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十三章,太湖螃蟹怕/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百来号的强盗,其中还有出名的大盗,其实不够太上皇这一行怎么打的。

太上皇这一行里,主人的人数在三十出去,每位带两个随从就另加六十多,这就有一百。再加上赶几十辆大车的小子,这就有一百出去。

而太上皇怎么可能只带两个随从,他的暗卫在这里,侍候他的还有四个贴身而熟知他脾性的太监。另外还有一干子侍卫,和打前站收拾客栈、准备打尖的好馆子这等人马。

不算上镇南王沿途以公文调动保护的就地驻军等人马,不算殿后防范跟踪和打前站等不在这里的人,太上皇的人数也不次于强盗。从能耐上说,又远比强盗精良,远比强盗训练有素。

为首的那个人还没有恨完,这架已结束。柳云若带的也不止两个随从,另外还有刑部里的几个公差在。他一面就地审问,试图在本地衙门接手以前问出什么,功劳想当然也就算小柳大人头上,一面打发公差往就近衙门报案,让他们带衙役来提人。

小十踱步过来,柳云若审案的中间,在带犯人下去和送犯人上来的空儿,对他笑一笑:“十叔,这两个大盗算你名头儿上。”

“都出了京,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你要继续如在京里一样对我客气,我统统都笑纳。”小十笑着道。

柳云若摊开手,装模作样的叹气:“不讨好你不行啊。没出京,是胖队长的地盘,柳坏蛋想翻身,不寻帮手哪成。这出了京,胖队长虽不在了,但咱们会遇上战哥。前有战哥是狼,后是胖队长那虎,我得在见到他们以前,把你照旧笼络在手心里。”

点点纸上写的另外两个大盗的名字,放悄嗓音:“你也别不好意思,这两个最出名的,算在老太爷名下,算老太爷拿下。”

老太爷可一点儿难为情也没有,他一仰面庞,发出一长串子呵呵笑声,既没有说不好,也没有说好,这事儿就这样定下来。

老太爷的想法,反正公文到京里,皇帝不会相信是他拿下来的,反正真相有人知道,他不介意出个假风头。要知道,他一路惦记着和元皓、袁训争风,假的也满意。

小十也应下,愿意收这个人情。一旁,地上几个影子过来,袁征、袁律、沈晖、萧镇萧银过了来。

柳云若自以为懂了他们的来意,笑道:“想是来分功劳的,你们太小了,这些强盗都是早报到京里的狠角色,每人分一个,可好?”

回答他的,是五双小手一起摆动。

头一个萧镇好生傲慢:“不是我拿的,我不要。”

萧银身上没有长子的压力,总是笑眯眯的,跟长姐和长兄相比,俨然一个没有压力的孩子,如果黑加福和大弟争风头儿也叫压力的话。

银哥也道:“我拿的,我才要。”

袁征小胸膛挺起,斜睨山河:“我不要。”

“我也不要。”袁律、沈晖跟上。

一个一个的都说完了,五个人异口同声:“我们是来商议商议的,为什么没带上我们就办这活计了?如果不答应以后带上我们,我们就是来威胁威胁的。如果威胁不听从的话,我们就是来绝交绝交的。”

公差带了要审的强盗过来,柳云若笑道:“我选择绝交,我有正事儿呢,没空拌嘴,咱们绝交到明儿早上。”

五个孩子撇了嘴儿。

小十跌足大笑:“碰到小鼻子上灰了不是。”

袁乖宝羡慕的看过来。

他走去黑加福的车外:“书兰,你醒了吗?”这么闹腾,想来应该醒了。

“在这里,”车帘子动一动,下面有两张小面庞。原来黑加福和安书兰用帘子半遮住脸,趴着,早就看好一会儿的热闹。

在自己安全无忧的情况下,旁边还有知心玩伴黑加福陪着,安书兰小脸儿洋溢兴奋:“哥哥,你看到没了,柳家四姐丈很会耍刀。”

这两个看戏的心情。

袁乖宝敷衍地道:“看到了,四姐丈是家传刀法。”清一清嗓子进入他过来的正题:“书兰,你看征哥他们去讨商议去了,你也去吧。”

“我?”安书兰先往旁边看一看:“静姝没有去呢。”

黑加福指指:“大弟二弟去了,就有我的份儿。”

