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四十六章,温馨/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号称大善人的姜继财从太上皇身边走开,虽没有得到他要的“学打算盘”,但却似得到很多。

一句“要满意,靠自己”,让他意识到他的混合情绪。一方面对孙子们失望——都不如当年的爷爷。一方面拔苗助长——孙子们不想出门,是当爷爷的强拉出来。

此时在路上,姜继财骑在马上,在沉思中从太上皇的马车旁缓缓退着,后面热烈的欢笑声铺天盖地把他覆盖,一群大小马你追我赶。

“我在最前面。”袁征笑嘻嘻,在他的身边,有两个护卫骑着高头大马跟着。

“我第二个。”萧镇欢呼,也有两个护卫。

黑加福在最后面说话:“这不算赢,小马是长力,又不是冲劲儿。”袁乖宝附合:“白大帅说的对。”

他们三个人,静姝,乖宝小夫妻悠哉游哉。安书兰没有小马,她刚学骑也不能快,袁乖宝出京的时候是少年,他没有小马,安书兰在黑加福小马上,黑加福陪着她慢慢而行,袁乖宝手上牵着她们的马,任由前面你争我夺,他们寻花看蝶,指点着风景,请赵先生教几首春天的古诗。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朗朗的念诗声里生气活泼,姜继财再看自己孙子的马车里,除去小采不时闪动眼睫望着,另外四个孙子在车里没动静,乍一看死气沉沉。

姜继财这一天一直在沉默中。

……

三月里天气渐暖,院子里的春花开得簇簇团团,鸟儿鸣叫声仿佛身在四野,宝珠取外衣对袁训,一面笑了笑:“倒像那年在车里听到的鸟叫,”

“你是想孙子们了。”袁训回道。

宝珠嫣然打趣:“等你出门去,我就给二妹写信,说你心里没有他们,只有孙子们。”

看一眼红的闹哄哄的蔷薇,怅然道:“这还是二妹种的花呢。”

“二妹眼里都是名兰贵菊,二妹才相不中蔷薇。”袁训很想把女儿多取笑几句,但想到她和沈沐麟如今荒山野岭里为梁山王效力,轻轻吁气,把取笑的话收起,叹声道:“这个孩子是命里带来的,这个不好,她要嫌弃,那个不高雅,她要噘嘴,这下子好了,索性钻到清林秀木堆里,估计不会说不满意,说不满意也没有人搭理她。”

“这不是为了加福,但说到加福,你更要埋怨。”

袁训知道自己的病根,那许多年对战哥这女婿以后带走加福的不满意,时时都在,听妻子这样说,忍不住一笑:“是啊,我是要埋怨。昨天你的亲家好王爷,”

宝珠轻笑应声:“是是,是我的好亲家,哪有侯爷什么事儿。”

“你的好亲家又写信责问我,我是见天儿让他责问的人吗?好没有道理……”说着说着,袁训就直奔埋怨梁山王而去。

宝珠打断他:“侯爷请说正事儿,骂亲家可以写在信里,免得他听不到不是。”

袁训伸手在妻子面颊上一拧:“我正说得痛快,你却要打断我。”

帘外走来请安的袁执璞夫妻、小六夫妻,把父母这一幕见到,会意的停下脚步,相对的笑了笑。

帘内夫妻们没有见到,继续说笑。宝珠把丈夫不老实的手打下去,请他继续刚才的话:“侯爷请说王爷的信里写的什么责问?咱们把两个女儿两个女婿都给他,他还能说出什么来?”

“你猜,这得寸进尺的人,他能写些什么出来。”

宝珠笑道:“还能怎么样,他占着孩子们,还想贪孙子。”

“正是这话,他问我孙子出京近一年,人在哪里?他每天望来望去,看不到孙子,问我是不是哄了他。”

宝珠想这贪心的亲家,没几天见不到孙子,他就要来信骂侯爷。转转眼眸:“那你回他信,就说就是哄了他,让他难过去。”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

袁训大笑:“我昨儿想了一夜,我一直怕他对二妹不好,对加福不好,不敢怎么骂他。我想通了,刚才和你的话一样,等我到了兵部衙门就写回信,对他说天大的笑话,他居然也会上我胡言乱语的当,”

对妻子低笑:“你猜,他那张脸儿会变成什么色儿?”

