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四十五章,在理/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过瑞庆长公主说话,太上皇虽鄙夷,却没有太放在心上。姜大善人姜继财不跟在马旁和他说话,他就和镇南王拟定下面的行程。

“苦了孩子们一个冬天,”在村民眼里这个冬天颇受眷顾,在太上皇眼里苦了跟他出来的孩子们。

菜没有好菜,冬天容易储藏的白菜萝卜是主要蔬菜,打个野味炖个鸡汤就叫暖身好汤。孩子们没感觉,犹想起来津津乐道帮人盖了新屋子,太上皇按原来说定的,春暖花开以后,在各方面弥补。

说着会经过什么可玩的山或水,和各城里盛名远扬,事先能知道的美味佳肴。这一说到了半下午,姜继财又过来,有些慌张:“老爷子,咱们还往前面走吗?再不投宿,就错过宿头。”

指指道边儿经过的小村庄,稀稀拉拉的数十间屋子:“咱们投宿吧。”

太上皇反倒一愣,马车里能睡人,为什么要投宿。再说,他们是习惯没有好玩或者需要帮人的地方,日夜兼程也可以。

一笑反问:“我看你带的护院不少,咱们晚上也走路怎么样?”

“这?”姜老者有些犯难,看看太上皇对走夜路不当一回事儿的笑,压低嗓音:“护院虽多,有时候也要小心,遇上一两个厉害强盗,损失是小,损伤事大。”

他表面上求太上皇指教他的孙子上进,但有的时候,多年经商的经验往外面冒。

目测下道路前方:“这里看似平坦,两边却有林子,说不好会有歹人啊。”

他怕的,却是太上皇的所盼。

太上皇也看一看,将近黄昏,道路悠远,前方朦胧中似梦似幻,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对独身行人来说,他们可能认定成未知的凶险。

而对太上皇来说,他巴不得有强盗呢,他正好拿了送到衙门里受审,让这一方有暂时的安宁。

姜老者不说有强盗,只说他的孙子不能吃全天颠簸的苦,太上皇兴许会答应就地投宿。说了有强盗,太上皇面容舒展的微有一乐,不慌不忙地道:“你我这些人,还怕什么厉害强盗,听我的怎么样?倘若真有厉害的强盗走出来,咱们让他服一回软。”

姜老者满身都是用不完的豪气,这会儿豪气从太上皇这个平时从容自如的老太爷身上看到,他与其说相信两下里的人数合在一起,不怕强盗。不如说先行服了太上皇一回。

当下笑道:“有理!我想着你有好些小孩子,安全上计……。”

刚说到这里,镇南王从旁边经过,因对姜老者的调查还没有回来,对他和太上皇接触多上个心,装着随口一问:“说什么呢?”

“你来的正好,说晚上有强盗呢。”太上皇手指远方:“我看起来夕阳无限好,你看呢?”

“有强盗?那好啊,咱们过去看看。”能在新年夜借酒劲说出来输给坏蛋舅舅,又说他生得好才能随着游历的王爷,只要游玩不结束,就还有和坏蛋舅舅比拼的心。

有强盗,拿啊。一是当官的职责,二是贵族子弟世享恩荫的本分,三呢,积累和大小坏蛋舅舅说嘴的事迹。

还有四,对姜老者犹有怀疑,不介意借着任何一件事情震吓他,如果姜老者打坏主意的话,让他知难而退。

镇南王不但乐颠颠赞成模样,还叫了一个人过来:“君悦,到这里来。”

岳父叫,尹君悦拍马飞快而至:“岳父,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只一句,姜老者羡慕的要流口水。他不用说原因,原因刚好自己出来。他队里的马车中传出大叫声:“爷爷,到地方没有,这车再坐,我都快生病了!”

“大呼小叫的,没点儿规矩。”姜老者嘀咕:“看看人家的子弟,何曾有你们这样没半点儿礼貌。”

不理孙子,继续羡慕眼前这一对翁婿说话。

“你看前面,两边有林子,说不好晚上有贼。”镇南王说着。

这是第三个眼睛亮的人,尹君悦眉飞色舞:“真的吗?”迅速的往前看,这会儿带队的是柳云若和龙怀恩。往后一看,后面垫底的是关大牛、谢长林。

两拨人都没注意到这里,尹君悦也把嗓音放悄,央求道:“岳父,咱们商议商议,晚上有贼归我指挥。我说话没有云若快,嗓门儿没有大牛、大花高,”