“是啊,书兰,我的份儿指望你讨到手。”袁乖宝拖长嗓音。

安书兰不明白,也有些知道四姐丈办正事儿,书兰去岂不是胡闹?她细声细气地问个明白:“哥哥你去,比书兰去要好呢。”

“我大了,去讨,四姐丈会笑话我同征哥一例,你去正合适,你还小,四姐丈不会不给你。”

安氏夫妻的马车停在黑加福的马车旁边,因为黑加福爱乖宝舅母而及乌,让自己带的护卫帮忙照看安氏夫妻。

孩子们的话就听在耳朵里,安三爷忍俊不禁,安白氏也掩口窃笑个不停。

乖宝女婿真聪明,他不好意思讨的,就让书兰去。

越想越好笑,安氏夫妻甚至没有想到这半夜三更的,外面刚闹过强盗,会不会还出来强盗。他们在这一行里,早就没有害怕的心情。只觉得孩子们太有趣。

安书兰最后也没有去讨,因为柳云若就地夜风里审案,小十把袁征等送回来,打发他们早睡。袁乖宝也只能回去睡觉,准备第二天再打主意。

这一夜就在这里度过,直到第二天一早,附近衙门的人赶到,一百来个人不是小数目,并且都有名头儿,怕中间放跑几个,柳云若亲自跟着,见本县再陈以厉害。

加喜翘首盼望,长公主和郡王妃暗暗笑着她,对太上皇说等上半天,大家一起赶路的好。

太上皇也看出来,吩咐马车靠边,留出给行人的道路。江南处处有别致,一捧水,一棵树也能看一看,他和赵夫子原地走了走,吟了诗,酝酿词而没有成,柳云若回来,一行人重新上路。

扬州、苏州,尽皆富豪地。按说,剪径劫道的也应该多。但路途中集镇小城多,繁华地行人也多,这一行人多,单个强盗不敢出现,此后直到苏州平安无事。

能看到城门时,黑加福带着头嚷:“到了到了,我们到了,你们也到了。”

对她的左右看看,不难明白什么是你们到了,和我们到了。

一身男孩子衣裳的黑加福,雄纠纠在小马上。左边,不是爱争执的大弟,是两个陌生脸儿的孩子。右边,也没有出现形影不离的乖宝舅母,是另外两个陌生脸儿的孩子。

孩子们的家人,在太上皇的车旁。太上皇坐到赶车的旁边,和他们有说有笑。

在黑加福的叫声里,太上皇抬抬头:“哦,真的到了,齐老哥,咱们要分手了。”

镇南王忍住笑,齐老哥?这称呼绝妙,这人上辈子烧了多少高香,这辈子有一声太上皇称呼的“老哥”。

齐老哥白发飘飘,自称有七十出去。他带着结伴的人作揖:“有劳老先生庇护一程,呵呵,小老儿贩货常走这路,但最安心的就这一回。”

他们是两天前跟上来,夜里也跟着走,也跟着这一行人一样不害怕。

太上皇说声不谢,齐老哥又约太上皇进城后到铺子里坐坐:“只不要嫌小老儿铺子小,只得一间门面就行。家酿是厚的,老婆子做的菜也干净。有空来说话。”

马车进城麻烦些,齐老哥一行背着货先进了城。

太上皇对着他的背影油然羡慕:“我到他这般年纪,能有他的康健就行了,他倒还背一路子的东西。”

瑞庆长公主笑吟吟:“哥哥说哪里话来,您没看到张大学士吗?他回去的那年是什么岁数,和董大学士相比,足的年青十岁面相。您再走这一回啊,准保变成年青人。”

这种善颂善祷的话,太上皇百听不厌。苏州本就是闻名的好地方,哪怕他来过一回呢,也如初到般兴致高涨,遥指城门道:“去也。”

“发兵去也,”孩子们跟上来。

“大将军兵发苏州,跑马虎丘,狮子林留名儿,太湖螃蟹怕。”这一句是镇哥说出。

“哈哈哈,前面几句都听懂,就后面一句不懂。什么叫太湖螃蟹怕?”太子也跟着笑问。

萧镇神气活现:“我们一来,就要往太湖吃螃蟹,螃蟹已经知道了,它就怕了。”

太上皇心领神会的,自以为懂了:“你们这是讨螃蟹的来也,来人,季节也合适,今儿就备下好螃蟹,没到中秋,也可以赏月,咱们赏上一回。”

