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相见,未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长孙遇刺显然是一件大事,南宫墨从花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全城戒严了。每一个进出城的路口都有官兵严格的盘查。虽然没有人会认为一个看上去才刚刚及笄的姑娘会跑到青楼去行刺,而南宫墨身边也并没有什么会让人觉得危险的武器,但是南宫墨也并没有立刻出城。她在城中还有事情要办,皇长孙遇刺,并不代表别的人就可以不用死了。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杀手,南宫墨也绝不会因为一点点小小的意外而让自己的任务出现什么问题。

随便找了一家熟悉的客栈住进去,南宫墨在丹阳生活这么多年,也并不是安居在西峰村一隅什么都不干的。至少,丹阳城里有不少人都认识这位性格温婉,精通医术,生性善良的美丽少女的。对于人们的评价,南宫墨一笑置之。人生在世,有个好的名声总是会有许多方便的不是么?

“墨姑娘,你来了?”看到南宫墨进来,掌柜的远远地就含笑招呼道。

店里的客人听到掌柜的话,也都纷纷回头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浅蓝色布衣的美丽少女缓步而入,少女容貌婉约秀丽,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浅笑。却不同于寻常小家碧玉的羞涩和局促,平和淡雅得让人以为她是从豪门世家走出来的名门千金。

“墨姑娘这是要住店么?”掌柜的笑道。

南宫墨并不是个十分勤快的人,从丹阳城到西峰村虽然只有十来里的路程,但是单靠自己步行却也是一段不近的距离。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选择在城里住上一晚。时间久了,与这家店的掌柜自然变熟悉了起来。点点头,南宫墨浅笑道:“是,城里好像出事儿了。明天再回去吧。”

掌柜点点头,道:“可不是么,每年这个时候城里总是会戒严。墨姑娘孤身一人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我叫小二带你去你房间。”南宫墨挥挥手道:“我自己去便可,掌柜自便吧,还是之前的房间?”

看着南宫墨上楼,不少好事的客人都纷纷向掌柜打探。虽然说丹阳出美人,但是这样的一个容貌和气质同样出众的美人却还是极为少见的。掌柜的自然不会随意透露客人的消息,只是随意的敷衍了几句作罢。让一众客人失望的望着楼上已经纤细的背影消失的方向兴叹。看着众人这副模样,掌柜的在心中暗暗摇头,这些人若是当真惹上了墨姑娘,那可是自找苦吃。不提墨姑娘那一根出神入化的银针,就说另外那两位……打了个寒战,掌柜的摇摇头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客栈里不起眼的一角坐着两个青年男子,两人都穿着寻常布衣,背对着人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倒是免除了他们出众的容貌引人注意的可能。看上去就像是最寻常的两个来投宿的路人一般。等到南宫墨的身影在二楼拐角处消失,其中一个男子才忍不住低声道:“那就是南宫怀的女儿?咱们运气还真不错?”

“这跟运气有什么关系?”另一个男子垂眸喝茶,声音淡漠。冷如美玉的容颜宛如精细的雕刻一般,俊美,精致,却冰冷。

蓝衣男子惊叹,“这还不算运气?咱们还没去找人,人就自己送到眼前来了。”

“你怎知道我没有去找?”

“什么时候?”难道他们这段时间不是同行的么?什么时候他去找人而他却不知道了?难道……蓝衣男子一脸诡异地望着眼前冷峻的青衣男子,“你该不会夜探人家姑娘的深闺吧?君陌,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可不行啊。有道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圣人教导咱们……”

“闭嘴。”青衣男子冷冷地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蓝衣男子眨了眨眼,十分识趣地闭上了嘴。好吧,他知道卫君陌绝对不是那种人,“但是你不能不承认,你的运气确实是不错吧?比起金陵城里那一位,这一位南宫姑娘显然是更好一些。不过…南宫家的嫡女不是应该叫南宫倾么?怎么叫墨姑娘?”

“她叫南宫墨,字无暇。”青衣男子道。

“找错人了?”看到某人横过来地冷眼,蓝衣男子机智地改口,“看来南宫家大小姐跟南宫怀的关系比传言中的更差。”就连改名字这么大的事情,南宫怀居然都不知道。如此也好,将来嫁入靖江郡王府也不用跟楚国公府有什么牵连。

金陵城就那么小一块地方,什么消息能真的隐藏的住?就像卫君陌的身世,暗地里传的风风雨雨的。南宫家虽然从来没有提前过这个嫡女,但是当年已故的南宫夫人可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她有一个嫡女怎么会没人知道?只不过南宫怀深得陛下的信任和看重,没人去触他的霉头罢了。

“比起南宫姝那个冒牌嫡女,显然还是南宫墨这个真正的嫡长女身份更合适一些。”南宫姝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嫌弃么?殊不知别人也同样嫌弃她。如果必须要被赐婚,比起一个脑子拎不清的女人,卫君陌显然更愿意娶一个聪明的女人。

“走吧。”放下茶杯,青衣男子平静地起身。

“耶?不跟南宫小姐打个招呼么?”蓝衣男子失望地道。

青衣男子抬眼,深邃狭长的眼眸中泛着紫色的光芒,仿佛最美丽的宝石一般剔透,却又宛如大海一般的深邃。看似平静无波,却又让人觉得平静之下隐藏着万丈狂澜。当他定定地望着某个人的时候,会让人瞬间产生一种仿佛心底最阴暗的地方被暴露在人前的无措和慌乱。

无奈地抬起手做投降状,“知道了,知道了。不合规矩,看到南宫小姐的相貌至少咱们能放下一大半心了。”至少,南宫怀还不算太坑人,这个嫡女虽然默默无闻,但是第一眼看去实在是比南宫姝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好太多了。只是…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接受……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冷峻男子,蓝衣男子没有再多说什么。

楼上转角处,南宫墨悠然地靠着墙壁站着。扫了一眼楼下某个已经空空如也的地方秀眉微蹙。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了么?不可能啊,这一路上她分明没有任何感觉。看来这丹阳城确实是要热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