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八十三章,诚心求亲/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大同寻的下处是个果园,腊月里京都雪重,这里却果实累累。一早起来,果香弥漫中,应两个小胖子的请求,以及他们不请求,在这个好地方上大家也会主动响应,摘了一回果子充实早饭。

自从安家跟着上路,果园里呆过,但头回在冬天穿薄衣裳的地方,安书兰觉得当老虎和扮黑熊怪不如这个好,吃饭的时候问白大帅:“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我很喜欢。”

袁征、袁律、沈晖先于白大帅发出嘻嘻声,和白大帅一起,伸出手捂在嘴巴上。

萧智、韩彻见事学事,放下勺子,小胖手盖在嘴巴上。永乐觉得好笑慢上一步,萧智、韩彻小手松开,嚷着:“姐姐快。”永乐小公主也就同流合污,小手盖在嘴巴上,眼睛笑成弯月牙儿。

其实为什么,她并不知道。

陈留郡王见状笑道:“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要把乖宝舅母带去更好的地方,姑祖父若是知道不许说。”

陈留郡王失笑:“好好,我不说。”

收下姜家五万两银子,太上皇盘算着怎么花的满意才行。充当自己的盘缠那肯定不会,但就此负责起姜家的盘缠却是一定。

姜家也在这里用早饭。

听到说还有好地方,姜家兄妹五个对爷爷望去:“爷爷,我们也去吗?”

姜老者这一回有备而来,因为他的孙子都近成年,再不抓紧和太上皇相聚的这机会多学些,回家就成亲立业不再出来。太上皇又不可能请回家里请教。

见孙子们问,姜继财有底气地笑道:“只要老太爷许咱们跟着,咱们这一回跟上两年。”

前年分手回家去,长孙居然要奔功名,这对商人家来说多荣耀。次孙居然跟前跟后正经做生意,生意后继有人这多放心。三孙学功夫,对于生意做的不巨也不算小的姜家来说,运货行程上也需要会武的人,又是惊喜。

说不好三孙叔满会考个武举,这也是商人家的荣耀。

大采不是小采那样有姑娘的一技之长,但大采也不再糟蹋钱。

姜继财和儿子媳妇都后悔没继续跟着,所以见面后一出手就是五倍的银子不说,跟着太上皇安全有保障,姜老者带的还有。

见孙子愿意跟着,姜继财对太上皇陪笑:“老太爷,我们离不开您呢。盘缠我带的足够。”

太上皇心想我有那么贪吗?五万对一般人家来说已是巨资,还出什么盘缠。

颔首道:“不必了,已经足够。这五万呢,我也对你明说了吧,咱们遇上需要的人,走一路周济一路,算你出的。”

姜继财摆手笑说那不行,太上皇让他不必客气。姜家五个乐坏了:“征哥,咱们可以多玩几年,玩到小采出嫁前再回去。”

袁征一本正经:“我们是游历哦,可不是只玩。就像小妹妹这样,”示意看永乐公主。

永乐公主正对太上皇嫣然:“我带的好些金叶子,救济人由我办呢。”

太上皇连声答应:“好好好,这事情你揽总儿。”

身为皇家公主,这是应有的责任,太上皇来看是这样的。

萧智跟上姐姐,胖脸蛋子鼓起来:“我也有金叶子,姐姐带上我。”对祖父母咧开小豁牙:“要是用没了,祖父祖母再给我。”

镇南王和长公主会说他这话不对吗?点头道:“好,很好。”

韩彻跟上他:“我也有金叶子。”

韩二老爷、三老爷嘿嘿地笑,在苏州、扬州有铺子,又在胖队长麾下的韩正经,如今也是京里闻名的年青财主。

再一想,彻哥在扬州有间“烫手能让官员落马”的铺子,本由太上皇也就是朝廷赏赐而来,路见穷困,彻哥说这话太对不过。

这二位头也点个不停。

听完他们的话,袁律对姜家五个道:“看到没有?可不是只抱着玩的心,我们还学呢。”

姜家五个点头笑:“是是是,你们都是大财主。”

饭后,按照惯例,有几天的玩。但上午半天却没有出门儿,而是坐在一起,由万大同和万大同请来的本地人讲课。

讲的是本地的花草树木动物异兽,可以亲近的是哪些,不可以亲近的是哪些。

虽不全面,但是重要的科普。

本地有大蟒蛇,独自一个人遇到怎么办……类似这些。

别说姜家开了眼界,安书兰一家开了眼界,袁征等也是头回来,陈留郡王也大觉稀罕。

“花还能伤人?这简直是一本山海经。”本地确实有能伤人的花草,和北方边城遇到的毒花草不相同。

正说着,外面一个从没有听过的动物叫声把他打断。白大帅跑到门外一瞧,立即招小手:“看啊,快来看啊,”

头回来的大人孩子全跑出去,“哇,”有一大声。因刚才学过,看过图册,这就都知道了:“象!”

