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四十二章,新封白大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下里的强盗往这里以前,算打听过。虽打听不出住的是太上皇,护院的是宫中侍卫,也是充分了才来。

方圆凡是说得上话的强盗都弄了来。

但是出来一个年青人,生的挺俊俏,却跟索命鬼没区别。一抬脚踢死一个,又往墙头咋咋呼呼不让人帮手。

知道的人说小豹子独占强盗——如墙头上的一圈子人,年纪越小越这样看。不知道的强盗反认为小豹子是个总指挥,里面的人归他管,他不让放箭是扬威风,这会儿絮叨镖也是扬威风。

死了占山龙和滚地虎,还有别的强盗头子在。大家伙儿往一处凑,开始商议起来。

“风紧,扯呼?”这一个胆不太大。

别的人不肯答应:“还是咱们的人多,怕什么。人已退到箭程外去,趁他废话多,赶紧合计出个主张。有护院的人家,钱不会少。”不然护院没作用。

有一个往院前张望,见这些人还真的废话多——在他们看来。

小豹子接到个镖,说了这些话。按说,平常聊天,这不算长。但大家都等着看斗强盗,除去太上皇、公主、太子等人还在新鲜上,别的人一起不耐烦。

两扇门后面,露出一个黑脸儿,褚大花挥舞斧头:“一长串子话,你有完没完,你没用,我出去!”

“就是,”关大牛在另一扇门后面,他的爹关安教他长刀,路上不好带,按侯爷的棍分成三截那种,把刀杆子也分成三截,平时装包袱,抱出来刀身,看上去好似鬼头刀般沉重吓人。

在手中也舞动:“我也出去了。”

小豹子还不服气:“这里各种兵器齐全,我这不是想对小爷多说说。”

另一拨忍不住的也出了声,墙头上萧镇锤没到手,晃的是小拳头:“你不会打,等我下去。兵器有什么好说的,我全认得。这里面有单刀、鬼头刀、腰刀、斩马刀……”

“哦哧哦哧,停停停!”镇哥的“天敌”对头,他的双胞姐姐黑加福恼了,一双小手撵鸡似的轰他:“这就叫抢功!不许你说,我也会说,该我了。”

萧镇知道家里对大姐练功夫不认真,大模大样道:“我乐得看个笑话,你说。”

黑加福对墙外面瞅着:“嗯哼!”先一大声。

太上皇呵呵笑个不停:“静姝,你认得的原是嗯哼刀?”

“我这是清嗓子呢,这就报了,下面有刀,有剑,有棍,有狼牙棒,有梅花枪,有枪,有枪,有枪……”

只有安书兰继续崇拜:“静姝,你知道的最多。”

萧镇捧腹大笑:“有枪,有枪,有枪,哈哈哈哈……”

“明儿我管厨房点心,扣下大弟一半儿点心。再笑,就扣一多半儿。再笑,就扣没了。”黑加福小脸儿黑的发紫。

萧镇没有停的意思:“你扣没吧,二弟会分给我,哈哈哈哈……都别拦着我,让我笑会儿,有枪,有枪,有枪……。”

安书兰左右为难,寻常拌嘴她也总劝来着,这一回静姝仿佛真的生气了,多让人不安啊。安书兰细声细气哄镇哥:“我的点心也分你,你别笑了吧,再笑,风吹到嘴里呢。”

看在乖宝舅母的点心份上,萧镇不笑,但显摆话匣子打开,对着下面一气说下去,生怕慢一慢就有人抢出十万八千里。

“梨花枪,双头枪可惜破损,短柄叉,五股钢叉……”说得入了神,没留心:“二节鞭,二节鞭,二节鞭,”

“哈哈哈,”院墙上黑加福独领风骚,小嘴巴随母亲樱桃口,但试图咧得比萧镇大,也抱着小肚子模样:“二节鞭,二节鞭,二节鞭,都别拦着我,让我笑下去,”

萧镇搔头:“我没有看错啊,那是三个人抱着三个二节鞭,大姐好没道理。”他顺着数下来的,哪有错儿?

安书兰又来劝:“静姝,我明儿的点心分给你,你别笑了吧。”

他们笑着,别的人也没闲着。

墙头上柳云若懒洋洋,对上官云重等道:“有我刑部公差在此,一会儿你们看我的。”让上官云重等鄙视。

小十洋洋得意,在小小龙氏兄弟面前讨人情:“没有祖父带你们抢着开一手弓箭,咱们今天没出手的地方。”

小小龙氏兄弟对着看看,怂恿道:“还许开几弓,才能见祖父的情。不然,免谈!”

