天的水,隔一天来一回。有一百三十个舍药。分别是……”

黑加福写着,边和安书兰核对:“医生的人数是这么多吧?”

安书兰也在记:“是啊。”

对安书兰说,她只是纯记录,对以后是个总结和回忆中的念想。黑加福却还要总结后,写到家信里,对数字的要求准确。

记好以后,家信上开始吹嘘:“帮了这些人呢,有这么多的数目……”

萧镇从外面进来:“我的信写完了,不讨喜的大姐,我来检查你不要谎报军情。”

“你的给我检查,我的才给你看。”

两个人交换过,主要针对吹大牛这一点看过,互相送回去,扮个鬼脸儿。

镇哥出去,安书兰也要回去:“静姝,今儿我陪父母亲,这几天又叨扰了你。”

两个小姑娘越玩越粘,白天晚上都呆在一起。安书兰不隔几天就和父母相聚一晚,安三爷夫妻也没要求。但黑加福是个恋亲戚的人,她不是有意的说了一回:“陪我好几天,要陪父母亲吗?”安书兰欣然说好。

书兰回房,黑加福也不寂寞。舅祖父镇南王巡夜居多,没了小玩伴陪的这晚,黑加福去同舅祖母撒娇。

第二天,苏先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探险。太上皇和孩子们没见识过,跟着他到最近的湖边,花了几天。

苏先穿上水靠,水靠在水底方便的多。这样他准备下水,也不用顾忌孩子们的目不转睛。比赤膊要好。

手上握的皮球似的东西,孩子们乐了:“下水里打球吗?”

“这是换气用的。”苏先解释着:“再者这个的大小是特备下,在暗河里它能过得去,我就能过得去。”

“暗河?”褚大花懵懂。

容姐儿听太子说过,在自己手上比划:“地底下的水道,苏大人是打算从湖底钻过去。”

“找到怎么样?”褚大花还是想不通:“那水还是在地下。”

“那就挖呗。”容姐儿道。

“那,以前怎么不挖?这里好些年都旱的早,难道没挖过?”褚大花更加不明白。

太上皇对她一笑:“正因为以前没挖出来,才显出咱们的重要性。”

苏先已准备好,到太上皇面前拜倒辞行。

太上皇知道苏先的计划,也因此知道下水后的凶险。万一暗河水湍急,苏先回不来也有可能。

虽然他身上系了绳子,但一入暗河有可能拐弯,绳子会在拐角处就拉不动。

他有早就准备好的话给苏先:“千万别受伤,一回探不好,再来一回,不要探太长,咱们探一截,挖一截子,哪怕下半年耗上了,咱们不走了也罢。你可不能让我输给胖队长。”

胖队长的牛皮在京里吹的人人知道,苏先笑回:“放心,我不当伤兵。”说过,他下了水。

寻找水源,不是一定要下湖。但天旱以后,附近的水井都没了水。据这里以前的经验,数个方位都重新打过井,一滴子水也没有。苏先认为天旱时,地底暗河积水减少,一部分水道不能使用,水在哪些水道里,从湖底找起更好。

以他水贼出身的经验,湖底的暗流是源自另有出处,还是鱼或风的力量,他能看出来。

绳子一段一段的滑下去,好一会儿苏先没有上来。

镇南王怕说担心引出恐慌,只道:“苏大人好水性。”

太上皇看知他的心思,安了他的心:“这不算什么,就我知道的,他还能再呆会儿。”

王爷惊讶的有了赞叹:“真没有想到。我听说他水性第一,这头一回见到。”

过上一会儿,又道:“幸好我没有同他比试,差一点儿,游荷塘的时候我说出来。后来想荷塘太小,他不会放在眼里。”

“你戏水是几时学的?”太上皇想了起来:“以前没听说过你会。”

镇南王搔搔头:“元皓跟大鱼打架那年,我想这倒不错,交给坏蛋舅舅养,还学了戏水。那年,我并不羡慕。第二年,他们游长江,我急了,我不能让儿子瞧不起,私下在家里学的熟练。”

他也有好奇:“您是几时会的?”

