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十九章,爱掺和的梁山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群人看似都喜欢他,阮琬一开始挺喜欢,没过仨月恨不能见人就捅几拳。

堂哥阮瑛、异姓哥哥方澜等人杀得那叫一个痛快,跟着袁家的瑜哥璞哥大杀四方。梁山王的奏折里因此暗示瑜哥可以封郡王,凌离等人还没回京,宫中就有好些赏赐,家里人跟着面上有光彩。

琬倌不知道自己倒的哪份儿霉,运道跟哥哥们不同。

年景太平,大仗没有,袭扰不断。头一回巡逻遇上敌兵,阮琬兴奋的就差大叫这些都是他的。结果呢,全队的人护着他,他一根汗毛也没碰到不说,回营报功,他是上上份儿。

以后时常如此,阮琬气也好,恼也好,全都无用。梁山王亲自安慰他,将军们安慰他,只有萧战跟以前一样风凉的说实话:“别蹦了!文曲星的儿子,都舍不得你,拿你当摆设不好吗?”

“你才是个摆设!”阮琬挥拳头去揍萧战。

萧战知道他心里憋闷,同他对了几拳,再吼道:“摆设哪里不好?不是珍珠宝贝,谁肯摆着?你家多宝阁放的瓦片石头吗,安生!”

阮琬恼火的写信回京,又让父亲小二一通教训:“你有能耐就有仗打,你有能耐谁也别想拦你。”

但巡逻一个月都轮不到一回,偶尔出去一回,至少一员经验丰富的将军陪着,意思是怕他有个闪失,阮琬因此不是对手,小仗也过不了瘾。

一年后,他恨恨打算回京,梁山王给阮梁明兄弟写了几封言词恳切的信,接近卑微。都知道梁山王最会装模作样,他谦卑的时候不一定真谦卑,他傲慢的时候也不一定真傲慢。

还有梁山老王是儿子的好帮手,他亲自登门请阮老侯吃了几回酒。阮家总得给脸面,让阮琬留在军中。

后来有几回小仗,陈留郡王肯带他,一混又是两年,。阮倌回京成亲。本想不回去了,军中联名给兵部让他回去,美其名曰,还有好些人没中举。

小阮将军成了军中的教书先生,无奈返回又呆到去年,阮英明的一封亲笔密信到军中,琬倌这一年呆的最安心,静等回京之日。

倘若有仗给他扬名立威,如袁家伯父的石头城之战,如据说梁山王当老鸨的板凳城之战,如瑜哥璞哥走丢的那种,小阮将军只怕馋的不肯走。

但他平时实在太无聊,教完书,对阿谀的脸儿们话也不愿多说几句,实在不投机,也不能怪他有思乡之意。

能解他这种相思的人,只有香姐儿夫妻、加福独一个,可不是夫妻、宝倌和军中后又来的京都子弟。

香姐儿夫妻常年忙碌挖树种树看庄稼,能说话的时候不多。

梁山王又让儿媳一步,加福独掌大部分决策,阮琬不能无事总寻她说话,再说战哥也不肯答应。

宝倌已袭爵,在他自己的封地上。这日子太平,不是梁山王有令,一般不来中军。

如今天这般又有京里的月饼吃,又能相聚的日子实在难得。

阮琬很快忘记梁山王又占他便宜,不忘记也不行,没法儿去和王爷理论。和宝倌等有说有笑。

“要说这儿哪里好,你们看到没有,月亮比京里的好。诗上说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就是这个意思了。空旷地儿,手可摘星辰。”

他说着,在他背后的一处篝火旁,老兵们听的如醉如痴。

他们认字儿难不是,阮英明大人的公子一定要景仰。有一个人奉承道:“到底是小阮将军,随口就能作诗。”

阮琬回头一笑:“这不是我的,这是唐时孟浩然的。”

另一个人一拍大腿:“我说呢,这诗面熟。不过那孟浩然再怎么念,我也听不进去。您一念,厉害。”把大拇指翘翘。

香姐儿等人莞尔。

宝倌把琬倌一拍:“说我们的,和他们越说越岔开。”又取一块月饼,宝倌笑道:“我也说一个,说个在京里过中秋的事儿。”

佳节思亲人人都有,梁山王也有思乡意,他支起耳朵对这边。

“我想京里的兔儿爷了,那一年兔儿爷扎的特别好,我买了十个同云若哥哥赛呢,琬倌你跑来夺了一个你还记得不?”