“你何止没有大牛、大花高,就是龙怀恩斯斯文文的,你也总落他后面。”镇南王抱怨下对女婿的不满:“所以我单独叫你过来。”

“是是,晚上这活归我,您千万别说,说出来就是镇哥我也抢不过。”尹君悦堆笑。

镇南王忍不住一笑:“你不是云若和大牛的对手,就更别指望镇哥输。那是个家传霸道鬼儿。你运道按说不坏,没有和战哥儿走一程。不然,你更叫苦。”

太上皇也笑着说是。

姜老者听个全程,再怕他就难为情了,当下回自己车队里,说今晚睡在野地里。他们带的也有应急用的帐篷。愿睡帐篷的睡帐篷,不愿睡的学太上皇一行,睡在马车里。

五个孙子,姜伯昌、姜仲盛、姜叔满、姜大采、姜小采,一起出马车吵翻了天。

“野地里怎么睡?”

“马车里怎么能睡?”

“没有沐浴没有晚上说书的听,怎么睡?”

“回家,我要回家!”

“送我回家,不然晚上这顿我不吃了!”

黑加福等人在马车里探出小脑袋,迷惑不解:“咦?这又怎么了?”

就听到有一句:“夜里有强盗怎么办?爷爷,你会把我们害死的!”

“强盗?”黑加福为首小眼神儿亮晶晶。

头一个招手询问的,自然是白大帅黑加福。让柳云若到车前,大帅腆起小肚子,以为这叫扮神气:“那个,晚上有强盗,还是听我指挥。”

袁征、袁律、沈晖把小十叫到车旁:“十祖父晚上少放几箭,最好你睡觉别出来。”小十扮老实说听从。

姜家祖孙还没有吵结束,这边小些的孩子们摩拳擦掌,把晚上怎么露脸已计划好。

安书兰不会打强盗,但兴奋不亚于别人。不是她胆儿有多大,从接她上路以后,每每遇强盗,那强盗运道低。

天黑以后,下车安营。姜家五个孙子怨东怨西,说宿营太晚。太上皇在篝火边不住往路上张望。

夜暗火更亮,路上遇到的几个行人不费事儿跟上来,哈着腰求热水喝,姜老者打发了:“哈哈,我姜大善人有的是热水。”太上皇放下心,没抢着给热汤,有人肯照顾就行。

说好睡在马车里,但还是搭起两个帐篷,供净面洗脚这些。男的一个,女的一个。

漱洗以前,二位姑太太让开个小会。大家在男的那帐篷团团坐,太上皇、二位姑太太坐中间,小些的孩子团一个小圈,外层是柳云若等团一个大圈。

今天讨论的重点:“加喜让姜家的小采姑娘相中了。”

一张张小脸儿先惊诧的精彩无比,袁征先摸小脑袋不明白:“她定亲了的啊?”

姜老者自己嚷出来:“孙子们都定下亲事。”

袁律愤怒了,握紧小拳头:“不自重!”

这就是二位姑太太开会的目的,陈留郡王妃缓声道:“都记住了,不管出身高与低,先要自己疼爱自己。不轻言诺,是自重。守时守信,是自重。亲事是家里所定,要郑重它,这才是自重。”

孩子们闹闹嚷嚷:“我们都不和她玩,不再理她。”

尹君悦、柳云若、谢长林和董习,握住自己妻子的手,小夫妻嫣然相对。

太上皇轻碰瑞庆长公主:“像是哪里不对?”开这种会事先应该对他说声,他会回避开来。

长公主板着脸:“哥哥,我们没有说你。”

“我也不怕你们说。”太上皇挺没意思的回了话,觉得更加的没有意思。

回想下,凡是出游路上,带着一夫一妻的四喜姑娘夫妻,这种没意思像是从没有躲得过。

暗暗把表弟忠毅侯又恨上,这也是出游的一个特色不成?这个不招人喜欢。

这个晚上没有强盗,只有一个激起孩子们群愤的姜小采。

第二天姜老者也自嘲,双方加起来两百人左右,不是很多的强盗只会躲着走。

回想他年青时,就没有这样的多心,什么地方都敢去。带上五个孙子,让他们大呼小叫的,想错事情也难免。

更打定主意,要让孙子们跟着老太爷家的孩子们学。

这是一个豪气的人,却也是粗心祖父,还不知道最小的孙女儿已得罪老太爷家的所有人。

……

情恋的力量大于一切,姜小采姑娘在几天后,主动起了个大早,凑到黑加福队伍里学打拳,就能离加喜小爷近些。

柳云若暗暗好笑,眼神儿太差,没看出来我媳妇是我媳妇吗?

