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父女的心结/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家的老宅里,南宫怀有些烦躁地在大堂里来回踱着步。南宫夫人郑氏和南宫姝坐在一边,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由得对视了一眼,郑氏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放下茶杯含笑劝道:“老爷何必如此着急?父女哪有隔夜仇,大小姐脾气倔,让绪儿和晖儿劝劝自然会前来拜见老爷的。”

南宫怀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轻哼一声道:“那个不孝女!理她做什么?”

郑氏掩唇笑道:“老爷一片拳拳爱女之心,难道妾身还不知道么?老爷嘴上说着不想,其实还是念着大小姐的吧?”南宫怀神色缓了缓,对郑氏道:“只怕是她想不到你这般周全,这丫头当真是跟她娘一般……你如今是她们兄妹的嫡母,还叫什么大小姐?”

郑氏连忙笑道:“老爷说得是,都是一家人…等大、倾儿回来了,咱们也算是一家人团聚了。”

“启禀老爷,夫人,大公子和二公子回来了。”门外,下人恭敬地禀告道。

南宫怀沉声道:“让他们进来,大小姐可回来了?”

下人为难地看了看南宫怀,道:“回老爷,没看到大小姐。倒是…倒是夫人送去侍候大小姐的两个丫头回来了。似乎是…挨了打?”

“什么?!”南宫怀大怒,“这个孽女!她母亲好心赐丫头服侍她,她还敢动手!”原本女儿第一时间没来拜见他这个父亲就让南宫怀很是不悦了,如今又派了两个儿子亲自去劝说,居然还是不肯来甚至还打伤了郑氏送的丫头。南宫怀只觉得一腔怒火直烧上脑门,仿佛又看到了五年前南宫倾离开南宫家的时候望着自己的模样。那样小小的一个人,那双眼眸跟她母亲那般的相似,但是看向他的眼眸里却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仿佛他南宫怀不是大夏的开国名将,而是一个卑贱低劣的无耻小人。就因为那样的一眼,让他将这个女儿扔在了老家五年不闻不问。如果不是这一次陛下赐婚,只怕南宫怀也不会再想起她来。

只要一想起那个眼神,他就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堵得隐隐作痛。

“我倒要看看,几年不见这个孽女到底有多无法无天!”怒气冲冲地南宫怀朝着门外大步而去。

“父亲?”南宫绪和南宫晖还没走进大厅就见到迎面而来的南宫怀,南宫怀轻哼一声拂袖而去,留下兄弟两人面面相觑。南宫晖皱眉道:“父亲这是怎么了?”南宫姝跟着郑氏走了出来,南宫姝道:“大约是父亲想念大姐了,刚刚听说大姐没来很不高兴呢。”

郑氏笑道:“不用担心,老爷也是想念倾儿了,听到倾儿不肯过来才有些动怒了。”扫了一眼跟在南宫晖二人身后脸颊红肿,眼眸含泪的两个丫头,郑氏仿佛没看见一般朝着兄弟俩笑得慈爱有加,“刚刚我还跟老爷说,父女没有隔夜仇,让他们父女俩见了面好好说话,心结自然就解开了。若是一直这么拖着,反倒是不好。”

南宫绪凝眉,想了想方才点头道:“母亲说的是。”

南宫晖皱眉,心中却没有南宫绪那么乐观。倾儿连名字都给改了,父亲不生气才怪。还是…“大哥,咱们也过去看看吧。”

南宫绪点头,“也好。”

“大哥,二哥,小妹也一起去拜见姐姐吧。我都有好多年没见过姐姐了呢。”南宫姝笑道,她确实是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南宫倾了,甚至连这个姐姐的样子都记不得了。原本就不是在一处长大的,八年前南宫倾的生母去世后年仅八岁的南宫倾闭门为母守孝三年,一出了孝期就离开了金陵,如果不是这一次的赐婚,南宫姝都要以为南宫家其实真的只有自己这一个女儿了。

南宫绪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也好。”

南宫姝乖巧地抿唇笑道:“大哥放心便是,姝儿一定会跟姐姐好好相处的。”

“姝儿一直是个懂事的姑娘。”南宫绪点头笑道。虽然性子娇纵了一些了,不过南宫姝素来还是知道轻重的。何况,这次倾儿是为了替姝儿代嫁,姝儿不会不知轻重的得罪倾儿。

“咱们走吧。姝儿都有些等不及想要看看姐姐长什么模样了呢。”南宫姝搂着南宫绪的一只胳膊娇笑道。

“倾儿的容貌却是十分美丽。”南宫晖笑道。

南宫姝眼神微闪,垂眸笑道,“是么?姝儿也很是好奇呢。”

南宫墨的小屋外面,南宫怀独自一人对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运气,坚毅的面庞漆黑如墨。眼前的小屋子高不过七尺,土墙青瓦小小的三间,寒酸简陋的不成样子。这哪里是堂堂国公小姐住的地方?虽然南宫怀因女儿的倔强不驯而动怒,却也从未想过在衣食住行上苛待她。

“这就是大小姐住的地方?!”

守在旁边的中年男子脸色发白,颤巍巍地道:“启禀公爷,这…这是大小姐的意思。大小姐不肯回老宅居住,小的…小的也不敢违逆大小姐的意思啊。”

“混账!大小姐不懂事你不知道回报么?”南宫怀怒道:“大小姐住着陋室吃着粗食,你们倒是锦衣玉食…谁给你们的胆子!”

“公爷恕罪!小的不敢……”虽然卸甲归田十几年,南宫怀到底是一代名将。怒气勃发岂是小小的管事能够承受的?管事双腿一软顿时跪了下去。

“自己滚去领罚!大小姐哪儿了?”南宫怀一脚踹开他。

“回…回老爷,大小姐…拎着个篮子…出去了。”守在门口的丫头战战兢兢地道。

“这个孽女!”南宫怀脸色一沉,沉声怒斥道。

“爹爹,这是怎么了?”跟在后面过来的南宫姝上前,搂着南宫怀的手臂娇声问道。对着宠爱的小女儿,南宫怀神色稍缓,但是一想起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长女,心中依然是怒气难平,“你们,你可去将那个你孽女给我找回来!”

“父亲息怒,倾儿……”南宫晖有些艰难地想要劝说,却终究有些说不下去。倾儿明知道父亲就在旁边的老屋,却依然独自一人出去连个招呼都没有打,这态度任是谁也不会看不明白。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南宫晖对从小独自一人长大的小妹更加愧疚,“倾儿独自一人长大,想必是有些不习惯,还请父亲见谅。”

想起长女八岁为母守孝,十一岁离家独居,南宫怀心中的怒火顿时熄灭了大半。叹了口气,沉声道:“去把她找回来,姑娘家到处乱跑成什么样子?”说完,脸色难看地转身朝旁边的府邸走去。

“是,父亲。”南宫绪和南宫晖齐声道。

“爹爹息怒,姝儿陪爹爹回去。爹爹放心吧,大哥和二哥一定会找到大姐的。”南宫姝看了看三人,朝着南宫绪二人嫣然一笑,飞快地跟了上去轻声劝道。

“哼!那丫头若是有姝儿这般乖巧……”

父亲忘了,这次要倾儿代嫁的事情本来就是姝儿惹出来的么?看着并肩而去的父女俩,南宫晖年轻的脸上闪过一丝怪异,忍不住皱了皱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