柳云若等都是大人,也凑趣的跟着欢呼数声,簇拥着老太爷进城,城门有人接,直奔下处,安顿下来,开始太湖螃蟹怕。

……

秋风起矣。

京里的七月,黄昏时已有冷意。夏日酷暑再没有流连,飒飒西风满园飞窜。

袁训带马从角门进来,就闻到扑鼻的桂花香,带的他欲往花香处去,又见到树下转出几个亲戚,停了下来。

“表叔回来了。”几个男子殷勤的问候他。

袁训的眸中浮出笑意,日子过得多快啊。仿佛昨日寿姐儿还在桂花下戏耍,同战哥争桂花。而今时,在家里借住念书的人,已是下一代。

这桂花让他想到出游治水灾后,在苏州游玩时的桂花香。他本打算往桂花深处去,多多的出来些回忆。

勾出他旧日的游思,出自于他今天收到征哥等的信件,他们还在扬州没有动身,按信上的日子算,他们此时在去苏州的路上,或者初到苏州。

有晚辈们在这里,侯爷看桂花的心思断掉,转而想起来就要到晚饭时,而宝珠在房里等着自己。他问了问晚辈们的功课可好,就要打发他们去用晚饭,而自己也回房去,见二门的方向走来老国公。

老国公穿一件老蓝色的锦袍,上绣如意纹,在秋风里精神抖擞有如老菊芬芳。

袁训含笑出来,问上一声:“舅父,夜巡去?”

这个钟点出门,只能是元皓有约。

老国公秋霜气节里满面春风:“是啊。尚书回来了,容我告个假,今晚本想同你吃几杯,胖队长说今儿他去诗社,又同人斗诗文,兴许也比功夫,我不去怎么能行?”

最后一句说的好生自傲,但是从袁训到晚辈们都笑得合不拢嘴。也有奉承老国公的意思,也有奉承老国公的话意。

不是老国公无事摆骄傲,实在是人老了就应该被需要。精气神才能出得来,能怯病也能防病。

而他也没有说假话,胖队长走了赵先生,把老国公看得更重。他去大营,老国公要带上。他同人比试,不论文武,老国公要带上。老国公虽不是才子名,也能诌几句诗,是胖队长的好帮手。

“我走了,呵呵,明儿同你吃酒,园子里菊花开得好,咱们要赶紧玩起来。不然小十他们写信回来,又是吃了这里,又是玩了那里,好似就咱们是不会玩的人。我现在知道你出游为什么许多人不顺眼睛,这本就是扎人眼的行程。”

老国公半开着玩笑,摆摆手走的飞快。如今他的步子越来越顺当。

袁训扑哧一乐,打心里也为舅父喜欢。目送舅父出去,二门上把马交给小子,交待道:“去见璞哥家的,对她说库房里有几坛好金华酒,前儿我说好的那个,搬一坛子送去诗社。”

小子答应着,侯爷袖着信往房里来。

一路上秋花结实,异香弥散,染的侯爷衣上也似香了。

房门在即,烛光透出来,无端的内心就有了圆润。家在秋天的感悟,由一段香,一烛光、数句家人的闲言语开始,而到夫妻见面时圆满。

夫妻相守已数十年,但袁训还是如新归的游子似的有了希冀。那就要打开的门帘内,虽是一早离开见过的摆设,但也会有新意浮沉。

更替人内心新意的,是长久不变的恩爱。维持长久不变恩爱的,是一家人和和美美。保证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是互相给予对方的融洽。

几十年的夫妻,不但有用不完的融洽,那每一步对着烛光门帘而去的脚步,都有情意。

“啪”。

打断这情意脚步而并不见得煞风景的,是一个小胖子推动门帘撞在门上,他从能钻的地方敏捷的出来。

嘻嘻的露出小豁牙:“舅祖父回来了。”说过一遍,是对着袁训。又往门帘内说一遍,奶声奶气:“舅祖父回来。”

袁训大乐:“智哥儿,你特特的来接舅祖父吗?”这也是他家的一分子,这是元皓的儿子,在夫妻房里过了明路占一席之地的萧智。

他生得胖脑袋胖身子,偏又穿一件黄衣裳,活似个大元宝。平时,凡是见到的人也没有不喜欢他的。

萧智没抢到回答。

“啪”,门帘子又一响,又钻出一个小胖子,雪白脸儿直鼻梁儿,韩正经的儿子韩彻也走出来。抢了话:“我,特特接。”