阮琬眉飞色舞:“我夺了两个,后来进宫去,不知哪一个倒霉鬼儿给加寿姐姐送了六个,送六个的那是倒霉鬼儿,送一打的是我父亲,可不是倒霉鬼儿。我又分了两个,秋风得意回家去,我玩到半夜不肯睡呢。”

倒霉鬼儿萧战握着烤肉正在吃,听到数落他,割下一块肉隔着火砸过来。

阮琬、宝倌和沈沐麟一起去接,大笑道:“来得好,正想吃。”

萧战骂道:“那一年我夺了寿大姐好些兔儿爷,个个斑斓有彩,不知是哪个姓阮的倒霉鬼儿送去。”

“你记错了,后来我又抢回来。”阮琬还击。

梁山王高举手臂:“我记得我记得,分明是战哥占了上风。”

“没有你!”从萧战到宝倌都不答应。沈沐麟笑得要倒:“说的好。”

梁山王嘿嘿:“儿子,爹帮着你。”

萧战白眼儿给他,接着,他说了一个:“那一年的中秋节,我和加福在宫里拜月,加福说越幽静越好,我们就往水边儿最静的地方去,到了一看,一大团黑影好吓人……。”

“哎,哎哎,战哥,说话留情,”钟南拱手陪笑:“凡是你说话,这耳朵得好使,别说我和书慧。你都有五个孩子,加福的表姐不能不认。”

萧战挥挥手:“我没说是你们,我说的是遇到你们之前,先遇到的两只大白鹅。”

钟南喃喃:“宫里有大白鹅吗?”

陈留郡王一笑,问他:“你和书慧在水边儿上做什么?不怕掉水里去。”

“拜月呢,还没有拜完,就让战哥跑来搅了。”

萧战还没说完,继续道:“我说这哪里来的两只呆头鹅,我也纳闷啊,宫里从来不养呆头呆脑的,”

龙怀城忍俊不禁:“南哥,你到底没躲过这骂?”钟南装着愁眉苦脸:“战哥,你真的看清楚了吗?”

梁山王神气活现举手臂:“我作证,看的清楚,两只呆头鹅,一男和一女。”

“没有你!”萧战、沈沐麟、宝倌琬倌一起上,这回钟南也跟上一嗓子。

陈留郡王对龙氏兄弟道:“这是有人上赶着又自找不喜欢来了。”

项城郡王跟他的人坐在一起,离这里不远,听见以后也道:“这是中秋没好玩的,父子吵一回给我们当热闹看?”

梁山王还有度量,还没有生气,笑容满面跟里面继续趁热闹。

褚大路没怎么听,仰面看着明月,对身边的父亲褚大道:“我想小红了,爹呀,你想我娘了吗?”

褚大对小将军们努嘴儿:“你也一样想京里了,所以想你媳妇。”

“是啊,我是京里人儿,哪能不想?”褚大路闷闷喝下一口酒。

宝倌辟谣:“不对吧?我记得一只鱼说过,你生在大同?”

褚大也道:“是啊,大路,有你的时候在大同,你是大同人。”

“那又怎么样?我后来一直在京里长大,我是京里贵公子,和他们一样。”褚大路手指谁也不点,偏点萧战,嘴角噙笑:“过节不许恼,也不分上司和下属,今儿报一回仇,我和你一样是京里人,你以前为什么欺负我?”

梁山王举手:“小子,你几时是京里人,我好些时候没在京里见过你…。”

“没有你!”又是一大群声,把王爷压了回去。

“哈哈哈……”左右听到的人爆发出哄笑声。

龙怀城没有跟着笑,他对月儿看看,由“我是京里贵公子”这话,思念京中的父母和弟弟小十,那打小儿就认定他是京中贵公子的人。

但他没有挂念,他由父亲老国公的信里,知道他过得意气风发。时常的吃宫宴,和胖队长到处出风头。

送去京里,果然是对的。

这个中秋没有真的团圆,但对有些人来说,心底圆满。

……

钟芳容做几下针指,就看会儿窗外。同在房中的太子萧乾看在眼中,轻声道:“舍不得离开?”

