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降圣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弘光九年初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国公嫡女南宫氏,德行淑嘉,性情温厚,品貌出众,。特赐配靖江郡王世子,钦此。”

送走了宣读赐婚诏书的天使,楚国公府里却闹成了一团。

“靖江郡王世子?!不…我不要嫁给卫君陌!”容貌柔美动人的南宫家嫡女南宫姝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圣旨中提到“德行淑嘉,性情温厚”,平日里轻柔动人的声音也尖锐的有些刺耳。

“姝儿,你胡闹什么?陛下赐婚是对咱们楚国公府天大的隆恩!”平日里在外面威风凛凛的楚国公,大夏皇朝的开国功臣南宫怀此时却是满脸无奈,头痛地看着满脸抗拒的女儿。

看到父亲,南宫姝眼睛一亮。抓着父亲的手臂摇晃着,连声道:“爹爹,不要…我不要嫁给靖江郡王世子!”

南宫怀皱眉,薄怒道:“胡闹!陛下圣旨已下,岂是你说不要就能够不要的?”

南宫姝顿时红了眼睛,“我宁愿死也不要嫁给卫君陌!我这就去死……”

“哎呀…姝儿…”

“妹妹!”

房间里顿时凌乱成一片,看到南宫姝拿起放在旁边的剪子就要往自己的胸口刺去,一屋子的人连忙抓手的抓手,夺剪刀的夺剪刀,好不容易才将她制住了。南宫姝倒在母亲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旁边的南宫家长子南宫绪皱眉道,“小妹,你这是做什么。卫君陌是靖江郡王世子,长平公主之子,嫁给他你以后就是郡王妃,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不成?”

南宫姝娇俏的容颜沾上了泪水,显得更加的楚楚动人。咬了咬唇角,低声道:“谁不知卫君陌根本不是靖江郡王……”

“放肆!”南宫怀厉声道:“你胡说什么!郡王世子岂是你可以随意编排的?!”

南宫姝往南宫夫人怀里躲了躲,却还是坚持道:“爹爹你这话骗骗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小民百姓还差不多。这皇城里谁不知道靖江郡王世子根本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一想到这个,我便恶心…我就是死也不嫁!”

“真是孽障!”南宫怀没好气地叹道。长平公主是先皇后身前最宠爱的公主,陛下感念先皇后早逝,对公主也是宠爱有加。谁知道…长平公主嫁给靖江郡王之后居然会早产一月生下一个紫眼鬼瞳的儿子?靖江郡王一门从未出过异瞳之人,再加上公主早产,这孩子的身世便成了个迷。虽然靖江王府碍于公主的身份没说什么,但是皇帝再宠爱女儿也不能强词夺理,因此靖江郡王也就成了众多驸马中唯一一位纳了数名妾室的驸马。

南宫姝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南宫怀的衣袖,娇声道:“爹爹,你帮姝儿跟陛下说,姝儿不嫁给卫君陌。陛下一定不会怪罪爹爹的。”

南宫怀为难地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道:“胡闹,陛下赐婚是天大的恩赐,哪里还容得了臣子拒绝的?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好准备出嫁吧。”

“不…”看到南宫怀要走,南宫姝咬了咬牙,低声道:“女儿…女儿已经跟越郡王…许了终身了。”

“什么?!”南宫怀大惊失色,猛然转身看着眼前的南宫姝。

南宫姝继承了母亲江南女子的娇媚可人,身形娇小,容貌精致婉约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清媚,素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此时站在父亲跟前,双眸含泪,玉颊微晕,一副女儿家情窦初开的模样更是惹人心生怜爱。

原来之前的那些所谓的理由都是假的,只有这一条才是真的!

“你怎么会…怎么会…”南宫怀惊怔,他平日里公务繁忙,家中的事情都交给夫人打理,却怎么也没想到素来规规矩矩的女儿居然会跟人私定终身。而且,那个人还是当今皇长孙!

南宫姝轻咬着贝齿,低声道:“殿下已经答应了,很快就会禀告陛下迎娶我过门的。”

“越郡王已经有了正妃!”南宫怀咬牙道。越郡王的正妃是鄂国公之女元氏,同样是出身将门,家世与南宫家不相上下,难不成越郡王还能停妻再娶不成?就是南宫家和元家的交情也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南宫姝含泪道:“女儿…女儿甘愿做侧妃,求爹爹成全。”

南宫怀咬牙切齿,“这是成不成全的问题么?你是我南宫家的嫡女,不愿做正妃却宁愿去给人做侧室?你真是好志气!”

“可是…女儿是真心爱皇长孙的啊。”南宫姝含泪道。

“老爷…”南宫夫人心疼地看着女儿,忍不住道:“老爷,姝儿也没有做错什么啊。何况…越郡王总是比靖江王世子要尊贵的多。”

靖江郡王世子再怎么是嫡妻,以后撑死了也就是个郡王。但是嫁给越郡王却不一样,越郡王是太子嫡子,就算是侧妃,以南宫家的家世以后太子登基姝儿也是皇子妃,若是…。

南宫怀不悦地轻哼道:“妇人之见!若是姝儿拒了靖江王世子的婚事,你以为陛下还会允许她嫁入越郡王府?你以为皇子皇孙是大白菜可以任由你随意挑选?”卫君陌就算再不受重视也是皇帝的亲外孙,岂会任由臣子作践?

南宫夫人一怔,她只顾着高兴女儿被皇长孙看上了,倒是忘了这件事了。一时间也有些犹豫,“这…这该怎么办?”

南宫姝望着桌上明黄的圣旨,眼底闪过一丝流光,轻咬着唇角道:“陛下只是说…赐婚给南宫家的嫡女。南宫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嫡女。不是还有一个么?”

房间里顿时沉静了下来。

南宫绪和次子南宫晖神色都有些僵硬,齐齐地看向南宫怀。南宫怀神色也有些恍然,倒是南宫夫人一愣,顿时笑逐颜开拍手道:“是啊,姝儿说的没错。老爷该不是忘了,咱们南宫家还有一位嫡女呢。说起来,倾儿比姝儿还要大半岁呢,就算要嫁也该姐姐先嫁才对啊。”

看着父亲犹豫,南宫姝连忙道:“爹爹,姐姐这么多年没有回府了,爹爹也该为姐姐的婚事操心了。既然如此,何不…何况,嫁给靖江郡王世子做世子妃也不算辱没了姐姐不是么?求爹爹成全女儿吧。”

南宫怀沉默了良久,沉声问道:“放弃了靖江王世子妃之位,你当真不后悔?”

南宫姝一听便知道有希望,坚定的道:“绝不后悔!”

南宫怀长叹了口气道:“也罢,绪儿、晖儿,去接倾儿回府吧。”

“父亲……”

南宫绪和南宫晖对视一眼,有些迟疑地道。

南宫怀摆摆手道:“去吧,倾儿也不小了,确实是该考虑婚事了。”

“是,父亲。”南宫绪低声道,脑海中浮现出多年前那个娇小却坚定地离开了楚国公府的背影,他们的亲妹妹,南宫府的嫡出大小姐——南宫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