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十二章,路遇强盗/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晚上,亲身上演一出救人记,又是一出“得铺面记”,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们,精神都有亢奋,纵然散了回去也睡不好。

索性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帮孩子们拿主意卖什么。明儿会起晚?偶尔一回长辈们认为使得。

清一色的小贵人们,哪里至于做生意。不过是凑热闹,沿着小坏蛋舅舅的牛皮痕迹往下走。

小坏蛋舅舅,也是一路上不曾忘记的人。

袁征袁律沈晖经过商议,认真的提议:“寿姑母、福姑母、小坏蛋舅舅的铺子里要进货,让他们也给咱们进一份儿,不用烦神。”

安书兰纯属无心:“咦?咱们现在就住这些铺子里,为什么不提你们自家的?”

太子赠送的扬州铺子里,安书兰知道也有婆家永毅郡王大哥和永国公二哥及二姐的各一间。

“嘿嘿嘿,跟我们自家卖的一样,那就有个比头,岂不是两败俱伤,都赚不到钱。”袁征袁律沈晖笑的很讨喜。

但小讨喜儿姐姐还是恼了,把他们否决:“不成,你们也不许跟我爹爹母亲的铺子抢生意。我们进的货不给你。”

那就重新再想。

长公主推敲出来:“孩子们,加寿她们卖的东西,是一路上吃过玩过中的上等物品,咱们还有大长的路要走,咱们要卖好东西,就得走完才能定。就是心急,也得再走上一年半载吧。”

“唉……”孩子们的精神下去大半儿:“难怪我们选不好货物。”

“因为你们也不是掌柜的。”太上皇打趣。

“咱们租出去吧,最热闹的街道,应该租的好。”齐王世子萧晗提议。

但新的话题,引出小些孩子们新的争议:“要租多少银子出去?我在外省的头一间铺子,要是不爱惜我会心疼的。”

哄笑出来:“你还会心疼吗?了不得。”

安书兰有些紧张,对于黑加福等人来说,只是他们在外省的头一间铺子,对于安书兰,可是头一间铺子。她很想自己作主,那一定有趣。就左看右看,指望别人反驳出租。

这就分成三拨人,一半认为出租最省事,是太子、萧晗。一半是四喜姑娘支持小些的孩子们。吵了一会儿没有结果,各自回房去睡。不说话去睡觉的还有一拨。小十龙怀恩带着侄孙们小小龙氏兄弟含笑居多。

如愿以偿在京里长大的龙怀恩,知道在他的九哥面前,肆意没有什么。但在别的亲戚面前,他得当个稳当贵公子。

能到手一间铺面,龙怀恩心想自己这名字起的真不错。卖也好租也好,他都没意见。

小小龙氏兄弟们也是喜欢去了,顾不上插话。

这一夜,安三爷没有睡好。一早,用过早饭,他说出门儿走走,过街穿巷,往现打听来的一个有名经济家里去。

“陈经济在家吗?”

陈经济迎出来:“这位客人面生?又是外地口音。您寻我做什么?”

安三爷拱拱手:“听说几条大街的铺面没了主儿,寻您问个价儿。”

陈经济请他坐下:“那铺面抢手,但是呢,听说原本的铺面格局准备打散,重隔成差不多的间隔,能到手的人也就多出来。对做大生意的客人来说,不算大铺面,但也不小就是。”

安三爷暗暗得意。

这是老太爷的手段,他昨晚有个解释。

原本的铺面,半条街一条街都是一个姓。有的间隔大,有的间隔小。出行的小爷们没法子分。老太爷说让人重隔开,虽房子还没有开始分隔,他手上的已是新大小的房契。

安三爷夫妻没有,但女婿乖宝的房契看过,知道具体分寸。

装着不懂问上几句,继续问价格。

陈经济叹道:“哎呀,不是我把辛苦说在前面,实在是这铺面抢的人太多。”

话刚说到这里,咋咋呼呼进来几个人:“老陈,在家吗?赶紧赶紧的,听说帮我们挂上名儿还不行,还得再花银子才到手。”

陈经济对安三爷道:“这也是要那铺面的人,早几天就寻过我。”大步出去:“老爷们请房里坐,我另有客人还在。哪里来的消息,又要多花银子?”