这还是夫妻调笑,低语轻吟般的亲昵,化成燕子呢喃般的春色,让宝珠面上增出娇艳。

成亲已近三十年,闲暇时常有初成亲时情调,宝珠酝酿下,准备好好回一句,让侯爷也喜欢喜欢。

她没有想到的是,帘外传来爆笑声:“爹爹说的是,梁山王伯父早就应该骂上几句。”

执璞夫妻和小六夫妻走进来,躬身请安:“爹爹母亲。”

宝珠飞红面容,对侯爷悄悄白个眼儿。只顾着玩笑,忘记孩子们就要到来。

侯爷也好没意思,讪讪中很快镇定,清清嗓子:“是啊,我今天一定把骂他的信发出去,让他多跳几回脚。”

执璞殷勤献策:“请爹爹代我加上一句,就说静姝心里只有二舅舅,祖父不要也罢。”

小六也道:“也代我加上一句,就说银哥生的好,没有祖父半分光。”

想想这封信到梁山王手上,梁山王会变成什么模样,宝珠和两个媳妇如意、似玉轻笑了起来。

一家人去见老国公夫妻,一起用了早饭,父子三个都有官职,带马出门。老国公夫人和如意、苏似玉料理家务,宝珠腾出空闲,把给袁夫人和长子夫妻的东西整理出来,发出去以后,又准备行路人的夏衣。

春衣已寄走,等收到,也就可以寄夏天的衣裳。

两个小胖子智哥和彻哥在膝前玩耍,不时扯根绣线走,见到颜色好,就笑得小白牙花花。见到颜色不喜欢,就抛到地上,由丫头们拾走。

掌珠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地上正拖着绣线,韩彻和萧智起劲儿的还在拽着。

掌珠有心事,也笑了:“彻哥你太淘气,把线扯坏了,就没有新衣裳穿。”

韩彻见到祖母笑嘻嘻:“给,”把一团绣线全拿在手上,蹒跚走过来。

宝珠见到,起身让座,掌珠坐下,抱着韩彻放在腿上,刚想亲香,另一个胖脑袋横过来,插在她和韩彻中间:“嘿嘿,”萧智来了。

这一嘿嘿,后脑勺挡住韩彻的小脸,胖脸儿挡住掌珠看孙子的眼光,随后转个身子,就把韩彻往地上扯。

宝珠笑看着掌珠只能放下韩彻,两个孩子手扯着手走开。

“姐姐又输一回,”宝珠笑道。

掌珠输了也是喜欢的,韩家不会忘记袁家的带契,但实际照顾他们的是镇南王府。韩彻和萧智一处长大,她似乎看到当年的萧元皓和韩正经。

但是今天不能让萧智一直如愿,掌珠对宝珠使个眼色,房里的人会意,收拾绣活绣线退出去,掌珠脸色垂下来,有了几分不自在:“我赶紧的来见你,不知道怎么了,太后娘娘让人来说,她要见彻哥儿,让我下午把彻哥抱进宫。还让我不要着急。宝珠,宫里出了什么事情不成?太后娘娘好好的,为什么要见彻哥儿?”

宝珠闪闪眼睫:“太后娘娘终于想到了。”

“想到什么?”掌珠身处的位置,不会时常分析柳太后心情。见宝珠似乎知道,知道自己来对了:“对我说说。”

宝珠抿抿唇:“我想的也不一定就对,大姐,你下午进宫,先去见过加寿,再去见太后。”

掌珠也稀奇的懂了:“原来是这样……”

她告辞回家,说好下午来接彻哥的时候,还没有通透。直到下午,才又清楚一层。

“哇哇哇……”萧智追后面大叫,没挤出眼泪,但胖脸儿挤得厉害。

宝珠微微地笑着,让萧智的奶妈收拾下,带些孩子们时时会讨的吃食,和当天换的衣裳:“抱上智哥,你们也跟去吧。”

去见加寿,永乐乐坏了:“智哥彻哥,你们又来接我吗?”永乐小公主又长大一岁,新年里让萧智和韩彻接去外家过年,印象又深刻一层。

萧智韩彻笑眯眯:“是啊是啊,接你呢。”其实也不懂是个啥意思。

掌珠恍然大悟,太后娘娘总算想到了,掌珠也有了和宝珠一样的心思。

加寿听完,也正在含笑,让永乐的奶妈跟上。至于三个孩子,一前一后再一后,已对殿外走去。

掌珠辞了加寿,把前面的韩彻带个路,后面两个自己跟了来。

太后说不要着急,也算她心用的到位。确实,着急不了。

走着走着,一树好桃花。这桃花和一步以前、十步以前的桃花树没有区别。但永乐一抬头:“咦,这花儿好。”