太上皇眼前浮现出几十年以前,他还在太子府上。

“你是让元皓鼓动,我呢,有一堆子不省心的,夏天刚午休,院子里跟打大架似的。我去看看,缠着苏先教他们,一个比一个声高。”

“也因此,他们名动天下,难怪个个身怀不止一技,您给他们太多的栽培。”镇南王听过,有些神往。

“哗啦”,最后一个跟随苏先而去的人上来,抹一把脸上的水,不说话先翘起大拇指:“果然是苏大人,不是吹的。我还说那不是暗河,结果他挖去表面一层,水真的往那里流动。”

太上皇和镇南王关切:“方向呢?”

“苏大人去了,他说不要我跟着,交待看好绳子就行。”

大家就盯着绳子。

本县东张西望,他看出这群人来历不凡,就他一个人招待,他怕失礼。巴着本省的官员赶快到,却越看越失望。官道上只有飞扬的尘土。

数着钟点,孩子们越如临大敌。

黑加福拿着指挥权,又分派一遍:“苏大人一上来,乖宝舅舅和舅母。”

袁乖宝安书兰答应:“送姜汤。”

“大弟二弟,”

萧镇回答的不会情愿:“我们送抹身的水。”

“舅祖母,”

长公主一本正经:“我带医生过去。”

黑加福又看向安白氏,大眼睛盯着,安白氏笑容满面:“我送吃食。”

静姝姑娘真能干,安白氏每多过一天,就有这感觉。小小的人儿指挥的停当。

苏先终于上来,太子和容姐儿等也受黑加福调派,有条不紊的给苏先补过食水,把过脉,吃一些补药。再大家聚集,等苏先回话。

苏先指个方向:“明天打井。”

他们立即上路,苏先在车上休息。到第二天离湖已有一百里出去,本县不太敢相信。

他不认为苏先能在地下河道里探出一百里。

不知道镇南王等人的真实身份,只知道有公文是比他大的官员,统称道:“大人们,这天气的水位,打井比平时深。要是看错了,咱们多费好几天的功夫。”

镇南王皱眉:“那又怎么样?”

“您调用军队支应水,这一天得花多少钱。”本县算算账,他怕具结公文由他写,他担不起这么多的呈报。

见几个少年中过来一个,口吻还算客气:“人命值钱,还是钱值钱?打的井保管以后这里不会常旱。”

本县没有话回,唯唯诺诺。

苏先没有回他,暗河的方向会有更改,但他看得清楚,一百里内都在这个方向。

当天驻扎,当天开始打井,有士兵轮换,夜里火把高燃,换班儿的打。

“当”地一声,石头的声音出来。

把周围浮土拂开,约有一里路都是石头。

本县吐吐舌头,心想我早说会错会错,就是没有人信我。

苏先来看过,静静地道:“要把石头炸开。”

太上皇叫上太子等人开了个会,本县没有资格参与,独自在外面对着石头发呆,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办?

他不敢睡,下半夜会议结束,往官道上去的马车看在眼里。

本县问的心情也没有,等着这群不知来头的人折腾到没能耐时,估计也就走了。

这附近有湖,这方圆也时常的旱。不是他没本事,前任的前任都不行。这样想,安了他的心。

第二天见这群人接着挖,到晚上挖开约五里地,约一里深,是一整块的大石在地底。

太上皇都心如明镜:“难怪打井不出水,虽我不是工部,也看得出这是堵上。”

“堵的水位低,打井不知道深浅,打不出来就放弃,其实水在下面。”苏先说着,忽然一笑。

“恭喜老太爷,贺喜老太爷,您办了一件大事。”

太上皇让他恭维的满心里舒坦,许许有了自得:“是啊,这方圆的村落不大,亲眼见到大部分的人还能取水,想来往年死人也不会太多。所以呢,地方官不太重视。死的人不能让他们重视啊。”

回手招来太子:“这一点记下,国贼好治,嫌隙难防。”太子说声是,也有好话送给太上皇:“上一回祖父带我们来,这里没有走到,咱们就没有发现。这一回祖父带我们细细的走,凡是这样的地方不遗漏才好。”