“别提了!山东来的那起子客人,比我们多出一倍银子要那铺面,你赶紧的,别你的客人了,去衙门里对主办这事的人说声,我们加双倍银子。”

这几个人性子豪爽,嗓门儿亮开跟吵架似的,安三爷想听不到都难。他也正想听就是。

陈经济道:“我这客人跟各位一样,也要那铺面。”

外面的人“蹬蹬蹬”进来,眼睛瞪到安三爷脸上,随时就要打架似的:“出得起钱吗!出不起,劝你背街里弄铺面。”

安三爷心想我就一个人,动手这事儿可不行。陪个笑脸儿:“成,钱多我也要不起。不过是初到这地儿,听说空出来这几条街,我问个价格。”

几个人一抬手,巴掌忽闪着。不是打人,比划价格:“昨天这么多,今天这么多,明天只怕还要涨。”

比划过,拽着陈经济就走:“快去说我们加钱,万万不能让别人定走。”

安三爷跟后面出来,人家去衙门,他回去。拐到另一条街上,没有人认得他,膝盖一软,一条腿跪到地上。不着急起身,先吐舌头:“我的亲娘呀,这是铺面,还是金矿?倒要这个价格!在我们小城里,买个大宅院,城外再来些地,都足够。”

他知道扬州繁华,外国商人也在这里做生意,铺子抢手应该,但不妨碍他吃惊。

连滚带爬的姿势回铺子后院,把厨房里帮忙的安白氏叫到两人住的房里。他一早也没忙活什么,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也出来:“书兰娘,听我对你说,你知道乖宝给书兰管的那铺子多少钱一间?”

安白氏报个数目给他。

安三爷大吃一惊:“你没出去啊,你怎么知道的。再说,”瞅着妻子平静的面容:“你不吃惊吗?”

“吃惊过了。这是这里掌柜的送来的价格,说今天和昨天比,翻了一倍。”

安白氏白丈夫一眼:“大惊小怪的,不看书,原来为这个出门。快看书吧。”

安三爷啼笑皆非:“我要是头一个告诉你,你就不会说我大惊小怪。”

“我还是会说你。看你,咱们跟来不过数月,见到的还少吗?依我说,你认真看书,下科中了,才对得起公婆给书兰定这么好的人家。一间铺子这么贵,是吓人。但是呢,你总这样会给书兰和乖宝丢人的吧。”

安三爷瞠目结舌地承认:“有理。我要是考不中,不是丢女婿人的事,是太丢女婿人。”

乖乖去拿书。

安白氏走出来,在丈夫看不到的地方,舌头吐出来多长,自语道:“真的这么贵?三爷从外面打听来的不会有错。我还以为掌柜的哄孩子们开心,原来是真的。”

她深吸着气:“我不吃惊我不奇怪,不然别人会把书兰笑话了去,说她的娘不长进,出门前没见识,出门后也没有见识。”

满心太欢喜,走去看女儿。见她和静姝姑娘已经不说铺子,一人一枝笔开始写字。

“女儿功课都没丢,幸好三爷也去看书了。”安白氏嘀咕着,继续去厨房帮忙。

……

铺面最后还是租出去,因为争着要的人太多。他们为早早弄到手,甚至愿意出修整铺面的钱。

京里派来的官员,有的拿了代知府和富商走。有的人留下善后事项。留下的人是太上皇留给皇帝的臣子,因此太上皇讨铺面这些都很省事,出租也交给善后官员。

玩上几天,前往苏州。沿途要看的风景定好,从行程上说马车更方便,一行人登车而去。

……

从扬州到苏州没有几天路,中间集镇又多,不算孤僻行程。这一行人护卫精良,夜里也赶路不停。

浓黑的夜如墨,如果能隐去马蹄声,马车可以视为黑夜的一份子。

马车前没有火把,路上不平的地方,由马车前两、三里奔驰的开路护卫探明。

还把行李车分一部分走在前面,遇到石头遇到颠簸,后面的人减速慢行不迟。

用来睡觉的车平稳的行走中,每个人都似乎在香甜梦里。

一声尖哨声,在马上打盹的镇南王睁开眼。见不用他吩咐,马车按同样的速度放慢。王爷全心地只看前面示警处。

还没等有人奔过来回话,四下里亮起火把,有人围过来。镇南王粗略地数着,约有一百来人。与此同时,跟他出来的人过来一个,回道:“王爷,一百三十五人。”

