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六十八章,过瘾/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晚上,太上皇伙同瑞庆长公主输了一两五钱银子,镇南王拿上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白大帅为舅祖父分忧,讨走收好,等离开这里,前往人多的地方,有乞丐时施舍给他。

第二天,镇南王锲而不舍继续和孙子纠缠中。

……

万马以最快的速度,每天数百里的赶来。第三天,与梁山王的巡逻兵相遇。

大白天的,两下里打个照面,立即看出双方兵马悬殊。

“跑呀。”

梁山王的人马拨转马头就走,后面的追兵见到气势大涨,紧紧跟随。天黑的时候,来到一处营地,巡逻兵进去以后,随即战鼓声声,出来数员将军。

两下里交手不到一百回合,胜负没分出来,伤亡也没有。但这个钟点足够拔营而起,鸣金收兵四下里震响。

来救特木尔的将军名叫乌力罕,是四国交战时梁山王萧观手下的败将。他带着四员能战的将军,也熟知汉人收兵鸣金声。

乌力罕四国战输的并不服气,但梁山王大军压境,不败已经不行。

在今天先见到巡逻兵败退,又见到拔营而走,乌力罕的胆气大胜,弯刀挥动,大叫道:“杀了他们,杀……”

梁山王在这一处的将军头也不回,只是败走。边走,安排几个大嗓门儿的士兵互相大叫:“不得了,敌兵厉害,”

懂汉话的人翻译给乌力罕听,乌力罕暗想,梁山王太平日子过得久失了警惕,手下的人半点锐气也没有,正是大杀汉军的好机会,咬在后面不放。

约一千里的路,五天走完,中间有零星小仗打,几没有好好休息的机会。这一天,来到山谷之外,见汉军旗倒人歪的进去。

整体来说,乌力罕没杀到几个人,但越追越勇红了眼睛。天色,又恰好在二更。月光明亮地照在山谷上,谷顶,一面大旗在风中展开,上面两个大字“梁山”。

“梁山王在这里,咱们找到梁山王了!”乌力罕又惊又喜,扬刀长呼:“救出特木尔王子!”

马背上的民族素来以彪悍著称,就算不赢也不一定不全身而退。但是劳师远征,远非志气可以弥补。汉军的屡屡败退,让乌力罕忘记这一点。

他想到的是败军溃散,自己人会踩自己人。这会儿不抓紧跟着马踪走,等到梁山王整队完毕,就已失去良机。

想也没多想,当先第一骑,乌力罕驰进山谷,上万把弯刀明晃晃的照亮道路,似升起另一个月亮。

……

“有敌情!”

太子萧乾刚解衣睡下,脑海里流连着谷中花香还没有入睡。听到这话顿时清醒,一跳下土炕,对外面道:“怎么了!”

小豹子回他话:“殿下,有敌军偷袭,约有一万人。”

呼喊声也在这个时候出来,惊鼓声阵阵,无数人冲出帐篷或房屋,边穿衣裳边寻马、亮兵刃。

太子又惊又喜:“好!带马来,我就来。”飞快的自己穿好衣裳,盔甲在各人房中,寻上穿好,系腰带佩宝剑,精神抖擞出来。

问道:“老太爷好不好?”

小豹子回话:“陈留郡王在呢。”

太子大步对着容姐儿处走去。

钟南先一步到门外,太子对他笑容满面,匆匆道:“有劳岳父,我就不用担心了。”

钟南对这称呼浑身飘飘,如踩云端,但并不大意,欠身道:“殿下请自便,殿下小心。”

太子又问一个人:“乖宝舅舅在哪里?”

“坏蛋乖宝,我在这里。”袁乖宝打马过来。

身为袁太后孙子辈里最小的一个,袁乖宝在兄姐面前,和孩子一样对待。太子因此问上一声。见到他安然无事,太子放下心,命道:“乖宝舅舅跟着老太爷,”

“那你去哪里?”袁执琅不服气。

太子笑吟吟:“我去打仗。”飞一记笑意满满的眸光过来,上马而去,小豹子带着护卫后面跟上。

袁执琅张口结舌:“哎,哎,你去打仗,凭什么我要跟着老太爷,哎,哎……”

太子没功夫回话,这个时候已能看到无数黝黑凶猛面容,无数弯刀叮当作响。

袁执琅也想去,但镇南王派出家将来寻他,和太子是一个意思:“老太爷唤您呢。”

袁执琅不敢不去,但低低嘀咕:“岂有此理,为什么我不能厮杀。”

半山腰的平台上,老太爷、梁山王、镇南王及孩子们、安三爷夫妻和不会厮杀的跟随皆在这里。

往下看,是个好视角,把陈留郡王等人尽情看在眼中。

两把大刀每一次挥下去,就带起一阵血雾。老太爷觉得这阵仗不小,能让他满意,含笑道:“好。”

夜让眼神儿不清,认不明白,问道:“那是陈留郡王与哪个儿子?”