“呆子,”太上皇怅然:“人之力,做到十之三、四已是很好。不敢求全呐。”

这话兴许为他在位时没有解决的开脱,太子不再说话。天下之大,这样的事儿这样的地方一定很多,离朝廷重视远,地方官又不精细如发的话,一方的人受苦难以传开。

太子默默的想着有朝一日他登基,他应该怎么选派地方官员。太上皇又说话了:“依你,咱们细细的走。”

太子正分心呢,怔忡一下才想到是接他的话。意见让采纳的大喜过望中,太子想也没想提高嗓音:“白静姝,带你细细的玩呢。”

黑加福可以叫自己黑加福,但别人叫她,最好是白静姝。

摇晃着脑袋:“我忙呢。”

太上皇乐了:“你的是什么?”

“周济过的村子,因没有水就没有粮,吃的也给。咱们这会子不在集市上,但幸好明儿起的三天东西,钱已开发,打发人买来分配。这是三天后的账目,我正在算多少钱,该怎么分摊。”

苏先扑哧也一乐,嘻嘻道:“我打包票,这一条随外祖父家,不随祖父,不随自家。”

镇南王佯装一沉脸:“别说我二姐丈梁山王,我不答应。”

苏先哈哈大笑起来:“我把你在这里忘记。”

私密说话,本县离得远,见他们烈日炎火下极快活的说笑,丝毫不担心打不出水丢脸面,越发弄不懂这些人。

好在到了晚上,他自以为本地官员的责任卸了大半。本省的官员赶到。有一个是镇南王军营出来的,对着镇南王激动万分。还没到面前,下马就想下跪。镇南王预先摆个手,才没有当众表露。

本省布政使五十出去,认出太上皇。不管太上皇怎么暗示他也不听,抱住太上皇衣袖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把本县看呆。

太上皇无奈:“节约点水吧,你的眼泪还能当食水用?”才把他的眼泪止住。

他们一来,诸事好办。

镇南王道:“哪里有火药能弄来?我们没本事,让人往附近城里购买炮药,和旧年没卖完的鞭炮。”

在他军中呆过的那位笑了:“附近有兵部的仓库,我们领出来过火药弹。就是梁山老王在时,制的那新东西。”

一干子的人眼睛齐唰唰亮了。

头一个坏笑的是苏先,毫不掩饰幸灾乐祸:“袁尚书曾夸口,他的留存仓库守的严紧,哈哈,有笑话看了。”

太上皇也笑,镇南王也笑,太子不想跟着笑外祖父,但他也听外祖父对别人说过:“我们在外省的仓库,别的不敢说,比户部守的好。”

这会儿准备打主意,不会公开太上皇,不会公开太子,镇南王也不会公开,等把东西弄了来,想想确实好笑。

太上皇边笑边道:“怕他什么!他带着元皓赈灾,不是强抢过户部仓库,咱们至少还打算去个人讲道理。”

“先讲道理,讲不通的话,有布政使等大人在这里,不讲理也罢。”镇南王冒出来得意:“元皓虽没参与强抢仓库,但算他有份。我呢,也来一回,回去说话,不会输给小坏蛋。”

布政使等乐了:“平时我们不敢讨兵部仓库的东西,虽在外省地面上,却不归我们管辖。这一回痛快事儿,我们也去。”

说办就办,太子带队,镇南王和苏先陪同,齐王世子、萧烨萧炫等一起前往,往城里采购炮药的马车回来那天,他们喜笑颜开的回来。

气急败坏的军官带一队人跟来:“我公文上如实写,这是明抢。你们说赈灾用的,我得亲眼看着。用不完的,全都还我。”