“我会上树。”萧智摇摇摆摆走到树下,桃花树都不高,奶娘在后面扶着,萧智坐到树上,把花掐着往树下扔。

韩彻见到:“我也会。”他也上了一株树。永乐小公主上了第三株。三个人在树上相对嘻嘻,掐了好些花戴满发上。

大半个时辰以后,来到太后宫里,看见太后喜爱的芍药大放,朵朵大如圆盘。芍药花大多不高,好似地上铺了万红锦。永乐小公主头一个过去,萧智和韩彻第二个过去。

没一刻钟,地上处处是狼籍的花瓣。数一数枝头上的花让摧残大半。

“格格格……。”永乐很喜欢。

“哈哈哈……”萧智和韩彻站在乱红堆里笑翻了天。

柳太后在殿内窥视,也笑得合不拢嘴儿。

这个下午,永乐、萧智和韩彻荼毒直到太后的殿室里,满意的玩了一个下午,柳太后亦很满意。

让人给柳夫人传话,柳夫人等到晚上,柳至刚进家门,就告诉他:“娘娘今天和永乐呆了一个下午,你猜怎么样?有镇南王府的哥儿和文章侯府的小哥儿陪着,永乐半点没闹呢。”

柳至懒洋洋:“总算想到了。”

柳夫人震惊:“你?你也想到过,怎么不早说?”

柳至一句话把她的嘴堵上:“永乐还小呢,镇南王府的小哥儿也小,早早的娘娘宫里玩耍,只怕你也不放心。”

“这倒也是。”柳夫人对太子萧乾总差点中毒记忆犹深,下意识的点点头,不再就这事言语。侍候柳至换了外衣,取出柳云若和加喜的信给他:“亲家府上今天刚送来的,他们刚开了一处矿,又要往别处去开矿,”

越说越笑盈盈:“你对我说云若在路上也能办差,这办的竟然是开矿的差使?云若跟着你学办案我信,几时也学会开矿,你也不会是不是?”

又取出几块小小的原矿石,宝石镶嵌在内好似满天繁星:“宫里上午赏下来,说不用谢恩,等你见到皇上再谢吧。”

柳至拿起来看了看,“醋意”大作:“我不会开矿,不过这小子也不过是运气好蒙上这差使。要说他会开矿,怎么可能?”

见桌上堆着布料和裁剪工具,问的更吃味:“又给孩子们做衣裳?”

走近,用手摩着布料,一匹淡青色夏布,一匹玉白色。给出游的人穿,没有花也没有朵,只颜色中看些,正是能满足世家贵公子没事儿就“清风明月两袖风”的嗜好。

“给我也做一件青色的,有黑的吗?我也来一件,再给我一件老蓝色的……”柳至只顾着说,没有看到妻子在身后嘴角抽抽。

等他说完,柳夫人撇嘴:“没有你的。”

“为什么?”柳至有些来火:“我忙了一天,回家来你就这样对我说话?这一年里你给云若左一件右一件的做,我要两件子倒没有?”

柳夫人在丈夫面上瞄着:“你是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云若他们一年四季的衣裳,穿旧了,就地洗了舍给人,可不是得跟后面做下一季的衣裳。总不能全麻烦亲家府上给他们做。你忙了一天,刚回家里来歇着不好吗?这是布衣,又不是皮衣,也不是进上的好衣料,有什么可争的。”

“谁说这不是进上的衣料?云若自上了路,吃喝由太上皇管,使用银钱由皇上管,衣料是宫里赏出来,虽是布的,也是各省进上的。”柳至越看越眼馋,还是舍不得放手,嘟囔道:“我只要一件,一件也均不出来给我吗?”

