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都是贱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里,南宫墨淡定地坐在一边听着郑氏和南宫姝你一眼我一语的说话。

“大小姐,你这是何苦?就算你真的要改名字,好好跟老爷说就是了,何苦闹到燕王殿下跟前,这若是传出去了……”郑氏一副忧心忡忡地模样道。南宫姝也跟着道:“可不是么,大姐。这件事当真是你做得不对了,就算你真的对爹爹有什么不满,也不该当着外人的面让爹爹如此难堪啊。大哥,二哥,你们说是不是?”

南宫绪凝眉,有些担忧地看着南宫墨道:“倾…墨儿,一会儿跟爹陪个不是吧。”

南宫晖皱眉,看了看大哥道:“这事也不能全怪墨儿,何况,王爷不是没生气么?还对墨儿颇有好感,既然墨儿要嫁给靖江郡王世子,能让燕王殿下喜欢自然是最重要的。”其实最初南宫姝提起要墨儿代嫁,他并不是真的就乐意用墨儿替换姝儿。他只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父亲将墨儿接回金陵而已。这几年他和大哥也曾经跟父亲提过几次,却都被父亲给驳了回去。不同意难道要墨儿在乡下变成一个老姑娘?无论如何,郑氏有一句话说得还是对的:墨儿年纪不小了,真的应该考虑婚事了。只是没想到,燕王会这么快就来,还当场逼父亲做了决定。

卫君陌除了那不可说的身世和那一双诡异的眼睛,别的其实没什么可挑剔的。可惜,世人最看重的偏偏就是身世。

“婉夫人,二妹,我的事情不捞两位操心。”南宫墨淡淡道。

郑氏暗暗咬牙,暗中攥紧了手心。婉、夫、人?!这个小贱人当她是上不得台面的侍妾么?就算她没有御赐的诰命,外人见了她谁不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南宫夫人。正室称姓,贱妾称名。就算是她当侧室的时候下人也称呼一声侧夫人,郑姨娘。这婉夫人虽然也叫夫人,但是其中却是天壤之别。这是那些没规没矩的人家,老爷宠妾灭妻,而且宠得还是贱籍出身的妾弄出来的不伦不类的称呼,一般官宦人家根本就没有。南宫倾分明是膈应她。

“大小姐,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我就算出身低微也是清白人家出身,拜了祖宗祠堂,被老爷扶为正室的。你这样说话,叫我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说着,就举起手帕抹眼泪,一边呜呜咽咽地捂着脸痛哭起来了。

“大姐?我娘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你一回来就欺负我娘亲?”南宫姝恨恨地瞪着南宫墨也哭得梨花带雨。

“这是怎么了?”南宫怀一肚子怒火回来,就看到妻女哭成一团,扫了南宫墨三人一眼不悦地问道。

“爹爹…”南宫姝扑进南宫怀怀里,哭泣道:“爹爹,你把女儿和娘亲留下丹阳吧,咱们再也不回去了。”

南宫怀皱眉,道:“到底怎么了?”

郑氏含泪道:“都是妾身不好,呜呜…妾身出身低微,在大小姐眼里只能当个贱妾。老爷…妾身,妾身没脸活了。”说着,郑氏起身就要往旁边的柱子上撞去。

“夫人,不可!”南宫晖脸色顿变,连忙伸手去拦。如果郑氏真得出了什么事,传了出去墨儿的名声……

“二哥。”一直柔若无骨的素手轻轻抓住了南宫晖的胳膊,“二哥,她们在哭什么?”

南宫晖一怔,心中一喜,“墨儿,你肯叫我……”

碰!

郑氏收势不及,一头撞到了旁边的柱子上。虽然没有头破血流,但是脑门还是痛得有些嗡嗡作响。郑氏一脸难看地望着同样神色僵硬又有几分尴尬的南宫晖。南宫晖勉强一笑,“夫人,你…没事吧?”

“呜呜,让我死了吧……”郑氏反应极快,继续痛哭起来,作势还要撞柱子。心中却对南宫墨更多了几分警惕,这才多长时间,南宫晖对她的称呼就已经从母亲变成夫人了。因为她自己没有儿子,这些年她对南宫绪南宫晖兄弟俩当真是不差,没想到…果真不是自己生的就养不熟么?!

“够了!胡闹什么?!”大厅里乱成一片,南宫怀头痛地怒道,“倾儿,向…夫人道歉!”实在不想闹腾了,南宫怀也不强迫南宫墨叫母亲了。

南宫墨抬眼,清澈地眼眸里写满了不解,“我做错了什么?二哥,婉夫人在干什么?”

南宫晖苦笑,虽然他很高兴墨儿愿意开口叫他,但是眼前这情形……

“如果要自尽的话,最好是再后退几步,冲过去地时候也要快一点。不然,婉夫人你就算撞到今天晚上,做多也只是起个包而已。不过…也要小心脑震荡。”南宫墨认真地道。

郑氏脸上剩余的悲痛也僵掉了,被人拆穿了自己的做戏,她恨不得拿个东西堵住南宫墨的嘴!南宫墨继续道:“父亲是要我道歉什么?”

南宫怀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郑氏是南宫家的当家夫人,你不愿意叫她母亲就称呼一声夫人,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呼给我收起来!”

“婉夫人。有什么不对?”南宫墨认真地请教。她不就是叫夫人么?

南宫怀脸一黑,怒道:“谁教你如此称呼的?”

南宫墨理所当然地道:“前年我跟师傅去城外李家给李夫人看病,他们家的那个宠妾就是这么称呼的。听说是李夫人怀孕的时候从楼子里带出去的,我还听到李家的下人偷偷议论,说等李夫人病死了李老爷就要立那位眉夫人为正室。父亲,楼子是哪里?婉夫人也是从楼子里带出来的么?”

郑氏尖叫一声,身子一晃终于忍不住气晕过去了。

“娘亲?!”南宫姝连忙扑过去扶住郑氏,哭泣道:“爹,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让大姐这么糟蹋娘亲么?”

“我说错了么?”南宫墨无辜地望向南宫晖和南宫绪。南宫绪有些尴尬地偏过头道:“墨儿,以后别听那些话,夫人…嗯,夫人不是从楼子里出来的。”

“那是哪里?”南宫墨眨眼,“李夫人哭诉的时候我听到了,她说聘者为妻,奔者为妾,连娘家都没有,又不是当家夫人做主抬进门的,自甘做妾的都是贱人。”

搂着郑氏的南宫姝只觉得臂弯里一沉,郑氏这次是当真晕过去了。

“够了!”南宫怀怒瞪着南宫墨道:“我不管你是真不懂还是故意的,你给我好好学学规矩!再敢胡闹,小心扳子侍候。还有你们…刚刚的话敢传出去半句,小心你们的小命!”冷冷地扫了一眼在场神色各异的下人。众人连忙道不敢,心中不由暗叹大小姐厉害,居然能将夫人给气晕过去。

“还不送夫人回房休息!”轻哼了一声,南宫怀怒气匆匆拂袖而去。南宫姝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可奈何,只得幽怨地望了南宫墨一眼,亲自送孙氏回房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