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四十七章,谦虚人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冷的月光下,一丛茂密的灌木中,永毅郡王袁执瑜露出面容。往左看看,孔小青点头,往右,是孔青。

三个人重新低下身子,面前的道路上传来马蹄声。

张豪带着一队人疾驰而来,在他的后面,是长长的车队,上面捆着大箱子,车印现出沉重。

车队不可能跟马比快,和张豪隔出数里路。

一声“永毅郡王的贡品到了,抢啊”出来,另一侧跳出数百个人,把张豪和车队分开。

张豪大笑,带马缰没怎么费事就拨转马头,马鞍桥上摘下兵器,大喝一声:“来的正好,爷爷候你们多时。”

随着这喝声,车队最上层的箱子推开,里面跳出士兵。“轰隆”,把最上层的箱子推到地上,第二层的箱子打开,里面跳出士兵。第三层,亦是如此。

难怪车印在沙地刀刻似的,车上装的却是人。

来袭击的人,面上涂得花花绿绿的,气的叽哩咕噜乱骂:“上当上当,走啊。”

敢来偷袭,事先看好退路,分成数队他们隐入树丛中。

袁执瑜看的明白,和孔青父子分成三队追了上去。

尽头,是十几间草屋,椰林密密的好似天然屏障。来袭击的人进了去,留下一地让惊动的月光恢复平静。

孔小青一个人摸了进去,张豪带着车队到来时,孔小青出来,兴奋的煽动鼻翼:“不但私贩货物的人在里面,郡王一直查找的海盗金手指也在。郡王请下令,把他们一锅端了。”

张豪的兴奋,是回头点着已重摆放好的空箱子:“这一回能装满吧,当了几回钩饵,还没有装满过一回。”

执瑜莞尔:“也是,明天我要送客人,今晚应该多给我些。”把手一挥:“全拿下来!”

在他身后,数队人无声无息进到椰林,很快,里面传来嘈杂打斗和骂声:“永毅郡王,咱们走着瞧……。”

树的间隙里能看到说话人的侧脸儿,执瑜取了弓箭认上弦,“嗖”地一箭过去,一声惨叫后,再没有人叫嚷着跟他走着瞧。

执瑜板起脸继续盯着战况,喃喃道:“在我地盘上,不许贩私货,不许当海盗,当我说话是阵风,就是这样。”

战局结束以后,最显眼的椰树上面,张贴新告示:永毅郡王最新晓谕。

张将军面上乐开了花,他带来的空箱子这一回都装满。贩私货的没有东西不名贵,在海上贩私货和当海盗,一箱一箱的值钱东西晃人眼睛。

执瑜挑最名贵的看过,让孔小青装一包袱放到马上,叮嘱张豪后面慢慢来,他和孔青先行打马回转家中。

天还不算晚,二更刚出去。袁夫人和称心还没有歇息,单独的一个厅,不大,摆着一地的小木桶,祖孙在往木桶里放东西。

执瑜提着包袱进来,送到袁夫人面前,笑道:“再把这些也分了吧,明儿就要走了,我真真舍不得。”

厅外,有个小脑袋探进来,和执瑜碰上眼光,呲牙一笑跑开来。片刻,来了一堆的少年和小小少年。

往南海来的孩子们,皆在这里。

由为首的人带着行礼,对执瑜辞行:“总算回来了,本以为明儿一早才能叩头。但是呢,今天叩头道谢较从容。”

执瑜叫过最小的一个,含笑问他:“等回家去,可说什么呢?”

“说你招待的好!”

余下的孩子道:“好上加好。”

有几个见到袁夫人打开包袱,露出里面的东西,他们认得,是沉香。给他们的土特产,另外堆放已搬上船。他们带来的小木桶里,装的是贵重些的东西。

本已放了珍珠等物,又摆上沉香,桶不过是普通木头,桶内的东西价值不菲,让小桶看上去也名贵好些。

孩子们又欢喜又惊讶:“啊,又给我们添好东西了,沉香很贵重啊。”

“还能当药材。”

齐声对执瑜道:“等回京,说你对我们好到不能再好。”

执瑜大笑几声:“是了,我在乎这点儿虚名声,回去可不许说错。”

董家的一个小子道:“不会说错,说错了,不让我弟弟来可怎么办?”

