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高端大气上档次.../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怀紧张,在场的其他人也紧张。郑氏母女更是在外人看不到的角度眼带祈求地望着南宫怀,虽然卫君陌是长平公主的儿子,有燕王这个亲舅舅做靠山,但是比起身为皇长孙的越郡王萧千夜就不知道差到哪儿去了。更何况他还有那样让人难以启齿的身世,能不能顺利继承靖江郡王的爵位还是两说。

别看南宫墨看不上南宫姝妾室女转为正室女的身份,就算是这样南宫姝的身份也比卫君陌好看多了。至少,她还是南宫怀纳了郑氏入门才生的。整个皇城里谁不知道,卫君陌是长平公主在靖江郡王外出征战的时候跟不知名的男人生下来的野种?就连皇家都默认了是长平公主不对,补偿一般地任由靖江郡王纳妾好传自己的香火。卫君陌一生下来靖江郡王便为他取名“君陌”,与君陌路,根本就不想认他这个儿子,如果他娘不是公主的话,只怕母子俩未必活得下来。

蔺长风能想到的事情南宫怀怎么会想不到?就是让南宫墨代嫁这件事本身他也是认真考虑过的。就算陛下追究起来他也有理由说得过去,毕竟陛下赐婚是南宫家嫡女,而南宫家真正名正言顺的嫡女确实是南宫墨。更何况,南宫墨是姐姐,长姐未嫁,做妹妹的如何能嫁?但是,看到南宫墨之后南宫怀又隐隐有些后悔了,即使南宫墨不听话,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女儿其实远比南宫姝更加聪明大气。南宫家嫡系子女本来就少,真的要将这样一个女儿嫁给卫君陌这样一个注定不会有太好的成就的人么?如果…倾儿或许会有更好的前程。

但是对上郑氏母女俩祈求的眼神,南宫怀又忍不住心软了。何况…姝儿和皇长孙的关系,万一闹起来……

“楚国公?”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南宫怀的答复,燕王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目光望向厅中唯二的两个少女,在南宫墨身上停顿了片刻之后自然地转到了南宫姝身上。毕竟,父皇赐婚给君陌的妻子绝不会穿着这样一身衣裳。只是…想起方才在门外听到的那番话,燕王剑眉微微皱起。大夏立国二十二年,九年前皇后薨逝当今陛下改了年号。而燕王早在大夏立国的第三年也就是十九年前就已经就藩幽州了,对皇城里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太多。

“启禀王爷,这是小女…南宫倾。”南宫怀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沉声道。

“父亲?!”南宫晖忍不住道,年轻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南宫绪同样神色不愉,却慢慢垂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南宫墨抬头,正好望见了同样也抬起头来看向南宫怀的卫君陌。卫君陌的容貌十分出色,据说于他的生母长平公主有八分相。只是常年不苟言笑让他的容颜没有丝毫的柔美之感,也就让过于俊美的面容少了几分阴柔,多了几分冷厉和坚定。南宫墨最先主意到的却不失他俊美的容貌,而是那一双眼睛。平静得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眼前的人们讨论的不是他的终生大事,而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一双眼眸…南宫墨见过很多好看的各种颜色的眼睛,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双眼眸有眼前这样的漂亮。仿佛深紫色的水晶一般的颜色…水晶一般透澈的眼睛,以往南宫墨总是对小妹那些书里面的描写嗤之以鼻。直到此时方才明白,原来不是没有而是她没见过。难怪那么多人害怕讨厌卫君陌,这样的眼睛底下无法隐藏任何的肮脏和丑陋。那紫水晶的深处却又仿佛是千年不化的坚冰,多么得想…让人把它挖出来收藏。

这样的眼睛…居然长在一个男人身上,真是暴殄天物。南宫墨有些嫉妒地在心中腹诽着。

卫君陌一怔,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当然看得出眼前的女人在想些什么,正是因为如此他非但没有感到愤怒,反而是感到惊讶。他遇到过许多人,但是几乎所有人看到他的眼睛都会不自觉的显露出恐惧,厌恶,轻视等等的神情。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好看,更因为好看想要挖出来。

糟糕,露馅了!

对上卫君陌若有所思的视线,南宫墨心中暗脑。她的脑子是被猪给吃了么,居然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出神!

蔺长风站在卫君陌身边摸着下巴无声的怪笑:第一次见面就眉目传情真的好么?

“楚国公?这是令爱?”周王打量了南宫墨一番,带着惊讶地声音高声道,“南宫家的大小姐,怎么会穿得如此…朴素?”朴素还是客气的,简直是上不得台面了。

南宫怀连忙道:“回王爷,拙荆几年前过世后,小女身体一直欠佳,所以才送回丹阳休养的。”

周王摸着下巴,“修养?南宫夫人过世不是八年前的事儿么?你是说这丫头七八岁就一个人住在乡下了?这…三哥,这丫头嫁给君陌是不是太委屈了?”卫君陌就算身份再惹人诟病,那也是公主的长子,靖江郡王府的世子,皇室的血脉,娶一个乡下长大的村姑?

燕王的脸色也不好看,目光冷冷地从南宫姝身上扫过,吓得南宫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轻哼了一声,燕王转身看向外甥,问道:“君陌,你怎么说?”

燕王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关系,虽然南宫墨的身份比南宫姝更高,刚刚在门外听到的一番话也让燕王对南宫墨的印象不错。至少比胆敢嫌弃他外甥的南宫姝要好得多,但是这并不代表燕王殿下就乐意楚国公府嫌弃自己亲妹妹唯一的儿子。如果君陌也中意南宫倾也就罢了,但是如果君陌不中意的话,南宫姝敢不嫁就去死吧,区区一个国公的女儿也敢嫌弃他萧攸的外甥!

卫君陌垂眸,平静地道:“舅舅,外甥遵从皇外祖父的旨意。”

燕王皱眉,蔺长风连忙笑道:“燕王殿下,陛下下旨赐婚的是楚国公府的嫡女。何况,清行的身份,自然是必须娶真正的嫡女才配得上。”蔺长风特意将真正两个字咬得极重。在场的人无不明白他的心思,南宫姝的脸色又白了白。

燕王素来知道蔺长风和卫君陌的关系极好,见卫君陌不反对也明白了外甥的意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这孩子就是不爱说话。”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南宫怀道:“既然如此,南宫小姐有空去王妃那里坐坐吧。”

说完又从身上扯下一块玉佩递给南宫墨道:“本王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玉佩是当初本王就藩幽州的时候长平送的,你拿着玩吧?”

我可以不收么?南宫墨心中暗暗盘算着。正想要开口,只听燕王道:“这些年委屈你了,看着是个好孩子,以后有什么委屈的本王替你做主。若是有什么不懂,也可以问问王妃,让君陌带你去就可以了。”

南宫墨思索了一下,瞬间明白了燕王的意思:本王知道你觉得这桩婚事委屈,但是本王的外甥更委屈。既然陛下赐婚,委屈不委屈都要办。本王也不太满意你在乡下长大没学过什么东西,但是本王看你还算聪明,回头本王让王妃教你。

“……”皇家的人说话都这么一言七转,一语多义,一句话安抚,威胁,许诺统统齐全高端大气上档次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