柳夫人从他手底下夺出来:“这一件子是给加喜做衣裳,你别摸脏了。”

柳至气呼呼往外就走。

“哎,刚回来又去哪里?吃了晚饭再走。”柳夫人追到门外。

满院子里烛光星光点亮国舅的回眸一笑:“你看看日子?我呀,你不给我做衣裳,我不和你一处吃饭,我往亲家府上骂他把孩子们全弄出京,却不肯给我一件衣裳去。”

柳夫人抚额头笑:“是是,今天这日子,是了,你出门去吧。”想想,又追后面一句:“别打架。”

“打不起来,我哪有许多拳脚天天助长他的光彩,他要打,现放着梁山王府呢不是。”柳至回过话,飞快走了。

原来,今天是太子党们聚会的日子,也是胖队长分钱的日子。

……

太上皇在位时,老臣忌惮新臣们,前太子党为少些闲话,不怎么公开在一起吃酒说笑。到了英敏当皇帝这里,又一批新臣出来,前太子党们成了老臣,聚会上适当的放松。

又为胖队长“帮工”,胖队长分钱的日子合在一起,又多一条名正言顺的理由。

今晚在尚家,但不妨碍柳至往袁家门上走一趟,袁训恰好没走,两个人一起去尚家。

有些是夫妻同来,连夫人去和尚夫人说话,道:“今晚都来打扰你,有要我帮忙的,我也可以充个人儿使唤。”

尚夫人请她到帘内坐着看月,抬手叫出一个人来,让她拜见连夫人,笑道:“我也闲着,如意回家来了。”

如意笑容满面:“我和似玉轮流归宁,这几天本来该是似玉,似玉说让我回来给母亲分担些操持,婆婆也说好,我中午回来了,我在这里呢,酒水上我会送的。”

正说着话,方鸿夫人到了,上官风的夫人也到了,见到如意在家,都道:“应该请忠毅侯夫人也来坐坐才是。”

连、尚二夫人一起代宝珠婉拒:“换成上个月,我们不是请她也来了,这个月,这几天,她却没空儿来。”比划一下针指手势:“做衣裳呢。”

上官风的夫人笑道:“我家孙子云重也在路上,这不,我听说柳夫人家自己做,我也取了来自己做。她做的多,我只做云重的,听见你们乐,我倒能来得。”

“做完了,提前几天送去,请忠毅侯夫人检视过,再发走。”方鸿夫人笑道:“半点儿不能大意呢。”

大家一起点头,如意悄悄退出来,今晚是母亲小厨房上的私房菜,她亲自看着,又亲手做了两个。

齐王夫妻过来,如意身边坐满姐妹们。齐王不往内宅里,他也是来问胖队长收“出卖色相”的银子,径直去往男人今天坐地的亭子,念姐儿独自进来。

见满室的花团锦簇,不由得一笑:“我来着了,却正好赶这个热闹。”

如意轻吐舌头:“姐姐来着了,却正好,厨房里要人用。”

念姐儿反而喜欢:“还有好食材吗?去年冬天听说开矿去了,没送食材回来,我家里的全让我用了个干净,正要问舅舅府上取些,你却让我做菜?没有好菜,我可是不做的。”

说着话去了,房中的尚家姑娘们磨着如意继续解释:“都说律哥新年里在开矿,我们不信,律哥过了年七岁,却会开矿?又是什么新鲜古记儿。”

如意笑的满面生辉,把儿子袁律新写回来的信上,能说的话,说了几句:“……那矿啊,据说有几十里……”

房后,尚老大人夫妻走来,听到房里说得热闹,尚老大人对老妻道:“你一进去,孩子们要起来坐下的闹,咱们就这里听听吧,沾点儿热闹气就行。”

在这里听过,又往亭子下面去,见月移花影风动水色中,镇南王世子的修长身影最为招眼。

正听得入神,身后有人恭恭敬敬问候:“祖父祖母,怎么不上去吃酒?”

回头一看,老大人夫妻眼中的“贵客贵婿”,永国公袁执璞到了。

袁家的规矩是如此,媳妇归宁,儿子可以跟回去。女儿归宁本来为的是歇息,但夫妻恩爱一天也分不开不是更好,连家尚家因此跟上,欢迎女婿一起回来,执璞在家里服侍一通后,一般晚上到来。

尚老大人说自己吃不动酒了,连声让执璞到热闹地方吃酒,他和老妻继续坐花丛中看热闹。

不由自主的,老夫妻总是看着孙婿执璞,尚老大人脱口道:“瑜哥这个晚上不知道做什么?”

“瑜哥那是更好的孩子,人家肯让爵位给弟弟,如今在南海独自当家,说什么是什么,这个晚上一定也在明月里吃酒呢。”尚老夫人笑呵呵。

见到永国公,尚家老夫妻总会想起永毅郡王袁执瑜。不仅仅因为兄弟是双胞胎,生的一个模样,还因为永国公这爵位不低,源自于永毅郡王袁执瑜让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