小十气结:“好没良心。”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等到大家消停下来的时候,双方再战。但新的动静从村里出来。

“老太爷遇贼了,走啊,”六老憨带着村民们,高喊着:“这些天全是老太爷给吃的,还给肉,都起来都起来,”

“当当当,”有些人拿个铁锅示警,敲的震天响。

瑞庆长公主郑重的对太上皇道:“恭喜哥哥。”

“喜从何来?”太上皇猜得到,明知故问。

村民们举着火把,一条线似的越来越清晰。长公主露出笑容:“哥哥帮的是可以帮的人。”

太上皇更加的欣慰。

强盗远超过村民人数,村民们怕事不露面,太上皇反而不用分人手照顾他们。但见到他们嚷着援助而来,虽要分出人手,大雪天里平添太上皇暖意。

可以帮的人,帮起来更让人知足。

镇南王本不想露面,由着小豹子等折腾。见到村民出动才吃了一惊。他和太上皇想的一样,相信他的人伤不到,却不敢保证村民们离得近了,会不会有闪失。

赶车的小子们分一半出去:“拦住他们,让他们有心,帮着呐喊就成。”又知会墙头上小十:“你们的弓箭远且快,村民们交给你。”小十答应。

高耸而不知深浅的大院里又出来这一行人,虽是往村民那里去的,也让强盗们又一个惊吓。

盯着赶车矫健的步子,都不错眼睛,都没有想到这一票肥羊真的很肥,肥的棘手。

眼珠子乱转,无声的会谈着。你先来?还是你先。瞅一眼对方的大刀,你的刀厉害,你先上。为什么不是你?对方凶狠了眼睛。

有一个打破僵局:“我混天蛟先来,奶奶的,都不肯上,难道白来一趟?”

混天蛟也不呆,对着手下叫嚷着:“一起上啊,先进去的先分钱。”

“走啊。”一帮子人大叫着,高举着很不正规的兵器,对着小豹子守的大门冲过去。

兵器在火光下也算亮,但镇南王嗤之以鼻。随行侍候的将军们笑得打跌:“您看,乌合之众都称不上。”

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你去。”

“不不,还是你去。”

“杀这种人,回去别说,丢脸面。”

“叮叮当当……”小豹子、褚大花和关大牛在外面已打起来。

这三个在袁家长大,受到关安、天豹、蒋德和万大同指点过。大花两把斧头旋风般转开,没有人敢近她的身,都是她贴着人杀。

关大牛抱着个刀头,当单刀用,还没忘记寻个明师,对柳云若道:“给我指点指点。”

小豹子受过暗卫的训练,他的爹呈过加寿,把他指给太子。杀人从不多费力。一刀,就是一个。“扑通”,人往外面倒,没落地时,他又杀了一个。这一个没倒,他又杀了一个。

大花打的最血腥,小豹子打的最好看。

没有人害怕,对强盗应该有满腔的恨才是。黑加福不怕,安书兰母女也奇怪的没有害怕。黑加福叫好,安书兰也叫好,安白氏也跟上。

村民们得到吩咐,见老太爷这一行人厉害,他们中有人受过强盗的苦,今儿大出气,比过年看大戏叫好还要响。

萧镇终于省悟:“不对!坏蛋舅舅说的,遇强盗时,留几个给他杀。我也要。”

说这话的功夫,又死了一批,胆小的强盗见到凶猛,有些拔腿就跑。

萧镇急出一汪子眼泪,到底还是个孩子不是?

“咱们商议商议,给我留几个吧。”

黑加福抓紧功夫笑话他,怪声怪调的:“咱们商议商议吧,”见大弟到了门边上,警惕袭来:“不对,我也得去,我是黑加福啊。”

她自己称呼自己,貌似不生气。

耳边飘来一句:“都走了,谁指挥?”陈留郡王妃笑吟吟。

镇南王适时的往暗影里站站,黑加福左右一看,真的,没有人指挥?老太爷看热闹,舅祖母看热闹……骄傲的一挺小胸膛:“乖宝舅母陪着我指挥。”

安书兰大喘气儿,她虽没本事劝,也不敢跟出去,但总算有人劝得下来。

“咚咚呛,黑加福挂帅了!”黑加福神气活现。没有鼓自己敲。

“挂帅了!”安书兰帮腔,让母亲捡了块石头敲打墙头上雪。

院外的人没功夫搭理,萧镇在护卫的陪同下,战得更欢。太子、齐王世子、萧烨萧炫常时并肩,相视一笑,拔出兵器也走了出去。

强盗们个个如吃黄连,打心里苦。

打不过,还不许逃。那就打吧,又夺兵器。夺过兵器还不算,有人把全身上下都摸遍,大腿根儿也不放过。背后一掌,致使踉跄前行。说着:“这个给小爷,没暗器没花招儿。”

