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七十四章,中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乱哄哄中,段龙讨到解药到手,却是洒到这方圆的地上。又保住别人不报复神毒鬼毒这些人,也花了一费功夫。最后他回到一座高台之上,都知道这是为袁二爷准备。

团团一揖,接过一碗酒:“现在可以放心吃喝,列位放心,哪一个回家去出了问题,传信来,谁下的毒,在这里的兄弟们一起断了他的根。”

说完,他一口饮干。

这姿态也好,他的话也好,博得喝彩声。但陈留郡王不敢让太上皇再吃喝,太上皇无聊之极,看身边的人奇异打扮为乐。

袁二准备充分,难免有些人露出不耐烦。不愿意给袁二长威风的他们,看着今天讨不到好,只盼着早早结束。对着远方望去,想着袁二爷不知什么时候到来。

数骑人马往这里来时,安静不知不觉的笼罩住这一处。

宝蓝色男装衣裳的人,看模样依稀还在青年。一双有神焕采的眼眸四下里微一注目,四下里的人几没有想到反抗,或还有反抗的心思,融入到她的喜怒哀乐之中。

她微微的含了笑,四下里的人或悄悄或会意,也跟着有了笑容。

总归有人内心不忿又出来。

草莽好汉哪能个个愿意受这束缚。

有人低声地道:“什么英雄会,还是就是为朝廷压制咱们?”

人群中,迅速有人把话传给宝珠。宝珠停下脚步,对着他看过去,目光跟随她的人都心头一颤。

风暴的威力不一定摧残到明处才令人生惧,远远的望着席卷大地而带来的自己所想,或许是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少有人见到袁二爷发怒,又好些年没有见过他。于是,在各人的尽情想象中,说这话的人也随着众人心思白了面容。

他忽然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知道不妙,张张嘴想说说什么,手也扶到随身兵器上去。宝珠先于他一步清朗朗开口。

“你说的是。”

说过,就转正身子,带着身后几个人继续打马来到高台之下。

那个深深吐一口气,随后涨的满面紫红。她承认了?大刺刺的当着这些人,她承认今天这英雄会的本意,就是为了约束而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太平。

长久的太平,没有任何一个人夸口能做到。

而短暂的太平,哪怕最无力短小的那种,也重振袁二爷在此处的威名。

精心扶起来的“袁二爷”,继续压制那种意图作乱,试图混水摸鱼的人。

说话的这个人又愤怒了,但让他再一回开口反驳,他已没了力气。山西袁二,在她本人出现时,不管怎么想她是个女人,但她给人的感觉,比传闻中更加威慑。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人怎么想也想不通。

太上皇轻轻地笑了,他知道原因。经过赵大人的经营,山西袁二依然是狂风中最高的大旗,没有人可以撼动。

高台上举起一碗酒,袁二爷豪气的提声:“来,干了这碗酒,各依规矩各守山门。乱我令者,杀无赦!”

这是真正的山西袁二,他在发话。

所有的人举起酒碗。

太上皇瞄瞄陈留郡王和他的暗卫,也举了起来。他听别人的话吃酒是件稀罕事,但是感觉还不错。

陈留郡王也举起来,太子等人也举起来。

“咕咚咚”,这一碗酒喝下去,随酒意而升腾的,还有袁二那如日中天的名声。

……

最近的小树林里,袁征等着了急。因离的远看不见场面,只得胡乱猜测。

“还不打吗?我的弓箭可怎么亮呢。”袁征噘了嘴。

上路后他最爱扮小大人,这模样可不多见。

小十带着小小龙陪着他们,闻言,拍拍弓箭:“不亮,征哥的弓箭也是高的。”

袁征不接受这番讨好:“十祖父,可我还是想会会好汉们,”

眼瞅着袁律和沈晖在说话,袁征纳闷:“你们两个倒能沉得住气?”

“征哥别急,我们正在推敲这么好玩的事儿,祖母却让咱们埋伏在这里,而不是埋伏在英雄大会里。”

袁征一怔:“嫌弃咱们小呗,这不用推敲吧。”

“不对,应该是……。”沈晖和袁律齐声道:“咱们没有名头才是。”招手:“快来起一个大大而口彩好的,咱们就可以去了。”

拍着小胸脯,看似好生的豪迈:“也可以吃一碗酒。”

“扑哧”,小十乐了:“喝碗蜜水还差不多。”

三个人装没听见,萧镇、萧银也过来,五个小脑袋抵成一个小圈,叽咕的话不时传出来。

袁征道:“祖母请的人叫震天龙,我要比他大,叫我什么都震的征哥。”

袁律道:“那我就叫什么都威风的律哥。”

沈晖笑容可掬:“请叫我和征哥、律哥常在一起,因此不比他们差的晖哥。”