“是啊是啊,我弟弟也要来呢。”

“我侄儿大了,他要来呢。”又引出孩子们一堆的话。

厅外,又走来一些人,从肤色上看,都是当地的孩子。和回京去的人难分难舍:“你们走了,谁还和我们一起认字呢?”

袁执瑜翘起嘴角。京里的孩子们不是白来的,他们往露天里一坐,他们也最喜欢在海风下的椰林里朗朗念书,吸引的附近人家先是来看,再就问能不能跟着认字,永毅郡王自然说好,一个带一个,在当地已带出小小的一股念书风气。

执瑜已经想好,往年本地去京里应试的人不多,路远不说,念书的人以前也太少。他准备等念书真正成风时,就大船送去京中应试。

读书以明理,虽然读书人不明理的有一大把,但和读书的人说话交流总方便些。

他已经开始舍不得要走的人,问袁夫人:“祖母,写信帮我问问父母亲,下一批几时到来?我这里好山好水,好鱼虾随便捡,就等着念书的人来呢。”

袁夫人在他的话里,心思回到京中,她也想回去,但是执瑜夫妻一直不答应,长孙处也应该有长辈,她才留到今天。

其实她时常的会想想,京中的月,京中的春风正好,儿子夫妻带着璞哥和小六,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乐,想来,不比这里的今晚差。

……。

尚家。

尚栋又一回从会外客的小客厅回来,抱怨着坐下,先喝一口酒:“我补上我补上,真是的,都是为你们来,今晚才有许多的客人登门,要会的难道不是你们。我不是有意躲酒,却为什么要补?”

周均挟块鸭头正在吃,筷子敲着鸭头笑:“凡事都寻做头的,今天你请客,可不是你要补酒?”

尚栋眼睛一斜,放到胖队长身上,拿过酒壶显晃,整一壶酒,送到胖队长面前坏笑:“凡事都寻做头的,送钱来的队长,你管钱你应该最大,你喝这一壶。”

月光映照在镇南王世子的面容上,他今年愈发长的像他的老子镇南王,以前的胖点滴痕迹也没有,清秀夺目,眉眼俊俏。

就只有一点没变,和坏蛋舅舅还是亲香。头往袁训肩膀上一倚,对着尚栋摇头晃脑:“舅舅让我喝,我才喝,你指使不动我。”

袁训搂一搂他,笑说很是,当舅舅的在外甥这里,还是自有一段的得意。

柳至刚数了银子放入怀中,腾出空来了,取笑道:“你都这般大了,还贴着舅舅,舅舅早就烦你,你还不知道呢。”

元皓一天一天知道国舅是重臣,而他长大了不能再肆意贬低,柳家大狗这话不能再说,柳大坏蛋也不能提。但胖队长几时没有法子,反取笑道:“这是眼红嫉妒,你家柳小坏蛋不在身边对不对?”

在座的人尽皆绝倒,谷凡笑道:“我不是有意的,就是有前言,得接上后语,大对小,有柳小坏蛋,不知大坏蛋在哪里?”

柳凡笑着给了他一拳:“他已经影射到十分,不需要你多话。”谷凡笑着躲开。

都是四十出去的人,嬉笑俏皮还如少年时候,俨然还是亲密知己。坐在亭子下面的尚老大人觉得月光明亮了又明亮,往他的面上移动。

这些嬉皮互骂的,没有一个是一般人。从身份从地位上数,清一色本朝重臣。

就是那巧骂了人,还有人帮他揭开谜底,正得意摆面上的胖队长,也已经是个重臣,不过他不在前太子党之例就是。

尚老大人还是只看儿子和他的“狐朋狗友”们。

他貌似不记得史书上有这样的先例,重臣,是知己,又都在少年时相识。彼此知根知底,办起差事不管交接也好、配合也好、互挑错儿也好,都丝丝合契。

所以重臣,并不仅仅是他们都有一个好出身。

太上皇总是不服表弟袁训带出息孩子们不无道理,太上皇才是出息人的那个,这些重臣都出自他的门下。

因此难得的,没有受到过多的猜忌,也没有人大红大紫以后就歪到根源上。

从到太子门下的那一天,就一直在荣耀里。荣耀到了十分,再添也添不上去。

荣耀中会生骄傲,但也能让人清明。

压倒别人,也不过是为衣紫官贵。已经衣紫官贵,一干子人就很会享受。

不管哪一个放在自己官署里,说话都响当当。但春夜月好,嘻嘻哈哈玩的不亦乐乎。

没有人想到分个高低一二三四五出来?分出来了又能怎样,第二天还是联手办公,配合着当差。

都懂的,所以玩的时候也尽兴。

依着尚老大人他是看不够的,但如意站在身边,低声道:“夜深了,祖父母请去歇着吧。”