宫里是有象的,袁征等因象在野外而觉得新奇,安书兰可就看得直了眼,萧桐更是张着嘴:“我见到活的了,”他有这么一声。

阮琬很想取笑他,但想到自己和哥哥初到车里时,也是这个模样。他在宫里见过象,不为象,当时是为别的稀奇。忍住没有笑。一转眼儿,见到妻子目瞪口呆,终于笑了出来。

姜家五个埋怨祖父:“这么好的地方,爷爷您以前不带我们来。”他们去年来过,已埋怨过,今年感觉和太上皇在一起更有趣,再一回的埋怨。

姜家肯一年一年的往这里等,这里是姜家进货的地方之一。

姜继财在埋怨中眉开眼笑:“往年我常说冬天不冷,有果子吃。你们一个要听曲子,一个要犯懒,一个……。”

“爷爷不用说了。”姜家五个阻拦下来,在袁征等面上瞄瞄,见他们没听到,齐齐松一口气。

引得姜继财笑个不停。

老二姜仲盛生意经这就上来:“爷爷,这象身上可有赚钱的地方,咱们可不能白来,按刚才听的,这里有好东西,得进一批好货回去,多多有利息才行。”

姜继财感慨不已:“祖宗有灵啊,你总算上进了。这是祖宗看不下去了,指点咱们和老太爷遇上。”

原本半天的课,在兴致高涨下,请万大同多多的说,好玩起来更兴头。这一天,全在听课上面。

第二天,没的说,逛去,又恰好有集市,不管来过和没有来过的,期待的出了门。

来过的如阮琬、赵夫子、褚大路等。没来过的可就多了,太上皇也没来过这里。

褚大路拍着荷包,和父亲逗乐子:“爹呀,今儿我请你。”褚大笑着说好,但这个人的好处就是不忘本:“这钱从哪里来的,你得记住了,多给袁家姨妈姨丈买好东西。”

“知道了。”

萧桐小心翼翼凑到永乐小公主面前:“呃,我请您行吗?”永乐小公主摸摸自己的荷包,人儿小,荷包更小,但是里面装的钱却不小:“在路上没处花钱,可以花了,我带出来的钱得花用,不用你请了。”

萧桐搔头退下去:“是啊,一个月给我几十两银子,可花的地方太少了。”

又到陈留郡王面前:“伯祖父,总算有花钱的地方了,我请您。”

脑袋上不轻不重让拍一巴掌,陈留郡王笑道:“我的钱还没处花呢,倒要你来殷勤。去去,和征哥说话去。”

撵走萧桐,郡王来到太上皇面前,他也是这一句:“蒙您给我钱,可没处儿花,总算有了,我请您。”

太上皇莞尔:“你以为我是个常有机会花钱的人,”一句话出来,陈留郡王愕然中迸出好笑。

是啊,面前这一位生下来就是太子,再是皇上,再是太上皇,要是不出游,他这辈子都没有自己买东西的机会。

太上皇也道:“我也不用你请,各花各的。”对自己袖子瞅一眼,钱在里面。让陈留郡王和镇南王去说话,太上皇对姜老者道:“你的盘缠已给足,今天我请你。”

姜老者说声不敢。

到了集市上,大家散开来。闻着果子走的,萧智、韩彻,后面跟着长辈们。看本地衣裳的,永乐小公主,后面跟着白大帅、安书兰和袁乖宝,四喜姑娘陪着。

萧镇带着弟弟和袁征等看坏蛋舅舅说的蛇跳舞,梁山王难以取舍。

陪长女,还是陪长子?

“静姝,也看蛇跳舞去?”

白大帅不肯:“买这里的好首饰。”在大理买了好些银首饰,这里怎么肯放过。

“那镇哥,陪姐姐?”

“不陪!”