萧智顿时恼了,腆肚子:“我的舅祖父。”

“我的。”萧智今年两岁,小他一岁的韩彻话还囫囵着,能回就不错,但回的丝毫不慢,跟的严丝合缝般。

韩彻也学着腆肚子,但人小腿软,一挺胖身子,平衡没有了,坐到地上。

“格格格……”萧智还小,但幸灾乐祸的动静不小。

袁训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先笑话萧智:“你是哥哥,你怎么能笑弟弟?”

又对韩彻道:“我是你的姨祖父,记住了。你这么小,能不能记住?”韩彻稀里糊涂点脑袋,萧智也跟着点。

走进房内满室温馨,晕红色的烛光下,宝珠眸飞笑意,手中已拿好替换的家常衣裳。两个小的见到她就争着咧嘴儿笑,伸出小胖手:“舅祖母,”

“姨祖母。”

萧智又不痛快了,小嘴儿里起劲儿说着:“舅祖母舅祖母舅祖母,”他的父亲萧元皓说话快的能耐,智哥近几个月颇有神似。

袁训大笑出声里,韩彻竭力抵抗:“姨祖母,是姨祖母……”他年纪的原因,小脑袋瓜子还不利索,想上一想说一说,再想上一想,但轻易不放弃,不会上来就认输。

袁训放下他们,见各伸出一只小手扶着榻,面对面的又争起来。

袁训一面换衣裳,一面好笑地问宝珠:“一天能吵多少架?”

“舅祖父不在家,他们为谁吵?”宝珠打趣他。

袁执璞和小六走进来,请去用晚饭。萧智这个有着父母都爱占上风遗传的小家伙,锲而不舍的和韩彻一路争到饭厅。

如意和苏似玉各接下一个,笑着说的一样:“智哥儿,你又不让着弟弟,弟弟小呢。”

萧智听得出这话不好,胖脑袋一耸拉,面上很委屈。

袁执璞忍不住地笑:“你大些,回回是你先挑头,最早受足气的也又是你。”

正中的座位上,老国公夫人带笑起身,她不完全因为胖队长而偏疼萧智,因为正经也是家里的孩子。但是呢,萧智往家里来的早,住的时候多,老国公夫人不忍听他挨说,哪怕执璞是逗乐子,萧智也没听懂,正眨巴眼睛寻思这是好话,还是应该表现的更委屈。

老国公夫人接过萧智,欢欢喜喜地道:“又胖了,彻哥儿也胖了,这是祖母心爱你们是不是?咱们以后不拌嘴了。”

萧智只在她怀里一会儿,就推开她,往袁训怀里去。霸住舅祖父,萧智今年已更明了。以前他醒来,床前有舅祖母陪着就很满意。近几个月愈发长进,他醒过来,见到舅祖母亲香一回,还要套车往衙门里寻袁训。

吃饭的时候贴住袁训,是他常干的事儿。

好在韩彻不同他争,争也争不过,韩彻赖在宝珠怀里。有萧智在前,韩彻就成了不霸的好孩子。

袁国夫人和孩子们分批离开,老国公又时常不在家用晚饭,袁训常觉冷清。他不是为添自己热闹,而是由已推人,老国公夫人也有冷清。

都住在一起了,有些事没有释怀也释怀。自袁征等离家后,由宝珠出面邀请,阖家常在一起用晚饭。

萧智只要坐在袁训怀里,就是乖宝宝。给他一个咬得动的糕点,或一筷子菜,他吃得自己一身,落袁训一身,但是不耽误袁训用饭。

韩彻也是一样,有个东西啃着就行。

老国公夫人知道自己的眼眸又湿了,因为视线里又有了模糊。这有老——是她自己,有长辈——袁训宝珠夫妻,有晚辈们——执璞和小六夫妻,留在京里的龙显邦等。还有孩子们——两个占据舅祖父母和姨祖父母房间,跟呆自己家一样自在的胖小子。

虽老国公不在。

虽小十不在。

虽秋风在饭厅外起呜咽声。

但是圆满。

大家里圆满的一顿晚饭,有说有笑,愉快轻松。

------题外话------

没有错字没有错字没有错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