“陈留郡王和关将军之子关大牛。”

关安用的也是大刀,关大牛因此也是。

老太爷呵呵笑了:“原来是他,那我的两个女婿在哪里呢?”

梁山王手指:“在那里。”

瑞庆长公主也来看,镇南王撵她:“郡王妃照看孩子多文静,你怎么不能学学。”

长公主骨嘟起嘴:“这热闹再不看,只怕看不到。”

山风送来叫嚷声,都是异邦话。长公主支起耳朵:“说的什么,我听不清,谁听到了?”

梁山王的家将回道:“他说活捉梁山王,交换特木尔王子。”

太上皇又是一笑:“这么说,太子那天拿下的还是位王子?”

“祖父,”萧镇走出来,小身子一挺:“点过了,大家都在。咱们可以厮杀去了吧。”

“走。”梁山王带着他,对着平台下面拴马处走去。这周围有五千人看守,可以说很安全。

乌力罕以为他的一万人算兵强马壮,他是不知道这从外面看似不大的山谷里,驻兵就超过三万。

而能战的将军们,有梁山王,还有诸郡王、诸国公,及他们手下的心腹将军。陪伴老太爷是荣耀,谁不知道抬举自己的心腹能干人?

萧银在父亲萧战马上,萧镇在祖父马上,对着敌军冲去。

四双大小铜锤星光般舞起,祖孙、父子四个人虽面容不一样,但绷出一模一样的神情,就是个不知道他们关系的陌生人来看一看,也一眼认出这是一家人。

梁山王越打越欢喜,他的长孙锤法招式虽不多,会用的却相当熟练。偷眼看银哥,他还小呢,会的不多也能让祖父满意。

一生苦守边城,睡帐篷、吃干粮、拼沙场的辛劳,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梁山王觉得什么都值了。

他也不时让人打探太子、齐王世子,时时收到回报后才能安心。

太子盼的就是打硬仗,初生牛犊不怕虎,大多是这样。今晚,让他差不多心满意足。

说差不多,是来的人马足够他满意。

还差的那点儿,是柳云若、小豹子、护卫们把他围的密不透风,有限的也能交手,但跟他想的千军万马中过大不相同。

太上皇中途去看过孩子们,山洞里铺好铺盖,白大帅、安书兰一开始还帮着呐喊,后来发现山谷太大,别人听不到,早睡得呼呼有声。

直杀到天色微明,基本平定。梁山王安排人手在山谷中搜索,不让有漏网之鱼,萧镇来问太子和齐王世子:“表哥,你们杀的满意吗?”

他一本正经的全无惊吓,太子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偷袭?”

“嗯,不是。祖父说前一仗拿下的人身份不定,消息传出去,说不好有人救他们,让巡逻的人遇袭就退,这不,也让哥哥们杀的过瘾,免得回京去说招待的不好。”

太子郑重道谢:“谢谢镇哥,我再没有遗憾。”

萧镇咧嘴儿一笑:“那就好,我去对祖父说,另一战就不用打了。”

太子叫住他,依然心痒痒的:“既然安排了,那就打吧。”问他在哪里。

“是昨夜偷袭以前,收到一封公文,说前定边郡王的封地上,有马贼烧杀。”

太子想了起来。前定边郡王的封地,他是一定要去。那些有女儿应该许配老兵的,死一个,好和兵部打官司,给五十两银子。梁山王严查后,一处是在前定边郡王的封地上最多,一处是在东安郡王的封地上,现由东安世子的族中兄弟经管。

和兵部打官司,针对的是外祖父忠毅侯。针对这事,是外祖父的提议妨碍一些人送女邀宠。针对的是母后袁皇后。

太子本来就要去,因天热,老太爷避暑要紧,准备过过再去。现在既然有机会,太子来见梁山王,让他这就前往。

天气还热,梁山王的意思让老太爷凉快几天再去,但老太爷听到有马贼出没,虽然那公文不是求救的,也想去看看,因为老太爷这一生还没有见过边城出马贼。

他们商议的时候,山谷中,汉川郡王面色苍白,靠在树上几乎站立不住。

他懂异邦话。

从半夜遇袭开始,听到异邦人大叫:“救出特木尔王子,”汉川郡王就心底一寒,知道哪里不对。

他特意在对战时套了话,知道这是高南人。

高南人?