小十无声捧腹大笑。

“让我想想,我想起个好的。”萧镇煞有介事把眉头拧上好一会儿,笑道:“以后叫我不把长女放在眼里的长子。”

“哈哈哈……”孩子们忍俊不禁,虽离的远也怕惊动英雄会上的心思下去一些,笑出来几声。

……

江湖好汉们手段层出不穷,总有预料不及的地方,白大帅、乖宝舅母留在郡王府陪永乐、萧智、韩彻,陈留郡王妃照看着。

没去成英雄大会,白大帅怎会甘心?她眉头不转也计上心头,带着安书兰和弟妹们在家里,自己上演一出英雄大会。

英雄大会是怎么样?白大帅没见过。这难不倒她,她看的戏不少,就按戏台上装扮起来。

郡王府里有会吹打的,请郡王妃派给她们,坐在一旁敲打起来。

“咚咚呛,”

永乐小公主快乐的跑到院子中间,舞动几个小木剑:“我是袁二爷。”再快乐的回来坐下。

“咚咚呛”,萧智、韩彻乐颠颠儿的走上来,晃着脑袋晃着手臂,说什么忘记了,但开心的不行,开心的回来坐下。

“该我了。”

白大帅踩着鼓点子,握着小木锤上来,她的功夫虽不成,却能耍一套势子。

“好啊好啊。”安书兰热烈鼓掌。

永乐小公主兴奋的大力鼓掌。

萧智和韩彻瞎起哄。

鼓点子乐声来的更起劲儿。

白大帅光彩回来。

该安书兰了,她也能扮婆婆早就有了激动。自从她知道婆婆是个能威震英雄好汉的人,就在心里给宝珠蒙上一层朦胧的轻纱。此时,代表她也有这一层让人羡慕的轻纱,走的格外小心,以至于好汉气势半分没有,庄重的似大家闺秀会客人。

“咚咚呛呛,”

安书兰咧开嘴儿笑:“我,这会儿是我了,是我……”

萧智、韩彻点动胖脑袋。

说话的人固然没说明白,这两个为什么附合,应该也是个不明白。

白大帅叫好:“好啊,”

永乐小公主叫好:“好啊。”

安书兰满面光辉的下了来。

安白氏走来笑道:“扮戏呢?”把手中托盘放下:“新做的月饼,尝尝吧,好吃,晚上就直接摆上,不好还来得及改。”

今天,是八月中秋。

……

月亮又大又圆的在窗前,把坐在梳妆台前的加寿照出身影,也照出她手指上把玩的信件。

“皇上已起驾,请娘娘起驾,在宫门相见。”

面对宫人的催促,加寿说着好,但起身后,忍不住把信打开,匆匆再次看上一遍。

一共两封,一封是今天刚到,一封因看的次数多,已半旧。

半旧的是太子萧乾所写,信中说明他在保护母后上出力,请京里明旨处决倪掌柜等人。

信的最后,问了问关在狱中的东安世子,说萧尚武守边城守的不错,在这案子里也谨慎仔细,看在他的份上,问东安世子有没有可能放出来。

收到这信时,加寿的心是喜悦的。她的儿子也知道维持她了,身为母亲,她理当欢喜。

当晚,对着英敏炫耀一番,夫妻还都以为只有太子在这事情里。

在今天收到太上皇的信,太上皇忽然而来的心情,在事情过去后写信,快马送回,恰好赶在中秋这一天到加寿手中。

这是加寿收到最好的中秋贺礼。

原来不仅有太子向着她,还有未来的儿媳容姐儿。

“这个孩子,居然敢对着太上皇说六宫不能干涉朝堂,她倒有这么大的勇气。”加寿眉眼儿恬然,自言自语说着。

宫人又一回来请她,宫门上夫妻相见,加寿还没有说,英敏已看出来:“又有信了?”

加寿把信给他。

太上皇在信里还说了一件事,就是有关东安世子和东安郡王。

“阵前斩将,虽诛也不解恨。勾结安王,实属死罪!念其父已死,不忍斩杀子。今太子留心,可待太子还朝之时,由太子定夺。”

英敏嘴角勾出愉悦的笑容。

由太子定夺,东安一族从此将对太子感恩戴德。

把信还给加寿,轻叹道:“还是太上皇想的周到。”