头一回站到萧银身边,银哥噘了嘴儿:“你挡住我,那边站那边站。”

银哥正不高兴,在扬州舅祖父出风头,在这里,加喜姨妈出风头,为什么没看出来银哥最中看?

姜小采从小到大生长在自己家的地盘,没有人嫌弃过她。不太乐意的走开一步,迎面撞上萧镇的小白脸儿。

镇哥一本正经:“让开,挡道!”

姜小采气呼呼,再站开一步,面前是个和和气气的小姑娘,安书兰细声细气:“让开些,白大帅很不高兴,你挡到她。”

黑加福黑脸儿相对。

片刻后,小采姑娘无立足之地,回到马车里放声大哭。

姜老者慌了手脚,他带孙子出来长进,不是不心疼。跑来问怎么了?黑加福绷着脸儿:“这又不是你家里,要么,让她讨我们喜欢,要么,我们不看她脸色,我的脸色给别人看还忙不过来呢。”

姜老者不会教孩子,却不是钻牛角尖就出不来的人,闻言,怔怔走回自己队里,好半天在马上不言语。

“爷爷,”姜大采忿忿过来:“我问出缘由来,妹妹说这些人对她不好。”

姜老者叹口气:“大采啊,你们应该过些看人眉眼的日子,兴许就懂事。”

姜大采火冒三丈:“爷爷!我再说一遍,我要回家!我不要件件听你指使!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你让这样,你让那样,连我的名字也是你起,又难听,写出来又难看!”

姜老者恼道:“难看什么!大财小财,发财不好吗!就你事情多,挑唆你妹妹一起改成大采小采,采什么?采花还是掐菜!踩踩踩,让人踩能有个好儿吗!”

姜大采气急:“按爷爷这样说,叫白大帅难道当大帅不成?”大采姑娘早就瞅着“白大帅”最不顺眼,一个小孩子,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过日子。她说这话时,独没有想到自己眼睛比白大帅还要顶的高。

姑娘尖声加上气急败坏传的远,黑加福在自己队里眨巴眼:“怎么又说上我了?”乖宝舅母打抱不平,伸出小脑袋,远远的一声:“大帅真的是大帅哟,半点儿不假。”

再对黑加福道:“镇哥说了,新年夜那晚你让他当大帅,等到了山西,他也让你当真的大帅,虽只三天,也是镇哥的心意呢。”

后续行程,有些已隐约知道。

黑加福双眼对车顶子:“乖宝舅母看着吧,到了山西也是我在前面当大帅,后面才是大弟。”

静姝在车里得意,姜老者在外面得意:“你听你听,照这样说,你还是叫大财吧,不然,改名叫招大财,姜招大财,姜家进大财,这名字我喜欢。”

“呜……”姜大采也回马车里哭去了,姜老者独自在外面还是寻思,越想老太爷家的孩子越叫聪明鬼儿,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自家的孩子福窝里呆着,没有看过别人脸色,所以直到今天长不大。

接下来的半天,姜老者毫不客气的和余下三个孙子各吵一架,又把还在哭的大采小采骂上一顿,让她们有能耐回家,就自己回去吧。当祖父的大获全胜,五个孙子这个晚上睡在野地里,没有太多的抱怨话出来。

一连几天,让孩子们嫌弃,当祖父的又不肯扳回这脸面,小采姑娘在马车里哭着不肯出来见人。这一天终于肯出来,车已到城中。

对姜老者的调查已回来,他确实是个爱周济的人,并且有五个孙子不假,也确实出了远门儿。镇南王不会就此不防备,但老太爷提供便利,王爷不再反对。

老太爷有打前站的人,问过姜老者,两家包下一个大客栈,打算在这里住上几天,周边游玩下,有道名菜孩子们学学。

热火朝天的菜香味把姜小采吸引过去。

看一看,加喜小爷水绿布衣,人好似个青竹般高雅,却站在炉火边…。切菜?