回过神,钟芳容恬然一笑:“苏州呆了一个月有余,舍不得怎么说得出口。”

“是啊,一个月有余。我做的事儿可抵得上这一月有余?”萧乾年青的面容上凝重。

未婚小夫妻常坐在一起,但不是流于缠绵。太子的心完全在公事上,钟芳容面上浮起一层红晕,为太子起了自豪。

柔声道:“那你再检视一遍,要我出去吗?请柳家姑丈和公差们过来,再请晗哥来。可不要等走了,又想到这件没查,那件没办……”

嗓音骤然止住,钟芳容更红了脸儿,低了低嗓音:“看我又多话了。”“没什么,”萧乾凝神中望向她,有了微微的笑意:“父皇看奏章,母后也时常进言。你我已定亲事,你看到哪里不好,也应该说。”

钟芳容心头甜甜的,但还是守住本分:“我不能和寿姑姑比,我,能辅佐你的也太少太少。蒙你喜欢,”她看似说不下去,但嘴角噙上喜悦,面上多出明珠般的光泽。

有人对钟芳容说过这样的话,本朝所有的皇后都不能和加寿相比。加寿在宫中长大,会念书的时候就熟知宫规,没有成年就给太后管理宫务打下手。

这个有人,是钟芳容的父母,和抚养她长大的外祖母,龙五夫人石氏。

有些话说得多了,当事人才越来越深刻。太上皇在苏州游玩,顺道带着太子就本地政事勘查和解说,有太上皇在,轮不到容姐儿对太子有什么提点。耳边时时有长辈的话,年青的钟芳容也没有多过话。

太子偶尔也询问她,如今天这样,容姐儿总是微笑以对。

他们的相处,与加寿和英敏不同。太子也不是真心征求意见。他继续埋头案几,看的还是与本地有关的公文。钟芳容对着他出了一会儿神,觉得专注模样愈发似个大人,也愈发的成熟稳重,自己悄悄的又笑了笑。

换过茶,她往外面走。

“你不守着我了?”萧乾不抬头的问道。

钟芳容嫣然:“守你有一个钟点,该去给四喜姑姑们帮忙,明儿就上路,她们蒸路上的面食和点心,我总不能不露面儿。”

萧乾笑一笑:“那你去吧。”

房门轻轻打开又关上,萧乾笑容加深。他听过很多回父母未婚同游的故事,他觉得如他和容姐儿这样的相伴,跟父母未婚同游应是一样。

容姐儿往厨房里去,多喜见到她一愣,随意地问:“不陪乾哥吗?”钟芳容回了她。加喜见到她一愣:“不陪乾哥吗?”钟芳容挽起袖子回了她:“姑姑,这一屉点心我也做。”

她细致的捏了又捏,把上路的点心做的好看些。不然,怎对得起“不陪乾哥”这一句。

黑加福上路是带头办好事儿的,四喜姑娘上路是帮忙做好事儿的,容姐儿上路是陪伴未婚夫。灶上蒸笼的热气里,容姐儿俏皮的吐一吐舌头,也问自己:“不陪乾哥吗?”

“姐姐,馒头好了没有?再过半个钟点,静姝要出门儿。”安书兰扒着厨房门问出来。

容姐儿搬到手上:“在这里冷着呢,还热,我帮你送过去。”安书兰走在前面,容姐儿走在后面。

“乖宝舅母,又和白静姝出去散馒头了。”容姐儿问道。

安书兰回她笑眯眯,她知道乖宝舅母是最好的称呼:“要走了,静姝说多多给他们些好吃的。这馒头全是肉馅吗?”

“全是。”容姐儿笑盈盈:“四喜姑姑们特意做出来,你闻闻,香吗?”

“香。今天每人多给几个,特别是几个小孩子,让丢弃真可怜。静姝很担心我们走了,他们让人欺负。好在老太爷寻了当地赡养堂照顾他们,”安书兰打开话匣子:“为什么他们让丢弃?”

钟芳容神思恍惚,是啊,为什么他们让丢弃?

容姐儿稍懂事的时候,才认得父母。可她没有让丢弃过。她有大花姑姑,后来还有乾哥。她很爱听几个小孩子的事情,对比下,她曾以为自己是让丢弃的,但这心思实在站不住脚,早就抛开。

她附合着:“丢他们的人真不好。”

安书兰小脸儿泫然中听到这句,好了许多。拍拍自己小荷包:“静姝说留些钱给他们,我也有份出。”

钟芳容回过神:“带上我,我也出些。”

安书兰严肃地摆摆小手:“不行不行,静姝说给太多钱是…。生祸害。给多少是问过老太爷,有数儿的。”

钟芳容忍不住想笑:“好吧,我说晚了,是我太不经心,以后你们再遇上这样的事情,罚我一个人出吧。”

安书兰有些不忍心,不让人做好事儿,放在静姝身上,她会不依。她想想:“对静姝说,让她加上你,大家重新出钱。”