陈留郡王看黑脸儿实在纠结,上前来趁火打劫:“放你个人情,我跟着长女。”

“那敢情好,”梁山王正为难中,听到这话如雪中送炭,但转瞬就反应过来,骂过去:“不欠!爱陪不陪。”

陈留郡王耸耸肩头,不欠,他也会陪。带着妻子和小姑娘们走在一起。

没有抱成加寿,是郡王心中的一个遗憾,抱永乐小公主的机会,他可不放过。

永乐走上一会儿,人太多怕挤到,就到郡王手臂上,高,看的就远,对着镇南王手臂上的两个孩子萧智和韩彻,格格笑。

二小胖也笑回来。

郡王的另一个手臂上白大帅。

梁山王眼睁睁看着好心痛,他怎么敢乱抱我家的长女?但他就一双手,左边萧镇,右边萧银,只能装看不见。

横竖装看不见的能耐,也是梁山王的家风,王爷素来发扬的不错。

来过这里的人,都说车里是个好地方,当然惹到大象踩中蛇的人类外。

气候温暖,果子多,不同的饮食堪称美味。

安三爷从碗里抬起头,帕子还没有擦到嘴上,迫不及待的道:“书兰她娘,咱们再去下一家。”

安白氏面前的碗也空了,但是她带着古怪的神情原坐不动。

“走啊,那一家客人更多,吃的香味飘过来了,”安三爷陶醉的吸鼻子。

安白氏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结结巴巴挤出话:“要不,你自己去吧?”

“你不去?那多可惜,下回不一定赶这个集市……”

安白氏被逼说出实话:“我吃多了……撑到了,起不来……”

神色也变得古怪的安三爷长叹:“好吧,那我自己去。我……我……我也吃撑到,坐会儿更好……”

夫妻两个干瞪眼对上,扑哧有了笑容。

既然走不了,美食不能再吃,回味总可以。安三爷道:“刚才就顾着吃了,这会儿闲,咱们点点都吃了什么撑到。”

“酸笋鱼,香茅草饭……青苔……。”汗都要流下来:“怎么吃了这么多?”

这地方适合大肚子汉,梁山王还在埋头苦吃。耳边是两个孙子的得意声。

萧镇道:“好吃吧,祖父?”

萧银道:“好吃吧,祖父?”

萧镇道:“这里没有长女的事儿,是长子带上祖父。”

萧银道:“长女、长子和银哥好吧,带上祖父来。”

梁山王抬起脸哈哈一笑,看样子幸福无比。对他来说,吃好吃的远没有孙子陪着吃重要。有孙子在身边,一直吃下去才好。招呼孙子们:“那边,再陪……再带祖父吃去,”

铺子里刚坐下来,梁山王变了脸色,他看到熟人。他近来鄙薄的赵大人、赵淳和几个铁甲军在这里。

有太上皇的地方,有他们并不奇怪。但梁山王已养成见到赵淳,就疑心病大作。大摇大摆走过去,有空位,王爷坐下来,还好,没忘记压低嗓音:“我说小子,你又跟上我家长女了?”

恰好,永乐小公主等人外面走过:“前面是傣族铺子,有可以吃的花,去那里。”

难免的,凡是认识她们的人,眼神儿飞过去,赵淳也不能例外。

这对梁山王算是个大把柄,冷笑又开始发作:“小子!这是个好地方吧。不动声色偷看我家长女,要不是我火眼金睛过来,还发现不了。”

下面一堆的话出来。

这位本来就是说话不让人的主儿,又常年在教训人不费事的地位上,赵家祖孙又不是能和他对抗的主儿,话还能少得了。

“人还没长成,心却长成了花。眼也花花,不然就敢见天儿偷看我家的宝贝、大宝贝、珍珠宝贝——我家的长女,可见家里没镜子,你就没有照过,岂有此理,你有事儿来的,就办事儿,乱花花什么?打什么花花肠子,一眼看得出来……。”

呜噜噜一堆话,语声虽低又快,但清晰到赵家祖孙耳中。

赵大人怒目而视,还得编个理由,怕有心人看出来他们原本认识:“走开,这位子有人,别坐这里。”

赵淳是个少年,时常受到白大帅“问罪”还能当成孩子戏耍,面对这一个大老人不讲理,还是个王爷之尊,赵淳受不了。

低声愤怒回道:“谁坏人名声了?你在坏我名声才对……。”

梁山王对他刮目相看,还敢回?王爷打断他并且再来一通话:“你的名声值个屁……”