太子其实不乐意:“这算什么?”但千金之子从来这待遇,有就不错,暗说一声知足,迎上这个人。

两剑一削,索然无味。脑海里想到父皇说他在边城战敌军,那人震得父皇半边身子发麻,几不能动弹,但削铁如泥的兵器在手,还是杀得猛将。

太子拉长了脸,眼前这要是猛将多好,至少多扛几招。这人临时手里让塞个棍,不够太子手中一把宝剑怎么削。

削的是棒头,却去势不止,把人也削了。太子对着宝剑只是纳闷,能换一把普通的不?方能显出太子殿下的功绩不是。

太上皇见到他发怔,笑道:“用心用心,拿贼护一方安宁,今天不杀,过几天也得清剿完,不要走神。”

是啊,今天不杀,让他们跑了,流窜四方还是祸害。太子重振精神,说声是,在侍卫的保护下,一气杀出去多远。

他的剑太锋利,强盗连盔甲都没有,肉身扛不起,哭爹叫娘的“扯呼扯呼”,有人在外围阻拦,也尽可能撒丫子大奔跑。

六老憨带来的村民看呆住,叫好也忘记。从他们的面色,可见他们出来以前,没有想过太上皇的人有这么厉害。他们肯出来,也是愿拼身家性命。

镇南王也暗暗点头,有点儿小心得体会,又要教女婿。把尹君悦叫到身边:“如这样的人,你封地上遇到,一定秉公对待。人心,可不能薄待。”

尹君悦恭恭敬敬答应,就讨战:“岳父,我几时出去?”

“没你的事儿,你看龙怀恩还闲着呢。”镇南王指指墙头,小十在打哈欠:“哎哟,不给杀真不痛快。白静姝大帅,你调度出错没有?”

黑加福绷紧小脸儿,不理。安书兰帮她回话:“大帅观敌情呢,等会儿回十叔。”

放眼望去,一片鬼哭狼嚎的狼籍——二百来人的沙场能大到哪里去?倒需要这长久的观望。不由得小十嘻嘻:“大帅慢慢观,多大的阵势啊,大的……。”他说不下去了,笑倒在墙头上伏着。

不下两百人的强盗,很快让杀了九成。余下一成押回来,和往屋后放火让逮住的黑根一起,抬走尸首,清扫雪地。收拾干净了,明天送他们去附近的衙门送审。

六老憨等带着人也来帮忙,但是认认尸首,纷纷哭了出来。

“老太爷,你可办了一件大好事儿,这个不是杀了我儿子的,”一个老者捶胸顿足。

“这个抢走我女儿,”一个中年男子对着死人乱打一通。

“这个劫道。”

“这个祸害大姑娘小媳妇。”

“这个……。”

天色近黎明,最黑暗也是冬天最寒的钟点。棉衣没有全到,只发了部分。有的人身上还是旧衣。怕冻出病,太上皇让他们先回去睡,明天再来说,有冤情的都写成状子,强盗死了,也得定罪名。

他走近屋子,和镇南王就要分开,说了一句:“这么说,那黑根倒还有些功劳了。”

“这方圆的强盗他虽没引来十成十,我刚审过一个,也来了八成。余下两成问了地点,由这里衙门去剿除。他们不肯出力,又可以拿下一个尸位素餐的官员。”镇南王笑出一嘴白牙。

太上皇睡下来,这一觉格外舒坦。

第二天,又一件他喜欢的事儿出来,京里出来的官员们到了。按皇帝的吩咐,便衣而到,太上皇亲自带着他们在山里转悠。

没有几天确定下来,先回太上皇的话。

“是银矿,还有一条小的宝石矿,水土若是丰足,外层足可以滋养山林。历年数次大旱,风吹土扬,一年一年的不足以滋养,这里住不得人了。开矿,也得迁他们离开。”

瑞庆长公主又来恭喜:“这是哥哥恩泽百姓,上天就把搬迁的钱送来。”

又花上几天功夫,官员大约算出来有多长,矿约有多深,出息多少白银。搬迁百姓还有好些盈余,太上皇又把他这一行出游的钱也算进去,也不占多少,十分的喜欢,亲笔给皇帝去信,声明出游银子可以涨些了,孩子们都不够用的。