尚老大人夫妻这才离去。

……

姜小采大约能猜出她一时的移情别恋——当然她还没有恋过定亲的那位——那心上人加喜,只怕是个姑娘。

白大帅和安书兰的耳珠在她面前总晃动,书兰又分明小姑娘名字,但她一开始鄙视这些人,到后来忽然爱慕加喜,眼睛里看不到别的。

但是在今天,她终于看出来了,最神气的孩子白大帅是个小姑娘,安书兰也是个小姑娘。

眼前薄雾浮起,伴着“哧啦”一声,这是菜下热油锅的动静。

这是院子里,正中摆开一副锅灶,方便观看的两边摆开好些锅灶。再往上,是房屋的走廊,那里坐着太上皇、姜老者及姜伯昌、仲盛、叔满等人。

他们在学做菜。

正中的锅灶后是当地请来的名厨,两边摆开的锅灶后面是姜小采、加喜姑娘等人。

姜伯昌大不为满:“爷爷,小采不当掌柜娘子,以后要当厨子,您不嫌丢人吗?还让我们来看,我还没有睡好呢。”

姜老者凶巴巴:“当掌柜娘子就不能学做菜了吗?”骂的姜伯昌不说话,姜老者自我感觉再次良好。

对着太上皇敬酒:“呵呵,您请,您这个法子可真不错啊。”

摆开在院子里,大家看着学做菜,让小采当姑娘的心更多出来,说不好,还把另一个孙女儿也带好。

瞄瞄意兴阑珊的姜大采,姜老者对太上皇又一回生出敬佩。看看人家这老太爷当的,带孙子就是点子多。

姜大采正在取笑姜小采:“妹妹,别又切到手。”姜小采给她一个大白眼儿,就又忙着去看请来的厨子,更多看的是安书兰。

她耳上的耳珠在日光下放着光,让姜小采懊恼不已。这是个不错的珠子,在她的首饰里还挑不出来相媲美的,可她……却当他们是穷鬼。

由安书兰半垂小脑袋切菜的关注,再望到加喜身上。姜小采涨红脸的想,这是个姑娘,她们的关注神情一模一样。亏自己看成加喜爱做菜,所以自己也跑来学菜。

菜已经在手上,学就学吧,姜小采已不在乎,只是茫然多出来。加喜相当能干,跟她们在一起的孩子们相当能干,是怎么学出来的?

莫明的有了委屈,觉得自己不如她们,又认为自己可以跟得上自己,把手里的菜切起来。

摆在院子里学做菜,大家都等着,这本是袁训出游时的传统。一种菜至少要做五遍,别的人是品题人。

姜小采能看到别人切菜,更多的委屈出了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独她切到手,小孩子白大帅和安书兰也不会。

“书兰,你慢慢的切。”安白氏道。

“大姐,你慢慢的切。”萧镇和萧银。

白大帅满不在乎:“我知道。”除去四喜姑娘飞快切完,白大帅和安书兰只切了一小部分,动了动手。

陈留郡王妃来回检视,笑道:“知道怎么切的就成,以后慢慢的练。”

姜小采欲哭无泪,原来……这话不无道理,刀工不是一个晚上就出来,想她埋头苦切,结果伤到手指——现在想想蛮可怜。

她也只切了一部分,余下的等着别人给她切……才发现她无人可用。

她带出来丫头和奶娘,侍候她这些年,已十指不沾阳春水。放茶吊子炖个银耳可以,切菜又得法又到位,这些人也不行。

哭丧着脸,看着安白氏等人切得飞快,把菜送给白大帅和安书兰。没有好配菜,接下来要怎么才能炒出好看的菜?好吃,也要好看才叫名菜。

噙着眼泪本打算慢慢切,“给”,加喜和增喜过来,把切好的菜送给她。日光下,两个人的面容盈盈如玉放光,姜小采又看出来,她们开了脸,她们已成过亲。

啊?

