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南宫有女字无瑕/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滁州丹阳

丹阳本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县城,但是却因为出了大夏皇朝的开国皇帝而从此名声大噪成为大夏的龙兴之地。虽然大夏开国之后皇帝定都应天,但是丹阳县城却也重新修建过,并有帝王别宫。每年更有皇子龙孙亲自前来祭祖。

丹阳县西峰村同样也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但是这个村子里却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夏的开国名将楚国公——南宫怀。

虽然南宫家的族人都纷纷跟着南宫怀一起迁往了皇城,但是位于丹阳西峰村的故居却依然还保留着的。当地的百姓既自豪于自己村子里出了这样一位大人物,又敬畏南宫家的权势。大夏刚刚开国的同一年便集体捐钱捐物为南宫家重新修葺了旧居。之后,当今皇帝更是将西峰村以及附近所有的土地赐给了楚公国,可以说,整个西峰村都是南宫家的。

村外的小河边,河水静静地流淌,划过了丰饶的土地曲折蜿蜒地流向远方。河边,一身蓝色衣衫的美丽少女一脸悠然地坐在河边,旁边精巧的竹篮里放着各种新鲜的药材。

“嗖!”一道劲风激射而来,坐在地上的少女纹丝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般。却在疾风即将袭到跟前的时候方才微微侧首避了开去。同时一回身,几点银光闪过。

“哎哟!”一个须发皆白的布衣老者从身后的树林里走了出来,肩头手腕,各处的穴道上都扎着一枚明晃晃的银针。少女并无伤人意,所以并没有真的刺中穴道,但是痛却是免不了的。

“你这个不肖徒弟!”老者气呼呼地叫道:“有你这么对师傅的么?没大没小!”

少女偏过头,笑容如春风拂面,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气死人,“师傅,我早就告诉过你,死心吧,你根本没有练武的天赋。”

老者气噎,收到一个笨徒弟能气死你,但是收到太过聪明的徒弟同样能气死你。特别是眼前这一只——学武三年就能甩师傅八条街的!老人家只好安慰自己,他专攻的是医术不是武功。他是神医,不是武林高手。

“徒儿……”眼珠子一转,原本还怒气冲冲的老者又扯出了几分讨好的笑容。

少女秀眉微扬,“师傅,你又想干什么?”

“这个么…”老者有些扭捏地看了看徒儿,赔笑道:“这个…徒儿是不是要进城去?不如帮师傅从城里的状元楼带一只烤鸭回来如何?”

“烤鸭?”少女眨了眨眼睛,伸出一双并不是十分细致却依然好看的手,“拿钱来。”

“钱……”老者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一根指头指着少女抖个不停,“你这个不孝徒儿,拿针渣师傅也就算了,一只烤鸭你还要问我要钱?”

少女轻哼一声道:“这里离城里不过十几里路,师傅是把钱都喝酒喝光了,说不定还欠了酒钱,不敢进城了吧?”

老者脸上顿时更多了几分羞愧之色,期期艾艾地望着小徒儿,“墨儿,好徒儿。你就行行好救救师傅吧…师傅错了还不成么?”他老人家平生别无所求,唯独好一口杯中之物,“谁让你酿了酒不给师傅喝的?”

少女叹气,忍不住抚额道:“今年的桃花酒都让你喝光了,剩下的两坛是留给师叔的。如果师叔回来发现没有了。师傅、你要怎么跟师叔交代?!”说到最后真是咬牙切齿。

老者一脸呆滞,说起他们这一门之中人丁稀少。他老人家年龄算是最大的,但是地位却是最低的。上面有一个师弟压着,这下面还有一个徒儿管着。这日子过的…苦唉。

抬头瞄了一眼一脸愠色的徒儿,老者心中一动连忙道:“说起来,乖徒儿,师傅昨儿在城里听到一个消息。跟你有关的哦。”

“什么消息?”少女挑眉道。

老者得意的望着徒儿,一双眼睛里写着“求我啊求我啊”几个大字。

“师傅!”少女咬牙,盯着他默然不语。

“好吧,好吧。我听说啊,当今陛下为靖江郡王世子赐婚了。”老者笑眯眯道。

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么…当然是因为、据说赐婚的对象叫南宫倾,是不是有关系呢?”老者望着少女笑眯眯地道。

“南宫倾…”少女脸色微变,淡淡地盯着眼前的老者。老者却只觉的头皮一麻,飞快地转身拔腿就跑。速度快得完全不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一边跑还一边不忘回头笑道:“乖墨儿,你在这地方住了这些年,不会忘了你还有个爹叫南宫怀吧?”

望着师傅奔逃而去的背影,少女眼底闪过一丝锐气,很快却又消失无踪了。看了看放在跟前的竹篮,不由得苦笑,“可不是么,若不是师傅提起,我还当真给忘了。不过…我不是南宫倾啊,我是…南宫墨。”

早在那年师傅和师叔遇到她的时候,真正的南宫倾…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她是南宫墨,一缕异世而来的幽魂而已。师傅和师傅救下了她,去年及笄之时师叔赐字,无瑕。

她是南宫墨,字无瑕。

原本以为南宫家应该不会再记起这个嫡女,而她也不会再和南宫家有任何的联系。如果他们不找她也就罢了,若是还来她就别怪她手下无情了。玲珑地俏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少女,南宫墨冷冷地想着。就算叫无瑕,她也不可能真的是单纯无瑕的无知少女。南宫倾是死了,但是…南宫倾的一切,她却都还记着呢。

也罢,是该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