他全神贯注的模样,俊的好似画上的人,看上去不真实。那雪白笔直的鼻梁,那微抿的嘴唇,竟然比女子还要好看。

小采姑娘每看一眼,就有个大锤砸一下似的,迸发出一分剧烈的情恋。

她回到自己屋里,痴痴的呆上半天。

姜老者和太上皇出城游玩去了,到晚上回来,见小孙女儿顶着两红肿眼睛到面前:“爷爷,我要学做菜,给我请名师。”

姜老者差点坐地上。这低低的声音,这低声下气的身姿,这还是因年纪最小而最飞扬跋扈的小采?

她要做什么?学做菜?姜老者心里抽抽,谢天谢地,总算办件儿正经事情。

虽然他希冀以后当掌柜娘子的小采学打算盘,说起来真丢人,商人家出来,长这么大,算盘也不会打,银子花得倒哗啦哗啦。但总算她肯当个正经姑娘,姜老者一口答应。

第二天弄明白,原来是老太爷家的小爷们在学做菜。姜老者纳闷啊,男孩子学什么做菜?随行至今,看得出来老太爷家的奴才都是官员相貌,家底子也不薄,他家的爷们以后又不当厨子。

再一想,感动的嗬嗬哭了一刻钟。

老太爷帮自己呢,让男孩子学做菜,这不,小采才有个姑娘的贤惠出来。

一万两银子没白花。

让人给小采打锅灶,要样板,问老太爷借一件。陈留郡王妃听过,也为小采姑娘高兴,也想到一万两银子不能白出,主动地道:“我们下午有做菜的课,小采姑娘不忙,过来坐会儿。”

最后一句:“都在呢。”

姜小采按时到了,见加喜先到了,面上一红,就要走过去,又想了起来,对着一圈小黑脸儿挤个笑:“你们怎么坐?我看那边是个空位,我坐下来行吗?”

瑞庆长公主有了满意,这姑娘变的多了。加喜是个女孩子,小采又有亲事,再怎么乱想出不了大错,让她坐到加喜身边。

小采一堂课下来,面上总带着笑,而身边坐的人呢,还有多喜郡主气质高雅,宫中长大的常增喜韩添喜气质过人,准太子妃容姐儿娴雅过人,姜小采忽然变得时时和气起来。

这课主要针对安书兰和黑加福,讲的刀工。

安白氏从外面过,总要看一眼,心里感慨的不行。回想她刚嫁给安三爷,邻居家也有个新媳妇。安三爷家住在城外,没有城内的高门第,大家互相走动方便。

那新媳妇很会做菜,弄明白别的媳妇不如她,眼睛看人总有些高傲。安白氏忘不了那眼神,有了女儿后,也曾想过让她学厨艺,但满城公认的,安老太太在时,她用的是好厨子。安白氏打算女儿大些,往别的城里寻个好老师。随后,就让袁乖宝接出来,这一行里居然还教做菜。

安白氏倒不会认为袁家瞧不起她教不好女儿,四喜姑娘,静姝姑娘也在听不是。

她静静看一会儿,牢记在心,带着甜甜的滋味儿走开。

刀工要练,姜小采回房后,为了下次还能和加喜小爷坐一个房里,晚饭后开始切的砧板乱响。

姜大采好奇的跑来:“咱们又不当厨子,家里给丰厚嫁妆,还能用不起厨子?”

对她,姜小采恢复原性情:“走开!回你屋去别管我!”

姜大采悻悻然回房,嘀咕着:“一个院子都是菜味道,还让人睡不让人睡?”

小采姑娘这个晚上切到手,切到手,切到手。

第二天包着三根手指过来,得到额外的欣喜。加喜对她单独说了些怎么切,才不会伤手的话,孩子们见她真的用心,不用心不会包成猪手模样,小黑脸儿有所改变。

这个晚上,小采姑娘没有切到手,因为加喜小爷的话对她来说,字字似圣旨。

切了好几个晚上,就离开这里,小采姑娘怅然若失。她切出感觉来了,一天不练,觉得少了什么。在车里还比划,怎么切菜更好看。她已经进步到好看上,不仅仅是切得快。

姜老者明显看出孙女儿的改变,对太上皇奉承备至:“几时教打算盘?我的三个孙子,以后当掌柜的,都不会打算盘。”

太上皇窃笑,他根本没刻意,孩子们学菜是凑巧遇上。等前面城里有特产,准备往铺子里运,孩子们自然摆开案几,开始学当掌柜。

他道:“不急,只要你跟着我,包管有个小满意。大满意,这得靠自己。”

姜老者若有所思,这一行人里,小的说话也在理,老的也是一样。

------题外话------

没有关键错字,没有关键错字,没有关键错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