镇南王挑选出行的人,虽然辛苦,但走遍各地,吃遍美食,护卫贵人。从王爷和将军们角度来看,都认为美差。

从安全上应该挑最心腹的,从嘉奖上应该挑最可靠的。心腹和可靠化成一个词,都是能干人。

眼前这位就是如此,他一面回的精确,一面摩拳擦掌的讨战:“交给我,这些人不消一刻钟。”

镇南王也没有把这一百来人放在心上,说着:“不消一刻钟不算什么,还得给我查出来历。”

见太上皇那车的车帘打起,知道有话问,镇南王丢下说话的将军过去。

“一群乌合之众,您请继续睡吧。”

太上皇揉揉眼睛很有精神,慢条斯理地道:“有强盗吗?啊,不许比忠毅侯打的差。”

老太爷一上路,就跟大小两个坏蛋舅舅过不去。吹牛要比元皓,动真格的要压得下忠毅侯。,

镇南王一笑,按他说的交待下去。

那一百多个火把团团围住这里,为首的人吃惊见到这一行人马没有害怕。

虽然彼此人数差不多,但这一行人马里有好些孩子,而且遇强盗的事儿,真的不怕?

马车聚拢在一起,外围是青色行衣的汉子,他们的目光流露出挑剔和不屑做了回答。

马车里奶声奶气的叽叽喳喳:“有几个强盗啊?”

“好少。”这又是一个回答。

为首的人气往上涌,沉声报家门:“车里的听着,别看你们是钦差,今天你们的大限到了。明年的今天是你们的周年,出来受死!”

“咦,怎么知道我们是钦差?”有一个孩子没忍住,探出来小脑袋。

随即让人抱进去。换成一个大汉问话:“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钦差?”

为首的人还没有回话,马车的中间跳出一个俊美不凡的青年。柳云若眼睛发亮:“是了,你是代理知府衙门里逃走的那一个,你是他的胞弟!”

为首的人目露凶光,大拇指对着自己一指:“正是我!打听你们虽不容易,我也打听出来!数百里外治水的是你们吧?帮唱曲儿的赎身是你们吧?老爷我知道没那么简单!凭现在坐衙门的几个官员,怎么能查到我兄长的私密事!”

手指又往外,用力点住柳云若:“我兄长活不成,你们也别想活!”

下一步,正要说声杀。几个小嗓音七嘴八舌地再次出来。

“四姐丈,他最值钱吗?”跃跃欲试的袁乖宝。

“四姑丈,给我最值钱的那个。”袁征袁律异口同声,小弓箭举起来。

沈晖在姑丈的称呼之下落了单,一个人毫不退缩:“姨丈,咱们俩个平时挺好的吧。”

“好管什么用!都让开,我长子镇哥来也!”

梁山王府的几个随从,簇拥着萧镇出现。镇哥背负弓箭,手有双锤,瞧上去威风凛凛。只除了走路时没看,让小石头绊了一下有个踉跄。

柳云若微微一笑,命一声:“火把取来。”跟他的人点亮火把在他身边。袖子里出来几张纸,一一的打开,柳云若大为满意。

“不错不错,”他的眼睛犀利地在一百来人的中间瞄来瞄去。

太上皇纳闷:“不错什么?你一个人想古记儿很喜欢,我还糊涂着呢。”

柳云若翻身拜倒:“回老太爷,代理知府伪造证据,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父亲回的公文上写,应该私下有一帮市井,或是曾杀人越货之徒。果然,十年之内,这附近有名而没有缉拿归案的大盗,都在这里了。”

太上皇抚须:“这么说,一百来个人就想杀我们,倒算有底气的?”

“有底气的。”柳云若指住一个黑面大汉:“这一个叫黑惊风,有个好身法。”

又指住一个白面的瘦小汉子:“这个轻功了得,俗名草上飞。”

……。

直到最后一个说完,柳云若起身,对着大盗们笑了笑。有京中第一俊公子之称,这一笑让一百来号男人看得眸光一停。

柳云若不是有意卖弄“姿色”,也犯不着等他们回神。说一声:“我只要值钱的,”腾身而起,对着黑惊风袭去,袖子里同时“嗖嗖嗖”,数枝袖箭出手,打的是草上飞。

“记住了!”几个人答应着,前太子党的孙子们:章程、谷春、周冲之、上官云重、陆淳、石庭也如袖箭般跃出,闪电般奔向各自相中的人。

“记住了!”萧镇、袁征、袁律、沈晖也跑出来。只可惜小步子快不了,让跟的人追上:“小爷们看戏吧,一百来人不值得小爷出手。”

苏先好笑,在袁征脑袋上按一按,在袁律耳朵上拧一拧,在沈晖鼻子尖上一刮,轮到萧镇时,想到他的祖父不愿开玩笑,想到加福,这玩笑可以开得。在萧镇脑袋上一拍:“放老实,用不到你们!”