腊月,英敏收到信,展颜笑了好半天。晚上,拿给加寿看:“老太爷玩的好。”

同一个月,涨银的信回来,恰好,是大年三十的这一天。

……。

安书兰领了钱,回到父母住的屋里,放桌上,对着瞅,小眼神儿半天直着不会转似的。

安三爷看看好笑,但还能继续看书。

安白氏进来,也放银子在桌上,对着瞅,大眼神儿半天不动。

安三爷坐不住了:“有什么趣事?”以他来看,又有趣事才会这样。

一看之下,安三爷皱眉说妻子:“你把别人的银子拿来了,还回去。老太爷给咱们吃,给咱们玩,还给钱,你我应该天天心里过意不去,怎么还乱拿钱?”

他以攻书为主,强盗来那天,也没有看太多的热闹。

安书兰瞅银子。

安白氏瞅银子。

母女不理他。

安三爷道:“好吧,我去还。”抬手拿,安白氏动了:“这是你和我的。”

安书兰道:“这是我的,没有错。”

安三爷摸不着头脑,怎么一回事儿?

安书兰幽幽的话,貌似也不像解释:“为什么我生的这么好?”

问父亲:“您去送子娘娘庙抱娃娃,为什么相中了我,是我生得特别可爱吗?”

“哈,这是静姝姑娘的话,让你学了来。”安三爷乐不可支。

安白氏也叹气:“哎,为什么我嫁的这么好?”

到这个时候,母女才把话说出来:“从这个月涨钱了呢,以后每个月都是这个数儿,好多钱啊。”

母女感叹,比她们在家里按月的花用多太多。安白氏虽掌自己小家,但随意花用,只花用,不是家务上的钱,可没有这么多。

安三爷也直了眼神儿,成了第三个呆子。随即,重心也不能平衡,一屁股坐地上:“真的吗?这是真的!原来的钱都花不完,我还说不周济人,上哪里花去。吃不用钱,穿不用钱……。”

“哎,你生得好呀。”母女齐声这般回他。

隔壁的隔壁,住着前太子党之孙章程、谷春、周冲之、上官云重、陆淳、石庭。也在对桌子上银子满足的叹气:“为什么我们投的胎这么好呢?”

皆晚柳云若一辈,从少年到小少年,调皮捣蛋的年纪。满意就满意吧,幸福就幸福吧,却因离家远,没有人同他们算账,把自己老子一通调侃。

上官云重是上官风的孙子,笑道:“祖父说忠毅侯出游,砸出个半边衙门,后来是他坐衙门,祖父还算沾了出游光,我父亲就不行,等我写信回去,让他眼馋。”

谷春是谷凡的孙子,笑道:“捉拿大天教,我祖父也参与了,有好些古记儿说。我父亲就不行,等我写信回家,他已经眼馋我一年,信到京里是明年,保他再眼馋一年。”

另外几个一起附合,都觉得自己托生在好地方好年景儿。

这个晚上,年夜饭的主题,就叫为什么我生的地方这么好?主讲,当了小半夜大帅,至今不肯卸任的白大帅。

清清嗓子:“嗯哼嗯哼,”

屋子笑倒成片。

白大帅很得意,她随父亲性子,永远占在上风头上:“谢谢捧我的场子。”

大弟嘀咕:“不是捧场,是笑你。”战哥脾气的白大帅,想当然听不见。

白静姝大元帅说起来:“为什么我生得这么好,因为静姝本就好。”

“嗯哼嗯哼,”大弟无脸面对人,对着地面干咳。

白大帅依然可以忽略,笑眉毛笑眼睛继续她的话题:“话说我爹爹到了娘娘庙,”

“话说?”京里来的官员笑倒。

白大帅还是得意脸儿:“说书的全这样说,话说,我爹爹到了娘娘庙,一看,好些小娃娃呀,再一看,就数静姝生得最静姝,”

大弟又让呛到:“咳咳咳,不带这样吹捧自己的,羞羞脸,没糖吃。”

白静姝大帅终于让打扰到,对着大弟一个白眼儿,但不影响她说下去:“再一看,大弟也好。但呢,静姝最好。于是,静姝是长姐,大弟是大弟。”

出京的官员笑到不能自持,强撑着点评:“说得好。于是用的也不错。古记儿也通顺。静姝姑娘,呃,那个大帅,你说的好。”

白大帅小脸儿灿然生辉。

------题外话------

天冷,亲们记得添衣保暖。不可大意,不可大意,不可大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