当时他幸好坐在马上,不然腿软只怕摔倒。

他对王小六很多的钱,让他在自己船上下不去,现在发现自己上别人的贼船下不去。

这消息是他泄露才是。

仗打的差不多,他就急忙寻找王小六,结果只找到王小六一队的人,问他们时,回道:“王小六三天前让王爷正法。”

汉川郡王眼前一黑,觉得什么都完了。

梁山王一定知道他是奸细,有意放长线钓大鱼。钓的未必是自己,但自己跟王小六有联系,梁山王只怕早知道。

他看着梁山王和太上皇、太子神色严肃在说话,不知道说的与他无关,还以为说的是他。

商议结束,萧观让加福调兵,打前站的先行一步,不去的径直回营,他回住处的木屋内让人收拾东西好离开。

汉川郡王一头扎进来,浑身哆嗦着:“王,王爷,我……”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承认,那王小六兴许没供出他,他不是很冤枉。

不认,说不好他已在罪名单上?

梁山王头也不回,抬起手,在屋里的亲兵退出去。回身,萧观把桌上几张纸摔给汉川郡王。

汉川郡王拿在手上一看大惊失色,“扑通”,跪了下来。

他自昨夜心胆寒后就没有心思想别的,一直没有见到世子他也没有发现。

这纸上,原来是世子的认罪书。昨夜,世子让加福带走审问过,他把该招的,不该招的都招了。

“我认罪,我就这一个儿子,求王爷饶过他吧……。”汉川郡王泪水潸潸下来。

梁山王劈头盖脸给他一顿骂:“你也算是个战场上英雄,我爹和你老子也算有私交。给我穿小鞋几十年,我也没难为过你。犯的哪门子混,你父子要勾结敌国!”

“不不……”汉川郡王双手连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没罪,”再一想儿子在加福手里,又道:“我认罪……”

“袭爵是正当的,你他娘的背后还想收拾老子是为什么!瞎了你的眼,想瞎你的心……。”梁山王骂的足有一刻钟,最后夺过汉川世子的认罪书,三把两把扯碎,摔到汉川郡王面上去:“拿走,滚你的蛋!”

汉川郡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滚!带上你的软蛋给老子滚!你父子从此给爷爷放老实!”梁山王语无伦次,已不知道占他一辈的便宜好,还是多一辈的好。

汉川郡王听懂了,瞬间热泪盈眶。

他忽然想到长平郡王说的话:“王爷这个人面狠心热,你应该和他谈谈。”

果然,长平郡王是对的,而自己想错。

汉川郡王重重叩了三个头,含泪退了出去。

看着房门关上,梁山王余怒未息,在房里又骂了几句:“老子会怕你的幺蛾子?老子有加福,加福是皇后娘娘的亲妹,镇哥以后受太子照拂,爷爷会怕你?忘记爷爷叫什么了吗,爷爷叫大倌,有个弟弟叫小倌儿,兄弟齐心,爷爷怕你不成……”

出屋以前,也不想再看到汉川郡王,坐着,让人告诉加福,给郡王和国公的脸面到此为止,除陈留郡王和龙家的人是亲戚以外,别的人都各回各家,滚的越早越清净。

这话一传下去,项城郡王恋恋不舍,靖和郡王恋恋不舍,江左郡王更是不舍,还有新认识王爷心肠不错的长平郡王、渭北郡王也是。

汉川郡王是没脸见梁山王,他倒肯离开。

国公们也没什么。

项城郡王先来见梁山王,陪笑道:“我不往太子面前献殷勤,只是想多陪袁征几个。”

梁山王揭短:“你吃了小倌儿药我不管,可这里当家的是大倌!”

项城郡王灰溜溜走开。

靖和郡王低声下气的来了:“我,我还想再陪一程,”

“永毅郡王又不在,你多陪就能见到让你撵走的张豪?”

这话扎的靖和郡王面有痛色,伤心的走了。

萧德宝跳着进来,怒道:“父亲还没有陪好太上皇,我们不走,我们不走,让我们走,以后咱们走着瞧。”

梁山王放他一马:“不走就叩几个拜太爷爷的头,留下吧。”

萧德宝横他一眼,怒目而去,一个头也没有叩。

梁山王气了一个倒仰,骂骂咧咧出来,直到上马后才闭嘴。

路上,白大帅大吹法螺:“我一点儿也不害怕,我帮着叫好直到半夜……”

萧镇忍无可忍:“爹爹,长女分明睡着,又丢脸面了。”

长女的地位永远动摇不得,战哥笑道:“长女能睡着,就是好胆量,长女真厉害。”

萧镇气呼呼扭个后背给他。

他的爹不在乎,长女更不在乎,大弟不听,至少一个的忠实听众肯听。

安书兰永远是崇拜静姝的好听众。

------题外话------

今天在微信上看到流感与普通感冒的不同。

原来,仔得的是流感,难怪一觉睡起,症状明显。

亲爱的们都要小心才是。

感冒不需要就医。

流感发作就头痛,浑身症状出来。畏寒或发烧,一定要及时就医。

仔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