萧镇抬腿就是一脚踢来,有模有样有章法:“你管不到我!让开!”

苏先猝不及防,见小脚有力,后退两步笑:“你小子挺横。”觉得身后有动静,原来是那个为首的人,柳云若等不搭理他,他觉得小孩子好当人质,冲了过来。

有人准备拦他,苏先摆摆手:“放他过来,这个身手不行。”一记手刀,砍落他手中的兵器,一巴掌煽动萧镇面前,对着萧镇和他两边的随从笑道:“你要是不是?给你。”

为首的人原是个二世祖,不是擅打架的主儿,一巴掌先晕头转向找不到北。竭力稳着身子,腿上一痛,不知中的是什么,往前一趴倒在地上。这一趴,看得反而清楚。迎面一只小靴子飞来,又中他的鼻梁。

血流了下来。

他一击就倒,一踢就出血,靴子的主人——镇哥嫌弃地不肯再打:“不值钱!喜姨丈不要他,我也不要!”

让拦着出不去,小脾气没处儿出,对招惹他的苏先再使威风,叉上腰瞪大眼:“给我找个值钱的来。这个给征哥弟弟。”

袁征也在试图冲破随从的包围圈中,闻言火冒三丈:“表哥不要,我也不要。”

为了表示他不要的决心,对着爬起到一半的为首那人,也是一记小脚踹上,为首那人又倒在地上:“这个给律哥弟弟。”

“我也不要。”袁律也是出不去够不着人打,也来表个决心,一拳打中为首的人鼻梁。这是第二记,头一记中的是萧镇的小靴子。

“格”地一声,鼻梁应该是断了。

袁律气的撇嘴儿:“不经打,给晖哥。”

沈晖恼的直接一脚踢开几步:“我也不要。”眼馋的盯着柳云若等在一百来人里纵跳的身影:“给我几个那样的吧,我喜欢那些人。”

苏先为袁训喜欢,夸道:“好小子,一个比一个好。”

萧镇正同他计较呢,追问道:“我呢,说的有没有我?”

镇南王没有出手的必要,在这一堆的乱打中思绪袅袅。这哪一个像元皓呢?

他的父亲老王回京后,一家人时常夜谈元皓出游时的光彩事。镇南王好生羡慕。尽管元皓成亲早,有孩子也早,但王爷此行也没带成孙子。只能拿别人的孙子解馋。猜测和推敲下自己的胖儿子在这种时候捣蛋,会像袁征,还是像沈晖?

耳边有细碎动静出来,瑞庆长公主拉着陈留郡王妃念念叨叨:“元皓要是在,说漂亮话会是镇哥那种,动手应是征哥、律哥和晖哥三个加起来那种,”

王爷轻笑,长公主也在想念元皓。

对着妻子笑容过去,本想有个夫妻同心的眼神,眼角边一闪,有个人弯着腰捂着脸逃蹿,却是让孩子们蹂躏过的为首那人。

王爷一时性起,也想显一显威风。一个箭步先于别人过去,一脚踩倒为首那人,笑道:“别人不要,我要。好歹算我拿下一个。”

这话没刺激到孩子们,把太上皇从车上撵下来。

太上皇见到孩子们打的有趣,他手跟着痒。他虽花拳绣腿,但有这些人在,他也想试试。

“老太爷,就拿完了,您坐车里就行。”跟的人苦苦恳求,三魂吓走两魂半。

萧镇等得了意,他们几个冲不出去,有老太爷在还不成吗?

挥舞着小弓箭,小兵器,在太上皇后面耀武扬威:“让开,都让开,去晚了可不成。”

“哎,喜姑丈,您慢点儿打,给我留一个,等去到苏州,我给你留好蜜饯。”

为首的那个人恨的可以吐血,这一回的钦差可难惹的多了。

------题外话------

小十:那仔,你把我们忘记了,你把我们忘记了……

小小龙氏兄弟埋怨脸:就是嘛,还有我们呢。

仔遁走中:你们在“等”里面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