对着他气到紫涨的面容,长公主也找到元皓赈灾的感觉,不由看得心花怒放。原来儿子赈灾是这种神气,难怪他爱当队长。

“静姝,以后叫我祖母队长。”瑞庆大长公主笑容可掬。在她的这句话后,黑加福队长、大弟队长,二弟队长等纷纷出炉。

安炸药是力气活计,得把石头凿洞,往里面放上火药弹或是炮药,再放长长的捻子,点着等着它爆。

黑加福等人忙了起来。

所有人解暑的茶水,正常饮食以及卖力气活后的加餐面面俱到,都由陈留郡王妃带着孩子们筹备。

加上士兵,吃饭洗澡都是大范围。常把孩子们忙的脚不沾地。

“征哥,去看看鸡煮好没有?带着人先送给刚干完活的人。”黑加福一板一眼说着。

“母亲。”安书兰走近,带着两个奶妈,交给安白氏几大包子药:“晒伤,这药用河水煎三遍,有人来取。”

说完就走:“还要去看馒头蒸的够不够。”

走不出三步,小身子又回来:“炮药那里不许去哦,一步也不许离得近。天热,先生说不小心会自己爆。”

“你也记住。”安白氏嫣然笑着,把女儿也叮嘱下。

黑加福和大弟暂时息战,和太子等聚起,赵先生带头,计算固定长度的石头需要多少的炸药,能炸开多远。

赵先生看计算的书虽不是强项,但本省官员们带来的人手里有会算的人。请来,单独给孩子们上这种课。

这种时候一般是晚上,一天三餐结束,孩子们腾出空闲。安白氏守在这里,看着他们微微地笑。

在这里过夏天,这个夏天热过往年,但充实是往年不能相比。七岁的安书兰已能准确说出一百个人要吃多少个馒头,费多少面,配多少菜。安白氏知道,这哪里是玩。

表面上是捣乱,孩子们也好,少年们也好,这些天不做功课不看书。但学的可真不少。

点火的前一天,除去必要的人,一概离开十里、十五里、二十里以外。

一层层的保护,最远是站在丘陵上的太上皇带着孩子们。

冲天的气浪拔地而起,最远的地方也人人摔倒。

大地震动,四野摇晃,水浪不是头一爆出来的,也不是最后一爆。白水花花喷泉似腾起,有什么银白细闪于日光下。

“鱼!”

水骤然改变方向,从地下冲激而出,一堆鱼随着水冲了出来,水最后流到事先设好的沟渠,进入到原本存在的河道。鱼,扑腾腾留在路上。

这一天捡到很多鱼,怕有哑药爆的晚,没有让孩子们去捡。但黑加福憧憬的告诉安书兰:“这就是海了,海边的鱼都是地上捡的。”

安书兰瞪大眼睛:“静姝,为什么你懂这么多?”

和安书兰相比,黑加福算一部小小的书籍。

黑加福摇头晃脑:“我就是这样的。”她这部书里,很少有谦虚这个词。

……

按太上皇的构想,保证所有爱干旱的村子水道通畅。每一处掘地寻水寻水道,挖不通就炸,耗费不止十天八天,直到完成,夏天过去。

夏末,第一场雨到来,方圆已不再缺水。雨中,太上皇这才想到:“我本来是游湖到秋,如今还在这里打转。”

但办成一件大事情,心情不错。重进扬州城,打算定个好酒楼犒赏同行的人,又听到一个令心情好的话。

“京里来了圣旨,把代理知府及他勾结的人带走。”柳云若回话,情不自禁笑意流连,问太上皇:“您看,咱们这件可抵得上半边衙门吗?”

盯着太上皇嘴唇有些紧张,如果承认,那以后就不用再听战哥独自吹牛,还有胖队长,吹的让人捂耳朵。

太上皇看出他的心情,故意不说,逗他道:“我要说比不上,你怎么办?出门去哭不成。”

柳云若苦着脸:“那咱们再办下去,一直到抵得过。”脑海里闪过萧战的黑脸,柳云若大胆的恳求:“您细细的走,咱们多办几件,还能不行?”

太上皇笑了,按他的行程,他如今不细细的走也不成了。刚收到皇帝的信,为他冬天寻找到一处温泉,但太上皇原地没动,冬天的居住地要重定。

接下来秋天怎么过,也要重新定行程。

扬州是走过的,却又来,不是留恋唱曲子,而是为了黑加福、袁征等头回出远门的孩子。

------题外话------

么么哒。

推荐新文《名门淑秀:错嫁权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