“乖宝舅母,谢谢你。”钟芳容给她一个讨好的笑脸儿。

安书兰难为情上来:“嘿嘿,这不值什么,咱们现在就去问静姝。”

经过的房间是安氏夫妻的,门内能听到话,安白氏把念书的安三爷打搅一回,满面春风道:“三爷,恭喜你生个好女儿。”

“得了呗,你恭喜我投个好胎吧。这亲事是父母所定。”安三爷揶揄过自己,揶揄妻子:“你也恭喜你投个好胎,你我亲事是父母所定。”

夫妻正在说笑,安书兰走进来,对着父亲香一记,又去同母亲香香。

安三爷故意道:“哟,这又是为什么?”

“谢谢父母亲陪我出来,没有对我不好。”安书兰说的很认真。

等她出去,安三爷笑得合不拢嘴:“说颠倒了,应该是谢谢书兰和乖宝带着我们出来。”

安白氏顾不上接他的话把女婿再夸上一通,她在看院子里,一排小人儿站着整齐的队伍,带头的是龙十公子龙怀恩。

太上皇做最后的检阅:“馒头带上了?”

“带上了。”

“送的钱带上了?”

“带上了。”

太上皇一挥手:“发兵吧。”

目送着孩子们出去,瑞庆长公主邀功:“哥哥,孩子们都答应你下面的行程,是我劝的好吧?”

“与你有什么关系?我一说,这个冬天咱们去看些苦寒的地方,施些儿救济,孩子们就说好好好,瑞庆,你总学元皓抢功就不好。”太上皇装模作样把公主一顿说。

“不对啊,哥哥你想,你带着我们出来是游玩,忽然你听到一些地方冬天没的吃,偏远无人过问,这个冬天又能赶到,你说去,孩子们一开始没听懂,是我帮着说了两句,是我的功劳。”

太上皇白她一眼:“你就记得功劳,等咱们到了乞丐说的苦地方,你能呆得住这一个冬天,就记你一大功。”

撇下公主回房去,他有了骄傲,自言自语道:“游玩?游就是玩。我打着吃好的看好的出京本就不对,借着还能行能动,我应该去的就是饮食不济的地方。玩什么玩,办正事要紧。”

第二天,大家登车,往已看过地图,标识过方位的地方。苏先也跟着,镇南王调侃他混游玩,苏先回答的煞有介事:“我出京为老太爷游湖,老太爷一天没游结束,我一天不能回去。”

又想了起来,把马和镇南王的马并排,低低地笑道:“老太爷夏天办了一件开石头,这冬天要去巡视荒地,行程跟定的大不一样。可怜沈渭,按行程算,他应该在官道上等着。”

镇南王回道:“信已经去京里了,你我写信倒近,但是不按章程,沈大人不会相信。”

……

暮色苍茫,沈渭又一回失望。他等的不仅是太上皇,还有孙子沈晖。

“大人”,一个将军衣甲的人欠身回话:“虽然末将还是不知道您在等谁?但是有一个月,这人也没来。请示大人,本地驻军先行回营可好。”

沈渭面色微寒:“权当操练吧!回营不过一百里,我也没动太多兵马,真有事儿回去也方便。就地扎营,再等。”

将军走开后,在他身边的沈夫人见丈夫眉头不展,劝解道:“晚来也好,说明玩在哪里耽误住。”

沈渭失笑:“你想的总是玩。”往山西的地方看看,暗想铁甲军出迎一千里,自己接不到人,他们等的也一样的苦。

按既定行程,太上皇游湖毕,由沈渭跨省迎接,再交到跨省迎接的赵大人手里。

皇帝英敏回京后,回顾他三年的行程,安全上来自他的岳父——兵部尚书同行。对太上皇的行程不敢放松,沈渭是前太子党,有一段行程就交给他。

……

离此一千里远,赵大人摘下盔甲,大声吩咐:“扎营。”黑压压的队伍四散开来各司其职,一个矮小的身子过来,铁面下露出小小少年的面容。

“祖父,咱们到底接谁?您说铁甲军平时化整为零,可这一回聚集已有一个月了。”赵淳大人般的口吻:“您时常说,兄弟们不能暴露身份。”

赵大人对远方唏嘘:“接来你就知道了。去吧,也去扎营,弄点儿热水先喝着。”

铁甲军直接受命于皇帝,深受皇帝信任,也参与护卫太上皇。

赵大人也好,沈渭也好,京里也好,还没有收到太上皇改变行程的书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