收到太子来信时,因东安父子都由太上皇手里发落,英敏当时就回信太子,对他说不可能轻放东安世子。而现在来看,太上皇对这信结果早考虑于心。

他疼爱在太子身上。

太上皇对下一代的考虑,勾起英敏旧时的回忆。他当太子时总对太上皇惴惴不安,而现在想来大不可必。太上皇能为乾哥考虑,当年也曾为他考虑过。

英敏温暖的眼神一直到宫车停下,才恢复一些帝王的风采。但是见到来迎接的人是谁,皇帝继续笑的灿烂。

车外站的人不止一个,有柳至、有阮家的人、有董家的人,但皇帝只对一个人多多的注目。

忠毅侯袁训。

太子现在路上呢,太上皇又写来一封为太子继位着想的信,英敏的心不能遏制的只在岳父身上。

“爹爹,”加寿的眸光也分外明亮。

见礼过,柳至等人陪着皇帝走在前面,袁训和女儿走在后面。加寿步子踮踮的,小女孩儿形容出来,嗓音也如幼年时撒娇状:“爹爹,乾哥在外面玩的很好呢。”

“是啊。”袁训微笑。

走在女儿身边,加寿开心,袁训也开心。

加寿再撒娇:“爹爹,母亲扮二爷也一定扮的好呢。”扮个鬼脸儿,常年不扮,但依然熟练无比,一如和战哥比拼时:“母亲把爹爹丢下,和战哥过中秋去了,只有寿姐儿好,寿姐儿陪着爹爹。”

袁训神思也回到孩子们全在膝下时,那吵吵嚷嚷的战哥,那不依不饶的加寿,他的笑容飞扬起来:“啊,有劳寿姐儿。”

“我比战哥强呢……”

父女都有了笑嘻嘻。

这里是柳家,他们去的地方是柳家的家学。人山人海中,除去柳家子弟在这里,袁家学里上学的子弟、及阮董钟韩几家的子弟也都在这里。

月明如镜,皇帝的话在流动月光中,一弯清流般到各人心头。

“以后凡学业上进的,可以前往南边儿永毅郡王处。”

低低的嗡嗡声起来,皇帝在这里,子弟们也顾不得了。自从永毅郡王就藩以后,已接待两批京中子弟。凡是去过的,都管路费、管招待,回来的时候赠送当地特产,都可以换钱。

和袁家是亲戚的人不用担心,他们迟早会有去的机会。不是亲戚的人呢,闻名而来附学的人呢?他们早就暗自抱怨过运道不好,甚至投胎不公。

人以类聚,袁、柳、钟、阮、董、韩几家的穷人子弟们,和附学里来的穷人子弟们相处的方便。附学的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中有人出了京,再回来虽没有大富,但据说永毅郡王从海里捞把珍珠送行,这些人数年念书的费用就有了。

听上去跟永毅郡王住在珍珠海里似的。

他们也想去,可他们怎么去呢?永毅郡王接待的,只能是他的亲戚或知己家不是吗?

皇帝的话为他们带来莫大的希翼。

英敏说过,就和柳至等人商谈到具细:“按人数来办吧,有的家学里人多,有的家学里人少,论各家学的名次送人,只怕有人不服。按一百人里送去一个这样来办。不足一百人的,和别的家学凑在一起,足一百人选送去一个。”

对阮英明一瞥,笑意上来:“阮英明上谏,说诗社应当再兴盛,诗社里能拔头筹的,在学里给他加分。”

柳至等都笑:“小二是个作诗疯子。”

皇帝和加寿在这里,胖队长也在。阮英明对胖队长一努嘴儿:“有频频等诗赚钱的,我急等作诗的人也正常。”

唤一声:“胖队长,你的生意近来更好了吧?”

胖队长得瑟模样:“当然当然,没少过你的谢钱不是?快拿好诗来,不然扣你的钱。”

阮英明一吐舌头:“我就是个白出力的,你居然还扣钱?”大家哄堂大笑。

钟家的人和韩世拓坐在一起,钟家的人笑道:“这主意是小袁的还是执瑜的,这主意好。我每常为执瑜算过,都愿意去他那里玩,让谁家不去,谁肯答应。他送行有礼,也应当。但京里已有南边儿大富的话出来,又是中伤,又是要加税,难免的要为瑜哥担心。这样一来,就过了明路,资助寒门学子,也助长学业,闲话可以下去了。”

韩世拓摇头:“还不止这些好处呢。”他扳起手指算的认真:“瑜哥去的地方,念书这事情稀罕着呢,瑜哥等着去人时时的攻读,帮着他带动出好风气。还有一件,”

压低嗓音笑眸流连:“我也为他送行的东西担心,虽然每个人给的不多,但去一船人,加起来这数目就可观。你们猜现在怎么了?这隐患已消除。”

瞅瞅皇帝说话呢,不可能听到这里,再才说下去:“今天已有明旨给执瑜,招待子弟的费用从今年开始算在他处上缴的税收里。”

钟家的人脱口:“这个好。”

都觉得隐隐一层危险消散,举起酒,痛快的各吃了几杯。

------题外话------

没有关键错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