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你还的人情别人同意么?/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拎着昏迷少女的黑衣男子步履从容地走进城中一处不甚起眼的别馆。刚刚进门就有人迎了出来,有些焦急地问道:“君陌,怎么样办成了么?”

黑衣男子随手将手中的少女放到一边的椅子里,抬手拉下了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俊美出尘的冷漠容颜,深紫色如宝石一般地眼睛淡淡地望着眼前的男子。男子连忙赔笑道:“我问错话了,清行公子出手哪儿有不成的。”黑衣男子挑了挑眉道:“王承恩死了,不过…不是我杀的。”

“咦?”青年男子惊讶地挑眉,“不是你?这丹阳城里还有人想要杀他?”原地转了两圈,男子抬手敲敲自己的脑门笑道:“也是,那家伙得罪的人不知凡几,有人想要杀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哈哈……”

“滁州附近有什么厉害的杀手么?”坐下来,黑衣男子——靖江郡王府世子卫君陌问道。

青年男子也跟着坐下来,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道:“厉害的杀手?丹阳可是今上龙兴之地,就算是别处有什么厉害的杀手,这里也肯定没有。不过…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咱们家这两年有好几次在滁州的生意都让人给抢了。”卫君陌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男子干笑,“哈哈,这个…只有三个么,我也没太在意。”想他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的老大,需要在意这么区区的几个小生意么?何况杀手组织又不是只有他们一家,偶尔被人抢抢也是正常事情…吧?

“杀王承恩的人非常厉害。”卫君陌沉声道,“这是唯一在场的人,但是…我猜她可能也没有看到人。”

“你是说…对方根本没有出现就杀了王承恩?”青年男子脸上的笑意淡去,正色问道。

点点头,抬手将一个东西扔给对面的人。青年男子接到手里,竟然是一根细如牛毛的针,而且,只是最普通的绣花针。

“这怎么可能?一枚小小的绣花针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杀死一个人。君陌,你能做到么?”青年男子问道。

卫君陌紫色的眼眸深邃如海,“没有人能够做到。若是有这份功力也该达到飞花摘叶可伤人的地步了。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人,怎么会去杀王承恩?”这样的人绝对是世间数一数二的世外高手,又怎么会专程深更半夜去暗杀王承恩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看他沉思的模样,青年男子突然嘿嘿笑了起来,道:“难得看你说这么多话,看来你对这个杀手也很感兴趣。正好,本公子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抢我蔺长风的生意。”

“小心一点,你不是他的对手。”卫君陌提醒道,至少,智商上蔺长风绝不是那人的对手。看这副不着调的德行就能够知道了。

显然很明白好友的意思,原本还兴致勃勃的长风公子脸色顿时像吞了苍蝇一样的难看,“卫君陌,你太不将本公子看在眼里了!”

“打过我再说。”卫君陌凉凉地道,长风公子顿时就哑口无言了。打不过别人的人,没资格要求人权。

“说起来,这人也算是帮了咱们一个忙吧?”蔺长风挑眉道。

沉吟了片刻,卫君陌点了点头道:“我还过人情了。”

蔺长风好奇,“我能问问您老人家是怎么还的人情么?”

“我把案发现场烧了。”卫公子平静地道。仿佛是在说“我吃饱了”一样的平淡。

“所以!现在全丹阳城的人都知道王承恩死了?!”蔺长风有些抓狂地道。还有,你这样还人情,被还的人同意么?

卫君陌犹豫了一下,道:“没有,小半个丹阳城应该知道了吧。”

“……”

不管长风公子的纠结,卫君陌拈着手里的绣花针沉思。看着他一脸认真地模样,蔺长风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大街上一个铜板能买七八根的针,你能看出一朵花儿来?”

“总觉得,这种武器,不像是男人会用的。”卫君陌淡淡道。

这个……突然觉得这个混蛋说得好有道理怎么办?

杀人的罪魁祸首此时完全不知道后来者的纠结和好奇,南宫墨此时正在城中一处老旧的宅邸中坐着喝茶。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面目苍老,骨瘦如柴的老者。此时老者正抱着手中的一个黑布包袱嘿嘿直笑,但是浑浊的眼泪却早已经滑过了苍老的面颊。大厅正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三个还有些簇新的牌位。

看着坐在对面的黑衣蒙面女子,老人激动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道:“多谢…多谢姑娘替老朽的儿女和老伴儿报了血仇。请姑娘受老朽一拜。”将包袱扔在一边,老人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想要下跪,南宫墨伸手扶住他,淡淡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老人家不必如此。”

“不,老朽多谢姑娘。三千两银子老朽已经准备好了。多谢姑娘。”一年前,他的宝贝女儿被王承恩那个恶贼糟蹋自缢而死。儿子为了向衙门讨回公道也被打得重伤致死,因为儿女的遭遇,老伴儿也一病不起不到半个月就一命归西。他虽然小有资产却求助无门,就算是想要找杀手,但是那些人又哪里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小民百姓有门路能够找到的?就在他万念俱灰想要一了百了的时候,这位黑衣姑娘突然出现,答应帮他报仇。三千两虽然是他家产的一多半,但是对于家破人亡的他来说,哪怕是付出所有的家产只要能为家人报仇也是值得了。

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老人,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道:“如今不比往日,老人家还是早些将这个处理了,离开丹阳城自己好好过日子吧。”

“老朽明白,老朽会将恶贼挫骨扬灰!永世让世人践踏!”老人咬牙切齿地道。

明白老人家失去所有家人的仇恨,南宫墨也不多劝,只是取过了属于自己的银两起身道:“如今城中戒严,老人家一切小心。我先告辞了。”

最后看了一眼老人,南宫墨平静地走了出去。刚刚踏出大厅,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嘶哑的痛苦声,“女儿,儿子,老伴儿…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就算死了,也能够到九泉之下见你们了。我无能啊……”痛苦地哭泣声源源不绝,南宫墨回身抬眼望了一眼天上的残月,轻轻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一方沉浸着悲伤和痛楚的天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