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八十四章,守规矩/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山王又是几巴掌扇下来,骂声也不断:“死小鬼,滚你全家的,你怎么敢,你怎么配,你贼胆包天……”

如果说赵大人刚才还有对王爷不多的歉疚,在骂声荡然无存。但他也没有上前,虽然气的全身哆嗦。

赵淳能硬接下一拳而没有受伤,是陈留郡王接下一多半儿,把他护住。梁山王接下来的攻势,由陈留郡王尽数接住。

拳风赫赫,脚如刀锋。最近的树上不但掉果子,还掉树叶子。果子成熟后本就枝头不稳,力度大些都会掉下来。二位王爷的杀气如刀,果子掉下来,树叶也掉下来,地面上的草也让扫去一些。

姜叔满一个字也不会说了,嗓子眼里吃吃着,脑海一片混乱。

别人正生气呢,他陷入迷醉的崇拜中。

这就是他想要的功夫。

他想看的,他想要达到的。

这和前年跟小鬼们在一起遇强盗不一样,当时打的也威风,但当时只能算威风,当时他胆量不高,也没敢看全套。这二位,简直是化身出鞘的尖刀啊。这三招两式的一过,就让人生出疑问,这哪里还是人?

这是两个人吗?

分明两个十八般武器。

其实还没有过十招,也打不了太久。镇南王冲上来:“别打了。”万大同、褚大、褚大路也上来。

万大同是真心阻止,褚大是真心的向着他家郡王,褚大路是真心拉偏架兼看笑话。

“求亲是喜事,不喜欢可以不答应,不过赵小爷生的清秀,为什么不答应呢,让人费解,但打人可不对。这样以后还有……”褚大路很想说以后没有女婿肯上门求,但一想黑加福是加福的孩子,如果冲着战哥倒可以说说。为加福,这句调侃不适合。

临时改口:“以后的百家求知道,披着盔甲才能上门。”

“去你娘的……”梁山王让拉开,但声声的骂。

赵大人闭闭眸,他的脾气也炸开来。让赵淳回到身边,摸摸他的头,柔声道:“你真的要这样?”

在梁山王拳头下没有让步的赵淳,在这柔声里哭了:“祖父,不然名声相关,不然名声相关……”

梁山王只顾着他孙女儿的名声,但别的人也一样要名声不是。赵淳还是个少年,想想梁山王若写信给萧战加福,边城传开来,自己还做不做人……他钻了牛角尖这样的想,索性大家拼了。

“是的,名声相关。”赵大人懂孙子的意思,也让梁山王的骂撵到牛角尖。不多的一丝清明,知道今天这事不拿主张出来,没法收场。

这位也从来不是软性子,到这个地步上,退?哪有路,更让梁山王瞧不起才是。

他的孙子生得白净,如褚大路所说是个白面小哥儿,求亲并不丢人。

赵大人挺起胸膛,一字一句地对怒骂中的梁山王道:“并不是只有一个长辈是吗?昨儿拜会时,巧了,贵亲中有位袁爷,是我当年好兄弟。这亲,我家求定了,拜托袁爷求,想来不骂人。”

昨天装模作样的认识,并没有提到袁训,但赵大人这话不用明说,都知道指忠毅侯袁训。

事情到此,由赵大人也承认,变得正式化。

袁征、袁律、沈晖本来懵懂,见说出祖父,端起小下巴,认真的寻思。萧镇也觉得成了正经事。萧银则好奇的走到赵淳面前,虽以前见过多回,但银哥还得再仔细端详才行。

看来看去,萧银虽不满意也没有太失望:“大姐,虽没有银哥生得好,但是可以将就。”

萧银的意思是指可以将就的看,与求亲无关,但在这句话里,安书兰、四喜姑娘也看过来。

白大帅是个自家门里讨喜的人物,这样说不是她在外人眼里多不招喜欢,而是梁山王府家风,他们家的人不需要不相干的人喜欢,需要的人喜欢就成。

真的白大帅想讨天下人喜欢,她也能做到。这不是家风使然,一般的人没功夫理。

像安书兰以前也是外人,但不是最喜欢白大帅。

姜家的几个呢,以前不上进,白大帅眼里从没有他们,此时此刻,姜叔满也进入帮着相看的状态里,也认真的思考:“嗯,大帅生得好,却黑。赵小爷生的好,又白。功夫也好,”居然能抗黑铁汉。

这关姜叔满什么事儿,但姜叔满一本正经:“这亲事不错。”

白大帅懵到现在没醒神,眨巴着眼,难得的没有抢话,扮个宁静的好姑娘。

在大家的劝解下,赵大人祖孙脱了身,按来前说的请太上皇吃酒,太上皇说不必。因没闹明白房外动静,太上皇只是笑而没有细问,眼神在赵淳身上打转。

祖孙回去,赵淳料想祖父会责怪,梗着脖子先道:“就他家长女要名声吗?他把我编排的苦……”

赵大人苦笑:“这会儿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事先应该和祖父商议。”

赵淳红着眼睛:“祖父不会答应,”

赵大人紧紧闭上嘴,一会儿又道:“别哭了,研墨,我给忠毅侯写信,正式为你提亲。”

闹这么一出的赵淳吓了一跳:“祖父,您来真的?”