啊啊?

情迷的人大多眼神儿不太好,只看得到她要看的,看不到她不需要看的地方。

这一下子看得真切时,姜小采面容呈紫色,随时可以滴下一堆羞愧的水。

“谢谢。”说的呢喃几近无声。

还想再难过会儿,姜大采哈哈大笑:“妹妹,你的脸让油锅薰到了吗?今天我们是吃不成了,爷爷,我们回房去了。”

“坐好!”姜小采大怒,把手中的刀比划下:“给我坐好等着吃,今天我让你们都长见识!”

袁征带头拍巴掌:“说的好。”哗啦哗啦跟上一大片掌声。太上皇点头微笑,对姜老者道:“这个姑娘也上进起来。”

姜老者堆上笑:“这不,托您的福,托您的福气哈哈。”

镇南王憋气暗道,你最好不要随便乱托,太上皇的福气你托不起。

姜伯昌带头喝倒彩:“妹妹炒砸喽。”

姜小采憋着气,回想厨子的步骤,一步一步炒起来。

菜送上去,袁征等都吃得津津有味。因第一遍不会太好,姜伯昌大叫出来:“难吃!”

他发现“穷鬼孩子”就是和他作对才生出来,他们大叫:“好吃。”

萧镇的家传中气亮开来,一个院子都是他的话声:“大姐,第一遍就做这么好吃,今天的果子可以让给我了吧。”

白大帅满面鄙夷:“不行。”

“我夸了你。”

“我没有让你夸啊。”

萧镇撇嘴儿,把一筷子菜沾上酱,有些没味道,只能这样补救,嘴上不客气:“那你做的好吃啊,我就夸了。把果子让我吧。”

姜伯昌满面鄙夷:“小采你别再做了,别把我们都吃病了。”

姜小采气的不行。到了晚上,更是多多的和白大帅等人在一起,看着她们说笑,也就看见她们分银子和算账。

“呃,你们就这点儿钱使用?”小采姑娘并不是有意,只是想问问。

安书兰诧异:“我一个月有几十两银子呢,后来又加了钱,几十两呢。”她说着就又快乐,她出家门前已有小知己往来,没有谁的零用比得上她。

姜小采讪笑:“几十两又不多,”

安书兰也学会贬低:“可你花的又不漂亮。”想一想,又是一句更中肯:“没的说嘴的地方。”

姜小采噎住,这个晚上干瞪着眼,再没有说过一句多的话出来。回房的时候没精打采,和姜伯昌擦身而过也没有留神。

姜伯昌走了出去,没有留神身后走过妹妹,也没有看到几双犀利的小眼神。

太上皇办了一件冬天的大事情,春天到来,所有人认为他应该享受,他也本身就是享受的,晚晚,陈留郡王妃、长公主和柳云若等人来陪他说笑。

袁征、袁律、沈晖和萧银走进来:“姜大公子逛花街去了。”

孩子们都知道收了姜家“上进银子”一万两,对姜小采的点滴顺眼随时叫好,对姜老者余下四个孙子盯的很紧。

太上皇微微一乐,但知道不是这四个去的花街,不可能任由他们去那种地方,稍等,龙怀恩进来,也是笑:“确实去了,请老太爷示下,咱们怎么办?”

“那要看他去会的是什么人?若是极下等的,直接对姜家说,这个孙子不要也罢。若是有些身份的,还可以挽救。”

孩子们的聪明,时不时的表现出来。萧银在“挽救”的话出来以后,把镇南王从外面拽进来,对他说了一遍,随后就瞅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他。

长公主扑哧乐了。

镇南王会意,在银哥脑袋上抚摸下:“我不去,成不成?看你小模样,活似我欺负过你。”

他没有欺负过银哥,却“欺负”过另一个人,太上皇想了起来,命镇南王不许过去,他带着龙怀恩就行。再送出来一个白眼儿。

小十忍着笑,临出门的时候,对镇南王低声取笑:“姐丈以后请学学我,我时常的是谦虚人儿。”

“去你的吧,爹娘天生的容貌,岁月养出的气质,天生成的小了年纪,你让我怎么谦虚。”镇南王笑骂过,打发他跟上:“凡事小心,我在外面随时听招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