这话彻底引爆赵淳,双拳在桌子下面攥紧,嘴唇抿的一条线般。

饭菜上来,梁山王结束回到孙子身边,赵大人劝孙子:“不要理他,他素来这样。”同时,赵淳道:“祖父不要生气。”

赵大人应该为孙子的懂事喜悦,但怎么看赵淳怎么不对。胸有成竹的面容,好似暗暗决定了什么。

“怎么了?”赵大人疑惑地问。

“没有啊,劝祖父别生气呢。”赵淳甚至有了一个无害的笑容。

赵大人为当差过来,他坐在这里,是太上皇在斜对面铺子里饮酒。说不好,这一杯喝完就换地方,他们也得巧妙的跟上。他们的钟点是说不准又有限。

此时没心情多问,孙子不生气就好。见饭菜送来,道:“吃吧。咱们沾光,主人家额外送来打赏银子,让咱们也吃好喝好。淳哥,以后难得来这里,你多吃些。”

饭菜真的鲜美,赵淳大口吃起来。吃到一半,问道:“祖父,您一早说的,咱们今晚也住到果园里。”

“是啊,咱们扮的是晚两天到的客人,今天住进去装着相看果子。”

闻言,赵淳有了一个笑容。

……

这一天真是太快乐了,其实应该和太上皇去的每一个新地方,那欢乐差不多。但因果子香、东西奇特,晚上回来,一行人把别处暂时忘记,只谈论着这里。

第二天、第三天,也是一样的好。

第四天,恢复半天攻书,半天玩。孩子们上半天攻书,姜家的大少爷伯昌跟在里面。大人们就在果园里走走,因这果园里住的还有别的商人,避避嫌疑的心思吧,装模作样谈论果子。

有万掌柜的安排,岔子是不会出。但是赵大人也扮商人,就此装模作样的相识。

第五天的一早,赵淳对祖父道:“既然已是认识,应该请场酒吧,他们一定不会答应,做个样子而已。”

赵大人说他考虑周到,带上他往太上皇这边来。

姜家的叔满跟着小鬼们练功,不时对着陪萧智、韩彻玩耍的蒋德发愣。蒋德逗二位小爷,用的尽是好看功夫。姜叔满这没见过的人,越看越觉奇妙。

梁山王陪着孙子们。

赵大人走来,从梁山王身边经过。赵淳叫一声:“祖父,请留步。我有几句话要说。”

他对着梁山王走去,深施一礼:“我身家清白,昨天见过你家姑娘,就此倾心。本不该开口,但暗中所想有关名声,有句话说的好,不欺暗室。因此特来说明,这就不损名声。”

对祖父一瞥:“如果长辈答应,请祖父为我备办定礼。”

赵大人惊的眼珠子快要飞出来,电光火石般洞察孙子心思,不由得长叹一声。

都怪梁山王,把自家孙子欺负的太狠,这个小子气急了。

梁山王惊的眼珠子快要飞出来,电光火石般洞察赵淳心思。不由得怒气勃发。

这个小子,你怎么敢!你家里真的没有镜子吗?

暴怒大骂:“滚!你算什么东西!”抬手一掌,风声凌厉中,对着赵淳狠拍下来。

这一巴掌让看的人都觉力大无穷。

赵淳闹这一出子,除去梁山王知道顶撞他而来,很生气以外,别的人包括镇南王都在看热闹,都以为是真的,心思里转着,向静姝求亲?一女百家求,这正常。

转眼间,梁山王泰山压顶的出了全力,赵淳一个小孩子可怎么接?镇南王惊呼:“妹夫住手,有话好说。”

陈留郡王虽闹不明白,但和梁山王相处这些年,嗅出欺压和反抗的意味。上前一步,闪电般到了梁山王身边准备解救。

姜叔满吐舌头:“我的娘啊,这么快,这么狠!”他为赵淳担心,但见那少年脚尖一点,后退半步,但却不逃。双手握住,蹲身扎马,大喝一声:“试女婿吗?”

双拳上举,对着梁山王的拳头撞了上去。

“砰”地一声巨响,拳风在姜叔满面上刮过,他站的也太近。姜叔满本能一挤眼,耳边听见大骂声。

“滚你娘的死小鬼,你也配!”

“我是诚心求亲,我是诚心的。”赵淳死死咬住这几句话不松。

------题外话------

说了多写,再来一章,不过更新会晚,亲们明早起来刚好看。

没有关键错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