“嗯!不然怎么收场。”

原本是闹剧,忽然也正式的到了赵淳心里。他眼前转动出白大帅的面容,除去黑,她生得俏丽,能耐也不少,比如随祖父的欺负人。但白大帅的欺负人,和梁山王相比,白大帅的不讨嫌。

赵淳红着脸讪讪道:“梁山王府不会答应。”

“那不正中你小子心思,他家不答应,也有咱们这一求。梁山王往边城乱说,咱们却是正式求亲,不答应正常,你小子名声无损。”

赵淳确实是这样想的,此时无话可说中,生出另一种心思:“我生得不错,凭什么不答应。”

这会儿的忿忿,梁山王占相当大一部分。

赵大人嘴角有了一丝笑容,虽赵淳气愤中,但他看出孙子对这亲事并不排斥。

好吧,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赵家的名声是保住了,不用担心梁山王胡说八道。赵大人忽然觉得孙子这招数还行。

赵淳取来纸笔,赵大人给袁训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求亲信。他和袁训关系不错,和袁二爷也有交情,没有隐瞒的理由,把真实原因写明。

信后,附上礼单,但是声明礼物随后到来。

又写一封信给大同居住的妻子,附上礼单一份,让妻子备下求亲礼物,让儿子媳妇亲自进京面见侯爷。

写信的时候,赵淳神思飞飞。真的要求亲吗?白大帅当妻子会是什么样儿?

在祖父心里是铁甲军下一任统领接班人的赵淳,七、八岁时就常随祖父,还没有开过情思。在今天,情窦初开。

信写完,客人到。

第一批,褚大花、关大牛、小豹子、褚大路、容姐儿。

“虽只是求亲的,但黑加福不是别的姑娘,只是求亲还等待家里答应呢,也得过我们这一关。”

赵大人含笑:“请说。”

褚大花:“不许纳妾。”

关大牛:“不许纳妾。”

小豹子:“不许纳妾。”

褚大路忍笑:“我和他们一样。”

容姐儿笑容满面:“我附议。”

赵大人既已真的求亲,自然回道:“呵呵,我和袁爷、二爷都是老相识,这规矩我懂。”

第一批人满意而归,赵淳吐舌头:“怎么这样?”

第二批隔开一刻钟到来,四喜姑娘。

“不许纳妾。”四遍。

赵淳舌头又吐得长些:“这还真是规矩?”

第三批,袁征、袁律、沈晖。

“祖父答应不答应,我们不知道,但是,从求亲开始,就守我们家的规矩。”

袁征:“全听我表姐的。”

袁律:“表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晖:“一个字不听,我们当弟弟的不答应。”

送走他们,赵淳的舌头吐的更长:“这这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第四批登门,萧镇、萧银。

兄弟俩大刺刺坐下:“曾祖父和祖父不一定答应,但是,”

赵淳在心里默默的背:“从求亲开始就守我们家的规矩。”

萧镇:“从求亲开始就守我们家的规矩。再者你兵书看的太少,多看书,先过我这一关,才能过长辈的关。”

萧银:“你再生得好些行吗?不然配不上我姐姐。”

随后,镇南王一脸不情愿的让长公主拉来,王爷心想只是求亲,至于就前来“刁难”?随后,陈留郡王夫妻带着萧烨萧炫、齐王世子也到访。

晚上睡下来,赵淳看出来了,这不是求亲,这求的分明一尊大佛。

……

信,有一些送给袁执瑜。永毅郡王呈给祖母袁夫人,高兴地道:“今年能过来。”

袁夫人看完信,流露出思念:“去年腊月到云南,却要夏天才过来?”

“玩的地方多。”执瑜这样的说。

……

四月,果实依然压满枝头。这是太上皇长住这里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小胖手握住通红的芒果拧着,后面永乐小公主唤他们:

“智哥、彻哥,摘的足够早上吃,吃早饭去,上街看过节。”

萧智、韩彻回身:“什么节?”

永乐小公主颦着小眉头:“泼水节,你们信吗?真的是泼水?”这一听就是玩乐,萧智、韩彻笑出声。

到了集市上,“哈哈哈……”都笑出来,端着盆互相泼的人已大多湿人一个。

“哗啦”,萧智想不也想,端在手里的一小盆水倒在韩彻脑袋上,韩彻手里也有,当即还他一身。

大人们也许还有放不开,但永乐小公主也喜欢了:“智哥、彻哥是真的泼水啊,哎哟,哈哈哈,”

两个捣蛋包身边有奶妈端着水,小盆里续上水,全给了永乐。

这在中原的汉文化来看,应该出来“有伤风化”这等词,但在这里人人有笑。

阮琬的妻子还不能接受,对丈夫为难地道:“你事先也不对我说,我就可以不出来了。”

“知足吧,哥哥和我跟表叔来那一回,住的日子短,也过了月份,没过这个节。后来回京我寻书看,问瑜哥璞哥也说有这个节,都懊恼没玩上呢。”阮琬说着,把手里水举起来,作势要泼妻子。

小阮夫人尖叫往后面躲,后背一阵的清凉,在她后面的一个姑娘误泼中了她,正对着她和气的笑。

阮琬大笑把盆送到妻子手中,握着她的手还了那姑娘。傣族语言学的不多,但为过泼水节,浴佛、去晦气这话学了几句,双方都大叫大笑着,把更多的水泼向对方。

这个节,也可以称为捣蛋包喜欢的节日吧。比如瑞庆长公主太喜欢了。比如萧智身边是四个侍候的人捧水盆,也跟不上他乱泼一气。比如韩彻身边也是两个祖父,两个族叔送水,也只刚好跟上小胖子的进度。

很快,大家全融入进去,笑得喘不过气。

再走,就分开来,女眷们跟傣族姑娘们扎堆,这些感觉好些。男人们知趣凑成一堆。

极致的欢乐之中,几十里外悄然靠近的兵马势如破竹,越来越近。

------题外话------

没有关键错字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