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识时务者为俊杰/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还是接过了燕王送手中的玉佩。

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眼前的人有两个是王爷,一个将军,一个杀手,一个看起来也不简单。硬拼是绝对没有活路的,她从来没想过亡命天涯。

另外,那个紫眼睛似乎抓到了一点点她的小辫子,必须想办法把小辫子扯回来。

最后,她也没自恋到觉得卫君陌非她不娶,所以只要双方都同意他们还是有希望和平解决这件婚事的。

再然后,卫君陌是个难得一见的好看的男人。有美男不上前虎摸,揩油,天诛地灭。最后一句是小妹那个花痴说的。

“多谢王爷。”南宫墨双手接过玉佩,恭敬地道。

燕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冷冽的眼神终于多了几分暖意。虽然是在乡间长大的,到底是真正出自名门的嫡女,待人接物倒是比养在楚国公府里的那个要好多了。燕王不是什么生在富贵窝里的皇二代,当初也是跟着当今陛下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虽然说不上什么军功彪炳,却也是腥风血雨中来去自如的。对于女子,自然看不上那些娇滴滴的,遇到一点小事恨不能娇喘一声,晃晃身子直接晕过去的。男人喜欢妖娆妩媚,小鸟依人的女人不错,但是妻和妾是不一样的。

点点头,燕王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拘礼。”回头又看了卫君陌一眼,温声道:“这几天没事,带南宫小姐去见见你舅母和表弟。”

“是,舅舅。”卫君陌沉声道。

交代完了外甥,燕王就准备要转身走了。他到了丹阳,第一件事就是过来南宫家的别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办呢。如今见了南宫墨自然也不能在再久留了。

“启禀王爷,小女有一事相求。”南宫墨突然开口道。

燕王回头,平静地望着南宫墨。周王也有些好奇地看着南宫墨笑道:“你这丫头倒是不客气。”言下之意,第一次见面就有事相求,南宫墨未免太不知规矩了。燕王并未动怒,只是挑了挑眉道:“你说。”他相信眼前的少女是个聪明的女子,不会提什么非分的要求。

在南宫家一众人紧张地注视下,南宫墨垂眸淡淡道:“家母生前一直对小女的名字只是耿耿于怀,小女遵从母亲遗愿,改名为墨,请王爷做个见证。”

燕王蹙眉,看向南宫怀。这事虽然他能做主,但是到底名字是父母所赐,不经父母同意擅自改了是为不孝。南宫怀张了张嘴刚要反对,正好对上南宫墨略带冷意的笑容。不知怎么到了口中的话就被堵了回去。南宫墨含笑的眼底威胁的意味显而易见。如果他想要反对,最好考虑一下后果。

南宫怀气得不轻,堂堂楚国公纵横半生居然被个小丫头片子给威胁了?!

“舅舅。”站在燕王身后的卫君陌突然开口道:“此事清行也听说过。当初清虚真人曾言此名不祥。”

“此话当真?”燕王思索了片刻,便直接略过南宫怀下了决定,“那就改了吧。就叫南宫墨,南宫夫人出身书香名门,一个墨字也是当得。”当然要改,名字不祥怎么好跟君陌成婚?必须改!

南宫墨有些诧异地望了一眼燕王身后神色冷漠,巍然不动的卫君陌。其实,卫君陌的话也算是取巧了。当初清虚真人说的是倾城这个名字不祥,而非倾字不祥。但是燕王显然不会在意这些,而卫君陌也没有打算详细的解释。

“楚国公,本王做主南宫大小姐改名南宫墨如何?”

南宫怀笑容有些僵硬。你都决定了还问我做什么?

“自然是听王爷的。”燕王这才满意地点头道:“你这丫头倒也孝顺,本王看你已经及笄,可有取字?”

郑氏母女俩闻言,不由在心中暗恨。没想到燕王竟对南宫倾如此满意,看样子还想要亲自为她赐字。若是如此,南宫倾一回到金陵皇城,在一众闺秀之中可就是头一份了。

南宫墨浅笑道:“回王爷,小女曾跟随一位老大夫学医,师傅赐字无瑕。”

“哦?你还会医术?”燕王更加感兴趣了。南宫墨原本就没打算隐瞒自己会医术的事情,这种事瞒也瞒不住,“略知一二。”

旁边的周王再次开口凑热闹,笑眯眯道:“小丫头,那你看看三哥如何?刚刚回来的时候三哥可说有些不舒服呢。”南宫墨第一次认真看了一眼笑容可掬的周王。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位从进门开始就面带笑容,话也不多,但是每一次插话总是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是如果说他有什么敌意的话,她又完全没有察觉出来。只能说,这位王爷殿下天生就惹人嫌还沾沾自喜。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想了想,道:“王爷,能否让小女把给脉?”燕王的脸色确实不太好,这种情况下还第一个跑来南宫家见她,南宫墨也不得不承认燕王确实看重卫君陌这个外甥。

燕王伸出手,南宫墨神色平静地扣住他的脉搏沉吟了片刻道:“燕王殿下曾经受过重伤,想必是留下了一些后患。”

周王嗤笑,“当年三哥在战场上替太子挡了一刀天下皆知。”

是么?我就不知。在心中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南宫墨面上平静如水,“王爷每逢阴雨,劳累过度,伤处附近便会酸痛难忍,严重者可致经脉痉挛甚至晕厥。”

周王顿时笑不出来了,燕王的毛病显然他也是知道的。

“可有法子治疗?”燕王平静地问,心中却并不抱什么希望。连许多老御医都无法可施,南宫墨年纪尚小,能够把出来病情就已经说明确实是医术不凡了。

南宫墨想了想道:“我先开一副方子王爷用用看,可以减轻痛楚。如果有效,三个月后可为王爷施针。王爷受伤时间太久,养伤的时候也出了些漏子,想要完全恢复有些困难,但是应该能好个七八分。”

“大言不惭……”

“老四。”燕王皱了皱眉,道:“如此就辛苦你了。君陌,回头你将药方送到我别院来。本王还有事,先走了。楚国公,告辞。”

“是,舅舅。”

南宫怀连忙道:“王爷请,臣送王爷出去。”

出了南宫别院,周王扬眉道:“三哥,你真相信那小丫头?”

燕王不以为意,淡然道:“试试又有何妨?”

周王摸着下巴,看看身后的南宫别院,再看看卫君陌,笑道:“君陌啊,看来长平不用为你担心了,这南宫姑娘看上去倒是不错。”

“谢四舅关心。”卫君陌垂眸淡淡道。

不担心?只怕他现在才真正要开始担心吧。那个丫头…可不简单。第一次见面就想要挖他的眼睛,他可不相信她会那么顺从的同意这门婚事。倒是很会顺水推舟,舅舅上门一趟倒是帮她解决了擅自改名的问题。

首推了开森~收藏涨了好多啊,感谢亲们的支持。嗯,也要谢谢月大的推荐~。mua`~

(*^__^*)嘻嘻……其实墨墨木有嫉妒君陌的眼睛啦,她在表达深切地喜欢。只是…杀手的表达方式…多少有点异于常人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